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W0000224

麥克辛格開展生命雙書 :《臣服實驗》《覺醒的你》

作者原文名 Michael A. Singer
出版社 書活網
出版日 2020-08-24
定價 $600
優惠價 75折 $450
特惠訊息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 試閱

內容簡介

★臣服覺醒套書: 《臣服實驗:從隱居者到上市公司執行長,放手讓生命掌舵的旅程》+《覺醒的你:暢銷百萬,歐普拉的床頭靈修書*》 ,合購75折.限定優惠。

★張德芬(身心靈作家)、許瑞云(《哈佛醫師心能量》作者)、黃淑文(《人生難免會有傷》作者)、李欣頻(身心靈作家)、周介偉(光中心主持人)、陳德中(《正念減壓的訓練》作者) 一致推薦!


臣服實驗:從隱居者到上市公司執行長,放手讓生命掌舵的旅程

你將發現,當一個人選擇「放手」之後,人生可能出現的種種奇蹟。

一個原本只想獨自在森林裡靜心靈修的經濟學博士班學生,
如何在決定進行一場「一切由生命做主」的臣服實驗後,
不僅得到心靈平靜,也收穫了世俗意義上的幸福生活和事業成就?

「臣服」是否讓你聯想到被動、消極、曲意遷就?
你是否認為,如果不去努力爭取自己想要的,什麼事都不會發生?!
然而,臣服不是懦弱,不是委曲求全,不是消極地隨波逐流。
真正的臣服是勇敢地放開自我,全然擁抱當下的變化,
然後,我們會看見生命所安排好的、種種超乎意料的驚喜。

麥克.辛格原本在修博士學位,準備當個大學教授。然而,在經歷一次深刻的靈性覺醒之後,他決定開始一項實驗:接受生命之流展現在他眼前的任何事物。

這項實驗有兩個步驟:一、如果生命以某種方式呈現,而他抗拒的唯一理由是出於個人喜好,那麼,他就放開自己的好惡,讓生命做主;二、帶著這份明晰的覺知,他只要去探尋眼前的狀況要他做些什麼就行了。

這個放手由生命掌舵的「臣服實驗」,讓他的人生走上一條令人驚歎的路。他從學生變成獨自靈修的隱居者,之後創建了大型靈修社區、變成獲益頗豐的建築商、設計出改變醫務管理產業的套裝軟體、建立市值十億美元的上市公司、寫出讓脫口秀天后歐普拉愛不釋手的書!

本書記錄了麥克‧辛格在這四十年的實驗中發生的許多不可思議的事,並挑戰你對生命根深柢固的假想——除非我們強加外力,否則不會有好事發生——激發你以完全不同的角度審視自己的人生。


《覺醒的你:暢銷百萬,歐普拉的床頭靈修書》

★博客來分類冠軍書 ★《臣服實驗》作者代表作 

美國熱銷超過100萬冊,心靈界經典作品!
亞馬遜書店長銷10年,歐普拉睡前的精神資糧!
歐普拉說,這本書簡直令她愛不釋手,已買書送給她認識的每一個人。
張德芬說,這本書她很喜歡,看了兩次還想再看。

如果你在尋找更深刻、更豐富、更充實的人生;
如果你想探索生命真相,改變你與自己、與周遭世界的關係;
如果你想活出無拘無束的自己,不被他人情緒勒索,不被社會價值綁架,
這絕對是一本你不容錯過的書。

「你不是事件,而是經歷事件的人...
若你釋放並讓能量通過,它就會消失。
當痛苦在心中出現時,假如你放鬆並真的敢於面對,它就會過去。
每一次你放鬆、放下時,就會有一小片痛苦永遠離開。」──麥克.辛格

一本讓生命徹底質變的書。 

如果你在尋找更深刻、更豐富、更充實的人生;
如果你想探索生命真相,改變你與自己、與周遭世界的關係;
如果你想活出無拘無束的自己,不被他人情緒勒索,不被社會價值綁架,
這絕對是一本你不容錯過的書。 

作者麥克‧辛格在攻讀博士班時,無意間走上了靈性追尋之路。
他計畫隱居林間潛心修行,過程中漸次了悟許多學校教育從沒提過的生命真相。
憑著自身的領悟,他展開長達40年的臣服實驗,意外讓自己從一名隱居者一路成為上市公司的執行長。

本書所提的觀點與方法,是他生命質變的重要關鍵,出版至今10餘年,在世界各地已影響千千萬萬名讀者開啟了生命的無限可能。

★各界盛讚推薦!

