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愛的枷鎖,女兒的牢籠
母愛的枷鎖,女兒的牢籠
close
商品編號:06800020

母愛的枷鎖,女兒的牢籠

母という呪縛娘という牢獄
作者 齊藤彩
譯者 葉廷昭
出版日 2024-04-01
定價 $350
優惠價 79折 $277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 試閱

內容簡介

每天共浴27年的母女,為什麼最後只有一個人能活?
真實的人生,比虛構的故事更驚悚!今年最震撼人心的一本書!
日本現象級話題書!讀者溫度計上千則書評,真實社會事件引發全國性討論!
探究家庭之傷的紀實大作,震撼又令人心痛的故事!
2023年日本百大暢銷話題書!達文西》雜誌非文學類排行榜第四名 

針對童年傷害、過度教養、情緒勒索、求助管道,讀者寫下各種感想,並寄予獄中女兒無限的祝福。
當家人使你的人生失去選擇,當愛成為永遠無法掙脫的束縛,
當母親成為一種病,當家庭成為巨大的傷,
一個令人難以接受的罪行,卻引爆了無數的熱淚與共鳴!

家庭這種傷、情緒勒索、母親這種病、童年創傷……
最寫實、最血淚斑斑、令人動容,療癒無數受創者的案例! 

「我打倒怪物了,總算可以鬆一口氣……」
2018年3月,滋賀縣守山市野洲川的河畔邊,找到一具沒有四肢和頭部的屍體。屍體嚴重腐敗,分不清是人類還是動物。經過警方搜查,發現那是當地一位58歲的婦女。婦女和丈夫分居20多年,有個31歲的女兒,母女倆一起生活。過去就讀升學名校的女兒,受到母親高壓脅迫,重考九年醫學系仍落榜,在看不到盡頭的重考生涯,身心受創,最後崩潰弒母。對女兒來說,母親是不可能掙脫的束縛,是囚禁她整個人生的牢籠。

後來警方以棄屍罪嫌逮捕女兒,並展開一連串審訊,最終突破女兒心防,坦承弒母。
在審訊過程中,母女之間的種種遭遇與回憶一一展露人前……

「她拿水泥磚砸爛我的手機,我覺得她砸爛的不是手機,而是我的心。我沒辦法再忍下去了……」
「我和母親的心結,是多年來的積怨造成的。母親對我有強烈的不信任感和恨意,這些負面情緒沒人化解得開,即便到現在也是一樣……」
「這一切非要等我們其中一方死亡,才會真正結束。」

曾擔任司法記者的筆者,到獄中採訪女兒,透過30封書信交流,共同撰寫這部驚心動魄,最後卻讓人得到安慰與療癒的紀實作品。

感動推薦&好評:

這本紀實作品讀起來,讓我數度升起似曾相識之感!如此的親子相愛相殺的悲劇,總是不斷變形,持續複製,似乎難有止息之日。希望透過這本書帶領更多人有深刻的省思,也喚起下一步的行動力:終止悲劇循環,不再複製!
——洪培芸/諮商心理師、作家 

讀的過程逐漸明白,為什麼明理殺掉了母親,卻引發日本輿論廣泛的理解與同情。
在隱密的家內,明理被母親視為奴隸,恣意差遣跟擺佈、施暴二十幾年,無止盡地挖空自己,好填入母親對「高材生女兒」的憧憬……
讀到明理因案入獄之後,終於得到渴望已久的關懷與讚美,我難過得幾乎喘不過氣。
——吳曉樂/作家 

這本書讓我們看見了巨大人倫悲劇背後的慘痛真相,但如果我們只是讀過看過嘆息過,一切都不可能有所改變。明理入獄時三十多歲,出獄時也是四十歲的人了吧?法官判決時說,贖罪後,請走出自己的人生……這在我們來說如此理所當然的事,對她而言,卻要花四十年的力氣才能走到。衷心祈禱,如此悲劇不會在任何人身上再次發生。
——陳名珉/Netflix影集《媽,別鬧了!》故事原創、《我媽的異國婚姻》作者 

