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T0400073

沒有不好的你:風行全球的內在家庭系統IFS,徹底翻轉你我的生命

No Bad Parts: Healing Trauma & Restoring Wholeness with T The Internal Family Systems Model
作者原文名 Richard C. Schwartz
譯者 魯宓
出版日 2022-03-01
定價 $350
優惠價 79折 $277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內容簡介

★專家、個案一致讚譽,真正改變生命的先驅之作!
★風行美國、英國、西班牙、葡萄牙、法國、波蘭、俄羅斯、以色列、紐西蘭、澳洲、日本、韓國……當今最夯、最通用,兼顧靈性成長的心療法!

★各領域重量級名人好評推薦!!
艾拉妮絲˙莫莉塞特 世界搖滾傳奇、7屆葛萊美獎得主 
傑克˙康菲爾德 心理學博士 
貝賽爾˙范德寇醫生 創傷後壓力研究先驅&《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作者 
嘉柏˙麥特醫生 成癮問題專家 
麗莎˙蘭金醫生 身心靈權威作家 
朗納˙德˙席格爾博士 哈佛醫學院心理學助理教授 
泰瑞˙瑞爾 超人氣治療師
黛安˙波爾˙海勒博士 超人氣治療師 
留佩萱 美國諮商教育與督導博士、IFS Level 1受訓治療師
王浩威 精神科醫師、實踐大學心理分析副總教授
洪仲清 臨床心理師
蘇絢慧 諮商心理師
許皓宜 諮商心理師、作家
海苔熊 心理學作家
李政洋 李政洋身心診所院長
賴佩霞 身心靈導師
張德芬 身心靈作家 

劃時代!一個整合內在多重人格(部分/面向)強而有力的革命性心理療法!
尊重、接納、愛護自己所有的次人格,我們才得以完整健康的前行。

不必花時間和金錢尋求心理治療,就能走出全新的人生!

覺察自己的行為、情緒需求、內在衝突、溝通方式,
了解自我身心問題、學習與內在小孩溝通、追求靈性成長,
或是療癒創傷壓力、成癮問題、依戀障礙等,一次學會IFS療法! 

你,只有一個「你」嗎?
你的內在,其實是由許多個部分所組成,就像家庭由許多不同成員組合一樣。

有部分的你像嚴厲的父親,有部分的你像慈愛的媽媽,有部分的你則像個脆弱的小孩……

你的這些內在部分,在成長過程中經歷了許多事件,承載了各種的情緒和記憶,各有不同的性格,且用不同方式保護著你。這些內在家庭成員真實地存在於我們的心理思維中,我們的一生是否健康幸福,都與內在的所有成員息息相關。

數十年來,內在家庭系統(The Internal Family Systems, IFS)療法在歐美已蔚為顯學,成效卓著到能獲得健保給付。它幫助許多人創傷恢復、成功戒癮和擺脫憂鬱等,並且是個人心靈提升的極佳修練法,能幫助每一個現代人恆久有效地療癒各種心理症狀。 

〈特別推薦給有以下訴求的人〉

˙感覺不對勁,有不明原因病痛               
˙試過各種治療法,但症狀未見改善
˙想要提高身體自癒力,以預防疾病       
˙想要徹底擺脫慮病症糾纏
˙想要深入了解自己的身心問題               
˙想從IFS觀點了解身體和心理關係
˙希望學會IFS療法幫助家人或親友 

〈各界讚譽推薦〉

「人的內心非常複雜奧秘,唯有實際走入內心、去傾聽,才會知道內心裡有什麼。所以我想邀請你閱讀這本書,試試用IFS的角度,更去理解你自己!」──留佩萱(美國諮商教育與督導博士、IFS Level 1受訓治療師)

「走在街上,看到一個不認識的孩子,有著這些情況,好奇一下我們可能的反應會是什麼?
『心情不好』『看起來吃得很撐,還是不停吃東西』『想傷害自己』……
有沒有可能『他也不想要總是心情不好』『他也不想要一直吃東西』『他也不想要結束生命』……
憂鬱、想死、飲食失調,背負這些負擔的孩子,你會想關心嗎?
要甩掉的是這些負擔,而不是內在小孩。
內在小孩不是負擔,過去經驗留下的情緒、信念、身體感受才是。
協助內在小孩放下負擔,也協助了自己擺脫過去束縛。」
──李政洋醫師(李政洋身心診所院長、國際EMDR協會認證治療師) 

