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絕版

商品編號:G0300001
碟形世界特警隊 1:來人啊!【全球8千萬書迷狂追的傳奇小說】
Guards! Guards!
原文作者:
譯 者:魯宓
出版社:寂寞出版社
系 列:Discworld
出版日期:2012年10月31日
定價 320 元
優惠價  -21%  253 元
本書為特別優惠品,恕不列計各行銷活動
書活網特推

★碟形世界中文官網,系列全追蹤。

如何享用?如何推人入坑?主編娓娓道來:這套小說裡,有你尋覓已久的人生攻略手冊!

不管看幾次該笑的還是會笑,疼的地方還是疼得亂七八糟!
每三行就滿足我的需求,這種書怎麼可以不全部蒐藏!
一個作者可以寫書寫到封爵士?看完書,真的……很屌!
為什麼要讓我吃到這碗這麼好吃的叉燒飯?以後吃不到怎麼辦!
沒有從第一集開始看也不影響,因為怎麼看都很好笑也很好看!
看完泰老的書以後,覺得真的回不去了。
--碟形世界粉絲真心吶喊推薦--

內容介紹

不可思議、不合常理、不正經!

卻能讓你的腦子不斷翻轉、嘴角忍不住上揚!
你敢拋棄過去所有的閱讀習慣,挑戰一頁又一頁的想像力突襲嗎? 

「碟形世界」是英國史上冊數最多、壽命最長、破書店失竊率冠軍紀錄的傳奇小說。
創作至今擁有近40國語文譯本,全球銷售突破7千5百萬冊,被封為「書店業績救世主」,奪下英國書商協會「書籍銷售終生貢獻獎」、「BBC 大閱讀」全英讀者票選之冠、美國票選史上百大奇幻小說等殊榮,並年復一年被改編為電影、漫畫、動畫、舞臺劇、電視劇、廣播劇、桌上遊戲和電腦遊戲等,激發了數也數不清的再創作。如今,台灣讀者遲了30年,終於等到中文版面市!
作者泰瑞‧普萊契爵士是英國文壇重量級大老。有人說,他是繼莎士比亞之後,400年來僅此一位的奇才,堪稱幽默版托爾金。而英國人票選公認,他是與狄更斯平起平坐的故事大師,更是重量級作家《迷霧之子》山德森、《夜巡者》盧基揚年科被問及「最推薦的作家」時,唯一指定的名字!

這是碟形世界,一個本來不應該飛起來的空間,
在此,諸神以人類的命運來玩遊戲……
至於祂們手中的小卒是誰?規則怎麼玩?嗯,你最好別亂猜。

在多重宇宙中,一隻偉大的海龜航行星際,牠背上有四頭巨象合力馱著「碟形世界」。
究竟海龜要游向何方?暫時無人知曉。

在碟子的中心,有一座治安好得出奇的城市,盜賊、刺客皆「依法」成立公會自我管理,每年享有固定的營業額,殺幾個人、偷幾兩錢,全經年度預算核准。城裡那僅剩三人的夜巡特警隊,心知正義無處伸張,只能認命地夜復一夜執行唯一的任務:敲鐘報平安。而且,得小小聲地敲,要是吵醒市民,那可就不平安了。

某個關鍵的夜晚,一座陰森的大門內,神秘的首領號召信眾施展魔法,想自導自演那久遠的「王者屠龍」傳說,再用計篡奪王位。當龍憑空而生,城主下令重金徵求勇士,卻苦於自己是單身,沒有女兒可許配給人家,導致無人願意出手救援……
沒想到,這座城市的命運,竟藏在一個能扭曲時空的圖書館書架之間,以及一組最不可能的人馬身上!


作者介紹

泰瑞‧普萊契 Sir Terry Pratchett
世界奇幻文學獎終生成就獎、美國圖書館協會終生成就獎得主

泰瑞.普萊契他的故事有奇幻、有懸疑犯罪、有幽默,加上永遠不按牌理出牌的想像力,但最關鍵的是,這一切都圍繞著無比動人的人性。
你無須為他的作品分類,只要記住這個名字──泰瑞‧普萊契。
傾盡一生為讀者創造出「碟形世界」的傳奇作家。

普萊契從15歲便開始寫作,是英國最重要的奇幻品牌Gollancz創社以來首位簽下的奇幻小說作家,從此傾盡一生,都在為讀者創造充滿驚奇的「碟形世界」。這套傳奇小說創作近30年,已出版了39本書,除了史無前例地提升了英國的閱讀率,帶來的風潮從不曾稍減,每逢新書上市,書店店員總要加班補貨,感嘆:「碟形世界又要用好幾輛卡車載來賣了!」

