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話題新知 > 新時代
瀕死經驗談。那一刻,到底發生什麼事?
瀕死經驗談。那一刻,到底發生什麼事?
作者:周大觀基金會執行長 趙翠慧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她動過四次大手術,身患重病六年,每每從夜晚咳到清晨,卻能安之若泰;

她兩次瀕臨死亡,痛到靈魂出殼卻又回到人世;

她受過巨大傷害,卻還替傷害她的人還債;

她曾陷感情幽谷,卻對丈夫充滿感謝,並對丈夫成就由衷讚歎;

她推動公益做到借錢或者甚至變賣家產;得知不相識者的痛苦,還能趕早班飛機去關懷對方。

在經歷種種身心的創傷後,她領悟到:這個世界上給你最大困境的人,一定是那個最愛你的人,因為是他讓你完成最重要的成長……

她叫趙翠慧,她時時走在生命的鋼索上,卻感覺一切圓滿。為什麼別人看她如此苦,她卻能甘之如飴?

作者在遇到小慧(趙翠慧)之前,「瀕死一刻」這四個字如同外星密語般陌生飄渺,直到聽完她講述……詭譎之餘讓人驚歎生命如此奇妙。


Q:請先描述一下你奇妙的瀕死體驗吧。

A:第一次遭遇瀕臨死亡是在一九八七年,那一次,我做了一次很大的手術,開刀以後,我看到自己身處一個暗暗的隧道,遠處是很強的強光,我在奔跑,跑向那處強光……跑的時候,回頭一看,看到大哥匆匆忙忙從一樓跑上來,衝到我的手術室外,不小心還差點摔跤了。

我看到的另外一幕,是我自己趴在手術燈上,像隻青蛙一樣,看著下面被開刀的人,我不認得下面的人就是自己,但是我能感覺很冷很冷,後來才知道,是醫生在用電擊的方式在救我……


第二次瀕臨死亡發生在一九九九年,可是那之前的六年,我病得很嚴重,不停的咳嗽,醫生說我得的是肺腺癌。

最不舒服的時候,連我在打瞌睡,都會「咳咳咳」的咳醒,沒有辦法休息。做了核磁共振、超音波掃描……等等很多檢查,發現肺上有三個黑點,還有棉絮狀陰影,醫生建議進一步切片,可是我已氣若游絲,根本沒有體力。我只想回家……

那天晚上,先生在家裡幫我拔罐「充氣」,不到三分鐘,我就受不了了,太痛了,我說,請你幫我(把罐)剝下來好不好,結果他剝下來的時候,我就昏過去了……

半夜一點多醒過來後,我想去廁所,當我下床時,就覺得有一個人從我身體裡走出去,走路東倒西歪的,走了四、五步以後,那個人不見了。

應該是我自己啊,可是我不會害怕,只是覺得:「有個人這樣子就出去……好特別哦!」便不再理會了,重新回到床上,到了四點多,我再次起來,又迷迷糊糊去洗手間,然後我看到自己坐在馬桶上……我一樣不害怕,我那段時間因為生病常覺得恍惚,會「看到」很多人在等我,尤其是我最愛的外婆,常常坐在我的床邊陪著我,我也常跟先生講述這情況,說起來其實滿嚇人的。

早上八點多,先生看我很累,便問我:「你能不能起來喝果菜汁啊?」我說:「好啊!」我走進廚房,先生坐在餐桌對面說:「家裡吸管用完了,你自己把杯子端起來喝好不好?」

我說好,就想端起那個杯子……但我拿不動,我摸來摸去,就是端不起來,我想:算了吧,頭好暈,人好累好累……

我想回到房間去休息。在回房間之前,先到浴室洗把臉,在浴室裡,一看鏡子裡的自己腫得跟豬頭一樣!眼睛也像豬眼般的單眼皮了……我心想:怎麼會這樣!我那美麗的大眼睛不見啦。於是我就用最大的聲音喊我先生,請他來看我,但他沒有過來,我還在想:他怎麼不肯過來?!

