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T0400066

鬼滅之刃心理學:打造強韌內在的38個法則

『鬼滅の刃』流 強い自分のつくり方
作者 井島由佳
譯者 林詠純
出版日 2021-05-01
定價 $280
優惠價 79折 $221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相關專欄

內容簡介

★【全集中呼吸.心理之型!】

成就動機、同理心、利社會行為……從心理學切入,帶你了解推動角色不斷成長的動力核心,探究強者之所以能不斷變強的真正理由。

★【全集中呼吸.強者之型!】

開放心態、重視同伴、不逃避、不利己……38個鍛鍊心理韌性的法則,讓你培養不易受挫的思考與精神!

★張輝誠(學思達教育基金會創辦人)、李崇建(親子作家)、海苔熊(心理學作家)、冒牌生(青年作家) 一致按讚 

跟懦弱不中用的自己說再見!
今天開始,擁有真強者的堅韌心志!

你不必像炭治郎一樣,過著每天與鬼搏鬥的日子;

但可向他們汲取知識與勇氣,靠自己的雙手突破僵局、面對障礙,

朝夢想踏出新的一步。 

你是這樣的人嗎?
或者,你覺得自己不該這樣,現在卻只能這樣? 

◎缺乏明確的目標,很容易出現負面思考。
◎覺得眼前障礙難以跨越,自己就快撐不下去。
◎不擅長與他人溝通,常常誤會/被誤會。
◎為了不被別人討厭,總是看人臉色、隱藏自己的真實想法。
◎常常有種孤立無援的感覺,不知道究竟有誰值得信任。 

很多人都知道,只要「變強」,就能持續前進,卻很難拍胸脯保證「只要這麼做,一定能變強」。 

針對這一點,《鬼滅之刃》說得相當清楚明白:真誠無偽、正視現實、尊重他人、持續挑戰,這就是培養出真強者的祕訣。 

毫無疑問的,這部作品裡的許多角色都是強者,但他們的強大並非體現在肉體與戰鬥技巧,而是心理韌性與思考模式。本書從心理學角度切入,剖析這些角色得以不斷成長的相關原理、應具備的態度,並進一步告訴讀者如何應用在日常生活中,培養出更強韌、更不易受挫的心志。 

【各界推薦】

李崇建(親子作家)
張輝誠(學思達教育基金會創辦人)
海苔熊(心理學作家)
冒牌生(青年作家)── 一致好評

《鬼滅之刃》不僅是一本漫畫、一段故事,更是人存於世的各種情狀。外顯之行為與內在幽微的心靈,透過漫畫人物和情節深刻而豐富地呈現出來,真叫人驚呼、嘆為觀止。然尋常讀者也許自能隱隱約約、模模糊糊感受到這些,但又未必真能深入其中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能有如此專業的社會學教授、心理諮商師願意深入漫畫中,闡微發幽,探賾索隱,寫出這樣一本闡述《鬼滅之刃》相關心理學的書,鉤深以致遠,真是太美好了。 
──張輝誠(學思達教育基金會創辦人) 

各年齡層讀者 ★★★★★ 大心推薦:

「不只是心理學讀物,更是職場勵志書!」
「適合親子共讀,能向孩子傳達人生重要之事!」 

★在充滿煩惱、迷惘與灰心喪志的每一天,本書讓我再次鼓起勇氣前進。 

★本書不但說明了累積的重要性,還包括如同理心、正向思考、團隊合作、不進則退的道理。推薦給忘記努力而厭世度日的上班族們。 

★本書是我買來和念國中的兒子共讀的,之後才把整套漫畫看完。這種閱讀順序讓我對角色們的言行舉止更有感,也期許自己能像炭治郎一樣擁有強韌的內在,不至於被周遭的負面思考牽著鼻子走。 

★本書除了透過心理學解析《鬼滅之刃》如何能打造強韌的內在,對於不熟悉這部作品的人來說,也很適合拿來當成掌握原作梗概的讀物。 

★在環境越來越不穩定的情況下,本書告訴我們,儘管失去了重要的東西,仍要勇往直前;即使遇到危機,也不失去應對的彈性,並與夥伴一起跨越難關。 

★本書其實是念小學的兒子買回家的,但畢竟有他不容易理解的部分,沒想到竟因此成為父子共讀與傳達重要理念的媒介。 

★本書不但能補足並提升我們的思維層次,並以嶄新的方式詮釋原作裡特有的概念。如果只是把本書當成動漫作品解析,未免太可惜了。 

★文字與概念簡潔易懂,推薦給不擅長閱讀的青少年,相信對他們的現在和未來都會很有幫助。

【作者簡介】井島由佳 

大東文化大學社會學部社會學科助理教授、心理諮商師與職涯顧問。
1970年出生於東京,東京家政大學人類生活學博士,專長領域為教育心理學、職涯心理學。曾任生涯發展諮詢師、產業顧問等職務,多年來負責職涯設計的教科書編寫、教職員研習及相關顧問培訓課程,並開發職涯設計相關課程所需的程式。 
經常活用《鬼滅之刃》《航海王》《火影忍者》等知名漫畫進行授課、研習,以及心理與職涯方面的研究,所開設的講座也頗受好評。 

