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04400279

寫我的字,等你的清晨【首刷限量贈:默雨清晨暖心手寫透明防水貼紙】

作者 默雨清晨
出版日 2020-09-01
定價 $360
優惠價 79折 $284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 試閱

書活網特推

★首刷限量贈:默雨清晨暖心手寫透明防水貼紙1份,共6張(W12.3 xH3.16cm),把每一個心屬意的地方,都貼上充滿暖意的貼紙,並告訴自己,清晨總會來臨。

看更多

內容簡介

★27篇在獨處的深夜裡,無法向他人提及的不安;27段親手抄寫的文字,卸下心中長久以來的武裝。
★IG人氣手寫創作者默雨清晨首部個人創作,替所有被失落淋濕的我們,撐起一把懂你的傘。

★特別收錄番外篇〈水之流浪者〉──
一個以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水分子為題的短篇寓言,
以故事同理你的徬徨,陪伴你找到內心的安適之處,不再流浪。

★游知牧|作家、溫如生|作家、蘇乙笙|作家、無Nonno|IG作家、水鋁|IG手寫作家、九九|IG手寫創作者──深情推薦 

迷失在情緒與人際關係上時,不要害怕,也不要急著逃離,
因為迷路的過程,也是別具意義的。
在這嘈雜的世上,願我們都能成為自己想要的樣子,一路保有初時的心。

關於感情
就這樣告訴自己吧,如果還有一場遇見等待揚展,你要的就只是單純地駐足,相信命運的安排,且看且走,和緩而深刻地迎來不淺不深的更迭。

關於情緒
試著接受原有的瑕疵,將美好的、幸福的,連同悲傷的、心碎的一起容納,然後你才得以一併拾起那些藍色的快樂,保存每一件事所留下的餘溫。

關於人際
有些朋友的存在,是為了確立你的相信,相信某些相遇的發生終有其必要性,於是後來的你,才得以了解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意義。

關於負向的自我照顧
如果注定經歷全世界的背離,能不能就讓自己徹底地失落一場,允許自己懷有黯淡與憂傷,然後才得以用你的果敢,輕輕地擋去世上所有的不善與乖張。

關於正向的自我照顧
一個人的生活也可以非常安心,並不是從此不再擁有朋友了,你仍然與周遭的人群有所連結,浪跡天涯之際依然會想家、被現實撂倒也能有所依靠。

不要放棄相信世界裡依然存有溫暖,而那股溫暖就是你

作者簡介 默雨清晨

「寫我的字,等你的清晨。」
不怎麼研究星座的水瓶座,愛上文字的工科生。
近視左眼500度、右眼50度,用模糊的眼睛看自己的字、清楚的眼睛看世界。
相信手寫字能在快速變化的時代裡,留下緩慢而深刻的溫度,於是在2016年於IG開設手寫帳號「默雨清晨」,至今累積逾10萬的追蹤讀者。
現就讀臺灣大學化學工程學系,還在岔路口迷途,也不確定未來要走什麼樣的路,唯一確信的是依然會持續手寫,將文字散播給剛好能夠獲得共感的人。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04400279
ISBN:9789861337265
224頁,25開,西翻,平裝,全彩
看更多

電子書

歡迎於Readmoo、Kobo、Google、BookWalker、Pubu、Hyread、myBook、UDN讀書吧、Taaze讀冊、博客來洽購電子書

 

