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05100076

洗腦:X JAPAN主唱的邪教歷劫重生告白

洗脳 地獄の12年からの生還
作者 Toshl
譯者 林詠純
出版日 2015-09-24
定價 $300
優惠價 79折 $237
  • 分享至
數量
暫無庫存

相關專欄

  • 試閱

書活網特推

Toshl在官網上對台灣銷售佳績表示感謝,並請台灣和所有中文讀者都要看!

看更多

內容簡介

★神級歌手首度道出被「洗腦」、身心受害的真相!字字血淚!

曾立於搖滾樂界頂點的他,為何失去一切、淪為邪教的斂財工具?
從搖滾天團主唱,變成日領500元生活費的CD推銷員兼歌手,
歷經自X JAPAN退團、HIDE之死、身心蒙受巨創的十二年地獄生活,終於攤在陽光下!

別以為這不會發生在你我身上!看穿權威、組織、大師的洗腦技術必讀!

[各界熱情推薦]

五月天阿信、黃子佼、先知瑪莉、董事長樂團、四分衛阿山

呂雅昕/X JAPAN 資深樂迷、李怡志/網路文觀察家、李宜靜/榮格心理分析師候選人

長踞日本亞馬遜排行榜top100、上百位讀者五顆星熱淚推薦!

他們長年以來不斷地欺騙別人。這在某種意義上,比「殺害他人」的行為更加殘暴。
他們無止境地反覆操控人心。這就是「洗腦」的可怕之處。
被洗腦的日子長達十二年。我在這裡寫下所有的真相。          ──Toshl

Toshl先生為了不要再出現和自己一樣的受害者而出版了本書,這是非常有意義的事。──律師.紀藤正樹

身為日本視覺系搖滾天團X JAPAN主唱、擁有超高知名度及眾多粉絲的Toshl,為何有長達十二年都淪為邪教團體Home of Heart的斂財工具(至少被搜括了十億日圓)、任憑其擺佈(不但一舉一動受到監視,更協助其招收信徒)?原來這期間他身陷「洗腦」地獄而無法自拔,不但成了邪教的活招牌及搖錢樹,日復一日的咒罵及暴力,無止境的勞動,更使得他身心都瀕臨崩潰邊緣。

最後他賭上性命逃亡,在終於脫離地獄後,以字字血淚寫下這本回憶錄,一方面是為了讓世人了解真相,不要再出現和他一樣的犧牲者,另一方面也是為了對曾因他而受騙的受害者道歉。這本書一出版即震撼日本社會,媒體紛紛以大篇幅報導,歌迷也流淚表示:「看了這本書,才知道洗腦有多恐怖!」「真不敢想像Toshl寫這本書需要多大的勇氣!」

★讀者五顆星熱淚好評:

「這是一本讓人徹底明白邪教團體可怕之處的書!」

「看了這本書,才知道洗腦有多恐怖!」

「一定還有人深陷其中而無法自拔,希望有更多人能來讀這本書,就算非X JAPAN粉絲也該一讀!」

「身為X JAPAN多年的粉絲,終於了解Toshl之前為什麼會如此行徑怪異。」

「看完這本書,強烈同意律師的說法,就是為了不要再有人像Toshl一樣受害,出版這本書是有必要的。」

「我一直是Toshl的粉絲,真不敢想像他寫這本書需要多大的勇氣。」

「看了這本書,覺得MASAYA和守谷對Toshl的言語和肢體暴力簡直超乎想像,這真的是有血有肉的人可以做出來的事嗎?一定有人看了會覺得:Toshl在做什麼?趕快脫離這些傢伙不就好了?然而,這就是洗腦的可怕之處,它切斷你的思考迴路,不讓你有機會思索其合理性。」

「身為X JAPAN的粉絲,看完書淚流不止!當年我看到Toshl怪異的言行、詆毀X JAPAN及團員的發言,有種遭到背叛的感覺。但看完書後,我終於了解其中緣由,現在我可以說:Toshl,歡迎你回來,永遠支持你!We are X !」