〔譯者簡介〕林詠純 

臺灣大學物理系、地質系雙學士,日本九州大學藝術工學府碩士,曾在民間研究機構擔任日文研究助理,現為專職日文譯者。譯有《理智斷線》《未來年表》《民粹時代》等書。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T0400066
ISBN:9789861373218
208頁,25開,中翻,平裝,單色
看更多

電子書

歡迎於Readmoo、Kobo、Google、BookWalker、Pubu、Hyread、myBook、UDN讀書吧、Taaze讀冊、博客來洽購電子書

看更多

〈前言 真正的強韌,不在於力量〉

 兒子把《鬼滅之刃》這部作品推薦給我時,我受到很大的衝擊,覺得這漫畫怎麼如此厲害。 

我認為這部作品是學生與年輕人必讀之作。 

因為沒有其他漫畫能像這樣,充滿父母師長想要告訴孩子的訊息,而且畫得熱血又淺顯易懂。 

我們生活的現實世界非常嚴苛。 

很多事無法盡如人意。 

無法自由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不能馬上得到想要的東西。 

也應該常常覺得自己「怎麼會這麼弱」「已經撐不下去了」。 

我想大家常常聽到別人說,為了活下去,必須讓自己變強。 

卻很少有人能詳盡說明「怎麼做才能變強」。這或許是因為,就連說著這些話的人,對於如何變得更強大,也沒有明確的答案。 

但《鬼滅之刃》卻能清楚、淺顯地告訴讀者「這麼做,就能進步」。 

*《鬼滅之刃》所謂的「強大」* 

該怎麼做,才能變得更強? 

人們所說的「強者」,又是如何行動和思考的呢? 

《鬼滅之刃》透過登場角色,將答案畫給大家看。 

譬如主角竈門炭治郎。 

他是個真正的強者。 

但炭治郎的「強」,並非體現在技能與力量。 

炭治郎的強大,在於他的人格。 

舉例來說,他嚴以律己,卻寬以待人。自己覺得正確的事,他能清楚說出「正確」;覺得錯誤的事,也能明確指出「錯誤」。他愛護家人、體貼夥伴,也對與人類為敵的鬼懷有慈悲心。他不怨恨、不嫉妒、不氣餒;坦率、純真、一心一意想找出對方的優點,並將注意力集中於此,試圖給予接納與認同對方⋯⋯ 

即便如此,炭治郎並不是個完美的人,有他脆弱的一面和天然呆的地方,讓人無法討厭。 

沒錯,炭治郎就是個普通的少年。但他幾乎擁有在這個世界存活所需要的一切強大特質。在後面的文章裡,會再詳細跟各位說明。 

我們雖然無法在現實中模仿炭治郎的必殺技與攻擊招式,卻能學習他的心態與提升自我的方法。 

《鬼滅之刃》中還有許多充滿魅力的角色,他們或是說出令人印象深刻的臺詞,或是做出讓人想要仿效的帥氣行為。 

這部漫畫除了故事有趣,每個角色也都各自擁有突出的性格,讓人忍不住想把他們當成人生典範,這些特色都成為這部作品之所以能打動各年齡層讀者的原因。 

《鬼滅之刃》雖然是個奇幻故事,卻一點都不奇幻。 

作品裡畫出了許多現實生活中依然受用的教訓。 

不論大人或孩童,我們都希望有人能告訴自己該如何才能活得更堅強,這部漫畫便聚集了許多這類的教訓。 

所以能打動大家的心、挑起眾人的熱情。 

《鬼滅之刃》從二○一六年春天起,在《週刊少年JUMP》連載。二○一九年四月時,由於改編成動畫而引爆人氣,後來還製作了動畫電影,現在幾乎可說是日本的「國民漫畫」之一。 

這部漫畫也引發許多社會現象。除了與漫畫有關的周邊商品瘋狂熱銷,至二○二○年一月為止,系列原作的累計印量突破四千萬冊,動畫主題曲〈紅蓮華〉更是爆紅。角色扮演當然不在話下,許多人模仿書中人物的髮色、髮型和裝扮,想成為他們的粉絲也不斷出現。 

「鬼滅熱潮」的氣勢確實銳不可擋。 我也認為這股熱潮是必然的趨勢。  

*之所以強大的理由*

鬼滅之刃的舞臺是大正時期(一九一二年∼一九二六年)的日本。 

身為家中長男,炭治郎在父親死後繼承了他的工作,致力於將山上砍伐來的木材製成木炭販賣,以維持一家生計。

某天,炭治郎到山腳下的小鎮賣炭時,家人遭到惡鬼襲擊,母親與四名弟妹慘遭殺害,只有小他一歲的妹妹禰豆子還留有一絲氣息,沒想到禰豆子卻因為鬼的血進入體內,也跟著變成鬼。 

想方設法要拯救妹妹的炭治郎,遇見了獵鬼組織「鬼殺隊」的隊員富岡義勇,為了尋找讓禰豆子變回人類的方法,炭治郎決定與鬼對抗。炭治郎拜入負責培養鬼殺隊劍士的「培育者」鱗瀧左近次門下,接受嚴格鍛鍊,通過九死一生的嚴苛考驗後,獲准加入鬼殺隊。

 

炭治郎得知,活了千年以上的鬼王—鬼舞辻無慘或許知道讓禰豆子變回人類的方法。為了找到他,炭治郎和同時期入隊的夥伴,以及身為鬼殺隊精銳部隊的劍士「柱」(共有九人)互相砥礪、齊心協力,與鬼王手下的諸鬼展開壯烈的戰鬥。 炭治郎最後能夠打倒鬼舞辻無慘嗎? 禰豆子能夠成功變回人類嗎? 

