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IFE圓神書活網

BOOKLIFE圓神書活網

Hi,Welcome to booklife圓神書活網

即時NEWS:
加入會員
話題新知 > 心靈勵志

「別讓爸爸獨自一人,硬漢父親也會有眼淚。」江坤俊醫師寫給生命的美好情書

作者:江坤俊醫師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我永遠不會忘記,他那一天的眼淚。

我好想告訴全天下的兒女,雖然父親是一家之主,但是人生病的時候,不論是誰都會變得脆弱,需要家人的陪伴。就算他說不需要,那也未必是真心的,永遠永遠,都不要讓他獨自一人去面對病魔。你永遠看不見父親的淚水,因為只有在你看不見的時候,他才會獨自流淚。──寫給生命的情書:暖心名醫告訴你,對抗病魔時真正重要的事

硬漢的眼淚

堅強的外殼,是為了保護脆弱的內裡而存在

你總是說一個人就可以,一個人就好。

你在窗邊默默流的淚,你的家人都不知道,

就連我,也是因為意外才看見了。

其實硬漢並不是真的總是堅強,

大家看到的,是你為了家人而打造出來的硬殼。

不用擔心,你並不是一個人,

讓我跟你一起戰勝肝癌這個大海怪!


賣魚的大老闆與無名的小醫師

我在基隆行醫多年,因為靠近基隆港的地緣因素,常常會碰到一些從事漁業相關的病人。

記得魚老闆第一次來找我看診,是大約八年前。走進診間的他,有著長年曬出的黝黑皮膚,身形削瘦,年齡大約也就五十吧。

「醫師,我的右上腹有點痛,可以幫我檢查看看嗎?」

我幫他安排腹部超音波,超音波一掃發現一顆疑似肝癌的腫瘤,於是請他再進一步做檢查,才發現原來他是
C型肝炎患者,但卻因從不定期檢查,根本不知道自己有C肝,更別說定期追蹤。

我立刻安排他住院,經過電腦斷層和血管攝影,確認他得了肝癌後,我建議他必須開刀。但是,還是那句老話,當下的我並不覺得他會在我這裡動手術。就算最後會找我,應該也會先去台北的醫院繞一圈吧,我甚至都已經準備要幫他拷貝病歷了。

但魚老闆出乎我意料的阿莎力,沒有任何猶豫,就要我立刻安排手術,開啟了我們倆長達八年的醫病緣分。

順利開刀完之後,魚老闆開始定期到我的門診追蹤治療。他有著討海人的直爽個性,偶爾會有一些意外之舉。比如有一次回診時,他竟然拿了一大堆冷凍的魚來,著實嚇了我一跳!

「醫師,這是我的船隊今天捕到的魚,送給你吃。」

「你是做什麼工作的?怎麼有這麼多魚?」

「醫師,我是賣魚的啊!你都不知道喔?」

當時我的病人不多,所以有許多時間可以跟他聊天。後來才知道,雖然他謙稱只是個賣魚的,但其實不但擁有多家店面,甚至還擁有自己的捕魚船隊,是個貨真價實的「魚老闆」啊!

但這個發現又讓我疑惑了,「你怎麼會找我看診?」

當時沒沒無名的我,非常好奇賣魚的大老闆為什麼會找上我,甚至非常信任我,還讓我為他開刀?

魚老闆一如往常地爽朗回答:「我第一眼看到你喔,就覺得有緣,心裡有一種感覺,就是你了!」

我聽了也不禁笑出來,在心裡感激父母,生給我一張還不算討人厭的臉
⋯⋯

後來,魚老闆也乖乖地持續追蹤了一年多,一開始都很正常,但快到第二年時,他的肝癌復發了。

其實肝癌兩年內復發的機率,大約是百分之六十。還好魚老闆都有定期回診,我們追蹤得也很勤快,所以雖然復發,但腫瘤只有兩公分不到就被發現了。

「情況還算樂觀,可以再開一次刀。」

「好啊!什麼時候?排個時間給我。」

他聽見癌症復發,情緒並沒有太大的起伏,語氣中也沒有我預期的沮喪,就直接請我安排下一次開刀時間,反而是我愣住,很想告訴他:「先生,我是說你肝癌復發耶!是要再開一次大刀來切除部分的肝臟耶,你是不是沒聽清楚,以為是在開你肚皮上的脂肪瘤嗎?」

