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IFE圓神書活網

BOOKLIFE圓神書活網

Hi,Welcome to booklife圓神書活網

即時NEWS:
加入會員
話題新知 > 綜合話題

選人又選黨、海內又海外的印尼選舉戳戳樂《上一堂最有事的印尼學》

作者:何景榮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新書預告《上一堂很有事的印尼學:是隔壁的窮鄰居,還是東協的老大哥?》

9/19開放網路預購79折,本網享有書展優惠
10/1全國紙本/電子版 同步展翅上市



古有明訓:「外舉不避仇,內舉不避親」。今天就來向海內外的印尼鄉親,推薦一位優秀人才,一位願意為民服務的印尼國會議員候選人,那就是我的九姨丈--阿迪加先生。

「等一下!你是說『九』姨丈?」「你到底有多少個阿姨、舅舅?」每次一講到我的九姨丈,台灣同學都會開始歪樓,一直跳針問我:「你們印尼人怎麼這麼愛生啊?」之類的問題。

印尼人由於篤信宗教(印尼基本國策是禁止無神論的),因此印尼人通常會依據各宗教「生養眾多」的訓誡,努力做人、增產報國。我外婆就是個例子!我媽那一輩總共兄弟姊妹九人(還不包括我兩個幼年夭折的舅舅);因為家境貧窮,所以外婆年輕的時候,將包括我媽在內的幾個子女,都送去給別人帶大。話說,「請芳鄰與好友幫忙養孩子」也是雅加達早年盛行的風俗。我跟姊姊計算過:到我們這一輩,印尼端總計有三十六個表兄弟姊妹(還不包括表姨與表舅的孩子)。

【延伸閱讀:儲值了滿滿台灣價值的台灣囝仔,靠印尼脫魯!

此外,台灣社會總認為教育程度較低、經濟條件較差的家庭,比較愛生孩子,但是這種刻板印象不一定符合印尼的實際狀況。例如我一個表弟,在新加坡念完國小、初中,在大學之後又先後留學美國、日本,目前是坐擁高薪的專業經理人、人生勝利組,卻也跟他美豔動人的太太,在不到十年內連續生了五個孩子……

好吧!言歸正傳。九姨丈是一位苦學青年,拿到了印尼政府的獎學金,赴德國取得碩士學位;學成歸國、事業有成之後,開始力圖報效國家,因此曾在2014年代表前總統尤多約諾所屬的政黨「民主黨」,參選東爪哇省第二選區的國會議員,可惜不幸落敗。到了2019年的選舉,九姨丈阿迪加先生改披「鬥爭派印尼民主黨」的戰袍,並且改在西爪哇省第二選區(應選十席)出戰。

咦?東爪哇省與西爪哇省距離這麼遠(我的親身經歷,搭乘火車需要十二個小時,中間還隔著中爪哇省與日惹特區),兩個省分的文化背景與生活方式也大相逕庭。依照台灣政治人物的邏輯,通常是長期深耕一個單一選區;就算轉換選區,也不會跑去那麼遠的地方。另外,在不同政黨之間遊走,依照台灣網路酸民的觀點,會不會被批「背骨一時爽」啊?(高雄小巨人:X的~我躺著也中你印尼槍?)


*印尼政黨林立,2019年又適逢大選年,連峇里島的鄉間都可以看到支持者各自的旗幟。紅色是抗爭派印尼民主黨,黃色是戈爾卡黨。


選黨又選人的印尼國會選舉

既然要談九姨丈的國會議員選舉經驗,就得先向各位習慣看立法委員選舉的台灣讀者,說明印尼國會議員的選舉制度,究竟與台灣有什麼不同。

以2019年為例,印尼國會共需選出五百七十五席議員。全國劃分為八十個選區,每個選區選出三到十席不等的席次。以九姨丈這次參選、應選十席的西爪哇省第二選區為例,各政黨通常會提名足額的十名候選人,於是選民就要先在很大張的選票裡,找出自己支持的政黨,再從該黨的名單裡面找出支持的候

選人,用選委會提供的工具:過去是釘子,現在則是用打洞機來「戳洞」,投票完成整個民主戳戳樂的程序。

*超級大張的印尼國會議員選舉選票。

在台灣的全國不分區立法委員選舉裡,各政黨也會提出立委候選人名單,而名單上面的排序是固定的、封閉式的,送到中選會之後就不能更改;因此,各政黨依據自身的選票實力,通常可以估算出在全部三十四名不分區候選人裡面,排名前十至前十五名的「安全名單」。相較之下,印尼的國會議員選舉因為採用開放式名單,就沒有「誰在安全名單內」的問題。同時,同一選區裡同一政黨所提名的候選人,得票高的還可以將選票「讓渡」轉給得票低的同黨候選人。

舉例而言,假設西爪哇省第二選區的選舉結果,抗爭派印尼民主黨總計拿到了該選區50%的選票,那就可以在應選的十席國會議員當中拿到五席,平均每位當選人貢獻了10%的選票。然而比較常見的,是另一種較為極端的情況:假設抗爭派印尼民主黨在該選區推出了一位明星級的「吸票機」候選人,他一個人就囊括了該黨50%選票裡的40%,那麼他多得的30%選票,就可以依序讓渡給該黨排名第二、第三、第四與第五的當選人,讓五人通通當選。

*2019年,我來到台中市印尼海外選民投票站前,目睹投票的人群相當踴躍。

這種制度的缺點,在於黨紀難以貫徹:「只要我能吸票,誰管你黨中央怎麼想?」政黨管不住鶴立雞群的明星級候選人;相反的,政黨反而要盡力拉攏明星級候選人到各個選區,讓最後得到的總席次極大化。曾經擔任過印尼國會議員的鍾萬學,之所以能在各個政黨間遊走,跟這樣的選舉制度也有一定關係。

當然,這種制度所帶來的優點也不少。例如不會像在台灣的縣市議員選舉那樣,出現同一選區裡同黨候選人爭奪基本盤選民、自相殘殺的局面。相反的,候選人在獲得一定程度的支持後,會支持同選區、同黨籍的明星級候選人大放異采,發揮「母雞帶小雞」的功效,幫助自己贏得議席。最後,這種制度讓那些跟政黨高層不熟、沒有政治菁英背景,但是靠著網路媒體而獲得基層民眾支持的政治素人,更容易在選戰中,靠著自身的號召力而出頭。

講到這邊,各位讀者大概也猜到了。沒錯!我的九姨丈確實只是選戰場域裡的一隻「小雞」,必須要靠鬥爭派印尼民主黨這隻「母雞」的招牌,外加同選區明星級戰友發揮吸票功能,才可能在殘酷的選戰中脫穎而出。然而,小雞也有小雞的打法。讓我們看看下頁阿迪加先生的競選文宣,便可略知一二。

這張文宣真是言簡意賅啊!各種的政策訴求、候選人的背景與理念,通通都不用提。直接給選民看西爪哇省第二選區的選票樣張,而裡面只有阿迪加這位候選人的姓名露出,請他們記得投裡面的「三號政黨鬥爭派民主黨的七號候選人阿迪加)」夠了!

 

*我的九姨丈選舉文宣不拖泥帶水。

*西爪哇省第二選區,抗爭派印尼民主黨的國會議員候選人阿迪加與省議員候選人的聯合競選文宣。宣傳主軸在於:不管什麼選舉,請民眾記得戳「三號黨的七號候選人」就對了!那兩支用來戳選票的釘子,未免太萌……


--精彩文章未完!詳見上一堂很有事的印尼學:是隔壁的窮鄰居,還是東協的老大哥?


推薦相關作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