這就是《鬼滅之刃》的故事大綱。 

這個故事最精采的部分,在於透過與不同的人們相遇和一次次的艱苦戰鬥,讓炭治郎從中獲得成長,逐漸成為更強韌的人。 

雖然眼前的阻礙越來越難以突破,戰鬥也越來越艱困,但不論遇到什麼狀況,炭治郎總是堂堂正正地迎擊,貫徹其永不放棄的姿態,直到最後一刻。這讓讀者們忍不住想為他打氣。 

炭治郎所面對的現實,充滿各種不合理。 

如果他擁有的是和普通人差不多的心志強度,那麼中途灰心喪志並不足為奇。因為《鬼滅之刃》的故事,就是從「竈門家雖然貧窮,但過著幸福生活;不料鬼為了一己之私,導致竈門家慘遭殺害」開始。別說是一無所有、從零開始了,炭治郎的起點根本就是負值。即便如此,他依然持續前進。 

我們可以從炭治郎百折不撓的言行舉止中,獲得許多解決問題、改善狀況的提示。 

日常生活中,各位或多或少都曾遇過不合理的狀況。 

比如:

 .明明依照指示做,卻還是挨罵。

.明明沒有任何疏失,卻因為「不夠親切」遭客人怒吼。

.非常珍惜的物品被朋友弄壞。

.不守時的其實是別人,自己卻莫名遭到指責。

.不是都約好了嗎?為什麼沒事先連絡就被放鴿子?

這種時候,生氣、焦慮、情緒激動⋯⋯都是人之常情;當家人或夥伴被鬼傷害時,炭治郎一樣非常憤怒。 

但他卻能憑著不屈不撓的精神,將憤怒化為動力,轉換成正向思考。他絕不怪罪別人、不敷衍了事、不自暴自棄,也不放棄希望。為了讓自己變強,他一定會想辦法找到突破口,將不合理的現實化為前進的原動力。

此外,就算因自己能力不足而導致失敗或遭遇危險,炭治郎也不會氣餒喪志,而是持續要求自己聚焦在「我哪裡沒做好?」「該怎麼做才會順利?」等方面,這也是他能變強的原因。 

「就算失去,你還是得繼續活下去;不論遭受什麼打擊。」 (第二集第十三話〈你啊⋯⋯〉) 

這是炭治郎對一位名為和巳的青年所說的話。和巳得知未婚妻被鬼吃掉後,大受打擊,整個人變得茫然無措。 

儘管擔心對方,炭治郎卻仍坦白告訴和巳,不能停在原地、必須繼續前進的重要性,簡直就像說給自己聽似的。 

炭治郎接受了「眼前的自己無法改變不合理的現實」一事,試圖保持希望並跨出下一步,而這句臺詞正可說是他強韌的象徵。 

*喚醒現代人幾乎遺忘的強韌與美德*

我的專業是心理學,除了在大學教書,同時也擔任諮商師與講師,在國高中、大學、地方自治團體和民間企業,開設許多有關職涯設計與團隊塑造的講座。 

上課時,我會拿漫畫角色與情節來舉例;將《鬼滅之刃》當做題材的情況也不在少數。 

炭治郎與周遭人們的生活方式、思考邏輯、互動關係,屢屢提示我們許多人生在世的重要心態,以及建立良好人際關係的必要條件。 

我過去發給學生的問卷裡曾有一道題目:「帶給你重大影響的漫畫是哪一部?為什麼?」並曾收到這樣的回答: 

學生A:

【答案】《鬼滅之刃》

【原因】像炭治郎這樣珍惜家人與朋友雖是理所當然的事,但我覺得自然而然就能做到的炭治郎很厲害。 

學生B:

【答案】《鬼滅之刃》

【原因】這部作品告訴我,那些平常覺得理所當然的事,其實都是必須付出努力做到的事。 

以炭治郎為中心,《鬼滅之刃》登場人物們所表現出來的言行舉止中,有許多都是理論上應該做到,卻幾乎被我們所遺忘的。

許多人說,由於《鬼滅之刃》的時間設定是大正時代,所以才會讓人覺得它體現出許多(當時還保留著的)傳統美德。 

為了達成目標,必須累積努力。 

人類絕對無法完全靠一己之力活下去的現實。 

認同、尊敬、珍惜他人,是非常重要的態度。 

《鬼滅之刃》向我們呈現儘管覺得理所當然、平常卻難以意識到的「人生真理」,以及人類原來可以這麼強韌。 

藉由本書,我希望能成為導讀者,解讀《鬼滅之刃》中蘊含的訊息,並傳遞給大家。 

本書除了介紹炭治郎、禰豆子、善逸、伊之助、鬼殺隊九柱等角色令人印象深刻的臺詞與場景,也將鬼舞辻無慘與其他鬼的言行列為不該仿效的負面教材,以此進行說明。透過正邪兩方面的對照,更能讓我們看清炭治郎的堅強。 

