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誰幫我們撐住天空 1
  • 誰幫我們撐住天空 2
  • 誰幫我們撐住天空 3
  • 誰幫我們撐住天空 4
  • 誰幫我們撐住天空 5
  • 誰幫我們撐住天空 6
  • 誰幫我們撐住天空 7
  • 誰幫我們撐住天空 8
  • 誰幫我們撐住天空 9
  • 誰幫我們撐住天空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暢銷

商品編號:T0700070
誰幫我們撐住天空
作 者:小野
出版社:究竟出版社
系 列:第一本
出版日期:2014年06月30日
定價 290 元
優惠價  -21%  229 元
內容介紹
接連兩年獲得年度出版風雲人物及影響力十大好書的小野,
這套自我期許為「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的三部曲作品之巔峰!

《有些事,這些年我才懂》《世界雖然殘酷,我們還是……》之後,
小野擁抱初心、挺身行動的真摯紀錄! 

認識自己、看見世界後,什麼是人存在的意義?

從小自以為可以替別人撐起一片天,
如今回想起來,
其實有太多人在為我和我們撐起天空!
在如許深摯的愛與攜手中,我終於完全自由自在了。
我覺得自己又重返年輕的身心狀態,
而且是更溫柔、堅定的,不需要刻意武裝自己。 

我向眾人展現脆弱、無助和無奈的一面,
在眾人之前、大雨之下放聲痛快哭泣。
我不再佯裝成無敵英雄。
我相信人與人是平等的,是要相互扶持、鼓舞的。 

2012年的夏天,我因緣際會出版了《有些事,這些年我才懂》,像是企圖與過去的讀者們來場久別重逢。熟識的讀者朋友們,或許在這趟閱讀之旅中看見了我生命中的變與不變,最意外的是,我因此和年輕世代的讀者們相遇了。

2013年夏天,我又完成了《世界雖然殘酷,我們還是……》,內容更朝著兩極發展,一極是歷經人世滄桑回顧成長後的頓悟和覺醒,叧一極是企圖更了解年輕世代所面臨的未來世界。在無情歲月的催逼下,我每次伏案書寫時,皆用盡所有的力氣,如春蠶吐絲,非到最後一刻絕不罷休。 

這樣的過程,像是習武之人的前兩個階段,先看見自己,再看見世界。習武最後的完成階段,便是謙虛卑微的向眾生學習。於是我在2014年夏天寫了《誰幫我們撐住天空》這本新書。 

對我而言,這次在創作上該是要打通任督兩脈的最後困頓階段了,卻因為外在環境激烈的變動,深深撼動著我的內心,我忽然欲罷不能地往下瘋狂寫著,再也沒有春蠶吐絲的痛苦,反而像踩著風火輪前行的哪吒。

而且,這次不再孤獨前行如悲劇英雄,反而成了和志同道合的同志們前進的朝聖者之一,我只是追隨者,追隨著比我勇敢的人們前進…… 

作者簡介
小野

1951年生。臺灣師範大學生物系畢業後,前往美國研究分子生物學。曾擔任國立陽明大學和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的助教。

1981年,進入中央電影公司服務,結識導演吳念真,並與幾位朋友一起合作推動臺灣新浪潮電影運動,為「臺灣新電影」運動奠定基礎。1990年代初,擔任由《遠見雜誌》所投資「尋找臺灣生命力」電視影片的策畫及總撰稿。曾任臺北市文化基金會董事長、臺北電影節創始第一、二屆主席;2000年出任臺灣電視公司節目部經理;2006年出任華視公共化後第一任對外徵選的總經理。

小野以《蛹之生》一書成為七○年代暢銷作家,其創作類別豐富多元,屢次獲獎肯定,包括聯合報文學獎首獎及五度入圍電影金馬獎,並以《恐怖份子》《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刀瘟》等獲得英國國家編劇獎、亞太影展及金馬獎最佳劇本獎;1990年中國時報舉辦讀者票選「四十年來影響我們最深的書籍」,《蛹之生》一書獲選為民國六○年代十本書之一。

其相關創作已超過百部。在書寫第一本書《蛹之生》時,他以青春熱情與世界對話。30多年後,小野的「人生問答題」系列再度寫下創作高峰,《有些事,這些年我才懂》獲得金石堂2012年度作家風雲人物獎,《世界雖然殘酷,我們還是……》獲選為金石堂2013年度十大影響力好書。