作者簡介

Toshl

洗腦,X JAPAN,Toshl1965年出生於千葉縣館山市。從小學開始就與兒時玩伴YOSHIKI展開樂團活動,成為樂團歌手。高中時組成X之後,以LIVE HOUSE為中心逐漸匯聚人氣,1989年透過CBS.SONY正式出道。X以奇特的外表與高度音樂性獲得歌迷狂熱的支持,1992年決定進軍全世界,因此改名為X JAPAN,並且與華納音樂集團旗下的大西洋唱片公司簽約。創下日本搖滾樂多項紀錄與成績,至今無人能及。被公認為日本視覺系樂團的代表,創造90年代日本的視覺系狂潮,帶給音樂後輩深遠影響。小泉純一郎曾公開承認是其粉絲,在台灣亦擁有廣大樂迷。

1997年,Toshl在心靈成長團體Home of Heart的殘忍洗腦下主動退團,樂團也因此解散。後來歷經了長時間的洗腦,直到2009年才完全脫離該團體的控制。X JAPAN於2008年復出後,Toshl就同時以X JAPAN的一員與個人歌手的身分持續展開活動。

譯者簡介
林詠純

台灣大學物理系、地質系雙學士,日本九州大學藝術工學府碩士。曾在民間研究機構擔任日文研究助理,現為專職日文譯者。在韓流來襲時依然是堅定不移的日劇迷,最近的煩惱是想看的日劇太多,但是時間太少。譯有《2020東京大改造》《心裡的苦,身體知道》《公司不需要不懂簡報的員工》等書。e-mail:deborah101404@gmail.com

看更多

得獎紀錄

博客來暢銷:藝術設計類/社會科學類/心理勵志類/生活風格類 Top3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05100076
ISBN:9789861754055
272頁,25開,西翻,平裝
看更多

目錄

楔子:年幼的日子

第一章 通往地獄的車票(1993~1997)

走進地獄入口的圈套

家庭崩壞

從X JAPAN退團

推開洗腦的門扉

殺害父母兄弟的實習

第二章 洗腦男(1997~1998)

血指印

X JAPAN解散

HIDE之死

「洗腦騷動」

第三章 妻子的持續欺騙與暴虐個性(1998~2006)

完全控制

宣稱非營利事業的營利活動

虐童事件

官司纏身的開始

第四章 逃亡、暴力,以及綁架監禁(2006~2009)

X JAPAN重組

一線曙光

萌生疑心

決心逃亡

第五章 奇蹟般的相遇(2009~現在)

脫離「洗腦」

決定不再唱歌

命運之夜

真實的愛

代筆後記 紀藤正樹律師

推薦序 向從頭再來的勇氣致敬 呂雅昕

推薦序 小心邪教趁虛而入! 李怡志

推薦序 進入邪教的緣由與療癒之路 李宜靜


看更多

各界推薦

〈推薦序〉向從頭再來的勇氣致敬  X JAPAN資深樂迷 呂雅昕

X JAPAN是日本最知名的搖滾樂團之一,他們於1989年出道,唱片銷售量以百萬計,曾多次登上NHK最知名的歌唱節目紅白歌合戰,並在東京巨蛋連續開了數年的跨年演唱會。X JAPAN在日本受歡迎的程度,台灣應只有五月天差堪比擬,而主唱Toshl自己在日本歌壇的地位,與陳昇或伍佰相較也不遑多讓。他們近年來致力於向海外發展,已於北美、南美、歐洲與亞洲開過多場巡迴公演,並曾在台灣舉行過兩次上萬人的大型演唱會,有接觸日本搖滾樂與流行音樂的人,對他們想必十分熟悉。

這樣一個成功的搖滾樂團,曾在1997年聲望如日中天之際,突然宣布解散,直到2007年才重新開始活動。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這本書的作者──X JAPAN的主唱Toshl,被有心人士趁虛而入,計畫性地「洗腦」。

「洗腦」這兩個字聽起來是如此荒謬,彷彿只會出現在訊息不流通的極權國家,或是只有無知者才會中招。但實際上,洗腦又是如此切身的事,小至個人的電話詐欺,大至集體的意識型態操縱,如果本人沒有醒覺,通常至親好友也一樣勸不聽。若企圖洗腦的人是自己信任的對象時,更是效果加倍,會令人陷入難以自拔的情境。Toshl就是在家庭關係和工作雙方面都觸礁之際,結識了他的前妻。他以為遇到了命中注定的摯愛,卻不知自己其實是被惡質的斂財組織盯上。他婚後決定離開X JAPAN,為了他所認為的「拯救世界」而努力──但實質上,卻是遭到操縱與利用,變成了洗腦集團的活招牌和搖錢樹。

