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W0000158

暖心名作《山茶花文具店》《閃亮亮共和國》雙書

作者 小川糸
譯者 王蘊潔
出版社 書活網
出版日 2019-03-01
定價 $700
優惠價 66折 $462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相關專欄

  • 試閱

書活網特推

暖心名作《山茶花文具店》《閃亮亮共和國》雙書限時66折至4/27止。
★誠品選書推薦.博客來選書推薦.Openbook選書.金石堂年度影響力好書



你還記得上一次手寫信件嗎?
書信,是時間的禮物。是生命最美好的浪費。

*喜歡心靈書籍的讀者,都會愛上的療癒小說。
*好多讀者說,這是會想重複閱讀的書。
*為了用中文展現原書書信之美,徵選多位中文「筆優」代筆。
*喜歡和風、喜歡文具與書信,也喜歡美食的人必讀的一冊!

看更多

內容簡介

暖心名作《山茶花文具店》《閃亮亮共和國》雙書優惠,一次帶走75折。
作者小川糸透過「代筆人」這個職業,藉由不同的委託人的故事,讓我們重新體會書寫的溫度。
在這個用電信往來的世界裡,書寫、寄信、等待回覆的時間不僅讓人珍惜,簡直就是種美好的等待時光。

-------------------------------------

《山茶花文具店》

★小野(作家)、銀色快手(荒野夢二書店店主)、石芳瑜(永樂座書店店主)、夏琳(南崁1567小書店店主)、張鐵志(作家)、羅素素(晃晃書店店主) 有溫度推薦
★作者小川糸以自己在鎌倉居住的經驗為基礎打造的最新長篇作品!書中附有手繪鎌倉導覽圖與十六封手寫書信,將手寫的溫度與感動表達得淋漓盡致!
★NHK改編為日劇《山茶花文具店──鎌倉代筆人物語》,由多部未華子主演。
★喜歡和風、喜歡文具與書信,也喜歡美食的人必讀的一冊!

不論是想說出口的「謝謝」,還是說不出口的「抱歉」,
那些無法言說的話語,就由我為您投遞吧──

雨宮家是源自江戶時代、有悠久歷史的代筆人,專為將軍正室與側室代筆書信,且傳女不傳男,代代皆由女性繼承家業。上代是我的外祖母;至於我,當我回過神時,發現自己已莫名其妙變成了第十一代傳人。

現在的代筆人和以前大不相同,舉凡紅包袋、招牌、獎狀、店家的問候明信片,甚至連日式餐廳的菜單都照接不誤。當然,為無法親自寫信的委託人代筆書信,讓他們的心意能順利傳達出去,也是山茶花文具店的業務範圍。

像是那位想讓無緣的舊情人知道「我很好」「希望妳過得幸福」的溫文男士;
為了讓彼此真正自由,而下定決心與對方絕交的匿名小姐;
決定以手寫信函向親友報告離婚一事的男子;
想替亡父寫一封「天國情書」給母親的兒子……
表面上經營的是一家文具店,但是說白了,其實就是和文字相關的打雜工。

然而,對於曾叛逆離家,甚至連上代過世時都不在她身邊的我來說,住在這個家裡經營文具店,心裡其實是充滿糾結的啊……

情書、絕交信、慰問信、來自天堂的信……
身為雨宮家第十一代傳人的鳩子,
今天依舊打開山茶花文具店的大門,接受來自各方的委託。

-------------------------------------

《閃亮亮共和國【山茶花文具店幸福續作】》

日本總銷售破40萬冊,接續入圍本屋大賞的《山茶花文具店》
幸福續作,閃亮登場。

嗨,好久不見。
還記得鎌倉那間代筆寫信的文具店嗎?
想要傳達的心意、渴望聽到的話語,
在一杯茶的時間裡,聽你緩緩道來,由我一一投遞。

──承載溫柔心意的代筆信,傾訴說不完的人情故事──

★中文版代筆信公開徵求「筆優」,一週內上百人報名參加!
★《山茶花文具店》榮獲2017本屋大賞TOP 4、《閃亮亮共和國》2018本屋大賞TOP10
★石芳瑜(永樂座書店店主)、銀色快手(作家)、葉曄(書寫藝術家)、葉怡蘭(飲食生活作家)閃亮亮推薦

提起筆,凝視心意飽滿的筆尖,呼吸著緩慢流動的空氣,
山茶花文具店,今天也,生意興隆。
那些歡喜、怨懟、心結、抱歉……
想說卻說不知道怎麼開口的,給自己一個機會投遞吧。

