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00400148

為什麼大家都來問我?只因受苦的人想得更透徹

なんで僕に聞くんだろう。
作者 幡野廣志
譯者 黃詩婷
出版日 2021-11-01
定價 $320
優惠價 79折 $253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相關專欄

內容簡介

「能聽到這些回答,真是太好了。」

他,不是心理學者,也不是輔導專家,
卻有無數人期盼聽到他的建議! 

一位罹癌攝影師的話語,救贖了千萬人的心靈
36則困擾無數人的提問與解答,
也能在你迷惘的時刻,點燃火光 

★日本亞馬遜暢銷排行冠軍,蟬聯百大月餘,讀者五顆星超高評價!
★網路引發廣大迴響,讀者最期望書籍化的專欄,終於集結成冊! 

有什麼問題會比死亡更難解?
收集你的煩惱,問答版的人間劇場勵志書
人生沒有一題是簡單的,我用餘命在背後幫你一把 

幡野廣志甫出道就獲得攝影大獎,幾年內結婚、生子,家庭事業正值高峰時,卻突然罹癌,醫師告知只剩數年的餘命,他隨時面臨著死亡的威脅。

「人生會變得如何我們不知道。也許是黑暗,但黑暗的前方或許就是光明。雖然有人說我得癌症很不幸,但我不這麼認為。」

為了讓年幼的孩子留下父親的回憶,他開始在網路上發表親子互動的照片,引起廣大迴響。雖然重病,但他想對大家傳達正面積極的訊息,沒想到意料之外,大家開始詢問他戀愛、學業、疾病、家庭、自我認同、人際關係、未來規畫等等各式各樣人生的煩惱。

「我想為一個有婦之夫生孩子」「我該怎麼看待罹癌的父親」「念書到底是為了什麼」「我想自殺」「我是母親和神明之間的遙控器」「爸媽不接受我的夢想」「我忍不住會虐待孩子」「我是一個完全沒用的人」「只要花錢我就不安」「我愛上酒家女」「我是被惡劣父母養大的」「我無法停止自己賣春的行為」「我是可能會比您早走的末期癌症患者」「我害怕被人發現有精神疾病」「我至今仍無法原諒殺害哥哥的凶手」……

「這些關於人生的煩惱,回答時我都想像是兒子問的,這樣我就會站在他的角度思考,最認真地思考,最真摯的答覆。」

他的回覆沒有否定與批判,沒有說教或老生常談,沒有虛幻的勵志詞藻,更不會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在別人身上。

這個非典型的諮詢室,讓許多人獲得鼓勵或一線指引的光芒,能夠再勇敢前行。而且被推一把的不只是讀者,幡野廣志自己不但度過了三年的危險期,更對生命充滿著熱情,在日本311地震十周年,更展開了災區的拍攝企畫,撫慰更多人的心靈。

「如果話語能夠阻擋住一個人的腳步,也能夠推動一個人前進,那麼我盡可能,想要成為那個推著別人前進的人。」

書中的36個提問,可能是你現在面臨的處境,也或許不是。但透過幡野廣志的話語,你必定也能得到感動與救贖,對人生有著全新的思考與態度。

【真情推薦】

沈雅琪│神老師
洪仲清│臨床心理師
崔咪│抗癌美妝Youtuber
張鳳書│演員‧主持人‧作家
有隻兔子│圖文創作者 

【作者簡介】幡野廣志(Hiroshi Hatano)

1983年  生於東京,當過獵人,現為職業攝影師。
2004年  日本寫真藝術專門學校肄業。
2010年  向廣告攝影師高崎勉拜師學藝。
2011年  成為獨立攝影師並結婚。
2016年  長男出生。
2017年  多發性骨髓腫瘤發病,被醫師告知剩數年的生命。生病後,他在網站「cakes」上回答讀者的各類問題,成為該網創立以來最受歡迎的專欄。
2018年  舉辦「溫柔的畫面」攝影展,每一個的快門,都是他獻給家人的贈禮。
2020年  出版《為什麼大家都來問我?》,長踞暢銷榜。
2021年  日本311地震十週年,參加了《ほぼ日刊イトイ新聞》「跟著幡野廣志一起,走過東北十年後」的企畫,沿途記錄災區現今重建的景象與人事物,以撫慰人心。
另外著有《離開前,我想跟你說……一個日本爸爸攝影師罹癌後,寫給兒子的至情信》《寫真集》《為了要重新選擇那些,我們曾經無法選擇的事情》等書。