如此知名的樂團主唱,竟然會掉入這樣的陷阱,雖然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卻又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他的洗腦事件在日本鬧出了很大的新聞,歌迷也連帶受到極大的衝擊:大多數人明知他恐怕是真的遭到洗腦,但只能眼睜睜地看他被操縱;有些人相信他的說詞,掏錢購買CD與周邊商品,變成間接支持洗腦集團;最糟的是,甚至有少數人受到他的影響,參加所謂的心靈成長課程,變成洗腦集團榨取鉅額金錢的對象。無論是哪一種,這件事在關注他的人心中,都留下了非常大的陰影。

在他被洗腦的期間,筆者曾前往他的個人演唱會聆聽演出,並在會後稍作交談。其實從演唱會的氣氛與談話內容中,都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他的狀況並不正常:他演唱的歌曲,理論上是撫慰人心的療癒系音樂,但他所唱出的歌聲,卻充滿了強烈的哀傷;他在曲間談話時,內容幾乎都是說以前在X JAPAN時有多痛苦,現在過的才是真正想要的生活,但他的臉上卻找不到絲毫愉悅的神色,而是說不出的淡漠與疏離。他的歌聲其實很清楚地反映了他被洗腦的狀況,但聽眾就算認清這個事實,對他的狀態也是無能為力。之後在會場大廳,筆者以歌迷的立場跟他提到X JAPAN的事時,雖然他很禮貌地聽著,仍能強烈地感受到他並沒有聽進去。他自己之後曾提到,那個時期他自己下意識抗拒著外界的聲音。為什麼不能聽?不想聽?聽不進去?這就是洗腦的可怕之處。

幸運的是,Toshl本人在經歷了長達十二年的洗腦歷程之後,因緣際會地擺脫了洗腦集團的控制,逐步回到正常生活。雖然洗腦事件令他官司纏身,甚至曾經必須宣告破產,但在處理這些訴訟時,也引發了他撰寫這本書的動機,決定以文字的方式來公開他的遭遇。

這本書是一個人從地獄中重生之後寫出的回顧。也許你原本不知他是誰,但一定能從這本比小說還離奇的自傳中,見識到人心可以險惡到什麼程度,竟有人能運用如此不可思議的方式摧毀一個人的自尊與自信,令其聽命行事長達十二年的光陰。如果你本來就對X JAPAN的事情略知一二,這本書相信能讓你對Toshl的洗腦事件有更進一步的認識。對於X JAPAN的歌迷、特別是曾經歷過洗腦時期的歌迷而言,這本書可能需要鼓起相當的勇氣、預做很多心理準備才能看完,因為洗腦事件與X JAPAN的解散與重組有十分密切的關聯,所以Toshl在書中有非常詳盡的敘述。看過這本書之後,一定會對於Toshl這些年來的心情轉折、X JAPAN的THE LAST LIVE、復活3 days演唱會,以及近年來的歌曲,有更深刻的理解。

雖然整個事件對Toshl本人帶來的負面影響,恐怕要很長的時間才能完全擺脫,但這本書的執筆與出版,可證實他已經真正從洗腦狀態中解放。Toshl能面對自己以往的錯誤與脆弱,將自己的遭遇一五一十地公開陳述,是非常勇氣可嘉的行動,在此致上最高的敬意,也希望所有人在對人生感到迷惘的時候,都能從他的經歷中得到真正的啟發,不要再有人像他一樣受害。本書的日文版出版之後,Toshl本人曾在相關訪談中多次強調:「無論是誰,一定都可以從頭來過。」這本書則是為他的這句話,下了最好的註腳。

〈推薦序〉小心邪教趁虛而入!  網路媒體工作者 李怡志

你喜歡做自己嗎?遇到所有事情你都喜歡獨自判斷嗎?你可能覺得生活很煩、很累,很想讓生命更簡單一點,Toshl也曾經這樣想,最後喪失了十二年的自由。我們身邊有非常多的人,其實也都過著跟Toshl一樣的生活。

