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00700190

內在小孩快樂,你才快樂【吉本芭娜娜與平良愛綾對話啟發.獨家贈靈感祈禱文隨身卡】

ウニヒピリのおしゃべりほんとうの自分を生きるってどんなこと?
譯者 邱心柔
出版日 2020-08-01
定價 $330
優惠價 79折 $261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荷歐波諾波諾靈感祈禱文隨身卡
剩餘112份

每天不斷的記憶重複播放,你的內在小孩無法獲得休息,
以此作為開始及完成的清理,就是生命能量的所在。

 

「開始」與「結束」兩則祈禱文幫助您清理歸零,都是荷歐波諾波諾創始者莫兒娜在夏威夷歐胡島海灘經由清理的靈感而來。

 

為什麼我們需要「清理」?(祈禱文使用說明)

 

相關專欄

  • 試閱

內容簡介

如果你覺得「找不到自己真正的歸屬」「不管在哪都無法融入」,
希望這本書能為你煩躁的情緒帶來解決的端倪,
進而湧現帶給周遭的人愛與幸福的力量。──吉本芭娜娜

對荷歐波諾波諾這套神奇的夏威夷療法來說,
解決問題的關鍵是「照顧內在小孩,和它說說話」……

世界級小說家吉本芭娜娜,與荷歐波諾波諾的推廣與實踐者平良愛綾,
透過自然的對話,說明她們如何受到內在小孩啟發,
在日常中活出自己,在有點煩的世界擁抱愛。 

「我們不管到了幾歲,內心深處都有個小孩。因為她總是被我們忽略,所以一直感到很寂寞。當我們臉上掛著笑容心裡卻在流淚的時候、和沒感情的男人上床的時候、親切對待別人卻得不到別人親切回應的時候,她都會縮得小小的。所以我們要時常照顧她,帶著她喜歡的東西、挑選她喜愛的物品讓她高興,這樣人生就能拓展出近乎無限的可能。」

──摘自收錄在本書中的吉本芭娜娜短篇小說 

為什麼與內在小孩對話會讓人生變得更順遂?
聆聽內在小孩聲音的時機是什麼時候?
照顧內在小孩的方法是什麼?

可以運用在工作、人際關係、親子、家庭、生活方式等切身主題上的實用建議,
以及啟發自我靈性成長的開關,都呈現在真實生活樣貌的字裡行間。 

如果你覺得「活得很不像自己」「生活充滿拘束」,
即使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好,不妨聽聽內在小孩的聲音。
內在小孩將告訴你如何在真正的意義上活得自在,
內在小孩對話,就是找到幸福的方法。

★曾寶儀、吳若權、譚瑞琪(《阿乙莎靈訊》作者)、Asha(身心靈作家)──暖心推薦

作者  吉本芭娜娜

1964年生於東京。日本大學藝術學院文藝學系畢業。1987年以小說《廚房》獲得第六屆海燕新人文學獎,正式踏入文壇。1988年以《月光陰影》獲得第十六屆泉鏡花文學獎;1989年以《廚房》《泡沫/聖域》獲得第三十九屆藝術選獎文部大臣新人獎,同年以《鶇》獲得第二屆山本周五郎獎;1995年以《甘露》獲得第五屆紫式部文學獎;2000年以《不倫與南美》獲得第十屆法國雙叟文學獎(由安野光雅評選)。著作獲海外三十多國翻譯並出版,在義大利先後於1993年獲得思康諾獎,1996年獲得Fendissime文學獎(35歲以下組別),1999年獲得銀面具獎,2011年獲得卡布里獎。近期著作有《惆悵又幸福的粉圓夢》等。

Ameba「吉芭娜的每一天」  https://profile.ameba.jp/ameba/yoshimotobanana
note「小魚腥草和不思芭娜」https://note.mu/d_f

作者  平良愛綾

1983年生於東京。明治學院大學文學系畢業。自從2007年與荷歐波諾波諾邂逅之後,便持續在生活中的各式場景實踐。現在擔任SITH荷歐波諾波諾亞洲辦事處的宣傳人員,陪同講師出席活動。另外,她也將自己在修‧藍博士與KR女士身上學到的事物,透過演講的方式與大眾分享。著有《荷歐波諾波諾的奇蹟之旅》。