自從祖母上代走了以後,身為代筆人的後裔──我,有家人了。
似乎可以聽見上代以滿不在乎的口氣說「喔,是喔」。
組織家庭的苦與樂,讓我體會到上代曾經歷的種種為難與揪心……
難過的時候,我會閉上眼睛在心裡默唸召喚幸福的話:「閃閃發亮,閃閃發亮。」

黑暗的內心,會出現一顆又一顆星星,
無論痛苦的事、傷心的事,全都會消失在美麗的星空中。
我很好,也更努力地完成一封封代筆信──

第一次親筆寫給媽媽的母親節卡片、來自天國的丈夫的道歉信、文豪的情書、太太給先生的休書、給心愛人的最後一封信……準備好一起重溫書信與手寫字帶來的感動了嗎?山茶花文具店依舊等待你的光臨。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W0000158
25開,單色印刷。
看更多

試閱

山茶花文具店

我住在位於丘陵山麓的一間獨幢小房子裡,地址屬於神奈川縣鎌倉市。雖說在鎌倉,但我住在靠山的那一帶,離海邊很遠。

以前我和上代一起住在這裡,但上代在三年前去世,如今我獨自住在這幢老舊的日式家屋中。因為隨時可以感受左鄰右舍的動靜,所以並不特別覺得孤單。雖然入夜之後,這一帶就像鬼城,籠罩在一片寂靜中,但天一亮,空氣便開始流動,到處傳來人們說話的聲音。

換好衣服、洗完臉後,在水壺裡裝水、放在爐上煮滾,是每天早晨必做的事。趁著燒開水時,拿起掃把掃地、擦地,把廚房、緣廊、客廳和樓梯依次打掃乾淨。

打掃到一半時,水煮開了,於是暫停打掃,把大量開水沖進裝有茶葉的茶壺中。在等待茶葉泡開的這段時間,再度拿起抹布擦地。

直到把衣服丟進洗衣機後,才終於能坐在廚房的椅子上,喝上一杯熱茶。茶杯裡飄出焙炒的香氣。我直到最近才開始覺得京番茶好喝,雖然小時候難以理解上代為什麼要特地煮這種枯葉來喝,但現在,即使是盛夏季節,清晨要是不喝一杯熱茶,身體就無法甦醒。

晾完衣服後,馬上去倒垃圾。名為「垃圾站」的垃圾堆放處位在流經這一帶中心的二階堂川橋下。

倒完垃圾,剛好是小學生背著書包,排隊經過我家門口去上學的時間。小學就在離我家走路幾分鐘的地方,走進山茶花文具店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就讀這所小學的學童。

我再度打量自己的家。

對開的老舊門板上半部鑲著玻璃,左側寫著「山茶花」三個字,右側寫著「文具店」。店如其名,門口的確種了一棵高大的山茶樹,守護著這個家。

我叫雨宮鳩子。

上代為我取了這個名字。

名字的來歷,當然就是鶴岡八幡宮的鴿子。八幡宮本宮樓門上的「八」字,是由兩隻鴿子靠在一起組成的。又因為〈鴿子波波〉這首童謠的關係,所以從我懂事的時候開始,大家就叫我「波波」。

雨宮家是源自江戶時代、有悠久歷史的代筆人。

這個職業在古代稱為「右筆」,專門為達官顯貴和富商大賈代筆;靚字—寫一手好字當然成為首要條件。當年,鎌倉幕府裡也有三位優秀的右筆。

到了江戶時代,大奧中也有專為將軍正室和側室服務的女性右筆。雨宮家的第一代代筆人,就是在大奧服務的女性右筆之一。

自此之後,雨宮家傳女不傳男,代代皆由女性繼承代筆人這份家業。上代是第十代,我繼承了她的衣缽;不,實際上是當我回過神時,發現自己莫名其妙變成了第十一代代筆人。

以血緣關係來說,上代是我的外祖母,但是從小到大,她從不允許我輕鬆地叫她一聲「阿嬤」。上代在從事代筆人業務的同時,一個人把我撫養長大。

只不過現在的代筆人和以前大不相同,舉凡替客戶在紅包袋上署名、寫雕刻在紀念碑上的文章、寫有新生兒與父母名字的命名紙、招牌、公司經營理念和落款之類的文字,都成為主要的業務內容。