普萊契的作品總是能顛覆讀者對文學的想像,處處展現出人意表的機智幽默,更能引發對人性的深思。2003年,在全英國讀者票選的「BBC 大閱讀」書單中,普萊契的作品在前百名占據5席,是唯一與大文豪狄更斯並列冠軍的當代小說家,而碟形世界共有14本作品入圍200強,穩踞所有作家之冠。普萊契生平獲獎無數,曾獲得軌跡獎最佳奇幻小說、英國奇幻文學獎、卡內基文學獎、創神奇幻獎等。2009年,英國女王更封他為大英帝國爵士,表彰對文學的貢獻。

除了碟形世界系列,普萊契也創作了數部獨立作品,並於1990年和美國知名小說家尼爾‧蓋曼共同創作《好預兆》。2007年,普萊契在個人網站親自向讀者宣布,他罹患了一種罕見的阿茲海默症,此後並持續推廣安樂死合法化,同時筆耕不輟,繼續為碟形世界寫下新的故事,這也讓現存的作品益顯珍貴。

★碟形世界官方網站 http://www.Booklife.com.tw/Discworld.htm

★碟形世界Discworld 臉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Discworld.tw

譯者  
魯宓,喔可!

得獎紀錄

生涯殊榮:
碟形世界全球銷售突破8000萬冊 (new!)
普萊契對文壇貢獻卓著,受封大英帝國爵士
英國書商協會「書籍銷售終生貢獻獎」
「BBC 大閱讀」全英讀者票選之冠
美國票選史上百大奇幻小說
世界奇幻文學獎終生成就獎
美國圖書館協會終生成就獎
英國奇幻文學獎年度作家

規格
商品編號:G0300001
ISBN:9789868772793
頁數:376,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8772793
各界推薦
★一套英國史上冊數最多、壽命最長、破書店失竊率冠軍紀錄的傳奇之作
★一位全球小說名家眼中的故事大師!
《迷霧之子》作者布蘭登‧山德森
《夜巡者》作者盧基揚年科
布克獎得主重量級女作家A.S. 拜雅特
尼爾‧蓋曼
蔡英文
鄭華娟(作家)
小野(作家)
韋禮安(創作歌手)
林書宇(《九降風》《星空》導演)
傅月庵(茉莉二手書店執行總監)
范立達(資深評論人)
張大魯(攝影家)
臥斧(文字工作者)
誠摯推薦!

我承認我是普萊契的書迷……但對他真是又氣又羨,真搞不懂這一切是怎麼寫出來的?
他簡直是文壇繼莎士比亞之後,近400年來僅此一位的天才!
──《迷霧之子》作者布蘭登‧山德森 

普萊契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他是歡樂的智者,是真正的文字魔法師。
讀他的書,你可以發笑,也可以沉思。最驚人的是,這種感覺放諸四海皆準!
──俄國奇幻大師、《夜巡者》作者盧基揚年科

普萊契是我的英雄!他史無前例地吸引更多人開始讀書,因為他述說讀者想聽的故事、看了會開懷大笑的故事,而且文筆絕佳。
──布克獎得主、重量級女作家A.S. 拜雅特

普萊契最致命的缺點就是──寫得太完美了!
──尼爾‧蓋曼

我們真該把普萊契關進一個小房間,逼他每個月都寫出一本新書!
──愛倫坡推理大師獎得主Barbara Michaels

實在沒有辦法,怎麼也掩不住上揚的嘴角啊!
《來人啊!》就是具有這種致命吸引力的小說啊!作者在傳統的奇幻文學元素中,加入超越你我想像的情節,而且故事是有畫面的!閱讀的過程,就像看了一場奇幻電影似的,非常非常過癮。
──資深評論人 范立達

建議所有讀者快速將往昔的閱讀習慣統統鏟除,並發給自己一張「每秒都願重新思考」的隱形通行證,來方便你跨入這瑰麗奇幻的碟形世界……泰老的書,就是具有爆破般的顛覆性,你根本無法用常理預測它下一行文字,將如何明目張膽地把你的心神來個神不知鬼不覺的偷天換日!──作家 鄭華娟

本質其實是很正經的,讀起來卻好笑極了!普萊契一方面寫出了十分堅實的奇幻設定,一方面用架空的故事反諷現實世界,但也一方面輕鬆且無所不在地開玩笑──藉由角色的對白、藉由人物的處境,以及在所有描述情節的句子當中。嚴肅但輕鬆,好笑但絕不愚蠢,歡迎來到碟形世界!──臥斧

碟形世界並不只是為了搏君一粲,更常常隱含對人性與社會現象的觀察。作者將特警隊成員描繪得個性鮮明又可愛,平凡小人物誤打誤撞造就了不平凡,又將事件鋪陳得合情合理、精采絕倫。要是被迫待在荒島上但可以選套書來消遣,那我的選擇絕對是碟形世界!──閱讀部落客 Gravitino