譯者 邱心柔

台灣大學哲學系畢業,現為自由工作者。與每一本譯書邂逅都是一場驚奇的旅程,現在依然身在這趟旅程途中。譯有《整理力,決定你的生命自由度:讀心術大師教你不迷惘.不費力.不雜亂的心理法則》《松果體的奇蹟:覺醒內在潛能,改寫人生與身體的劇本》《荷歐波諾波諾的奇蹟之旅:造訪夏威夷的零極限實踐者》等多部作品。

 

看更多

得獎紀錄

博客來分類榜Top6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00700190
ISBN:9789861755601
224頁,25開,中翻,平裝,套色
看更多

電子書

電子書於Readmoo、Kobo、Google、BookWalker、Pubu、Hyread、myBook、UDN讀書吧、Taaze讀冊、博客來 熱銷中

看更多

目錄

吉本芭娜娜短篇小說  尤尼希皮里✽我的內在小孩

<序> 讓內在小孩帶我們回到原本的自己    平良愛綾

荷歐波諾波諾是什麼?

兩人的過去與現在

第一章    如何活得自在?

什麼是尤尼希皮里的話語?

聆聽尤尼希皮里的時機

靈感和微調

感受到「有哪裡不同」的能力

如何活出自己的步調?

對快樂的執著

孤獨與寂寞的原因

不了解自己,就無法活得快樂

我們有「軸心」嗎?

要選擇怎樣的處世方式?

不做違心之事

記憶就是思考的習慣

自始至終相信自己

第二章    符合自我本色的工作與處世方式

用樂趣作為判斷依據

「框架」是最大的敵人

答案就在現實生活中

清理「嚮往」的心情,便能鬆綁框架

何謂「我的平靜」?

改寫設定值

在父母的影響下形成的框架

我在哪裡可以發光發熱?

形形色色的人生

如何安然度日?

村上春樹與森博嗣

順勢而為

第三章    人為什麼會活得那麼辛苦?

宇宙法則

減少雜音

當事物進展得不順利時

順從自己的步調,就能預見自然的自己

看不見的束縛

消磨掉的本能

照顧並愛護尤尼希皮里

不忘卻自身的本能

好好愛護小孩

第四章    不矛盾的人生態度

安定自己

沒有絲毫謊言與虛偽的人際關係

保持誠實

內在沒有半點虛假

消除小小的謊言與壞心眼

不留足跡

第五章    如何活出最真實的自己?

培養人際關係的方法

重整心情的方法

挑選伴侶的方法

別離的覺悟

何謂真正意義上的活得自在

<結語> 從各種試誤中找到獨一無二的真理    吉本芭娜娜

看更多

試閱

什麼是尤尼希皮里的話語 

愛綾 荷歐波諾波諾解決問題的關鍵是「照顧內在小孩尤尼希皮里、和它說說話」。對芭娜娜來說,這是怎麼一回事?麻煩妳為我們說明。

芭娜娜 人剛出生時,如實呈現本身的樣貌,但不知不覺就變了樣。這就像一位有天分的棒球選手,身旁跟著成群的教練。說個比喻,小孩穿上漂亮的黃色鞋子,興高采烈來到學校,卻被老師罵:「不能穿黃色的鞋子。」回家後父母卻又讚美:「這雙鞋真可愛。」不禁令人疑惑:「到底要聽誰的?」如此情景充斥每天的生活中,這些小事大大打擊了我們面對世界的方式。

愛綾 我完全能體會。

芭娜娜 接著,隔壁鄰居的媽媽又說:「你的鞋子真的很可愛,但你看看我們家的小孩,他的鞋子破破爛爛的,光是你出現在眼前,就會讓他難過。」越體貼的小孩,這時內心的動搖越強烈。

小孩的內心受到打擊:「咦,難道我不該高興嗎?」但回到家,再次聽到父母說:「這雙鞋子真的好適合你。」於是,越來越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這個世界有太多的教練,而我們突然被拋到這樣的世界上。

