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04600072

你羨慕我的溫暖,但我手很冰

出版日 2021-05-01
定價 $360
優惠價 79折 $284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 試閱

內容簡介

療癒圖文作家.插畫設計師
馬卡龍腳趾的第一本書 

會心一笑幽默的圖畫,文字的餘韻在心中繚繞不已
總能讓你想起自己在某個時刻的心情,
無論冰冷或溫暖,都能化為心靈的傾聽……

生活中有很多令人窒息的時刻,
總希望能有一個平行時空,
能自己暫時地安置靈魂。

馬卡龍腳趾的世界,就是這樣的地方。
偶爾從生活中暫時躲起來,
有時候只是想要逃開,而不是要真的好起來。 

每天看一點,可能是小小的睡前時光,可能是某個午後,和著陽光。
看著怪獸們的對話,幸運的話,也能在裡面看見自己。
他們為你的每一天留點時間,
無論是怎麼樣的一天,他們都在這裡,緊緊相伴。 

【附錄海報】:今天我們住在雲上,好不好?

睡前躺在床上,看著牆壁上也躺在雲上的這些怪獸們。
我是否也能像個局外人,從高處看看今天的自己?

(A4 對折夾於書內) 

【溫暖推薦】

包大山│插畫創作者
有隻兔子│圖文創作者 

【作者簡介】

馬卡龍腳趾 (Chi

有兩個工作,過著兩種生活
一邊畫畫,一邊跳舞
相信魔法,也相信人會發光
看字很慢,走路很快
喜歡咖啡和恐龍
日子大概忙於畫畫、寫故事、聽故事
和其他好玩的事情

看更多

得獎紀錄

預購登榜Top3

博客來圖文書榜Top4

誠品休閒趣味類Top7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04600072
ISBN:9789861337630
224頁,32開,中翻,平裝,書衣,全彩 附錄海報單面,A4對折 本書收縮包裝
看更多

電子書

歡迎於Readmoo、Kobo、Google、BookWalker、Pubu、Hyread、myBook、UDN讀書吧、Taaze讀冊、博客來洽購電子書

看更多

目錄

序 鼻子

PART 1│在我被吃掉的時候

〈長刺的玫瑰〉〈搭飛機〉〈群居動物〉〈縮小燈〉〈洋蔥圈〉〈咖啡豆〉〈餐桌記憶〉〈不在意〉〈海跟夏天都會走〉〈客滿〉〈旁觀者〉〈長頸鹿〉〈新年〉〈咬了一口〉〈蝴蝶歌〉

PART 2│記憶花

〈森林〉〈風箏〉〈喜歡與討厭〉〈面具〉〈記憶花〉〈我換個地方〉〈垮掉的你和垮掉的我〉〈一整個世界〉〈珍珠奶茶〉〈我愛花兒花兒也愛我〉〈地球上任性的存在〉〈愛人〉〈遺憾〉〈再見〉

PART 3│今天我們住在雲上好不好

〈登高〉〈生活〉〈太陽先生給谷底的一封信〉〈壞眼淚〉〈回診〉〈小山的肩膀〉〈魚的七秒記憶〉〈大漩渦〉〈快樂的秘訣〉〈逃跑的人〉〈一場不可思議的實驗〉〈當你看向月亮時他不會對你說謊〉〈我很好〉〈想太多〉〈恐龍不會說話〉〈害怕的時候〉

PART 4│快樂藥丸

〈憋氣〉〈金快樂銀快樂〉〈城堡〉〈我是一場災難〉〈黏黏的夏天〉〈貓不會說話〉〈假裝〉〈翹課〉〈大爆炸〉〈走散〉〈自由自在〉〈好人〉

 

看更多

各界推薦

【推薦序】

我是有隻兔子的阿珍,很榮幸能被邀請為馬卡龍腳趾撰寫推薦文,
也恭喜馬卡龍腳趾出版第一本書籍!