.渾渾噩噩地活著,沒有明確的目標。

.經常在挑戰前就放棄。

.不喜歡腳踏實地付出努力。

.很容易出現負面思考。

.不擅長與他人溝通。

.習慣以自我為中心,覺得自己最重要。

.遇到挫折時,第一個念頭是「我沒有錯」。

.為了不被別人討厭,總是看人臉色、隱藏自己的真實想法。

.覺得自己很不幸。 

上述特質中,是否有哪一項與你的情況相符?或是你強烈希望自己「絕對不要變成這種人」?若是這樣的話,請務必讀完本書。 

炭治郎與他的夥伴,一定能幫助你變得比現在更強大,並帶來充滿希望與成就感的人生。

看更多

試閱

第1章 想打造強韌的自我,只要記住一件事
──「累積」讓賣炭少年開始改變 

*那一刻的覺悟,改變了炭治郎* 

教我們如何打造強韌內在的中心人物,正是《鬼滅之刃》的主角竈門炭治郎。 

直到某天之前,炭治郎都還只是名普通的少年。他受到母親信任、被弟妹依賴;要是到山腳下的小鎮賣炭,鎮民們也都會親切地跟他打招呼,總而言之就是個體貼家人的溫柔孩子。然而這樣的他,卻以某天為分界點,立志成為劍士,企圖獲得足以將鬼斬首的技巧與心志。 

從一個未曾揮舞過刀劍的賣炭兒,成為一個不但需要技術,也需要堅強內在的劍士,炭治郎的成長過程。正好能告訴我們如何打造強韌的自我。 

炭治郎並非從小就接受成為劍士的菁英教育,成為劍士的這條路也並非一帆風順。正因為如此,他的成長過程才有許多地方值得我們學習。 

不管再怎麼努力、行動再怎麼有效率,也不代表一切就能盡如人意。有失敗的時候,也有努力卻完全得不到回報的時候;也有因為目標太過遠大,導致進行到一半就開始抱怨、甚至放棄的時候。 

不斷碰壁的時候,該如何跨越障礙才好呢? 

此時做出的判斷,很可能會大幅改變我們的人生。為了打破自己的「殼」,有時也必須冒險踏入未知的領域。 

該怎麼做,才能克服這些困難,讓自己變得更強韌呢? 

炭治郎之所以能持續前進,是因為某種堅定的信念支持著他,讓他儘管面對逆境,也不至於灰心喪志。 

在《鬼滅之刃》中,炭治郎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守護變成鬼的妹妹禰豆子,並想辦法讓她變回人類。這一點打從故事開始,就不曾改變過。 

家人遭鬼襲擊,只剩下禰豆子一息尚存,為了帶妹妹去看醫生,炭治郎背起妹妹飛奔下山。半路上,逐漸變成鬼的禰豆子竟出手攻擊炭治郎。 

即使如此,炭治郎仍對自己說「禰豆子是人」而沒有反擊。看到炭治郎的模樣,禰豆子眼中落下豆大的淚水。 

就在這個時候,鬼殺隊的富岡義勇出現了,準備斬殺禰豆子──獵鬼就是他們的任務。 

炭治郎拚了命為妹妹辯護,但義勇充耳不聞。他拒絕炭治郎的求情,因為一旦變成了鬼,就再也無法變回人類,所以一定得殺掉禰豆子。

自覺贏不了義勇的炭治郎於是下跪磕頭,拚命懇求義勇手下留情,放禰豆子一馬。 

但義勇看到這樣的炭治郎,反而嚴厲地對他破口大罵: 

「不要讓別人掌握你的生殺大權!」

「在掠奪或被掠奪的時候,無法掌握主導權的弱者還說要治好妹妹?還說要找到仇人?可笑至極!」

(第一集第一話〈殘酷〉) 

如果炭治郎就此退縮或放棄,禰豆子說不定真的會被殺掉。 

但是他聽了這段訓斥後,突然省悟過來,轉而正面攻擊。由於彼此的力量差距顯然非常懸殊,炭治郎三兩下就被打得差點氣絕,但他仍朝義勇丟出斧頭,企圖一命拉一命,把對手一起帶上黃泉。

一邊是不惜賭上自己的性命,也要守護妹妹的哥哥;一邊是看到哥哥倒在地上,於是盡全力保護他的妹妹。義勇發現這兩人所展現出來的姿態,與以前看過的人鬼關係存在著某種差異,於是他決定放禰豆子一條生路,並將傳授自己劍術的師父──鱗瀧左近次介紹給炭治郎。 