這個社會非常複雜,很多人因為種種原因,選擇拋棄自己為生命作主的權力,讓別人替自己決定。市場有需求,自然也會有供應,所以有許多邪教應運而生。

本書主角Toshl曾經陷入「邪教」十二年之久。

當然,「邪教」兩個字,每個人的定義不同。我們講的是利用洗腦技術,讓信徒會甘願拋棄自己的自由、信念、家庭、親情與財富的那種,而不是因為使用了你不熟悉的儀式、法術。

我也只是一般老百姓,不是邪教研究專家,但我曾經翻譯德國政府的邪教檢查表,只要上網查「邪教」,都會找到我翻譯的檢查表。

雖然我過去不認識Toshl,但閱讀他的故事,卻讓我不斷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因為他的許多遭遇都符合德國邪教檢查表的內容,例如立刻被要求參加、與家人及過去斷絕關係、生活所有時間都在為組織賺錢、隨時有人監督你、馬上改變個人外觀、價值觀非常簡單易懂等。除了邪教檢查表的敘述外,還有一點就是大量的課程。現代化的邪教,通常有非常多課程、更昂貴的進階課程、超級昂貴的大師課程等。

我因為翻譯了這些文件,所以十多年來也接到許多求救的來信,大部分都是因為親友參與各種奇怪的課程,瞬間變了一個人,又不斷地花更多錢上課,這跟Toshl初期發生的事是完全一樣的。

因為現在愈來愈多人生活空虛,有一次我在大學演講時,提到我身體某處不舒服,之後立刻有一名同學表示他們的團體可以治癒我的疾病,之後還多次來電,希望我能加入那個社團,那個社團其實也是一個成長初期的「邪教」。

差一點的邪教只會控制信徒的自由、騙騙小錢、騙色,但真正有組織的邪教,則是透過宗教與企業的方式,不但獲取大量金錢,而且也企圖染指政治。

德國政府明確地在「憲法保護」範圍內,宣告某S組織為「觀察對象」,與S組織同等級的觀察對象包含:極右派組織、恐怖組織、極左派組織等,並且提醒國民,參加了這個S組織,不但會讓你產生心理問題,而且財務也會破產,真正人財兩失。

Toshl僅僅參加了一個非常小、非常鬆散也沒有制度的邪教,就喪失了十二年的自由與超過十億日圓的金錢。可想而知,如果遇到了大型、跨國、有系統的邪教,一般人可能陷進去之後就再也無法擁有自我,更可怕的是,這種跨國邪教會以多面向出現在你身邊,例如企管顧問課程、心靈成長班、激勵課程、反毒計畫、青少年成長團體、專注力課程、交友活動、課業輔導班、學校社團、品格成長營、溝通技巧班等,幾乎任何人都可能被捲入,台灣很多企業、學校不知道邪教洗腦的可怕,所以經常放任這些團體進來。

當然,人有信仰自由,也有宗教自由,所以不要輕易把一個組織套上邪教的帽子,要知道,我們現在許多正信的宗教,當初也曾經被當成「邪教」打壓、迫害。

台灣人過去很少聽過現代邪教的危害,因為這些組織通常都會嚴格要求參加者不得透露課程內容或組織內的狀況,退出也往往非常困難。這本書的最大意義,在於讓台灣人知道,一旦被捲入這種洗腦、騙錢性質的組織,會發生什麼事,未來遇到任何會探索你生活、生命的新組織、參與任何不明課程之前,都可以保持更高的警覺。

〈推薦序〉進入邪教的緣由與療癒之路    

作家、紐約榮格心理分析師候選人、呼吸的奇蹟課程帶領人 李宜靜

一個人會選擇進入一個身心靈的靈修團體,或是追尋一個大師,都是因為生命遇到了困境,靈魂深處痛苦、悲傷、無奈、失望、迷茫地吶喊,需要找到一個出路,找到一個可以讓身心安頓的答案。

但是,很多人卻都走偏了,走了岔路,包括過去的我,經歷了很多的身心動盪,生命價值信念的建立、瓦解、崩盤、撕裂、背叛、遺棄,最後心力交瘁,痛徹心扉。

到底,一個人無論是何身分地位,有無學識基礎,為何會走岔了路呢?這來自靈魂深處的匱乏,缺乏對自己的愛與信心,不是任何身分地位、學識金錢可以填滿安心的。

靈魂的匱乏來自內在的一個小小孩,渴望被身旁照顧我們的大人疼愛,渴望被看到、被陪伴,而終究不可得。

Toshl從書一開始談到渴望父親的愛,甚至在很小的時候就必須獨自長途搭車去看望父親。我好奇他的母親在哪裡?為何沒有陪伴這個小男孩?一直到後來才看到母親對Toshl金錢的貪婪掠奪。