「我很感激里查持續在全世界推廣內在家庭系統。他的理論讓我們培養出仁慈、智慧與力量,只要我們願意往內心尋找,這個療法將會啟動真正的療癒。」
──艾拉妮絲˙莫莉塞特(Alanis Morissette,世界搖滾傳奇「第一憤怒女聲」、7屆葛萊美獎得主) 

極貴重的禮物─昇華、慈悲與智慧。這些單純而傑出的教誨將開啟你的心智,解放你的靈魂與心。
──傑克˙康菲爾德博士(Jack Kornfield, PHD,心理學博士暨禪修大師,著有《踏上心靈幽徑》《當下即自由》等多部暢銷佳作) 

「內在家庭系統療法,了解我們全都有可貴的內在部分被迫扮演極端角色來處理痛苦與失望,這是創痛治療上最偉大的進展之一。了解它們在我們求生時扮演的角色,能夠放下原始的創痛負擔,帶來自我慈悲與內在和諧。我們所有的內在部分都受歡迎,這是革命性的理念,帶來了自我接納與自我領導。內在家庭系統是有效與持久創痛治療的基石。」
──貝賽爾.范德寇醫生(Bessel Van Der Kolk, MD,創傷後壓力研究先驅、精神科醫師,著有《心靈的傷,身體會記住》等多部作品) 

「在這本簡短與易讀的書中,里查.史華茲博士清晰說明了他的內在家庭系統模式,這是當今最有創意、最直覺、最全面,最能帶來轉變的療法。」
──嘉柏.麥特醫生(Gabor Mat é, MD,加拿大知名醫師兼暢銷作家,探索創傷對生理與精神狀態的影響,如成癮問題的專家,代表作《癮,駛往地獄的列車,該如何跳下?》) 

「我們要如何去愛那些傷害我們自己或他人的內在部分?我們要如何解決我們的內在衝突,才能參與療癒一個分裂的世界?要如何喚醒內在的神聖,而不閃避人性?要如何療癒創痛,及其導致的慢性生理與心理疾病?不知道如何去做,就只能無助地去達成我們所希望的健康與核心價值。但,現在不用等了。這本書提供了眾人期待的『如何去做?』幫助你我打開心胸接受,甚至是最具破壞性的內在部分,讓你的神聖真我可以對它們慈悲,同時領導達成完整。內在家庭系統徹底改變了遊戲規則。我毫不誇張地說,這可能是你所讀過最有轉變效果的書。」
──麗莎.蘭金醫生(Lissa Rankin, MD,身心靈醫師、作家,代表作品有《心靈更勝藥物》《假面恐懼》等) 

「從佛洛伊德以來,心理治療就把心靈看成有不同的部分,但里查.史華茲將這個概念提升到了藝術層次。他宣稱所有的內在部分,不管多麼的被誤導,都有其目標,應該要慈悲以待而不是敵對,這種說法簡直是革命。我認為本書是他最清楚、最周詳、最啟發人的宣言。任何對內在家庭系統感興趣,亦即想要更快樂、衝突更少的生活的人,都應該詳讀這本改變生命的先驅之作。」
──泰瑞.瑞爾(Terry Real,全球知名的家庭治療師、作家,著有《The New Rules of Marriage》等作品) 

「內在家庭系統,提供了高度有效、有幫助、與提升心靈的模式來了解與療癒創痛,這是心理治療上的革命。在這本精采的書中,里查.史華茲提供了內在家庭系統的基本觀念,一系列練習來幫助你學習用開放與慈悲的方式來面對一切內在部分,甚至是你最畏懼與最極端的,同時也提出內在家庭系統的奇妙靈性意涵。這種作法將徹底改變你如何對待自己與其他人!」
──黛安.波爾.海勒博士(Diane Poole Heller, PHD,知名治療師、作家,著有《The Power of Attachmen》等作品) 

「你想要更有智慧,更慈悲,更自在平靜,與其他人有更深的連結?本書將告訴你怎麼做。根據數十年的臨床經驗與思考,史華茲博士提出了有力量,實際的按部就班作法來療癒過去的創痛,揭露我們與生俱來的愛、清明、溫暖與覺醒的能力。想要有更豐富、自由、愉悅與連結的生活,必讀此書。」
──朗納.德.席格爾心理學博士(Ronald D. Siegel, PSYD,哈佛醫學院心理學助理教授、作家著有《The Mindfulness Solution》等作品)

