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弒絕招【刺激懸疑再升級!《家弒服務》超狂續集】
家弒絕招【刺激懸疑再升級!《家弒服務》超狂續集】
close
商品編號:G0100052

家弒絕招【刺激懸疑再升級!《家弒服務》超狂續集】

The Housemaid’s Secret
作者原文名 Freida McFadden
譯者 蘇瑩文
系列 Cool
出版日 2024-06-01
定價 $460
優惠價 79折 $363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內容簡介

這家規矩特別怪──「那個門,不要開」!
但,她絕不當旁觀者,更不打算成為受害者,
剩下的路就只有一條…… 

蛤??蛤?她回來了?!
報應早晚要來,絕對到府服務

全球狂賣100萬冊《家弒服務》超狂續集

冬陽/推理評論人
B編/編笑編哭經營者
蘇瑩文/譯者
歐娜/Podcaster──激動推薦 

攻占《紐約時報》《明鏡周刊》暢銷榜
全球最大閱讀網站Goodreads人氣小說,150萬人點評
Goodreads閱讀網2023年度最受歡迎推理小說決選
影視金獎製作團隊熱烈改編中 

家事服務做得好,
就能一再遇上「見鬼的」好老闆!

米莉,再度上工,這回絕對要保住頂層豪華公寓的優質工作
溫蒂,弱氣優雅貴婦,加分點:不囉嗦的女主人
道格拉斯,霸氣男主人,加
100分點:薪水豐厚

道格拉斯‧蓋瑞克先生的豪景頂層公寓位在市中心,他重金聘請米莉協助料理家務,因為蓋瑞克太太,溫蒂生了重病,不希望被打擾。而且這項工作只有唯一規則──「那個門,不要開」。

米莉相信自己可以勝任這份工作,畢竟什麼風風雨雨她都見識過了。只是當門後傳來哭泣嗚咽;洗衣時出現沾染血色痕跡的女性睡衣;以及溫蒂身上烏紫黑青的痕跡。米莉覺得自己無法視而不見了,她必須打破「旁觀者效應」這個劣質現象。

這天,她輕輕敲了門,印入眼簾的事物讓一切都改變了──

歡迎再度挑戰「猜不透多角敘事謎團」!

正義傻妹米莉直擊富豪人家勾心鬥角殺伐亂局,選擇:戰或逃?
這一回合「弒情」能如她所願嗎?

{旁 觀 者 效 應}這個社會心理現象指的是當旁觀者越多,願意提供協助的人就越少。

◎激動推薦

※蛤!不可能這麼鬧!真的好想知道作者的大腦構造,怎麼有辦法寫出每翻幾頁就逆轉一次的劇情!──B編/編笑編哭經營者

 ※善良的米莉想走進體制內,從事夢寐以求的社工工作,但一次次的「家事服務」卻帶給她意料之外的際遇。豈止轉折又轉折,《家弒服務》第二集《家弒絕招》再進化,情節直逼九拐十八彎。身為懸疑推理小說迷的譯者邊翻譯邊讚嘆,每當自以為得到結論時,作者總會來個大甩尾。嘿,我甘心被耍好嗎,而且還開心、誠心且真心地佩服啊!──蘇瑩文/譯者

 ※花了三個小時,屁股沒離開座位,熱愛《家弒服務》的我,一氣呵成地看完《家弒絕招》。刺激、意想不到都不足以形容,翻到最後一頁,我差點尖叫!──歐娜/Podcaster

◎五星好評
 ※晚上看書稿看到睡不著!!!!!!!!!!!
 ※看了停不下來,晚上開讀,就別睡了!
 ※這故事讓我知道世上真有些扭曲的人,但是幸好業力總是會引爆,絕對到府服務。
 ※看這本小說就像是到電影院看驚悚片坐在最佳中央排,目瞪口呆,屏息驚駭。
 ※我中了家弒系列的毒,只能捧讀追看,猜都來不及,一路驚嚇到底。
 ※老天,這種閱讀的滑翔感簡直是妖術,太~爽~了。愛上這本續集,絕對讓你一路大叫「蛤蛤蛤!」
 ※我簡直是狼吞虎嚥讀完,像是被這本小說吸進去,分分秒秒都沉浸其中。一生推。

◎精采系列《家弒服務
這家很有事!找來陌生人共住,看似家務有幫手,但,究竟是羊入狼群,或是引狼入室?