看更多

目錄

Chapter ONE 眼睛……關於感情

01若當時沒遇見你,後來的我們會不會不一樣呢

02 從今以後,我們的喜怒哀樂不再有關連

03 即使是相愛的兩個人,彼此也是各自完整的

04 嚮往著你的日子,就像是失去北極星的船

05 我們曾失足沉痛,也曾交換了彼此的天空

Chapter TWO 心臟……關於情緒

01只有你自己,可以選擇你的快樂

02也許生活的本質,本是平靜裡帶點憂傷

03 把討厭與被討厭,安放在心裡那陽光燦爛的地帶

04 即便在原地打轉,你也終會明白與什麼都不做之間的差別

05 哪怕日常依然起落,你始終會有新的方法去適應新的循環

Chapter THREE 背……關於人際

01在變得更為果敢以前,終要走過必然的過渡

02真正刻骨銘心的是在平凡之中,交織而成的小事

03在善待這個世界之前,要先能善待自己

04只要依然把彼此擺在心底,就不害怕漂泊於茫茫人海中

Chapter FOUR 雙足……關於負向的自我照顧

01 用你的果敢,輕輕地擋去世上所有的不善與乖張

02 某些境遇與日常,終會在你的靈魂裡留下深刻的印記

03 當有一天你能打從心底不再追究,那才是徹底地釋懷

04 我們不也在跌撞的日子裡,慢慢地認識這個世界嗎

05 只要傾盡所能地抵達遠方,那便是自己所能達到的最好

06 有所前進,就不怕歲月辜負了你的初衷與渴望

07 讓那些快樂與傷心在可以接納的範圍裡振盪

08 再怎麼深沉巨大的憂傷,也終有漸趨平緩的時刻

Chapter FIVE 掌心……關於正向的自我照顧

01 學會雲淡風輕,才不會過分超載想念

02 所有的付出與努力,都必然成為往後年歲裡的某種積累

03 選擇善良,從來都不是件需要任何理由的事情

04 把每一段時光都刻畫成值得被銘記的模樣

05不是每個人都有獨立的天分,可是那終究是必須經歷的旅程

番外篇 水之流浪者

後記

看更多

試閱

Chapter ONE 眼睛……關於感情

想從你的眼睛裡看見些什麼,那些不隱微卻也不張揚的閃爍,是不是從滿天星辰借來的果敢?所以獨處的時候,就不會陷入孤寂裡太久。
都說一顆流星的隕落,可以讓結晶的水在劃破天際時重新流動。
如果有一天你的眼角再度濕潤,依然懷揣著失去的日子,是不是就能重新占有與被占有?

01若當時沒遇見你,後來的我們會不會不一樣呢?

#遇見

「我要去睡了喔,晚安。」手機螢幕上的訊息在黑暗中格外醒目。
「這是你第一次對我說晚安耶!」隔了半晌才回覆了這幾個字,而心跳比觸動鍵盤的震動還劇烈。
「那麼以後我天天都對你說晚安。」

有些記憶的細節,你以為早已忘卻,卻在回過頭的時刻發現有些場景、有些對白,是多麼清晰地留存於腦海邊緣,哪怕再如何洗刷,也依然停駐在無法波及的地帶,只在回想時鉅細靡遺地浮現。

你還記得雨天的玻璃窗總滿布著雨滴,誰也不知道誰會和誰碰撞,然後在情緒的積攢之後滑落下來。

相遇大抵就是這一類的記憶,如果曾讓一個人深深地住進心裡,那些具有特別意義的日子便就此難以忘懷了。對你而言,雨滴真正的滑落,是你們第一次產生具有實際意義的對白、第一次能夠確信對方的名字、第一次懷有想進一步認識的想法,那使你不自覺地在紊亂的腦海裡清出一個空間,讓某些特別重要的回憶得已被妥貼地存放。

你還清晰地記得第一次相視而笑的時候,嘴角不自覺微揚,那種失序而踏實的感覺,讓情緒與生活的步調逐漸脫離重力,是你從來沒能習慣的事情。可是當那些洶湧翻騰的情緒一再讓你看見日子嶄新的樣貌,哪怕要把部分哭與笑的的主宰交付別人,你還是心甘情願地沉陷了。

他們都笑著說你傻,說那是太危險的事情,於是那成為後來的你面對風暴時,唯一不知道要不要後悔的事。隨和的你從來沒有外顯的是,其實並不隨和的心。

有太多的事你都有著自己的見解,只是你從來不去爭論。你曾以為能因此帶著我行我素的驕傲恆常翱翔,以為只要擁有足夠的信念,不論是否會遇到不如意的事,都能面不改色地直行昂揚。可是你沒有料到的因為太過義無反顧地沉溺,所以轉身離開並閉上雙眼之後,得到的是加倍的心如刀割。

因為在遇見以前,緊握的雙手虔誠地捉住太多願望,所以雖然走過當時的撕心裂肺,卻跨不過延宕許久的緊縮心頭。那種遍布在日常的莫名抽痛,如果很不湊巧地在即將入睡時刻發作,便是一杯大杯熱美式也止不住的眼睛通紅。

時常會這樣想:若當時沒遇見你,後來的我們會不會不一樣呢?哪怕這段記憶已經太過遙遠,也會在偶爾懷念的時刻,忍不住設想不同的結局。

始終覺得兩人的相知相惜是一件難能可貴的事情,要具備多少條件,才能趕上那不快也不慢的時刻,看見你不急不徐地走來;要經過多少次的對談,才能發現我們的共通點;要用多少眼神捕捉,才能把彼此刻入對方的眼眸。

因為所有途經都太不可思議,也很難能可貴,所以沒能輕易地在灑脫之後高飛遠走。

記得那些躲在被窩裡的夜晚,任在螢光幕閃爍的訊息刺目;記得第一次看見你道了聲晚安,哪怕眼睛已經相當乾澀,都在往後成為根深柢固的習慣。那是道在相遇之後才被設下的咒語,往後的所有驕傲都打了折扣,放縱與任性卻日益成為撒嬌的隱性源頭。

後來才得以明白,其實搖搖晃晃的設想並不十分重要,重要的是因著緣分機巧,在那一段年歲裡已然遇見。

因為遇見,你得以在人海的潮起潮落裡找到一隅暫時的落腳處,哪怕從此不再有星光,都還能對腳底下的柔軟細沙感到眷戀。終於,你漸漸學會不在情節發生以前做太多的設想,因為所有走落的時間,唯有此刻的緊握能不負記憶的渺遠。