【作者簡介】里查˙史華茲 IFS療法創始人

目前在哈佛醫學院任教。普渡大學婚姻與家庭治療博士,職業生涯始於系統家庭治療師與學者。以系統思維為基礎,研發出內在家庭系統療法,以回應個案所描述的不同內在部分。他在與創痛症狀個案探索內在領域時,發現了一種未受損,能夠療癒的本質,稱之為「真我」,於是踏上了本書所描述的靈性旅程。

IFS療法開發至今逾40年,不只美國、歐洲、澳洲、紐西蘭、俄羅斯,就連亞洲也掀起了心理治療革命。史華茲博士的「部分心理學」理論,不把心理症狀當成病態,而是去理解,然後找到痛苦點,再藉用心理功能來緩解傷痛。這種心理治癒與靈性雙修的創新方法,已經成為全球性運動。

史華茲博士目前仍致力推廣理念,受邀在全美和各國演說,撰寫超過50篇關於內在家庭系統的文獻,也出版了數本相關書籍,如《部分心理學》《家庭治療:概念和方法》《更大於我們的各部分總和》等。詳細可參考:ifs–institute.com

 

【譯者簡介】魯宓
美國德州大學藝術系碩士,譯有「印地安巫士唐望」系列、《日漸親近》《超越心靈地圖》《診療椅上的謊言》《道德的重量》《紅書》《人生賽局》等書。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T0400073
ISBN:9789861373584
272頁,25開,中翻,平裝,單色
看更多

電子書

歡迎於Readmoo、Kobo、Google、BookWalker、Pubu、Hyread、myBook、UDN讀書吧、Taaze讀冊、博客來洽購電子書

看更多

目錄

〈推薦序〉IFS療法讓我們的心不再受苦  艾拉妮絲˙莫莉塞特
〈推薦序〉用不一樣的眼光,理解你的內心世界    留佩萱
〈譯者序〉每個人都是多重人格?
〈前 言〉內在家庭系統,也是一種生命練習 

PART 1 內在家庭系統

Chapter 1 人人都有多重面向

 單一心智的歷史淵源
 意志力VS.羞辱
 內在部分沒有不好,更非阻礙或干擾
 我如何發現與學習內在家庭系統
 負擔:外來的情緒或信仰
 內在部分不是負擔
 真我,擁有智慧且無法被破壞
 實際體驗,認識自己的內在部分
 體驗練習:認識你的保護者
 體驗練習:畫出內在部分地圖

Chapter 2 真我會暫時被遮蔽,但不會消失

 為何內在部分會混合(溶入)?
 真我一直都在,未曾消失
 讓內在部分相信分離(溶出)是安全的
 體驗練習:分離內在部分,感受體內的真我
 傾聽內在部分,相信自己並不孤單
 治療實錄:山姆內在的被霸凌小男孩與硬漢

Chapter 3 每個內在部分都渴望與真我連結

 體驗練習:困境冥想
 體驗練習:安撫一個挑戰的保護者

Chapter 4 內在世界的系統式思維

 系統思維啟發我的成長
 脈絡是改變的關鍵
 負面看待人性本質的謬誤
 為何負面看法很危險?
 改變取決於我們的心智
 萬事萬物都是連結的
 與痛苦連結是變好的開始
 體驗練習:每天練習IFS冥想

Chapter 5 描繪你的內在家庭系統

 流放者:既天真也脆弱的內在小孩
 管理員:保護你不再受傷的父母化小孩
 消防員:不擇手段要你忘掉痛苦的救火員
 治療實錄:夢娜堅持完美與掉入黑洞的內在部分 

PART 2 真我領導,回歸完整的你

Chapter 6 IFS療癒與轉化

 處理內在流放者要特別謹慎小心
 體驗練習:出發,感受什麼是真我領導
 體驗練習:透過溶出內在部分來接觸真我
 真我是什麼?不是什麼?
 靈性與真我
 我的靈性啟迪