這位母親,內在有一個從來沒有好好被陪伴、被看到的小孩,長大之後只想拚命達到功成名就或擁有金錢來證明自己的存在,所以即使自己當了父母,也很難去陪小孩、看到小孩。於是整個社會都一直渴望被看到,卻永遠不得,一代一代的悲傷,一直傳下來。

而Toshl,一個沒有得到父母充實的愛的小男孩,長大之後,即使站在舞台上,受到上萬人的歡呼敬仰,心裡深處還是空虛的,這時候,不真實的愛情、虛假的療癒大師就乘虛而入,占據了Toshl全部的身心。

一般人會好奇,甚至覺得不可思議:Toshl是個有社會經歷的成人,為何會愚蠢到如此不堪的地步?

這是因為當一個人在長久處於身心匱乏的情況之下,渴望愛、渴望被看到的心會越來越強烈,這麼強烈的渴望一直沒有被滿足,會讓一個人退化到像個小孩,失去基本的判斷力,這時候,若是上了一些居心不良、操縱身心的課程,加上假大師說了一些似是而非的假真理與安慰話語,觸及心裡久藏的痛苦,以為自己終於被看到、被了解,於是就強烈渴望假大師繼續陪伴,即使這樣的陪伴,是必須賠上身心煎熬、背叛掠奪,十二年轉眼即逝,突然驚覺清醒,已是滄海桑田!

而這位假大師,就像是Toshl那個貪婪的母親的投射,Toshl一直苦苦要的,是從小沒有得到的母愛與陪伴!

Toshl經歷的,是身體上粗暴的折磨與身心控制,然而很多人經歷的,是被假大師用言語、技術、宗教、哲學等似是而非的心靈控制,來滿足假大師的物質或自我欲望。

又或者,我們迷失於國家、政黨、社會、文化、媒體等「大師」強加在我們身上的價值觀,為其賣了一輩子的命而不自知。

這個社會存在著太多的痛苦,就是因為我們小時候沒有被「看到」。於是,我們窮盡一輩子來希望被看到:我要很美麗、很乖、很聽話、很聰明、很頑皮、很壞、很有能力,為你付出很多,或很有錢、很有勢力,或染上不同的上癮症等,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希望被看到。

慢慢的,在這過程中,我們卻失去了自己,因為已經扭曲自己太久了,早已忘記自己到底是誰?自己真正的感覺為何?自己真的要的是什麼?

世間人一輩子眼睛都是向外的,需要他人的注意力,在照顧他人、看到他人,而看不到自己。我們將力量放在外面,而忘記了:更高的力量永遠在內,而不在外面!

是時候了,是清醒的時候了。

從邪教出來之後,心理的康復療癒工作是很浩大的,因為整個價值系統必須重新整理,很多人會經歷很長時間的憂鬱痛苦但又找不到人說。在西方國家對於這個議題已經有很深入的研究,及離開邪教之後的心理重建書籍與專業心理師見面的療癒之旅。

一個人的療癒旅程是長遠的,而且是需要被陪伴的,就像一個嬰兒一定要有一個溫暖的母親照顧,嬰兒看著媽媽的眼睛,知道自己被媽媽看到,嬰兒才能感覺到自己的存在,同時從母親那裡感覺與對應到不同的情緒,才能感覺與證實到自己的情緒。

專業心理師的陪伴,就像是re-parenting的過程一樣,被分析者從新感覺到被照顧、被看到,才能在自己的內在慢慢地形成一個力量來照顧自己、看到自己,並感覺到自己內在真正的力量。

東方的社會,大多數人心理的根源是:我不值得被愛、被保護、被幫助,所以才會有這麼多、這麼嚴重的社會問題。在心理治療裡,被看到與被陪伴,是非常重要的,就像每一個嬰兒需要被看到、被陪伴一樣。求助是一個很重要的動作,同時像是讓自己知道:我值得被愛、被保護、被幫助。

我希望有機會能寫一本有關對於威權迷戀與迷失的書籍,及其心理重建療癒計畫。很高興台灣開始重視這件事了,Toshl這本書,是一個開始。祝福我們。

【音樂界感動推薦】

在看完本書作者Toshl這十二年來地獄般的日子,我也對照書中所描繪的日期,上網看了期間Toshl以X JAPAN主唱身分,或是以個人名義在舞台上唱歌時的樣子,實在難以想像在演唱會結束之後Toshl所要面對的暴力對待、心裡掙扎與壓力,終究每一個在台前盡情釋放的靈魂,在每一次曲終人散之後還是得面對自己與周遭所創造的真實人生,還好一切都已經過去,一定會有辦法的!Toshl勇敢地面對自己的恐懼與不堪,以文字的方式吶喊出生命所遇見的疼痛與奇蹟。

