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讓宿敵伊朗也想看的真誠作品】 1
  • 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讓宿敵伊朗也想看的真誠作品】 2
  • 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讓宿敵伊朗也想看的真誠作品】 3
  • 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讓宿敵伊朗也想看的真誠作品】 4
  • 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讓宿敵伊朗也想看的真誠作品】 5
  • 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讓宿敵伊朗也想看的真誠作品】 6
  • 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讓宿敵伊朗也想看的真誠作品】 7
  • 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讓宿敵伊朗也想看的真誠作品】 8
  • 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讓宿敵伊朗也想看的真誠作品】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新品

商品編號:G0200026
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讓宿敵伊朗也想看的真誠作品】
The Seven Good Years
作 者:艾加‧凱磊
原文作者:
譯 者:王欣欣
出版社:寂寞出版社
系 列:Soul
出版日期:2017年12月01日
定價 330 元
優惠價  -21%  261 元
電子書

編輯筆記

《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就像伊朗和以色列之間的「生命線」。

波斯文版推出不到一年,就透過網路賣出了四千本書。

翻譯者阿濟茲由衷相信,無論政府再怎麼限制,
艾加.凱磊的故事自會找到一條路抵達伊朗人的書櫃。
......他的新書不敢在家鄉出版,卻出現在敵國伊朗人的書櫃


書活網特推

艾加凱磊《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真實故事,只敢說給陌生的你聽。
看人們描繪以色列大家都認識的「艾加.凱磊」~

#凱磊的太太:你只要一開口就講個沒完 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
#他隨時能跟你說個故事,就算你在趕時間,或是心臟病發作到一半。
#艾加很細膩留意生命中閃現的故事,他會察覺到有個故事正在發生。
#艾加的故事有一種美,揉合奇想與虛構!


艾加凱磊向台灣讀者問候《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

內容介紹

我們在最絕望的黑暗角落,總會找到美好的意義。

《忽然一陣敲門聲》風靡45國的以色列小說家
艾加.凱磊 撼動世界文壇的真實故事

「這本書帶我進入了寫作上的新境界,
那裡既陌生,又私密……太可怕了。
我甚至不敢用母語出版,只敢與陌生人分享。」──艾加.凱磊

破天荒譯為波斯語,打破伊朗書市對以色列禁令
▲亞馬遜書店選書、美國NPR年度選書、日本《達文西雜誌》怦然心動選書
▲榮登法國書店、美國獨立書商協會、舊金山紀事報等排行榜
▲榮獲查理斯.布朗夫曼人道精神獎、義大利ADEI WIZO協會文學獎

▲作者動人序言:

「我的故事有兩種:一種講給親近的朋友和鄰居聽,另一種只愛在火車上講給鄰座乘客聽。這些故事是第二種:關於兒子問我而我無法回答的問題;關於我爸;關於我爸生病時我在臉中央留的鬍子;關於永遠填不滿的強烈慾望,以及那場打不完的、已成為我兒子童年風景的仗。

接下來這兩百多頁,你將與我同坐火車,我將在最後一頁下車,也許此生不再相見。但我希望這七年的旅程,從我兒出生開始到我父辭世為止的這段旅程,能讓你也感動。」

在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七個年頭,所有的美好,都伴隨著黑暗與恐懼……

兒子列弗出生當天,醫院外發生恐怖攻擊,記者在醫院遇見名作家,竟然問他能否針對攻擊案提供新穎視角。

朋友帶來消息說伊朗要核爆以色列;而凱磊躲過大屠殺的老父親,卻面臨癌細胞二度攻擊。他為了保護兒子而受傷,因為「在這世上,一個人總要有另一個人願意無條件保護他」。兒子卻反問:「爺爺死了,現在誰來保護你呢?」

