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IFE圓神書活網

BOOKLIFE圓神書活網

Hi,Welcome to booklife圓神書活網

即時NEWS:
加入會員
話題新知 > 綜合話題

我們生活在同一個世界嗎?派對打工看「寄生上流」的底層奮鬥!台灣呢?

作者:《我用打工學習這個世界》黃海樹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在工作時,遇見不少和我一樣年輕的青年。

年輕人們無法找到安定的職業,持續打工的理由比比皆是。

雖然打工是為了夢想中更好的生活,但大部分的人卻因為打工,自己的時間都被奪去,讓自己從競爭之中脫落,又重新開始打工,陷入這悲傷的輪迴之中。

富有的人和貧窮的人之間,並不只有經濟上的差異。至少這樣的社會結構,並不是可以靠個人努力去解決的。」

--黃海樹《我用打工學習這個世界:有關挫折、辛酸、老闆、現實社會,以及工作的27種樣貌》


27歲就打工過27份工作的黃海樹,描述起打工的觀察,令人想到韓國電影「寄生上流」。他看過雇主在職場霸凌年輕人「新鮮的肝」「熱情薪資」,他知道韓國人對待服務業就好比對待僕人一樣,他發現社會常要我們「乖乖待在原地」,但是乖乖待在原地並無法糾正錯誤,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黃海樹將「打工」當作認識自己與這個世界的手段,不斷挑戰這個強求正確答案的社會。在這條大器晚成的路上,他說:「請務必守護年輕人們,讓他們能夠自尋出路,請不要指責他們沒有走得比較怪,沒有走得比較好。

*2014年韓國發生市月號船難。當時船員廣播命令乘客「乖乖待在原地」,卻自顧自率先逃生。引發國際上對於亞洲的尊卑服從文化表達強烈質疑。


我們生活在同一個世界嗎?底層奮鬥寄生上流

雖然金錢不是一切,但在現實上卻能造成明顯差異。

有些人對自己闖的禍不必負任何責任,為什麼?

理由只有一個:錢。

在江南地區的百貨公司、大型超市打工,可以一窺富人們的購物型態,不過我想在更特別的狀況下看看他們的樣子。雖然和我屬於不同「世界」的人,但既然是存在在同一個世界上,更想親身體驗看看他們的生活,所以開始尋找位於首爾的富人社區--清潭洞地區的打工。 

在找的過程中,我得知清潭洞某一棟豪宅的樓頂要開派對的消息。雖然我對派對沒有什麼興趣,但對於只有特別的人才能享受的世界是什麼樣子,實在感到好奇。因為到目前為止,我還真的沒有去過夜店。

「去夜店」是我二十歲時立下到三十歲前要達成的願望之一。富人們的派對是什麼樣子呢?好奇心驅使之下,我去應徵了派對當天的櫃檯人員,並在這場派對中負責製作料理。

我收到老闆傳來派對地址的簡訊,於是動身前往。那是棟有著寬敞陽臺的豪華大樓。要買下這棟大樓要花上多少錢呢?我揮去腦中這些沒有意義的想法,走進大樓裡。

走到屋頂上,真心覺得雖然這個地方名叫屋頂,但實際上根本就不只是屋頂這麼平凡的地方,這裡擁有在連續劇裡才看得到的風景。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插滿紅酒瓶的紅酒裝飾檯、古典的蠟燭和香檳,以及掛著裱框好的畫作,裝潢就彷彿是過去曾經工作過的禮堂一樣高級。

看著看著,心中就越來越好奇會來到這裡的人,到底是哪些人?

▌有如電影裡的貴族,步伐充滿自信、威風凜凜

雖然派對是晚上八點開始,但我們必須在三點就先去做準備。我和老闆一起從車上搬運食材和各種裝飾品、調理器具等等到屋頂上去。也搬運了非常多盆栽,使用的花多到讓我搞不清楚自己應徵的是料理打工,還是花店打工了。在料理材料中,也有這輩子第一次看到的東西。就算看了產品說明,也全部是寫外文,看也看不懂到底是什麼。

我們將調理飲食的桌子放到宴會場最裡面的角落,接著把桌椅擦乾淨,完成家具擺設後就馬上開始準備調理食物。 

逐漸接近派對時間,和派對相關的工作人員也陸續進場,小提琴演奏家、主持人、攝影師、調酒師等許多人都提早到場,忙著前置作業。時間一到,又開始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會來度過這奢侈的時光呢?我向外望,江南的夜景真的非常地美麗動人。華麗的霓虹燈看板和建築水泥森林的美麗燈光,五光十色。一樓門口有警衛和泊車小弟正在待命,而大廳裡則有帶位人員負責將被邀請前來的貴賓引導至會場。保時捷、荒原路華、賓士等高級進口車接連開了進來,貴賓開始三三兩兩地上樓。 