說到第一次看到馬卡龍腳趾的圖文,已經忘記是在哪個躺在床上滑手機的慵懶下午。
但在看到圖文的當下,就已經在腦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深深的吸引了目光。

在這個逐漸趨於飽和的市場中,相似的風格與重複的主題已經屢見不鮮,
但馬卡龍腳趾的作品卻在這茫茫圖文海中獨自跳進我的視線。
簡單童趣的線條、飽和卻意外搭配融洽的配色,非常的具有辨識度,
每個角色淡然的表情,既神秘又怪的可愛。

也因為非常欣賞馬卡龍腳趾在IG上的作品,在收到書的電子檔時,
更是迫不及待地打開電腦細細地讀了起來。

在疲憊麻木的生活中,人們也開始更嚮往不同讀物、文字,或圖案的力量,
對自己來說,或多或少都是一種寄託;
對反覆的每一天,更是能夠重要的推力。
也因此勵志語錄在現今更密集的流行於在這個時代,
所謂心靈雞湯的作品,也更加充斥於大家的生活中。

但偶爾也會對於說教式的語錄感到疲乏,因為我們知道,
有時候我們並不是不知道如何前進,只是力不從心。
我們真正需要的,並不是反覆告訴我們已知的道理。

但看著馬卡龍腳趾的作品,怎麼說呢?
它的一切都十分的怪奇,出其不意,又深深地讓人感到療癒、放鬆。
像是生活中一位帶著鮮豔色彩、有著不規則形狀的小怪物,
用自己的方式待在你身邊,陪伴你、甚至讓你感覺自己能被理解。

讓我最感到佩服的是,馬卡龍腳趾的作品總能從幾句簡單的對話中
引出深層的寓意,甚至是讓人會駐足停留、從中思考,或會心一笑。
可能是因為我擅長的創作是較長的篇幅去做故事發揮,
所以當看到這樣與自己不同的創作方式,總有種很嚮往的感覺。

閱讀時偶爾會先因為圖而得到一個答案,
再看完作者的內文,才會又有種「原來在不同心境下,也會有這樣的詮釋啊!」

像上樓梯,慢慢一層一層揭開作者、或自己內心不同的景色,
更像是給我們一道題目,但並不像以往有一定的公式、解套方法。
而是像一道對外對內都敞開的窗戶,你可以躺在床上舒適的看著外面的雲朵運行,
或是散步到外面的草皮,躺下並細細欣賞天空,在這個過程中療癒、修復自己,
回過神來,已經找到了屬於自己的答案。

在這匆忙又庸庸碌碌的生活中,我想,我們需要的不是一份情緒使用說明書,
而是一份更寧靜的力量,讓自己知道有人陪伴著你,
無論你身處於什麼樣的情緒,焦慮、膽小、自卑、懦弱……
會有人來告訴你,那些情緒都是自然的,就如同天空飄過的雲朵,瞬息萬變,
偶爾也會消散,或變成大雷雨,而我們需要練習的,只有與它們和平共處。

翻開馬卡龍腳趾的書細細讀著,忽然好想讓自己放個空,
到哪個未知的秘境野餐,或是在悠閒的下午睡個午覺,放鬆與自己獨處對話,
空曠的內心開始有個繽紛的小怪物隨著自己成長茁壯,
在孤獨的時候、想躲起來的片刻,
小怪物總會默默地出現在身旁,拍拍自己的肩膀,
告訴我們:「嘿,你不是一個人,而我懂你。」
──本文作者為圖文創作者/有隻兔子 

馬卡龍腳趾的四格漫畫,像是在腦中有個小小的神奇控制盤,在生活中難免沮喪的時候,輕輕轉一下,1、2、3、4!然後一切都變得不那麼糟了:)
──插畫創作者/包大山

看更多

【序】

鼻子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突然注意到眼睛看出來的視線裡可以看到半邊鼻子。然後它從此以後就一直在那裡了。就跟其他事情一樣,一旦開始注意到,就無法再回到視而不見、平安無事的時候。 

好幾年前去看眼科,醫生跟我說我的眼睛看出去的東西都是平面的。因為一隻眼睛不好,一隻眼睛好,自然聰明的身體會自己找到彌補缺陷的方法—學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用一隻眼睛看,然後假裝自己視力很好,而且我是遠視,可以看得很遠。看出去的東西是平面的我覺得很酷,難怪我的畫也很平面,連偶爾幫他們加上陰影時,仍然沒有立體感。所以他們長得很幽默也很有趣,因為真實世界的東西都是立體的,而真實世界並沒有這麼幽默,這麼有趣。於是我也接受了我是這樣有趣的人,不以為意。離開診所前醫生只丟了一句:「如果之後學了開車,再來找我。」我笑笑跟他說再見,因為我覺得我不會學開車,在台北開車太恐怖了。 

