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00700180

荷歐波諾波諾的奇蹟之旅:造訪夏威夷的零極限實踐者

ホ・オポノポノジャーニーほんとうの自分を生きる旅
定價 $350
優惠價 79折 $277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荷歐波諾波諾靈感祈禱文隨身卡
剩餘57份

每天不斷的記憶重複播放,你的內在小孩無法獲得休息,
以此作為開始及完成的清理,就是生命能量的所在。

 

「開始」與「結束」兩則祈禱文幫助您清理歸零,都是荷歐波諾波諾創始者莫兒娜在夏威夷歐胡島海灘經由清理的靈感而來。

 

為什麼我們需要「清理」?(祈禱文使用說明)

 

相關專欄

  • 試閱

內容簡介

那些靜靜在夏威夷生活的零極限實踐者,
是如何與荷歐波諾波諾一同走過人生的?
實際走訪夏威夷,探詢創始人莫兒娜的傳奇與影響!
聽當地實踐者分享,如何在生活中清理,回歸靈感,活出生命的藍圖!

吉本芭娜娜、曾寶儀、賴佩霞、吳若權  零極限推薦──

荷歐波諾波諾回歸自性法(SITH)是一種可以幫助我們從問題中解脫,
並且活出自己的方法。
這種生活方式已經悄悄擴展到全世界,
而創造出這種方法,
並加以推廣的莫兒娜,
她所教導的事物,並未著書立說。
這段旅程,作者造訪與莫兒娜有著共同回憶的荷歐波諾波諾實踐者,
希望能更認識創造出回歸自性法的主人莫兒娜。

◎離婚後的卡琳,重新找回自己:

「莫兒娜說並沒有什麼結對婚、結錯婚這種事。之所以會結婚,是因為這樣才有機會清理記憶。相反的,有時候想結婚卻結不了婚,也是一個清理記憶的機會。」

◎遇見荷歐波諾波諾,剛好是在姊姊診斷出患有思覺失調症時的馬拉瑪:

「莫兒娜有天走到我身邊對我說,了解真正的自己到底是誰,比背誦乘法、增加朋友、結婚、存錢,比其他任何事情都還要重要。」

◎活出自身藍圖的雷斯塔:

「實踐荷歐波諾波諾並不是為了終結一些事,而是為了讓原本存在的東西浮出檯面,並將其解放。」

◎擁有從未想過的廣大牧場,並讓兒孫生活其中的KR:

「莫兒娜常說,一旦把事物看得太過重大,就會失去其中重要的本質。」

沒想到,這趟旅程不但見證了
實踐荷歐波諾波諾能為生命帶來多大的自由之外,
也帶你我找回了最真實的自己──

那個不被記憶、過去、祖先、環境、他人、關係、情緒綑綁的自己。

最後收錄與KR女士,以及同樣是荷歐波諾波諾實踐者的大作家吉本芭娜娜的對談。

★吉本芭娜娜:

「當我們長期持續實踐荷歐波諾波諾後,心裡一定會至少出現過一次這樣的疑問:我是不是喪失了人類的情感?而這本書就回答了這個問題。」

★KR:

「莫兒娜常說,我們不知道一個正在大笑的人,他的內在實際上正發生著什麼樣的事情。無論何時都將自己置於中心、不斷讓自己歸零,就是一切事物的開始,而我們得回到這樣的狀態當中。」

「這可能是最有說服力的零極限相關書籍,因為一個又一個親身經歷的人生故事,可以淺顯易懂的讓大家投入不同的清理情境。」──曾寶儀

清理吧!
謝謝你・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

作者簡介
平良愛綾

1983年生於東京都。明治學院大學文學部畢業。自從2007年與荷歐波諾波諾邂逅之後,就一直持續在生活中的各種情況下進行清理。現在每當日本及亞洲各國舉辦講座時,她都會以SITH荷歐波諾波諾亞洲辦事處工作人員的身分,陪同講師一起出席。另外,她也將自己在修藍博士與KR女士身上學到的事物,透過演講的方式與大眾分享,演講的地點以日本的關東與關西為中心。譯有《零極限的美好生活》(日文版),合著《內在小孩》《阿羅哈!Aloha:我在修藍博士身邊學到的清理話語》等書。

  

[監修]

伊賀列阿卡拉.修藍

發展性精神醫學的研究者與指導者。同時在患有精神疾病的罪犯與發展障礙者及其家屬之間的工作領域上也頗負盛名。長年與聯合國、聯合國科教文組織、世界和平會議、夏威夷教育協會等各式各樣的學會團體,一同進行荷歐波諾波諾的相關演講與推廣。荷歐波諾波諾回歸自性法(SITH)的權威。

