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決戰王妃 1
  • 決戰王妃 2
  • 決戰王妃 3
  • 決戰王妃 4
  • 決戰王妃 5
  • 決戰王妃 6
  • 決戰王妃 7
  • 決戰王妃 8
  • 決戰王妃 9
  • 決戰王妃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2600115
決戰王妃
The Selection
作 者:綺拉.凱斯
原文作者:
譯 者:賴婷婷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當代文學
出版日期:2013年09月30日
定價 300 元
優惠價  -21%  237 元
書活網特推
內容介紹

★博客來文學小說Top10.誠品青少年圖書榜No.1 

35位女孩。35位敵手。穿著心機的盔甲,她們明白,愛情也只是一種手段……

今年最光芒萬丈的浪漫競存小說!
Goodreads書評網站5萬多名讀者近5顆星熱情推薦,年度最佳青少年小說!
引爆全球13國請假在家讀小說熱潮,無數書迷爭相分享、仿效書中浪漫橋段!

在社會階級分明的伊利亞王國,當上王妃是扭轉命運的唯一機會。
17
歲的亞美利加幸運入選,全家人的未來全都寄託於她。
選妃過程將實況轉播,全國人民屏息以待。
因為,王妃只有一位。
華服珠寶、美宴佳餚,亞美利加彷彿躍上枝頭。
她的才華與直率贏得王子的好感,卻招來其他女孩危險的妒意。
但這一切根本都不是亞美利加想要的。

一輩子只有一次的競賽,沒有人願意乖乖照著遊戲規則走。
而女孩們不知道的是,看似最受歡迎的亞美利加其實藏了一件不能說的心事──
一個足以讓她人生從此垮台的大秘密……

這是個充滿心機、曖眛、無法預測的世界……

伊利亞王國設是個階級分明的專制國家,全國分成8個階級:(1)皇室;(2)軍人、官員;(3)教師;(4)農商工;(5)工匠、藝術家;(6)從事文書工作的僕役;(7)從事勞力工作的僕役;(8)遊民、罪犯。

伊利亞王國的公主成年後必須嫁給外國皇室,加強外交關係。王子成年後則必須迎娶平民女子,鞏固底下階層的向心力。平民嫁入皇室之後,全家的社會階級都能提升至第一階。因此王妃競選可說是全民活動,所有的選妃過程皆在《伊利亞首都報導》實況播出。

競選方法:

1.      全國18~23歲的女孩將收到一封邀請函,欲參加者必須填好申請表,並於期限內親送地方行政機構。
2.
      伊利亞王國共有35個省分,每省將抽出1位女孩。
3.
      《伊利亞首都報導》將公布35位王妃候選人。接下來的一週,政府官員將拜訪候選人,並做詳盡說明與準備。全國候選人將於第二週進宮,開始選妃活動。
4.
      誰會是王妃?何時會揭曉?只有王子能決定……

搶先預告!!

決戰王妃2The Elite 20142月) 僅剩6位敵手,這是最殘酷的減法遊戲……
決戰王妃
3 The One 20145月與美國同步揭曉) 唯一的后冠,只留給最想要的人……

作者簡介  
綺拉‧凱斯(
Kiera Cass

大學主修歷史,也曾修過音樂與戲劇,是個愛做夢、也敢於冒險的新銳作家。她認為:「當生活有許多不如意的時候,我就把這些惱人的事情寫進小說裡,或許事情還是無法解決,但我因此平復了焦慮的情緒,意外地獲得了許多力量。」樂於和讀者互動的她,也因《決戰王妃》的成功而聲名大噪,累積許多死忠粉絲。

譯者簡介   
賴婷婷

國立中央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職翻譯公司與新聞局國際輿情小組編譯。興趣是用文字演戲,信仰是翻譯。譯有《創世紀2.0》(圓神)《真愛挑日子》《我只是骨架大》《結婚友沒友》等書。