只要是寫字的工作,上代來者不拒,不管是老人俱樂部頒發給門球冠軍的獎狀,還是日式餐廳的菜單,或是鄰居家兒子找工作時用的履歷表,她都照接不誤。

雖然表面上開了一家文具店,但是說白了,其實就是和文字相關的打雜工。

我在六歲時第一次拿毛筆。上代說,多練字就可以進步,於是在六歲那一年的六月六日,我拿起有生以來第一枝自己專用的毛筆。那是用我的胎毛製作的毛筆。

我至今仍然清楚記得當天的事。

吃完營養午餐,從學校一回到家,上代已準備好新襪子在家裡等我。那是一雙很普通的長筒襪,只有小腿旁繡了一隻兔子而已。當我換上新襪子後,上代緩緩地對我說:

「鳩子,妳來這裡坐。」

她的表情從來不曾像那一刻般如此嚴肅。

我聽從上代的指示,在矮桌上鋪好墊板、放上宣紙,再用文鎮壓住。我模仿上代的樣子,自己動手完成這一連串作業。硯臺、墨條、毛筆和紙整齊地排放在面前。這四樣東西稱為「文房四寶」。

我在聽上代說明時,拚命克制焦急的心情。不知道是否因為興奮的關係,我甚至不覺得腿麻。

磨墨的時間終於到了。用硯滴把水倒進硯臺的墨堂。這是我夢寐以求的磨墨時間。墨條摸起來那種有點涼涼的感覺讓我內心悸動不已。我一直想試試磨墨。

在此之前,上代禁止我碰觸她的代筆工具。看到我拿毛筆在腋下搔癢,就會馬上把我關進儲藏室,有時甚至不准我吃飯。但是,她越叫我不能靠近,我就越想靠近,越想親手摸一摸。

在這些工具中,最吸引我的就是墨條。那塊黑色的東西含在嘴裡不知道是什麼味道?一定比巧克力、比糖果更美味。我滿懷確信地這麼認為,而且愛死了上代磨墨時飄來那股淡淡的、難以形容的神祕香氣。

所以,對我來說,六歲那年的六月六日,是我盼望已久的書法初體驗。雖然手上拿著夢寐已求的墨條,卻怎麼也磨不好,上代對我大發雷霆。

雖然只是在墨堂磨完墨後,再推入儲墨的墨池這麼極其簡單的動作,但六歲的我怎麼也做不好。斜斜地握著墨條,想磨得快一點,但上代立刻打我的手,我根本無暇把墨條含在嘴裡嘗味道。

這天,上代要我在宣紙上不停寫「○」。就像在寫平假名的「の(no)」一樣,持續不斷地畫圈。當上代撐住我的右手時,我可以輕鬆畫圈,但輪到我自己寫的時候,線條就變得歪七扭八,就像迷路似的;粗細也不一,時而像蚯蚓,時而像蛇,有時候甚至像鼓著肚子的鱷魚,筆下的圓圈一點都不穩定。

筆管不要倒下,要筆直豎起來。

手肘抬高。

不要東張西望。

身體正面朝前。

注意力集中在呼吸上。

越是想要同時完成上代的所有要求,我的身體越容易傾斜,呼吸節奏紊亂,動作也變得畏首畏尾。眼前的宣紙上寫滿了畸形怪狀的圓圈。因為一直重複相同的事,所以開始感到厭倦。畢竟我當時才讀小學一年級。

所以,六歲那一年的六月六日,這個第一次練書法的日子,並沒有成為一個燦爛輝煌的日子,但我為了不辜負上代的期待,之後仍然刻苦練習。

終於能夠一口氣把順時針的圓圈寫成相同的大小後,又開始用相同的方式練習逆時針的圓圈。

圓圈的練習結束後,又接受了逐一練習平假名的特別訓練,直到能完美寫出所有平假名。

一開始先把紙放在上代為我寫的範本上照樣摹寫,之後再看著範本臨摹,最後即使不看範本,也能夠默寫出來。通過上代的考核後,才終於能接著寫下一個平假名。

我花了大約兩年時間,才終於能漂亮地寫出五十音的平假名和片假名。小學三年級那年的夏天,我正式開始練習漢字。

只要遇到長假,上代的熱忱就更是旺盛。我沒有時間和同學一起去游泳或是吃刨冰,所以也沒有結交任何能很有自信稱為「閨密」的朋友。班上的同學應該都覺得我很陰沉、不起眼、缺乏存在感吧。

我第一個練習的漢字是「永」字。接著又反覆練習了「春夏秋冬」和自己的名字「雨宮鳩子」,直到可以寫出漂亮的字體為止。

平假名和片假名的字數有限,但漢字無窮無盡,簡直就像踏上了沒有終點、永無止境的旅程。而且,除了楷書,還有行書和草書。不同書體的筆順也各不相同,根本永遠學不完。

我的小學時代幾乎都在練字中度過。

回想起來,那時候的我沒有任何愉快的回憶。上代對我耳提面命,說只要耽誤一天,就要花三天的時間才能補回來,所以即使去校外教學或修學旅行時,也都帶著自來水筆,背著老師偷偷練書法。我一直相信這是天經地義的,從來不曾懷疑過。