離開診所,我開始對我的平面眼睛展開一些測試。看看車窗外台灣特有的爆滿招牌市景和一旁一點也不想湊熱鬧的天空,我很確定我知道招牌在前面,天空在後面。又或許是因為我本來就知道天空不會離我這麼近,要摸到招牌很容易,要摸到天空卻很難。然後我想起難怪我總是很怕球,因為我總算不準它們的距離,到長這麼大才知道我錯怪球了,不是球的錯,是我自己的問題。一路上,我一邊注視著這個2D世界,一邊幻想著這樣與眾不同的雙眼對這個世界可以有什麼貢獻。 

我後來想到,我可以在運動會上當報告大隊接力賽事的主持人,給予每個參賽者十足的信心。我可以想像自己如果是跑步的人,我會多麼樂於聽到「大家實力相當」而不是「三班已經大幅領先二班」這種話。對視覺平面的我來說,往他們奔跑的背影看過去,一條條平行於彼此的跑道,他們沒有誰快要到終點,而是都仍然在努力地跑著,然後我會因此很快樂。反正無論什麼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都還是要給自己一點理由快樂。

啊,忘記問醫生,如果一直看到鼻子,該怎麼治療了。 

我知道我如果問了也會害到他,他從此以後從那台像顯微鏡的東西看出去,就無法仔細地看進病人被機器托著下巴的那無神雙眼裡了,他只會看到自己的鼻子。 

可是我把這件事告訴你們了,我不在意你們喜不喜歡這個新發現,我還是要告訴你們。

鼻子當然很重要,而且我們還很在意很在意它。小時候常看的《小婦人》裡,艾美說她此生最大的痛苦是她的鼻子,甚至懷疑自己曾在嬰兒時期被摔過,才有了怎麼用衣夾夾都挺不起來的鼻子。我們在意鼻子好不好看,也在意鼻頭上過大的毛孔與討人厭的粉刺,然後在鼻子保養上下了很多功夫。有時候它像不存在一樣,我們不認真地用它呼吸;過敏的時候我討厭它,有過敏的人都會懂這樣的討厭。我們可以這樣與鼻子共存,可是並不需要眼眶中有它。

除了鼻子的事情之外,我還會繼續說其他的事情。有些事也許一直都在,只是我們不去談,因為怕痛而已。請不要抱著希望看這本書,這不是一本治癒人心的書,因為那些都不是病,而我也從來不知道人心要怎樣才算完好。

有一個好消息是,我最近回去那間眼科,做了一些測驗,結果醫生說我的視覺根本不是平面的。 

從上次診斷到現在,我什麼都沒做,我沒有狂吃護眼保養品、我沒有不滑手機、我沒有限制自己用電腦的時間,我只是與它共存而已。和鼻子也是,和其他事也是。 

看更多

試閱

在我被吃掉的時候

「我希望,至少在我被吃掉的時候,我可以在一旁安穩地看著。」

生活中有很多令人窒息的時刻,我總是希望有一個平行時空,能讓人暫時安放靈魂。

那些窒息的時刻可能出現在我們感到被限制、和不自由的時候,譬如說看牙。身體被困在那張小小的椅子上,躺在一點都不溫馨的白光下面,我只想逃走,但卻連動都不能亂動。有一次我還這樣哭了起來,可能因為我真的很過動,被限制住的時候會呼吸急促和恐慌。後來再也沒去過那家牙醫,因為覺得只有小孩可以在那張椅子上哭,大人哭就是丟臉。不過為什麼小孩可以光明正大地嚎啕大哭,而大人哭的話最好要躲起來,我也不知道。我真希望每個看牙的時候,靈魂都可以先不要在身體裡,我會比較好過一點。

窒息的時刻也可能出現在每一次的失去。這種痛來不及麻醉,或是麻醉也沒有效果。因為無論是哪一種再見,我們永遠都無法好好準備。當你以為你已經準備好面對某個失去,在真正失去的那一刻,心臟還是逃不了被挖一口的感覺。所以希望我的靈魂不要那麼用力地感受每一次的擁有,這樣一來,面對失去的時候才有辦法學著如何輕輕地看待,甚至是有辦法再事不關己一點。

幼稚園的時候我會在午休的時候假睡,眼睛瞇著,老師就看不出來躺在睡袋裡的我其實醒著。我用瞇瞇的眼眶看著老師在我的睡袋腳邊再三確認我是不是真的睡著了,然後走向我,將微笑貼紙貼在我的額頭上。乖乖睡覺是有獎勵的,好像在安慰我就算做著自己的事情,也沒有關係。