Chapter 7 真我運行中

 治療實錄:受內在正義魔人宰制的伊森和溫柔的莎拉
 成為真我領導

Chapter 8 對生活的願景與目標

 生命的改變與反撲
 體驗練習:內在消防演習
 體驗練習:悲傷者冥想
 關於內涵與超越
 僕人式領導與感染
 心流 

PART 3 身體內的真我VS.世界中的真我

Chapter 9 生命課程與折磨者老師

 體驗練習:升級版內在部分地圖
 體驗練習:以慈悲安撫內在被觸發的部分

Chapter 10 內在的物理法則

 提醒!好好照料自己與你的內在部分
 體驗練習:處理背負傳承負擔的保護者
 治療實錄:處理安迪內在的歧視,修補傷害

Chapter 11 真我處於身體中,恢復完整的你

 治療實錄:讓蒂潔與慢性背痛和解
 體驗練習:感受身體冥想

〈結語〉所有事物都值得去愛

看更多

〈前言〉內在家庭系統,也是一種生命練習

身為心理治療師,我碰到很多人在生活破碎之後來找我。一切本來都很好,直到突然心臟病發作、離婚或痛失子女。如果不是因為生活發生了劇變,他們絕不會想看治療師,因為他們認為自己很成功。發生劇變之後,他們無法找到同樣的動力或決心,原本努力的目標,如豪宅或名聲都失去了意義。他們感到失落與脆弱,不熟悉與可怕。但,就是這種時刻才能讓他們敞開自己。有些光線確可穿透保護層的裂縫。

這些事件可算是警鐘,如果可以,我想幫助他們不再受主宰生活的物質競爭所控制,並且能去探索內在的其餘部分。如此一來,我就可以幫助他們觸及到我所謂的「真我」:一種平靜、清明、慈悲與連結的本質,並從那裡開始傾聽他們被其他更強勢的內在部分所流放的內在部分。他們將會發現自己喜歡單純的樂趣,如享受大自然、閱讀、創意活動、與朋友玩耍、與伴侶或子女親密、服務他人等,並且決定改變生活,給予真我和新發現的內在部分更多的空間。

那些個案與我們並不是因為不小心而被追求物質競爭的內在部分所控制。那些內在部分同樣也控制了地球上大多數的國家,尤其是美國。當我的個案被內在部分所控制,他們就不太會注意到自己對健康與人際關係所造成的傷害。同樣道理,執迷於無限制成長的國家也不太會注意到他們對人民,或對氣候與地球的衝擊。

不管是個人或國家,如此草率的追求,通常導致某種崩壞。我寫作本書時,全世界正處於新冠病毒疫害中,而這有可能成為世人都需要的警鐘,讓未來不至於有更糟糕的後果。但目前仍有待觀察,領導者是否會利用這場痛苦的暫停來傾聽大多數人的苦難,學習合作而不是與其他國家競爭。對此,我們只能期待會有國家或發生國際性的改變,如我的個案經常做到的。

良善與互助是改變世界的火種

我們若沒有新的心智模式就無法達成必要的改變。生態學家丹尼爾.克里斯金.華爾(Daniel Christian Wahl)說:「人類已然成年,需要夠強大與有意義的新故事來促成全球的團結,對我們面臨的危機有集體的反應……在我們所處的互相連結與彼此依賴的行星系統中,照顧自己與親人的最好方法,就是開始多多關注團體的福祉(所有生命)。打個比方,我們都在同一條船上,我們的行星生命維持系統,或如理查.巴克敏斯特.富勒所稱的『地球號太空船』。國家,企業與個人之間的政治長久以來都是『敵我之間』,這是極為落伍的想法。」

前總統卡特也呼籲:「此時最需要的是領導者帶領我們離開恐懼,對人類天生的良善建立更大的信心。」但以我們目前對心智的了解,我們的領導者做不到,因為心智強調的是人性的黑暗。

我們需要新的模式來有效地展示人性的天生良善與徹底的連結。有了這個了解,我們就可以從自我、家庭與種族至上轉變為物種、生態與地球至上。

如此的轉變將不容易。我們的體制大多根基於黑暗觀點,例如新自由主義,米爾頓.傅利曼(Milton Friedman)的經濟哲學,鞏固了從雷根總統與柴契爾夫人當政以來的那種割喉式資本主義,被許多國家奉為圭臬。新自由主義相信人性基本自私,因此人人為己,適者生存。政府必須少管閒事,讓強者來幫助我們生存茁壯。這種經濟哲學帶來了嚴重的不平等,失去連結與兩極化,我們今日都深刻體驗到了。現在,我們應該要對人性建立一種新觀點,並釋放出彼此內心都有的互助與慈悲。