這件事讓炭治郎領悟到,現在的自己不可能保護妹妹,也為了向鬼問出變回人類的方法,下定決心成為斬鬼之人。

賣炭少年立志成為斬鬼劍士。 

只要知道自己與義勇的實力差距,炭治郎必然會發現這個目標根本高得離譜。但人類是種只要對目標的執著夠強烈,就能勇往直前的生物;而這份執著,也能提高達成目標的可能性。 

這份執著也稱為「成就動機」。是創造強韌意志的原動力,能讓人不畏懼失敗,持續朝著目標挑戰。

就算不斷撞牆,也必須一再挑戰,永不放棄。 

如果覺得現在這樣不行,就思考新的方法和可能性。 

想要實現遠大的目的與夢想,絕對不能缺少這樣的態度。 

*累積,讓身心不斷強化*

即使有達成目標的強烈意念,並做好了覺悟,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抵達終點。目標越是遠大,通向它的路途就越是險峻漫長。 

決心加入鬼殺隊的炭治郎也一樣,前方當然有嚴苛的考驗等著他。 

雖然是義勇介紹的,但鱗瀧並沒有立刻答應收炭治郎為弟子。為了測試炭治郎的身心是否都具備成為劍士的資質,於是將炭治郎帶往到處都是陷阱的山上,要求炭治郎在天亮之前下山。 

炭治郎不斷被突然從上下左右飛來的巨石與樹幹砸中,又屢次掉進洞裡;才剛剛爬起來,又立刻摔倒,搞得全身都是傷。好不容易通過考驗,讓鱗瀧接受他成為弟子,但地獄般嚴酷的鍛鍊才正要開始。 

炭治郎日復一日進入山中進行訓練,也一次又一次落入陷阱。陷阱的難度與日俱增,石頭與樹幹更換成了銳利的刀劍。 

揮刀揮到手差點廢掉,在與鱗瀧一對一的練習當中被摔倒、扔飛,老師還威脅他「要是刀子折斷,就打斷你的骨頭」。 

恐懼和疼痛不斷累積在炭治郎心中,甚至好幾次都覺得自己可能會死掉,但他每每在就要灰心喪志的關頭想起禰豆子,才能熬過嚴格的修行。 

最後一項課題,是要劈開比自己身體還大的岩石。成功後,鱗瀧終於允許炭治郎參加稱為「最終選拔」的鬼殺隊入隊考試。 

最終選拔的合格條件,是在有鬼的山裡撐過七天,並順利生還。 

炭治郎與其他想進入鬼殺隊的候選者們,突然被迫賭上性命與鬼戰鬥。 

而且最終選拔才剛開始,兩隻鬼便突然襲擊炭治郎。雖然他一時感到慌張,但還是能冷靜地與鬼對峙,並使出鱗瀧傳授的劍術迎戰。最後乾淨俐落斬斷兩隻鬼的脖子。 

這瞬間,炭治郎眼眶泛淚,在心裡對自己說: 

「成功了!我打敗鬼了!真的變強了……鍛鍊沒有白費,我確實學會了。」

(第一集第六話〈成堆的手〉) 

只要忍受痛苦、不斷忍耐,並持續鍛鍊,就能確實成長。 

身心同時接受磨練,不但能提升技術,精神力也能獲得強化。 

如此一來,原本做不到的事情,就會在不知不覺中變成做得到的事。 

努力的過程中,我們往往難以察覺自己的成長,卻經常會因為某個契機而真切感受到這一點。炭治郎在打倒兩隻鬼那瞬間所體會到的,就是這種感覺。 

在累積努力後所獲得的成功體驗,能夠提升「我做得到」的自我效能(self-efficacy)。 

第一次握球棒的人,不可能一上場就擊出全壘打。 

第一次接觸鋼琴的人,不可能立刻就彈出莫札特的曲子。 

第一次拿畫筆的人,不可能突然就畫出媲美畢卡索的作品。 

所有被譽為一流的人,剛開始都是外行人。 

不管是多喜歡的事,在達到一流的水準前,不可能全都是愉快的體驗。總是會遇到想放棄和逃跑的時候。 

即使如此,人們依然忍受痛苦、持續忍耐,不斷磨練自己的技術。另一方面,持續投入一件事情的過程,也能同時培養出強韌的身心。 

就這樣,原本做不到的事情,逐漸做得到了。 

前面所引用那段炭治郎的話,也如實地表現出累積對達成目標的重要性。 

不論工作、社團活動或個人嗜好,大家應該都有埋頭苦幹的經驗,或是對某件事喜歡到不可自拔的程度。當然,想必是因為喜歡,才能夠持續下去,但說不定也有些人會因為無法更上一層樓而煩惱;或是雖然喜歡,但還是想逃避痛苦的部分。 

請各位不要忘記,這樣的困難與忍耐確實能帶來成長。即使自己沒有感覺,但藉由反覆的鍛鍊,身心依然能在不知不覺中變得強大。

*炭治郎看見的「空隙之線」是什麼?* 

累積不只能讓人獲得精鍊的技術與強韌的心志,還能因為擁有這樣的經驗,而培養出「特別的感覺」。

舉例來說,生活在南美洲亞馬遜叢林的原住民,就擁有我們的常識所無法理解、超乎常人的直覺。

即使在萬籟俱寂的叢林中,他們只要閉上眼睛、豎起耳朵,就能正確說中獵物所在的方位,也能根據河水的狀態或吹過來的風,預言降雨的時機…… 

這些直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學得會的能力,必須透過經驗的累積才能習得,也是只有這些人才懂的特殊感受。 