就這樣告訴自己吧,如果還有一場遇見等待揚展,你要自己就只是單純地駐足,相信命運的安排,且看且走,和緩而深刻地迎來不淺不深的更迭。

●小任務 
  淋一場毛毛雨

當光影褪去了本來應該壁壘分明的線條,日子裡的光便漸漸消逝在有些厚重的雲層一角。城市染上了淡淡的灰色調,卻並未因此而顯得陰沉。下著毛毛雨的日子是沒能直白地看見陽光,可是周遭依然略微透亮,給人一種隱約柔和的感覺。

總會有某些日子,突然有想要淋雨的衝動,當自己被過於飽滿的情緒擠壓得喘不過氣、想要暫時隔絕周遭的聲音時,你可以走入雨中,彷彿撞入了鋪天蓋地的擁抱,撫觸那些沒能輕易訴說的攪擾。

有一種攪擾,是關於過度胡思亂想,在那些要灑脫離去的日子裡,忍不住一再設想是不是可以擁有不同的結局。想像過許多不同版本的故事,卻忘記能夠恰巧的相遇,就已是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如果不善於未雨綢繆的你,被失常的天氣預報捉弄的話,不妨就不顧一切,走入那樣鋪天蓋地的微涼,任由雨絲冷卻總是高速運轉的腦袋瓜。

有些事情並不適合過度設想,比起不斷產生新的假設,不如在世界安靜的時候,仔細地聆聽自己的心臟。

02 從今以後,我們的喜怒哀樂不再有關連

#道別

「好好保重。」你在轉身前這麼說。
「你也是。」站在原地許久,直到你的背影再也看不見,卻始終沒有把那句話說出口。
「你一定要比我還幸福。」

你說是我不夠勇敢,沒能在合適的日子裡果斷地離開,其實我只是希望好聚好散,讓一段關係的開始與結尾都得以圓滿。事實注定讓人無奈,相遇的時刻有太多費盡心思的笨拙與尷尬。而離別大抵太過艱難,儘管反覆練習,卻依然會在那些脆弱的時刻被輕易撂倒,只能從泥濘中抽離一半。

最不公平也無可奈何的是成為被留在原地的那位。那時眼看著某些徵兆出現,卻始終沒有勇氣做真正的心理準備,大多數的時刻,只是抱持著相同的疑問並反覆掙扎,想找到一個安穩的姿態躲過所有風暴。

不能說是猝不及防,可是到了真正來臨的時刻卻仍是亂了陣腳。

記得那天夜裡並沒有私心裂肺的哭喊,只是幾近窒息地把全身捆裹得密不透風,試圖說服自己不要太過陷落。

花了些日子才能完整地把這個消息消化、拆解,就像當初在一起的時候。有些事情總需要經過再三地確認,才能理解其中再簡單不過的意義。在觀望他離去的背影的這些時間,意識到其實難以道別的不僅僅是離開的人,他一併帶走的日常更是難以揮別。當不再擁有幼稚的對話、不能再任性地蜷縮在某個懷抱裡、早已習慣脫口而出的晚安無處安放。

後來漸漸地能展開幾場無關痛癢的對話,覺得這樣滿好的,可以不全然地消失在彼此的生命裡,只是總是沒能拿捏好準確的距離,在感受到話語之間,突如其來的鋒利之後,才真正意識到自己還不能好好放下的事實。理智上與心理上的接受之間,總有一定程度的落差,因為依然留存著念想、懷有斬不斷的希望。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太傻,以為保有一定程度的連繫就是重新修築友誼的見證,可是兜了大一個圈之後才發現,原來只是自己沒能好好道別,其實你的內心再明白不過這個道理,畢竟還是數著離去的日子已過了多久,依然記得某些本應不具意義的日子,依然沒能出清他所有不合時宜的留下。

還是無法明白究竟要積累多少果敢與毅力,才能擁有足夠的堅定,轉身前行而不回頭。但還是會羨慕先離開的人能如此灑脫,縱使並不如背影看起來那樣堅強,可總是更早一步做足了心理準備、更早停止掙扎、更早決定前往下一處。

應該感謝這樣的人吧?當他的離去裡包含了物理與心理意義層面上的離開。起初總覺得過分無情,但後來才終於明白,沒有回頭也許才是真正的善良。反反覆覆地牽扯只會把軟化決心,讓離去的旅途更為漫長。於是,他一步一步地抵達了屬於他的遠方,哪怕懷有多少不捨,也必須拖著沉重的步伐,奔赴渺遠的他方。

需要道別這件事從來不是代表著失敗,只是標示了我們陪伴彼此的終點。感激對方走入自己的生命當中、曾經把彼此圈入懷裡,儘管有些給予注定需要交還,但在時光和緩的變化裡,還是能夠逐漸刻畫出另一種不同的姿態。