我一邊回想起陳年往事,一邊端正姿勢,開始磨墨。

上代教我的書信禮儀第一課,就是要正確無誤地書寫收件人的名字。

上代不厭其煩地告訴我,信封是一封信的體面,所以必須寫得特別仔細優美,字跡清晰。

寫每一張明信片的地址時,都要稍微調整位置,讓收件人的姓名能夠剛好位在明信片正中央。

上代徹底追求字體的優美,至死不渝;但也隨時提醒自己不能自命清高、孤芳自賞。

即使寫得一手靚字,如果別人完全看不懂,就無法稱得上是精粹,反而會變成一種庸俗。

這句話是上代的口頭禪。不論字寫得再好,若心意無法傳達給對方,就失去了意義。所以,她平時雖會練習草書,但實際進行代筆工作時,幾乎不曾用草書寫過。

簡單明瞭最重要,以及代筆人不是書法家這兩件事,是我從小就牢記在心的,所以也一直遵守上代的教誨,寫信封時的筆跡特別清晰,而且使用任何郵差都能夠一目了然的楷書。

 

閃亮亮共和國【山茶花文具店幸福續作】

人生路上,某些瞬間的變化令人目不暇給。

在蜜朗那次背我不到一年之後,我們登記結婚了。剛認識他時,和他之間只是「QP妹妹的爸爸」這種間接的關係,後來變成了「守景先生」這個專有名詞,之後在我心裡漸漸變成了「蜜朗」。

蜜朗。每次在內心深處輕聲呼喚這個名字,內心中就會濺起甜美的蜜汁顆粒,不由地佩服蜜朗這個名字真是太適合他了。他的父母也許看著剛出生的他,在為他取名字時,寄託了「希望他的人生甜蜜開朗」這個溫柔的心願。

但要叫出口時,還是會覺得很難為情,結果還是叫他「守景先生」。蜜朗有時候叫我「波波」,有時候叫我「小波」,偶爾叫我「鳩子」,或是「小鳩」。幾杯黃湯下肚之後,就會變成「鳩乖乖」、「鳩寶寶」,我的名字可多了。

可見蜜朗也搖擺不定,在不同的時候,和我之間的距離也時短時長。

我們此刻背對著八幡宮,沿著比一般道路稍高的參道「段葛」,走向大海的方向。正面對面看蜜朗時會忍不住有點害羞,所以我都會忍不住情不自禁移開視線,但偷看他的側臉時,彼此的眼神不會交會。即使目不轉睛地盯著看,他也不會察覺。

從今以後,他就是我的丈夫。成為丈夫的蜜朗,長相越來越端正,他的鼻子就像公園的滑梯一樣高挺。

如果QP妹妹當時沒有開玩笑說「約會」這兩個字,我和蜜朗一定不可能變成這樣的關係。不要說一年之前,就連三個月前,我也無法想像自己會變成別人的太太。QP妹妹牽起了我和守景先生的緣分。

我帶著感謝的心情,用力握住了QP妹妹的手,但很小心控制了力道,以免弄痛了她。

觀光客絡繹不絕地走向八幡宮,我們一家三口無法並排牽著手走路,所以必須小心不要和QP妹妹、蜜朗走散了。

 

 

「誰想吃笑咪咪麵包?」

我的話音剛落,三個人都很有精神地舉起了手說:「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PARADISE ALLEY的紅豆麵包變成了我們口中的「笑咪咪麵包」。

「但等一下要去斑馬餐廳,所以笑咪咪麵包要留著當明天的點心。」

QP妹妹聽到我的叮嚀,不高興地地嘟起了下唇,變成了小鬼Q太郎的臉。在我認識她的這一年期間,她長高了不少。

聯售站的黃金時間是在早晨,應該說清晨,一到傍晚,幾乎買不到什麼蔬菜,我有點擔心蜜朗會不會撲空,沒想到他拿了一顆蒜頭走了出來。他似乎已經認識了不少人,向熟人打招呼的樣子看起來很穩重,而且也順利買到了三個笑咪咪麵包。