作者就是有辦法以一種認真卻又妙不可言的方式,令讀者從頭笑到尾。整本小說擺明不正經,但反而讓人為那種滿滿超有梗的風格著迷啊!──閱讀部落客Elish

才讀到獻辭的第二句,我就開始在椅子上瘋狂地前俯後仰,你會懷疑這一切到底是怎麼湊成的?如果說有哪個作者可以讓我每三行就必須停下來摀著眼睛大笑,那大概也只有普萊契爵士了!──閱讀部落客 少言

許多早已成為奇幻作品必備元素的設定,都在小說中被有意識地玩弄,讓我猛點頭喊著「對!」「就是這樣!」「沒錯沒錯!」……買下特警隊系列已經是無法避免的未來了啊!──閱讀部落客 浩剛

〈推薦序〉
鬼斧神工黑洞魔境之好笑王國  /作家 鄭華娟

如果你剛好翻開這一頁,就請別怪我用這麼多字當推薦文的名字。

身為泰老忠實讀者的我,建議所有讀者快速將往昔的閱讀習慣統統鏟除,並發給自己一張「每秒都願重新思考」的隱形通行證,來方便你跨入這瑰麗奇幻的碟形世界,如果你不下決心這麼做,你將很難進入泰老所虛構的好笑又奇幻的王國,而泰老所建的奇幻王國,影響力之大,甚至讓他得到了英國的爵士頭銜。

真的?你懷疑地問。沒錯。泰老的書,就是具有爆破般的顛覆性,它可以讓你的腦袋一時間上天又下海,亂七八糟的穿梭古今,它還可以很高明地用高貴典雅卻同時夾雜著穢聲穢影的字句讓你發笑;但更可惡的是,你根本無法用常理預測它下一行文字,將如何明目張膽地把你的心神來個神不知鬼不覺的偷天換日!在閱讀泰老的文字時,彷彿可以「聽」見他用一把文字在你耳邊七搓八揉,一瞬間,他鬆手將字句拋向空中,霎時間這些字詞變成了各種形狀的小精靈,在你眼前一哄而散,繼而喧囂地幻化成一幅無邊際的廣大七彩世界(這裡請想像線上遊戲的奇幻場景就對了)!

然而,泰老並未因此滿足於他對你的思考騷擾,他不斷地挑戰你的想像極限,他小心地用誇張的幽默笑點,鬼斧神工地雕琢出一座好笑王國,在此國度中,他既是國王又身兼導遊,他總是在你旁邊,不時手裡搖著印有「好笑奇幻旅行團」字樣的小旗子,還無預警地時常跳出來,給你來段原作者真心現身講解故事內容的特別服務。一旦加入了好笑國王導遊的旅行團,你就會一直想回到那片廣無邊際的想像世界去冒險探索,而泰老每一次提供的奇幻景點,也很少讓他的旅行團讀者失望。

泰老讓我最敬佩的,是他的寫作態度。他雖然是學文學出身,做過記者,我卻無法在他的文字創作裡找到任何一點陳腐的學院派寫作技巧,這當然不是說他寫得不好,而是他可以打破成規,找到自己的獨創文字味覺,而且不斷創新,也不斷地分享旺盛又自由的創作能量給很多人。 

說到這兒,教我比較感嘆的是,中文世界的讀者,在時間軸的行進上,比其他國家的讀者晚了近三十年接觸泰老的書!按照泰老的說法「書店是個有教養的黑洞,懂得識字而已」,而中文世界的這些黑洞(書店),現在終於可以認識泰老所寫的書,也讓讀者可以從這些有教養的黑洞中,吸取泰老的奇幻文字能量。這是非常值得慶祝的事呀!

當我受邀撰寫這篇推薦序的時候,也就是當我知道泰老的書將有中文譯本時,我立即想知道是只有這一本還是全系列?泰老所有的書一定可以找到中文世界的廣大讀者!

另外,泰老多年來還有個很有趣的哲理,便是:「出版社很好,他們把書給你,把版稅給我。」然而,別以為泰老這麼說是貪財,他在慈善捐助方面也是很有魄力的喔。他捐助給天文學會(他熱愛天文學,更迷戀觀星)或老人疾病預防治療方面的善款,每次都是以百萬英鎊起跳。所以當我們知道看泰老的書,世界另一端就會有人因此而得到實質的幫助時,就會更珍惜每一回進入好笑奇幻世界的旅行。

衷心希望,你趕快進入好好看的碟形世界!