「一拿起這本書、進入第一章,我就愛不釋手,已經不知道跟多少人分享過了。
作者麥克‧辛格可以幫助你找到更大的內在平靜。
我要告訴任何一個正在尋找更深刻、更豐富、更充實人生的人,這本書是份禮物。
我已經把它送給每個我認識的人了。」
——歐普拉(脫口秀天后)

「接觸本書使你得以深入靈性,你將於其中發現可以映現你絕對清淨自性的鏡子。
若你正在尋找不受信條與儀式阻礙的實用靈修,請閱讀此書。」
——薩曼‧沙赫特‧撒羅米拉比(《具有國族情感的猶太人》共同作者)

「麥克‧辛格在本書中帶你一步步走向『源頭』,而且以簡單明瞭的方式呈現。
請仔細閱讀這本書,你將瞥見永恆,且不止於此。」
——狄巴克‧喬布拉(《看見神》作者)

「麥克‧辛格為我開啟心智,達到全新的思想維度。
這本書在心理與智力層面都以新穎且令人興奮的方式挑戰了我。
可能得多讀幾次並且花很多時間去反思才行,
但對於渴望更加了解自己與真理的人來說,這絕對是一本必讀的好書。」
——路易士‧奇瓦西(美林證券資深副總裁)

「這是一本深具影響力的書,且顯然自成一類。
麥克‧辛格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帶領讀者展開一段旅程,
從受自我束縛的意識開始,最後幫助我們超越短視且被控制的自我意象,到達內心自由與解脫的狀態。
麥克‧辛格的書是送給所有躑躅於途且渴望更豐富、充實與創新生活者的一份寶貴禮物。」
——瑜伽士亞姆利特‧德賽(國際公認的現代瑜伽先驅)

「看完這本書,有一種當頭棒喝、茅塞頓開的感動。原來,我們都被自己騙了...」
——黃淑文/心靈繪畫師、YAI國際靜心引導師、《人生難免會有傷》作者

★讀者感動大推!

‧這本書可以讓一些總是很糾結的人找到處理這種心情的方法,讓自己擺脫一些不必要的束縛,變得客觀起來。
‧這本書完全改變了我對生命的觀點!我愈來愈能掌控自己的焦慮情緒,也很高興本書提供的工具讓我的焦慮一天天減輕了。
‧我要把這本書推薦給認為自己悲傷又孤獨的十七歲高中生、四十三歲的嫉妒人妻,以及任何一個覺得內心有一股莫名竄動能量的人。
‧這是一本我敢說立刻影響了我人生的書,它提供的方法真的可以讓你在每天的生活中感受到內在平靜。
‧一直以來,我的情緒很容易起伏,但讀了這本書之後心情好多了。
‧我讀過太多類似主題的書,但麥克‧辛格表達的方式十分獨特,讓我真的理解了。從來沒有一本書可以如此劇烈改變我的思考方式,能覺察到我讓自己的念頭掌控人生到什麼地步,真是太解脫了!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W0000224
看更多

試閱

臣服實驗:
從隱居者到上市公司執行長,放手讓生命掌舵的旅程

1 讓我人生徹底改變的一聲低語:第一次「看見」自己心智忙碌的模樣

我的全名是麥克.雅倫.辛格,就我記憶所及,每個人都叫我米奇。我出生於一九四七年五月六日,一九七○年冬天以前過的生活非常普通平淡。然後,一件非常重大的事發生在我身上,從此永遠改變了我生命的方向。