面對鱗瀧所給的最後一項考驗,當炭治郎終於劈開那塊大岩石時,他在心裡分析自己成功的主要原因: 

「之所以能贏,是因為我能分辨出『空隙之線』的味道。」

(第一集第六話〈成堆的手〉) 

「空隙之線」是炭治郎特有的形容方式,意思是對方的要害或弱點,指的是當他看見那條無形之線時的獨特感受。炭治郎加入鬼殺隊、與各種鬼戰鬥時,「我看見了空隙之線」的心聲,也數度在《鬼滅之刃》中出現。 

這條空隙之線,是累積經驗後才能得到的直覺。 

換句話說,這是專屬於炭治郎的直覺。 

在心理學有關智力的討論中,其中一種理論把人類的智慧分為「晶體智力」(crystallized intelligence)與「流質智力」(fluid intelligence)兩種,像空隙之線這樣的直覺,應該可算是晶體智力。 

雖然無法說明,但能給出答案。 

這是在經驗的累積中誕生的智慧。 

用俗話來說,就是所謂「阿嬤的智慧」。 

換言之,應用過去所累積的知識來解決問題,就是晶體智力,而它也強烈受到學校教育、各種經驗與文化的影響。 

據說這種智力能隨著年齡增加,而且不管到了幾歲都能維持。 

至於流質智力,則是迅速適應新環境與場合的智能,包含資訊處理、計算、背誦等能力。相較於晶體智力,流質智力會隨著年齡衰退,所以越年輕的人表現越優異。 

《鬼滅之刃》裡的竈門炭治郎是個年僅十五歲的年輕人,卻能透過嚴格的鍛鍊,提升看見「空隙之線」這項晶體智力;而這項能力也成為重要的武器,幫助他接二連三擊敗力量強大的鬼。 

炭治郎最主要目的是讓禰豆子變回人類,為了找到鬼舞辻這個最終大魔王,必須解決(打倒)遭遇到的各種問題(鬼)。 

正如字面上的意思,空隙之線,就是解決問題的破口。 

這是他在遇到義勇與鱗瀧前,未曾具備的直覺。 

從關於這條線的一連串情節中得到的教訓是:忍耐、承受和努力不會只是白費力氣。只有克服障礙的人,才能理解什麼是「特別的直覺」,並培養出解決問題的能力。 

晶體智力必須透過大量的學習與經驗累積才能獲得;而越是提升,就越能減少失敗,讓事情順利運作。這項能力,也將成為打造強韌自我的重要武器。

*成功經驗與自我效能* 

前面曾經提到「自我效能」這個詞語。 

這是個心理學名詞,用來衡量個體對完成任務和達成目標之能力的信念程度或強度;簡單來說,就是相信自己是有能力的。在《鬼滅之刃》中,有許多登場人物透過累積成功經驗、提升自我效能的情節。 

提升自我效能,就能獲得達成目標的喜悅與滿足感,並為選擇接下來要採取的行動與付出的努力,帶來良好影響;還能因為加乘效應進一步提升自己的能力。 

當然,達成的目標越大,自我效能的提升幅度也越大,但即使是微不足道的成功經驗,一樣非常重要。此外,來自父母、老師或上司的認可與讚賞,也有助於提升自我效能。

 以炭治郎為例,他在鱗瀧指導下反覆進行了許多苦不堪言的修行,最後得到已成亡靈的前弟子──錆兔與真菰的幫助,劈開了自己原本以為絕對劈不開的石頭,這可說是他第一次的重大成功經驗。我認為,這次經驗大大提升了炭治郎的自我效能。 

師父鱗瀧的話,讓這種感受更加放大。 

當時炭治郎茫然站在劈成兩半的岩石旁,為自己竟然能辦到而驚訝。鱗瀧拍拍炭治郎的頭,稱讚他: 

「你表現得很好。真是個了不起的孩子……」

(第一集第六話〈成堆的手〉) 

光是把自己代入炭治郎的角色、想像這幅場景,就令人忍不住熱淚盈眶。尤其一想到鱗瀧其實不希望讓炭治郎參加最終選拔的心情(因為曾有弟子在過程中喪命),更是讓人鼻酸。 

嚴格到不能再嚴格的師父,再怎麼努力反擊也打不過的師父,竟然對自己說出這麼溫柔的話,炭治郎的心情想必既是安穩,又是歡喜,(就好的意義上)全部攪成了一團。 

「我辦得到」的自信。 

獲得信賴和尊敬的人稱讚所帶來的喜悅。 

炭治郎的自我效能在這個瞬間大幅提升,或許這就是他蛻變成劍士的轉捩點。 

在這之後,他陸續累積許多成功經驗,無論身為人或是劍士,都變得越來越強韌。 

對成功有所自覺,也是提升自我效能的重點。 

因為即使完成了某件事,如果沒有「我做到了」的自覺,自我效能也不會因此提高。 

我們可以用「交作業」來說明有關持續累積微小成就的重要性。學校老師出作業、規定繳交期限,學生在期限前交出作業。很正常,很理所當然,有什麼好討論的嗎? 