動容推薦:
吳曉樂/作家
周慕姿/諮商心理師
洪培芸/諮商心理師、作家
陳名珉/Netflix影集《媽,別鬧了!》故事原創、《我媽的異國婚姻》作者
戴伸峰/中正大學犯罪防治系教授

【作者簡介】齊藤 彩

1995年生於東京,2018年3月畢業於北海道大學理學部地球科學系。畢業後加入共同通信社,先後任職於新瀉分局、大阪分局社會部,擔任司法記者。2021年離職,本書為處女作。
作者透過數次探望、採訪,並藉由書信交流與母女間的通訊紀錄,完整還原母女生活的整個過程,真實呈現女兒所承受的苦與樂、悲傷與疼痛,以及最後因為審判長的理解與父親的陪伴,而終於坦然面對自我的一切。 

譯者簡介葉廷昭

文藻外語學院畢業,現為專職譯者。譯有《64》《高度狂熱》《動機》等多部橫山秀夫作品、《有母親等待的故鄉》《鐵道員》等淺田次郎作品。
若對翻譯有任何疑義,歡迎來信指教:kukuku949@gmail.com

看更多

得獎紀錄

博客來選書.誠品選書.讀冊選書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06800020
ISBN:9789861339207
EISBN:9789861339191
272頁,25開,中翻,平裝,單色
看更多

電子書

歡迎於Readmoo、Kobo、Google、BookWalker、Pubu、Hyread、myBook、UDN讀書吧、Taaze讀冊、博客來洽購電子書

看更多

目錄

序章   接見日
「第三者」申請接見
破冰
我想擺脫母親的束縛

第一章   有期徒刑十五年
黃色物體
母女LINE對話—2017/10/18(一)
矛盾的證詞
母女LINE對話—2017/10/18(二)
我在浴室肢解屍體
母女LINE對話—2017/12/24
「殺人罪」定讞
 
第二章   我打倒了怪物
翻供
「時機」到來
二審自白
認罪的理由 

第三章    母女
湖畔小鎮
交錯的長針和短針
格格不入
父親離家 

第四章    逼問、辱罵、翻舊帳
美國阿嬤
被滾水燙傷
想成為怪醫黑傑克 

第五章    目標醫學系
成為人上之人
難以跨越的高牆
無法棄權的比賽 

第六章    我女兒考上了
夢幻泡影
差一分打一下
「骨肉相逢」
被母親踹到瘀青
「跟親戚說妳考上了」
「我們去看和服吧!」
「請讓我住宿舍」 

第七章    九年的重考生涯
就等二十歲
悔過血書
母親自殺未遂
帶著一百萬逃家
明理的書信—2013/12
死胡同的出口
合格與自由 

第八章    給我去當助產師
二十七歲的大一新生
終於有正常的親子關係
「妳又毀約!」
寫給母親的悔過書
半夜三點下跪道歉 

第九章    黃色的杯子
母女LINE對話
沒有母親的人生
三百七十公尺外的屍體
東窗事發
「妳在說謊」
當庭否認 

第十章    畢竟是家人
殺人嫌疑
再見父親
不再說謊了
獄友
人是我殺的
判決後的心境轉變
認罪落淚 

終章        再次失去自由
獄中生活
哀傷的親近感 

謝詞

看更多

試閱

  • 有期徒刑十五年

黃色物體

二○一八年三月十日,禮拜六下午一點左右,有人發現了妙子女士的遺體。

三月已然入春,早上的氣溫依舊寒冷。雨從昨夜下個不停,野洲川南向河道周邊盡是一片煙雨濛濛。

野洲川在琵琶湖南邊,琵琶湖活像一個開口朝下的布袋,這個布袋綁口的位置剛好就是野洲川流入的地方。過去野洲川分為南北兩河道,南向河道尤為猛烈,素有「近江浪子」之稱。河水經常氾濫,威脅流域居民的生計。