當以色列遭遇空襲,一家三口在公路上玩起「夾三明治」,把身體疊在一起靜止不動。兒子的美好童年,並未因為世界的殘酷而蒙上陰影……躁動的黑暗現實都在凱磊的幽默中化為淡然,只留下最純粹真摯的情感。

凱磊的太太說:「我們的生活是一回事,而你總是把它改編成更有趣的東西,作家就是這樣,不是嗎?」而他的父親說,永遠要堅持在最痛苦的境遇裡找到美好。這便是艾加.凱磊教給我們的事。

▲作者欽點選錄,台灣獨享十篇壓箱珍藏故事

▲扉頁印製作者手繪「虛構簽名」 八款隨機出貨,每個簽名都像一則短篇小說!簽名靈感出自書中故事〈非真心簽書〉,作者創意噴發:獻給上下顛倒的台灣朋友、30世紀的作家寫給21世紀讀者、寫給來自遙遠過往的古人讀者、給來自外星球的讀者、給艾加凱磊的第一個台灣讀者、給有超能力的台灣朋友……翻開書頁絕對驚奇!

▲內封面驚喜隱藏作家悄悄話:「親愛的讀者,我想為你翻頁。」

 

▲細緻手繪書衣
由巴西插畫家Veridiana Scarpelli創作,為艾加.凱磊指定最愛的書封設計

▲導演彭浩翔、演員吳定謙、廣告導演盧建彰、出版人陳夏民 感動推薦

▲各界好評

這是一本「勇氣之書」!──日本知名作家西加奈子

充滿「愛」的一本書!──《紐約時報》書評專欄

非常慶幸這世上有著艾加凱磊和他的故事,因為他讓生命更美好。──布克獎得主喬治.桑德斯

趣味橫生又絕頂深刻,簡直神作!凱磊絕非虛構的真實故事,一如他的小說,總能從意想不到之處切入,讀過他的書,你看世界的眼光將從此不同。──美國暢銷小說家克萊爾.墨蘇德

凱磊的故事是如此詼諧逗趣,又帶著無比豐沛的情感,朝著你完全想不到的方向發展下去。他的敘事口吻極為自然,就像日常閒談,卻有著奇異的詩意。這些故事會附著在你體內,讓你左思右想好幾天。──美國知名廣播人艾拉.葛拉斯

艾加.凱磊可能是當代最會說故事的男人。這一次,他成為故事主角,帶著讀者進入他所身處的世界,看他在國情、種族糾紛的陰影之下,企圖尋找人性的異同,打開溝通的契機。最令人感動的是,我們同時見證了一個男人變成父親之後,想為孩子先看見什麼,讓他避險,而不自覺踮起腳尖往前眺望的溫柔身影。──出版人 陳夏民

創作的靈感總來自於生活,拜讀過艾加.凱磊兩本風格奇幻的大作後,終得以在此書中一窺作者背後真實的生命經驗與生活狀態。讀著那些生命中微不足道的片刻,終於能理解那些奇幻的情節,其實都是作者一顆纖細敏感的心,在面對混亂政局、生為人父的焦慮,以及思考生命價值後,用文字所創造出的微小庇蔭,讓人在閱讀過程中不禁莞爾一笑,卻又眼眶泛淚。──演員 吳定謙

凱磊是一位亂世裡的幽默哲學家,他講的你都會懂,你都會笑,還因此會想。誠實並且帶著幽默的口吻,一直是我尊敬凱磊的地方。而他一如過往,充滿想像力地談自己人生的劇變,讓我非常有感受。──廣告導演 盧建彰

作者介紹 

他的寫作能治癒靈魂
他的故事讓世界更美好
此刻正風靡全球文學舞台的以色列作家,你不能不認識!
艾加.凱磊 Etgar Keret(1967-)