重要的其實是交作業時的「意識」。 

A同學:因為是作業,所以必須完成,也必須在期限前繳交。 

B同學:這次也在期限前交出去了。自己成功地持續遵守規定。 

假設這兩人學力相同,作業的分量、種類與難度也完全相同,這表示剛開始學習的時候,他們之間並沒有什麼差別。 

然而過了一段時間,兩人的學力開始出現差距。 

你覺得誰的學力提升了呢? 

答案是B。因為B每完成一項作業,就會產生「我做到了」「我能做到」的成功自覺,使他的自我效能比缺乏類似意識的A更高,也對學習成果帶來良好的影響。 

如果有機會獲得老師與父母的稱許,B的學力想必更能進一步提升吧? 

當炭治郎打敗鬼或得到別人認可的時候,都有「我做到了」「我能做到」的自覺,用來說明自我效能的概念再適合不過了。 

不管完成的是多微不足道的事,請不要覺得「自然而然就完成了」「做得到是理所當然的」,應該像炭治郎一樣,強烈意識到「我成功了」「我做得到」「能做到很棒」。 

只要能做到這一點,成長幅度一定會遠高於缺乏相關自覺的人。

*每過一關,都會出現能讓你更強的新課題*

雖然累積努力就能讓人變得越來越強,但目標越遠遠大,越無法輕易達成。

炭治郎也一樣,不可能這麼簡單就找到最終目標鬼舞辻無慘。 

因為在尋找鬼王的路上,每當他稍微變強了一點,眼前就會出現更大的阻礙。 

剛開始打倒的算是雜魚,下一關就出現巨大的異形鬼,再接著是能使用「血鬼術」這種特殊術式的異能之鬼,還有直接分得鬼舞辻之血的上級之鬼。炭治郎必須克服的障礙變得越來越困難。 

很明顯的,想要找到鬼舞辻無慘,炭治郎還有一條很長的路要走。 

打倒上級之鬼後,接下來阻擋他前進的,就是由十二名精銳組成、直屬鬼舞辻無慘麾下的戰鬥部隊,稱為「十二鬼月」。 

十二鬼月由相當於一軍的六名上弦之鬼,與相當於二軍的六名下弦之鬼構成,上下弦還各自分成六個等級。 

首先出現的,是戰鬥力相當高的前十二鬼月,接著是下弦之鬼,再來是上弦之鬼。等級不斷提升的鬼就像這樣,接二連三地找上門來,彷彿拚了命想阻礙炭治郎繼續成長似的。 

明明只要把頭砍下來,就能殺死鬼,但後來竟然出現光是砍斷脖子也殺不死的鬼。簡直就像角色扮演遊戲,隨著等級提升、進入新的區域,要打倒敵人就變得更加困難。 

即使如此,炭治郎與同伴仍然繼續前進,即使戰鬥變得越來越艱困,即使要發現足以打敗敵人的破口越來越難,也絕不放棄。他們在承認對手越來越強的同時,也為了突破居於劣勢的情況而自我激勵。

炭治郎在與半天狗──由鬼舞辻無慘賜予「上弦之肆」頭銜(上弦之鬼中排名第四強)的鬼—戰鬥時,儘管一次又一次被他逼得走投無路,卻始終無法一擊斃命。這時,炭治郎如此告訴自己:

「雖然覺得自己變強了,但鬼比我更強;雖然身體因為受了傷而變得殘破不堪,但每次總有人會來救我,生命才得以維繫……我必須有所回應!」

(第十三集第一一三話〈赫刀〉) 

如果不把眼前無法逃避的現實,當成幫助自己變強的新課題,就會在原地停滯不前。炭治郎正是因為知道這一點,才會勇於挑戰。 

這樣的發展其實與我們的生命階段非常相似。 

在國小、國中這個階段,與他人之間雖然難免會有競爭(戰鬥),但大致上所過的仍可算是很平穩的日子。套用在炭治郎身上,他與家人生活時,應該就是這種感覺吧。 

但從準備高中考試(拜入鱗瀧門下修行)開始,人生一下子變得忙碌起來。 

升上高中後(通過最終選拔),功課的難度一下子提升不少(迎戰的鬼變強);好不容易修完了大學所需要的學分(面對更強的鬼),轉眼間就到了必須思考個人未來(如何對付十二鬼月)的時候。 

無論升學或就業,只要進入下一個階段,眼前就會出現新的課題。 

如果要念研究所,就必須準備入學考試;為了畢業,還得寫出學位論文。 

如果進入職場,除了常常得在工作之餘參加相關研習或課程,還會視需要準備資格考或升等考試;變成老鳥後,還有機會指導新人。 

隨著人生階段層層遞進,需要往來的人也急遽增加,不再只有父母、老師和朋友,也需要獲得更好的溝通技巧。 

為了活下去、為了打造強韌的內在,我們需要解決無數的關卡。當然,任何人都會失敗受挫,也會有意志消沉的時候。 

重要的是看待挫折的態度。 

根據心理治療中的理情行為療法相關理論,煩惱與痛苦的程度,取決於人們如何看待使自己受挫的事件,而非事件本身。換句話說,到底是單純把危機當成危機,還是有辦法把危機看成轉機,將大幅改變人們接下來的行動。 