後來結局得以被完整地寫下,不論後傳裡的我們還能不能進行對話,都必須先經歷一次好好地道別。以消失於對方生命當中為前提,告別他的習慣、喜好,告別街角巷弄的對話,告別日常裡的問好。積攢了很多的力氣,才終於鼓起勇氣,這樣告訴自己:「從今以後,我們的喜怒哀樂不再有關連,哪怕感到寂寞也不能再用對方的掌心來溫暖自己。」

不要怪罪於你不夠好,因為已經足夠努力,然後記得準備好,變成更好、更好的模樣。

●小任務
  投遞一封不會寄出的信

嘿,好久不見呀!希望你不要太生氣,只是不想要生硬地問候你的進況,也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巧遇時那舉足無措的尷尬,所以在可以微笑以對之前,請原諒我有些無禮地把你當成陌生人了,因為也許只有這樣,才不會有那麼多的牽掛。

其實在擦身而過時,依然會不由自主地留下一抹注視的眼光,不知道是想看看你過得怎麼樣,還是冀望你偷偷地回望,但總之不太指望會有自己期待的解答,所以索性不去刻意設想。

天氣預報準確地預測梅雨季的到來,卻從來沒有播報近期來臨的食慾不振與失眠週期,而我終於記得準備一把傘放在背包裡,儘管還是沒有因此學會獨自一人吃飯和旅行,也要倔強地在動態裡更新自己很好的消息。

有慢慢地在變好吧?當漸漸不會對不再更新的訊息欄感到失望、不再幻想流星可以成全時光逆流的荒唐。覺得情緒太過飽滿的時候,終於懂得給予自己假期與犒賞,也可以大方承認你在我身上播下的種子,在哪裡發了芽、微風吹揚時哪一處綠蔭會柔軟地發光。

體面的你看起來已經不太在意了吧?可是我還沒準備好再次聽見你的爽朗笑聲,只能在你視線以外的地方用力地降雨、用力地晴朗、用力地讓心臟變得強壯,期待著處心積慮的對峙有一天可以變成不著邊際的問答。

我的道別很漫長,可是我真的、真的已經在路上了。

 

Chapter TWO 心臟……關於情緒

仍有一些對生活的躁動,連同那些較真的、任性的、熾熱的、灑脫的一起鼓動,在記憶被封存以前,把那些隨心翻湧的感受溶解在血液裡,不論心跳的急速和緩,運送到全身各個角落。
如果害怕流經腦袋的情緒太過濃稠,記得多喝水,稀釋那些過度的鮮明抑或洶湧。
請容許我偶爾不那麼用力地哭與笑,畢竟往後的日子還很長、很久。 

01 只有你自己,可以選擇你的快樂

#快樂

「如果他不快樂的話,我怎麼快樂得起來呢?」
「為什麼不行?」
「你怎麼這麼沒同理心啊!難道你要在一個難過的人面前呈現興高采烈的樣子嗎?」
「傻瓜,兩個愁眉苦臉的人待在一起才更難讓心情好起來吧?如果做不到快樂,至少也要讓情緒平穩一些,這樣你才有餘力去陪伴他啊!」

忘記問你今天的天氣是如何,玻璃窗外的光能不能照亮如同嬰兒般嬌嫩的新芽?日子有時候是三兩烏雲的延展,在已不能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日子裡,情緒已不再單純如往昔,後來有些不順遂的來臨,再也無法因為一根棒棒糖的收買就成為過眼雲煙,並不會因為發生了一件好事,所有壞心情就會一筆勾消。

有一種天性上的選擇,是我們一直以來都在追尋的。

你說你想要把所有奔赴都細細拆解,把種種目標背後的緣由都分解成最小單位的意義。我們都希望生活能貼近美好的方向,這大概是為了獲得快樂吧?就像洗澡時總不自覺地哼起歌、在自然醒時,慵懶地舒展身軀那樣,我們真正想要的其實非常簡單,不過是打從心底覺得滿足,能讓酒窩不自覺浮現的那種快樂。

在無數種企求的過程中,對於初時的你而言,快樂是寄託在別人身上的。你知道在往來穿梭的人潮裡,總有那樣的人,會讓你想真心真意地待他好。不問原因,也沒有目的地,彷彿當時的你們就是彼此的抵達,能夠用日常最瑣碎的無關痛癢,淡去心裡或深或淺的瘀傷。

那時你的所求不過如此單純直白,可是不知怎地,卻不如想像中的容易做到──花了很多心思猜測對方的心意,拐彎抹角地遮蔽那些再直白不過的情感,暗自希望那些埋藏在枝微末節的隱喻他都能知道。但事實卻是:他沒有讀心的超能力,也沒能明白你種種作為背後的用心與意涵,於是你們一方覺得委屈,另一方卻覺得莫名其妙。明明你們都不是複雜的人,卻輕易地讓日子變得複雜了。