KR(Kamaile Rafaelovich)

荷歐波諾波諾回歸自性法(SITH)的創始人莫兒娜的頭號弟子。現於夏威夷歐胡島的山中與兩隻狗一起生活。擁有MBA(企業管理碩士)及MAT(按摩療法執照)的證書。在夏威夷經營不動產,並為實踐荷歐波諾波諾的個人、經營者與土地提供諮詢,同時於日本全國進行荷歐波諾波諾的演講活動。著有《零極限的美好生活》。

譯者
邱心柔

台灣大學哲學系畢業,現為自由工作者。期許自己能在翻譯領域與人生之路上日益精進。認為人生就是不斷在找尋真正的自己。

看更多

得獎紀錄

博客來分類榜No.3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00700180
ISBN:9789861754611
288頁,25開,中翻,平裝,彩頁32頁
看更多

電子書

 

    

 

看更多

目錄

引言  關於莫兒娜

推薦序 最有說服力的一本零極限書籍 曾寶儀

前言 夏威夷有一群人每天的生活都是荷歐波諾波諾

第一章 開始喜歡上自己

第二章 待在對的地方

第三章 生命中比任何事情都重要的事

第四章 活出你自身的藍圖

第五章 與內在小孩一同煥然一新

第六章 通往自己的旅程

第七章 KR的荷歐茂牧場

第八章 KR與吉本芭娜娜的荷歐波諾波諾對談

第九章 關於荷歐波諾波諾

後記 最適合你的,即將到來

台灣版後記 仍在路上的荷歐波諾波諾之旅

附錄 清理工具的使用方法

 

看更多

各界推薦

最有說服力的一本零極限書籍  /  曾寶儀

2010年,我閱讀了生命中的第一本零極限。

當時的我感到相當震撼,雖然那時不是非常清楚所謂「清理」這件事,是怎麼運作的,但我深深被所有事情都是與自己有關的這個概念打動,默默的,我開始了自己的清理工作。

在與人交談時覺得煩躁,我清理,以試圖與被挑起的情緒拉開距離;去到一個新的場地工作時,我清理,希望待會工作時與會的人們都能用最純粹的心情感受當下;要開車去難找停車位的地方時,我清理(好啦,連這種瑣事也清理實在太over了,但有用啊!我需要!),清理找不到停車位的恐懼。

我想辦法去上了修藍博士來台灣開的課,認識本書作者愛綾,見證了她越洋的愛情婚姻,也在她的影響下,去了趟夏威夷。那是趟至今想起來依然胸口會悸動,甚至有時說著說著就會流下淚的旅行。

越是清理就越能感受到零極限帶來的神奇,但我常常不知道要怎麼跟別人有系統的分享,為什麼「just clean」會有這麼大的力量。沒法跟別人分享我覺得很好的東西,很是讓我苦惱!

而在一趟充滿焦慮煩躁的遠行工作中途,我打開了這本書的書稿,閱讀的過程中,好像也隨著愛綾的腳步又走了一遍可愛的夏威夷,那些清澈的受訪者面孔,彷如親見。於是我意識到,這可能是最有說服力的零極限相關書籍,因為一個又一個親身經歷的人生故事,可以淺顯易懂的讓大家投入不同的清理情境。一面閱讀,那些伴隨著我的焦慮與煩躁,漸漸消失不見了。我發現,其實讀這本書的過程就是一種清理,於是書裡的文字在我眼中閃閃發光,忍不住默默說出「謝謝你,我愛你」。

說多就太玄了,但我誠摯邀請你藉由閱讀這本書,踏上清理的旅程。

Thank you! I love you!

看更多

【前言】夏威夷有一群人每天的生活都是荷歐波諾波諾

自從我與荷歐波諾波諾回歸自性法,這個有點不可思議的解決問題方法相遇之後,已經邁入了第八年。一開始我完全不明白,當我說了「謝謝你、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這四句話後,究竟會產生什麼改變;也不明白當我從潛意識的內側將記憶消除後,問題獲得了怎樣的解決。

但是當我持續下去之後,我的家人找回了燦爛的笑容,而我在人際關係、戀愛、工作等方面,也更能展現出真正的自己、更加遊刃有餘。

清理漸漸成為我每天必做的功課,這就像有時候沒流點汗會覺得不太舒服一樣。可是,當我必須做出人生重大決定時,例如:結婚離婚、就職或換工作、搬家、嚴重的爭執或憂鬱、金錢問題,當這些情況出現在我或重要的人面前時,很不可思議的,我彷彿會徹底忘記荷歐波諾波諾。