出生於以色列拉馬干,是當地最受年輕世代喜愛的作家。他的文字犀利捕捉了我們身處的世界,在國際文壇備受推崇,作品譯為42種語言,於全球45國出版。

他的短篇故事刊載於《紐約時報》《衛報》《巴黎評論》等重量級文學專欄,成為各界創作人最佳靈感來源,目前已有超過50個故事改編為電影。他數次獲得以色列出版協會白金獎、二度進入歐康納國際短篇小說獎決選,並獲頒以色列地位崇高的總理獎、有「小諾貝爾」之稱的諾斯達特國際文學獎。

2014年,台灣出版凱磊的短篇小說《忽然一陣敲門聲》,榮獲誠品、博客來、馬來西亞大眾書店選書,並登上誠品書店翻譯文學榜冠軍。本書讓以色列文學走進了世界,更難能可貴地登上外語文學最難攻克的美國排行榜TOP 5,橫掃美國權威媒體年度選書榜。2015年,《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中文版接力推出,為作者親自授權的全球獨家選集。

《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是凱磊撼動世界文壇的代表作,也是他生平第一部非虛構真實故事,獲得查理斯.布朗夫曼人道精神獎、義大利ADEI WIZO協會文學獎,更破天荒譯為波斯語,透過獨立出版管道進入伊朗書市。《衛報》將本書喻為伊朗/以色列兩國之間的「生命線」,讓伊朗人看見以色列百姓的日常。

凱磊居住於特拉維夫,目前正與導演妻子席拉.葛芬合力創作法國電視影集,最新出版作品為繪本故事《小小王國》。

譯者  王欣欣

自媒體工作者,《欣欣咖啡屋》主持人。譯有《忽然一陣敲門聲》《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列車上的女孩》《夢想之城》《草間彌生X愛麗絲夢遊仙境》《穿著PRADA的惡魔》《隔壁那對夫妻》等書。網站:xinxintalk.com 


得獎紀錄
誠品選書推薦
規格
商品編號:G0200026
ISBN:9789869452458
272頁,中翻,平裝,書衣
各界推薦

◆推薦序  從碉堡裡探頭出來說兩句/彭浩翔

某些人的存在,就是為了讓你難堪。於我,艾加.凱磊正是這種。

二○一五年春,我在洛杉磯聖塔莫尼卡一面吃早餐,一面翻著凱磊的中譯版短篇小說集《忽然一陣敲門聲》。書中每個故事只有十來頁,感覺卻像一位派對上滿有魅力的神祕紳士,在人群中憶述一段精采經歷,再向在場女士拋下幾句俏皮話,然後就禮貌地提早離場。人走,卻遺餘韻。

話雖如此,但當時對他的欣賞,還停在「噢,好吧。這傢伙有點意思」的狀態。我向公司提議買下他其中一個故事,並計畫改編成電影,於是我開始和凱磊以電郵溝通。

二○一六年,凱磊因要到亞洲宣傳而過境香港,問我是否有興趣在機場喝咖啡。於是我和太太專程從市區到機場跟他碰面。

那個下午,我們聊到他的故事創作原由、電影改編的可能性和其他人的電影,還有他教育孩子的心得。凱磊因為在以色列公開發表意見,反對政府處理加薩走廊的方式,讓孩子在學校受到同學責難。為了教育兒子,他攔住了家中通往睡房的走廊,讓孩子每次要回自己房間時,都必須得到他的允許,藉此讓孩子明白占領區內巴勒斯坦人的困境。

太太在回程車上問:「怎麼今天你搭話都特別少?英文聽不懂?」

我告訴她,那是因為我英文不夠好,加上凱磊的口音不是我常聽的美式英語。但我心裡清楚,根本不是因為口音的差異。我少搭話,是因為他的才思敏捷到不禁讓人自慚形穢。跟他聊過天才發現,過去自己平日常常能夠口若懸河,指點江山,那只因還未遇到真正高手。

當然,我也嘗試同時找其他理由安慰自己,例如他有生活在戰亂地區的優勢,靈感才如此取之不盡啦;飛彈和恐攻伴隨而來的,明顯就是題材啦。我對神話不熟,但要是讓死神找繆思驗一下DNA,他倆就算不是兄妹,也肯定有血緣關係。

