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 1
  • 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 2
  • 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 3
  • 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 4
  • 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 5
  • 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 6
  • 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 7
  • 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 8
  • 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 9
  • 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絕版

商品編號:G0200015
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
110 : Ein Bulle hort zu - Aus der Notrufzentrale der Polizei
譯 者:林硯芬
出版社:寂寞出版社
系 列:Soul
出版日期:2013年04月25日
定價 290 元
優惠價  -21%  229 元
內容介紹

★新新聞1364期書摘報導

只靠耳朵辦案,卻以一句話扭轉話筒彼端的生死?
他透過110「聽擊」一個個無助的生命,
那些驚險關頭、掙扎、崩潰、獲救的喜悅……比起親眼目擊,竟更加震撼。

★各界「傾聽專家」搶先試讀,全面肯定推薦!
光禹/知名廣播人、蘇絢慧/諮商心理師、陳信聰/公視「有話好說」節目製作與主持人、生命線、119緊急電話專職「聽擊者」……

★51篇完全真實的人生百態,帶你身歷駭人社會案件現場!
★台灣知名廣播人、心理諮商師、電視主持人、119現職人員、生命線志工、客服電話達人等「傾聽專家」搶先試讀,全面肯定推薦!
★繼《罪行》之後,德國口碑蔓延最快的真實故事,長踞排行榜近一年,讀者評價直逼滿分!

你可曾聽過,瀕臨死亡邊緣的聲音?
在柏林警局的110勤務中心,他專職處理緊急來電,「聽」盡人生百態。

一通接一通的電話,承載著一個個身陷絕望谷底的生命:追求自由卻被父親追殺的少女、傷重到發不出聲音的人、無法面對妻小離去的男子、手持凶器想報復凶手的受害人、目睹母親死去的小男孩、逃出養老院尋找舊家的老先生……

「聽擊」緊急現場的同時,他必須手腦並用,在警局錯綜複雜的系統中輸入指令,指揮同仁前往救援,回應時更得字句斟酌,只因他的一句話,就可能救回一條性命,或致人於死地。這些來電時而鼓舞人心、詼諧溫暖,時而唇槍舌劍、瀕臨歇斯底里,每一段真實遭遇都穿透了話筒,讓我們「聽」見:生命本身,就是最動人的故事。

 
作者介紹
席德‧約拿‧古騰拉特
(Cid Jonas Gutenrath)

生於1966年,曾任職於柏林警察局的110勤務指揮中心長達10年,專職接聽報案電話。他擁有罕見的工作經驗與人生閱歷,能以極深的同理心面對形形色色的來電者。
古騰拉特是空手道黑帶高手,曾擔任舞廳看門保鏢、海軍特種部隊、邊境防衛隊巡警、柏林市水上警察與城區巡警。他是母親外遇所懷的孩子,從小在紅燈區長大,跟著母親逛夜店,也待過兒童收養院與青少年監護所。不僅成長過程頗多波折,也曾在「道上」混過,因此經常以顛覆警界傳統的「非典型」方式處理110來電。《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是他的第一本創作,以平易近人的文字,寫下親身「聽擊」的許多駭人社會案件,甫出版便引發廣大的讀者共鳴。

關於譯者
林硯芬
東吳大學德國文化學系碩士班畢業,現為專職譯者。


規格
商品編號:G0200015
ISBN:9789868900226
270頁,中翻,25開,平裝
各界推薦

【名人推薦】

帶你身歷其境,「聽擊」一個個決定生死的工作現場,緊張、震撼、感人、好看……這些絕對不足以形容《聽擊者》所帶來的收穫!
──光禹

「接聽」從來不是容易的事;無論是緊急的生命求救電話,或是寂寞而需要傾吐心聲的電話。就因如此,這本書深具價值,它讓我們看見不同角落所發生的故事,包括「聽擊者」所面臨的真實處境。讀這本書會讓你的生命充滿情感,對社會充滿理解,對自己充滿心疼。
——蘇絢慧(馬偕紀念醫院協談中心諮商心理師、平安線協談電話督導)

一篇篇兩分鐘可以看完的故事,將為你帶來三分鐘的會心微笑,或是五分鐘的哀傷感嘆,或十分鐘的靜默沉思。110的那端,是無數個最無助、最絕望甚至是最殘暴的生命;110的這端,簡單的一句話、一個觀點,甚至一個挑戰,竟然產生了極為神奇的力量,挽回了原本註定的悲劇。這本書的許多情節,你我一生中總會遇上幾件,看完這些故事,或許我們也能成為別人及自己生命中的「聽擊者」。
--公視有話好說節目製作人兼主持人 陳信聰

