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S0100195

去你的正常世界

作者 大坦誠
出版日 2021-05-01
定價 $320
優惠價 79折 $253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相關專欄

  • 試閱

內容簡介

★IG人氣作家,陪你狠甩爛生活一耳光!上萬粉絲留言直呼超解氣!
★致那些年傻過、愛過、恨過、痛過,最後跨越的坦誠女孩(跟男孩)。記住,傷痛是拿來戰勝的,不是讓你拿來留疤的!
★作家 少女老王/圖文創作者 有隻兔子/暢銷作家 厭世國文老師/人類 潘柏霖有愛推薦

誰說人一定要活得正能量?
誰說主角只能善良不能抓狂? 

從小到大,我只要逮到機會,就會泡在學校的圖書館,看那種超常見的成長故事集。但說實在的,國小時的我總是不懂,為什麼反派能一路欺負了主角七個章節,還能在最後三個章節中理所當然的洗白?
往往主角抓狂起來反抗的部分只占了一頁,後面還要花三頁的篇幅來愧疚自己抓狂。
奇怪耶,為什麼主角只能善良不能抓狂?所以我一直在找那種主角可以從第二章一路抓狂到第十章的成長故事。

這樣才痛快,不是嗎?

讓我用23篇故事,
陪你打爆生活中的不平、憤怒、忍耐、傷痛。

小時候看電視,總覺得八點檔的劇情很狗血,那些事不可能會在日常中發生,但等我們長大,卻發現真實生活比劇情還讓人吐血。
惡整他人當有趣的白痴渣男,不真心卻又整天「寶你好美!」的綠茶,擺爛加上滿嘴「可能是喔」的屁孩,還是說了不能打包卻硬要打包的歐芭喪…… 

「這個世界很糟,但更糟的是,我還必須跟一堆很糟的人一起活著。」

如果你是這麼想的,希望我筆下的故事,能為你帶來心靈上(肉體上會被告請小心)的愉悅。
人不用活得太正能量,但你可以活得坦誠又痛快!

【作者簡介】大坦誠

只是一個喜歡把別人的故事寫成小說(而且最好是奇奇怪怪的狗血的故事)的平凡作文老師,業餘時間經營粉專,只是為了圓少年時期的小說夢。

曾任臺北市立某高中優良學生(但隔年就被換掉了)、補教業作文老師、國小老師、眾多學生家長免費情緒勒索的對象,現任長得醜爆了的臃腫兇兇肥婆。

曾獲教育部國民小學實習學生優良獎、藍海文學獎、臺北市語文競賽作文類社會組前五名。(因為不是第一名又渴望頭銜,所以打前五名,謝謝!)

午夜夢迴之時,除了會想衝出家門買黑糖八寶粥來吃,還會想起自己曾經想要當老師或是作家,也想被大家喜歡。

臉書粉專:大坦誠
IG:bigtan_bibi 

歡迎大家踴躍來玩耍,但我也對各位感到很抱歉,因為我不是一個善良的人、也不正能量(痛哭)。

看更多

得獎紀錄

★2021年度
博客來上半年心理勵志類風雲新作家
誠品上半年華文創作Top10

預購直登博客來總冠軍.心理勵志類Top2
金石堂非文學類Top5
誠品心理勵志類Top8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S0100195
ISBN:9789861365787
288頁,25開,西翻,平裝,單色
看更多

電子書

歡迎於Readmoo、Kobo、Google、BookWalker、Pubu、Hyread、myBook、UDN讀書吧、Taaze讀冊、博客來洽購電子書

看更多

目錄

【推薦序】傲嬌地愛世界 厭世國文老師
【自序】那些只剩下開始與結局的故事

正常人門票

我媽兒子的唇膏
就算是新爸爸,也眉關係
阿茲海扁證
不聰明魔法水
輪到誰拖地
脆脆的高麗菜
庫洛魔法死
贏在起跑點

危人師表

How you FUCKING feel like that
一小片蛋糕
小兔兔找勇氣
我們懷念他
我會打你,一定打你!