【譯者簡介】黃詩婷
喜愛日本動漫畫、傳統文化、文學及歷史,人生目標是以書籍譯者身分終老一生。
大學就讀東吳大學日文系並前往日本遊學,現為自由譯者。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00400148
ISBN:9789861337982
256頁,25開,中翻,平裝,彩色頁16頁
看更多

電子書

歡迎於Readmoo、Kobo、Google、BookWalker、Pubu、Hyread、myBook、UDN讀書吧、Taaze讀冊、博客來洽購電子書

看更多

目錄

序言  
身為癌症患者的我,正在募集各位的煩惱 

包裹在謊言下的真心,說出來也只是謊言
批判與責難完全不同,責難是有個底限的
不善溝通的人,不是和對方有距離感的人
完全沒有備戰姿態就打贏的戀愛,並不存在
越是無法實現夢想與目標的人,越會說「這你辦不到」
胖虎很討厭,但胖虎的媽媽更令人討厭
就算必須理解,但不表示一切都得忍耐
我應該對癌症患者說些什麼呢?
那不是妳女兒做壞事,是妳做的壞事
幸福的價值,人活著的理由
父母無法為孩子的人生負責,出借力量就好
否定某個人,也會縮減自己的可能性
人不能選擇母親,但可以選自己的神明
念書到底是為了什麼?
期待他人擺出好面孔,不如想自己怎樣才能有好面孔
沒有上帝的問題,只有自己的問題
想自殺的人該怎麼想?
寫文章,就像好吃的拉麵說好吃就行了
說給自己聽的話,就只是你自己那樣想
「不可以那樣想」,就只是讓人停止思考罷了
對自己所下的詛咒,總有一天也會拿去詛咒他人
真的很為對方著想,就應該要讓他知道
活在過去,永遠無法獲得幸福
安穩的人生,還是波濤洶湧的人生
你會痛苦,是因為正在做著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花錢並不是壞事,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情
對精神疾病患者的偏見與誤解
不要將自己的人生,投射於感人的電視肥皂劇之中
因為彼此屬性相近,才會遭人嫉妒
孩子的人生,並非是用來讓父母幸福的
是我的性命,還是為誰而活的性命
只說「我愛上了酒家女」,我想她是不會愛上你的
先不論道德或感情,以損益來衡量來看「賣春」
我想要告訴你,你是一個好人
妳來問我,但我覺得妳別看會比較好
一直伴著妳的,不是殺死哥哥的殺人魔

結語 
如果話語能夠推動一個人前進,
那麼我盡可能想要當一個能夠推著別人前進的人

看更多

身為癌症患者的我,正在募集各位的煩惱

我是一名癌症患者。非常遺憾的是已經不可能治好了,不過我正在愉快享受剩下沒有幾年的人生。

因為我非常讚頌自己的餘生,所以不需要告訴我:「一定會發生奇蹟的,維持原有的你自己就好,夜晚之後一定會天明。」這種好像流行歌曲歌詞的激勵話語。你不需要唱著流行歌曲,由於擔心他人而感到悲傷;也不需要覺得我很不幸反而覺得開心。正在讀這篇文章的你,也終究有這麼一天,還是多擔心自己好一點。

自從我公開自己罹癌的事,有許多人傳給我加油打氣的訊息,還收到了很多宗教、健康食品、高價治療法的勸誘訊息等。這些都還是能料想到的……應該說我早就有所覺悟。

完全沒有料想到的,是我收到了許多想找我商量人生的訊息。

我可不是和尚,只是個攝影師而已。

攝影師聽起來好像還挺厲害的,但說起來不過就和賣菜、賣魚的一樣,只不過我的專業是拍照而已。拍照賺來的日幣一萬元,和便利商店打工賺來的一萬元,圖案也一模一樣,並不會因為我是攝影師就比較偉大。

如果是跟我商量「我的家人罹癌了,我不知道應該怎麼面對他」這類疾病相關的煩惱,我還比較能夠理解。但有些人是來找我商量戀愛的事情,這可就不太明白了。如果去找那種一天到晚沉醉在愛河裡,像個戀愛高手一樣的和尚商量,應該比較妥當吧。