2014年,《誰幫我們撐住天空》真摯記錄小野在劇烈的變動中重拾初衷的生命歷程,從書寫到投身行動,思索生命最本源也最重要的價值。

規格
商品編號:T0700070
ISBN:9789861371887
256頁,25開,中翻,平裝
目錄

〈寫在前面〉在劇烈變動中,與人生的初衷重逢

〈序〉群眾是不存在的,除非他們聽到了彼此的歌聲 


輯一
他們真正想抵抗的是冷漠、黑喑和滅亡。
柯一正說,如果沒有人參加,他一個人也要站在廣場上。
我告訴他,你永遠不會只是一個人,因為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事。

勝利凱旋的列車—一場由電影人啟動的公民運動

‧一個救護車連的預官排長向公民教召報到

‧沉默的重量—寫給十年後的臺灣

‧因為政治不正確,所以更勇敢

‧孩子的傷口正對著殘酷的大人們微笑

‧怕什麼?你們的身旁站著我

‧我好想假裝自己並不在乎—面對一個陌生人的死亡

‧對不起,我們先跨年了

【占領二十三夜觀察筆記】

想改變世界之前,先改變自己—一場由臺灣年輕人發動的思想政變

 

輯二

就算選錯,人生也不會毀了。選擇本身沒有什麼對錯或好壞。

就算因此吃了虧,繞了一大圈走錯路,也許還是能到達「對」的站。

每個選擇都是有意義的,都使你們成為「今天的你們」。

 

我愛你們,就像重新愛我自己一樣

‧媽寶的問題在媽,不在寶

‧那些大學、那些科系,不值得你去讀

‧經營人脈何需花錢,別教壞下一代孩子

‧教育的目的,在於免除人的恐懼

‧學校就是一個鞏固共犯結構的有效單位

‧我們的新雞排英雄

 

輯三

我們的內心深處住著一個小孩,帶著出生以來的所有記憶,

所有的痛苦和悲傷,化作了潛意識。

當我們凝視著孩子們時,彷彿正凝視著我們早已遺忘的自己……

 

不停止你的追求,直到生命的盡頭

‧笑著說故事的僕后

‧融化的時間與親情

‧如果人生能這樣一直躺著

‧下下籤如何變成上上籤

【媽媽的最後遺言】

人生沒有問題,何來答案?

媽媽,請聽我說—輕輕逝去的這五年

 

輯四

去體會衡量世界上各種人事物對你的重要性在哪裡,

尋找在隨波逐流的人生中,不斷能抓到的浮木和曬到的陽光。

相似的人總是會相遇、相聚,然後共同走一段人生的道路,不管多短或多長。

 

人與人相遇是偶然,也是必然—一場科學與真理的追尋之旅

‧我有一種失去父親般的落寞

‧我們都是時間裡的影武者

‧殘缺的力量

‧最黑暗的一天,最溫暖的午後

‧大人在做,孩子在看,這就是教育

‧隨波逐流時的浮木和陽光

‧我把你當朋友,你把我當粉絲

序 群眾是不存在的,除非他們聽到了彼此的歌聲 

南下的高鐵飛快前進,坐在車廂內的我卻渾然不覺。

我喜歡搭任何交通工具,因為我喜歡那種等待的過程。享受這樣有點像是人生旅程般的象徵,胡思亂想或發呆都是一種休息。

我隨手拿起那本薄薄的高鐵雜誌,巧的是這一期介紹「千里步道」運動的執行長周聖心,於是我仔細地讀了起來,讀這八年來千里步道運動對臺灣人在思想上的改變。

我在二○○六年接受黃武雄老師之邀,和荒野協會的創辦人徐仁修先生共同發起了這個重建臺灣大地倫理的運動,已經走了八年了。

二○○六這一年,倒扁的紅衫軍走上街頭,人民開始對政黨輪替幻滅,焦慮和憤怒催化了臺灣社會的公民意識,也造成後來這八年來一波又一波關心社會議題的公民運動的興起。今年為了抗議草率通過服貿協定,學生和公民團體聯手占領立法院二十四天的太陽花運動,和為了停建核四,林義雄在當年林宅血案發生地義光教會無限期禁食,所引起社會各團體的關心和聲援,是這一波波公民運動的能量大爆發。 

去年就已經答應這個組織龐大的宗教團體所主辦的演講,但我來得似乎不太是時候。

很多人都清楚我這些年對公民運動的立場和態度,我本身就是其中一些運動的發起人或參與者,而且常常參加靜坐、遊行、寫文章或在肥皂箱上做短講。因此在演講前,主辦人便提醒我,不要談服貿和核四,因為要考慮臺下的民眾和他們的立場。我笑著說,你們放心,我尊重你們,也尊重聽眾,我今天只談親情,說親子之間的「了解」和「和解」的故事。