內容試讀
他們可能被稱為宮殿守衛、城市警衛,或夜巡隊員。不管叫什麼,他們在任何英雄幻想小說中都有相同的目標:在大約第三章(或電影的第十分鐘)衝進房間,一個一個上前攻擊英雄,然後被宰掉。沒人問過他們是否願意這麼做。

本書就是獻給這些菁英之士。

※※※

潮濕的陰暗籠罩著隱視大學的高大建築,這是首屈一指的巫術學院。只有微弱的魔彩火光從新的高能量魔法大樓的小窗戶中傳出來,那裡有敏銳的學生正在探索宇宙的種種奧秘,不管宇宙是否喜歡。
當然,圖書館也有燈火。
圖書館裡有多重宇宙中最豐富的魔法文獻收藏。成千上萬冊的巫術知識重重壓著書架。
據說,由於大量的魔法會嚴重扭曲日常世界,圖書館並不遵從正常的時空法則。據說圖書館是永無止盡的。據說你可以在距離遙遠的書架中遊蕩數天之久,有成群的學生迷失在其中某處,奇怪的生物潛伏在被遺忘的角落中,被其他更奇怪的生物所獵食。
聰明的學生尋找更遙遠的書冊時,會在書架上用粉筆做記號,慢慢深入發霉的黑暗之中,並告訴朋友如果晚餐時還沒返回,就要來尋找他們。
還有,因為魔法只能稍稍被固定住,圖書館的藏書都不僅是木漿與紙而已。
原始的魔法從書背劈啪作響,無害地放電到釘在每個書架上的銅線,這正是那些銅線的作用。些微的藍色火光爬過書套,傳來一些聲音,紙張的低語,彷彿來自一群睡著的掠鳥。在夜晚的寧靜中,書本彼此交談。
還有某人打鼾的聲音。
書架的光並沒有照亮黑暗,只是點綴,但在透著紫色的火光下,可以看到一張古老陳舊的書桌,就在圖書館中央圓頂的正下方。
鼾聲來自於桌下,一條舊毯子勉強蓋著看似一堆沙袋,其實是一隻成年的雄紅毛猩猩。
牠是圖書館員。
這是一次魔法意外所造成的改變,這麼多有力量的書籍典藏在一起,難免會發生意外,牠算是很幸運的了。畢竟,牠的基本形狀沒有改變。而且還容許牠保有這份工作,牠也做得相當稱職。
但現在還有另一個聲音,門打開來的陌生聲音。腳步聲在地板上作響,然後消失於書架之中。書冊不高興地發出噪音,有些較大的魔法書搖動它們的鎖鍊。
圖書館員繼續睡著,被雨水的低語聲所帶引著。
將近一公里之外,夜巡特警隊隊長威默斯窩在溝渠中,張開嘴巴,開始唱歌。

※※※

現在有一個穿黑袍的行走在午夜街道上,從一個門口躲到另一個門口,來到一個討厭而陰森的門口。感覺上,需要一番工夫才能讓一扇門如此陰森。彷彿建築師經過特別指示:我們要用黑橡木做一些可怕的東西。所以拱門上放了一個討人厭的怪物雕像,而關門的聲音像巨人的腳步,讓大家都很清楚,這不是什麼按下門鈴後會叮噹響的門。
那個人急促地對著暗色的木頭說出一些複雜的暗號。一個小暗門打開來,一隻多疑的眼睛往外望。
「『重要的貓頭鷹在夜晚嗚嗚叫。』」訪客一邊說,一邊擠掉袍子上的雨水。
「『但很多蒼白的老爺悲哀地走向無主的人。』」格子另一邊有聲音說。
「『萬歲,老處女妹妹的女兒萬歲。』」在外頭滴水的人回應。
「『對劊子手而言,所有的對象身高都相同。』」
「『但是確實的是,玫瑰是在刺裡面。』」
「『好母親為犯錯的孩子煮了豆子湯。』」門後的聲音說。
……
「現在可以打開門了嗎?」
「唔……好吧。」
門栓發出往後滑動的聲音。然後那個聲音說,「你可不可以推一下?未受教者不可入的知識之門有點受潮卡住了。」
指頭弟兄用肩膀頂上去,從門縫擠進去,狠狠瞪了守門弟兄一眼,然後快速通過。
其他人在內堂等他,帶著羞怯的神情站著,似乎不習慣穿上邪惡的黑色斗篷長袍。至尊大頭目對他點點頭。
「指頭弟兄,對吧?」
「是的,至尊大頭目。」
「你帶了你奉命去拿的東西嗎?」
指頭弟兄從長袍中拿出一個包裹。
「就在我說的那個地方,」他說,「沒問題。」
「幹得好,指頭弟兄。」
「謝謝你,至尊大頭目。」
至尊大頭目敲敲槌子引人注意。房間裡的人圍成了一圈。
「我在此宣布光明兄弟會最高至尊分會開議,」他唱誦著,「知識之門是否緊閉堵絕異教徒與無明者?」
「緊緊卡住了,」守門弟兄說。「因為潮濕。我下週會帶我的刨刀來,很快就可以──」
「好啦,好啦,」至尊大頭目不耐地說。「只要回答是的就可以了」