如果這時能思考:「我是怎麼想的?」回溯到最原始的狀態,便能明白自己是因為父母說這雙鞋很棒,才認為這雙鞋很棒,還是自己本身就喜歡這雙鞋?──必須自行察覺這一點,否則永遠得不到答案。

愛綾 至今有數不清的人給過我建議和各種意見。

芭娜娜 所以,如果想知道「我究竟是怎麼想的?」唯有和尤尼希皮里對話才行。

「以後遇到這種情況我就配合對方,但其實我的真實想法是這樣。」我想,能在心中和尤尼希皮里討論的人,擁有一定程度的幸福快樂生活。

總之,世界上能給出答案的人,只有自己。

「其實我本來就覺得太花俏了。」「就是說啊,和衣服搭配起來,顯得很突兀。」「決定了,以後不要在那人面前穿這雙鞋。」「以後去○○家,記得別穿這雙鞋。」如果能像這樣和自己對話,應該就不會偏離到哪裡去。

愛綾 感覺就像和尤尼希皮里聊天一樣,聆聽自己的心聲。

芭娜娜 我們本就該比任何人更清楚自己的心聲。而且,和自己對話的時間越多,越容易與自身連結。

愛綾 和自己對話是如此重要,我們卻往往以其他事物為優先。

芭娜娜 我想,多半只是因為大家都不和自己對話。

聆聽尤尼希皮里聲音的時機

愛綾 即便如此,如果一直處於不習慣的人際關係或環境,有時會變得摸不透自己。

芭娜娜 依循身體感覺是最有效的感測方式。

例如,「這個人明明人這麼好,為何每次相處總覺得疲憊?」身體真的會告訴我們很多事情。

還有像是,「明明之前一直想來這裡,實際到訪卻感到渾身不舒服」。

我覺得,只要順著身體的感覺,就不會有問題。

愛綾 自從我遇到荷歐波諾波諾後,我深刻體會到每天是否確實接收尤尼希皮里的聲音,像是,「其實那時我心裡真的很不舒服。」生活的樣貌會產生很大的差異。

芭娜娜 僅僅這麼做,事物便會全然不同。人們或許會說:「不舒服的感覺還是在吧?」實則不然。

愛綾 有次一位久違的朋友邀我聚餐。受邀讓我很開心,頭腦浮現正面的念頭,但同時也隱隱覺得好麻煩。這時,我察覺到自己的心聲。

芭娜娜 有所察覺,比什麼都重要。

愛綾 當我有所察覺時,簡直像置身於某種戰鬥場景。我的心中確實築起了「防護牆」,即使身在群體中,也沒有太多無謂的資訊進入內心,還有辦法在恰到好處的時機離開現場。由於處於「被尤尼希皮里保護的狀態」,便能自然而然、以符合自我本色的方式,平靜下來。