話雖如此,由於某個理由,無論煩惱的內容是什麼,我都會回答。

先前我在推特上已經回覆了將近五百件找我諮詢的事情,還有好幾千件我無法回答的。雖然我全都有看過一遍,但若全部回答,恐怕我的壽命還會再縮短。這當然是開玩笑的,畢竟推特有文字數量上限,想說的話無法三言兩語說盡,也是有些令人煩躁。

為了解除這個困擾,我開始在網路媒體《cakes》連載,而現在則集結成一本書了。

在《cakes》上連載標題的是:「幡野廣志的:你怎麼會來問我呢?」而我最近,稍微有一點明白大家會來問我的理由了。

有些擺明了是讓人來諮詢的地方,卻否定了來商量的人,而試圖把自己的想法強加給對方。有些時候甚至還會說起教來,或者開始批判對方,甚至還有說著「從前哪……」那種一點也派不上用場、老生常談的人。

順帶一提這種時候說的從前,可不是什麼繩文時代或者江戶時代的事情,而是那個人年輕時候的事,他們只是想說自己的事情罷了。我自己過去也曾經找前輩商量事情,對方就是這麼做的,讓我覺得非常討厭,我不會再找那種人商量自己的人生。

這種情況其實很常見,因此有些人在自己周遭找不到可以商量的人,結果只能找一位癌症患者討論自己的人生了。

如果對於是否該與現在男女朋友結婚而感到迷惘,可以試著和對方談論關於人生的事情。如果對方想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在你身上,或者開始否定自己,那麼我覺得你最好考慮一下,不要跟對方結婚。因為如果有了孩子以後,對方對於孩子這種絕對弱勢的存在,肯定也會做一樣的事情。我認為會將自己的想法強加在別人身上的,通常也是一直以來都被強壓他人想法的人。

其實諮詢人生這種事情,會表現出回答者的特質與性格。雖然我不小心提高了回答的事情難度,但這也是自己最近才發現的。

因此我試著想像,這些尋求商量的問題,全部都是自己的兒子問的。因此不管什麼內容,我都會回答。

這個連載專欄中,找我諮詢的事情,回答的時候我也多半想像是兒子問的。因為如果是兒子找我商量事情,我一定會會認真回答他的。

看更多

試閱

我應該對癌症患者說些什麼呢?

Q

「加油」這句話,即使是在父親手術後我也說不出口。
因為他似乎一直非常努力忍耐著抗癌劑的痛苦,很辛苦的樣子。
但是,我還是不知道該對他說些什麼才好。
大概就只能盡量不要否定他說「我想○○」的願望而已……
我應該對他說些什麼呢……
(匿名 男性) 

A

癌症患者最容易從健康之人處聽到的話語就是「加油」,然後因為這句加油而感到痛苦,因為早就已經加油加到都滿出來了,這就是癌症患者(注:日文中「加油」與「長滿癌」是近似音的雙關語)。

一旦被告知罹患癌症,有許多人都會陷入憂鬱狀態,甚至有人會真的罹患憂鬱症、或者陷入適應障礙,自殺的風險也比健康者高了二十四倍。

除了身體以外,癌症這種疾病還會破壞心靈的健康。對憂鬱症患者絕對不能說「加油」這件事情,社會上已經有普遍認知,而陷入憂鬱狀態的癌症患者其實也是一樣的情況。

「加油」這句話在不同場合下,可能會變成將他人逼入絕境的言辭。希望為對方加油打氣的人,想必也不希望看到這樣的狀況吧?這就像是扣子扣錯了洞。

會說出加油打氣話語的人,有些是無法感同身受,覺得患者沒有這麼嚴重,或是認為患者會回出積極的感謝話語,期待看到那種灑狗血劇情的人。因此我會拒絕他人為我加油,這樣一來對方就會感到失望,對於這些想幫我加油打氣的人來說,我就成了「令人感到生氣的患者」。甚至還有人會轉而丟出一些「你下地獄吧」「你就是這種人才會得癌症」之類彷彿詛咒般的話語。真令人驚訝,說話對象是癌症患者耶。

當然也有患者會受到加油打氣的話語鼓勵而獲得勇氣。不過,這就像有些人沒辦法吃超辣的食物,卻也有人非常喜愛。如果你請朋友到家中大展身手做料理,會做有人愛卻有人恨的超辣料理嗎?如果聚餐的主辦人因為自己非常喜歡超辣料理,就挑了一間超辣料理店然後參加費用是日幣八千元,大家作何感想?