「弟兄們,」他說,「今晚我們要討論非常重要的事情。事關安全,不是,整個安卡.摩波城的未來都操之在我們手中。」
他們靠得更近。至尊大頭目感覺到古老權力再次降臨的興奮。他們都仔細聽他的每一個字。很值得為這種感覺穿上這蠢到家的長袍。
「我們難道都不知道這個城市由腐敗之士所把持,靠非法獲利而肥大,讓更能幹的人被壓榨,成為奴僕?」
「我們當然知道!」他們在心中翻譯了這段話之後,守門弟兄大聲說。
「但並非一直都是如此,」至尊大頭目繼續說。「曾經有過黃金年代,有能力與值得尊敬的人都得到應有的獎勵。當時的安卡.摩波不僅是個大城市,也是個偉大的城市。一個有騎士精神的年代。那個年代──什麼事,守望塔弟兄?」
一個粗壯的長袍男子放下舉起的手。「你是不是在說我們有國王的年代?」
「沒錯,弟兄,」至尊大頭目說,對此不尋常的智慧表現感到有點被打擾。「於是──」
「但那在好幾百年前就全部被解決了,」守望塔弟兄說。「不是有一場偉大的戰役或什麼的?從此之後我們只有統治的貴族,如貴族老大?」
「可是,」至尊大頭目尖銳地說,「也許安卡城的國王傳承並沒有那麼無能,子嗣到現在都還存在。這是我在古代經文上的研究發現。」
他往後靠,心中有所期待。但似乎沒有他期待的反應。也許他們聽得懂「無能」,他想,但我應該別說「子嗣」。
守望塔弟兄又舉起了手。
「什麼事?」
「你是說現在還有人可以繼承王位?」守望塔弟兄說。
「也許有的,對。」
「是啊,他們就是如此,你知道的,」守望塔弟兄很篤定地說。「常常有這種事。書上讀得到。這些人就叫王者。他們躲在遠處的荒野中好久好久,代代相傳秘密寶劍與胎記等等。然後當老王國需要他們時,就現身剷除眼前的任何竄位者。然後就舉國歡騰。」
至尊大頭目感覺自己的嘴巴張開了。他沒想到自己嘴巴這麼容易張開。
「以前有一些老預言或什麼的,」泥水匠弟兄說。「『對,國王會帶來法律與正義,一心只知道真理,並用他的劍保護與服務人民』」。
「當然了,在從前很容易。」守門弟兄高興地說。
「為什麼?」
「他只需要去屠龍。」


至尊大頭目決定時機成熟了。
「那麼我們都同意了,弟兄們?你們準備來練習魔法?」
「啊,練習,」泥水匠弟兄鬆了一口氣。「我不介意練習。只要我們不用真正去做——」
至尊大頭目把書重重放下。
「我是說真正去使用咒語!讓城市回歸正軌!召喚一條龍來!」他吼道。
眾人都往後退一步。接著守望塔弟兄說:「然後,等我們有了龍,真正的國王就會現身,是這樣嗎?」
「對!」至尊大頭目說。


據說諸神以人命來玩遊戲。至於是什麼遊戲,為了什麼,那些小卒的實際身分,遊戲規則是什麼——誰知道?
最好別亂猜。
雷聲響起……
擲出了一個六。

※※※

不只是孤獨,而是顛三倒四的生活。就是這樣,隊長威默斯心想。
夜巡特警小隊起床時,整個世界都準備要上床,而特警隊在黎明升起時才上床。你的時間都用在潮濕黑暗的街道上,陰影的世界中。夜巡特警隊吸引到對這種生活感興趣的人。
他來到了夜巡屋。那是一棟古老而異常寬敞的建築,以前一定很堂皇,但現在大部分都無法居住,只有貓頭鷹與老鼠會經過。在門上方有這個城市古老語言所寫的格言,現在幾乎被時光、污垢與苔蘚給磨光了,但隱約可見:
FABRICATI DIEM, PVNC
根據科隆中士(他曾經在外地服役,自認是語言專家)的說法,這句話的意思是「保護與服務」。