我會拚命徵求身邊人的意見,也會爭吵、比較、說謊、喪失自信。荷歐波諾波諾回歸自性法的繼承人、同時也是將之推廣到全世界的首要人物──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有一次對我說了這番話。

「靈感絕對不是什麼詭異的東西,也不是要你把日常生活、至今的工作、人際關係、想法等全部都拋棄掉。

「發展出這套荷歐波諾波諾的莫兒娜,自然是憑藉著這極為稀有的才能,成為受人讚賞的治療師,她還將解決問題的方法加以推廣,是非常了不起的人。我跟她在一起的時候,發生過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我深深受到她的吸引,在不知不覺間,也成為把這(荷歐波諾波諾回歸自性法)當做生活方式的其中一人。

「但是,我們不可以忘記,她終究也是女性。她跟你一樣活在地球上,在社群中擁有自己的人際關係,也有家人;她會遇到問題、得用餐、要刷牙、會睡覺、會睡不著,也是一天天的在過日子。

「她在這樣的生活當中,透過荷歐波諾波諾創造出自由,同時也找回真正的自己,擴展了所有的可能性。

「她常常說,所有的人類、所有存在,天生都具備著這樣的能力。不管是什麼樣的問題,都是有辦法著手解決、加以改變的。」

自從我聽了這席話以後,有時便會不自覺去想像關於已故莫兒娜•納拉瑪庫•西蒙那。她已經去世了,我當然從未見過她,不過我很想見見將傳統荷歐波諾波諾改造成男女老少、任何國籍與宗教的人,在任何地方都能夠實踐的這號人物。「如果是她的話,在這個情況下會怎麼做呢?她會用什麼方式進行清理呢?」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不時產生這樣的想法。

我曾經在無意間跟修藍博士說出我的想法,而博士似乎也一直記得。有一次,博士寄了封信給我。

「下次你有機會到夏威夷時,一定要去見見『他們』。當我在莫兒娜身邊學習荷歐波諾波諾的時候,他們就一直待在那裡。雖然現在莫兒娜已經脫離了肉體的拘束,但是妳的靈魂想瞭解的莫兒娜精髓,卻可以從他們那裡看見、聽到。因為我們都是用莫兒娜發展出的方式生活,即使現在這一刻也一樣如此。」

SITH是一種可以幫助我們從問題中解脫,並且活出自己的方法。這種生活方式已經悄悄擴展到全世界。而創造出這種方法,並加以推廣的莫兒娜,她所教導的事物,並沒有人將之寫成書或部落格,大家只是單純在每天的生活中不斷努力實踐。

這些人在夏威夷靜靜的生活,他們既不會每天花上一半時間靜心,彼此的年齡、背景、興趣嗜好也各不相同。他們擁有自己的職業,在生活中扮演著妻子或丈夫、父親或母親的角色,而在這樣的生活當中,也將荷歐波諾波諾回歸自性法,當作人生路標,幾十年來不曾間斷。

他們是如何與荷歐波諾波諾一同走過人生的呢?持續清理是什麼呢?我展開了這趟夏威夷之旅,前去聽聽他們的說法。他們大膽且真實的分享了自身的體驗與睿智,本書便是集結這些內容而成。

看更多

試閱

待在對的地方

從威基基開車前往位於歐胡島南海岸的伊娃海灘,需要四十五分鐘。車子緩緩的行駛在寧靜的住宅區中,一邊開車,我一邊對著手邊的住址。每間房子的草坪都修剪得很整齊,偶爾吹來的風輕輕搖晃著行道樹。

過沒多久,我就看到一間咖啡色屋頂的房子,門口站著一位長髮的美麗女性。她是卡琳.奧辛。年紀在四十歲後半,是荷歐波諾波諾的代表人KR(Kamaile Rafelovich)女士的祕書。

我首先來到她家,跟她確認接下來要拜訪的那些人的住址和細節。

「好久不見。這間房子好漂亮!」

「謝謝你。請進。」

她臉上出現一如往常的溫柔笑容,帶我進去她的屋子。我也馬上注意到,房子裡幾乎沒有任何家具。

卡琳看到我的表情後,笑著說:

「我終於把離婚手續辦好了,上個月找到房子,上星期才搬進來的。除了我的家人以外,你是這裡的第一個客人。今天天氣很好,陽台那邊有桌子和椅子,不如我們來喝個茶吧。」

我第一次見到卡琳小姐,是幾年前在KR家開會的時候。她給我的印象很溫柔,帶著有些害羞而穩重的表情。之後幾次在夏威夷辦活動的時候,也打過照面,我在日本有事時,也都會跟她用 Skype 通話,照理來說應該不是那麼久沒見才對。「我本來想要泡茶的,可是剛剛才突然想起來,家裡現在還沒有茶。看今天這麼熱,我們就來喝藍色太陽水吧。」