我個人是絕對不會做超辣料理的,如果是超辣料理的聚餐,第二天一定會在廁所後悔萬分,所以也不會參加,畢竟肛門的刺痛感實在是有夠要命。

為什麼會拿大多數人都不善應付的東西來舉例呢?這是由於我見過許多癌症患者、聽過各式各樣的經驗、還有每天傳給我的各種訊息、罹患過疾病之人以及醫療人員的書籍或部落格等,看過這些東西以後,馬上就能明白其實大多數人都對於「加油」這句話感到非常痛苦。

醫療從事人員就不會說「加油」。我想這是因為他們學習過、訓練過、同時也聆聽了患者的心聲。也就是說,這是他們的常識。

也有些人認為激勵他人是正確的,而不加以懷疑。雖然這也是我罹患癌症以後才知道的事情,因此不能一副很了不起的說教,但畢竟是像我這樣的癌症患者告訴大家的事情,希望至少十年後社會上能對這件事情有所認知,只要能稍微減少一些懷抱不必要壓力的人就好了。

最重要的,就是希望健康之人能夠把這件事情當成常識。日本人平均兩個人當中就有一個會罹癌,就算現在是健康的,也可能會成為癌症患者。即使沒有,也可能成為要照顧罹癌者的家人,為了那個時候,最好還是先知道這件事情。

如果你已經對患者說過「加油」,覺得自己遭到否定,但因為你原先並不知道這件事情,所以也沒辦法。人生漫漫,可能還有機會再遇見癌症患者,下次記得就好。

當我在想這件事情的時候,就收到了來信商量者這件「應該要說些什麼才對呢?」的問題。

這樣說或許有些嚴厲,不過諮詢者,這你必須自己思考。

我能理解你想知道答案或是正確的方法,因為你不想失敗吧。我想你也明白,一旦失敗了會傷害到父親,自己也會感到後悔。

只好想想父親喜歡什麼樣的料理呢?父親健康時是什麼樣的人?應該有那種只有你才知道的事情。如果思考之後卻不明白,那麼你這星期就和父親談談吧。

我不知道您父親是什麼樣的症狀,不過罹患癌症並不會馬上就死去。去問問你父親想要做什麼、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隨口對癌症患者說些什麼,風險真的很高。因此別想著要說什麼,而應該聆聽患者的聲音,這是因為患者希望有人聽他們說。

同時不要否定,請在盡可能的範圍內幫助他們想做的事情。被否定真的會很痛苦,如果連想做的事情、生存意義都被剝奪的話,那還不如死了好。

我認為患者與家人之間的理想關係,就是兩人三腳同時往目的地前進。但由於目的地常會不同,因此非常困難。如果不知道彼此的目的地、又或者是根本方向不同,那麼就無法以兩人三腳前進。

就算兩人三腳非常困難,最後也只能盡可能以貼近患者目的地的方式前進,類似陪跑者或者導航之類的存在或許也不錯。

有人會說「無論是什麼樣的結果,家人都會感到後悔」。確實每當我見到遺族,大家都很後悔。

那些無法讓患者做自己想做事情的人,與其說他們後悔,不如說他們受到了罪惡感的苛責,認為是自己使患者感到痛苦。若是由於自己的判斷而使當事者接受其實並不想接受的延命治療,這些家人則抱持著一種既非後悔也不是罪惡感的異樣痛苦。這些與沒能兩人三腳讓患者做自己想做事情的人,後悔的情況是完全不同的。

非常遺憾,雖然患者就此身故,但家人還要活下去。為了讓家人在悲傷中能活得輕鬆一些,必須要思考該怎麼做才好。

也許我說得嚴厲了一些,但我感受到你有自己在思考,試圖以兩人三腳的方式與父親一起前進,而且也能做陪跑者的工作。是兩人三腳比較好,還是應該當個陪跑者,我想你也應該能依照父親的期望來選擇。雖然你的來信很短,但我如此確信,覺得有種不會有問題的安心感。

你無法說出「加油」,而且只能做到不否定(父親的事情)對吧?雖然你說的非常謙虛,但你並非從事醫療相關工作卻能做到這些,是非常了不起的,幾乎讓人想向你請教是怎麼辦到的呢!