戰後日本經歷高度成長期,政府規畫將南北河道匯聚到琵琶湖中。河道工事在昭和五十六年(一九八一年)完工,也不再有河水氾濫的問題了。

而南向河道的周邊一帶,也規畫成「琵琶湖地球市民森林」縣府公園,居民都會去那裡親近自然環境,是個相當恬靜的地方。

「怪了,那是什麼東西……」

坂田道子(假名)是住在河畔的居民。她回到家以後,很在意自己剛才看到的景象。

野洲川南向河道的西邊,有一.五公尺高的鐵製圍欄,河畔邊有一大片雜草和樹木,夏天的時候可以長到五公尺高。底下常有野貓徘徊,傍晚時分上空還有蝙蝠盤旋,一般人不會走到那裡。

圍欄中間有一道開口,開口處只有設置低矮的路障,上面還有青蛙的標誌。對面有一條小徑可以通往河畔。

坂田注意到小徑的中段五公尺處,有一樣東西在左邊的草叢裡。

那是一個半埋在土裡的黃色物體,上面聚集了不少黑鳶。那東西離圍欄沒有很遠,坂田隔著圍欄一眼就看到了。對面還有柳樹已經冒出棉絮般的新芽了。

(應該是動物的屍體吧。)

坂田決定回家,不再多想。可是,她從沒看過黑鳶群聚的光景。到了下午,她決定約朋友再去看一次。

兩人走進雜草叢生的小徑,就近觀察那個「黃色的物體」。

「這該不會是……」

黃色物體散發出令人作嘔的臭味,看上去很像人類的軀幹,只是少了頭部和四肢。昨夜下的大雨沖刷土壤,一部分露出了地面,大批黑鳶才跑來搶食。

「警察先生,快來這裡!」

坂田立刻報警,滋賀縣警守山警察署派了一名警察,在下午一點五十五分到場。警察越過路障走入小徑,確認黃色物體到底是何物。坂田和朋友在一旁守候,但警察也看不出那是人類的屍體,還是動物的屍體。

地方警察都配備有一種類似手機的PSD器材(Police Station Data Terminal),警察先用那個器材拍攝屍體,回傳守山警署等候指示。收到照片的值班員警,似乎也無法判斷那到底是不是人類的屍體。

「照片我們看過了,我先找市公所的人來回收,大概要過週末才會來處理了。」

不得已,警察從巡邏車中拿出垃圾袋,請坂田一起幫忙蓋住屍體,忙完後就這麼開車走人了。

三天後,三月十三日市公所派了兩名職員來回收屍體。原先蓋好的垃圾袋被掀開了,底下的屍體也露了出來。

「欸,這該不會是人類的屍體吧……」

屍體已經有一部分化為白骨了,但極有可能是人類的,職員判斷那不像是貓狗等動物的骨頭……那些職員平常專門回收各式各樣的廢棄物,經他們通報以後,警方才開始積極處理這件事。

接獲通報的守山警署員警,將屍體帶回相驗,證實那是女性的軀幹。

被棄置的屍體只剩下軀幹,沒有頭部,肩膀和大腿根部以下的四肢都被切掉了。左右兩腋下方,以及兩腿根部的骨頭都外露了,側腹也缺了一部分。如果市公所職員沒有起疑心,直接載去燒掉的話,一定無法即時揭穿這樁凶殺案。

負責相驗的法醫表示,死者生前沒有服用藥物或毒物的跡象,無法斷定死因。
光靠殘存的軀幹,難以判斷這是殺人案或事故。
守山警署一開始,只朝遺棄屍體的方向偵查這起案子。

 

母女LINE對話

2017/10/18(一)

母親        妳從國高中的時候就是這副死樣子。不懂反省,也毫長進,對我和妳阿嬤都沒責任感。妳就只知道利用別人,來過妳自己喜歡的生活,背叛別人也不當一回事,一張嘴說得天花亂墜,被揭穿了就惱羞成怒,最後逃避一切……反正妳從來不會替別人著想,一定也不想去念助產師的科系對吧。我跟妳阿嬤都被妳騙了。

女兒        欸,當初考醫大的時候,我就沒說過自己想從事護理工作耶,我只是不想再當家裡蹲才拚命念書的。我不想念助產師的科系,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吧。我現在是想做護理工作,所以才聽妳的去考助產師的科系啊。