內在家庭系統的生命願景

內在家庭系統的生命願景這並不容易做到,對此我將在本書中提供積極的模式與一系列練習來協助眾人達成我們所需要的改變。不只是光聽我說,透過親身體驗這些練習,各位將能從中證實我對於心智本質的極正面假設。

我研發內在家庭系統超過四十年。內在家庭系統領我踏上一趟漫長而有趣的靈性旅程,這也是我極欲與大家分享的。這趟旅程轉變了我對自己、對人們、對人性良善本質,以及轉變可能性的信念。內在家庭系統隨著時光而轉變,從心理治療變成了某種靈修,雖然練習時毋須界定自己是在追求靈性。在其核心,內在家庭系統是對於內心(你的許多部分)與外在(你生活中的旁人)建立感情的方式,就此而言,內在家庭系統也是一種生命練習。你可以每天進行,時時刻刻,自己做或與他人一起做。

此時,你也許有一點存疑。畢竟,一本書一開始就有這麼偉大的願景。我只希望你的疑惑容許你有足夠的內在空間嘗試實踐這些理念一小段時間,包括一些練習,讓你可以親自驗證。根據我的經驗,如果沒有實際去做,你將很難相信內在家庭系統的確能實現,由己身的改變,最後達成大環境改變這個宏願。

看更多

試閱

Chapter1 人人都有多重面向

我們都是在單一心智╲人格信仰系統中長大,認為每個人都只有一個心智,從中產生不同的想法、情緒、衝動與渴望。這也是我曾經相信的模式,直到我不停地碰到個案教導我事實並非如此。因為單一心智的觀點在人類史上如此權威與普遍,我們從不質疑它的真實性。但,透過本書,我將協助你重新審視真實的自己,邀請你嘗試不同的多重模式,體驗內在家庭系統所言的「你與所有人都是多重人格」。

我不是說你有多重人格障礙(=解離性身分障礙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且我真心認為被如此診斷的人與其他人並沒有太大差別。這些人的多重人格就是我在內在家庭系統中所稱的內在部分,而且我們所有人都有。唯一的差別在於,有解離性身分障礙的人承受過惡劣的虐待,他們的內在家庭系統比我們的更支離破碎,每一個內在部分都明顯獨立,比其他人的內在部分更極端化與連結斷裂。

換言之,我們生下來就有許多次人格(心智,sub-mind),不停地在我們心中互動。大致上我們稱之為思考,因為﹁部分﹂不停地互相交談,也與你交談,談你所做的事情,或辯論最好的行動等。記得當你面臨了難題,你好像聽到一部分說,「去做!」另一部分說,「你敢!」因為我們只以為那是思考上的衝突,不會去注意辯論背後的內在成員。內在家庭系統幫助你不僅注意到它們,也要你成為主動的內在領導者,而這是你的內在家庭系統所需要的。

把自己想成是多重人格,乍聽之下也許很怪異或瘋狂,但我希望你能明白,這其實相當有說服力。之所以令人困擾,不過是因為多重人格長年來被當成了疾病:一個有分離自主人格的人被視為病人或壞掉,他們的另類自我被視為創痛的產物──原先完整心智的碎片。從單一心智的觀點來看,我們的自然狀況會是一個完整的心智。除非碰上創痛而碎裂,如破掉的花瓶。

單一心智模式導致我們畏懼自己的內在部分,把它們視為病態。我們嘗試控制被當成困擾的思維與情緒,而且我們只會對那些衝動進行對抗、忽略、管教、隱藏或感覺羞愧,而不去做我們真正想做的,然後因為無法控制它們而指責自己。換言之,我們討厭那些阻擋我們的東西。

這種作法若要有效,只有當你把這些內在阻礙當成來自於你的單一心智的非理性雜念或極端情緒。例如,如果你畏懼演講,你也許會用意志力來克服恐懼,或用理性思維來矯正。如果恐懼持續,你也許會更加嘗試控制,批評自己是懦夫,讓自己變得麻木,或冥想來跨越恐懼。當這些方法都不奏效時,你就會改變生活來適應──避免公開發言的情況,感覺自己失敗,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問題。更糟的是,你去找治療師,為你的單一心智困擾做出診斷。診斷會讓你感覺有缺陷、自尊低落,而你的羞愧將使你隱藏任何缺點,極力對世界呈現完美的形象。或是,你會逃避人際交流,因為擔心人們看穿你的假面,對你做出評斷。你認同了你的缺點,認為真實的你有缺陷,如果其他人看到真實的你,他們會感到厭惡。

我如何發現與學習內在家庭系統?