他的表情很鎮定,一副稀鬆平常的模樣,彷彿開刀不是嚴重的肝癌,而是平常的小手術。

感謝神明保佑,儘管因為前一次開刀的關係,他的腹部有一些沾黏,腫瘤的位置也不是那麼容易切除,魚老闆的第二次開刀還是順利度過了。當然,術後他又開始繼續追蹤,我們好像又回到了一開始那樣。

但這時的我,其實心裡有個壓抑許久的疑問:那就是每次開刀,我總是不見魚老闆的兒女。他的太太通常也只有開刀的當天會出現,而開完刀後的住院期間,魚老闆幾乎都是一個人。

回診就更不用說了,大部分的時間,他也都是一個人來看診
⋯⋯我真的很好奇,但一直沒有問出口。

接下來,是一場長達五年多的硬戰。

魚老闆一直都很準時,從來沒有跳過任何一次門診追蹤。雖然病情反反覆覆,中間也有過幾次復發,但每次也都治療得很順利,總算是在控制之中吧。治療過程中,他也沒有受到太大的痛苦,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直到最後一次,他的肝癌突然莫名其妙地大爆發,血小板指數一路下滑,白血球卻高達好幾萬(正常血液白血球指數介於四千~一萬一千),我緊急安排他住進了隔離病房,並請血液科醫師為他檢查,發現他不但肝癌復發,還同時罹患了血癌,被兩個癌症同時侵襲著。

魚老闆的病況變得很危急,面臨九死一生的關鍵選擇。我告訴他,化療是最後的一條路,也是唯一的一條路。但是打化療時,身體也很可能撐不住,要他先做好最壞的打算。

「要不要拚拚看?」

他沉默了,我也是。

我知道他在猶豫,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在猶豫。一向都那麼阿莎力的人,在面對這樣生死攸關的狀況,也是無法直接回答我吧。

「你想想看,明天再告訴我。」

我想讓他一個人考慮一下。

離開前,我看了看病房四周,還是沒有看到魚老闆的家人。

「我喜歡一個人。」有多少人能真心的這麼說?



第二天早上,我又來到魚老闆的病房,病房內的他,依舊獨自一人,靜靜地望著窗外。我深怕打擾他,在病房門口悄悄站了一會,才用手敲了敲門。

魚老闆回過頭來,臉上有些恍惚,想來這一夜,對他相當難熬吧。他沒有說話,是我先打破了沉默。

「我知道這件事很重大,對你來說也很難決定。你兒子女兒呢?要不要請家人一起來討論?」

「不用啦,他們都成家立業了,有自己的事情要忙。」魚老闆沉默片刻,又語重心長地問我:「醫師,你讓我再考慮一、兩天好嗎?」

「當然可以,只是癌症的治療,就是與時間的賽跑,能早一點決定總是好的。你一個人,沒問題嗎?」

「這裡能讓我一個人靜靜地想事情,我喜歡這樣。」他淡淡地這樣告訴我。

但我知道的,與他相處了五年,我所認識的魚老闆,是個非常體貼家人的漢子。他希望孩子將時間花在照顧自己的家庭上,所以從來不要兒女陪伴;每次太太來醫院探望,他也總是認為醫院沒有家裡舒服,催促太太趕緊回家休息,不用在醫院陪伴,他一個人住院就可以。

他一直都是這麼的爽朗樂觀,所以那一天去查房時,其實我也吃了一驚。

那天,他的病房門半開著,我沒有敲門,放輕腳步地走了進去。他站在窗戶旁,背對著我。那天天氣很好,窗外的陽光把他的背影拉得很長。

我很好奇他一個人時到底都在做什麼?也想知道他會站多久?