【作者簡介】
芙麗達.麥法登 Freida McFadden
從腦科轉進顱內深層黑暗地帶的驚悚小說家
腦損傷專科醫師,著有多部暢銷心理驚悚小說及醫學幽默小說。自小愛看懸疑故事,從十一歲寫出第一本小說起,就知道自己注定要投入懸疑故事的神祕汪洋。
代表作《家弒服務》不僅榮獲亞馬遜編輯年度推薦書,還進入全球最大書評網Goodreads最佳推理小說決選,並且一舉讓她成為《紐約時報》《今日美國》《出版人週刊》暢銷榜作家。續集《家弒絕招》也獲得讀者極佳口碑。
目前與家人和一隻黑貓同住在上百年歷史、可遠眺海景的老宅,是樓梯嘎吱聲響大到尖叫也不會有人聞問的絕佳寫作地點。

譯者 蘇瑩文
輔仁大學法文系畢,曾任職外國駐台機構及外商公司十餘年,現為英、法文自由譯者。愛好閱讀、旅行及攝影。常隨譯作情境發展出各種興趣,因而接觸更多不同類型的作品。近期譯作有《尤比克》《黑城》《摯友》《三股髮辮》等。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G0100052
ISBN:9786269817771
EISBN:9786269817764
352頁,25開,中翻,平裝,單色
看更多

電子書

歡迎於Readmoo、Kobo、Google、BookWalker、Pubu、Hyread、myBook、UDN讀書吧、Taaze讀冊、博客來洽購電子書

看更多

目錄

序曲
第一部:米莉
第二部:溫蒂
第三部:米莉
第四部:意想不到的他\她
尾聲
致謝 

看更多

試閱

今晚,我會死。

閃電在周遭狂劈,照亮小屋的起居室,我在這裡過夜,而我的生命也即將在這裡倉促結束。我腳下的拼木地板堪堪可見,剎那間,我想像自己的屍體癱在這片地板上,身下一灘不規則狀的血紅色滲進木板。我雙眼圓睜,瞪向空無;嘴巴微開,一絲血水淌到下巴。

不。不。

不能是今晚。

小屋又暗了下來,我盲目摸索前方,起身離開舒適的沙發。風雨是猛烈沒錯,但不至於強到停電。不,停電是人為造成的。那人今晚已經奪走另一條性命,並準備把我當成下一個受害者。

一切的開端,只是簡單的家事服務。如今,卻可能會以抹淨我流在地上的血水告終。

我等著下一道閃電為我照明,接著小心地走向廚房。我腦裡沒有計畫,但廚房裡有能夠當作武器的工具,有整組刀具。就算沒有刀,一把叉子也能派上用場。空著一雙手,我絕對沒有希望。有了刀,至少有渺茫的機會。

廚房裡有大片觀景窗,讓整個空間的光線比小屋其他地方好一些。我瞳孔放大,盡可能看進一切。我摸索著走向廚房流理台,但才在合成地板上走了三步便重重滑倒在地,手肘嚴重的撞擊讓我眼眶泛淚。

儘管,老實說,我的眼底早就有了淚水。

掙扎起身時,我意識到廚房的地板是濕的。閃電一打,我低頭看向手掌。我的雙掌染上腥紅色。我不是踩到水或潑灑出來的牛奶而滑倒。

讓我滑倒的是血水。

我在原地坐了一下,盤點自己的血量。我沒受傷,完好無缺。這表示地上的血不是我的。

應該說,還不是。

行動。快點動起來。這是唯一的機會。

這次我的嘗試有點進展了。我起身走到廚房的桌子旁邊,在指尖碰到又冷又硬的桌面時終於鬆了一口氣。我四處摸索找刀子,但好像找不到。刀子在哪裡?