要提我自己的事情實在有點不好意思,不過我受到親戚話語傷得很深。匿名的網路中傷或者惡意留言之類根本沒什麼,反而是那種貌似充滿正義感及善意,其實只不過剛好有血源關係而年齡較我年長的親戚話語,還比較毫無顧忌而令我感到麻煩。

父親那邊的叔父說什麼「比父母早死可是不孝,給我好好治療」。說著不可能的要求,還提到我已經過世的父親,實在令我大感傷心。

老婆那邊的伯母則對於我想做的事情,總在我面前抱起我那還不滿兩歲的兒子,說什麼「把拔不要做那種事情嘛,跟我在一起嘛」彷彿是我兒子在說話。

兒子並不知道自己被拿來做什麼事情,只會對著我笑咪咪的,而我卻忍不住對兒子露出一臉悲傷,然後覺得自己是不是害兒子很難過,消沉了好一陣子。

雖然我把叔父稱為靈媒,把老婆的伯母稱為腹語師,但說老實話,最好到我死都不要再見到他們。

在讀你的來信之時,我最先感受到的事情,就是真的好想要有你這種親戚,想到腦袋都要炸了。雖然腦袋真的炸了就得緊急開刀了,不過我是想說,我真的非常羨慕你的父親。

雖然我有個不否定自己,會在背後推我一把的老婆,但也很羨慕能夠有你這種兒子的父親。

雖然年齡差非常多,但我不小心把你和自己的兒子重疊在一起,有點想哭。

也許你沒有自信或者感到不安,但如果現在不好好面對父親,很可能你以後也沒辦法過得非常輕鬆,你父親也不希望這樣的。

你和父親扣錯的扣子,只要撥一下就能調好。

 

幸福的價值,人活著的理由

Q

我是一個四十一歲的女人。
我和一個二十一歲的男孩子交往第三年了。
越是喜歡他,和他交往得越久,我就覺得自己是不是會破壞他的人生而感到很痛苦。
話雖如此,但因為我很狡猾,因為喜歡,所以沒辦法選擇自己退出一途。
雖然我對於他總有一天會離開我這件事情已經有所覺悟,但在那之前我真的可以這樣和他在一起嗎?或者應該想想他的幸福、想想他的爸媽,現在馬上退出呢?
真抱歉我寫的沒頭沒腦。
(匿名 四十一歲的女性)

A

最近我經常思考生存理由。人類明明總有一天要死,為什麼會活著呢?在我罹患疾病以後,經常在思考這個問題。

會有人告訴我:「為了留下子孫而活。」這種生物學方面的答案。

「你有孩子不就好了嗎?就為了孩子活下去啊!」這聽起來像是一種激勵,但若問我是否因為已經生了孩子就能夠開心死去?我畢竟不是鮭魚,當然也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而且要再生第二個孩子……目前也變得非常困難,因此答案越是偏向生物學,就會更加覺得否定了自己的存在價值,總覺得這樣反而遠離了生存理由。

我剛才在網路上搜尋了一下,鮭魚似乎會產下三千個左右的卵,鮭魚卵能夠孵化長大並且產卵的,只有那個數字的百分之幾而已。

接下來就不是網路能告訴我的,而是我自己的想法。不管是鮭魚卵還是鮭魚本身,都會成為其他魚類或者動物的餌食,被人類做成丼飯、軍艦壽司或者香煎魚排,也可能被當成釣魚用的餌。

但如果每年每年的三千個鮭魚卵都成長為鮭魚的話,那麼被鮭魚食用的動物就會數量爆減、而食用鮭魚的動物則會大量增加,對吧?平安產卵以後,鮭魚就會精疲力盡而死,而牠們死亡便是為了鮭魚卵……這真是不可思議。

為什麼我會提鮭魚的話題呢?這是因為剛才兒子正在吃鮭魚卵口味的軍艦壽司。也就是我的兒子吃下鮭魚的孩子而成長,生物學方面的解答非常純粹、合理且殘酷,但也許是正確的。

我是攝影師,所以生物學方面的話題得要拜託Google才能明白,但我最近終於弄懂生存理由。畢竟是我最近才了解的,當然也是我自己的答案,一年後若是吃了羊肉口味的蒙古烤肉,說不定答案也會有所變化。或許這並不是最後的解答,而是在抵達終點以前會出現的許多檢查站之一。

妳明知道他終有一天會離開,為何還與他交往呢?雖然狀況不太一樣,但我還是覺得自己與妳有一點相似。方便的話,就參考一下我的答案吧!