由於一切是那麼的自然,在卡琳這麼說的時候,不知為何讓我覺得這整間房子都在支持著她,幫助她活出自由。小巧的露臺上擺著烤肉用的桌椅,我們坐了下來,卡琳接著開口說:

「活到現在,曾經有兩次讓我覺得,能夠認識荷歐波諾波諾真的是太好了。當然,我每天都在實踐這個方法,毫不懷疑它帶來的好處。不過,這兩次的經歷特別讓我打從心裡覺得『我現在正待在對的地方』。」「我現在正待在對的地方」,這句話修藍博士、KR及許多荷歐波諾波諾的講師都提過好幾次。我從之前就很在意,於是請教了卡琳。 

清理幫我與周遭接軌

「那我就先從我的成長背景開始說起。在我九歲的時候,我跟父母和兩個哥哥,一起逃亡到大島(夏威夷島),生活大大改變了。當時在我眼裡,歐洲和夏威夷所有地方都不一樣。這是我人生中一個很大的轉變,內心很徬徨,於是從某一天開始深深思考『我到底是誰』,來堅定徬徨的內心。我在學校聽不懂大家說的語言,一開始也無法融入同學。因為我的髮色、膚色和眼睛的顏色都跟大家不一樣,所以一直被大家拿來開玩笑。

「當我們搬到大島一個叫威美亞的地方之後,我拿到私立學校的獎學金,這時我開始思考之後到底要學什麼。

「有一天我不經意看了室友的書架,看到一本薄薄的小冊子,書背上寫著《Self I-dentity through Ho'oponopono》,這書名讓我感到震撼,於是把手伸向這本書。當室友發現我想要去拿這本書時,她對我說:『你對這本書有興趣嗎?』

「學校裡最害羞的學生就屬我,但這時我竟然大聲說『對』,朋友都嚇了一跳。我對這本簡單的SITH小手冊十分入迷,看了一遍又一遍,看到每頁都快被我磨破的地步。

「自從我九歲搬到夏威夷以後,能讓我跟我的根源有所連結的,只有父母和兩個哥哥,所以我一直從他們身上找尋『我是誰』的答案。每當我在戀愛和人際關係上受挫時,我就會硬從他們身上找出一個答案,所以當時光是聽到『真正的自己』這句話,便覺得好開心,好像中心突然開始動了起來。

「不久後,我成年、結了婚,婚後馬上懷孕了。當我的小孩在肚子裡時,我又聽到了那個聲音:『我到底是誰?』

「於是,我覺得非得學習SITH不可。儘管現在肚子裡有著新的生命,但是生育小孩的我,到底是誰?我覺得要是不明白這點,我就什麼都做不到。「我從十幾歲邁入二十幾歲時,總是不明白自己到底該做什麼,彷彿一直搞錯該待的地方。這時雖然我已經結婚、懷孕了,但我覺得不能再讓自己這麼徬徨下去。在即將被波浪淹死前,我終於發現有條繩索出現在眼前,於是靠著自己的意志握住繩索。這樣聽起來或許很誇張,但當時的我是很認真的。現在回頭想想,當時正是我的尤尼希皮里,拚命將我引導到荷歐波諾波諾那裡。

「一九九六年,我參加了在大島舉辦的基礎課程。課程中提到,至今我出現的所有錯誤與痛苦,都是不斷重播的記憶,這點讓我完全心服口服。明明我沒有出什麼大錯,卻總會因此感到消沉。對於這樣的自己,我終於能夠接受。

「舉例來說,在學生時期,每天早上我永遠不知道該選哪件衣服。一般青少年在做這件事時,應該都覺得高興得不得了。最後我會隨便挑一件衣服穿去學校,結果每次都覺得很丟臉、與旁人格格不入。在我幫忙做家事的時候,就連選盤子這種單純的小事,都讓我覺得辛苦,但我還是勉強選了盤子擺到桌上,結果也一定會被家人取笑。我一直都知道是自己想太多,但這種事對我來說,影響非常嚴重,丟臉到臉都發燙,甚至會想挖個地洞鑽進去。我不管在哪裡都會發生這種情況。