糟糕故事

狼若回頭,就剃光頭
爹地的白色戀人
可能是喔!
宿舍驅魔記(上)
宿舍驅魔記(下)
最高的地方
活著
轉職歐芭喪劊子手的外帶快手
懂玩大怒神
一月二十日的上午

看更多

【自序】那些只剩下開始與結局的故事

有時候我看到年輕小坦克(註:我的讀者都被我稱之為小坦克)說我的故事是他們最好的成長小說時,我都會不由自主的抖一下。除了我怕他們爸媽知道自己小孩被我這個社會敗類帶壞會想殺我之外,也是因為覺得我的小說根本不符合成長故事的公式。

成長故事集的公式不是應該是:十章裡面前七章都是善良的主角被反派惡童欺負,後面三章中有兩章是在洗白惡童,最後一章則是快樂大結局,每個人充滿希望與正能量?

從小到大我只要逮到機會,就會泡在學校的圖書館,看那種超常見的成長故事集。

但說實在的,國小時的我總是不懂,為什麼惡童欺負主角一路欺負了七個章節,還能在後面三個章節中理所當然的被洗白?

往往主角抓狂起來反抗惡童的部分只占了一頁,後面還要花三頁的篇幅來愧疚自己抓狂。

奇怪耶,為什麼主角只能善良不能抓狂?

所以我一直在找那種主角可以從第二章一路抓狂到第十章的成長故事(想當然不可能會有)。

我大學念的是語文教育相關科系,所以我曾經認真研究這類成長故事。研究後我終於明白作者如此安排的苦心,但我依然非常渴望看到那種從頭抓狂到尾的故事。

這樣才痛快,不是嗎?

如果一個故事只剩下主角開頭的眼淚還有反派不算太差的結局,那些還沒完成的復仇呢?那些應該給讀者們的痛快情節到哪去了?那麼那些該有的嘶吼與吶喊在哪裡?

所以那年二十三歲的我,舉起了被教授們嫌棄、被假文青們詛咒、被世間萬千只容許正能量存在的正能量男孩女孩們唾棄的筆,用「大坦誠女孩」的筆名,四處尋找那些跟我一樣的坦誠女孩,再一點一點的、把那些開頭很慘、結局很爛、但過程卻非常痛快的該死的故事寫了下來。

喔,對了,為什麼我叫大坦誠?

國小的時候我就是部落客了,我在優學網上面有一堆粉絲,我每天都會發非常正能量的文章,還有自己寫一些好笑的改編歌詞跟改編童話。

我也曾是那種每天都很正能量地參加作文比賽,不停都在歌頌世界、高歌未來,然後得特優的小孩。

後來我的家裡發生了一些事情,我有一陣子每天都在哭,再也沒辦法寫好笑文章了,所以我再也沒更新過。

但我一直覺得,只要我繼續保持正能量,我就可以逃離所有爛事,因此我還是很認真的維持著正能量的作風,甚至準備當充滿愛的國小老師,還跑去參加教育志工團、親善團等。

我以前是那種跟著籃球隊打完球輸了還會發文謝謝兄弟、打LOL 一直銅牌,還會大聲唱「相信吧多遠都可以到達」的白癡陽光直男。

結果某天,我參加活動,被一個可怕的女人推卸責任,從那天起整間大學都在瘋狂的傳我的謠言,連我國小發生的事情也被放上了黑特網。

她們會一邊分享晚安詩,說要成為一片溫柔的海,一邊在臉書發文狂暴抨擊我。

那時,我只要滑開手機,就能看到每個人都在罵我跟試探我。終於到了一天,我受不了地問她的姊妹幹嘛外流一堆我的照片、還有我家的事情,沒想到她很溫柔而堅定的說:

「就像柯南說的一樣,真相總有一天大家都會知道啊,所以我就不當隱瞞者了,可能我就是一個坦誠女孩吧?」

可!能!我!就!是!一!個!坦!誠!女!孩!吧!

從此之後我就把所有看得見的社群軟體改成「大坦誠女孩」,然後一天發一篇文罵她們,當然也不忘分享晚安詩。

我曾經接過一個人的電話,問我為什麼我說話那麼不溫柔?如果被我回嘴的人有憂鬱症怎麼辦?