芭娜娜 事物的發展變得恰到好處、順暢無礙。

愛綾 這也有助於減輕日常生活的壓力。

因為喜歡這個人、因為對方是朋友、是家人,基於這些理由而硬逼自己待在現場,忽視尤尼希皮里的聲音,一旦如此,便有部分事物不再順利運轉。

愛綾 荷歐波諾波諾也認為,時機很重要。

要在每日每刻清理相當困難,有時難免會忘記。不過,即便做不到時刻清理,至少也該對自己最真實的感受有所自覺,和尤尼希皮里說「其實我不喜歡這個」,並清理這分感覺。

芭娜娜 這正是「和尤尼希皮里對話」。

愛綾 這麼做,即使面對不感興趣的地點或對象,也能不可思議地度過自在的時光,或者事情會往理想的方向運轉。

芭娜娜 自然而然就會有事無法前往了。

所謂的無法前往,不是因為不想去而不去……

愛綾 自然而然就去不了了。

芭娜娜 回過神來才發現:「咦?怎麼不知不覺就不再去了?」

感覺會像這樣進展得十分順利。

對快樂的執著

愛綾 對了,之前的書籍對談時妳曾這麼說:「我一直覺得尤其是年紀比我小的年輕一代,對開心的事物有種強烈中毒的情況。

「雖然說,我能做的也只有不斷清理內在,不過,我察覺現今社會普遍存在這樣的現象,大家覺得若不是非常開心就稱不上是開心,覺得發出越大的聲音喧鬧表示越好。

「我最近開始希望能用各種方式告訴大家,即使不做任何事也可以很開心,開心是種深刻細膩的感覺。」

芭娜娜 對。

愛綾 打從那時起,我便察覺到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有時會浮現對快樂的執著。

每當我察覺內心處於這種狀態,只需實踐荷歐波諾波諾的清理步驟,就能找回內心的平靜。

我也感覺到,在內心容易陷入強烈迷惘或紛亂的時刻,日常清理還能發揮事前預防的效果。

簡言之,荷歐波諾波諾就是幫助人「活出真實自己」的方法,藉由放下對快樂的執著,讓清理變得更容易,身心也更輕鬆。

請問芭娜娜,妳是在什麼情況下,感受到年輕一代對快樂有著異常執著的呢?

芭娜娜 特別是三十多歲的人,強烈散發著「和別人在一起的時候,如果不表現得很開心是種罪過」的氛圍。

愛綾 罪過?

芭娜娜 對,彷彿已經到了罪孽的程度,緊繃得一觸即發。兩個人也好,一群人也罷,好像不炒熱氣氛就會不安。

普普通通地開心進入店裡,普普通通地悠哉享受愉快的時光,反而相當少見。而那些表現得很開心的人並非真的有活力,只是表面上熱絡而已。

真正開心時的歡聲笑語,不會令人感到刺耳。

愛綾 我偶爾會和父親一起去東京鬧區,不知為何每次他都神情慌張,行色匆匆。我經常思索「要怎樣才能避免讓父親感覺不自在?」明明他才六十五歲上下,還不到老爺爺的年紀。

但是他來臺灣找我時,卻顯得輕鬆自在,舉手投足間流露出個人風格,這樣的父親讓我感到安心。雖說也有可能是因為旅遊的緣故。

芭娜娜 和年長的人相處真的比較輕鬆。

愛綾 我好像又變回了小孩,父親展現出父親的架式,以人生前輩的身分引領我前進。那段時光讓我產生這種強烈的感覺。當時的那種快樂,不是勉強自己大聲喧鬧的快樂,而是滲透了彼此共度的時光。

芭娜娜 一種慢火微溫的快樂。

自始至終相信自己

愛綾 像我會在無意識間對物質富裕產生抗拒感,妳是否也有過這種,雖稱不上防衛本能,卻不假思索油然而生的抗拒?

芭娜娜 我是超級負面大王,根本已經到了超級敏感的程度(笑)。連我兒子都說:「媽,妳的想法怎麼這麼負面?」

不過,我覺得這種思考方式拯救了我。我平時自然有在清理,但還是會遇到令我覺得「應該不用做到這種程度吧?」的情況。

是還稱不上防衛本能,沒有到那麼嚴肅的地步。但我有時會覺得,特別著眼於事物的風險部分果然是對的。從某個角度來看,這就是所謂的負面思考。

現在一時之間想不到具體的事例,大概就像,每個人都說「那個人很不錯」,但我卻不會這麼想。每當我這樣想,之後那個人肯定就會爆出某些負面事件,讓我不禁覺得負面思考果然是對的。

雖然別人會說:「不用把事情想得這麼糟啦。」我當下也會覺得:「也許他說得沒錯,事情應該沒這麼糟。」但是最後事情總如我所料,有時我甚至會想:「是不是因為我的緣故,才把事情導向壞的方向?」

我甚至覺得,是不是我透過記憶喚起負面意義的藍圖?但其實不然。

我眼中所見,只是單純的事實。在我眼中,石頭就是石頭,草就是草。倘若直接描繪出這幅畫面,便不可能看到純粹建立在美好幻想上的景象。

培養出這種程度的自信後,反倒不覺得事物本身有負面或正面之分,有分別的是心境才對。

愛綾 心境?也就是心情或氛圍,對吧?