曾經有人稱讚臺灣的社會之所以可愛、善良,和臺灣擁有完全的宗教自由有關,而且幾個民間龐大的宗教組織,在救災救難上也常常表現得比政府還積極有效率。也因為他們的組織和動員力越來越強大,成了穩定社會的一股力量。但是,當公民運動的議題出現了一些和某些宗教團體的基本教義、核心價值,甚至利益上的衝突時,那就表示臺灣社會即將在衝突和挑戰中,邁向另一個新的社會。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當我進場時,臺下近千名聽眾全體起立,雙手合十。

臺上放了一張寬大的椅子和一張桌子,如果我坐著開講,真的很像是大師在「開示」,那會讓我很不自在。在過去的經驗中,我總是放棄座椅,站在更靠聽眾的地方,一口氣講完我的故事。

我是一個創作者,我知道我最擅長的便是用寫和說,慢慢引導讀者和聽眾進入我的故事中,各取所需。我自認為自己的生命毫無章法,也說不出什麼人生大道理來,甚至是個失敗者。但是,我能夠用一本書或是說一段故事來陪伴許多陌生人。這樣的工作,我已經做了四十年,而且,越來越熟練。

這場演講我破例坐著講,因為從春天,或是從去年以來的焦慮、奔波,此刻的我,竟然有一種累得站不起來的疲倦。我終於坐著說故事。

我想起《金剛經》裡最著名的那句「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我想說的故事,就是從小篤信佛教的媽媽,這看似平淡平凡甚至卑微的生命態度對家人的影響,她的一言一行都在追求《金剛經》裡的這句名言。這一天,正好是媽媽離開人間滿五年的日子,我決定用這一場演講來紀念她。

我從一個非常奇特的經驗說起,我說自從媽媽走後,我就睡在她生前躺過的木板床上,用著她小得只能擺一部電腦的小木桌,和老人用的大藤椅。我用五年的時間像是守靈一般地生活和工作著,想著從小就歷經戰火浩劫的媽媽那種不執著於任何形式和成見所生成的慈悲、智慧和堅忍的心,不只對家人,也對鄰居朋友,甚至陌生人。她用這樣的人生態度默默陪伴著充滿執念和仇恨的爸爸,讓這個懷才不遇的男人,可以用畫觀音像來安頓自己躁熱暴烈的心。

我也在這場演講中真誠的懺悔自己長久以來,用反抗的心情面對那個影響我最深最多的男人,甚至一次又一次在公開演講中對他冷嘲熱諷,尋求自我的療癒。

我從自己一本小學時代的閱讀筆記中找到了與爸爸的和解,想通了忍耐和壓抑的分別。其實,爸爸是一個渾然天成的教育家,他用自己獨特的方式培養了我們忍耐的能力,這種能力是有力量的。活在那樣貧困窮苦而殘酷的年代,生存成了唯一人生目標,他還能用盡全力來教育五個子女,已經非常了不起。我不應該用自己現在比他優渥太多的環境,無休無止批判他。我甚至覺得自己不如他溫柔。

我強忍著好幾次快溢出的熱淚,說著自己新領悟、新發現的舊故事,望著臺下不同世代的聽眾,看到不少人正在流著眼淚。 

彷彿是傳遞起義的訊息 

在全場民眾起立鼓掌歡送下,我匆匆的揮手走出會場。忽然一個年輕的女生從人群中走了出來,遞了一封信給我,我微笑收下,隨手塞進背包裡。

我已經趕不上預定的這班車了,心情有點急,有點慌,因為在臺北正有一場「終結核四,還權於民」的凱道靜坐活動,我的夥伴們已經在現場靜坐好久。我們這群來自電影和文化界的夥伴們,因為一年多前的「不要核四.五六運動」而聚集,不斷有志同道合的志工們加入,每週五下午六點的反核四活動已經持續進行了一年多,這段時間也成了其他公民運動的平臺,聲援過不少大大小小的抗爭活動,夥伴們也因此凝聚了很多經驗和力量。

我錯過了原來的班次,下一班只能坐自由座。我在最前面的一節車箱最前排靠窗的位子坐定,終於大大地鬆了一口氣。因為疲累,我的左後腦杓開始隱隱抽痛。我忍不住點了一杯不該點的咖啡,通常過了中午再喝咖啡容易失眠,但是就是想提起精神。

我取出了那封信。在過往的經驗中,常常有這樣的讀者信,告訴我說,小時候讀我的書,沒有想到能在這樣的場合相遇。我想,應該是類似的信吧?

