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S0200108

教唆熊貓開槍的「,」-一次學會英文標點符

Eats , shoots & leaves─The Zero Tolerance Approach to Punctu
譯者 謝瑤玲
出版日 2004-12-30
定價 $300
優惠價 79折 $237
  • 分享至
數量
暫無庫存

內容簡介

短短一年,全球狂銷五百萬冊!!
名列摩根大通銀行推薦給亞洲富豪的「夏季閱讀名單」
2004榮獲「英國圖書獎」最高獎項──年度最佳書本大獎
英美讀者、學界、圖書界一致推薦!
2004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最愛第三名!

各界名家聯合推薦:
李家同、徐  薇、馬英九、張湘君、張雅琴、詹宏志(以上按姓氏筆畫排列)

這是一本獨一無二的書。堪稱史上第一本兼顧幽默、文學、歷史探究,且又能輕鬆解析英文標點符號的用法書。

本書作者琳恩‧特魯斯為英國BBC電台英語文法節目最具權威的主持人。目前坊間的英文文法書不是太枯燥,就是忽略標點符號的重要性,她改以活潑有趣的筆調,教人正確使用英文標點。書中列舉了許多亂用標點符號因而差之毫釐、失之千里的例子: 
本書的原文書名「Eats, Shoots and Leaves」即是一例,此乃源自一則熊貓的笑話:有一隻熊貓走進一家咖啡廳,點了一份三明治,吃了,然後掏出一把槍來,對空鳴了兩槍就要離開了。服務生困惑地問道:「為什麼呢?」熊貓拿出一本標點符號錯誤百出的野生動物手冊來,往肩膀後一丟。「我是熊貓,你查查看。」
服務生翻到相關的那一頁時,果然找到了答案。手冊中就寫著熊貓是吃(eats)嫩芽(shoots,名詞)和樹葉(leaves,名詞),但多了個逗點,成了「Eats, Shoots and Leaves」,也就是「吃了東西、開槍後再離開」。

原來,這個多出來的逗點,就是教唆熊貓開槍的逗號。
您瞧,標點符號真的很重要吧!小句讀也能掌握大關鍵。

本書是零錯誤的指南,並且已在英美兩地使用英語的國家掀起熱潮,因為書中所舉的例子,盡是以英語為母語的英美人士都可能常犯的錯誤,學習第二外語的你,對於這些錯誤當然更加不能等閒視之!

想讓您的英文正確無誤、功力倍增嗎?只要你對英文標點符號用法尚有一絲絲不確定,都應該擁有這本既實用又幽默的好書!

本書適用對象包括:
★★★★★ 英語專業工作者、高中以上的學生、編輯
★★★★★ 需使用英文的商務人士
★★★★★ 對英文有興趣的人、正在努力學英文的人

⊙中英文完整版。

作者介紹
琳恩‧特魯斯 Lynne Truss
她原本是一位文學編輯,後來「不務正業」當了廣播電台主持人和作家。現為英國BBC廣播電台英語文法節目最具權威的主持人。同時也出版過三本小說和許多廣播劇劇本。
她的興趣相當廣泛,曾任職於「泰晤士報」(The Times)電視評論家和運動專欄作家。也曾因「女性期刊」(Woman’s Journal)上的作品而獲選為「年度專欄作家」。現為「週日泰唔士報」(The Sunday Times)的書評家。
二○○二年秋,開始為BBC四號電台(Radio 4)製作一個關於標點符號的系列節目,叫「破解破折號」(Cutting a dash)。也因此促成了這本《教唆熊貓開槍的「,」——一次學會英文標點符號》。

譯者簡介/謝瑤玲
美國伊利諾大學比較文學博士,現任教於東吳大學英文系及政治大學英語系,專長為英美文學與英語教學;除學術論述外,致力於翻譯工作二十餘年,譯書超過百種,如《玫瑰的名字》《傅科擺》等知名作品;近年之代表作為《美聲俘虜》《英語兒童文學史綱》《花園宴會:曼斯菲爾德短篇小說選》。曾編譯《最動人的英文》(如何出版)。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S0200108
ISBN:9861360328
頁數:384,中西翻:1,開本:2,裝訂:1,isbn:9861360328
看更多

