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IFE圓神書活網

BOOKLIFE圓神書活網

Hi,Welcome to booklife圓神書活網

即時NEWS:
加入會員
話題新知 > 心靈勵志

早上八點,兒子傳來一封簡訊:「媽媽,我撐不下去了。我要走了。」

作者:商周推選百大良醫 林耕新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全力投入基層心理照護的林耕新醫師,看過太多「優秀的受虐兒」,從小就是大人師長眼中的資優生,久之變成以追求卓越為人生的目標,因此這些人即使有著令人羨慕的成就,仍然過得非常不安,無法以平常心面對自己的人生。

醫師提醒:從認同自己做起。渴望得到認同的欲望,就是深植在心底的枷鎖,將無法客觀地看待自己。而同時,需要成長的不只是孩子,理想的父母也可以隨著不同的人生階段,轉換自己的心態。

聽林醫師分享一個患者母子的療癒日記。


早上八點多,兒子傳來一封簡訊:「媽媽,我撐不下去了,太痛苦了。我要走了,妳還有爸爸和妹妹,沒有我妳也能走下去。不要試圖打電話找我,我不會接的。」

怎麼會這樣?

是什麼事情讓我的孩子痛苦到活不下去?

一向親密的親子關係,我怎麼會沒有察覺到?

直到警察找到孩子,已近傍晚,這段期間我只能用崩潰來形容自己的心情。結婚20年的先生第一次看到我痛哭流涕,非常不捨地問我:「現在妳希望孩子怎樣?」

「我什麼都不要,我只要孩子活著。」


當天晚上,我帶著暴瘦5公斤、兩手臂布滿無數割痕的兒子前往林耕新醫師的門診。念護理科的兒子其實不願去,因為他認為沒有用。

一到診間,林醫師開頭的兩句話就讓他感受到醫師理解他的痛苦,這是他唯一的希望,他也因此同意接受治療與接下來的諮商輔導。

密集治療期間,我每天都陪他一起度過。看他從了無生趣、焦躁、煩悶、無奈接受、夜裡哭泣、憎恨、生氣到釋懷、感謝父母給他的愛、體認到別人對他的付出不是理所當然,最後對未來燃起鬥志。走到這裡我才知道,老天爺還我一個比以前更懂事的孩子,我的孩子過關了。

為了深入了解孩子的病程發展與恰當的陪伴,我每週都帶著孩子參加林醫師為社區開辦的憂鬱症演講,透過陪伴與傾聽,重新學習如何與孩子相處。

自從孩子發病後,我不斷問自己,為什麼會發病?遇到了什麼事?何時開始的?我哪裡做錯了?發病後該如何和孩子談話?

這種種疑問透過每週的心理治療一一解開,但是,有些答案卻是慘不忍睹。

孩子是父母用心血拉拔長大的,給的都是為人母的我認為最好的。但沒人告訴我,給他最好的,他卻回報我憂鬱症,這天理何在?

滿肚子委屈時,我就會想到這孩子根本是來找麻煩,讓我不好過。我自己小時候儘管生活困難重重,也沒得憂鬱症,為什麼孩子的抗壓性這麼低?為什麼我會遇到這種事?

答案就是:孩子的憂鬱症壓力來源,大部分來自他的直接照顧者。

**

「孩子的憂鬱症,父母要負很大的責任。」初聽到醫師這樣說,真有如五雷轟頂,我非常不服氣,我已經盡心盡力了,卻還說是我的錯。

但細細思量後,不是我的錯,難道是孩子的錯嗎?

家中教育的軌跡,無非是父母自我價值的延伸。

孩子是我們心頭肉,擔心他會受傷、會跟不上同儕、希望他出人頭地、最後能夠光耀門楣。種種不同理由的控制欲及掌控權,都披上一件隱形的外衣,差別只是大小或是換誰穿而已。然而這件隱形衣,卻從來不合孩子的身。

生活上的不順遂,會讓大人不斷地調整想法和作為,而這個過程是緩慢而重複的。但孩子的人格定型,卻是在我們年輕又不怎麼成熟的思維下教育著。

在大人不斷調整的過程中,孩子其實是跟不上腳步的,結果就出現了變身失敗的複製品,而這個作品,道道地地是從我們家中生產出來的。

面對這些殘忍的答案,讓我心痛很久。

每每思考孩子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去自殘割自己的手臂,來轉移逃避他身上承受的痛苦時,就知道他有苦無處訴說。身為父母卻在無形中給了孩子太多的壓力而不自知。

當然,我可以安慰自己,孩子是交了壞朋友,才會用如此激烈的方法來面對問題。但這對事情有幫助嗎?

當錯誤回歸自身時,療癒才有希望。

憂鬱症的痛苦一般人是無法體會的,總認為一切是咎由自取。但我們一定有碰到某件事,讓自己卡在裡面很久出不來的經驗,或是別人認為無所謂,但自己卻怎麼也不願放手的事。

這些經驗並不好受,卻也是讓我們想要改變的契機。之所以形成憂鬱,就是在這個轉化的過程出了問題。痛苦不斷延伸擴大,想停卻停不下來,想找人說,又怕別人無法認同。說了也沒有用,痛苦無人能懂。周遭親友的勸說,當然也無法進入心中。

承認自己有錯後,我接受自己必須調整對孩子教育方式的事實。

我開始學習說話語調放軟,不用強勢的態度也能達到效果。如果問題是孩子不想立即回答的,就耐心地給予緩衝時間,若是想拿他的問題諮詢醫師時,也必須先徵得孩子同意。

在調整的過程中難免不順,自己的不滿情緒,也不能在孩子面前宣洩,深怕影響到他。在每個療癒的當下,痊癒是我唯一看見的方向。

**

孩子回學校上課後,先生常不由自主的擔心:是不是會遇見壞朋友、病症會不會復發。

我總是時時安慰先生並互相提醒:孩子的第一個信任,必須是父母給他的,相信他會愈來愈快樂,隨時對孩子發出正向的能量思維。

林耕新醫師在孩子情況穩定後,告訴孩子:「不是你遇見誰或遇見什麼事,而是你怎麼想。這段經歷對你來說非常重要,以後你遇到任何困難,都不要忘了這段康復的過程。

遇到憂鬱症,了解憂鬱症,才知道周遭很多人有憂鬱症,真是一人苦全家苦。

從孩子行為失序,到就醫至今已過半年,我深切地體會到,因為必須學習,所以遇到。

--本文摘自林耕新醫師《解憂相談室:從情緒整理、轉化想法,找回自信與自在的人生


推薦相關作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