我認為,每個人是為了要享受各自的幸福而活著的。這當然是很自私的事情,但我認為自己的兒子與老婆,都是為了讓我幸福而存在的。

因為,會讓自己不幸的人、會讓自己感到討厭的人,你根本不會和他們往來嘛。我希望兒子、老婆、朋友,還有我周遭所有的人都能夠幸福。

我祈禱大家能幸福,也希望能為他們的幸福幫上忙。當然不能像鮭魚那樣將力氣消耗殆盡,至少是不要死掉的程度。

對於那些在網路上誹謗中傷他人就覺得開心的人來說,誹謗中傷的對象能讓自己感到幸福。我想那種人在誹謗中傷他人的時候,一定也是帶著笑容吧?就像是我和兒子一起吃著鮭魚卵時的那種笑容。

幸福是會帶來笑容的。希望某些人感到幸福,是那個人的幸福;讓他人感到不幸也是那些人自己的幸福。所謂幸福的價值觀,很殘酷的也是因人而異。

最重要的,就是要和那些幸福價值觀與自己不同的人拉開距離。家暴、虐待、騷擾、在黑心企業工作等,我認為原因就在於幸福的價值觀不一致,但並不需要成為幸福價值觀的被害者。

我想妳是真的很喜歡他。因為妳喜歡他、所以他喜歡妳,而妳又繼續喜歡他。這是一種幸福的價值觀相同時發生的良好循環。當妳和他約會的時候,一定兩個人臉上都掛著笑容吧?妳們會對彼此展露笑容。

但妳卻在意四十一歲與二十一歲的年齡差距,擔心會破壞他的人生。這就是我覺得自己與妳相似的地方,因為我也感受到,自己罹患了疾病,就破壞了老婆和孩子的人生。

在我生了病以後,我告訴老婆,她跟我離婚也是一種辦法。告訴她這是一種辦法,就表示還是想要在一起,我很狡猾對吧?

我不自己選擇退出,卻把事情推給了老婆。所以我非常痛切地能夠理解妳的心情。

但是,這裡有個非常大的問題點存在。也就是幸福的價值觀因人而異,就表示是由那個人自己決定的。他有他自己的價值觀,而且這是他自己決定的。

也許妳很在意年齡,又或者是小孩子的事情、就連他在社會上的風評都很在意,但他說不定根本就不在乎,又或者其實他也非常苦惱。

事情究竟如何妳也不知道對吧?所以只能和他談談了啊。

我為了探詢老婆幸福的價值觀,而和她談了好幾次。如果幸福的價值觀不同的話,我想應該已經離婚了。

我不希望老婆成為我的幸福觀之下的受害者,但我自己也不想成為她的幸福觀的受害者。所以就算是現在,如果老婆說想離婚的話我也會順勢應對,如果她想與別人再婚的話,我也希望能夠幫上她的忙。

我想,與其說這是一種覺悟,更像是與妳的情況相似。我才不會希望討厭的人幸福呢,所以幸福對於人類來說,就像是一種酸鹼試紙一樣的東西。

能夠希望喜歡的人幸福,而那個喜歡的人也希望自己幸福,我想這就是幸福吧。

在妳煩惱的選項當中,加一個結婚進去,是否也不錯?

 