這簡直是一本「現代安樂椅神探」參考實錄!接聽一一○的警察不能離開話筒,必須全神貫注與嫌犯/被害人談判。比起四處奔走搜查的警察,他們受到諸多限制,只能使用「耳朵」來調查,更加入了「限時破案」的要素!《聽擊者》雖非推理小說,卻同樣充滿閱讀樂趣,值得推理作家從中汲取創意!
——推理評論人 喬齊安(Heero) 

在兒盟的專線服務了七年,我還以為自己知道如何聆聽呢--沒想到阿古這個德國警察才是不簡單,接聽電話竟然比炒菜還忙!他用聆聽和談判的真功夫,挽回臨界點上的自殺者,阻止即將下手的炸彈客--把話說對的效果太奇妙了!
--讀者 李美綾(兒福聯盟「哎喲喂呀」兒童專線志工)

面對一通又一通棘手的來電,何時可以承認自己無知?何時可以堅強應對?何時又該柔軟地誘騙?每篇故事都傳達著不同的情緒,充滿感性的文字,讓我的心感受到陣陣溫暖。
——讀者 流動瓶子(曾任張老師輔導員)

我才在〈前言〉咧嘴一笑,進入第一個故事立覺傷懷,不到二十頁,作者就施展了三溫暖絕技!110的接聽警員不站在第一現場,看似離災難很遠,實是「聽」在最前線,一個不好就是小命一條,一句話可以斷人生死,一個態度可以扭轉乾坤,這是百分百的命懸一線! 
——讀者 嘎眯

一通電話,可以平淡無奇卻潛浮殺機,可以不知所云卻攸關人命;外面的事物瞬息萬變,電話那端的世界更是暗潮洶湧。看到作者十分到位地描述電話線上的喜怒哀樂,讓身為「119接線生」的我,找到工作壓力的出口。雖然精神患者的騷擾、投訴民眾的忿懣或酒醉者的胡言亂語,會讓我從消防局的六樓露臺向下望著車陣沉思,但下一通電話響起時,我仍會和作者一樣:「119您好,請問我能幫您什麼忙……」
——讀者  Jojo(119現職人員)


  不管是多麼棘手的問題,作者都能透過電話線,分秒必爭地想盡辦法解決,而解決的方法,更是顛覆了一般人的想像!不愧是人民的保姆,更是優秀的「張老師」,他敢寫出這樣的故事,真教人深深佩服這份勇氣!
--讀者 艾咪

故事中那一條電話線,連結起我和你的世界,甚至能進入你的心中。因為工作同質性的緣故,作者筆下的緊張氣氛、痛入心扉的撕裂感,總讓我讚嘆:「就是這樣沒錯!」對我而言,作者就像另一個坐在身旁的同事。形形色色、多采多姿都遠遠不足以形容一一○的世界,毫無遮掩的人性,就發生在電話線的另一端,無論是生命的誕生或消失、心理或生理上需要協助、加油打氣或無理謾罵,每一次都是最真實的。
——讀者 新果(客服電話專家)

讀完《聽擊者》,我忍不住微笑了。作者帶我重溫了整整四年的「聽擊人生」,雖然故事發生在德國,比起二十年前在台灣擔任諮商專線社工的我,相似度竟高達九成以上。原來人生到了哪裡都一樣,是人就會有問題,有問題就需要別人的幫助。這些故事,道出了接聽電話助人的「聽擊者」心聲。
——讀者  TinaRay(曾任生命線志工)

總是抵擋不了真實故事的吸引力。每一篇故事都很短,每過一個捷運站就看完一章節的速度。沒有太多埋伏,沒有太多文字讓你醞釀情緒,就像近距離射擊,還沒震撼完下一秒即感動得想哭,眼淚還沒掉下來又不小心噗哧一笑。原來撥打110的人不盡然是尋求求救,有的是尋死、有的是無助,有的只是聊天或打擾。在電話中的警察發揮不了威猛氣勢,只用聲音和語氣來救人,不是反應機制就能解決,還必須柔情攻勢,才能勸導在電話另一端正要跳樓的人。一通電話一條生命,慶幸生命不是掌握在電話筒裡。
--
〈破報〉編輯推薦

這會不會又是一本「世界上不需要的書」?又是個號稱「外表堅強,內心軟弱」的警察,動不動自吹自擂、自怨自艾,還想拿現實的殘酷來恫嚇我們?拿他個人的道德觀來騷擾我們還不夠,竟然自以為發掘了內在深藏的寫作天分? 