──四分衛樂團  主唱阿山

稍微有在關注搖滾音樂的人,相信一定有聽過X JAPAN這個樂團,不論是否有聽過他們的音樂。然而,個人特質都很強的每個團員,像是YOSHIKI、HIDE、SUGIZO和本書作者Toshl,卻也同時造成有可能聽過團員的音樂,卻沒有聽過X JAPAN的音樂這種奇妙的情況,這就是X JAPAN。

我們都知道日本的音樂圈競爭激烈,一個屬於非傳統流行音樂類型的樂團能在日本活躍那麼久,光是這件事就已經相當了不起,更不用說相對的在名利方面也獲得了相當好的回饋。大部分的人可能會覺得這樣的人生一定相當美好,既沒有生活上的壓力,同時也能一直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相信沒有人會覺得這樣的生活會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

然而人類並不是一個只靠光鮮亮麗的生活就能滿足的生物,Toshl便是一個相當明顯且令人為他感到悲哀的例子:當生活各方面都滿足了,內心卻開始覺得似乎有哪邊不對勁,因而轉向宗教團體求助,殊不知這個念頭卻把Toshl領向莫名奇妙的悲慘世界長達十二年……

這世界上有許多各式各樣的宗教以及心靈啟發的團體,我們很想相信這些團體全都立意良好且真心希望世界大同,但我們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真正存在的事實。而這一點,不論在台灣或其他任何國家都持續發生中。很可惜的是,人們總是要等到覺得事情不妙的時候才會心生警惕,但那通常都為時已晚。

一個叱咤日本搖滾樂界的知名主唱,要寫出自己經歷的這一切(同時認清當時自己的愚蠢),想必需要極大的勇氣。希望大家能好好讀這本書,看看自己或是周遭的家人朋友是否正在對什麼奇怪的宗教團體入迷。

─董事長樂團

看更多

試閱

我完全沒有發現他們的背叛。
他們長年以來不斷地欺騙別人。這在某種意義上,比「殺害他人」的行為更加殘暴。
他們無止境地反覆操控人心。這就是「洗腦」的可怕之處。
被洗腦的日子長達十二年。我在這裡寫下所有的真相。

人生的分歧點

一九九三年四月,我在洛杉磯錄音時,一項意外的工作找上門來,有人問我願不願意在搖滾音樂劇《哈姆雷特》中飾演主角。

我想像不出X JAPAN的TOSHI跑去演舞台劇會是什麼樣子,因此感到猶豫,但個人活動的相關人員都異口同聲地勸我:「接下這個工作絕對比較好。」「這對音樂人來說是一個成長的機會。」在他們的勸說下,我也逐漸對此產生興趣,想要試著以一名音樂人的身分挑戰新領域。

然而,這時的我不可能知道,這個決定將會攪亂我的命運,成為我人生崩壞的開端。

那是一段名為「洗腦」的人間煉獄日子,在這段日子裡,我身而為人的意志、想法、自由都完全被剝奪。

這個原本應該會讓我的人生飛黃騰達的閃耀舞台背後,有個陷阱已經張開血盆大口,準備吞噬我。

一九九三年五月,飾演主角的我從旅居的洛杉磯回到日本,為搖滾音樂劇《哈姆雷特》的演出進行準備,並且參與飾演哈姆雷特戀人的女演員最後甄選。

劇組首先透過履歷表從公開招募的三千人當中,篩選出大約三十名可以留到最後甄選的人選。

甄選全部結束後,評審之間的意見出現分歧。製作人與導演等製作人員,與當時擔任我個人經紀公司社長的竹田(化名)分別支持不同的女性。製作人員支持的女性雖然個子小,卻是個擁有女演員氣質的美女,歌喉與演技也都相當出色;至於另一名女性的歌喉與演技雖然略為遜色,但在許多積極展現自己的女性當中,她文靜的氣質反而讓人更印象深刻,所以我自己覺得選擇哪一位都可以。最後的結論是暫時把兩人都留下,採取「兩人分飾一角」的方式,讓她們輪流演出同一個角色,但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變成只留下竹田支持的那位女性,也就是守谷香。

人生或許沒有「如果」,但「如果」那時候維持「兩人分飾一角」的決定……「如果」竹田在那場甄選當中,沒有堅持推薦守谷……我的人生或許會變得完全不同吧!