芭娜娜 總之,我覺得世上沒有負面的事情,也沒有負面的狀況。世界只是如實呈現原本的樣貌。

舉個例子,「不但中了樂透,還收到別人送的一輛車」,其實不是什麼正面的事,只是客觀呈現的事實。

不過,這件事可能讓我產生喜上眉梢或不知所措的心情。不管心情有多好,要是牙齒痛起來,心情就會頓時轉為負面。如此而已。

如果感覺莫名煩悶,只要把心中的煩悶一掃而空就好;如果覺得玩得太過火、心浮氣躁,試著冷靜下來便是。

我想,一步步重複這個步驟,就是所謂的清理。

愛綾 KR女士曾說:「心情是一種記憶。」

只要感覺到自己浮現任何心情,不分好壞,一律清理。回到零的狀態。

有一次某個國家的出版社邀請我和KR女士享用豪華晚餐,我有點緊張,當時KR女士也告訴我:「心情是一種記憶。」

於是我馬上清理,內心很快地沉著下來,有辦法看清在場每個人的相貌、聲音與特色。那次的經驗讓我體認到,就算心情大好,也要避免沉溺其中。

對了,妳剛才提到,不要勉強改變自己負面與敏感的部分,這種態度是否也等於是照顧尤尼希皮里?

芭娜娜 換句話說是這樣沒錯。

還有,「自信」其實是自始至終相信自己,這是不二法門。如果用荷歐波諾波諾的話來說,會是──「只要和尤尼希皮里擁有良好的關係,自信便不會動搖,常保自信。」

如果能確實貫徹這一點,就算發生任何事情,例如看到令人震撼的事情、受到極大的打擊,講得極端一點,被人侵害、親人意外死亡等,普遍讓人認為「發生這種事實在難以接受」的事物,都有辦法面對。當然,還是需要一些時間。

我想,若能耐心多花點時間,和尤尼希皮里培養良好的關係,從中獲得自信,也就等於是在照顧尤尼希皮里了。

愛綾 我想,這番話能帶給那些正面臨問題的人們無比的勇氣。

「框架」是最大的敵人

愛綾 有一次妳和一名年輕女性談話,我剛好在旁邊。

她對妳說:「做這份工作的我,不是真正的我。等到存夠錢,我要辭掉工作,開始做珠寶設計。」

原本我以為妳會附和,在背後推她一把,不料妳卻說:「現在妳之所以做不了想做的事情,是因為妳沒去做,再加上妳還有不足的地方。」

芭娜娜 其實,從她的表情就能看出大概。再說,如果真正想做珠寶設計,早就展開行動了。就算在不如所願的公司上班,下班回家也會去畫珠寶設計圖。

我自己也是如此。只要休息個兩星期左右,就開始覺得「真想寫點什麼……」,不知不覺提筆寫起東西。

反過來說,我常會想,大家嘴上說「我想做這個、我想做那個」,但真的有實際去做嗎?

我總認為,沒辦法不去做、整個人為之著迷,自然就會「實際去做」。明明沒那麼著迷,卻說「這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情」,本身就不合理。

愛綾 後來,妳又接著說:「因為妳認定妳是這個樣子,所以妳必定在人生的各種面向感到『雖然這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情,但是無可奈何』。將這幅景象展現在別人眼前,使妳的人生極度不自由。」

這番話給我當頭棒喝,我心有戚戚焉。害怕失敗而什麼也不做,其實也屬於一樣的情況。

芭娜娜 我覺得失敗也未嘗不可,無關乎年輕與否。如果說得出「啊,試過後發現我不是這個料」,心裡是十分暢快的。歷經無數失敗,才是人生的精髓所在。

愛綾 當時妳還說:「奮不顧身地全心投入後,會失敗終究會失敗。但是,與其什麼都不做,始終覺得『其實我應該是那樣的』,每天宛如行屍走肉般地去上班,不如給自己更開闊的空間,『雖然我想做那樣的事,但現在基於經濟考量,選擇在這裡工作。不過,在這裡還是能揮灑自己,希望大家也能和我一起享受現在的時光』,將空出的這段時間徹底為自己所用,也是一種揮灑人生的方式。」