出於好奇心和一點頑皮的心態,我就這樣靜靜地站在他背後幾米的地方,結果過了三、四分鐘,他都沒有發現我的存在。我又往前走了幾步,這才看見,一個人靜靜地望著窗外的他,臉上布滿淚水
⋯⋯



我用更輕的腳步離開病房,決定給他一點獨處的時間。以他的硬漢性格,應該不希望讓別人看到自己的脆弱吧!

十幾分鐘後,我走了回來,他依然站在窗戶旁,我這才敲敲門,他轉過頭來,眼睛紅紅的,我知道他剛流過淚,假裝沒事走了進去。

「你還好吧?」

「嗯,果然在醫院住久了也很悶啊!」

「你想得怎麼樣了?」

「我想好了,再打化療吧。」

「那你要跟你的家人講一聲。」

「一定要嗎?我自己決定不行嗎?」

「不行,一定要請你的家人都來醫院一趟,醫院規定,我必須將治療可能的風險分析給他們聽。」

在我的堅持下,那個週六,是我第一次見到魚老闆的兒女。

我詢問他們是否知道魚老闆現在的狀況。兒子告訴我,說他只知道爸爸得了肝癌,現在好像有復發,但詳細情況不是很清楚。

我一聽就知道,魚老闆絕對沒有跟他們轉達事情的嚴重性,被我一問,魚老闆才說:「這有什麼好說的?沒關係啦!現在講也是一樣。」

我告訴魚老闆的兒女,他爸爸不只得了肝癌,還同時罹患血癌。兩個癌症併在一起,當下唯一能走的路只有化療,但是危險性極高,可是若什麼都不做,幾乎沒有機會,希望他們能同意進行化療,至少能拚一線生機。

聽我說完,兒女都陷入沉默,過了半晌才開口說:「我們一切都尊重爸爸的意見。」

「醫師你看吧,我就跟你說,我可以自己決定,簽名之後再跟他們說就好。」

「要幫你安排化療前,跟家屬分析病情是必要的程序之一,絕對不能省略。之前每次開刀或是做電燒治療,你都自己簽,這次絕對不行。」我耐著性子跟魚老闆解釋。其實我沒告訴他的是:「你知道這次化療做下去,你有可能會死的嗎?你就不用和兒女交代事情嗎?我講得這麼危險,你還不知道我的意思嗎?」

但我真的說不出口。

「醫師,我什麼時候可以打化療?」

「明天,明天就可以幫你轉入化療病房,我己經幫你安排好一位腫瘤科醫師了,是我的好朋友,他答應我會好好照顧你。」

我也提醒了他的兒女,因為化療的風險很高,所以希望他們一定要到醫院來陪伴父親。

「不用不用,沒怎麼樣,打個化療而已,媽媽來就好,你們去忙你們的事。」

魚老闆揮揮手,依然堅決地婉拒他們的相伴。

我看著他,在心裡想著,這難道就是爸爸的樣子嗎?明明自己沒那麼堅強,一個人獨自在病房流淚,在兒女面前卻故作灑脫?

其實這時候的你,多麼需要家人陪在你身邊,但是你卻什麼都不說,還把兒女趕走,不希望他們操心......

如何預防肝癌?

其實預防肝癌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檢驗自己有沒有B型或C型肝炎。在台灣,大部分患者的肝癌,是由這兩種肝炎慢慢轉變而來。

如果有B型或C型肝炎的人,不用沮喪,以為自己只能慢慢的等肝臟硬化,再長出肝癌。目前的醫學來說,B型肝炎已經可以很好的控制,C型肝炎更是有被治癒的可能。

另外要提醒大家的是,請你們不要喝酒。酒精性肝硬化後再變成肝癌,也是肝癌的大宗來源之一。

還有一個大家比較不知道的是脂肪肝,最近的研究告訴我們脂肪肝也是有可能會導致肝癌的。有脂肪肝的朋友,請減肥吧!減肥是對抗脂肪肝最好的辦法!


(本文未完,全文請見暖心名醫江坤俊《寫給生命的情書》,

全國書店四月希望上市。歡迎參考新書分享會舉辦詳情


推薦相關作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