接著我聽到她媽媽在旁邊幫腔,那天晚上,我在某知名百貨前聲嘶力竭地臭罵她們,等到她們在電話那頭狂哭叫我去看《我們與惡的距離》,我才掛掉電話。

後來我的行為越來越脫軌,有一堆人哭著說我變了,但我覺得當坦誠女孩有夠爽,不用跟以前一樣每天早上起來對自己說:「努力努力歐嗨唷。」

現在的我,只需要恨恨的反問對方:「關你屁事。」

我沒有在台上教小朋友人生的道理,頂多只在補習班要國中生不要把「是在哈囉」當成修辭用,因為我還沒摸清楚到底人生的道理是什麼。

但我知道,人要學會坦然地面對那些你怕得要命的事,你處理過越多爛事,你就會越厲害。而你若不去處理那堆爛事,爛事就會搶先處理你。這是我的格言,也謝謝那些相信我的格言的人。

謝謝我的小編兼好姊妹青霞,雖然她恐男,但她一直比男人還堅強,總是在我們被罵到不行的時候用士官長般的口吻要我打起精神,並用復健師般的耐心讓我重新振作。

謝謝另一名小編廖廖,也是我最重視的學弟,願意認真讀我的每一篇作品,就算他比我優秀,還是不忘說我優秀。

謝謝如何出版社,在每個人都想肉搜牛頓是誰的時候,不畏外界的謾罵,與我簽下了書約,而且沒有因為故事情節太神經而叫救護車把我載走。

謝謝黃老師跟我媽,謝謝你們教會我寫作,讓我在被全世界罵到流出汁來的時候,還有辦法讓罵我的人氣到尿出來。

最後,謝謝奮力生存、不顧開頭及結局,努力活出自己那份糟糕故事的你。

我們!都是!大坦誠!女孩!

看更多

試閱

最高的地方
故事的主角是牛頓,明星高中的學生。
「牛頓」是他國中時幫自己取的綽號,因為牛頓曾說:
「如果我能看得更遠,那是因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他唯一要求我別改這個,
他希望看到的補習班同學們能知道他真的走出來了。
 

會考搞砸後,我的人生從「一定可以上健中」墮落成「永遠不能上健中」。

家裡不再有熱騰騰的晚餐,我媽會丟給我兩百元(真的是丟的)要我自己去買;有人打來問我成績,就會像我被車撞死一樣的哭說:「我們家底迪真的考得太差了啦!」

我爸則會突然進我的房間用力敲我的頭,說我在家等死。如果我不小心哭了,他就會拖我去家門口罰跪。

 

我搞砸會考後,好幾個夜晚都是這樣度過。

一開始我有種被雙親遺棄的感覺,但某晚我在門口罰跪到睡著,隔天渾身痠痛的醒了過來,忽然覺得他們不再是我的爸媽了。

我開始習慣性的拔前額的頭髮,一直拔、一直拔。

我的左前額又腫又痛,我還是停不下來拔頭髮的手,這樣我就能夠用痛來沖淡我沒考上健中的悲慘心情。

以前爸媽非常呵護我、讓我到處去補習,全科班、鋼琴、扯鈴都補,三餐一定下廚,也不准我吃外食。

我國小念資優班,國中固定是校排一到三名,生活看起來就像是個富家學霸,但我念書的理由其實非常的卑微—因為如果我考差,爸媽就會把我痛打一頓,而且不給我飯吃。

為了活下來,我死命念書,並慢慢的發現,優秀的成績除了可以贏來安逸,還能獲得愛、肯定、讚賞,就一路拚命念到現在。

每天我都去的補習班,都從六點上課到十點半,但我非常喜歡物理老師對我們說的話。

他說,只要在健中與北醫女的榮耀之地立足,我們的人生就會一直在榮譽榜的最高位,永遠幸福永遠美滿;而且去了好的高中就能輕鬆考上好的大學,好的大學會給你成功的人生。

每次聽到物老(物理老師)這樣講,我的內心就會激動不已,因為那讓我相信我現在的痛苦可以換來永遠的幸福。

再努力一下吧,只要上了健中,我就可以幸福快樂,不用再活在他媽的讀書地獄了。

 

結果我沒上健中,幹。

 

時間軸回到我沒上健中後的某天早晨。

我爸用超粗的麥克筆在紙上寫:「賀!許牛頓同學沒上健中。」然後印了五百張。

他把我推出家門,要我發四百五十張,五十張貼在補習班的榮譽榜,他下班會去幫我跟我的落榜榜單合照,讓我看看自己有多可悲。

 