那個下午,我慶幸能以這些藉口來隱藏我的尷尬。感謝過去所有讓我對英語提不起興趣的中小學老師,是他們如先知般培訓出我這必殺技,讓我得以從技不如人的泥沼中抽身。

如果愛國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那英文不好肯定就是我最鞏固的碉堡。這個固若金湯的陣地,可防範有天碰到像凱磊這般有才華的人。在英語改善之前,我大可以安心躲在碉堡裡,偶爾出來欺負一下經過的菜鳥。

《我絕非虛構的美好七年》並非小說,但作為散文,每章仍有著強烈的故事感。此書之精采程度,甚至可以像在迪斯可販賣搖頭丸的藥頭一樣去推廣。隨便撕下前兩頁交給經過的人,然後跟他說:唏,寶貝。回家爽一下,之後再想要,你知道在哪裡可以找到我的。

*本文作者為香港電影導演、編劇、作家和演員,正籌畫改編艾加.凱磊的短篇故事〈謊言之地〉(收錄於《忽然一陣敲門聲》)。


目錄

[第一年]

歡迎光臨這個沒有新意的世界

大寶寶

電話問答

就跟從前一樣

[第二年]

非真心簽書

飛行冥想

同床異夢

人民捍衛者

夢的安魂曲

眼光放遠

[第三年]

敏感話題

瑞典夢

火柴棒戰爭

偶像崇拜

[第四年]

炸不炸有關係

他說什麼?

悼吾姊

恐怖遊戲

食物戰爭

[第五年]

故鄉幻影

肥貓

孩子氣

裝模作樣

不過是個罪人

位子

愚樂園

[第六年]

從零開始

在博物館睡一晚

男孩不哭

意外

為兒子留的小鬍子

一醉鍾情

[第七年]

追隨父親的腳步

果醬

做個好人不容易

學校(有時候)不像監獄

我兒子的第一次選舉

燻牛肉

[又過了幾年……]

以色列還在乎正義嗎

我不是「反」以色列,只是矛盾

晨間散步

[從前從前]

贖罪永遠不嫌遲

在以色列吃素

飄飄然

◆作者序

作者若說他寫的某本書對自己特別重要,那這話說了跟沒說差不多。每一本存在世間的書,都至少對某一個人特別重要。運氣好的話,會是讀者;但就算不是,至少還有作者本人,作者會像一個驕傲的父親,對自己的孩子充滿熱情。我想這是我在寫第四本書的時候發覺的,如今已經很懂。但我還是要說,這本書對我特別重要,因為這是我二十五年寫作生涯裡第一本非小說,因為寫的是我在世上最親的人,因為它帶我進入了寫作上的一處新境界,那裡既陌生,又私密,我在那裡失去了遮掩,十分脆弱。那裡太可怕了,我甚至不敢用母語(希伯來語)、不敢在居住的地方(以色列)出版這書,只敢與陌生人分享。

就我對自己的了解,我的故事一直有兩種:一種講給親近的朋友和鄰居聽,另一種只愛在飛機或火車上講給鄰座乘客聽。這些故事是第二種:關於兒子問我而我無法回答的問題;關於我爸(每當我有需要,他就會來救我,但他生病我卻救不了他);關於我爸生病時我在臉中央留的鬍子,那是為了分散別人的注意力,免得他們要問:「近來可好?」當時這問題我應付不了;關於永遠填不滿的強烈慾望,以及那場打不完的、已成為我兒子童年風景的仗。

接下來這兩百多頁,你將與我同坐火車,我將在最後一頁下車,也許此生不再相見。但我希望這七年的旅程,從我兒出生開始到我父辭世為止的這段旅程,能讓你也感動。

內容試讀

(2014年,艾加凱磊一家三口受邀來台,並且在台北國際書展舉辦簽書會。凱磊的兒子全程參與,就是下文中講的這位。圖為凱磊驚喜地簽了一本電子書

[第一年]