打開信,掉出兩張太陽花的貼紙,信的內容和過去收到的完全不一樣。年輕的女生竟然是個中學老師。她的信大意是說,雖然此刻她不在凱道或自由廣場,但是她的同事、朋友、學生家長們也都在四處奔走,找更多人連署,希望能阻止核四運轉,使這片土地免於核災的威脅,未達訴求,永不放棄。

她在信上謝謝我長久以來對公共議題的關心,激勵了很多人對自己深愛的島嶼多做點什麼。貼紙是她的學生們在太陽花運動期間設計的,她將這些貼紙送給在立法院前認識的朋友,也想送給我。

中學生的貼紙上寫著:「在守晚之後,還有一群人幫我們撐住天空。謝謝你,太陽花。」

我看著這封信和貼紙,像是從人群中收到革命黨員間傳遞「今晚要起義」的秘密訊息。

我喝了一口熱騰騰的咖啡,忍了一整晚的眼淚,終於流了下來。 

當我們漸漸走近彼此 

媽媽離開人世滿五年了。她就像黑暗林道中未消失的螢火蟲的微光,引導著我走入黑暗林道的盡頭。螢火蟲的微光引領我往山裡爬,我小心翼翼走在山路上,沒有月亮的夜晚,樹林間傳來各種生物的叫聲。我靜靜傾聽著自己內心深處傳來的聲音,那是一個來自八歲小孩子的聲音。

那個小孩在八歲時就對生命懷著巨大的恐懼和疑惑,於是他曾經想自殺。八歲那一年,他親眼見到失意的爸爸在酒醉後拿著菜刀說要出門殺人,後來他撿起了那把沒有殺人的菜刀,在油膩黑暗的廚房中渾身發抖。八歲那一年,思鄉過度的祖母瘋了,他陪伴著祖母活在她自己想像的世界裡,虛構著不存在的兩個情人的故事⋯⋯

八歲的他,注定會成為一個透過寫作進行自我療傷的作家,因為那個八歲的他,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人真正了解他。我在黑暗的山林中傾聽著八歲孩子微弱的歌聲,我正在尋找他,那是我被封存在內心深處的兒童。

在未來的人生旅途中,我要放慢腳步,不再慌慌張張,學習獨處的自在和快樂,也學習向別人示弱,不再以為拿著菜刀可以拯救世界。

我要誠實的面對那個悲傷、恐懼又憤怒的八歲孩子,一個真實的自己。

我走在黑暗的林間,尋找八歲的小孩。許多人和我一樣,在黑暗中尋找自己。他們聽到了彼此的歌聲,於是他們漸漸互相走近,彼此安慰,彼此取暖。我們稱他們為群眾。

內容試讀

〈不要停止你的追求,直到生命的盡頭〉 

二○一二年下半年之後,我常常想多知道關於魔羯座的種種,之前我對這個星座一無所知。應該說,我一直對星座沒有太大興趣。

有個每週都要看星座運勢的朋友告訴我說,魔羯座的人通常都是堅持到最後,異軍突起打敗眾人,贏得最後勝利的人。他說,如果天蠍座是魅力四射的明星或領袖,那麼魔羯座便是非常內斂、忍耐,最後打敗天蠍座的人。毛澤東便是這樣打垮蔣介石的。對了,還有李登輝。朋友分析說,看看他如何像乖寶寶一樣唯唯諾諾的坐在蔣經國旁邊,一旦坐上大位,幹掉政敵毫不手軟。天蠍座的人最怕遇上魔羯座的人。

朋友故意再強調一次,他知道我從小就是愛出風頭的天蠍座。他暗示我說,一路順遂的我,在人生的下半場終於要遇到勁敵了,而且一次就來兩個。


事情要回到二○一二上半年即將要結束的六一九。

那天下午接到女兒的電話,那種一貫的、沒有情緒的平淡口氣,喂,企鵝,你要當外公了。哦,我也回報以淡定的語調,哦?是嗎?幾個月了?她說,三個月吧。我努力壓抑著愉悅的心情,回答說,哦,恭喜。要保重。

我們父女之間習慣用這樣酷酷的語氣,連她去法院辦理公證結婚,也都是用簡訊報備一聲,反倒是我趕快打個電話去,連聲恭喜恭喜,讓自己活得像個爸爸,而不只是一隻企鵝。

做爸爸真的很難,才結束和女兒的通話,腦子裡閃過的竟然是兒子和媳婦安妮。做妹妹的後來居上,會不會給他們壓力?