在後來的日子裡,依然希望可以成為某個人的快樂,可是快樂對你而言,有了更為寬廣的意義。你逐漸明白如果讓自己的快樂停駐在別人身上,那麼快樂便很難做為你的選擇。於是後來的你依然祝願他能夠安好,依然樂於聽見他的爽朗笑聲,可是若他的天色並不晴朗,那也不能構築成阻擋你快樂的理由。

終於能夠明白了呀!只有你自己,可以選擇你的快樂。

當知道事情從來沒有絕對,後來的情緒也不是只有單一顏色的了。如果可以,就試著接受那些原有的瑕疵,將美好的、幸福的、銘心刻骨的,連同悲傷的、心碎的、難以忘懷的一起容納,然後你才得以一併拾起那些藍色的快樂,保存每一件事所留下的餘溫。

學會用微揚的嘴角代替露齒燦笑,當遇到太過抽痛的酸澀,便把它壓縮成疲累的臉色。想把日子妝點得簡單,在一些不過分複雜的情緒裡打轉,就像光灑下時輕輕飄揚的塵埃,安穩地起落,再慢慢地遠去。你明白情緒從來就無法恆常維持在一個狀態,於是只能傾力維持平穩,讓好與壞之間的落差不過度張揚。要能真心喜歡日常的祕訣,便是盡力地貼近每一刻內心的觸動,同時穩穩地承接所有冒出的想法與想要藏匿的皺褶。

於是你得以在那些劍拔弩張的歲月裡,學會和緩如塵埃地飄揚,把憂傷曝晒、把複雜折進陽光的那種飄揚。在閃動著晶瑩的眸眼裡,捕捉每一顆劃過的流星,那大抵已是無關乎隕落與否的了。

●小任務
  送給自己三個簡單而實用的禮物

一心想許下願望的時候,誰說一定要有倒映在臉上的生日燭光、黑暗中一閃即逝的流星雨?有時候要促成一件事情的發生,並不需要任何理由,其實理由可以是目的本身。

想握有誰也沒能剝奪而去的快樂,在天空很重的時候輕輕拂去總是如影隨形的煩躁;想在某一個既不上鎖也不開放的空間裡,沒有任何顧忌地懷抱自己的脆弱與柔軟。

如果可以,就送給自己三個簡單而實用的禮物吧,只要成為自己的英雄,就不需要靠誰來拯救。給自己至高無上的安全感的祕訣便是把某一種日常往復的片刻,視為獨家的儀式,於是在往後的日子裡,就能握有不會被輕易拾奪的快樂。

例如刻意把鬧鐘設在距離起床時間前十五分鐘,因而獲得片刻慵懶而富足的寂靜;例如在通勤時間那搖晃的公車上尋一處靠窗的座位,戴上耳機一路驅馳到遙遠的終點;例如在每日需要完成的事務告一段落時,花些時間,簡單記錄今日有趣的事。

日常令人覺得匱乏,是因為一成不變;可是日常同時也令人覺得慶幸,是因為能擁有熟悉的安全感。留給獨屬於自己的快樂,哪怕偶爾裹足不前、哪怕下著雨的日子一再重演,找到一種打理自己的方式,就不怕偶爾讓自己過敏的季節。

 

02 也許生活的本質,本是平靜裡帶點憂傷

#憂傷

「欸!我好難過。」
「喔。」
「你不問我怎麼了嗎?」
「我陪你一起哭啊!反正你想講的時候自然就會講了。」
「……」

想偷偷走進你的心裡,看看今天綻放的花火是什麼顏色。

始終覺得人類可以擁有情緒並且得以感之,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在難以捉摸卻又彷彿有跡可循的生活裡,偶爾感受目前彼此的狀態,也在你的雨季來臨之前,悄悄準備好一把傘,若恰逢陽光正盛的時刻,便能開懷地承接某個人的笑容,搭著彼此的肩,笑鬧地度過一個下午。

就像打呵欠一樣,總會在他人輕呵出聲以後忍不住微微後仰,情緒的渲染也總在不經意間漾出幾抹好看的花,沉浸於電影院內的悲傷,讓眼淚在眼眶滿溢後輕輕地流下。後來才發現,真正讓人感到鼻酸的,不僅僅是情節與橋段,更是配樂與此起彼落的啜泣聲,聲音的暈染總讓人忍不住在心尖泛起陣陣的痠疼───或許耳朵與心臟有著最緊密的連結吧!