一直伴著妳的,不是殺死哥哥的殺人魔

Q

給幡野先生:
我的哥哥被路過的殺人魔殺害過世。當時哥哥十五歲,而我十歲。隨著我自己長大,哥哥遭到殺害一事,不知為何在我心中的輪廓也越來越清晰。而我終於超過了哥哥當時的年齡,覺得萬分空虛。為何被殺的會是哥哥?對於身為精神患者的加害者來說,那只不過是偶然,似乎只要能做到殺害這個行為,對象是誰都沒有關係。
我想我的爸媽和姊姊,內心也都有各自的痛苦與糾纏。但是,他們都好好的面對人生活下去,我卻覺得非常困難。我和家人的關係很好,但有時會在某個瞬間感到尷尬,空氣非常沉重。他們也都明白這件事情,因此會非常留心,這件事情總讓我也感到十分空虛。
我打算上了大學以後從家裡逃出去,因此在高中拚了命的念書逃避現實,上了國外的大學,正確來說是從家人身邊逃走了。我討厭那種空氣,我明明非常喜愛家人,但看著能夠勇往直前的那些人,原本我也應該要勇往直前才對,但我卻辦不到,因此非常痛苦。親戚們都積極看待此事,覺得我去外國的大學是朝著自己的目標前進等等,但我想爸媽和姊姊,應該都理解我只是不想待在這裡。他們理解這種情況,卻還是讓我去了,這是一種溫柔嗎?我無法好好整理這些情緒。
會感到尷尬的瞬間,就是只有我萬分憎恨犯人,或類似想著可以的話真想殺了那個人的時候。這種時候,我產生一種類似疏離感的東西,為何爸媽和姊姊都能那麼理智呢?我們的家人毫無道理的被殺害了啊!
犯人罹患精神疾病,那是犯人的家庭環境造成的。母親說,加害者也是個可憐人。但是疾病或者成長環境又如何呢?我無法原諒犯人。我無法原諒殺了人的傢伙,和我們一樣活在世上,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現在打這封信的時候,我的內心也充滿憤怒。
但是,在發現這點的瞬間,我想起了哥哥。那個時候,在我心中的哥哥是那個被害者、被殺害的哥哥。對於哥哥的記憶,逐漸被替換成別的東西,我只是一心一意憎恨犯人、被怒意侵蝕著。我覺得這非常悲傷,卻又無法可想。我非常喜歡哥哥。但是,這樣下去,我是不是會忘了一起玩耍而非常開心,他對我生氣時我覺得懊悔的心情等事情,我覺得很害怕。我想著自己是否會一直抱持著這樣的心情,因此非常痛苦。
而家人的視線及態度就像是在告訴我,即使如此妳也應該邁步向前。最近我為了出席姊姊的婚禮而要回老家一趟。他們邀請我前去的時候,我真心感受到他們的確在向前走,我覺得開心卻又無法老實地歡欣鼓舞,因為我覺得自己一步都沒有前進。
我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消化這份心情、應該要如何面對家人呢?
由於我幾乎沒有使用社群軟體,這個連載也是朋友介紹給我才知道的。我平常只有閱讀您的文章,而您的話語及照片總是非常真摯,我自己也希望能夠聆聽您的話語,因此投稿這篇文章。
真是抱歉寫了這麼長一篇文章給您。
(クロ 女性) 

A

首先我得先向妳道歉。我想妳可能覺得哪裡怪怪的,因為我把妳現在的年齡刪掉了,也竄改了哥哥遇害的年齡。

理由當然是這樣很容易被特定出是哪個事件,不過像妳這樣可以冷靜讀取他人感情的人不可能沒注意到這件事情,我想應該是因為妳覺得曝光也沒關係,所以才寫了年齡。

我想妳可能覺得,不希望人家認為這件事情是騙人的,因為如果被認為是謊言,那麼就連哥哥的存在似乎都遭到了否定。刻意寫出年齡,對妳來說是哥哥的存在證明吧。

但這個世界上存在著各式各樣的人,多到令人感到悲哀。有些人在聽到事情不講道理到超過自己能理解的程度時,為了保持自己心靈安穩,就會希望這只不過是個謊言。如果明白那並非謊言,就會希望是被害者有錯。

這個連載的影響力大到連沒有使用網路社群的妳都能看到,還傳了這篇投書給我,因此就連我都不知道有哪些人會讀這篇文章。我擔心有人無心的話語,也許會讓妳哥哥再次受害,因此才刪了年齡。真的非常抱歉,我希望妳能夠在感受到異常的同時讀取到我的目的。

有件事情我平常就會非常留心,就是盡可能不要對人生氣或感到怨恨。由於我有過五年左右的狩獵經驗,曾經持有散彈槍,想想要是持有槍械的人非常易怒、很容易怨恨他人的話豈不是很可怕嗎?若是那些會逼車的人車上放著槍,我想應該會有很多人中彈吧。

由於只要有心,很簡單就能殺人,所以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起這份心。雖然在我罹患疾病以後差點要自殺,所以我已經把槍枝處理掉了,但因為曾經持槍,所以現在也保持著不要發怒的習慣,不發怒真的非常輕鬆、很棒喔。

但是,如果我的兒子和妳哥哥一樣被殺的話,我想大概不管對方是什麼樣的人,我一定都會報仇,絕對不可能原諒對方的。

就算沒了槍,要刺哪個臟器、大概刺多深,這樣會花多少時間斃命,這我大概知道。一般成年人男性的身體,只要有五小時就能夠肢解完畢,放進四十五公升的垃圾袋,只要六個左右就能裝完。其實應該更少袋就能裝完,不過單一袋的重量也很重要,畢竟太重而造成袋子破裂不是挺麻煩的嗎?遺棄屍體的場所和方法我也大概有個概念。