改變生命的事件可能非常戲劇性,以及,就其本質而言,非常容易引發混亂。你整個人在身體、情緒和心理上都往某個方向前進,那個方向擁有你過去所有的動力,以及你未來的所有夢想。接著突然間,大地震、重大疾病或一個機會迎面橫掃過來,讓你整個人大受震撼。如果這起事件力量強大到改變你心智的焦點,你接下來的人生到時候也會改變。經歷一場真正改變生命的事件後,你再也不是同一個人了。你的興趣改變了,目標改變了──事實上,你生命的根本目的改變了。要讓你如此用力轉向,不再回頭看,通常需要非常強大的事件。

但也不一定。

至少,一九七○年冬天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就不是這樣。那件事其實很隱約、很微小,稍不留心便會忽略掉。將我的人生拋進巨大騷動和轉變中的並不是一陣高聲呼喊,而是一聲低語呢喃。自那改變生命的一刻發生之後,四十多年過去了,但我仍清楚記得那一刻,彷彿昨天才發生一樣。

我那時住在佛羅里達州蓋恩斯威爾市,事情發生那一天,我坐在自家客廳沙發上。當時我二十二歲,娶了一個美麗的女孩雪莉。我們兩人都是佛羅里達大學的學生,我正在修研究生課程。我是相當機敏的學生,被經濟系系主任指名要為以後成為大學教授做好準備。雪莉有個哥哥朗尼,是芝加哥相當知名的律師。我和朗尼來自完全不同的世界,卻結為親近的好友。他是手握大權、追求財富的大城市律師,我則是六○年代的嬉皮大學生。值得一提的是,我那時很講究數據分析,大學時期從未修過哲學、心理學或宗教類課程。我在學校選修的是符號邏輯、高等微積分、理論統計學之類的課,這讓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更顯得不可思議。

朗尼有時會南下來看我們,我跟他往往就是聚在一起閒聊。事實上,一九七○年那個決定我往後命運的日子,朗尼就坐在我家客廳的沙發上。我不記得兩人那時到底在聊什麼,但我們的閒聊出現了一陣沉寂。我注意到自己對這靜默感到不自在,並且發現我正在思考接下來該說些什麼。之前我多次遇到類似的情況,但這次有某個地方很不一樣。我不是單純覺得不自在,努力想找些話題來聊,而是注意到自己感覺不自在,想要找話題來聊。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觀看」自己的心智活動和情緒,而不只是「感受到」而已。

我知道要把這個發現用文字表達出來很不容易,但「我的心智」和「我」之間有一種完全分離的感覺──我焦慮的心智努力吐出各種可能的聊天話題,我則是清楚覺察到自己的心智正在做這件事。這就像是我突然能夠停留在心智上方,安靜地注視著各種想法被創造出來。信不信由你,這種覺知所在的細微轉變,成了重新安排我整個人生的龍捲風。

有一會兒,我只是坐在那裡向內觀看自己試著「修補」尷尬的靜默。但我不是那個忙著修補氣氛的人,而是安靜注視自己的心智努力從事修補活動的那一個。一開始,我和我正注視的景象之間只有些微程度的分離,但隨著每一秒過去,那個間隔似乎越來越大。我並沒有做任何事情造成這種轉變,我只是「在」那裡,注意到所謂的我不再包含正經過我眼前的神經質思維模式。

這整個「覺察到」的過程幾乎是瞬間發生的。這就像是你凝視著那種畫中有畫的海報一樣,起初你只看見由各種線條組成的圓形,接著突然間,你看見一整個3D影像從原本似乎一團混亂的東西裡浮現出來。一旦看見了,你不得不納悶自己先前怎麼沒看到,影像明明就在那裡!我內在發生的轉變就是這種。那影像如此明顯──我就在那裡注視著自己的想法和情緒。其實我一直都在那裡看著,但以前太「無覺知」,以致沒有注意到。我好像一直太專注於那些想法和情緒的細枝末節,所以從未把它們當作只是想法和情緒。

僅僅幾秒鐘的時間裡,原本看起來像是可以打破令人不自在的靜默的重要解決方法,現在聽起來就像有個神經質的聲音在我腦袋裡說話。那個聲音努力尋找下面這類聊天話題時,我只是注視著:

這陣子天氣挺不錯的,對吧?

你有聽說尼克森前幾天做了什麼事嗎?

你想不想吃點什麼?