芭娜娜 否則就糟蹋在公司的時間了,對公司和工作團隊也很失禮。

愛綾 每次回想起這件事,當我對現在所處的環境有所不滿時,就會想起清理的重要,重新調整情緒與心境。

芭娜娜 如果每當有所覺察時,都能確實對宇宙表達自己的心聲,便不會再誤入不恰當的地方。

如果不直截了當地表達自己,始終會走向不對勁的地方。這可說是一大法則。

我還是得用「框架」這個詞來形容。當一個人有想實現的夢想、想追求的目標時,無意識替自己設下的金錢觀與外表方面的框架,便是自己最大的敵人。

心理勵志領域經常談到這方面。舉個例子,很多人總說「真希望明天可以馬上去巴黎」,但其中大半的人說什麼都不會馬上買機票。他們口中說著「明天要工作」「下週要參加法會」,就是不肯真的飛去巴黎。然而,實際上並非不可能。就算一毛錢都沒有,也可以向人借錢,或挑選便宜機票。

明明不是不可能的事,卻不實際著手行動,當然不可能實現目標。

因為,他們為自己設下框架。

「我不可能臨時前往機場搭飛機」「我不會沒計畫就去旅行」「母親從來沒這麼做,外婆也從未這麼做」,框架五花八門。因為相同生活圈的人往往也帶有類似的框架,於是使得人越來越難破除框架。

不過,要改變也非常簡單。像是染金髮、剃光頭等。只要這麼做,別人對你的看法就會跟著改變,於是你也能就此改變。如此簡單。

反覆持續下去,最終就能實現夢想。

畢竟,每一次嘗試都推動了一些什麼,一步步地接近「自己」。

愛綾 這就是幫助我們接近真實自己的方法。

清理「嚮往」的心情,便能鬆綁框架

愛綾 「嚮往」與「懷抱夢想」,意外地是擾亂內心平靜的重要因素。我透過荷歐波諾波諾察覺到這一點。

芭娜娜 一般來說,人們把這些稱為好事。

愛綾 令人按捺不住心中的騷動。

芭娜娜 忍不住興奮叫喊。

愛綾 實踐荷歐波諾波諾一段時間後,便會明白這些也是記憶。

「受傷了」「出車禍了」「錢包掉了」這類乍看之下是負面、擾亂內心的事物,我們很容易去清理。但出乎意料的是,見到一直很仰慕的人時內心紛擾的程度,和這些負面事物不相上下。

芭娜娜 心頭小鹿亂撞的狀態,實在稱不上平靜。我們應該盡量避開與自己步調不合的情況。

但我們必定會遇到步調受到擾亂的情況,這就是人生。這時,能否維持應有的狀態,便是我所關注的重點。

愛綾 像我第一次見到妳的時候,就開心得不得了。妳是我從小喜愛的作家,我一路看妳的作品長大,可以見到世界級的小說家,讓我興奮到近乎異常的程度。修藍博士看到我這麼興奮,就叫我清理。

不光是對憧憬的人如此,面對憧憬的工作、憧憬的生活方式也是。隨著清理的時間越久,框架便逐漸擴張,直至卸除。或許會和原先想的有點不同,但更有機會遇到真正適合自己的事物。

芭娜娜 就像河水汨汨湧出。

愛綾 對。不必到遠處尋找,也不必以遠處為目標,在驀然回首時會忽然發覺:「哦,不知不覺就變成這樣了」「原來是這種感覺啊」。

芭娜娜 我明白。

愛綾 修藍博士曾說:「如果擁有『憧憬的事物』,這就是你該清理的項目。不過,並非意味這是你人生的指南針。」

一旦擁有憧憬或夢想,就開始清理。只要聚焦於這些事物,超越人類理解程度的好事便會增加。用「好事」來形容甚至還嫌輕描淡寫了。

芭娜娜 真的是自然而然地發生。

愛綾 自然而然、在不帶一絲勉強的狀態下,框架逐漸拓寬,最終消失。

說起來,「憧憬」往往把自己困在小小的空間裡。

芭娜娜 這也是種框架。自己所創造的框架,往往來自憧憬。而憧憬大多奠定於自己的生活圈、周遭的經濟狀況或第一份工作。如果保有真正的自己,並不會做出這種選擇。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