當這樣的意念才閃過,手機響了,是兒子。企鵝,你要當爺爺了。口氣難掩喜悅。天哪!我叫了一聲。心理學家榮格的理論在這一瞬間又一次得到印證。幾個月了?企鵝的語言總是重複。兒子說,三個月了。春天播種,十月懷胎,次年一月收成。

兩隻皆魔羯座。故事就是這樣開始的。


榮格到底說了些什麼呢?當許多人在駁斥他的理論太玄奧而不可測量時,我在漫漫的生命旅程中,卻常常撞見那些不可測量的巧合。他說的共時性對我而言幾乎經常發生,時間上的巧合都是有意義的,人與人的感應,事與事的因果,還有預感的奇妙。

就像六一九,每年的初夏,六月十九日都會發生一些有重大改變的事,像遞出辭呈之類的。

二○一二年下半年,我經常從手機或電子信箱收到兩個孫兒的X光透視圖,那是一種智力測驗,從各種角度預測,做出判斷。兒子會這樣形容:「那個白色的7是鼻骨,又高又挺,非常明顯!還有特大號的頭顱,太重了,都要用手支撐著!是我們家族的特徵!」女兒的口氣難免有些沾沾自喜:「手長腳長,連X光都拍不到!像他爸爸的遺傳,他舅舅有一九三公分。只有鷹勾鼻像你。」後來收到的幾張照片,簡直是達利的超寫實主義作品,被擠壓過的超大鼻子旁邊那條是臍帶!

猜。猜。猜。從夏天猜到秋天,冬天答案就要揭曉了。


二○一二年年底,我去美國的前六天,特別請女兒吃頓飯,父女倆討論從哪一天開始請產假比較妥當,當時行動敏捷的女兒輕巧地走動著,完全不像是孕婦。

沒有想到,就在我搭上飛機後,外孫比預產期提早了十八天,搶在射手座的最後一天出生,他有一雙超大的眼睛。女兒說這個孩子真體貼,頭朝下已經很久了,一下就溜出來,都還沒有用力呢。不久前我去京都旅行時特別替女兒和媳婦安妮求了兩個御守。女兒說她想要去京都還願,因為一切太順利了。半個月後,當我登上了加勒比海的迪士尼郵輪時,另一個孫子也提早出生了,據說哭聲超大,媳婦叫他「小喇叭」。不過他很快又有了許多新的暱稱,果子、果果,聽起來都很可口,像是沾了糖粉或是巧克力。媳婦安妮最愛吃甜食。 

*** 

對我而言,世界是殘酷而溫柔的,每個父母親的教養態度都取決於自己的記憶和經驗,你得先摸清楚自己的成長,才能從容自在地面對你的孩子。

我曾經有十年的時間在家工作,有非常充裕的時間陪伴兩個孩子走過成長和叛逆青春期。我依舊不停地犯錯,但是也不停地反省和修正,在這過程中取得孩子們的信任,至少他們相信我是誠懇而認真的想溫柔的陪伴他們。而世界到底殘不殘酷,要靠他們自己來體驗。

孫子們的教養和教育是孩子們的事,我一點也不擔心。因為孩子們早已長大成人,他們會對未來的人生負責,我很有信心。


我希望,有一天,當孫子們長大以後,記憶中的「可愛阿公」是這樣的:「這個可愛的阿公很喜歡旅行,他常常一個人去旅行,有時候,他也會帶著我一起去。當他帶著我一起去旅行時,總是跟在我的後面,很開心而滿意地笑著,他總是拿著筆,記錄著我說出來的智慧語錄。」

我一定會很崇拜我的孫子們,就像過去我也很崇拜我的兒女一樣。因為我有一個簡單的教養哲學,就是順著孩子本來的樣子,陪伴著他們,讓他們慢慢地長大。只要真誠的崇拜他們,他們就會朝著你崇拜的方向,很有信心的走出自己的人生。

我將來給「孫子們」上的人生第一課是:「生命情境可以改變,人生夢想可以追尋,浪漫、快樂、幸福都是無罪的,而且不要停止你的追求,直到生命的盡頭。」

我最想做到的,就是孫子們長大後的記憶空白處,那道射進來的溫暖陽光。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