至於那些與個人有關的傷感、涉及生活的聚散離合,則無法用三言兩語輕易地說明白。有些情緒是相當私密的,特別是關於驕傲與脆弱的部分。始終好強的你,在大多數的時刻,總相信自已可以默默地把這些不夠晴朗的天色拆解、消化,再填補上不同的色彩。

究竟遇上不快樂時,世界會是什麼樣子呢?我想,應該會是相當黏膩的。談不上有多麼難過,卻如同尚未落下的午後雷陣雨,水氣都留在空氣裡,心情不自覺沉悶起來,想要打起精神卻又無法逃脫。後來你發現,即使不具備一個足夠合理的緣由,也會輕易變成不快樂的樣子。

是的,有時進入那種狀態並不需要理由,或者說,所謂的理由是難以言說的。它不是因為一個單一的事件,而是由一連串的積累,相互交錯而成,你知道當下的你過得並不好,但也無從將自己打撈起來,只能任憑起落的浪潮一次次地拍打,有時彷彿連呼吸也會感到抽痛。

好想用力地告訴自己,即使是這樣也沒有關係呀!因為坦然面對不好的狀態,就是一種莫大的果敢。如果能試著接納,不去倔強地反抗低潮,會不會能好過一些呢?

把憂傷放大再放大,可以在裡面看見些什麼?

在不願面對的時候,所有的憂傷都是伸手不見五指的。一旦感到害怕,憂傷就能像黑洞一般吞噬掉你,讓你陷入一種漫無目的地迷失,沒有星辰、沒有極光,只有回不去的路與見不著彼端的沉默。

於是你拚命地抵抗,傾盡所能地碰撞,想要製造出一點聲響,可是再怎麼聲嘶力竭地吶喊,卻發現宇宙依然是沉寂的。當無法接納那些難受的情緒,就好像否定了某部分的自己,到後來,便是連假笑的力氣都沒有了。

或許幼時的我們都曾擅長積聚極大的勇氣,敢讓憂傷穿透自己而不抵抗,所以才得以看清憂傷的本質──是無法說出口的想念、沒能拉住過往的遺憾,還是來不及言說的感謝?因為無法遺忘也捨不得遺忘,所以背負了太多太多的記憶,縱使那些令人傷感的事物依然讓你難過,可是做為一種類似疤痕的紀念,卻又慶幸走過的路依然記得。

也許生活的本質,本是平靜裡帶點憂傷。

還是要經歷過一段歲月才能明白,可以笑著、哭著和懷有真實的感受,似乎就是件幸運的事。如果能相信所有情緒的誕生都有其目的,又何必要特別去阻遏它們的發生?的確,會有一些特別難受的時刻,可是若沒有淚水徹底地洗滌,又如何在完好地結痂呢?

●小任務
  養一盆小小的仙人掌

如果不太習慣對別人說出自己的心裡話,或者不想麻煩別人、覺得自己有足夠的能力面對那些日常裡幽暗的地方,也許可以試著養一盆小小的仙人掌,然後在那些想要傾訴的日子裡對它說說話。

如果是堅忍的仙人掌,一定可以承受你說出口的憂傷吧?它總在窗臺上打撈午後飄揚著塵埃的陽光,挺直身軀在偶爾乾涸的土壤,不論日子擁有多麼巨大的起落,彷彿都可以不緩不急地把自己打理成最好的樣子。親愛的仙人掌呀,一定不會介意你偶爾的打擾吧?

之所以有把話說出口的必要性,是因為必須明白此刻你正處於受傷的狀態。正視自己的情緒是相當重要的事情,為了不變得麻木,也為了持續保有為日常上色的能力,透過話語,把心碎具象化,理解究竟為了什麼而感傷,進而嘗試勇敢。一旦不再迴避,才有機會慢慢抽離。

記得每兩、三個禮拜就要為它澆一次水,也要適時允許自己稍微解放任性;記得偶爾要為它播放點輕快的音樂,也不忘同時讓自己的情緒飛揚起來;記得天氣好的時候要帶它到陽臺晒晒太陽,也順便吹吹風讓煩惱變得渺小。如果有幸遇上它格外珍貴的花開,記得為它拍一張照,因為那是你格外仔細地了解它,而它不願讓你失望。

生活大抵就是這樣,在不動聲色裡恣意張揚,即使有悲傷也要持續前進。

記得不忘為自己養盆仙人掌。

Chapter THREE 背……關於人際

總喜歡那樣的感覺,在還有些炙熱的午後與某人一同奔走,允許自己任性一回,揮灑著希望能橫跨時光的汗水,走過的青春才不算白費。
接近尾聲的時候,我們在有些寬廣的鬱青草原席地而坐,如果可以,希望仰望著一望無際的藍天,背靠著背,任由徐徐的微風拂去曾滾燙的汗水。
也許後來懷念的,不是曾出走了多遠,而是倚靠了誰寬廣的背。 

01 在變得更為果敢以前,終要走過必然的過渡

#溝通

「你到底怎麼了?」
「算了,你不要管我啦!反正你根本不懂。」
「如果你一直都不說,我怎麼會懂?」

大多數的朋友都是能夠分享快樂的,哪怕只是一次短短的聚會、一場稍微熱鬧的飯局,當對話恰巧能對上頻率,就可以讓彼此都笑出聲,在或新或舊的人群裡,因暫時獲得的共鳴而感到開心。