母親        如果妳真的有好好想清楚,就算再怎麼不甘願,也該乖乖完成才對。結果妳不是啊,每次都說人家逼妳,害妳沒幹勁……真搞不懂妳到底是怎麼想的。

 

矛盾的證詞

現在已經證實,河畔的棄屍是女性的軀幹。

守山警察署的員警四處打探消息,試圖查出死者身分。不久後,搜查本部盯上了一位年輕女性,那位女性一個人住在獨棟房屋裡,離棄屍現場三百七十公尺左右。

女性名喚高崎明理,三十一歲,剛從醫科大學的護理系畢業,即將到醫院任職。

三月十五日警方登門詢問,明理回答自己跟母親同住。隔天警方再次登門詢問,明理卻一改說詞。

「我跟母親分居了,現在一個人住。」

警方又向左鄰右舍打聽,發現妙子這陣子音訊全無。

守山署決定把偵辦的方向,鎖定在明理的母親身上。警方還去妙子常光顧的鄰近超市調閱監視影像,查出妙子從一月十九日起,就再也沒出現過了。

警方持續深入調查,漸漸查出了高崎母女的生活狀況。

明理是獨生女,二十多年前她還在念小學的時候,父母就分居了。之後,母女兩人相依為命。

明理從小功課就很好,妙子想把她栽培成醫生,殷切盼望她考上國立或公立醫學院。明理也拚命念書,來回應母親的期待。

二○○五年,明理從縣內的教會學校畢業後,按照母親的期望多次報考醫學院,可惜未能如願以償,於二○一四年就讀醫學院的護理科系。警方更發現,這段期間明理整整當了九年的重考生。

最可疑的是,母女倆在同一塊土地、同一個家裡相依為命二十多年,當母親的怎麼會丟下女兒說走就走呢?

偵辦此案的員警也認為明理的說詞充滿矛盾。尤其一月以後就沒人看過妙子,也加深了員警的疑心。

守山署採集屍體內臟和血管中的血液,交由滋賀縣警察本部科學搜查研究所,進行DNA鑑定。

五月十七日,警方從明理的口腔內採集黏膜細胞,和生父的唾液進行比對,確定了那具屍體和明理有親子關係。證實被棄置在河畔的屍體,正是高崎明理五十八歲的生母,高崎妙子。母親都已經死了,為什麼當初警察找上門時,明理要謊稱她們母女分居呢?警方懷疑明理殺害生母後,將屍體肢解棄置河畔。

六月五日,守山署依棄屍罪嫌逮捕高崎明理。六月二十一日再加上一條毀屍罪嫌送交檢方偵辦,二十六日檢方依棄屍、毀屍罪起訴明理。

明理在囹圄中度過了三十二歲生日。

 

母女LINE對話

2017/10/18(二)

母親        妳說妳是被逼的……這一點我最不能容忍。我准妳念醫大的條件妳也接受了(要取得助產師資格),結果不如妳的意,妳就翻臉說是我逼妳的?這也太無恥了吧,妳一直都是這麼自私啦,從來沒有變過!所以妳才會抱怨人家逼妳,自己不努力,失敗了也不懂得反省,就只知道怨天尤人。

女兒        我沒有把自己當成受害者啊。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好,背叛了妳的期待,害妳很不高興,這些我並沒有忘記。只是,我真的沒有很想當助產師,所以我沒有很認真念書也的確是事實。不過,我也沒說自己不考助產師的科系啊。考得不好我已有好好反省,也打算再接再厲,這都是我現在最真實的想法。

 

我在浴室肢解屍體

明理被逮捕後,才漸漸坦承自己犯下的罪行。但她沒有坦承殺人,只坦承毀屍和棄屍的罪行。

「母親是自殺的,我把屍體肢解好丟到河畔。」

警方著手搜查物證,查出了肢解屍體的工具,以及蓋在屍體上的園藝土壤從何而來。根據明理的說詞,「園藝剪」「鋸子」「寬刃刀」是從自家附近的材料行買來的,一萬多元的費用也是刷母親的信用卡。警方按照供述調閱信用卡的扣款紀錄,查出了下列三樣工具:

.仙人掌省力園藝剪。
.喜樂修枝鋸。
.千吉園藝寬刃刀。

這三項工具是在一月二十日下午,以一○七六七日圓的價格購入的。然而,這些工具已經被明理當成廢棄物回收,不知去向了。

二月二十日,明理又去其他材料行購入了兩袋十四公升的有機培養土。明理還供稱:

「我支解母親時,穿的是實習用的拋棄式尼龍防護衣和醫療手套。」

然而,這些物證也被明理當成可燃垃圾丟棄,同樣不知去向。明理湮滅了一連串物證,警方強烈懷疑這是有計畫的犯行。

另一個引起警方注意的是,明理在二月中看了一部叫《肉獄》的電影,還看了兩次。這是一部驚悚片,描述吃素的少女進入獸醫學校就讀,被一名學姊逼著吃下兔子的腎臟,墮落成食人魔的故事。故事和當時就讀護理科的明理有共通之處,警方懷疑這件事和妙子突然死亡也有關聯。

六月二十三日,明理被逮捕已過十八天,警方帶明理回到住處,模擬案發時肢解屍體的情況。用意是要重現當下的情境,逐一確認嫌犯的供述有無不合理之處。光是一句「搬運屍體」,就要釐清嫌犯搬運的路徑和方法才行。

「母親是在一樓客廳身亡的。」

模擬案發時,明理描述自己肢解屍體的經過,依舊不改母親自殺的說法。

「因為屍體硬化了,搬到浴室費了不少功夫。我就靠在牆上,一路拖著屍體走向浴室。過程中,母親漏尿了,弄髒了地板。」

高崎家一樓南面是客廳、飯廳,還有兩間和室。走廊以北是玄關、浴室、廁所。

妙子在客廳身亡,客廳位於西南方,電視櫃對面有一張懶人椅。根據現場蒐證的結果,電視櫃周圍有十七處血跡,最大的血跡有○.五公釐,全都是妙子的血液。

根據供述,明理從西南方的客廳穿越飯廳,沿著走廊把母親的屍體拖到浴室。那一天明理模擬了案發經過。

明理把屍體搬運到浴室後,用剪刀剪破母親身上的衣服,褪下了所有衣物。

接下來,明理用鋸子切割屍體的右肘,但遲遲切不下來,於是改用自家的不鏽鋼菜刀和寬刃刀,才終於切下手臂。

之後,她用同樣的方式切斷右肩、頭部、雙腳。她在肢解屍體之前,事先在走廊和盥洗室鋪設報紙。切下來的各部位,則先放在盥洗室的水藍色大垃圾桶裡。

接著,再把切下來的各部位拿出來,包上毛巾和寵物專用的尿布墊,外面再裹上一層報紙,裝入三十公升的黑色垃圾袋裡。同時塞入大量的報紙團,以免外人看出垃圾袋裡裝的是什麼東西。

分裝好的七個垃圾袋就放在玄關前面的走廊。本來明理打算繼續分解軀幹,但菜刀一切入肚臍下方就散發出強烈的惡臭,不得已只好作罷。她準備了兩個四十公升的大垃圾袋,分別套住軀幹的上下兩側,放入水藍色的垃圾桶,再蓋上毛巾。

明理把分裝屍體各部位的七個垃圾袋,當成可燃垃圾丟掉,因此警方在搜查時沒有找到那些部位。

可是,剩下的軀幹體積太過龐大,無法當成垃圾丟棄。明理將軀幹帶到野洲川南向河道的河畔邊棄置,撒上材料行買來的培養土。一直到三月,附近居民坂田道子察覺異狀,這才東窗事發。

明理四月進入大學附屬醫院從事護理工作,從案發到被逮捕的這兩個月,周圍的同事都看不出她有任何異狀。

這下毀屍和棄屍的案情算是釐清了,但明理仍然否認殺害生母的罪行。

倘若明理的供述為真,妙子真的在客廳自殺的話,那應該要有自殺的動機,或者要留下遺書才合理。然而,警方查閱妙子生前和朋友的通訊紀錄,完全看不出妙子有自殺的意圖,也找不到遺書。此外,一樓客廳的電視櫃周圍有十七處血跡,也一再證實妙子的死極有可能是他殺。