各界推薦

如果琳恩‧特魯斯是羅馬天主教徒,我就會提名她為聖徒。可惜她不是,不然的話,從緬因州到夏威夷茂伊島的數千名英語教師都將為她這本又愉悅、又有學問的書祝福。這是一本關於標點符號的書,在老舊、壞心的文法繼母欺壓下,它像個備受冷落的小孩。……然而,這本書如此地生氣勃勃、如此學術、如此誘人,以至於英語老師將排除萬難,只為了接近標點符號。父母小孩在微涼的夜裡,則聚集在爐火旁研讀分號和破折號的歷史。請讓路給英語中的新新灰姑娘——標點符號吧!
——1997年普立茲傳記文學獎得主、《安琪拉的灰燼》作者法蘭克、麥考特(Frank McCourt)

《教唆熊貓開槍的「,」——一次學會英文標點符號》讓標點符號史一躍成為一門緊急學科,既性感又逗人發笑。
——John Walsh「英國獨立報」(The Independent)

……一本結合了機智、邏輯分明於一身的魅力書籍。
——「週日電訊報」(The Sunday Telegraph)

這不只是一本機智、優雅、充滿感情的好書,更不只是應該出現在每位作家的書架上。最重要的是——琳恩,妳真是太神奇了!!!
——Nigel Williams「英國觀察家報書評」(The Observer Review)
看更多

試閱

前言 —— 靈異第七感


也許你碰過類似狀況,也許沒有。在我家附近的一家加油站,掛了一幅布條,上面寫著:「歡迎入內選購CD’s、VIDEO’s、DVD’s 和 BOOK’s。」

如果這種省略號的胡亂分布不會令你感到恐怖或脈搏加速,或許你該立刻放下本書。你可以為自己不是一個愛炫的人或堅守成規的人而沾沾自喜,反正這世界的標準符號原則早已江河日下;但千萬別自以為是。對一個真正堅守原則的人而言,看到「Book’s」這個字的複數型態被加了省略號,會引起一種類似哀慟的情緒,且不斷加劇。先是震驚,然後在幾秒鐘內從震驚轉為難以置信,難以置信轉為痛苦,痛苦轉為憤怒。最後(到這個階段類推就終止了),憤怒會讓步給一種正義感的驅使,使你想借助於一枝油性墨水筆,去進行一個破壞的罪行。

這年頭,堅持使用正確的標點符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使你甚至在早上時都不大敢起床。確實,偶爾你會聽到一個可敬的標點符號迷說一隻熊貓「吃,開槍,離開」的笑話,但大致說來,這個堅守成規者敏感的神經會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突擊,使他感到驚慌失措、孤苦無依。一家健身中心的告示這樣宣布:”I’ts party time. On Saturday 24th May we are have a disco/party night for free, it will be a ticket only evening.”、裝潢業者的廣告提供「wall’s-ceiling’s-door’s ect」的服務、報上的標題寫著:「FAN’S FURY AT STADIUM INQUIRY」,看似滿有趣的,直到你讀了內文後才發現主角是一小群暴動的球迷,而不是如標點符號顯示的一個氣得跳腳的球迷。

無論你往哪個方向看,都可以看到無知且無動於衷的標示。就以電影「Two Weeks Notice」為例吧,保證會讓堅守成規的人來個急轉彎——因為巨幅的電影海報就貼在公車車身上,每個字母都有四尺高,偏偏少了個省略號。我還記得,該片於 2003 年春開始上片宣傳時,有一天我愉快地走出維多利亞車站(我有在吹口哨嗎?),猛地停住腳,以手指覆住嘴巴。省略號哪裡去了?公車上一定有個省略號吧?如果是「一個月前通知」(one month’s notice)就會有個省略號的(我推論);是的,如果是「一週前通知」(one week’s notice),也會有個省略號。因此,「two weeks’notice」當然應該要有省略號了!當我如此暗自沉思時,我無法移動,也無法回復任何方向感,而我該搭的公車(一輛 73 路,兩輛 38 路)已呼嘯駛過白金漢宮路了。