身邊有些朋友是這樣子的,他們彷彿有永遠說不完的話題,能讓氣氛總是熱絡不已,也或許你自己就是這樣的人,總是傾盡所能地散播歡樂,設法讓所有人都感到自在,那是種令人感激的體貼。

但是關於所有隱匿於光亮背後的黑暗,往往以為只有自己懂,於是孤單成為流落天涯海角後的唯一選擇,你避而不談,始終以淡然的笑妝點。你知道自己並不是個易於理解的人,潛藏著太多的脆弱與不堪一擊的傷口,可是在人海裡依然笑鬧地著。不是因為你不喜歡安靜,只是一旦安靜了,就會突然覺得萬分寂寞。

有太多未能輕易說出口的,還不能鼓起勇氣好好說,也有太多複雜且相互糾纏的,不知道該怎麼整理,於是索性不說,所以總是在心裡向對方喊著:「請原諒我的自以為,因為我以為沒有說出口,你就能懂。」在還沒能毫無顧忌地敞開心扉時,不論是否善於言詞,許多事都會變得難以啟齒。揭示自己的脆弱,似乎在長大成人後就變得越發困難。

事實是,有時候連我們都沒能了解自己,關於沒來由的沉重、某些時刻的喜新厭舊、突如其來的武裝與渴望占有等等。當複雜的情緒使得黑暗不是只有單純的悲傷、當沒來由的沮喪席捲而來、當生活的挫敗銳利地割著心臟,你就只是安靜地走出人群,任由狂風暴雨肆虐,在劫後餘生的喘息中回到人群裡,儘管你非常疲累,卻局限在給自己的框架當中,不知自我揭露的程度該如何拿捏。

大抵是害怕太過陰暗的部分會使人退避三舍吧?也害怕渾身是刺的想法沒有人能理解。可是親愛的,其實能否被全然地了解,怎麼會是需要擔心的事呢?當你身為誰的朋友,不也是希望他能訴說那些並不明燦的部分,哪怕你並不能全然地替他承接,至少也讓情緒有個出口了,但如果很不湊巧你就是造成他不快樂的一部分,其實也是另一種難得的幸運,至少有機會可以溝通。當有了對話,便可以試著打開彼此的心結,關係才會有修補的可能。

溝通的重要之處在於試著把當時沒能說出口的,重新整理成可以攤開來講的話題,讓那些足夠信任的人得以更完整地了解你。那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可是若能一步一步地做到,關係將變得更為密實而堅固。曾經以為無法改變的,或許會成為某個雨季裡的救贖。

我們都無從得知會不會有那樣的人,肯為了彼此而調整。如果身邊多了一個能夠一起擁抱同一份黑暗的人,那將會比一同開懷大笑來得更有能量。

於是溝通變成一件很重要的事,在往後的旅途裡,才得以倚靠彼此出走,讓許多他方都成為歸途。

在變得更為果敢以前,終要走過必然的過渡,當面臨無力承擔的重量,就試著說出口吧,你要相信那些碎散在年歲裡的不幸,終會有足夠溫暖的人輕輕地替你打撈起,讓後來遇上的黑暗,不再輕易地使你迷航。

●小任務
  撥一通電話

你是一個能夠對著話筒,滔滔不絕個一、兩個鐘頭的人嗎?我始終認為那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害怕面對在這通話中,兩個人都不知道要說些什麼的困窘,更因為無法看見對方的表情,所以無法精準地抓住彼此之間那流動的情緒。本來就不善於言辭,一旦失去拿捏分寸的安全感,便更難吐出隻字片語了。

一直以來,比起通話,更傾向於直接約出來見面。

那些透過電話交談而沒能說出口的話,是否會在見面之後就有勇氣開口呢?例如相處所產生的稜角、可能會使對方受傷的言語、你希望對方稍微修正的行為等等。善良的你並不想要傷害誰,只是若真的有必要說出口,是不是能按捺住那股衝動,選擇沉默,而得以不這麼針鋒相對地傳達訊息到對方的心裡呢?