「在我交了男朋友之後,跟男朋友約會時,或是每當到了新學校和新朋友相處時,我都會感到很不自在,沒辦法表現出真正的自己,沒辦法立即去做對的事。

「所以在我上了荷歐波諾波諾的第一堂課後,我開始能夠一點一點用直覺去感受,雖然都只是些微的小事,但這開始讓我的人生變得非常輕鬆。例如說,當我突然想去看電影的時候,就剛好有朋友找我去看電影,於是我在一個很棒的時間點去看了場電影。還有,我也會在開車時突然想走平常不會走的路,結果就這樣避開了塞車。這樣的事情開始自然而然的發生。

「雖然這都只是些小事,但都是原本得絞盡腦汁,不拚命想就沒辦法決定的事;就算決定了,也還是會感到與周遭不協調。因此對這樣的我來說,突然在人生看到了色彩。我第一次產生信心,覺得我正生活在夏威夷這片土地上,創造著幸福的每一天。我也開始能用對等的心態,跟人相處,人際關係也變得越來越好。就像是齒輪對上了一樣,我看到未來正向我敞開,感覺自己跟道路、車子和人之間,產生一股恰好的平衡,而我便活在這股平衡當中。這是第一件讓我感受到,『我現在正待在對的地方』的事情。

「在我要上高中的時候,英文已經說得很標準了。但就算過了二十歲,每當要說英文時,心臟還是會噗通噗通的狂跳。上課時,我鼓起勇氣問了那時擔任講師的修藍博士,他回答我:

「『只要你找回自我意識,你的英文也能找回自由。並不是你在心跳加快,而是因為你的英文跟斯洛伐克語重播了所有的記憶,感受到恐懼的緣故。你一說起英文,斯洛伐克語就會心跳加快。只要去清理你的體驗、名字、家人、住址,就不會有問題了。土地也有意識。如果你在沒有清理的情況下,被迫跟住過的土地分開,體驗到這種打擊時,只要去清理就好了。』

「荷歐波諾波諾會清理祖先,不論家族的規模大小,只要持續清理,內在的歷史便會被確實修正,中心也能整頓起來。我感受得到。「我到現在還是覺得,如果沒有這個中心,我根本沒辦法在這環境下養育四個小孩。

「當然,從我第一次參加課程,直到現在為止,我的人生還是一直出現問題、悲傷和憤怒,畢竟最近我也才剛離婚。但是我始終擁有一個軸心,無論何時都會想著『啊~出現了一個清理的機會,這是一個讓我放下記憶的機會』。多虧如此,我現在才有辦法過著一個人的生活。我跟小孩之間的信任也增加了,越來越懂得彼此尊重。和前夫以及他的家族之間,在彼此需要的時候,也會在完美的時機互相支持。而在工作方面,我擔任KR的祕書已經八年多了,這份工作可以展現出我的能力,也能讓我在經濟上自立,因此也從中得到了自信。

「現在的我很幸福。當我必須對孩子說些什麼,或是必須指正他們的時候,而小孩卻不願意聽我說話時,我就會察覺到『喔!又是一個清理的機會』,於是會在清理後再跟他們說話。有時候事情馬上就會好轉,而有時也不會那麼順利。不過,只要內在仍然重播著記憶,事物便不會有實際的進展。

「我一直覺得,能夠一邊清理一邊養育小孩,是件很幸運的事。」

清理我們的記憶,往前走

「在你決定要結婚的時候,你已經認識荷歐波諾波諾了,那時你做了怎樣的清理呢?」因為當時我正準備在隔年結婚,所以忍不住想問卡琳這個問題。

雖然我很高興自己遇到很棒的對象,但另一方面,由於對方是外國人,而且婚後我就要開始在國外生活了,因此無論再怎麼清理,內心始終還是忐忑不安。

「說起來,在我通知修藍博士和KR,我要結婚的時候,他們兩人對我說了這樣的話:『請你持續仔細清理想要結婚的動機。』

「當時我是因為戀愛而結婚,所以在他們對我說這番話的時候,我根本不明白所謂的動機是什麼。可是我馬上發現,其實我強烈希望透過結婚而堂堂正正的取得國籍,在這個國家、這片土地上生活。所以我持續清理了這個動機。但是,現在回過頭想想,我覺得多虧如此,儘管原本並不相信自己具備足以一個人生活的能力,但卻能有現在的生活,都是因為藉由結婚,讓我得以清理不信任自己的緣故。」

自從確定要結婚了以後,喜悅的反面,我也有著同等的不安;擔心會不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會不會遭到什麼報應、會不會受到什麼報復。我在不知不覺中擔心,「要是結錯婚的話該怎麼辦」「要是結錯了婚,我就會不幸福」。