當我終於開口出聲,我說的是:

「你可曾注意到,你的腦袋裡有個聲音在說話?」

朗尼有點困惑地看著我,然後眼睛裡閃現一抹光。他說:「嗯,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腦袋裡那個聲音老是說個不停!」我清楚記得自己還趁機說了個笑話,問他如果聽見其他人的聲音在腦袋裡說話會是什麼景象。我們兩人笑了起來,而生活如常繼續。

不過,我的生活就不是這樣了。我的生活不只是「如常繼續」,而是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不再相同了。我不必努力維持這份覺知,我現在就是這覺知。我是看著川流不息的思緒流經心智的那個存在。而從相同的覺知所在,我注視著不斷改變的情緒流經我的心。洗澡時,我看見腦袋裡的聲音叨叨說著我應該開始清洗身體了;和人說話時,我看著那個聲音只顧琢磨接下來該說什麼,而不是專心聽對方說話;上課時,我注視自己的心智玩著「試圖搶先教授的思緒一步,看看能否知道教授下一句要說什麼」的遊戲。不需要我多說,沒過多久,這個新發現的「腦袋裡的聲音」就開始惹毛我了。那就好像看電影時旁邊坐了個嘴巴一直講個不停的觀眾。

觀察那個聲音時,我內在深處有某樣東西很想要它閉嘴。如果它不再說話會是什麼樣子啊?我的內在開始渴望寧靜。初次的體驗發生之後幾天,我的生活模式有了轉變。朋友來找我聊天時,我不再樂在其中。我想讓自己的心智安靜下來,而社交活動對這一點沒有助益。我開始找理由告退,溜到住家附近的森林裡。我在林間空地坐下來,叫腦袋裡的聲音住嘴。當然,這方法不管用。似乎沒有任何方法行得通。我發現自己可以改變它的話題,但沒辦法讓它安靜個一、兩秒鐘。我對內在寧靜的渴望變成一股熱情。我知道看著那聲音聒聒不停是什麼樣子,但不知道它若完全停下來會是什麼模樣。而我當時也想像不到,自己即將走上一趟改變生命的旅程。


 
覺醒的你:暢銷百萬,歐普拉的床頭靈修書

9 除去心中的刺

靈性旅程是不斷的轉變。為了成長,你不能再費力維持不變,必須學習擁抱變化。而需要改變的重要領域之一,是解決個人問題的方式。我們往往企圖藉由保護自己來解決內在的混亂、困擾,而真正的轉變就從擁抱問題,並視之為成長動力開始。為了了解這個過程如何進行,我們來檢視以下的狀況。

想像你的手臂上有根直接觸及神經的刺,碰到時會非常痛。因為太痛了,這根刺成了嚴重的問題。你難以入睡,因為會壓到它;你很難靠近人,因為別人可能會碰到。這根刺讓你的日常生活變得很麻煩,你甚至無法在林中散步,因為樹枝可能會擦到刺。這根刺是你困擾的根源,而要解決問題,你只有兩個選擇。

第一個選擇是:既然外物碰到刺會令你覺得困擾,就必須確保沒有東西碰到它。第二個選擇是:既然外物碰到刺會令你覺得困擾,就必須把它拔掉。信不信由你,這個選擇將影響你的餘生,是為你的未來奠定基礎的核心級結構性決定之一。

先來看看第一個選擇,探索它會如何影響你的人生。如果你決定必須避免外物碰到刺,那會成為一輩子的工作。若你想去林中散步,就必須修剪樹枝,以確保你不會擦到;由於你睡覺時經常翻身,會碰到刺,所以也必須設法解決此事。或許可以設計一個保護裝置。如果真的投入很多心力,而且你的辦法似乎可行,你會認為問題已經解決。你會說:「我現在可以睡覺了。你知道嗎?我應該上電視接受表揚。任何被刺困擾的人都可以買到我的保護裝置,我甚至還能從中賺取專利費。」