長大之後,有時候我們也用那樣瞇瞇的眼眶面對這個世界,那好像就是把靈魂放到身體之外的方法。不要太深刻地去感受、偶爾學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些事情不能太執著,因為每份執著都有重量,我們卻沒那麼堅強。假裝沒事,雖然沒有獎勵,靈魂至少也不會受到懲罰。

只是現在無論多努力地做著自己不喜歡的事、多努力地假裝,都再也不會有人幫我們在額頭上貼上微笑貼紙了。好像是在提醒我們,歡迎長大。

 

長刺的玫瑰

玫瑰花的刺不是與生俱來的。

每一根刺都是隨著經歷的壞事,一根根長出來的。它們讓自己變得不再可愛、也不耐看,但是可以保護自己,所以玫瑰花選擇躲在刺裡。躲久了,漸漸地也忘了原本那個沒有刺的自己在哪裡。

我們也是。

 

咖啡豆

總有些話聽來逆耳、總有些生來帶刺的人,都出現地冷不防,我們還只能想辦法讓自己能開朗一點地面對。

但就在我們扭曲地無藥可救、被消磨到不成人形時,一定要相信,總有最適合自己的方式,可以讓我們能靠著自己小小的力量,產出美好。而那些美好,幸運的話,會有人懂,並且會細細品嚐。

 

長頸鹿

長頸鹿先生一直討厭自己的脖子。

每天他都向宇宙許願,希望能擁有很一般的脖子、能和其他人一樣正常。

在一個魔法的夜晚,他的願望真的實現了。他終於有了很一般的脖子,他變成了正常人。

結果魔法讓全世界都有了很長的脖子,只有他沒有了。

那天之後,他再也不輕易地許願了。

 

珍珠奶茶

在高中的數學課,我記憶最深刻的數字是四,是數學老師在傳授我們找尋真愛的秘訣:第四個會最好——不知道他後來結婚的那個人,是不是真的是他的第四個。

第一個一切都很單純和天真,或許說天真過了頭,所以最快樂也最痛。那個時候我們並不知道愛嚐起來並不像巧克力一樣甜,不知道愛不一定會讓人變得更好,不知道怎麼樣才算一百分的初吻,不知道在哪個地方說「我愛你」三個字才最浪漫。我們什麼都不知道,但是把什麼都放在心上最重要的位置,毫無保留。

第二個是想要在愛情考卷上拿一百分的戀愛。自以為曾經戀愛過了就沒什麼好怕的,談戀愛不過就是一加一個人的事情,有自信可以在愛裡做得很好,卻還是把一切都搞砸了。會在這個時候看清一加一還真不等於二,不是一個人對上另一個人,而是一個世界對上另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接受不同然後努力在這之中尋找、創造交集。這裡頭總有回答不完的問題:該怎麼維持著相近地時速共同浮沉、該怎麼適度地表達自己而不至於傷人、該怎麼在一個世界都自顧不暇的時候,仍然有另一個強壯而健全的心臟去承受另一個世界的重量。

愛很簡單,是在相處之前簡單。愛有著撼動宇宙的力量、能讓宇宙萬物皆心花怒放、然後又將它們在一系之間全部炸毀的能量。愛——真的太難。

第三個在愛情來了的時候會讓人覺得一切都對了,這時戀愛已不是兩個人在談,而是兩個人再加上一個內心裡自以為在感情裡成熟不少的愛情專家,時不時地在加入這場戀愛:對,這個時候我應該要這麼做,這樣一定會顯得比較體貼;不用太黏,太黏是小朋友的戀情;這一次,一定要練習用心傾聽。就當以為在愛裡變得更好的同時,愛還是不在意我們這一回已經演化成多善解人意、多不錯的戀人,就這樣說走就走。

不管數學老師說的是不是真的,我的理解盡量簡單:世界是一個深不見底的鍋子,我們拼了命地在裡頭攪和,想要在裡面當個品行還算不錯的黑糖珍珠。然後命運把一百多顆珍珠分配到同一個杯子裡,那裡面是我的一生:有我與一生中所有愛的選擇。所以人的愛有限,一生中最多就只能在乎這麼多人而已。而這數量分配得剛剛好,因為真的能相遇而相愛的少之又少,數學老師口中「最好的愛」就是那個在一個一個因為各種原因、主動或是被動離開的人都走光了之後,到最後一刻,還跟我一起沉在杯底人。