這次的相遇,正是我人生的一大分歧點。

我與守谷在一九九三年十月上演的搖滾音樂劇《哈姆雷特》中一起演出之後,雖然有一陣子沒連絡,但在半年後的一九九四年春天,她開始寄信到我位於洛杉磯的住家。隨著時間經過,信寄來的次數也變得愈來愈頻繁,我開始每兩週一次、每週一次、每三天一次收到她的信。

那是還沒有電子郵件與手機的時代。每當我讀到她的信,眼前總會浮現她化身為哈姆雷特的戀人歐菲莉亞,全心全意地愛著我所飾演的哈姆雷特,雖然這只是舞台上的事。而那些以優美、有禮的文字寫成的,關心我身體狀況與心靈狀態的信,對於獨自生活在異國的我來說,都成為「心靈的撫慰」。

在此之前,我即使與女性交往,也未曾愛過對方。我覺得自己是一個寂寞的人,既沒有真正愛過別人,也未曾被人愛過。

「我才不知道什麼X的TOSHI」「我對X的TOSHI沒有興趣,我想著的是真正的你……」守谷在信中寫下的這些文字,讓我覺得她與從前那些因為TOSHI這個名字而接近我的人不同。我或許從她身上,看見了理想中的女性形象。

我之所以會這麼想,是受到接連發生在我身邊的種種問題很大的影響。

家庭崩壞

我在一九九二年成立個人經紀公司,開始個人活動。擔任經紀公司社長的,是我大哥。

大哥從高中時代就以進入演藝圈為目標前往東京發展,但終究沒有出道,後來他就進入大型經紀公司與唱片公司上班。

小時候就長著一張偶像臉的大哥,也已經三十二歲了,原本個子就小的他微微發胖,圓圓的臉上戴著眼鏡,變成一個親切的中年男子。我幾乎沒有看過他穿西裝,他就像演藝圈的人一樣,總是穿著T恤與牛仔褲之類的休閒服飾。不知不覺間,我也長得比他高了。

「我來當你經紀公司的社長吧!」大哥在我展開個人活動時連絡我,對我這麼說。我在音樂方面從小就受到大哥的影響,也很崇拜他,所以能和他一起工作讓我非常開心,我想他一定可以運用自己的工作經驗,好好幫我經營經紀公司,所以就委託他擔任社長。

大哥就任社長後不久,我就在自己的常態性廣播節目中,提拔他成為我的搭檔。我想這個舉動,是身為弟弟的我至少可以送給他的禮物,雖然他無法進入演藝圈成為藝人,我多少可以讓他感受到這樣的滋味。但我卻嚴重失算了。

大哥上了廣播節目之後,在我的歌迷之間變得像是小有名氣的藝人,加上身為社長領了不少薪水,金錢周轉靈活了起來,而身邊的人也因為他是TOSHI的哥哥、TOSHI經紀公司的社長,就把他捧上天,結果他不僅沒有做好社長的工作,還自以為變成知名藝人,開始得意忘形,私生活也愈來愈不檢點。我對於大哥這樣的操守感到相當遺憾。

「大哥,不,社長,請你多拿出一點身為社長的自覺吧!」

「TOSHI,你知道紅燈短劇的石井社長吧?他經常上電視呢……我也想像他那樣。」

「他雖然像藝人一樣常上電視,但私底下應該也有做好社長的工作。你在成為藝人之前,首先更重要的應該是當一名稱職的經營者,不是嗎?」

我雖然提醒過他好幾次,但夢想成為藝人的他,或許不是經營公司、擔任社長的料。

YOSHIKI與其他成員的經紀公司對大哥的抱怨傳到我耳裡,而我也聽說有週刊雜誌打算獨家報導他的惡行惡狀。由於大哥與周圍的糾紛,以及許多行為幾乎都可說是背叛了身為音樂人的我,所以很遺憾的,我必須解除他的社長職務。

我想,大哥終究沒有把我當成「音樂人」看待。他依然把我當「小弟」來敷衍,所以才會欠缺最低限度的自律與尊重,以及身為社長的自覺。大哥讓我深刻感受到把公司交給親人經營的困難,而他得意忘形的行為,也讓我從小到大深信不疑的長兄形象崩壞,使我感受到如同遭到背叛般的深切哀傷。

