男性 女性
  話題新知 > 新時代
被消費的開悟、搞個人崇拜的上師,不是真的靈性覺醒!
被消費的開悟、搞個人崇拜的上師,不是真的靈性覺醒!
作者:怪傑覺者 傑德.麥肯納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什麼?你花了二十五年做什麼?」

「什麼都做。研究、靜心、淨化自己、閱讀、聽演講,只要是有關靈性進化的,我什麼都學……」

我想,二十五年不成功的追尋,全都是因為缺乏一小段直來直往的對話。

「要是你發現這一切都是白費工夫呢?」我問馬丁。他縮了一下,我感覺他幾乎要站起來走開了。「忍耐一下,馬丁,我們就是聊一聊。假設——只是假設——如果你發現為了達到你說的開悟,必須放棄你接受過的所有教誨,你能拋棄你學到的這些知識嗎?」

「呃,我不認為……」

「你認為何者重要?開悟還是知識?」

「我不認為……」

「你的上師教學多久了?」

「嗯,呃,超過三十年……」

「他有多少學生開悟了?」

「嗯,呃……」

「他們到底在做什麼,馬丁?他們倡導的開悟方法究竟是什麼?」

「呃,嗯,基本上是透過靜心與知識……」

「三十年來,他們沒有推出一個人說:『看看這傢伙!他開悟了,是我們幫他達成的!』三十年來一個都沒有?你不認為他們現在應該有一整批開悟者可以向人炫耀嗎?」

「呃,不是這樣……」

「三十年來,他們應該有好幾十代開悟者了,就算其中只有四分之一成為老師,現在全世界也應該擠滿了開悟者,這是數學算得出來的,不是嗎?順便提醒你,我不是以老師的身分提出這個問題,而是以消費者或消費者權益維護者的身分。你不認為要求知道一個老師的成功率很合理嗎?是好是壞要經過實踐檢驗才知道,不是嗎?當你開始跟他們學習時,你沒有問過他們的教學成果嗎?」

「嗯,那不是……」

「你不覺得這樣問很合理嗎?他們是從事開悟業的,不是嗎?或者是我誤會了,他們還有其他業務?」

「沒有,但是他們……」

「如果《消費者報導》雜誌要報導哪些靈修組織可以說到做到,你不認為第一個統計數字應該是成功率嗎?比方說,隨機挑選一百個在五年前加入某組織的人,調查他們目前的狀況,然後發現有三十一人在組織中晉升,二十七人離開,三十九人仍在組織中,但不是很投入,而剩下的三個則達到了『恆久非二元覺知』。好,成功率是百分之三,這是個可供比較的數字,而你的組織就會抱個大鴨蛋,不是嗎?不僅是一百人裡面找不出一個,而是數十萬、也許數百萬人之中都沒有。我說錯了嗎?」

「你說得好像……」

「我知道,馬丁,我也知道他們會怎麼回答。他們會說所有人都一起揚升了,對吧?他們說只要到達某個關鍵數量,所有人都會同時突破,對不對?」

「嗯,算是,但你說得好像……」

「你想那個組織在三十年後為何沒有擠滿開悟者?我會認為他們現在應該容納不下了,全世界現在應該都想要加入他們。他們到底需要多少時間?」

「這不完全是……」

「這完全就是,馬丁。沒有更正確的說法了。怎麼可能在三十年後,唯一的開悟者就是組織的創始人?我知道他是個大人物,馬丁。我知道他的教誨,知道此人的博大精深。我同意他是個進化的人類,不管這是什麼意思。如果見到他,我會跪下來觸摸他撒滿蓮花的腳。我知道他很棒,但我們談的不是其他人,而是你。我們談的是你要……你是怎麼說的?擺脫束縛?我沒看到這傢伙的組織中有任何人擺脫束縛,馬丁。你有看到嗎?」

……

對於任何靈性教誨或老師——任何外在權威——的效忠,是叢林中最狡猾的野獸。當我們展開旅程時,首先想做的,就是在一個有規模的團體之中尋找伴侶與認同,但如此一來,我們的旅程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馬丁就是最好、最典型的例子。他在二十年前開始追尋某種更高層次的東西,現在他被迫面對現實:這麼多年來,他付出的所有心力都沒能讓他前進一步。他花了二十年時間挖了一個大洞,現在他必須爬出來,才能展開旅程。

他當然不願意這麼做。我們對老師與教誨的忠誠,反映的並不是他們的價值,而是我們的自我想要存活下去的執著。是自我——虛假的自我——把老師提升為聖人,並宣稱他們的教誨是神聖的。然而,沒有任何東西是崇高或神聖的,只有真實與不真實之分。

……

我不要馬丁認為我是特別找他的團體和上師的碴,我看不出他的團體和上師與其他的團體和上師之間有任何差別。一個靈修組織為何沒有大量產生開悟者,有許多原因,而且並不都是顯而易見。有一個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的好理由是:靈修組織的成員也許很滿足於只是「追求」開悟。把生命奉獻給各種崇高的靈性理念,就跟追求天堂、權勢、金錢或愛情一樣有意義、有目標。只因為門口有個閃亮的霓虹燈招牌,上面寫著「免費開悟!最輕鬆的捷徑!唯一的正道!」,並不表示門裡的一切真的和開悟有關,或是進去的人真正想要開悟。

剛好相反。在幾乎所有的案例中,那些被買賣的開悟完全不是了悟真相,而是一種非常美妙的意識狀態,只有傻瓜才會不想要。事實上,它是如此陰險地美妙,以致數以百萬計的追尋者被它的光芒弄得盲目,完全看不到它其實並不存在。

因此,馬丁以前的團體也許說的比做的多,但我不認為他們是故意詐欺。我想,那些人就像他們說服的人一樣,也是這麼相信的。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團體像某種生物一樣,為了求生而去適應與成長,沒什麼不對。也許這個生物是想讓所有的生物都解脫,或是尋求世界和平,或是推廣自己的教義,或者只是為了提升與壯大自己。也許頂端那個開悟者只想找人上床,或是不小心讓手下未開悟的人取得了團體的控制權。或者,也許頂端的開悟者根本沒有開悟,而是處於其他狀態——可能是很美妙的狀態,但不是覺醒,不是了悟真相。


--怪傑覺者傑德.麥肯納靈性開悟不是你想的那樣

張德芬.賴佩霞.周介偉.魯宓 激賞推薦的怪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