起初我也跟大家一樣,認為心智是單一的。我接受家庭治療師的訓練多年(事實上我有博士學位),而作為家庭治療師,我們完全不去注意心智,認為去撥弄內在世界的治療是浪費時間,因為憑藉改變外在人際關係就可以改變一切。

唯一的問題是這種作法不管用。我做過關於暴食個案的結果調查,驚然發現他們會繼續暴食與嘔吐,不知道自己已經療癒。當我問他們為什麼?他們提到他們的不同部分。他們說這些部分似乎能自主,彷彿能取得控制,要求他們去做他們不想做的事情。起初,我恐怕自己像是看到了多重人格障礙的疫情爆發,然後我開始傾聽自己,很震驚地發現我也有內在部分。事實上,我的一些內在部分相當極端。

因為這樣,我開始感到好奇。我要個案描述他們的內在部分,他們不僅描述詳細,還說出這些內在部分會彼此互動、建立關係。有些會吵架,有些會結盟,有些會保護其他內在部分。一段時間之後,我領悟到自己正在學習一種內在系統,就像我所接觸的「外在」家庭一樣。於是我將它命名為:內在家庭系統(The Internal Family System, IFS)。

這些暴食的個案提到一個內在批判者,會在他們犯錯時無情的指責他們,而那種指責又會觸發一個覺得失去怙恃、孤獨、空虛與無價值的內在部分。一體驗到那個無價值的內在部分所帶來的極大壓力,就像是為了救援,他們會去暴食,會失去對身體的掌控力,變成一個無感覺的進食機器。然後這個批判者又會指責他們暴食,再次觸發無價值的部分,於是個案發現自己被困在惡性循環中數天之久,難以自拔。

剛開始時,我嘗試讓個案設法阻隔那些內在部分或制止它們。例如,我建議忽略那個內在批判者或與它爭論。但這個作法只是讓情況變得更糟,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還能做些什麼,只能鼓勵個案更努力對抗,贏得內在的戰爭。

其中一位個案的內在部分逼她割腕了。好吧,我很難接受這個結果。那位個案與我在一次療程中跟那個內在部分糾纏了幾小時,直到它同意不再逼她割腕。那次治療讓我精疲力竭,但是很滿意我們贏得了戰爭。

然後到了下一次的療程。我打開門,看到來訪的個案臉上有一道大傷口。我的情緒崩潰了,脫口說出:「我放棄了,我被你打敗了。」沒想到那個內在部分也改口說:「我其實不想打敗你。」那個當下是IFS療法的歷史轉捩點。因為我離開了控制位置,採取了更好奇的作法:「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她?」那個內在部分開始談到它必須讓我的個案在受虐時脫離身體控制,控制那種憤怒只會為她帶來更多受虐。我隨之轉變,改讚美它在個案生活中扮演的英勇角色。那個內在部分流淚痛哭地訴說「大家都把它妖魔化,想要趕走它。」那是它首次有機會說出自己的故事。

我告訴那個內在部分,過去它很有理由那麼做來拯救她的生命,但現在它為什麼還要割她呢?它說必須保護她其他非常脆弱的內在部分,必須控制仍然存在的憤怒。它訴說這一切時,我開始明白那個割腕的內在部分並不活在當下。它似乎被凍結在受虐的情況中,認為我的個案還是一個小女孩,遭遇了極大的危險,雖然她早已經不是孩子。

我開始明白,也許這些內在部分並非表面的模樣。也許就像在失調家庭中的孩子,它們被迫脫離自然而脆弱的階段,進入了有時帶著破壞性的角色,但它們覺得有必要來保護它們所處的系統與當事人。所以我開始嘗試幫助個案傾聽那些困擾的內在部分,而不是對抗它們,我很驚訝地發現那些內在部分都有類似的故事,它們在某個時間必須採取保護者的角色(這通常是它們所厭惡的),但感覺必須如此才能拯救個案。

我問那些內在保護者,如果它們相信自己不用再去保護,它們會想做什麼?它們通常會想去做跟目前角色相反的事情。內在批判者會想當啦啦隊或智慧顧問;極端的照顧者會想協助設下界限;憤怒的內在部分會想協助識別安全的內在部分。看起來不僅是內在部分並非表面的模樣之外,它們也有能力與資源來幫助個案,那是當它們被困在保護者角色時無法取得的。

