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我說的話,真實就是力量 ── 許峰源《積善》

最近,我收到了一封信,送了朱老先生一本書,圓了朱老先生一個小小的心願,完成了一件簡單的好事。

二○一九年年底,我收到一位讀者分享的照片,這是她剛過九十歲生日的老父親在讀完我的著作《做一個簡單的好人》後,在書的扉頁上寫下一段文字給所有的子孫:「這本書很值得一讀,希望你向他請益。他重視『人』,人為萬物之靈,天下的主宰,雖有天、地、人三才,但事在人為。如何重視『人』─也就是我自己,並戰勝自己,就可為萬物之靈。」 

看著這段話,想著這位九十歲高齡的朱老先生,我的內心很是觸動。

後來我透過出版社,將我剛出爐、熱騰騰的新書《內心的太陽一直都在》簽上名後,送給朱老先生作紀念。

過了幾個星期後,二○二○年一月四日,我在臺南政大書城舉辦《內心的太陽一直都在》的新書發表會。

這是我第一次正式舉辦新書發表會,其實內心有點忐忑,因為地點在臺南。雖然政大書城真的很用心宣傳,但相對於臺北有捷運等大眾運輸工具,臺南對於全國各地的讀者來說,相對好像比較不便,必須要專程開車或搭高鐵、臺鐵、計程車來參加發表會。

沒想到,到了臺南政大書城現場後,距離正式開始還有一個多小時,就已經有幾位零星的讀者來到現場占位置。

 

朱老先生讀完許律師《做一個簡單的好人》後,在扉頁上提給子女們一段建議。

 

千里之外,親赴新書發表會

其中有一位讀者特別醒目,因為年齡特別大。我大膽推測這位讀者就是之前的那位朱老先生,他身旁還有三位家人陪著他。

但我內心有個小疑問,我記得朱老先生住在新北市土城……這麼遠,九十高齡,有可能大老遠跑這麼一趟嗎?

我上前與他們攀談閒聊。這位老先生一開口講話,我愣住了,因為滿口純正的湖南鄉音,我幾乎聽不懂,還好經由他的家人從旁協助翻譯,終於可以對得上話了。

經過確認後,果然沒錯,是朱老先生與他的家人,他們專程從新北市搭高鐵到臺南後,再搭快五百塊錢的計程車,來到新書發表會的現場。我稍微心算了一下四個人來回高鐵、計程車、住宿費用……他們來這場發表會的成本也太高了吧!我的內心滿滿的感動,甚至有些鼻酸了。

這場新書發表會,朱老先生整場坐好、坐挺、坐滿,還第一個舉手發言問問題;經女兒翻譯後,我發現他的問題迥異於一般的讀者,很有生命歷練的深度。在我用心仔細回答後,我們彼此留下了一次面對面接觸互動的好回憶。而我們簡單的對話過程,也引起了我對朱老先生的好奇,因為在那濃厚鄉音的表面下,似乎有著深似海的人生閱歷、博學多聞的底蘊。

我們互留了聯絡資訊。我想著,或許我們還會有緣分見到面。

這個懸念到了二○二○年五月,有了好的發展。

我收到了朱老先生親筆寫的一封信。

 

朱老先生遠赴台南參加新書發表會,親筆寫信向許律師表達會面的心意。

 

不可思議的緣分

當我收到這封信時,雖然只是一張很平凡的紅色直條紋標準信紙,我卻愣住了,因為整封信是用毛筆字寫的。我再三確認後,真的是手寫的毛筆字,而且寫得非常非常好,就像我們看過的那些古代名家的字帖,端正的楷書有著靈動的筆觸。

峰源老師您好:

我看了您的大作,勝讀十年書,誠有高山仰止之心,乃在《湖南文獻》寫了一篇心得,寄上一份,敬請指教。又想和您見面一談行善之事,不知您的時間許可否?

敬愛您的讀者

朱楚雲 敬上

四月二十六日

在讀完這封信,並仔細閱讀朱老先生在《湖南文獻》寫的長篇心得後,說實話,我內心滿激動的,尤其在朱老先生謙卑的人生格局面前,顯得開心又惶恐。

我感受到這次見面是朱老先生的小小心願,我的內心浮現了一個好的起心動念。我立刻循著信件留下的聯絡方式,請出版社協助安排,我想要專程請朱老先生吃飯。

當我們內心浮現一個好的起心動念時,不要輕忽、不要讓它閃現滑過,要緊緊抓住並及時付諸行動。往往這些善念是老天爺給我們的暗示,而付諸行動的善行會引領我們遇到一個又一個的好緣分。