把自己埋進被窩裡,隱約聽見來自另一端和緩的鼻息和自己格外清晰的心跳聲,手指緊緊地拽著被單,掌心彷彿都要捂出汗來。在那缺少話語的片刻裡,時間彷彿被無限拉長成看不見盡頭的地平線,所有的不安頃刻積累成高牆,讓人只想退縮並瞬間反悔。

結果並不必然盡如人意,可是這是那必要之惡,最為良善的樣子了,希望話筒的彼端可以明白這樣的作為,電話線可以準確傳遞這一份體貼,然後,關於彼此碰撞出的稜角,可以在一次次渺小的火花裡漸漸被消解。

02 真正刻骨銘心的是在平凡之中,交織而成的小事

#陪伴

「怎麼了?」
「沒事。」
「……你到底要不要講?」
「真的沒事啦!就想謝謝你一直都在……」

很多時候生活並不容易,在沉重的日子裡,被各種瑣碎的雜事拉扯著,久而久之,便忘了如何喘息。哪怕是日復一日的循環,都有讓人不願面對的地方,於是偶爾會感到厭倦,想要逃離這不堪承受的荒涼。

就如同一場冒險一樣,關於日常,你擁有基本的情節與腳本,只是從未知曉會發生什麼樣預期之外的細節,於是每天都夾雜著熟悉與陌生,期待在街角撞上突如其來的相遇,卻又害怕某些猝不及防的道別,企圖明白究竟有什麼東西是可以恆常緊握的。

周而復始地揚帆遠航,看浪潮迭起、餘輝蕩漾,有時你會輕輕地趴在船上的欄杆上,期待成群的海豚躍上海面戲水,或者飛來幾隻海鷗,捎來南方小島上的幾句問候。你知道日子要如同自己所嚮往的並不容易,於是每當遇到覺得幸福的時刻,便竭盡所能地把它延展成溫暖而綿長的模樣。

因生命從來不是只帶來明燦與美好,很多時候,日子亦翻騰洶湧,或許多數的暗潮憑藉著你的好強便能堅挺而過,可是當遇上了無法抵擋的昏暗,借一個寬闊的臂膀依靠,似乎總能讓自己好過許多。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吧,有人陪伴才得以在難以脫逃的艱困裡,搖搖晃晃地堅持下去。知道還有所依靠的同時,也努力地壯大自己、成為別人的依靠,做最明燦的光。晒一晒彼此看不見的憂傷,一旦相互給予溫度,黑夜也就不那麼漫長且讓人惶恐了。

於是後來,你終於發現在那些過分起伏的跌撞裡,真正刻骨銘心的是在平凡之中,交織而成的小事,不見得要用多麼深刻的經歷去銘記彼此,當每一次失足墜落的時候,哪怕只是片刻守候,抑或幾句微小而有力的支持,都會輕輕把你承接起,成為盛大的拯救。

已經對折了三次的煩惱,究竟有誰會願意來幫忙解開呢?身旁的人總是來來去去,可是當某天回首,始終很慶幸有那麼幾個人,依然停駐在那些觸手可及的地帶,待你停靠上岸,在你需要的時候展開雙臂。

當彼此的默契到了一定的程度時,你會感受到某種特別窩心的感覺──超越無話不談的是不必說出口就能懂的互相陪伴,無關乎時間流轉,彷彿只要肩併著肩等待對方,就能慢慢好起來,即使必須是孤軍奮戰,有人在身後加油,就不怕受傷掛彩。

是無理取鬧還是不善言辭?是不經大腦的叫嚷還是孤注一擲的信念?當有人懂你的幼稚、當倔強與頑強得以被體諒,是不是在往後的每一次冒險都能放心去闖?身處雨季不怕濕氣沾染,有陽光的地方就能讓心情晴朗?

依然在身旁的每一個你呀,不知道要如何言明我的感謝,對於始終出借肩膀的大方、對偶然任性要求的包容。不論後來天氣的是晴是雨,不論未來彼此變成了什麼模樣,如果來日再見,我們還要明燦如光。

只要還能相視而笑,就依然能互相陪伴,填補彼此的缺口、溫暖對方。

●小任務
  來交換禮物吧

不知道已經多久沒有交換禮物了,記得上回這麼玩是在某一次的聖誕節,由補習班所舉辦的。那時我們都還是懵懂的小學生,不懂禮物背後的重量,只沉浸於拆開未知驚喜的興奮感。印象很深刻的是收到了量販店販賣的大包裝洋芋片,最後足足吃了一週才把它吃完。

到了國中,受到班上風氣的影響,特別喜歡送禮以及寫卡片,一定要寫些肉麻的字句,彷彿那才是友誼存在的證明。後來會去思考禮物背後的涵義時,多半已經對友誼有著自己的見解了吧。當對一個團體有所歸屬、知道有一群無條件支持你的人的存在,縱使為數不多,也會覺得滿足而拚盡全力地珍惜,不見得會無話不談,但願意靜靜地待你途經這段風雨。

也許交換禮物本身的意涵是更甚於禮物的吧?試圖猜測你的喜好,從那些摺疊於日常的痕跡推敲,正因你從不言明,所以若剛好「正中下懷」便是默契,相去甚遠也有一種無可奈何的謎樣驚喜。並不以任何回報做為前提,只是想很用力、很用力地把感謝與信任傳達過去,因為想讓你知道你的陪伴帶給了我多大的勇氣。

我們就在此刻留下這樣的約定,約定來日相見時,要連帶微笑,許給彼此晴朗,回以彼此一份最好的贈禮。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