不對,完全不對。 

這本書不是在說我自己,而是與大家、我們所有人有關。 

這本書刻畫的是我們與他人的相處之道,我們對彼此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我們為此所付出的代價,以及我們如何助人或害人。這一舉一動之中,存在著言語難以形容的魅力。 

簡單說,這是一本關於「現實」的書。 這本書比其他書厲害的地方在於:不是憑空杜撰的。創意編造的部分很少,最多只有為了保護當事人隱私而稍事更動故事細節。任何讀者都能在這些故事中找到感興趣的內容,例如討厭警察者,會很樂於看到身穿制服的笨蛋在電話上被狠狠恥笑。不僅如此,還有總在夜深人靜時來電的女性、喜歡以無法反駁的法律用語來攻擊人的知識分子、被十五歲兒子毆打的單親媽媽⋯⋯我們將在故事中遇見各個世代的人們,他們的故事會讓我們額頭上多出幾道皺紋,不過我敢肯定,有些皺紋是出於憤怒,有的卻是因為同情。 

然而,只要這本書能讓你們不由自主地發笑,一切就值得了。如果還有人因此而開始反思,即便只是短短幾分鐘,我也會相當開心。我絕不是那種假冒身分、潛入體系、混入人群,只為製造媒體效果而揭露黑幕的爆料記者,更不是聖人或社會改革家,我只是一個生活中和腦袋裡都充滿故事的人,而且無論如何,都想要說給你們聽。

好比,有一種少見的情境,很值得好好寫下來: 在一個寶貴的時刻,幾乎是神奇的一刻,夜半,在蒼白的燈光下,一個戴著耳機麥克風的人低垂著頭,停下了工作,只是靜靜微笑著,彷彿達成了什麼任務而心滿意足,又好像只是聽到了什麼感動的事。他不會談論,我們也不會知道他為什麼笑。他輕聲細語地接聽來電,而你知道,現在不該和他攀談,就讓他獨自享受這一刻吧……
內容試讀

※湯米

星期一晚上十一點四十四分,這時間對一般人來說有點太晚,但對夜貓子來說,又太早了點。

一切都非常安靜,只有信號燈閃著亮光。那個燈始終是亮著的,但此時此刻,卻開始以低速頻率閃爍。我按下觸控螢幕上泛起紅光的地方,接上了線。

「你好,這裡是110。柏林警局報案中心,敝姓古。」

線上傳來一個纖細的聲音:「喂。」

「喂,這裡是110。」

對方疑惑地低聲說:「喂?」

「喂,這裡是110,請問有什麼事嗎?」

一片沉默。

我決定改以平靜友善的語氣問他:「請問你是哪位?」

電話另一頭有人顫抖地吸了口氣,彷彿鼓足最大的勇氣說:「湯米。」

「湯米,你好。」

「你好。」他回答時放鬆了許多。

我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小男孩的模樣,於是以鼓勵的口吻問他:「湯米,怎麼了嗎?」