接著我聽到腳步聲,愈來愈近。這實在很難判斷,尤其是四周一片漆黑,但我相當確定,此刻,有人跟我一起在廚房裡。有雙眼緊盯著我,我後頸的汗毛豎立。

我不再是一個人。

我一顆心直直往下沉。

我的判斷錯得離譜,低估了一個極其危險的人。

而現在,我要付出最大的代價。

****

 

三個月前

 

即使在光天化日之下,從車站走回我位在南布朗克斯的公寓時,我還是用一隻手臂緊緊壓著皮包,另一隻手握住塞在口袋裡的防狼噴霧。在這一區,沒有太過謹慎這回事。

今天,在紐約最危險地區有個棲身的小公寓,已經夠我慶幸的了。如果我不趕快找個工作補足遭到安珀.迪高開除的損失(她也沒說要幫我寫推薦函),接下來,我最多只能寄望找個紙箱,睡在我現在這處破舊磚砌建築外的馬路上。

如果我當初沒決定去念書,到現在,多少也能存下一些錢。但我太蠢,何苦要選擇讓自己變得更好?

走到最後一個街區,我的球鞋踩到人行道上的泥漿,這時我感覺到身後有人跟著我。當然了,在這一帶,我一向極度警覺。但有時我會有強烈的感覺,覺得自己吸引來錯誤的注意。

比方說現在,除了後頸汗毛直豎,我身後還有腳步聲。而且我邊走,後面的腳步聲就愈大。無論我身後是誰,對方都在朝我接近當中。

然而我沒有轉身,只有把身上實用的黑外套拉得更緊,並加快腳步路過一輛大燈破了一個的馬自達汽車,經過漏水漏得滿街都是的紅色消防栓,然後走上五級高低不一的階梯來到我住的樓房大門口。

我早已拿好鑰匙。這裡不像迪高家在上西區的大樓有門房人員,只有個對講機和一把開門的鑰匙。我的房東藍道太太把公寓租給我時便再三叮嚀,不要讓人跟在我身後。「否則遭搶被姦都是妳自找的。」

我把鑰匙插進永遠卡卡的鎖孔時,腳步聲又更響了。一秒後,有個我無法忽視的人影籠罩上來。我抬起雙眼,看到一個穿著黑色軍用雨衣、深色頭髮略顯潮濕的二十五、六歲男人。他看來有些眼熟──尤其是左眉上方的疤痕。

「我住二樓。」看到我猶豫的表情,他提醒我:「二C。」

「哦。」我說。但我仍然不怎麼樂意讓他進門。

男人從口袋裡掏出一串鑰匙,在我面前搖得叮噹響,其中一把和我的大門鑰匙一樣。「二C。」他又說了一次。「就在妳樓下。」

我終於妥協,往門裡走了一步讓左眉上方有疤的男人進入我住的樓房;是說,如果他想,他大可輕輕鬆鬆推開我。我走在前面,步履艱辛地一級級爬上樓梯,一邊思考自己究竟該怎麼付下個月的房租。我需要新工作,現在就要。我本來兼差當酒保,也做了一陣子,但後來因為照顧歐麗芙的薪資高太多而且每次都最後一秒才通知,讓我很難同時保有兩個工作。像我這樣的人不容易找到另一份工作。有以前的那些紀錄,我真的難。

「天氣真不錯啊。」左眉上方有疤的男人說道。他落後我一級樓梯,跟在後面。

「嗯嗯。」我說。我現在最不想談的就是天氣。

「聽說下星期又要下雪。」他加上一句。

「是嗎?」

「對,預測積雪會有二十公分高。算是春天前最後一場混亂。」

我實在裝不下去了。來到二樓時,男人笑著對我說:「那就祝妳有個愉快的一天。」他說。

「你也是。」我喃喃地說。

看著他穿過走廊走向他的公寓,我忍不住琢磨起我讓他進來時他說的話。二C,就在妳樓下。

他怎麼知道我住三C?

