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IFE圓神書活網

BOOKLIFE圓神書活網

Hi,Welcome to booklife圓神書活網

即時NEWS:
加入會員
話題新知 > 心靈勵志

你可曾認真懷疑,自己有自戀、善變、邊緣、反社會的B型人格傾向?

作者:究竟出版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世界上有這麼一群人,善變卻固執、衝動卻堅韌、喜愛孤獨卻又渴望注目。他們往往不被了解,或是遭到誤解,甚至,連自己也搞不懂自己發生了什麼事。

  • 即使臉上看不出來,但情緒變化極快
  • 人我界線不明顯,常過度介入與干涉
  • 因「擁有」感到不安,卻又難以忍受喪失
  • 常陷入一廂情願式的狂熱,想用行動證明些什麼
  • 常過著「舞臺人生」,甚至分不清虛實
  • 不論接納或抗拒,「孤獨」是生命永恆的印記

以上這些,都是「B型人格」特質。

精神科專科醫師陳俊欽寫下《原來這就是B型人格》,為你剖析「B型人格」內在的真正面貌。

心理學作家海苔熊強烈建議,如果你懷疑自己、朋友、伴侶或親戚有這些特徵,你應該閱讀這本書,理解「怎麼樣和這個世界裡的其他人共處」



────

當生命被寂寞占據,理解就是你最堅實的武器--海苔熊閱讀《原來這就是B型人格

你最近一次感到寂寞是什麼時候?

我常聽見的回答,是「失去某個重要他人」的時候。例如,在我們的生命中,有些人的存在就像一張椅子。平時沒有特別感覺到他的重要性,但是當他突然離去,霎時間你會如同失根的樹,覺得整個世界都在遠離你—這是一般人面臨失去至親、摯友,或是失戀時常會有的感受。

● 總是感到寂寞的人

但如果你是極度缺乏安全感的人,你可能隨時都在「面臨」以上這種感受。以感情來說,一旦他沒接電話、忘記帶禮物給你、跟別人拍照的時候太靠近,甚至他可能只是偶然聽見了一首會引起你不安的歌,你就會扎扎實實地感覺到「這張椅子消失了」—儘管你理智上明明知道,椅子不會憑空消失。

然後你就會跟自己說:我果然是注定要孤獨一生的、我果然是沒有人要的、人與人之間果然是不可信賴的。

跟你相處的人很辛苦,因為你的不安就像黑洞,會粉碎掉他們的努力,讓他們覺得很無力,因為不管你做些什麼,都有可能會瞬間幻滅、徒勞無功。可是最辛苦的其實是你自己,因為你是世界上要和自己相處最久的人,別人無法理解,你的每一分每一刻,都在和強烈的情緒波動拔河,他們只會丟下一句:「你幹嘛想這麼多?」於是,這更加強化了你覺得自己是孤獨的、是被世界遺棄的、是被宇宙遺忘的。

俊欽認為,上述就是B型人格當中的「邊緣性人格傾向」者,每天活在全好全壞的交界,上一秒是白天,下一秒就是黑夜,把自己和別人都弄得痛苦不堪。其實,B型人格當中的其他子人格(自戀、戲劇、反社會),同樣也有這種「空虛」的本質,只是每個人以不同的形式,展現在他們的生活當中。他們是這世界上獨特又有才華的一群,但也因此和世界格格不入。





● 為什麼你需要這本書

就我所知,過往雖然有一些書籍在討論反社會和邊緣性人格,可是對於戲劇和自戀型人格的討論相對較少;而且就算有談及B型人格的專書,大多也都在討論「你身邊有這種朋友或伴侶親人該怎麼辦」,而較少聚焦在「如果你懷疑自己就是,該怎麼辦」。

這本書截然不同。一如既往,俊欽犀利的筆鋒、獨到的見解,不僅讓它讀起來暢快淋漓,也提供了許多「真正實用」的方式。如果你懷疑自己、朋友、伴侶或親戚有下面的特徵,那麼強烈推薦你閱讀這本書:

一、失控的情緒:情緒起伏比一般人還要大。

二、眼裡全是自己:表面上可能在意或不在意別人的看法,但真正最在意的終究是自己。

三、一切隨時會幻滅:覺得自己的形狀與人際關係,是不可預測、無法掌握的。

四、真實與虛幻只在一線之隔:儘管只是腦袋裡面的想像,也會巨幅震盪現實生活。

五、行動就是救贖:為了因應前面四種情緒與焦慮,會做出誇大、表演、自私,或自我傷害的事,來暫時弭平自己的不安。

六、孤獨的身影:不論上述因應的策略是什麼,背後都有一個很大的洞,叫做孤獨。





除此之外,我也推薦給一樣初入助人專業的朋友閱讀,儘管我過去也讀了一些相關的書籍,但翻開每一頁,仍覺得驚呼連連!俊欽妥切的比喻、生動的描繪,或許能讓你用不同的觀點,看待眼前這個被貼上「憂鬱症」或「焦慮症」標籤的個案。

● 當你的生命被寂寞占據

最後我想說,寂寞與孤獨其實是每個人生命必經的旅程,從這些情緒感受當中,我們會漸漸釐清自己真正的重視和需求;但如果親朋好友伴侶的人生預設值就是寂寞孤獨與不安,很可能讓他們只會在這些情緒和混沌當中打滾,然後更不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連帶的,也讓你不知道你要的是什麼。

該怎麼辦呢?面對人格特質的頑強與全面,有時候我們真正要做的並不是「改變」,而是學會「看見」。當我們練習看見每一種人格,在他倔強的生命裡,都有一些失去,也有一些獲得時;當我們一起去理解,這世界上並沒有誰是真正的病人,或者說,每一個人都攜帶著一小部分的病癥時,我們的焦點或許就能從「怎麼樣改變自己或改變別人」,扭轉到「怎麼樣和這個世界裡的其他人共處」。

這樣的一種溫柔,儘管不能戰勝寂寞,至少能夠讓彼此並肩而走,而不是相互折磨。


推薦相關作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