他們全都像電影裡面的貴族一樣,每個人步伐都充滿自信、威風凜凜。男士們穿著名牌訂製西裝,女士們則是化了全妝,穿著奢華的名牌套裝、手拿名牌包。雖然不清楚這是什麼主題的派對,但能夠確定的是,映入我眼簾的那些人散發著不同於一般人的光采,而且很有錢。在貴賓中,也有演藝人員,但是因為藝人來了覺得稀奇驚訝的人,只有躲在角落料理食物的我們這些工讀生而已。


*黃海樹也從事過用生命換取速度的食物外送員。他認為,最辛苦的事情不是在危險的道路上駕駛,而是形形色色的人,「慣老闆」並不是企業裡才有。


小提琴開始演奏,派對也隨之開始。在角落包含我在內的櫃檯人員組,馬不停蹄的製作料理,在主桌之間來回奔波。穿著一身訂製服並享用著美食的貴賓,和位於宴會場角落利用手機燈光,製作食物的我們之間,似乎有一面看不見的牆。 

有打翻水的人,也有必須去擦水的人 

人們就好像審查委員一樣,對端出來的食物評價著外表和味道,就好像在使喚專屬廚師一樣,各自對料理再次提出要求。 

「請在這裡多放一些鮭魚肉。」

「請把麵包切小一點。」

「這個如果醬料多一點就好。」

「請把這個熱一下給我。回來的時候順便帶些雞尾酒過來。」


為了滿足人們各式各樣的要求,忙得不可開交。在料理食物的桌子和餐桌之間,來回奔走大概超過百次。

就在這個時候,有一位女士把水打翻了,我雖然看見了但是卻裝做沒看到,因為在每張桌子上都準備了擦手巾。

水從桌子上流淌下來,滴到地毯上,但是沒有任何一個人起身擦拭,我拿著裝滿食物的盤子上前服務時,那位女士把我叫住。

她用手指著水滴下去的地方說:「請清理這邊。」

她的眼神相當冷酷。彷彿是在對我說「要在我說之前清理乾淨呀!」一樣,就好像電影《老千》裡面,金惠秀說「我是梨花女子大學出身的女人呀!」的那個場面一樣。我抽了紙巾擦拭了這些水漬,雖然只是彎腰擦拭這個動作,氣氛卻相當微妙,現在回想起來,似乎有種被侮辱的感覺。 

擦完水漬,當然連一句道謝的話都沒聽到。她在我彎腰擦拭水漬的那一瞬間離開了座位。

黃海樹:我的個性內向又膽小,從來不知道我是個難融入社會生活的人。無論如何總要克服,說不定打工可以幫助我改變我這有問題的個性。想要過健康的人生,首先要治好自己的心病。


當我一回到位置上,看到警衛過來拿食物吃,和我們的老闆聊著天。

「今天的食物實在太棒了。多虧您充分地準備,我們老闆也相當滿意。」

老闆被客戶稱讚,看起來相當高興。我一邊覺得慶幸,一邊覺得悲傷。人們花了錢,就變得理直氣壯。

我們其實都知道,在販賣物品的人面前,有錢的人位處高位。相反的,在收錢的那一方,因此自動地彎下腰。

工作自下午三點開始,在過了子夜才結束。拿了二千三百元的日薪*,到了一樓往上看會場。在陽臺上那些拉小提琴的演奏家、注視著現場狀況的宴會企畫人、冷汗直流且看著眾人臉色炒熱氣氛的主持人、毫無休息空間製作著雞尾酒的調酒師、拿著笨重相機以小碎步前進的攝影師、在角落製作食物的櫃檯人員組,以及從開始到結束,默默堅守在崗位的警衛。雖然在場都是人類,但卻分成了花錢的人和賺錢的人。我切身感受到,雖然金錢不是一切,但在現實上卻能造成明顯差異。

======================

因為打工,我學到了⋯⋯

如果想暫時見識一下上流社會,

可以試著做看看宴會打工。

======================

本文摘自《我用打工學習這個世界:有關挫折、辛酸、老闆、現實社會,以及工作的27種樣貌》

*為方便閱讀,書內均已換算為台幣。



推薦相關作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