是的,當一個警衛,在以前必然是有意義的。
隊長陷入了陳腐的憂鬱中,想到科隆中士。這個人喜歡黑暗。科隆中士的三十年快樂婚姻都要歸功於科隆太太在白天工作,而科隆中士要整晚工作。他們靠紙條互通訊息。他晚上去工作前,喝到她煮好的茶,她早上去工作前,還會把熱騰騰的早餐放在爐子中。他們有三個成年的孩子,威默斯想,一定是靠非常有說服力的紙條所生下來的。
至於諾比下士……任何像諾比這樣的人,都會有千萬個理由非常不希望被別人看到。根本不用想就知道。不把諾比說成像野獸,只是因為野獸聽了都會抗議離席。
然後,當然還有他。骨瘦如柴,不修邊幅,諸多惡習浸泡在酒精中。這就是夜巡特警小隊。只有他們三個。以前有數十個,數百個。現在──只剩三個。
威默斯跌跌撞撞走上樓梯,設法進入他的辦公室,倒入破舊而露餡的皮椅,拉開最下層的抽屜,抓住酒瓶,咬住瓶塞,用力扯,吐出瓶塞,喝下去。開始了他的一天。
世界湧入了焦點之中。
生命就像化學藥物。這裡一滴,那裡一口,一切就改變了。一點點發酵的果汁,你突然就可以再活幾個小時了。

※※※
多重宇宙的每一個城市都有一個地方像安卡‧摩波的影子區。通常是最古老的地區,小巷子忠實地遵照古代牛群前往河邊的原始路線,街名如山包街,石頭路,掐捏巷……
雖然安卡‧摩波城大部分都是這個樣子,但影子區更是如此,無法無天之境的一個黑洞。這麼說吧:連罪犯都不敢走在街上。特警隊員更是不敢踏進一步。
現在他們意外地闖進來了。這一晚多災多難,他們一直想要鎮定下來。他們現在鎮定到四個人都必須靠其他三人,才能站直身體往前走。
威默斯隊長把酒瓶還給科隆中士。
「你真是——」他想了一下,「可恥,」他說。「在一個上上上級長官面前喝喝酒。」
中士想要說話,但只能說出一連串嘶聲。
「振作一點,」威默斯隊長說著撞上一道牆。他瞪著磚牆說:「這道牆攻擊我!」
「兩點鐘!」他吼道,「一切平安安安!」
準警員羅波抬起他暈眩的腦袋。
「我們在哪裡?」他呻吟道。
「正在回家的路上,」中士說。他抬頭看著上方被蟲咬過、被刀子劃過的破路牌。「我們走到了,走到了——」他瞇起眼睛,「甜心巷。」
「甜心巷不是在回家的路上,」諾比含混地說,「我們不要走甜心巷。那是在影子區。要是被發現我們走到甜心巷——」
這個時刻,對現實狀況的領悟發揮了有如好睡一晚與三杯黑咖啡的提神功效。他們三個不約而同都靠向高大的羅波。
「我們該怎麼辦,隊長?」科隆說。
「呃,我們可以求救,」隊長不確定地說,「我們要擺出一個四方陣式。」
此時他們擺出的是一個圓點。
隊長很想知道,在廣大的萬神殿中,是否有個神願意照顧受到壓迫、算是很無辜,且肯定即將送命的執法人員。
大概沒有,他酸酸地想。那樣子對神明而言不夠時尚。有什麼神會擔心為了一個月幾塊錢薪水而努力工作的可憐蟲?不會是他們。神明會注意的是一些聰明鬼,他們的日常工作是去挖出神像的紅寶石眼睛,而不是什麼缺乏想像力的傢伙,只會每天晚上踩馬路……

忽然傳來一個聲音——
也許是火山的聲音,或沸騰噴泉的聲音,但不管如何,是一種很長的乾吼聲,就像鍛造巨人時的風爐聲——
但更糟糕的是耀眼的光芒,而不是那聲音。藍白色的光,彷彿能把你眼球後面的血管圖案印在你的頭骨後方。
聲音與光芒都彷彿持續了數百年之久,然後戛然而止。
特警隊員們保持完全靜止不動一段時間。
「好吧。」隊長有氣無力地說。
一陣停頓之後,他又說:「中士,帶人去調查那個,好嗎?」
「調查什麼,長官?」科隆說,但隊長已經想到,如果中士帶了一些人走,那麼他自己就會落單了。
「不用,我有更好的主意。我們一起去。」隊長堅定地說。於是他們都去了。

他們看到前方有一塊模糊的紅色熱光。
結果那是一座牆,正在快速冷卻下來。一塊塊石灰磚頭在收縮時掉落下來,發出小小的爆裂聲。
這還不是最糟的。最糟的是在牆上的東西。
他們瞪著它。
他們瞪了很長一段時間。
距離日出只有一、兩個鐘頭,沒人建議他們找路回到黑暗中。他們在牆邊等待著。至少那裡很溫暖。
他們盡量不去看牆。
最後中士不安地伸展身體說,「樂觀一點,隊長。情況可能更糟糕。」
威默斯喝完酒瓶。酒精沒有任何效果。有一種清醒是你無法躲避的。
「是的,」他說,「上面可能會是我們。」