明理不斷否認自己殺人,但家中成員就她們母女倆,又沒有外人入侵的跡象。女兒主張的自殺說詞,怎麼看都不合理。

警方懷疑明理下手殺害生母,跟另一個「證據」有關。明理在一月二十日半夜的三點四十二分,發了一則推文。

「我打倒怪物了,總算可以鬆一口氣。」

明理矢口否認犯下殺人罪行,但滋賀縣警方九月依殺人罪嫌再次逮捕明理,檢方十月對明理追加起訴。

 

母女LINE對話

2017/12/24

母親        整天聽妳講一堆五四三的,我現在什麼都不想管了啦!妳要幹嘛我都無所謂了,我要一個人靜一靜,不想再發脾氣了。反正妳也只會出一張嘴,這四年還不是過得渾渾噩噩,都沒好好念書。妳害妳媽過得這麼不幸,沒有藉口可講啦!

女兒        我沒說我不考助產科系啊,是妳說看不懂我的意思,所以我才那樣回妳。

母親        我不是不懂妳講那些話的意思,我是不爽妳講那些五四三的屁話!妳媽我沒有這麼笨好嗎!

女兒        對不起,是我不好。我沒先跟妳商量就說要考其他科系,是我錯了。我沒有輕視我們的約定,帶給妳這種感受真的很抱歉。對於該如何當上助產師,我想得不夠仔細。對此我有認真反省了,對不起。

母親        剛才我也說了,我現在什麼都不想管了啦!妳的道歉也是嘴巴說說而已,我受夠了啦!會聽信妳隨口說出來的約定,是我自己蠢!有妳這種女兒是我的悲哀!我已經筋疲力盡了,再也受不了了啦!我要跟妳美國阿嬤告狀,說我這四年過得有多慘,我們母女倆的緣分就到這裡啦! 妳亂搞這麼久也夠了吧,我被妳利用,滿腔誠意被妳丟在地上踩,難過得要死。我受不了把時間浪費在妳身上了,就這樣!

女兒        我只是想從更多元的角度,摸索當上助產師的方法。我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真的很遺憾。

母親        這不是妳違反約定的理由啦!這一切都是妳自私自利搞出來的,我給過妳很多次機會了,不當一回事,都是妳不好!不要講得好像妳很有理一樣,都是妳害的啦!

女兒        對,全部都是我不好。真的很對不起,是我不對。

 

「殺人罪」定讞

明理背負了三條罪狀候審,分別是毀屍罪、棄屍罪、殺人罪。其中殺人罪由隨機挑選出的市民擔任國民法官裁決。

為避免審判曠日廢時,影響到國民法官的學業或工作,審理前會先進行爭點整理,這又稱為「公判前整理流程」。因此,通常正式審理不會拖太久。

二○二○年二月,明理的案子由大津地方法院負責審理,同樣在一週內審結。

明理依舊不改接受警方偵訊時的說詞,她只承認毀屍和棄屍,不承認犯下殺人罪行。她的說法是,母親突然在她面前拿起菜刀自刎。

「我沒有殺害母親。」

「那一天我收到助產科系落榜的通知,一直被母親辱罵到深夜。她突然說自己再也受不了這一切了,就跑去廚房拿菜刀抵在脖子上。我以為她只是做做樣子而已,轉頭不理她,結果她大聲喊痛,就倒在客廳的寢具上,脖子不斷流出鮮血。」

「對我來說,母親就像一個只會罵人的怪物,大概是我(助產科系)落榜了,她才會突然鬧自殺吧。我覺得是我害死她的。」

明理供稱,母親曾把吸塵器的電線套在橫樑上,準備上吊自殺。幸虧明理即時發現,阻止母親套上電線自殺。問題是,這件事沒有其他人能作證,是否真的發生過也沒人說得準。有可能是明理編出來的故事,以此證明母親有自殺的意圖。

檢察官則是根據警方查到的證據,判斷第三者犯下這起凶案的可能性不高。況且明理有殺人的動機,還做了周全的準備,讓警方找不到犯案的凶器。再加上犯案後發出的推文,檢方主張明理犯下了殺人罪行。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