堅守原則的人因為敏感而必須承受種種驚嚇,但這個世界卻全不在乎,這當然也是令人氣餒的原因之一。當我們恐懼地瞪視著一個標點錯誤的告示之際,我們周遭的世界仍持續運轉,對我們的痛苦無動於衷。我們就像電影「靈異第六感」(The Sixth Sense)中的小男孩;只不過他看到的是死去的人,而我們看到的卻是死去的標點符號。我們只好以小男孩茫然的語調低語﹕其他人都看不到那些死的標點符號,我們卻無時無刻都看得到。他們把我們當作怪物。當我們指出無知的錯誤時,就會有人罵我們﹕「無聊!去找點事做吧!」有趣的是,這些人自己也都無所事事。在這種不受歡迎的情況下,我們自然變得怯於表達內心深刻洞悉的真知灼見。有可能被當作巫婆燒死的後果,實在很難讓人感到安全無虞的。本地一家慈善機構的櫥窗上貼了一張告示,大膽地寫著:「你能施捨任何舊唱片嗎」(沒有問號),而我每天都在櫥窗外的人行道上躊躇不安。我該進去告訴他們嗎?一個直接問句後竟然不加問號,實在是駭人的無知。可是萬一慈善機構裡面那個老太太一如尋常地給我一個難以置信的白眼,然後叫我少管閒事、去找點事情做,那我豈不是會很難堪嗎?

另一方面,我深知要別人對堅守原則者施捨一點同情,其實是很困難的。我們並不容易引人同情。任何一家在快速結帳台寫了「eight items or less」的商店,我們都拒絕光顧;而且9/11事件後我們變得很激動,不是為了奧薩瑪‧賓拉登,而是因為收音機上的播音員每每想說「嚴重」(magnitude)時,都會說成「巨大」(enormity),令我們深惡痛絕。每當聽到「首相布萊爾支持」(“Mr Blair was stood”正確的用字應為 「standing」而非「stood」)的構句時,我們便深感困擾。每當「現象」(phenomena)、「媒體」(media)、和「天使」(cherubim)等複數字型被當成單數使用時(“The media says it was quite a phenomena looking at those cherubims?〔望著那些天使令人讚嘆不已〕),我們某些人便忍不住尖叫。堅守成規者不論在看什麼書籍,手裡都會握著一枝筆,以便隨時改正打字的疏失。簡而言之,我們是固執的萬事通,鉅細靡遺,所以不但討人厭,還常常面臨被家人切斷親屬關係的危險。

當我自己的固執個性開始作祟時,我非常清楚。2002 年秋,我為四號電台(Radio 4)製作一個關於標點符號的系列節目,叫「破解破折號」(Cutting a Dash)。我的製作人邀請「省略號保護協會」的約翰‧李察茲來談話。當我聽到有所謂的「省略號保護協會」時,感到十分有趣。他們的網頁上貼了一些告示的照片,寫的盡是一些不合文法的句子,例如﹕“The judges decision is final.”和”No dog’s”。我們帶李察茲先生到百威街市場去,錄製他對某些菜販亂用標點符號(如 “potatoe’s”)的反應,然後再坐下來談該如何保護在困惑的浪潮中日漸式微的標點符號。

他說省略號保護協會的做法是寫禮貌信件,用一封標準信函解釋省略號的正確用法,並表達一點點希望;如果有一天「BOB,S PETS」(鮑勃的寵物店)會換上正確的招牌(即 「BOB’S  PETS」 ),就表示人們已記住信中善意的導引了。此時我感到一股深刻且難以忽視的震動︰我內在的固執特性甦醒了。我說﹕「可是那樣不夠呀!」突然之間我的腦袋裡脹滿了各種主意︰可以發送一些貼紙,上面印著︰「這個省略號是多餘的」。也可以叫人們在三更半夜裡拿著一個鏤了省略號的模板和一桶油漆,爬上梯子去漆下這個標記。省略號保護協會為何沒有自己的軍隊呢?我可以開始組織一支嗎?我到哪裡去找士兵戴的兜帽呢?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