※※※
需要特別的腦袋才能治理安卡‧摩波這樣的城市,而維提納利爵爺有這個腦袋。但是,這位貴族老大本來就是很特別的人物。
其他貴族吃的是塞了孔雀舌的雲雀,維提納利爵爺覺得一杯開水與半片乾麵包就夠高雅了。 
他常穿黑衣。不算是很矚目的黑,如頂尖刺客穿的,而是比較清醒、稍微寒酸的黑,像是一個人早上不想浪費時間決定穿什麼。你要起得非常早,才能比貴族老大更早;事實上,最好是根本不要上床。
但他在某方面很受人歡迎。經由他的手,數千年來頭一次,安卡‧摩波城能夠運作。或許不很公平正義,也不怎麼民主,但很管用。他管理城市有如修剪造型灌木,鼓勵某處長多一點,修剪掉那裡的亂枝。據說他可以容忍任何事,除了威脅到城市的事情之外,現在威脅出現了……

這位貴族老大瞪著被燒的牆很長一段時間,雨水滴下他的下巴,浸濕他的衣服。他伸出一隻長而瘦、有著藍血管的手,指尖沿著影子移動。
嗯,不算是影子,而是一串剪影。輪廓很清楚。裡面是熟悉的磚頭圖案。但外面有某種乳狀的物質融入了牆中,讓古老的磚頭有一種融化過的光滑鏡面質地。
磚牆上的輪廓顯示有六個人吃驚地被凍結了。許多隻舉起來的手顯然都拿著刀子與短劍。
貴族老大沉默地往下望著腳旁的一堆灰燼。有幾條融化的金屬可能就是牆上清晰刻畫的那些武器。

威默斯隊長尊敬地帶領貴族老大穿過巷子,來到快運巷,他指著一號證物……
「腳印,」他說。「這麼說有點勉強,長官。更像是爪子。甚至可以說是利爪。」
貴族老大凝視著泥土上的印子。他的表情十分難測。
「我看到了,」他終於說。「你對這一切有何見解,隊長?」
隊長有。在日出之前的幾個小時,他有各種的見解,首先就是他很確定出生在這個世界是一大錯誤。
然後灰色的光線平均地灑進影子區,他還沒死,也沒被煮熟,以白癡般的輕鬆神情環顧四周,看到約一公尺外的這些腳印。那不是一個清醒過來的好時刻。
「嗯,長官,」他說,「我知道火龍已經絕種了數千年,長官——」
「是嗎?」貴族老大的眼睛瞇了起來。
威默斯繼續說:「但是,長官,問題是,龍自己知道嗎?中士說他聽到了某個聲音,就在那個,就在那個,就在……出事之前。」
「所以你認為一隻絕種的、可能完全是神話的龍飛進了城市,落在這個小巷子,火化了一群罪犯,然後又飛走?」貴族老大說。「有人會說,那是一隻很有公德心的動物。」

※※※

西沉的夕陽癱在地平線上,有如煮得很嫩的雞蛋。
特警隊隊長威默斯在夜巡屋的屋頂上,可以看到巫師們來到隱視大學的屋頂,還有成群尋找金堆的投機人士在街道上,拿著鏟子待命。如果龍真的在城市裡有個金子做的窩,明天牠就只能睡在地板上了。
下方某處傳來商人割我喉的喊叫,叫賣著辣香腸。威默斯突然感覺到一股市民的自豪。當面臨災難時,也能想到賣香腸給群眾,這種市民一定有可取之處。
整個城市等待著。幾顆星星露出來了。
特警隊中士科隆、下士諾比與准警員羅波也在屋頂上。科隆有點賭氣,因為隊長禁止他用他的弓箭。
城市裡不鼓勵弓箭,因為一把長弓射出的箭可能會射穿百公尺外的無辜旁觀者,而不是瞄準的目標。
「但是隊長,我很擅長射箭!」科隆抗議。「反正,」他不服氣地說,「很多其他人也都有。」
話說得沒錯。隔壁的屋頂上也很熱鬧。如果那條龍又出現,牠會以為自己飛進了樹林。簡直讓人為牠感到同情。
「我說收起來,」威默斯說。「我不要我的特警隊員射到民眾。所以收起來。」
「沒錯,」羅波說。「我們是來這裡保護與服務,對吧,隊長?」
威默斯斜眼注視他一陣。「呃,」他說。「對啊。是的。沒錯。」