「還是熱熱的。」

QP妹妹滿臉笑容地地抱著裝了剛出爐笑咪咪麵包的紙袋。

原本以為離聯售站很近,沒想到走到斑馬餐廳的距離並不短。因為人行道很窄,所以QP妹妹走在中間,我們三個人排成一行,就像母雞帶著小雞走在街上。

QP妹妹幼兒園同學的媽媽推薦向蜜朗推薦了這家斑馬餐廳。雖然我在鎌倉住了很多年,完全不知道安國論寺附近竟然有這家餐廳。蜜朗個性開朗,為人謙和,所以和QP妹妹的同學媽媽也都很談得來。

「你好。」

我們戰戰兢兢地推開門,親切的老闆娘出來迎接我們。

「我姓守景,已經訂了位。」

我緊張地報上姓名。從今天開始,我從雨宮鳩子變成了守景鳩子。我覺得好像加入了QP妹妹和蜜朗的團隊,既感到高興,又有點害怕。雖然還不太習慣守景鳩子這個新名字,但因為守的發音和森林的森相同,所以感覺代表鴿子的鳩,應該也會為從原本的下雨變成了森林感到高興。

因為我預約的時間比較早,餐廳內還沒有其他客人。QP妹妹和我坐在一起,蜜朗坐在對面。一個看起來像是老闆,感覺會燒得一手好菜的男人站在廚房。

「這裡有兩種啤酒,除了三得利的Premium Malt’s以外,還有鎌倉本地的啤酒。」

我看著菜單說。

「嗯,」蜜朗想了一下,很有氣魄地說,「今天要好好慶祝,我們來喝氣泡酒。」

我對蜜朗有多少存款,每個月花多少生活費這些事一無所知,但根據他的生活狀況判斷,他的手頭並不寬裕。也許我的表情中隱約透露出內心的這種想法。

「沒關係,今天是特別的日子。」

蜜朗注視著我,他的眼睛好像清澈明亮的石頭。邁向四十大關的蜜朗已經冒出幾根白髮。

「也對。」

今天的確是一個特別的日子。QP妹妹上了小學,我們也配合她上小學的日子辦理登記。從今以後,我們成為一家人,共同邁向未來的人生道路。這是新守景家庭的生日。這麼值得紀念的日子,當然要好好慶祝一番。

我們大人用氣泡酒,QP妹妹用加了大量當令水果的水果汽水一起乾杯。

「QP妹妹,恭喜妳讀小學了!」

我和蜜朗盡可能異口同聲的地慢慢向她祝賀,沒想到QP妹妹用比我們大十倍的音量說:

「爸爸、波波,恭喜你們結婚了。」

我完全沒有想到她會突然這麼說,嚇得慌忙東張西望。雖然還沒有其他客人,但廚房的主廚和站在吧檯旁的老闆娘,以一臉興奮的表情輕輕為我們鼓掌,好像他們早就知道了。

「謝謝。」

我和蜜朗拿著香檳杯,誠惶誠恐的地向他們道謝。然後,一家三口再度面對面。

「以後請多指教,我還有很多不足之處,也許會給你們添很多麻煩。」

今天晚上是為了慶祝QP妹妹入學,完全沒有想到會有出現這樣的發展,但是,剛才看到這家餐廳的主廚和老闆娘為我們祝福,仍是忍不住雀躍不已。和蜜朗結婚的喜悅,就像氣泡酒的氣泡一樣在內心不斷湧現,化成了淚水奪眶而出。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趕緊在內心對上代說。

我結婚了,而且立刻就當媽媽了。

喔,是喔。

我好像立刻聽到從天上傳來上代愛理不理的回答。

如果上代還活著,不知道會怎麼看蜜朗這個人。搞不好蜜朗可以很自然的地和難搞的上代和睦相處,上代也會很中意他。

這家餐廳的餐點名不虛傳,每一道都好吃得沒話說。雖然不是家常菜,但也不是廚師好像在炫技般的高檔味道,而是從像QP妹妹這種小孩子,到爺爺、奶奶都會覺得好吃的大眾口味。QP妹妹幾乎一個人把培根蛋義大利麵吃光了。

 

 

 

「吃得好飽。」

「今天可能真的點太多了。」

「如果吃不完,就打包帶回家啊。」

胖嘟嘟砂鍋內的蟹肉蔬菜燴飯還沒吃完。

如果只有蜜朗一個人,我可能不會和他結婚。但因為有QP妹妹,所以我才和他結了婚。我清楚知道這件事。

我想和QP妹妹成為一家人。而且,最希望我和蜜朗結婚的不是別人,正是QP妹妹。

「慢慢的地。」

我可能有點醉了,但腦袋還很清楚。

「慢慢的地?」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