得獎紀錄

★博客來文學小說Top10.青少年圖書榜No.1

★榮登北市圖書館熱門借閱排行榜

規格
商品編號:02600115
ISBN:9789861334714
288頁,25開,中翻,平裝
各界推薦

◆《決戰王妃》為末世小說開出嶄新局面──堅定開朗的女主角、需要勇氣與智慧的抉擇、近乎寫實的背景設定……讓讀者產生無比共鳴。──出版人週報

◆浪漫、皇室、階級……結合幻想與現實的元素,未演先轟動!──MTV

◆流暢的筆調、緊湊的劇情,以及華麗的設定,讓讀者迫不及待直逼最後一頁。──書單雜誌

◆作者成功融合實境秀的緊張節奏與末世小說的浪漫設定,這是一部極具魅力、迷人到令人窒息的小說。──作家 綺爾斯登‧懷特

◆真誠的筆觸輕易地讓讀者愛上開朗的女主角,迷上她的另一種人生,恨不得一口氣讀完結局。──圖書館雜誌

◆如果你厭倦了沉重的末世小說,《決戰王妃》絕對會帶給你新的閱讀饗宴,猶如在冬夜裡喝上一杯熱可可的舒服。──美國讀者珊蒂

◆原先以為只是另一個末世故事,但……我竟然為了這本小說而請假在家!!出乎意料地精采,請假也值得!──美國讀者凡妮莎

◆我承認自己是因為美麗的封面而買下這本書。但徹夜未眠讀完後,我完全降伏了。角色真實到讓我入了迷,完全沒有多數末世小說的晦澀。──美國讀者蘿拉


內容試讀

9

「總算來了!」我看見一位女士走向我們,顯然是這個地方的負責人。「我是詩薇亞,我們通過電話。」她自我介紹完,很快又繼續工作。「首先首先,我們需要『改造 前』的照片。過來這裡。」她指示我們到有背景布幕的角落去。「小姐們,別在意攝影機。我們會拍攝改造過程的特別報導,因為今天完成後,伊利亞的每個女孩都 會想跟妳們一樣。」

想當然爾,一組一組人拿著攝影機,在房間裡走來走去,拍攝女孩們鞋子的特寫,並一一訪問。照片拍好之後,詩薇亞便會大聲下令。「帶賽勒絲小姐去四號棚,艾許莉小姐去五號⋯⋯十號棚好像剛結束,趕快帶瑪琳小姐過去,亞美利加小姐去六號。」

「所以現在,」一個留著短黑髮的男人說,然後把我拉到一個背上寫著六號的椅子,「我們得談談妳的形象。」十足公事化的語氣。

「我的形象?」我不就是這樣嗎?不就是因為這個外表,我才在這裡?

「也就是我們想為妳塑造的樣貌。因為妳有一頭紅髮,我們可以讓妳變得有點冶豔,但如果妳不想那麼豔,也是可以。」他就事論事地說。

「我並不想為了取悅一個人而改變我的外表,何況我還不認識他。」或者說,根本還不喜歡他。

「喔,我的天哪,我們這裡有所謂的個人意見嗎?」他驚呼地說著,好像我是個小孩子。

「我們不能有意見嗎?」

那男人對我微笑。「好吧,那就不改變妳的形象,加強一下就好。我得為妳做一點點潤飾。不過,妳對虛假事物的反感,可能會是妳在這裡最大的資產。甜心,記住這一點。」他拍拍我的背,就走開了,接著他派了一群女士過來,擠滿我周圍的走道。

原來,他剛剛說的「潤飾」是認真的。有人為我做全身去角質,顯然我看起來無法自己做好這件事。我露出來的肌膚都被擦上乳液和精油,全身散發香草的氣味,根據其中一位幫我塗抹的女孩表示,這是麥克森最喜愛的氣味。

結束之後,我全身肌膚細滑而柔潤。接著她們將注意力轉到我的指甲上,她們為我修剪、磨光,就連指甲邊緣的硬皮也被磨順。我告訴她們我不想上指甲油,但她們好失望,我只好說腳趾甲可以上,其中一個女孩幫我選了好看的中性色,所以還算不錯。