***

 

 

得到三星期以來的第十次面試機會之後,我開始緊張了。

我現有的銀行存款甚至不足以支付一個月房租。我知道一個人的銀行裡應該要有六個月的預備金以防萬一,但說的比做的容易。我也想要有六個月的預備金。該死的,那怕是兩個月都好。可是我的帳戶餘額現在卻是連兩百美金都不到。

我不知道前九次應徵家事服務和保母工作是哪裡出了錯。有個女人保證她會雇用我,但過了一星期,我還是沒她的消息。其他人也一樣。我猜,她調查過我的背景,這終結了我的希望。

如果我是一般人,只要加入家事服務公司就不必經歷這些過程。但那些公司不會願意雇用我。我並不是沒試過。背景調查阻絕了所有可能性—沒有人會想要讓一個有犯罪紀錄的人待在自己家裡。因此,我才會上網登廣告,希望得到最好的結果。

對今天的第十次面試,我沒抱太大希望。我和一個名叫道格拉斯.蓋瑞克的男人有約,他住在上西區的大樓裡,就在中央公園西邊。那棟大樓是有好幾座指天尖塔的歌德式建築,有點像前是護城河環繞、內有火龍戒護的地方,而不是能從大馬路直接走進去的空間。

一名白髮門房為我拉開門時,輕碰他的黑色無邊帽向我致意。我對他微笑時,後頸又有種微微刺麻的感覺。像是有人在看我。

自從我被開除後回家的那晚起,這種感覺出現過好幾次。在我住的南布朗克斯區有這感覺,不無道理。因為在那裡,只要看似身上有錢的人,每處轉角都可能躲著伺機而動的搶匪;但這裡不一樣。在整個曼哈頓最奢華的地區,不可能有這種事。

踏進大樓前,我很快地回頭看背後。馬路上有十來個行人,但他們都沒在注意我。曼哈頓街上有許多獨特有趣的人物,而我不在其中。沒道理會有人盯著我看。

接著,我看到那輛車。

那是一輛黑色馬自達。紐約大概有幾千輛像那樣的車,但當我看到那輛車,卻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我花了一秒鐘才意識到原因。那輛車的右邊大燈破了。我確定我看過一輛右邊大燈破了的黑色馬自達停在我的公寓附近。

有吧?

我看向擋風玻璃後方。車裡沒人。我壓低目光去看車牌。是紐約車牌,沒有特別之處。我花了點時間背下車號:五八F三二一。這個號碼對我沒有意義,但如果我再看到就會記得。

「小姐?」門房的問話將我拉回現實。「妳要進來嗎?」

「喔。」我掩嘴咳了一聲。「要。要,抱歉。」

我走進大樓大廳。裡頭的照明不是天花板嵌燈而是大型吊燈,兩側牆面的幾盞燈更營造出火炬的效果。低低的天花板折曲成圓頂,我有種宛如進入隧道的感覺。牆面裝飾的藝術作品要價不菲。

「妳來這裡找哪位,小姐?」門房問我。

「蓋瑞克家。二十A。」

「啊。」他對我眨個眼。「頂樓。」

喔,好極了──頂樓豪宅。我何必浪費時間?