我藏著落榜榜單,臉臭得要命。

學校的同學跟我不熟,沒人安慰我,只是跟著其他老師一直問我怎麼沒有上健中。

我一句話也不回答,老師們也對我這種失敗者沒了興趣,就這樣尷尬到放學。

我把落榜榜單撒滿無人的教室,再去學校的班級櫃中一個班一個班的塞我的落榜傳單。撒完後手上的傳單還有一大疊,我走進巷子,把傳單塞進每一戶人家的信箱裡。

我一邊塞一邊狂哭,甚至有發完傳單就去自殺的想法。

 

我的最後一站是補習班。

會考後其實已經不用去補習了,但我爸說要幫我這個白癡跟榮譽榜合照,讓我知道自己多可恥。

那時候還沒上課,是晚餐時間所以人來人往。當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試圖把落榜榜單貼上補習班的榮譽榜時,我被三個看起來很凶的國二女生圍住。

她們問我幹嘛這樣,我老實說我沒考上健中,我爸要我來這邊貼榜單的事,說著又忍不住開始拔頭髮。

其中兩個女生聽完後跟著哭了,然後看到她們哭,其他的國中生也圍過來安慰我,還有一個國一的、沒變聲的小胖子,幫我在前額沒頭髮的地方「呼呼」。

慢慢的越來越多人把我圍住,一張張不熟悉的臉孔一直安慰我,但我反而哭得更慘。

有幾個助教以為我們要打架,還來罵我們,沒想到他們也加入了安慰的行列。直到上課前十分鐘,女助教才趕著大家進教室上課,男助教則買了麥當勞,要我把麥當勞吃完後幫他破關,坐在這邊等我爸。

我就一直坐在補習班的沙發上幫男助教破關。我真的沒想過,被我媽說玩了就會瞎的手遊其實這麼好玩。

我爸果然在十點半一臉殺氣的來找我,嬌小的女助教和我爸吵到快要打起來,外表憨厚的男助教也一直說我爸這樣犯法。

我知道我很不孝,但看著這群不熟的人一起對抗我爸,我突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暖人情。

男助教說他會追蹤我們家,看是我爸先打我,還是他叫警察抓我爸,然後「砰」一聲的把傳單丟到垃圾桶。

 

健中落榜的一連串災難,就這樣「砰」一聲,結束了。

幾個月後,我成為高中生,爸媽也慢慢的會和我說話。我回到補習班跟助教們道謝,才發現補習班門口再也沒有榮譽榜。

我詫異的問助教,才發現那晚過後,補習班有一堆小孩一起要求主任別再貼榜單了,好像是某個真的考上健中的同學知情後發起的,因為他們以為我最在乎的是榮譽榜上沒我的名字。 

我覺得好好笑,卻無法克制的流下了眼淚。

助教告訴我,真正打動主任的是那個健中生說的話:「我自己是健中生,都不能保證我一定會很幸福了,為什麼你們可以用榮譽榜預言我們會過得很幸福呢?」

說真的,現在校排前十的我、也回答不出他的問題。只不過,看著榮譽榜上最高的地方,想起那天一點都不幸福的落榜災難,我就會覺得非常、非常的幸福。

 

 

我媽兒子的唇膏
盧姊,外貌看起來頗為強勢聰明,
是會跟無理中年人打筆戰的知青辣妹。
盧媽則是那種外貌很慈祥、學生會不小心叫她媽媽、
但作業出很多讓學生寫到叫媽媽的國小女老師。

你們知道上癮的滋味嗎?

國小五年級,我第一次偷擦唇膏的時候,我看到鏡中的自己更像女生了,突然覺得,我奪回了一點上天剝奪我的美妙事物。

化妝是會上癮的。後來,我畫眉毛的技術無人能敵,還駕馭得了亮色系A字裙。隨著各種困難被我克服,我越來越像女生,而我唯一克服不了的,是我的雞雞。 

我是男的。

我媽比我的雞雞難克服,她是國小老師,她專權、自大、古板、愛裝可憐、好面子。

小時候她很喜歡帶我到處炫耀,說:「我的兒子跟女兒一樣貼心又細心。」

炫耀之於她也是一種上癮,因為她可以拿我跟同校的其他女老師的粗心過動直男兒子一較高下。

那段時光真的是幸福的,我跟我媽就像姊妹一樣要好,以前我會幫她挑洋裝顏色,陪她看瓊瑤掉眼淚,會幫她拔白頭髮。

我們會一起聽莫文蔚的歌,一起縫小零錢包,其他女老師的兒子都不會。

但後來還是那些笨直男贏了,因為他們「至少」是個男的,正常的男的。

在發現我內心真的是女生後,我媽多次明示暗示我不要經過她待的小學,因為她告訴學生和同事,我出國了。

慢慢的,我們連吃飯都離得很遠。

大一那年,她把我的女裝全丟了後,我在她面前自殘。她看到我流血還一直打我,問我為什麼不能跟其他男生一樣?要不要去看醫生?