「聽說從前每當有女性來找莫兒娜商量結婚一事時,莫兒娜都會給她們這樣的建議。

「『並沒有什麼結對婚、結錯婚這種事。之所以會結婚,是因為這樣才有機會清理記憶。相反的,有時候想結婚卻結不了婚,也是一個清理記憶的機會,這種情況有可能發生。不管是哪種,只要你能持續清理,就會降落在對的地方。因為不斷清理內在,所以才到得了那個地方。』

「雖然我一次也沒有見過莫兒娜,但是我一直把這番話記在心裡。

「事實上,在我的婚姻生活中,身體經常出現問題。我能做的當然都做了,也去了醫院,重新檢視生活習慣。可是身體的問題還是一個接一個出現。

「就在這時,我在清理的過程中,決心要離開這個家。我跟先生說了之後,他對我說:『沒關係。不過只能你自己一個人離開。』雖然那一刻我哀嘆自己深受疾病所苦,還遭到這種對待,不過也心想『唉,我再也不要忽視尤尼希皮里說的話了。從現在開始,我要漸漸找回對自己的信任。』我心想,不管再怎麼寂寞、再怎麼忐忑不安,若是基於愛自己所得到的結果,事情就不會變得更壞。於是我離開了那個家。

「最讓我驚訝的是,在我搬出來沒多久,身體狀態就變好了,血糖值大幅變化,迅速回到正常值。在我罹患疾病的時候,只能透過疼痛和坐立難安的感覺,來看待前夫。我沒辦法以正面的角度看待對方。

「但也不是說自從跟他分開後,我的病就好了。簡單來說,從我決心要和丈夫分開的那一剎那開始,終於得面對自己了。我發覺他明明早已不在我的眼前,但我仍然不斷對他感到煩躁與憤怒;這跟他沒有絲毫的關係,都是我內在的記憶播放給我看的。當我終於發現這點時,事情產生了變化。

「首先是對他的感謝。雖然我一直都忘了,但是,其實我之所以能夠在歐胡島安心生活到現在,之所以能夠體驗幸福的感覺,都多虧了他。我之所以能夠跟我美麗的小孩相遇,也多虧了他。「我終於能夠將他視為一個值得尊敬的人,並用這個角度來看待他,我已經好幾年沒有這樣了。可是,我覺得這種感覺好像跟什麼很像,才發現,這就是我對自己的感覺。雖然我太胖,而且也莽莽撞撞的,但卻是個寶貴的存在,我愛現在的自己。那種感覺跟這種感覺非常像。從這時候開始,我的身體就一口氣出現了變化。

「『你只是活在雙親的歷史當中而已』,這句話講得實在太對了。雖然我人生中絕大部分時間都在夏威夷,但我的記憶卻在不斷重播。所以儘管拚命努力,想要當個好妻子、好媽媽,卻又不停反彈,才會感到疲累。

「養小孩會遇到很多事情。我的孩子很健康,而且非常可愛,但光這樣我還是無法滿足。當他們哭個不停、不吃東西的時候,我就會在意周遭的目光。我也想當個最棒的妻子和母親,但當我感到生氣、痛苦,便覺得丟臉得不得了。這時,荷歐波諾波諾救了我。

「之後我也照常養育小孩,繼續我們的婚姻生活,然後走到離婚這一步。小孩現在跟我前夫和前夫的父母一起住,到週末會過來我這邊。現在我們是這樣的狀態。如果從記憶來看的話,可以找到許多悲慘和不幸。但是,我現在卻比至今為止的任何一個瞬間,都還要富足。」

當卡琳說這些話的時候,她看起來比我看過的任何一個她,都還要天真無邪且堅強。

「第一次自己一個人住,感覺如何呢?」我問她。

「對我來說,持續實踐荷歐波諾波諾,就是『be pono』『live pono』,是一件正確的事,並用正確的方式生活。荷歐波諾波諾所說的正確,指的是活出真正的自己,找回跟事物和諧共存的自己。」

卡琳總算和尤尼希皮里一起找到自己的歸屬,她的眼角閃爍著美麗的淚光。卡琳平常很少講自己的事情,雖然我來這裡是為了跟她做事前確認,但之所以會來到這裡,搞不好是荷歐波諾波諾為了讓我親眼見證,一名女性產生美妙變化的瞬間。

清理回憶,讓它成為一陣風

「莫兒娜受到了指引。」馬拉瑪開始說。

「傳統的荷歐波諾波諾,是藉由一群被稱為卡胡那的特定人士,將神聖的智慧交到那些,他們認為是問題原因的人們手上。莫兒娜也是一位卡胡那。莫兒娜有一天感覺到,要是她再繼續進行這個儀式,內在的眼睛就會再也看不到東西。不管是什麼樣的存在,都與「源頭」及「神性智慧」直接連結,並且活在靈感之中。但其實,任何存在都能收到這樣的禮物,而傳統的荷歐波諾波諾卻非得要以他人作為媒介,才能達到這樣的境界,她認為這種方法總有一天一定會面臨瓶頸。這分缺陷隨著時代的變化,總有一天會在互相推諉業障的過程中,使問題變得更加嚴重。