歡迎光臨這個沒有新意的世界

「我真討厭恐怖攻擊。」瘦護士對老護士說。「要不要吃口香糖?」

老護士接過一片口香糖,點點頭說:「討厭又能怎樣?我也討厭急診。」

「問題不在急診,」瘦護士堅持,「意外事件什麼的我無所謂,恐怖攻擊才討厭, 會把所有事都變得乏味。」

我坐在產房外面,心想,她說得有道理。一個小時之前,我來到這裡,送我們來的計程車司機有潔癖,在我太太羊水破掉的時候只擔心車子的內裝受損,但我非常興奮,因為妻子即將臨盆。而現在呢,我坐在走廊上,等醫護人員從急診室回來,心情很差。所有人都去治療恐怖攻擊的傷患了,只留下這兩個護士。我太太的收縮慢了下來,或許就連寶寶都覺得出生這件事沒那麼緊急了。我往醫院餐廳走,遇到幾張運送傷患的擔架床嘰嘰嘎嘎推過身旁。我太太剛才在計程車上大喊大叫像個瘋子,但這些人很安靜。

「你是艾加.凱磊?」有個穿格子襯衫的人問我。「那個作家?」我勉強點了點頭。「嗯,當時狀況你了解多少?」他從背包裡拿出一個小錄音機。「事情發生的時候你在哪裡?」我才遲疑一秒,他立刻展現出同理心:「慢慢來。不要有壓力。你受到了精神創傷。」

「我不在恐怖攻擊的現場,」我跟他解釋,「只是恰巧也來醫院而已。我太太要生了。」

「噢,恭喜。」他毫不掩飾滿臉的失望,按下停止錄音的按鈕,在我身旁坐下,點了根菸。

我受不了菸味,便提出建議:「要不要去找別人問問?一分鐘以前,我看見他們送兩個人進了神經科。」

「那兩個是俄羅斯人,」他嘆了口氣,「一句希伯來語也不會說。而且他們不准外人進神經科。這是我來這家醫院採訪的第七次恐怖攻擊,他們的招數我通通知道。」我們在那裡靜靜坐了一分鐘。他看起來比我小十歲左右,可是已經開始禿頭。他發現我在看他,就說:「你不在現場真是太可惜了,我這篇報導要是能訪問到作家,應該不錯。作家說話比較有新意,也比較有觀察力。每次恐怖攻擊之後,大家的反應都差不多。『忽然,我聽到爆炸聲』『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到處都是血』,千篇一律,誰受得了?」

「那不是他們的錯。」我說。「恐怖攻擊本來就千篇一律,每次都是爆炸和無意義的死亡。對於這種事,誰能說得出什麼有新意的話?」

「我不知道啊,」他聳聳肩膀,「你才是作家。」

有些穿白袍的人開始從急診室往產房走。記者對我說:「你住特拉維夫,為什麼要大老遠來這個爛地方生小孩?」

「我們想要自然產。這裡的婦產科⋯⋯」

「自然產?」他打斷我的話,嗤之以鼻。「肚臍上連著纜繩的侏儒從你老婆陰道蹦出來,哪裡自然了?」我懶得回應。他又說:「我跟我老婆說啊,如果妳要生小孩,一定要剖腹,像美國人那樣。我可不想讓什麼小孩子把妳那裡撐變形,那是我要用的。現在都什麼時代了,只有這種未開發國家才會有女人像動物似的生小孩。好,我要繼續工作了。」正待起身,他又試了一次,問我:「對於這次的恐怖攻擊,你真的沒有話要說?它對你有沒有什麼影響,比如說,改變你給小孩取的名字之類的?我也不知道,你隨便說說?」我給他一個帶著歉意的笑容。「沒關係,」他對我眨眼,「希望他出來得很順利。」