門房先打電話上樓確定我有約,接著走進電梯,插進一把特殊鑰匙讓我能上到頂樓。電梯門一關,我迅速檢視自己的外表。我的一頭金髮已理順紮成簡單的髮髻;身上穿的是我最好的黑色寬褲,搭配毛衣外套。正準備要調整胸部時,我注意到電梯裡有攝影機。我可不甘願讓門房免費看真人秀。

電梯門一開,直接是蓋瑞克家頂樓豪華公寓的門廳。我踏出電梯,深吸了一口氣,幾乎能聞到空氣中富裕的味道:昂貴的古龍水混和了嶄新百元鈔票的香氣。我在門廳裡站了一下,不確定是否自己應該在主人正式接待前進去探險,於是我把注意力放在白色展示台上的灰色雕像。這雕像基本上只是個大型的直立光滑石塊,那種在紐約任何公園裡都能看到的石塊。

「米莉?」我先聽到聲音,幾秒鐘後,有個男人現身在門廳裡。「米莉.卡洛威?」

今天要我來面試的是蓋瑞克先生。很少有男主人打電話找我。在家事服務方面,第一個與我聯絡的幾乎都是女性。但蓋瑞克先生似乎急著想接待我。他快步走到門廳,嘴邊掛著笑,已經伸手要相握。

「蓋瑞克先生?」我說。

「請叫我道格拉斯。」他說,強壯的手掌滑入我的手中。

道格拉斯.蓋瑞克看來正是那種會住在上西區頂樓豪宅的人。他約莫四十出頭,長相是那種古典的雕鑿俊美。他的穿著看來極度昂貴,深棕色頭髮修剪得很有型。靈動深邃的棕色眼眸和我適度地目光相接。

「很高興認識你……道格拉斯。」我說。

「非常感謝妳今天過來。」道格拉斯.蓋瑞克對我展露感謝的笑容,帶我走進寬大的起居室。「我太太溫蒂通常會打理家務──試著打點一切讓她引以為傲──但她最近身體不適,所以我堅持找個人來幫忙。」

他最後幾句說詞讓我覺得奇怪。住在這類頂樓豪宅的女人通常不會親手「試著打點一切」。一般而言,連這些女人的女僕都有傭人可以使喚。

「那當然。」我說:「你之前提到你們在找能下廚、打掃的人……」

他點頭。「就是一般家務,比方打掃、整理,送洗衣服。另外一星期準備幾次晚餐。妳覺得這會給妳造成不便嗎?」

「一點也不會。」他說什麼我都可以答應。「我提供家事服務有好幾年時間了。我可以自備清潔用品,而且──」

「不必,沒那個必要。」道格拉斯打斷我。「我太太……溫蒂對清潔用品的要求非常特別。妳知道,她對味道很敏感,氣味會引發她的症狀。妳必須使用我們的清潔用品,否則……」

「那當然。」我說:「我都聽你們的。」

「太好了。」他的肩膀鬆了下來。「而且我們需要妳立刻開始。」

「這沒問題。」

「好,太好了。」道格拉斯抱歉地微笑。「因為,妳也看得出來,這地方有點亂。」

走進起居室時,我仔細觀察周遭環境。這間頂樓豪宅和這棟建築的其他部分一樣,都給我一種像是被帶回過去的感覺。除了奢侈的皮沙發外,大多數家具看來都像是幾百年前就製作好,然後凍結在時光中,以便運送到這個起居室。假使我對居家裝潢有更深的認識,說不定可以精確地指出咖啡桌是二十世紀初期的手工雕刻品,或是玻璃門書架是屬於法國新古典復興主義時期之類的。不過,我唯一能確定的,是每件單品都所費不貲。

我還知道的另一件事,是這個家一點也不亂。如果要開始打掃,我還真不知道該做什麼。我想我會需要拿個顯微鏡來找灰塵。

「你什麼時候想要,我都樂於配合。」我小心地說。

「好極了。」道格拉斯認同地點頭。「很高興聽到妳這麼說。妳何不坐下,我們來進一步聊聊?」

我坐在道格拉斯旁邊的沙發上,沉沉地陷進柔軟的皮革裡。喔,老天爺,這是我皮膚接觸過最美好的東西了。我可以拋棄伯克,改跟這座沙發結婚,人生就此一切圓滿了。

道格拉斯清了清喉嚨,濃密棕色眉毛下那雙深邃的眼睛熱切地望著我。「說說妳自己的事吧,米莉。」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