我對她大吼,說我「這輩子不可能像她說的正常」,她吼我「我在外面都不敢說我有兒子,我沒有正常的兒子」。

大一到大三,我,一個不正常的兒子。再也沒回過家。

去年冬天,我本來打算從除夕到初五都跟著廉價旅團去國外、杜絕所有讓我想起「團圓」兩個字的事物,但我媽在大三學期末時出現在我的租屋處堵人。

代誌沒你各位想得如此戲劇化,當時我以為她會殺掉我,結果她跪下來要我回去吃年夜飯。

我就真的回去吃了,穿著男裝吃。吃到一半,她笑吟吟的說:「你正常起來好看多了。」

我直接抓狂,因為她還是把我當成異類,我在她前面狂補口紅,然後她拍掉我的口紅對我又叫又罵。

反正我們就是吵到半夜,鄰居上來發飆,我們只好承諾,我們一家三口不會發出任何聲音。

我走不了,躺在沙發上,含著眼淚睡著了,我媽在房間哭得歇斯底里。

凌晨的時候,朦朧之間,我感覺到有人摸我。結果是我媽在摸我手上割腕的疤痕,一邊摸一邊哭。幹!真的超像歐巴桑女鬼。

她問我為什麼要這麼不孝,我不耐煩地說,如果她的不孝就是不正常,那我這輩子到死都不孝。

她繼續掉眼淚,她說,最基本的孝順,是在她面前好好的長大,不要辜負父母的愛。

我一陣鼻酸,卻哭不出來。我反問她,無論我什麼樣子,她都會照樣愛我嗎?活得像女生也會嗎?

她沒回答,只說:「你學會最基本的健康快樂再跟我談。」

 

她終於沒用「正常」這個詞了。 

 

後來真的沒有再革命了。

磨合期過後,我跟我媽相處得越來越正常,甚至還會一起去喝下午茶、挑衣服。只不過偶爾,她在公共場合會站得離我很遠。

我知道她努力了,但有些事情真的辦不到,我也不會怪她。

我告訴自己,現在這樣已經很幸福了。很「正常」。直到去年,有一件突如其來的事,打破了所謂的「正常」。

我去幫我媽國小的園遊會攤位炒泡麵。只要不講話、戴口罩、假裝是學生媽媽,就沒人會發現我是男生。

園遊會結束,我媽在閉幕典禮的時候問我,我是她的兒子還是女兒?我以為她又要發瘋,我斬釘截鐵(而且有點不爽)的跟她明示,我是她的女兒。

沒想到,我媽,那個好面子的中年婦女江老師,居然在活動結束、集合小朋友放學的時候,向全部的小孩,跟來參加的家長大聲地介紹我:「她是江老師的女兒,小朋友,請一起跟盧姊姊打招呼!」

小孩們全都精力充沛的大喊「盧姊姊好」,我嚇死了,慌忙說「你們好、你們好」,才發現自己的低音讓在場所有人的臉色僵住了。

接著,我媽又繼續說:「盧姊姊幫我們炒了好吃的泡麵,你們要跟她說什麼?」

小孩們再度精力充沛的大喊「謝!謝!盧!姊!姊!」

我媽滿意的要我在教室關門窗,然後帶著小朋友放學了。

我關著門窗,從震驚的狀態平復時,突然意會到我媽不再以我為恥,也不再說自己的小孩在國外了。想到這裡,我的眼淚直接流了下來。

故事的結尾其實還是很丟臉,因為我媽一進教室,我就抱著她大哭了起來。幹,你們知道嗎,這比有雞雞穿女裝還丟臉,遠看別人還以為我們是老少配女同志在談分手。

不過,從今天開始,不管近看、遠看,我們和我媽都不會再害怕了。

因為我們是大坦誠女孩。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