半個小時過去。一朵浮雲、一隻倒楣的蝙蝠與升起的月亮都遇上了一陣亂箭問候。
「搞什麼士兵的玩意,」諾比終於說。「牠都被嚇跑了。」
科隆中士放下他的長矛。「似乎是如此。」他承認。
「而且這裡越來越冷了。」羅波說。他客氣地碰一碰威默斯隊長,隊長正靠著煙囪,憂鬱地凝視著空無。
「也許我們應該下去,長官?」他說。「很多人都下去了。」
「嗯?」威默斯說,沒有動一下頭。
「可能也會下雨。」羅波說。
威默斯什麼也沒說。他這幾分鐘都在看著位於隱視大學中央的藝術塔,據說是城市中最古老的建築。當然也是最高的。歲月、氣候與草率的維修讓它看起來歪七扭八的,就像一棵遭遇過太多次雷雨的樹。
他想要回憶它的形狀。就像許多習以為常的事物一樣,多年來他都沒有正眼看過它。現在他想說服自己,頂端最前面的那個小塔看起來就像昨天一樣。
他遇到了困難。
他眼睛沒有移開,抓住科隆中士的肩膀,輕輕為他指出正確的方向。
他說:「你有沒有看到塔頂有任何異狀?」
科隆瞪了一會兒,然後緊張地笑了。「嗯,看起來像一條龍坐在上面,對不對?」
「對,我也是這麼想。」
「只是,只是,只是當你仔細看了之後,就可以看出那是陰影與一堆長春藤。我是說,如果瞇上眼睛,看起來像兩個老太婆與一輛推車。」
威默斯試著瞇眼。「沒有,」他說,「還是像一條龍。很大隻。拱著背往下俯視。看,你可以看到牠的翅膀折疊起來。」
「請見諒,長官。那只是個破塔造成的錯覺。」
他們一起看了一會兒。
然後威默斯說:「告訴我,中士——我是以純粹的調查精神來問——你想是什麼錯覺讓我們看見一對大翅膀伸展開來?」
科隆吞了口水。
「我想那是由一對大翅膀所造成的,長官。」他說。
「一點也沒錯,中士。」
龍一躍而下。不是飛撲。牠只是跳離了塔頂,半墜半飛地直接落下,消失在大學的建築物之後。
威默斯發現自己在傾聽著落地聲。
然後龍又出現了,像一根箭,像一顆流星,像是把每平方秒十公尺的加速度下墜瞬間變成了往上一衝。牠飛過屋頂,只比一個頭的距離稍高一點,更可怕的是聲音。聽起來彷彿空氣被緩慢而仔細地扯成了兩半。
特警隊員都趴了下去。牠掠過去之前,威默斯瞥見了那張龐大、有點像馬的臉孔。
威默斯用力抓住煙囪,把自己拉起來。
「天啊,」羅波說,「看牠飛啊!」
從城市裡齊發的箭,還有那些被誤射中的人所發出的慘叫,就可以知道龍的位置。
「牠甚至連翅膀都還沒拍動!」羅波叫道,想站到煙囪上方。「看牠飛啊!」

一團火焰出現在碼頭上方,那隻動物短暫掠過了月亮。然後牠拍動翅膀,一次,聲音有如潮濕的純種獸皮被甩過懸崖。
龍勉強地轉了一小圈,拍動幾次空氣增加速度,然後飛回來。
當牠飛過夜巡屋時,咳出一道白色的火焰。屋瓦不僅是融化,還爆成了火紅色的熔漿。煙囪整個炸開,磚頭如雨般落在街道上。
龐大的翅膀拍打空氣,巨獸盤旋在燃燒的建築物上方繼續噴火,建築物很快就成了一團發亮的廢墟。然後,只剩下一堆融化的岩石,上面有奇特的條紋與泡泡,龍很不屑地再拍一次翅膀,往上飛越了城市。

誰能想得到?如此多的力量,如此近在咫尺。龍可以感覺到魔法注入,不斷地更新能量,違反了所有無趣的物理定律。這不是以前牠所擁有的可憐火焰。這是全新的玩意。有如此的力量,牠的能力無所限制。
牠嗅著黎明的空氣。牠在尋找某些心智的氣味。
高貴的大龍沒有朋友。比較接近這個概念的是還活著的敵人。

※※※

雲朵厚厚地堆在安卡‧摩波城上方。更上面,碟形世界的金色陽光慢慢展開。
龍在曙光中閃爍著,愉快地御空而行,展現不可思議的轉彎與翻滾,純粹為了樂趣。然後牠想起了今天的正事。
他們竟然膽敢召喚牠……
下方,特警隊在小神街上逛著。儘管有濃霧,街道已經開始忙碌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