六小時後,肚臍上連著纜繩的侏儒從我太太陰道蹦出來了,一出來就哭。我努力安撫,想說服他相信這世界沒什麼好擔心的。中東這裡的一切都會在他長大之前變穩定:和平會來臨,恐怖攻擊會消失,就算真的久久發生了那麼一次,也會出現某個說話有新意、比較有觀察力的人,能夠完美地描述它。他安靜下來,盤算下一步。照理說他應該還很天真無知⋯⋯畢竟剛出生嘛⋯⋯可這鬼話就連他也不信,只遲疑一秒,打了個小嗝,就又繼續哭了。


[第二年]

非真心簽書

小時候,我一直以為希伯來文圖書週是法定節日,覺得它跟獨立紀念日、逾越節和光明節放在一起挺像同類。但在這個節日裡,我們不圍營火坐,不轉陀螺,不拿塑膠槌子互相敲頭,而且它和其他節日不一樣,並非用來紀念歷史性的勝利或英勇的失敗,因此我就更喜歡它了。

每年六月初,我姊、我哥,還有我,都會跟著爸媽去拉馬干的中央廣場。那裡有幾十張桌子,上頭滿滿都是書。我們一人會選五本。有時候作者會坐在那裡,在你買的書上簽字,我姊很愛,我卻有點不爽。就算書是他寫的,也不表示他就有權在我這一本上亂畫呀。更討厭的是有些作者字很醜,像藥劑師寫的,又硬要用那種很難的字。只不過是要祝你閱讀愉快,意思超簡單,你卻得查字典才看得懂。

許多年過去,我不再是小孩了。圖書週我依然很興奮,可是現在的狀況和當年不太一樣,而且壓力變大很多。

出書之前,我只會在買來送人的書上簽字。但如今,有一天我赫然發現,我竟然正在簽別人自己花錢買的書,而且我們以前連見都沒見過。你要怎麼幫陌生人簽書呢?他有可能是外邦義人,也可能是連續殺人魔。「友誼長存」定位有誤,「致敬愛的你」這說法站不住腳,「祝福你」聽起來太像長輩,而「希望你喜歡我這本書!」也太卑躬屈膝了。所以,整整十八年前,我第一次以作者身分參加圖書週的最後一個晚上,我創造了自成一格的簽書形式。既然這本書內容完全是虛構的,那簽書何必講真話?

「給丹尼。你在利塔尼救了我,要不是你幫我綁上止血帶,現在就沒有我,也沒有這本書了。」

「給米奇。你媽打來,我掛了她電話。你有膽再來這附近,我要你好看。」

「給西奈。我今天很晚才會回家,冰箱裡給你留了燉菜。」

「給費吉。我借你的十英鎊什麼時候還?你說兩天,現在都一個月了,我還在等。」

「給特絲琪。我承認我的行為很爛。可是妳妹都能原諒我了,妳一定也做得到。」

「給亞拉姆。親子鑑定結果如何我都不在乎,對我來說,你永遠是我爸爸。」

「波絲瑪,雖然妳現在跟別人在一起,但妳我都知道,妳終究會回到我身邊。」

最後一則讓我挨了一巴掌,事後回想起來,我確實不該在人家買給女朋友的書上那樣寫,他是個剃了海軍陸戰隊平頭的大個子。不過他也太不文明了,君子動口不動手嘛。

無論如何,雖然很痛,但我學到了教訓。在那之後的每一個圖書週,不管手有多癢,也不管買書的杜迪或許羅米是不是看完我的書就要接著看律師函,我都會深吸一口氣,在書上寫下潦草的「祝福你」。無聊,或許吧,但這樣對臉比較好。

所以,假如那個大個子和波絲瑪正在看這本書,我希望他們知道我真的很懊悔,我要致上一份遲來的歉意。還有,費吉,你也在看嗎?我還在等你還我十英鎊喔。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