(後來我問他,我早上叫你,你怎麼都沒聽見?他一臉茫然的說完全沒有聽到,可是我當時覺得自己的聲音大極了。)

他不過來,我只好自己拖著身體慢慢走向床去,一靠到床邊,整個人就癱掉了,就像布偶被丟到地上,然後我的頭就「咚」的一下巨響,身體也不能動了,只有眼珠能轉來轉去的……

先生很害怕,立刻打電話給我的氣功老師詢問該怎麼辦,老師要我把腳泡到溫的鹽水裡,可是我癱在床上啊,他們必須把我抱起來,我先生把我抓起來背著我,還請樓上的鄰居秀美來幫忙,她把水桶拿來,取來粗鹽,把我的腳放進溫水桶……

沒想到一放進去,我就大喊:「燙!」儘管那是溫水,但我還是覺得燙,他們去拿冷水來兌;而他們走路的聲音好大,我就說:「吵!」因為我的聽覺也改變了,他們走路的聲音像放鞭炮一樣大聲……

他們只好把我再放到床上去,這個時候,最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放我到一半的時候,我覺得自己的骨頭開始剝落,我永遠無法忘懷,且是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情,印象當然深刻。先從脊椎骨頭開始,一塊一塊,差不多五、六塊都掉了。而且,會有震動感,動一下就有「啵∼啵∼」的聲音就傳出來,一塊一塊掉到後背上,掉了五、六塊以後就堆在那裡,我很不舒服,那時,我就用客家話講了一句:「抖一下。」

我先生就搖了我兩下,然後,很清楚的,我的骨頭開始裂開……裂到差不多快到胸口了,而我竟然一點都不覺得痛。

他們把我放下後,又蓋了很厚的棉被在我身上,當時是八月份,非常熱,我卻極冷;他們還把窗戶關了起來,連冷氣也關掉了,大家都汗流浹背,而我還是冷。

接下來,我的眼淚鼻涕開始流,不停的流,不過,沒有流口水哦,眼淚流到耳朵。頸子,甚至連枕頭都溼了一大片。

這時候我離開了,是的,我就「離開」了。我看到一個人躺在床上,一個人坐在旁邊,一個人跪在床前,還有我的管家抱著吸塵器在樓梯那邊哭,我還看到我家的院子,花園啊、噴水池啊、游泳池啊,全部都看到了,整個大樓的情形全看到了……

當我回到身體後,他們說我瞳孔放大,還一直望向遠方。我就說,我沒有瞳孔放大,只是眼睛睜大了吧?因為我看到了一個情景,而這個情景太吸引我了……後來永融法師來看我,並跟我說明,我才知道我經歷的原來是佛經所描述的「四大分解」:火先離開,因此四肢冰冷;地的崩解,所以脊椎節節掉落;水的分離,因此淚水鼻涕不斷流出,濕透枕頭。然後我的神魂離開軀體,看到了永生難忘的一幕。

我繼續向強光走去,走到中間的時候,我就想:這裡這麼舒服,我要回來跟大家說……

結果,就是這樣一個念頭,讓我回來了……

是的,當我想回來和大家說時,可是我很累,走不動了,於是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然後,沉沉的睡去。


在我臨終的時候,先生打電話給星雲大師,說我不行了,大師就吩咐大家幫我助念,並把他的電話拿到我耳邊,我跟大師說:「師父,我先走一步,您不要擔心我,我先去那邊看一看。」覺得自己好大聲,字正腔圓的在說話,可是師父只是一直安慰我:「小慧,不要怕,等我,我馬上過來,你不要怕,不要怕喔!」我說我不怕,還與他開玩笑。

當他講了三遍:「不要怕,等我」時,我才知道他聽不到。我的話輕到沒有人聽得見,因為我已經沒有氣了。

第二天,大師來看我,問我,你為什麼回來,我說,不曉得啊,師父說:

「因為你心無罣礙。

「當你心無罣礙,就沒有恐怖,也會遠離顛倒夢想,這在臨命終時是非常重要的。

「菩薩讓你重回人間必有旨意,去和大家說說你的生命體驗吧!」

於是,我發願走遍世界,用自己「重回人間,活著真好」的生命領悟和大家結緣,也期盼大家也一起來熱愛生命。


另外還需要特別提到的,在二○○○年八月,一股冥冥中的力量驅使我到書店去,我隨意在書架上取下雷蒙.穆迪醫師的書《來生》,一翻開,就被首頁的詩震懾住了,它是這樣寫的:


老天爺捏我成形,

再用他厚重的大手,

捧住我這塊皮囊,

小心翼翼的,好不容易的,

把我送到這一站。

去玩吧、去樂吧、玩累了嗎?