他猶豫了一下,若有所思地說:「媽媽走了。」

「媽媽走了?媽媽去哪裡了?她去上班嗎?」

「爸爸說,媽媽去天堂了。」

我深呼吸,調正椅背,繼續問他:「湯米,你幾歲?」

「五歲。」

「爸爸在嗎?」

「在睡覺。」

很好,他不是一個人在家。不過一想到他寧願找我講話,也不願去叫醒爸爸,我還是有些不安。

「爸爸對你好嗎?」

「好,可是他每天都很累。」湯米似乎對我的問題有點不耐煩,接著又自顧自地說:「肚子痛痛。」

「你肚子痛痛?很痛嗎?」

「還好。」

他突然開始滔滔不絕:「以前媽媽都會摸摸我的肚子,小小聲唱歌,唱到我睡著。她還沒有生病的時候每天都會唱。」

「她還沒有生病的時候?」我重複他的話,引導他繼續說。

「嗯,她生病之後就不能每天唱歌給我聽了,所以有時候換我唱給她聽,或是陪她選不同顏色的頭巾。」

我心想,該死,是癌症。我不由得想起自己家裡的小搗蛋,接著我最怕的問題終於出現了,雖然我還沒有準備好答案。

「媽媽真的去天堂了嗎?」

「如果爸爸說她去了天堂,那就是真的。」我回答完,不禁覺得自己好蠢。

大嘴巴!你難道不能說點別的嗎?我心裡有些慚愧,但是面對這樣一個顯然目睹母親過世的小傢伙,又能說些什麼呢?難道要解釋成「這是上帝的偉大計畫」?拜託,當年我親眼目睹弟弟被車子輾過,昏迷三天後過世,當時牧師同樣無法告訴我媽媽「這究竟是為什麼」,因此我非常生氣,有好幾年都拒絕禱告。身為大人的我,雖然看過人的死亡,也見過新生兒誕生,但對生命其實了解不多,又要怎麼對湯米解釋呢?

我們向來會特地在警察的制服口袋裡準備泰迪小熊,用來送給悲傷的小朋友。我迅速評估是否該帶一隻小熊過去給他,但此刻夜已深了,再說他要的不是小熊,而是媽媽啊!我無法把媽媽帶回去給他,但可以讓這段對話重新來過。我下定決心,要竭盡所能地安慰他:「湯米,我覺得你媽媽真的在天堂喔,不過我雖然是警察,卻沒辦法證明給你看,因為從來沒有人從天堂回來過,但是也沒有人可以證明天上沒有天堂。還有,其實你應該要開心喔,因為媽媽並不是真的走了。」

「怎麼會?」他驚訝地大喊。我暗暗責備自己說了最後那句話。

「讓我來告訴你為什麼,」我只好繼續說,「媽媽和爸爸生下了你,對吧?」

「我想應該是吧。」他的口氣有點失望。

「你是爸爸和媽媽的一部分,如果你去照照鏡子,一定會發現自己有些地方和媽媽一模一樣,比如說你的鼻頭、胎記或是手上的某個地方。」

「對對對,」他大聲叫道,「我的食指歪歪的,和媽媽一樣!」

我很慶幸他沒有再提起媽媽從前做過的事,於是繼續說:「不只是這樣喔!你會用媽媽的眼睛來看東西,看你看到的世界。如果你覺得開心,或是看到什麼漂亮的事物,你的感覺就和她一樣呢。以後,你的小孩身上也會擁有和媽媽一樣的東西。小朋友,就是因為這樣,我們人才會永垂不朽。」

一時間,他沉默了。他在思考。我聽見那小小腦袋正滴滴答答地運轉,趕緊補充說明:「媽媽並沒有走,她永遠都會在你身邊。」

我說得太多了,我聽到他吸鼻子的聲音,緊張地評估該如何把對話導回正確方向。突然,我想到九一一時在世貿中心喪生的警消人員的孩子,趕忙轉移話題,急著問他:「湯米,你知道附近的遊樂場嗎?」

「知道。」他應了一聲,吸了吸鼻子。

「星期六找爸爸一起去,好不好?但是去之前,要先寫好一封給媽媽的信,爸爸一定願意幫你一起寫的。」

「給媽媽?」他打斷我的話。

「對,給媽媽的!寫一些你想對她說的話,再寫一點好玩的事情逗她笑。」

「然後呢?」他插嘴問我。

「然後跟爸爸一起到遊樂園買一個漂亮的大氣球,選一個你覺得媽媽會喜歡的氣球,把信綁在上面,找一片大草地,把氣球放出去,高高飛到天上。」

「這樣信就會送到了嗎?」這個滿腹懷疑的小傢伙又問。

「一定會送到。」我以最誠摯的心撒了謊。

「記得在信上幫我問候提姆小熊,」我拜託他,「提姆是我的弟弟,我想他應該也在天堂,你媽媽說不定認識他喔!」

「好。」他若有所思地說。

我感覺已擄獲了他,先給他一點時間思考,接著才說:「那麼,湯米,你現在上床睡覺好不好?」

「好。」他回答。

我在腦海中想像,他將來一定會用某種方式把媽媽留在心中⋯⋯但他又忽然開口,把我抽離了粉紅色的夢境:「你不是混蛋。」

我馬上做出本能反應:「什麼?」

「我哥哥說你們警察全都是混蛋。你不是。」

最後一刻,換他擊敗了我,我決定該結束這通電話了。

「現在就上床睡覺。還有,湯米,你知道嗎?」

「什麼?」他乖乖地回問我。

「謝謝你打電話給我,晚安!」

「晚安。」聽他說完最後這一句,我才把手指按向灰灰的觸控螢幕,上頭顯示著黑色大字:已離線。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