如果自己的孩子遭到殺害,我想應該沒有父母可以原諒的吧?也沒有人可以要求妳要原諒犯人。如果有人告訴妳,神明不會給人無法跨越的試煉,那妳就爽快賞對方一巴掌吧。我想對方是不會把另一邊臉頰也伸給妳的,這就是人類真正的樣子。

如果被殺的不是我兒子,而是我的老婆,那我就不確定是否能夠這麼做了,我大概會與妳的爸媽一樣吧。畢竟還有兒子,復仇這個選擇馬上就會消失,只能積極向前活下去。

也許妳的爸媽看起來非常積極向前活下去,但我想那一定是為了妳和妳的姊姊。因為希望妳和姊姊能夠積極活下去,因此他們必須示範給妳們看,而積極的活著。我想他們並沒有原諒犯人,而且對於事件發生當天早上到事件發生之間的時間,自己所有的行動都感到後悔。「母親說,加害者也是個可憐人。」這種話一般很難說出口。雖然我想這應該是真心話,但這不代表原諒對方。我想妳的母親,應該是希望妳可以好好過自己的人生吧。雖然恨犯人,但她應該非常努力不要讓犯人連妳的心靈都給帶走了。

我想妳的姊姊應該也聽了很多人告訴她「妳是姊姊,所以要振作點」這種話。有些人還會被周遭要求當個好孩子、甚至陷入不得悲傷的境地。我不知道妳的姊姊當時是幾歲,但她應該被周遭的大人強迫成為一個明白事理的大人。我想妳的姊姊應該非常痛苦,大概感受到若是自己沒有好好振作,整個家庭都會崩壞的那種氣氛。

我不想給妳壓力,不過我想妳的爸媽和姊姊並不是積極向前生活,而是為了讓妳不要迷路,讓妳在後面能追上大家,所以是面對妳,然後比妳早踏出一步。他們應該是為了妳,所以才想著自己得好好振作才行。

由於妳的存在而使他們三個人能夠保持心靈的安定,也許妳覺得家人都往前進了一步,而覺得自己被拋下有種疏離感,但可能也因為三個人都前進了,所以妳的傷痕也僅止於疏離感。

如果妳的爸媽心靈不安穩,那麼妳別說是要升學到國外的大學了,恐怕連念書逃避現實、從家人身邊逃離都辦不到。如果爸媽一步也沒前進,那麼一定不會讓打算前進的孩子從自己身邊逃走,而妳也會為了爸媽而停止前進。這種情況就是互相依賴成癮,案例非常多。

我認為妳的爸媽真的非常了不起。他們在悲傷與後悔當中沒有停止思考,而試圖摸索出自己身為父母能夠做出的最佳選擇,一般來說是很難辦到的。

妳會覺得有疏離感,我想應該也跟事件發生的時候妳才十歲有關係。因為身為孩子所以無法理解,精神上也無法承受,因此大概資訊都被擋在門外了。這種事情還滿常發生的,就是由於疾病或意外而失去家人,或者是父母罹患了將會死亡的疾病也不讓孩子知道,一直到死後孩子才知道這件事情而感到悲傷。雖然這種情況很常見,但有過這種經驗的孩子,有許多在長大以後都會對人有不信任感及疏離感。

對妳來說,我認為最需要的就是老實將妳心中的話都告訴父母。如果是妳和妳的爸媽,我想一定沒問題的,不會因此打壞關係的。

與其聽我說什麼,我認為妳不如聽聽爸媽的話語會比較好。而且妳是不是也希望爸媽知道這件事情?修改年齡一事我很抱歉,但我想妳也是希望文章第一句話,就讓家人發現提出這個諮詢的人是妳。我想妳的內心可能多少想著,既然我的連載迴響如此之大,也許家人會偶然發現這篇文章。

如果煩惱不知該如何開口,那就把妳傳給我的內容複製貼上傳給他們就好了,這是充滿妳真心話的文章,我想妳的爸媽也一定與妳一樣煩惱,希望妳可以和他們談談。

我想他們一定不是比妳早跨出一步,而是一直走在妳身旁。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