我們約在出版社附近的薺元小館。感謝出版社的用心,道地的料理一定很合朱老先生的胃口。

當然,這次見面除了我、出版社的同仁外,還有朱老先生的女兒,我很需要靠她幫忙翻譯……

當我們見面後、開始用餐時,為了能夠多聽懂一些朱老先生的話語,每當朱老先生說話時,我就會放下手上的筷子,用最大的專注度聆聽朱老先生說話。

奇妙的是,我還真的慢慢聽懂大約兩成左右的內容,其他關鍵字請他女兒幫忙翻譯後,大約就能聽懂六成以上。

原來,朱老先生不只飽讀詩書、博古通今,還是一位書法家,更是一位經歷過真正的戰爭、走過大江大海的軍人,官拜空軍少將,是一位軍界知名的儒將。

聽朱老先生分享,我才明白,原來中國一百多年來的戰爭,從太平天國的湘軍、八年抗戰的湖南空軍、國共內戰,幾乎都是湖南人出面打的仗、流的血,用命換來的保家衛國。

 

朱老先生勾起了很多我兒時的回憶,也給我很多人生的啟發與鼓勵。

 

在讀者的記憶裡,遇見父親!

更有緣分的是,原來,朱老先生當年來臺灣後,從民國五十年起,就住在三重正義南路底的空軍三重一村,還擔任村長一職多年。而這個空軍三重一村就離我豆乾厝的老家不到兩百公尺遠,從小這個地方就是我們最喜歡去玩耍的祕密基地。

朱老先生還提到,以前常常買一家叫作「牛車許」的臭豆腐,那位老闆叫作「許仔」。每次只要許仔踩著三輪車的臭豆腐攤進來眷村時,他都會跟許仔買好幾碗,只是常常因為許仔聽不懂他的湖南鄉音,雞同鴨講,鬧過好幾次笑話。

朱老先生口中那位踩著三輪車賣臭豆腐的許仔,就是我的阿爸!

朱老先生說:「人生的緣分真是不可思議,沒想到許仔的兒子這麼有出息,做著這麼不容易的大好事,只可惜許仔已經不在了。但,我相信,你的父母親在天上,會庇佑你現在做的事情,更會因此感到榮幸與驕傲。」

朱老先生勾起了很多我兒時的回憶,也給我很多人生的啟發與鼓勵。他說在我身上看到了曾國藩先生的影子,勉勵我要以曾國藩先生為榜樣,在有限的人生歲月裡,創下立德、立言、立功的大業,這是一個真正的男子漢應該做的事情。

曾國藩三個字,還有立德、立言、立功三句話,一直縈繞我心,讓我受寵若驚。

對了,曾國藩是湖南人。

 

 

言行如一,更接近真實的自己

這一天,我很開心,朱老先生也很開心,我深深地感受到,我完成了一件簡單的好事。

我內心隱隱約約感受到,朱老先生是關聖帝君派來的使者,來檢驗我是否能夠保持平凡的心念、是否能夠言行如一,持續走在學習成為一個簡單的好人的人生正途上。

一封平凡的書信、一位簡樸平凡的九十歲高齡老先生,我是否願意專程撥出時間,好好地、不帶功利算計地與他見面,只是單純閒聊,只為能夠滿足老人家一個小小的心願,這對我自己是一個考驗。

很欣慰的是,我做到了。

在這個好緣分中,朱老先生他老人家圓了一個小小心願很開心,但其實我自己才是最大的受益者,因為我履行了內心一個簡單的、好的起心動念,我做了我內心覺得應該做的事情,讓我更接近真實的自己。

一個人無論寫出再多了不起的文字、說出再多撼動人心的話語,都不能代表什麼。真正的關鍵是,這個人能否做到他所寫出來、說出來的一字一句,讓自己的心與口的距離在實踐的過程中逐漸縮短,也就是他是否是一個真實的人。

當我們努力做到自己所說出口的每一句好話,就是修練真實自我的過程,也就是立德;只有真實自我的立德,我們說出口的話語才會有進入無數人心中的感染力量,才能夠立言;而只有真實話語的立言,我們才能產生超越時間、空間的正向影響力量,連結無數人、驅動無數人去完成一件又一件大大小小的好事,才能夠立功。

人活在世上一輩子,立德、立言、立功是三不朽的大事,你我每一個人都有做到的潛能,只要從現在此時此刻開始,學習當一個真實的人,心存真實的善念、講出真實的話語、做到真實的一件件小小的好事。

一個人強大的生命力量來源,就是「真實」,我就是我說的話,就這麼簡單、這麼直接、這麼有力量。 

 

本文收錄於《積善:生命的改變,始終源於心念

許峰源,以30則生命故事,與讀者分享從事寫作及一路走來的原點

許峰源作品集訂購一次達10本以上,即享75折,作者為你本本親簽!點此進入優惠團訂專頁

相關專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