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IFE圓神書活網

BOOKLIFE圓神書活網

Hi,Welcome to booklife圓神書活網

即時NEWS:
加入會員
話題新知 > 新時代

一場40年的臣服實驗,他從隱居者變成上市公司執行長!

作者:麥克.辛格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一位原本只想在森林獨自靜修的經濟學博士班學生,決定進行一場「臣服實驗」。40年來,他因此得到了心靈平靜,也收穫了世俗意義的幸福與事業成就,他一路被推向成為企業執行長,更在事業高峰時被捲入一場為期數年的法律風暴,依然看到了生命帶來的奇蹟。

這場臣服實驗的規則就是:

如果生命將各種事件帶到我面前,我會當作它們是要來帶我超脫『自我』;假如我的『個人自我』開始抱怨,我會利用每個機會放手讓他離開,臣服於生命呈現給我的事物。」

往內探索時,我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我多數的心智活動都繞著我的「喜歡」和「不喜歡」打轉。如果我的心智偏愛(或排斥)某樣事物,它就會熱烈地說個不停。我可以看見,就是這些心理偏好創造了喋喋不休的對話,說著要如何控制我生活中的每一樣事物。

為了讓自己擺脫這一切,我做了大膽的嘗試:我決定不再聽從那些談論個人喜好的嘈雜聲,並展開一項「有意地接受生命之流呈現在我眼前的任何事物」的修行。或許,這樣改變焦點會讓內在的聲音安靜下來。

我從非常簡單的事情展開這項新修行:天氣。我可以心平氣和地「下雨就讓它下雨,放晴就讓它放晴」,而不加以抱怨嗎?顯然,我的心智做不到:

為什麼非得今天下雨?我不希望下雨時,總是會下雨。它有一整個星期可以下雨,真是太不公平了。

我直接把這些無意義的噪音換成:

看這景色多美!下雨了耶!

我發現這項練習「接受」的修行效果非常強大,確實讓我的心智安靜下來。因此,我決定挑戰極限,擴大我學習接受的事件範圍。我清楚記得自己那時決定,爾後如果生命以某種方式呈現,而我抗拒的唯一理由是出於個人喜好,我就放開自己的好惡,讓生命做主。

無疑地,這些對我而言猶如未知的水域。我會到達何處?如果不由我的喜好帶領我,我會發生什麼事?這些問題沒有嚇倒我,反而迷住了我。我不想主宰自己的生命,而想要自由地飛翔到「自我」之外。我開始將之視為一項偉大的實驗。如果我內心放棄抗拒,讓生命之流做主,我會發生什麼事?這項實驗的規則非常簡單:如果生命將各種事件帶到我面前,我會當作它們是要來帶我超脫「自我」;假如我的「個人自我」開始抱怨,我會利用每個機會放手讓他離開,臣服於生命呈現給我的事物。這就是我所謂「臣服實驗」的由來,而我也做好準備,等著看這實驗會把我帶到哪裡。

你或許認為只有瘋子才會做這種決定,但事實上,我已經體驗過生命之流做的一些驚人的事了。我親眼見證自己放手之後發生的一切:微小的事件引領我去到墨西哥的不知名山丘,之後又帶領我獲得和那些墨西哥村民相處的美妙經驗。回到美國後,我被引領到自己這片美麗的土地,然後,看看這房子發生了些什麼!我原本只想蓋一間簡單的小屋,最後卻變成一項出人意料的豐碩體驗。我很清楚,我並沒有做這些事,是它們發生在我身上。事實上,如果我沒有捨棄最初的抗拒心理,上述這些事沒有一件會發生。我大半生的時間都認為自己知道什麼事情對我是好的,但生命本身似乎知道得更清楚。我現在要最大程度地測試那個「非隨機性」的假設。我願意冒險擲骰子,讓生命之流做主。

我學習如何從怒吼的狂風中安靜地坐著,等著看自己被要求採取什麼有建設性的行動。

(為什麼張德芬要特別朗讀推薦此一段落)

事件落幕後,生命的旋風把我放回一開始我被捲起的地方。

四十年過後,我仍然住在自己當年搬到森林裡隱居靜心的屋子裡。每天早晚我仍然到聖堂與大家一起靜心,以及參加從一九七二年就開始的每週日大型聚會。但是原本只擁有十英畝田野的聖堂,如今已被其他九百英畝連綿不絕的田野和美麗森林圍繞,而生命讓我們管理這方園地。經歷了這整個與宇宙之流共舞的震盪之後,我生命的根基仍然堅固完好。

這場法律磨難像是一場夢,在我的記憶中很快淡出,就跟其他事物一樣來了又去。我清楚看見,正因為我往內臣服於自己走的每一步路,心靈沒有留下任何傷疤。這就像在水上寫字一樣,所有的印象只停留在事件發生的當下。然而在切身體驗的時刻裡,生命的每一個曲折和轉彎都伸向了我內心深處,促使自己超越根本的恐懼和個人的極限。只要我願意接受生命之流的淨化力量,自己便會不斷從另一端走出來,進而轉化。當這件事在我內心創造了美麗和自由,我又怎麼能夠把它想成是糟糕的經驗呢?相反地,自從我開始這項接受與臣服的實驗之後,便以敬畏的心看待所有發生過的事。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在這趟旅程裡被遺落的那個自己,不會再回來了。生命之流就像砂紙,把我從「自我」當中解脫出來。由於無法把自己從心靈無止境的拉力中解開來,我絕望地把自己丟進生命的懷抱裡。從那一刻之後,我盡力完成來到眼前的事情,不去理會心裡翻攪的各種情緒。喜悅痛苦、成功失敗、讚美詆毀……全都拉扯著我內心根深柢固的一切。我越放手,就越感到自由。我的責任不在找出是什麼綁住了我,那是生命的工作。我的責任是心甘情願地捨棄所有在我內心裡翻湧升起的一切。

這些年看遍了許多事,「向生命臣服」是我唯一留下的東西。我不再忙著制訂計畫,而是安住在與日俱增的寧靜生活裡,在當中我又找到了自己。我很快地就認清楚,生命給我絕佳的環境來寫這本書。我一坐下來,靈感便如潮汐源源不絕地湧來。我開始寫出自己知道必須要寫出來的東西:當我放手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人們時常問我,經歷過去四十年來各種改變生命的故事之後,自己現在如何看待世事。我告訴他們讀讀《起飛》吧。我怎麼可能解釋得出來內心深處了知生命在幹嘛的那種暢快自由感?唯有當你親身體驗才能到達那境地。在某個程度來說,不再掙扎,臣服於遠超乎你所理解的完美之後,你會得到極度的寧靜。最終,甚至連理智都不再抵抗,心靈不再閉鎖。喜悅、興奮和自由來得如此輕易而無法放棄。一旦你決定要捨棄「自我」,生命會成為你的朋友、你的導師、你的祕密戀人。當生命的道路成為你的道路,所有的喧鬧干擾停止了,只剩下無邊的寧靜。

在此我要向所有我們稱為「生命」的人生體驗致上無盡的感謝。


--以上均摘自《臣服實驗:從隱居者到上市公司執行長,放手讓生命掌舵的旅程》

張德芬特地為讀者朗讀書中末章,請傾聽。

推薦相關作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