因此,現在你的整個生活都以這根刺為中心,並引以為傲。你持續修剪樹枝,並在晚上穿戴保護裝置上床。但現在有了新的問題——你戀愛了。這是個問題,因為以你的狀況,連擁抱都很困難。沒有人能碰你,因為可能會碰到刺。所以,你設計了另一項裝置,可以靠近人而不真的接觸。最後,你決定你想要完全的機動性,再也不必擔心刺,於是製作了一項全天候裝置,晚上不用解開帶子,也不必在擁抱或從事其他日常活動時換裝。但它很重,因此你為它裝上輪子,以液壓控制,並設置碰撞感應器。那真是一項令人印象深刻的裝置。

當然,你必須修改屋子裡的每扇門,好讓保護裝置通過,但至少現在你可以過日子了,可以去工作,可以睡覺,也可以靠近人。因此,你對所有人宣布:「我已經解決問題了。我是自由人,可以去想去的地方,可以做想做的事。這根刺過去一直主宰我的生活,往後再也不會了。」

事實上,這根刺完全主宰你整個生活。它影響一切決定,包括你去哪裡、喜歡和誰在一起,以及誰喜歡和你在一起。它決定你可以去哪裡工作、可以住在怎樣的房子裡,以及晚上可以睡在哪種床上。說到底,這根刺正在主宰你生活的每個面向。

事實證明,保護自己遠離問題的生活,完全反映了問題本身。你沒有解決任何事。若不解決問題的根本原因,反而企圖保護自己遠離問題,它終將主宰你的生活,最後你只惦念著問題,而見樹不見林。你自以為,因為縮小了問題造成的痛苦,所以已經解決問題了,但是並沒有,你所做的只是投入整個人生去避開問題而已。如今它成了你的世界中心,無所不在。

為了將刺的比喻運用到你整個人生,我以寂寞為例。假設你內在有很深的孤寂感,深沉到讓你晚上睡不好、白天很敏感。你內心經常感到劇痛而造成很大的困擾;你很難專注於工作,並且難以應付每天的人際互動;此外,雖然非常寂寞,卻經常很難親近人。瞧!寂寞就像刺一樣,在你生活的各個方面都造成痛苦與困擾。但就人心而言,我們不只有一根刺,對寂寞、對他人的拒絕、對身體外觀、對心智能力,我們都很敏感。我們帶著許多刺走來走去,刺激的部位又剛好位於最敏感的心,這些刺隨時都可能被某樣東西碰到,而造成內心痛苦。

和手臂上的刺一樣,對於這些內在的刺,你也有兩個選擇。當然,拔出那根刺顯然要好很多。既然可以直接將刺去掉就好,沒有理由把一輩子都花在保護那根刺不被碰到。一旦去掉刺,你就真的擺脫它了。內在的刺也一樣可以拔掉,但假如你選擇保留卻不想被這些刺煩擾,就必須改變你的生活,以避開會刺激它們的種種狀況。如果你很寂寞,就必須避免去情侶常出現的地方;如果害怕遭到拒絕,就必須避免和人太親近。但如果你這麼做,就跟為了避免手臂上的刺被碰到而修剪林中樹木沒兩樣。你企圖調整生活,去配合你的刺。在前面的例子裡,刺是外在的,現在它們是內在的。

寂寞時,你發現自己在思索該如何排遣寂寞。要說些什麼或做些什麼,才不會讓自己覺得那麼孤獨?請注意,你不是在問如何解決問題,而是問如何保護自己不去感受到寂寞。你的方法不是避開那樣的狀況,就是利用人、地、事作為保護盾。最後,你會落得像手臂上有刺的人一樣,寂寞將主宰你的整個人生。你會和讓你感覺不那麼寂寞的人結婚,認為這是理所當然,但那完全和避開刺造成的痛苦而非取出刺一樣。你並未移除寂寞的根源,而只是企圖保護自己不感受到寂寞,萬一伴侶死亡或離開,寂寞會再次煩擾你。當外在狀況無法保護你避開來自內在的事物時,問題就回來了。