只是這個幸運四理論最後還是被我推翻了。因為在愛過以後,才會深刻地覺悟到愛的魔法是在於:在愛的時候,即使我們這一次決定要愛地有所保留,可每一次還是用每條肌肉、每塊細胞、每道血液在談戀愛。即使我們想要聰明地愛,我們還是愛地像笨蛋。在每一次面對愛的時候——我們都會毫不懷疑地相信眼前的那個完美無瑕的人就是那最後一顆珍珠。

儘管我悲觀地看得見自己就是最後一顆沉在杯底的珍珠,認定我們就是這麼容易就會一個不小心變回原本那個孤單的人。我們終將花一輩子的時間,一次又一次體會我們的這一生總是來不及跟最愛的人道別。

可再談一次戀愛,我們還是會再次奮不顧身。每份情感,都愛地很真,都是真愛,拿出最後一次的勇氣,為自己勇敢。

 

蝴蝶歌

小時候的世界很小。快樂小小的,是拔完牙後的kitty貓店、我最心愛的美樂蒂戒指、在白板上為磁鐵媽媽與磁鐵爸爸畫一個家,家裡還有嬰兒房迎接磁鐵寶寶(用最小的磁鐵飾演)、爹地媽咪的一句「你最棒了」、放學後有媽咪買的711雞塊當點心、是一首「你愛花兒,花兒也愛你。」的蝴蝶歌;傷心也小小的,說來都是一些用哭就可以解決的事情。那個時候的世界小到「自己」大概就把它塞滿,我們在意識到生命中不是只有自己之前,都不停地在學習認識自己,與自己相處。

國小的音樂老師曾經說過我們正處於一生當中的「黃金時代」。她對著我們這樣說,可我們看進她的眼光中好像也看不見什麼,無法想像所謂的黃金時代到底是什麼。她也很老了,她的黃金時代和我們也一定不同。對於國小的我來說,怎麼樣我都不覺得自己正處於人生中的黃金時代,難道人生中的黃金時代就只是這樣嗎:請隔壁的同學不要超線、和好朋友一再確認彼此是彼此的最好、永遠看不懂班上幼稚的男同學在做什麼。這不可能是我的黃金時代啊。

既然還沒抵達,長大的步伐勢必要往黃金時代去的吧,我這樣想。而我確實深刻地感覺到,長得越大,與我的黃金時代越來越近,越是自由,也越是自在。我們沒有再被動地接受那些命定似的運氣,而是開始為自己勾勒生活,每一步都想要它們可以往理想的樣子走去。

長大是一件我們不會去談,直到真的已經長大才開始聊起的事。這樣一來,一切都好像可以假裝成曾經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一樣,能把它們當故事來說,還知道怎麼把它們說得精彩、說得好聽。其實不只是說小時候,其他事情也都一樣。每次提起,都再反覆地確認自己與那些事情的關係:能被談起的都是我們決定可以碰觸的事情,至於還不打算說的,是因為每說一次,都還會痛。

不會真的有那一刻我們會很有把握地說自己長大了。只是會有這麼一天,發現自己開始懂得找一個天空蔚藍、上面鋪著一朵一朵小小的棉花糖雲、陽光不刺眼也不發燙的一天,在城市的一個適合自己的角落駐足,盯著一棵樹卻不覺得無聊。他會有著粗壯的樹幹,看來堅毅卻又柔軟;他會有著向四處流竄的枝條,看似繁忙卻不慌張;他會隨風搖曳,找到和其他花草一起流動的節奏;他會無限將自己往外延伸,不會太尖銳,試著去理解那些未知,因為他知道每一步都是自己還沒到過的地方。上面並沒有盛開的花,但我可以看得見他花開滿滿的樣子。

成長是一段由自己出發,最後卻可以擁抱世界的過程。然後我們用盡全力地給出自己,直到快用光所有力氣時,又迫切地希望仍有把自己還給自己的能力。

長大其實也不是美好的事情幻滅,是用我們小小的軀殼,在闖蕩之間也練習承受世界的重量。其實好的事情都還在,我們也會蛻變,即使奇形怪狀也沒關係,會有一段適合的旋律,我們能平淡地唱,依然快樂。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