「於是她開始靜心,接著從靈感中得到讓每個人在任何時候,都可以找回完美自己的一種方法—Self I-dentity through Ho'oponopono。而這就是跨越血統純正的夏威夷原住民這道框架,萬物皆可適用的新荷歐波諾波諾的誕生。」

我對傳統的荷歐波諾波諾並不清楚。有時候在演講上會有人問,傳統的荷歐波諾波諾和我們現在使用的回歸自性法有什麼差別。這時,講師們會回答:「我不知道。」僅僅如此。他們不會比較,也不會分析。講師會繼續接著說:「我唯一感興趣的是,我是否有用現在知道的方法來清理。」

「在莫兒娜開始推廣荷歐波諾波諾回歸自性法的時候,她對身邊為數不多的那些人說。『接下來我們在推廣這個新方法的過程中,會需要不斷去清理判斷的記憶。我們也可能會體驗到一些爭執,例如和別的方法相比較,或是去爭論某個地方和某個東西是不一樣的。但就連這樣的體驗,也都是原本就存在於內在的劇本。這跟世界上的戰爭,在意念上都是同質的。我們不要忘記,自己藉著這個方法而選擇了自由。我們從自由當中做出選擇,我們愛著尤尼希皮里,而這就是我們自己。只要回到用這個與世界接觸的狀態下,便能自然找回與一切智慧與教理相調合的狀態,不須仰仗他人的判斷,也能活在這份訊息之中。』

「我跟你都選擇了自由,我只是想先確認這點。好了,這話題就到此為止。」

馬拉瑪的表情很平靜。在我聽她講話的時候,內心深處有個小小的疑惑。這懷疑絕非對於荷歐波諾波諾;我疑惑的是,我是否真的能夠自由選擇自己的人生。多虧了這個機會,讓我可以去清理這個想法。我又更加深刻明白,即使荷歐波諾波諾很深奧、令人捉摸不清,但如果我選擇了自由,只要去清理就好。

「我遇見荷歐波諾波諾,剛好是在我姊姊診斷出患有思覺失調症的時候。母親在報紙上看了莫兒娜這位治療師的報導後,知道了這個課程,於是我們就去參加。當時我還很年輕,是護理學校的學生,在當時的我眼中,莫兒娜是優雅的夏威夷阿姨。上課上到一半時,她突然走到我身邊對我說。

「『了解真正的自己到底是誰,比背誦乘法、增加朋友、結婚、存錢,比其他任何事情都還要重要。』

「她突然對我說這番話,表情看不出是在笑還是在生氣,儘管如此,我卻發現自己很喜悅。長期下來,我看著姊姊精神狀態越來越不穩定,覺得很難過、很想幫助她。家人也日益疲勞困頓,而我卻沒辦法解決現狀,這令我感到憤怒。我採取的方法就是不去做任何快樂的事情。為了維持家計,我努力讀書學習,幾乎不做其他事。所以,雖然這時我還不太了解荷歐波諾波諾,但這位迷人的女性告訴我,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比其他任何事都還要重要,而這讓我感到非常開心。

「我在課程的休息時間,找莫兒娜談了姊姊的事情。我告訴她姊姊對別人和自己都以暴力相向、現在正住在精神病院裡,並詢問她要怎麼樣才能治好姊姊。當時莫兒娜說的話,我到現在還是記得清清楚楚。

「『當我遇到問題的時候,或是當別人面臨不幸的時候,我不會想要去改變對方。我會清理自己。這樣做不是為了別人,是因為只要你不消除那些包覆著的記憶、不原諒那些記憶,事物就不會有所變化。若不拯救自己,你也沒辦法拯救任何人。只有某些人受惠、只有某些人損失──宇宙中原本就不存在著這種平衡。你看到外在的世界後,感覺到不協調是代表內在失去了平衡。在你反覆進行判斷的過程當中,並未活出自己。這情況就像是坐在一個永遠不會停止的旋轉木馬上,不斷看著幻影一樣。』