累積數十年與數千位個案接觸經驗後(全球有數千位治療師進行IFS療法),我可以很放心地說,內在部分真實存在。它們可以變得很極端,對一個人的生命造成很多傷害,但沒有任何內在部分是天生的惡。就算那些造成暴食、厭食、讓人自殺或殺人的內在部分,如果從覺知的位置(尊重、接納、好奇)來接觸它們,它們就會揭露它們的秘密歷史:如何被迫採取目前的角色、如何被角色困住,以及擔心如果不去做就會發生可怕的事情。它們被凍結在過去必須接受角色的創痛時間中。

暫且打住,先來探討一下這個發現在靈性上的意義。基本上,我發現愛是內在世界的答案,就像外在世界一樣。傾聽、擁抱與愛那些內在部分,讓它們來療癒與轉化人們。以佛教的詞語來說,內在家庭系統讓人成為心靈的菩薩,用慈悲與愛來幫助每一個內在生靈(內在部分)達成開悟。或用基督教的看法,人們用內在家庭系統在內心做到耶穌於外在世界的作法──找到內在的流放者與敵人,用愛來療癒它們,帶領它們回家,就像耶穌對待痲瘋病人、窮人與流浪者的作法。

這裡的重要結論是內在部分並非通常以為的那樣子。它們不是認知上的調適或有罪的衝動。內在部分是神聖的生靈,它們應該被如此看待。

本書將探討的另一個主題是一切都是平行的──我們如何對應內在世界,就會如何對應外在世界。如果我們能夠欣賞與愛我們的內在部分,就算那些被我們視為敵人的,而我們也可以同理地對待相似的人。反過來說,如果我們厭惡與鄙視我們的內在部分,我們也會這樣對待其他相似的人。

沒有不好的內在部分

如果本書的書名沒有讓你產生疑惑,我現在就直接問了:「我們要如何對待犯下了可怕暴行的內在部分?那些殺了人或性侵的呢?或意圖殺死主體的內在部分?怎麼可能是好的內在部分扮演壞角?」

我與個案進行內在家庭系統療法,越來越清楚,驅動他們內在部分的負擔是來自於較早的創痛,所以在一九八○年代末與一九九○年代初,我專門治療那些承受了複雜創痛的人,他們被嚴重診斷為邊緣性人格障礙、慢性憂鬱與飲食失調等。同時,我也開始想要了解與治療施暴的人,因為顯然治好其中一人就可能拯救許多未來的受害者。

我有七年時間在伊利諾州的性犯罪治療中心歐納加學院(Onarga Academy)諮商,幫助個案傾聽他們虐待孩童的內在部分,而我一再聽到同樣的故事:犯案者在童年遭受虐待時,他們的一個保護者內在部分非常想要保護他們,對抗施暴者的憤怒或性暴力,用那種能量來保護自己免於被虐。但是從那時候開始,這個內在保護者繼續帶著施暴者的仇恨負擔,渴望主宰與懲罰脆弱。這個內在部分在被虐時也被凍結在時光中。

因此,虐待孩童的快感來自於可以傷害與控制無辜的弱者。這些內在施暴者在自己內心會對自己脆弱的內在童稚部分做出同樣的事。這個過程──一代的施暴者被父母虐待時承接了父母的內在施暴者,是傳承負擔轉移的一個方式。

當我們治療了他們被困在早年虐待的內在部分,他們的內在施暴者釋放出他們父母的暴力或性能量,就像其他內在部分會很快地開始轉化,採取有價值的角色。在這段時間,我有機會治療其他類型的施暴者(包括殺人犯),也發現到類似的情況。我記得幽默作家威爾.羅吉斯(Will Rodgers)說過:「我從來沒遇見過我不喜歡的人。」我發現我也可以這樣說內在部分。我喜歡所有的內在部分,甚至那些做過可怕事情的。

經過數十年,在我治療了無數個案之後,現在我可以肯定地說沒有不好的內在部分。靈修傳統鼓勵我們對一切慈悲。內在家庭系統則在這方面協助其成真。內在家庭系統有極端不同的假設:每一個內在部分(不管看起來多麼邪惡)都有著秘密的痛苦歷史可以分享;它是如何被迫採取這個角色,背負著它不喜歡的負擔,且持續被驅使著。內在家庭系統也指出了清楚的步驟,以幫助這些內在部分與所屬的人來療癒與改變。把希望帶給絕望者。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