人生當然有起有落。 

我們不該對挫折過分耿耿於懷,只要能夠轉換心情或看待挫折的方式、採取積極的態度,就能腳踏實地往前進。 

解決了一項課題,必定又會出現新的難關。 

而且沒有任何一項是可以輕鬆過關的。

就算走三步退兩步,只要最後前進了一步,就能繼續往上爬。 

這就是人生。「遇到障礙時更需要正向思考」的炭治郎哲學,是打造強韌的內在不可或缺的要素。

*透過累積,創造獨一無二的「型」* 

《鬼滅之刃》的主角級人物,都是充分具備劍士資質的角色。與炭治郎同時加人鬼殺隊的隊員們如此,被稱為「柱」的精銳部隊也是如此。他們不僅擁有體能、運動神經、判斷力、忍耐力等與生俱來的天賦,也兼具努力的才能。 

剛開始與鬼戰鬥時,大家使出的都是從師父那裡學來的劍術與戰術(除了自成一派的嘴平伊之助,他是例外中的例外);但也有不少人透過日復一日的修行與戰鬥經驗的累積,創造出自己的招式與風格。 

雖然忠於基礎,卻能根據當下的情況做出變化。 

透過創意,將培養出來的能力提升到更高的層次。 

這是優秀的人才都在實踐的方法。 

炭治郎第一次對抗十二鬼月時,陷入嚴重苦戰。他雖然勇敢挑戰下弦之伍.累,卻完全不是鬼的對手,所有根據鱗瀧傳授的呼吸法「水之呼吸」使出的型(招式)全都被反彈回來。

就在炭治郎與死神擦身而過時,腦中倏然回想起亡父跳著竈門家代代相傳的「火神神樂」的身影。最後,他運用父親所教導、火神神樂獨特的呼吸法,變化出新的招式,對累發動攻擊。原本看不見的空隙之線,這下子突然看得見了,情勢因此而逆轉。 

鱗瀧當然沒教過炭治郎如何使用火神神樂的方式戰鬥。 

這是炭治郎在幾乎無意識的情況下,自己發現的。 

和炭治郎同時進入鬼殺隊的我妻善逸,也在成長的過程中開發出自己獨一無二的招式。 

善逸是個很特殊的人物。平常怯懦怕事又愛哭,徹底是個膽小鬼。但當他因恐懼而陷入昏厥般的沉睡後,就會搖身一變,成為超強劍士。習藝時,師父曾傳授他「雷之呼吸」,但在六種呼吸法裡,他唯一學得會的只有「壹之型」。

然而就在善逸與變成鬼的同門師兄獪岳上演殊死戰時,居然施展出就連同樣使用雷之呼吸的獪岳也不知道的全新招式「柒之型.火雷神」,成功斬斷獪岳的脖子。 

獪岳以為師父偏心,只將這個招式傳授給善逸;善逸卻在獪岳將死之際自言自語似地說著: 

「這是我自己的型,是我想出來的,專屬於我的型!」

(第十七集第一四五話〈幸福的箱子〉) 

我們不像炭治郎或善逸那樣,擁有特殊天分。 

但只要徹底鑽研一項事物,就能發現專屬自己的招式。 

掌握訣竅。 

找出更有效率的方法。 

想辦法讓自己容易實踐。 

這麼一想,是不是就變得很好懂呢? 

在許多日本傳統藝能──例如有「三道」之稱的茶道、花道、書道(或云「香道」),或是各派武術中,都有「守破離」的概念。 

據說這種概念源自於茶道千家流始祖千利休的教誨,意思是「規矩做法須嚴守,雖有破有立,但不能忘本」。在不忘基礎的要求下,越是認真面對一項事物,就越能熟練,並從經驗累積的過程中,發展出自己獨一無二的樣貌。 

讀書學習也一樣。 

一開始,我們會從父母與學校老師身上學習念書、做筆記或解決問題的方法;但隨著升上新的年級,學習的範圍變廣、難度提升,就必須開始思考適合自己的方法。 

尤其是準備考試的時候,如果只是坐在書桌前埋頭苦讀,專注力很快就會無以為繼,因此必須主動調整科目順序、留意讀書環境(自家、補習班的自習室或學校圖書館)與休息時間的安排等。 

工作時也是如此,上司或前輩所傳授的工作方式雖是基礎,但如果沒有自己花心思改善和調整,要把工作做好,可能還是會覺得哪裡卡卡的;嚴重的話,上司甚至不敢把重責大任交付給你。 

熟悉基礎後,總之先嘗試再說。萬一失敗了,只要仔細思考原因、改善後再嘗試就行了。專屬於自己的招式就能在這樣的反覆摸索中逐漸確立。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