如果不去除刺,最後要擔負的除了刺,還有因企圖避開它而牽扯進來的每件事。若你夠幸運,找到有辦法減輕孤寂感的人,你就會開始擔心和對方保持關係。為了避開問題,反而增加了問題。這就和使用保護裝置彌補刺的缺陷一樣,你必須因之調整自己的生活。允許核心問題留下之際,它便向外擴展為多重問題。你根本不會想到乾脆拔掉那根刺好了,反之,你看見的唯一解決辦法是試著避免感覺到它。現在你沒有選擇,只能去修正每件會影響到它的事。你必須擔心穿著與談吐,擔心別人怎麼看你,因為那可能影響你的寂寞感或對愛的渴求。如果有人對你產生好感,減輕了你的寂寞,你便希望自己可以說:「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你開心?我可以變成你想要的任何模樣,就是不想再感受到長期以來的寂寞。」

你現在多了這個擔心兩人關係的包袱,這創造了一種潛在的緊張與不舒服的體驗,甚至可能影響晚上的睡眠。但事實上,你體驗到的不舒服根本不是寂寞。那個不舒服來自這些永無止境的念頭:「我這麼說對嗎?她/他真的喜歡我嗎?或者,我只是在欺騙自己?」根本問題現在被埋在這些較淺層的問題底下,而這些問題都只是為了迴避深層的問題。事情因此變得非常複雜,人們最後是利用親密關係來掩蓋自己的刺。如果你們在乎彼此,就會被期待要調整行為,以避免碰到彼此的弱點。

大家就是這麼做的,讓內在的刺帶來的恐懼影響行為,結果限制了自己的生活,就像手臂上有刺的人一樣。歸根結柢,如果內在有困擾,你就必須做選擇:可以往外發展以避免有所感覺,藉此彌補那個困擾的缺陷;或者,你可以直接去除刺,而不把生活的焦點放在上面。

別懷疑你去除內在困擾根本原因的能力,它真的有可能消失。你可以深入觀察內在,觸及你的存在核心,並決定你不希望你最脆弱的部分主宰你的生活,你想擺脫它。你想要和人說話,是因為發現他們很有趣,而不是因為你寂寞;你想要和人建立關係,是因為你真的喜歡對方,而不是因為需要對方喜歡你;你想要愛,是因為你真的愛,而不是因為你需要避開內在的問題。

你如何讓自己自由?在最深的意義上,你藉由找到自己而讓自己自由。你不是你感受到的痛苦,也不是經常焦慮的那個部分。這些困擾和你完全無關,你是察覺這些事的人。因為你的意識獨立於外並覺知這些事,所以你能讓自己自由。要讓自己擺脫內在的刺,只須停止和它們廝混。愈是接觸,愈會刺激它們。因為你總是努力找事做以避免感覺到這些刺,所以它們沒有機會自然地結束。如果你想要,可以允許困擾出現,然後放下。由於內在的刺只是過去被堵住的能量,因此可以釋放,問題是,你不是完全避開會讓它們釋放的狀況,就是以保護自己之名把它們又往下推回去。

假設你坐在家裡看電視,看得很愉快,直到看見男女主角陷入愛河。突然,你覺得很寂寞,但身旁沒有人關心你。有趣的是,幾分鐘前你還好好的。這個例子顯示刺一直在你心裡,只是還沒被觸發,直到有東西碰到它。你覺得自己的心就像被掏空或陷落了,很不舒服。你忽然感到很脆弱,並開始想到其他幾次被獨自留下的時候、想到曾經傷害你的人。過去積存的能量從心裡釋放,並產生種種念頭。現在,你不是高興地在看電視,而是獨自坐著,陷入思緒與情緒的浪潮中。

想要解決這件事,除了吃東西、打電話給某人,或是做其他緩和情緒的事之外,你還能怎麼做?你可以做的是覺察到你覺察到了。你可以覺察你的意識先前在看電視,如今則在看你內在的肥皂劇。觀看此事的人是你,主體;你看的東西是客體。空虛的感覺是客體,是你感受到的東西。但誰在感覺?你的解脫之道是去覺察誰在覺察。真的就是這麼簡單,比帶有軸承、輪子與液壓系統的保護裝置簡單多了,你要做的只是覺察誰在感覺寂寞。那個覺察的人已經自由了。如果想要擺脫這些能量,就必須允許它們通過你,而非掩藏在你裡面。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