不要緊,別忘了回家睡覺。

不要急嘛,

既然有人照顧你來,

就有人照顧你回去。


我連夜讀完全書,激動不已,那時我才明白一九九九年八月—我經歷的意外,原來是瀕死體驗。它讓有過瀕死經驗的我明白:自己不寂寞、不怪異,所有人格上的轉變也正常。(全美地區曾經有一千三百萬人經歷過瀕死,我們非但不寂寞,還有一大群朋友呢!)

因為這種體驗,我的人生觀也有明顯的改變:我不害怕死亡、學習謙卑恭敬、悅納自己、了解淨化的真愛、無條件的助人、日以繼夜瘋狂的閱讀。強烈的求知欲,帶領著我走上探索心靈的領域。


★瀕死體驗,近乎生命體驗的極品,它連接生存與死亡,橫跨生存與死亡,它讓生死互為解釋、互為證明……如此非同一般的體驗,最終的歸來,註定帶有非常目的,其中之一,就是將生死之自然現象轉化為——生命的超凡意義。

一如,瀕死之後的小慧。

瀕死體驗後,會有什麼改變?

Q:你在全世界演講千餘場,各國聽眾對「瀕死體驗」的興趣如何?

A:有一次在馬來西亞演講,演講的主題是:轉化的力量。結果才講了不到五分鐘,突然有人舉手說:「趙老師,對不起,我以為你要講瀕死經驗。」

我說:「上次不是講過了麼?」

那人說:「七年前你講過,可是我今天帶了十幾個朋友,他們都是特別來聽瀕死的。」

主辦單位的一位小姐說:「我們調查一下,要聽老師講瀕臨死亡的請舉手。」結果,三分之二的人都舉手了。

我說:「那可不可以請問:『在座的人不想聽瀕死經驗的請舉手。』」

沒有人舉手。

於是,我們臨時換了主題。


Q:他們為什麼這麼關注瀕死體驗?

A:有一個聽眾開了六個小時的車來聽我演講,為什麼?死亡,大家都害怕,大家覺得聽一次就可以從容一次,像我在印尼棉蘭講過四次了,他們聽了之後都說:「老師,我們從來不會聽膩,因為每一次聽都是鼓勵,鼓勵我們面對死亡的時候—能夠放下、能夠坦然。鼓勵我們向著正向慈悲的人生行走。」

Q:瀕死體驗與慈悲,有什麼因果關係?

A:這個是無解的。

美國研究瀕死體驗最有名的教授鄧尼斯,他整整研究了三十五年,他就發覺:死後活過來的人都充滿愛心,都願意服務別人,這是為什麼?不知道……有人說,那些人在瀕死的世界中見到了光,被「光」影響和改變,並且充滿能量地歸來,但是,一個女醫師蒐集了三百多個個案,這些人死後沒有見到溫暖的光,而是「到了」一個恐怖的世界,但他們回來後也是充滿了愛、信心以及能量。

有些事情就是無解。也因為無解,所以充滿魅力。

我的好友——林耕新醫師,提過他的門診個案:在台灣就有個大流氓,有了瀕死體驗後完全變了,變成大善人了,他甚至認為自己得了神經病,跑去問林醫師:我是不是有病啊,我怎麼發這種神經,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了。


Q:你說的大的方面的轉變是什麼?

A:淨化的真愛,真誠的助人,強烈的求知。

本文出自趙翠慧《周轉愛的人:兩次瀕死帶給我的生命領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