「老實說,當時我受到很大的打擊。因為我原本期待見到莫兒娜後,她可以改變一些事情、可以把姊姊的病治好。莫兒娜宛如聽到我內心的聲音,又接著說。

「『你不開始清理,就算事物真的出現什麼改變,也只能用記憶觀看。你的記憶正在訴說:世界上存在著貧窮、政治人物是壞人、家裡有病人,只要有這些情況,世界就不會和平。可是,這些是你經歷了好幾個世紀累積下來的。對於絕對智慧所帶來的仇恨與脅迫記憶,你的尤尼希皮里為了向你證明這點,於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變換問題型態,不斷想讓你看到問題。只要你不放下記憶,就看不到身邊的人,也不會注意到身體上的微小變化。你沒辦法注意到奇蹟總是源於自己。』

「莫兒娜的口氣非常嚴肅。等我回過神來,才發現她把手蓋到我的雙眼上問我:『你看得到嗎?』這時我感到自己因為姊姊罹患思覺失調症一事,而變得一蹶不振。

「『問題不在外面。清理你的內在才是最重要的。』莫兒娜的聲音溫柔到令人不可置信。

「之後,我一直努力跟尤尼希皮里說話。就算姊姊講了可怕的話、採取了可怕的行為,即使母親累倒了,我也還是會先跟尤尼希皮里說:『對不起,你一直都抱著很痛苦的記憶。請來幫幫我,讓我放下這個記憶。』無論在學校還是在家裡,我都會盡可能問他:『尤尼希皮裡,你好嗎?你有沒有想做什麼事,或是想吃什麼東西呢?』我反覆對他說『我愛你』。當然,我同時也一直持續幫忙家裡,但心理負擔卻變得越來越輕,這一點連我自己都很吃驚。

「總之,就在我持續清理與照顧尤尼希皮里的時候,姊姊也出現了變化。那時她住的醫院使用了大量的藥物治療。雖然母親跟我都反對這個做法,但是醫院說,要是不讓他們使用該方法治療,他們就不讓姊姊住院,所以我們也無可奈何。這時,我持續清理對於這間醫院與藥物治療所抱持的判斷與意見。

「結果,過了幾個星期後,我發現姊姊的意識變得比平時還要清楚,我問了醫生,醫生告訴我用藥量減少了。雖然這件事讓我很驚訝,但更吃驚的是,就算用藥量減少了,姊姊的模樣卻並不兇惡。這時我才發覺,我才是那個最覺得『姊姊不用藥就無法保持正常』的人。於是我又重新清理了對姊姊的想法,以及我對思覺失調症抱持的認知。

「這段期間我一直持續參加課程。雖然莫兒娜在課程中沒有說出姊姊的名字,但她卻一直重複說著這句話。

「『我要不斷提醒大家,這個方法不是用來拯救別人的。這方法是用來拯救自己的。一切物理上的存在,原本都很完美。如果你用你的視覺、聽覺、味覺、思考等,體驗到不完美的東西,這就表示是你的問題。原因不在外面。你只需要清理自己的記憶,只要這樣就好了。』

「我就這樣不斷的清理,過了大約兩年後,姊姊的用藥量也減少很多。雖然姊姊還是不太穩定,但是她清醒的時間,已經變得比不清醒的時間還要長,也可以進行普通的對話。有一次我去看她的時候,她說『我想去○○醫院』。一開始我還以為這大概是她在電視上或什麼地方看到的虛構的醫院。但是回家後查了電話簿,竟然是一間實際存在的醫院。我帶著不可思議的心情,跟母親一起去這家醫院參觀,發現那家精神科醫院極力避免藥物治療,他們是透過運動等方式來做長期治療。而且從母親的住處開車不到三十分鐘,比原本的那家醫院還要近。

「雖然我不知道姊姊是從哪裡得到這項資訊,她有可能是從別的患者家屬那邊聽來的,但不管怎樣,這都是姊姊憑藉著自己的意志所採取的行為。我們立刻幫她辦理轉院,姊姊一直在那家醫院住到現在。雖然母親已經上了年紀,但這家醫院離家裡近,所以全家人都可以一起過去看顧。

「我的工作是治療榮民和退役軍人的PTSD,這工作我已經做了很久。患者全都是曾待在軍隊的男性。一旦療程持續一段時間後,患者往往會變得焦躁,表現出暴力的一面。但我藉著姊姊的存在,以及清理過那些與姊姊相關的事情,讓我能更加堅定的面對工作。患者確實都診斷出患有PTSD,但我都會先清理內在,再與他們相處,所以便更清楚該做些什麼。這邊的醫護人員經常辭職或出現人事異動,而我卻很穩定的待著。把這工作看作是我該扮演的角色,之所以能夠如此,是因為姊姊讓我看到了靈感,還有,因為尤尼希皮里不管什麼時候都支持著我的緣故。只要發生了什麼問題,就是我和記憶沒辦法接軌的警訊。而這就是一個清理的機會。」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