不僅如此,我也不只一、兩次聽到X JAPAN相關人員抱怨我的母親讓歌迷進入老家,觀賞我與YOSHIKI小時候的影片、照片,還讓他們翻拍這些照片,藉此向他們收費。甚至還有消息指出,週刊雜誌已經實際開始收集相關資料,我只好再三向YOSHIKI等相關人員道歉。

我請大哥辭去社長職務,並且刻意將數百萬日圓現金親手交給他。

「大哥,很遺憾,我們已經無法再合作下去了。這些錢是給你展開下個事業的資金,希望你可以珍惜、有效地運用……」

但是,大哥與母親卻向旁人抱怨:「竹田接任社後,唆使TOSHI、篡奪公司。TOSHI的經紀權明明屬於我們出山家所有,他卻交給外人……」我的感受已經超越憤怒,轉為濃濃的失望。

大哥與母親因為我成為名人、成為能夠賺取大筆金錢的經紀權,就自以為是大明星,而我也發現他們有著我至今為止未曾發現的貪婪,並且親身了解到從前我所堅信的「美好家庭形象」逐漸崩壞的事實。

我除了大失所望之外,也陷入了深刻的自我厭惡。

家人、朋友的改變

但是一九九三年春天就任社長的竹田,隨後引發了更加嚴重的問題。

我在出道之前曾在目黑的酒吧打過工,竹田是那裡的常客,我們因此熟識。他有著一張曬黑的臉龐與肌肉結實的體型,總是穿著筆挺的雙排扣西裝,看起來就像在商場上呼風喚雨的精明年輕經營者。他的聲音宏亮、輕快,充滿自信與活力,散發出野心的氣息,雖然與大哥年齡相仿,卻給人完全相反的感覺。公司剛成立時,不熟悉社長事務的大哥還經常找他商量。

我解除大哥的職務後,就請竹田接任經紀公司的社長,後來X JAPAN經紀公司的社長也由他兼任。就任時,我以類似竹田的保證人的形式,與YOSHIKI及X JAPAN經紀公司方面約定,如果出事就由我負起責任。

然而,竹田就任剛滿一年,X JAPAN經紀公司就發現竹田因為作假帳而使大筆金錢出問題。接著,我的個人經紀公司也同時發現作假帳的情形。這讓我大受打擊,因為在此之前我很信任竹田,一直以為彼此是同舟共濟的關係。後來我同時解除竹田X JAPAN經紀公司社長與個人經紀公司社長的職務,並且遵照先前的約定負起責任,交回X JAPAN經紀公司的股權。

先是大哥與母親的問題為團員帶來莫大的困擾,這次是在我的介紹下成為X JAPAN經紀公司社長的人引發大筆金錢問題,造成X JAPAN所有成員難以挽回的損失,最後帶給大家更大的麻煩。我覺得對不起大家,沒有臉面對YOSHIKI、其他團員以及各個團員的經紀公司的工作人員。在此之前我一直積極從事個人活動,但在這樣的狀況下,我當然也不可能不顧X JAPAN的活動,安排個人活動的行程。

手上有了大筆金錢之後,就連周圍的人、家人、朋友也會改變,甚至發生難以置信的事。想要與家人、朋友和睦相處,保持良好關係,是一種理想,但現實中也會遇到許多不是那麼美好的狀況。當然,這要怪我自己耍酷,自以為音樂人就應該不擅長處理金錢,只因為對方是家人、朋友就無條件信任,把所有事務都交給他們處理,也絕對是讓事態更加惡化的一大要因。

X JAPAN是我所嚮往、拚命爬上去的搖滾巨星寶座,在日本也獲得一定程度的地位與名聲。我原本以為這麼一來就可以回饋父母與家人,然而結果卻完全相反——我陷入不相信家人、不相信朋友,甚至是不相信自己的狀態。回過神來,周圍只有問題不斷地蔓延。最後,我心中也出現了一道與團員之間的鴻溝。

(我該相信什麼、該相信誰呢……)

突然之間,我失去了所有可以依靠的、相信的事物。如同被巨大的、不安的漩渦吞噬的感覺,讓我無法顫抖不已。

守谷的信,就在這個時候頻繁寄來。我備受孤獨感折磨的心,可以依靠的,就只有守谷的信了。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