為我擦指甲油的那群人現在已經離開,去幫忙另一個女孩,我靜靜地坐在椅子上,等待下一輪美容作業。攝影組人員經過我,拍了我的手部特寫。

「別動!」一個女人命令道。她斜眼看著我的手。「妳的指甲上連個什麼都沒有嗎?」

「沒有。」

她嘆了口氣,拍了照片,然後就繼續往前了。

我嘆了一口沉重的氣。眼角以外的地方,我看見右邊有什麼在抽動的樣子,然後我看見一個女孩,她們把斗篷披在女孩身上,女孩的腳來來回回踢著,雙眼無神地看著遠方。

「妳還好嗎?」我問。

我的聲音把她嚇得回過神。她嘆口氣。「她們想把我頭髮染金,說那樣跟我的膚色比較搭,我只是緊張吧,我猜。」

她給我一抹緊繃的微笑,我也回應她。「妳是舒西,對吧?」

「是啊。」然後她給我一個真誠的微笑。「妳是亞美利加?」我點點頭。「我聽說妳和那個叫賽勒絲的女孩一起來。她好可怕!」

我翻了個白眼。自從我們抵達,每隔幾分鐘,整個房間都能聽見賽勒絲對某個可憐的侍女大吼,要她拿什麼東西過來,或是要她別擋路。

「妳有所不知啊。」我低聲說。才一說完,我們都咯咯發笑了。「嘿,我覺得妳的頭髮很漂亮。」確實是很美,髮色既不太深,也不太淺,而且很豐盈。

「謝謝。」

「如果妳不想改變,就別改變。」

舒西對我微笑,但我看得出來,她還在猶豫我是基於友善,或只是想阻止她。她什麼都還來不及說,一群人便走過來為我們做造型,他們對彼此下指令,大聲到我們也沒辦法把話說完。

他 們幫我洗頭、潤絲、護髮,並梳順頭髮。剛進來這裡時,我留著一頭齊肩長髮(我媽所能剪出的最好作品),現在造型完成,我的頭髮短了兩、三公分,也修出層 次。我喜歡他們幫我剪的髮型,光線讓我的髮型顯得更活潑。我聽見有些女孩被「打亮」,但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其他人,像舒西,她的髮色則是完全改變。但我的 侍從和我一致認為我的髮色完全不用改。

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過來幫我化妝,我請她幫我化淡妝即可,效果還不錯。許多女孩子們化妝之後,看起來比原先老了一點、年輕一點或是美了一點。完成的時候,我看起來還是像我。賽勒絲當然也變了,因為她堅持粉越厚越好。

過程中,大部分時間我都穿著袍服,一切結束之後,他們領著我走到一杆衣服前,那個杆位上掛著我的名牌,上頭還掛滿整個星期要穿的衣服,我猜想受訓中的王妃可能不需要穿褲子吧。

我 最後選了件奶油白的小禮服,露肩設計,貼合我的腰部,長度及膝。幫我穿衣的女孩稱之為「日常小禮服」,她說晚禮服已經準備好,放在我房間,剩下的衣服也會 放回房間。接著,她拿起一個銀色別針別上禮服。別針上,我的名字閃閃發亮。她為我穿上一雙鞋,說這是「中跟鞋」。最後,她送我回到之前的角落,拍攝「改造 後」的照片。沿著牆壁共分成四個棚,每個棚都有椅子和布幕,前面有一部攝影機,他們命令我去其中一個棚。

我依照指示坐下來,等待著。一位女士手拿夾著資料的寫字板走過來,請我稍待一下,她正翻找著我的資料。

「這是做什麼的?」我問。

「改 造特別節目。我們今晚會播出抵達狀況,星期三播出改造過程,星期五將是妳第一次登上《首都報導》。人們已經看過妳的照片,也略知妳寫在申請表上的內容。」 她邊說邊抽出她要的資料,夾在寫字板最上面。接著,她十指交叉,繼續說:「我們希望人們真心崇拜妳,但妳必須先讓大家了解妳。所以現在我們得做個訪問,上 《首都報導》的時候,妳只要盡力表現就好。以後如果妳看見我們在皇宮,請不用害羞,我們不是每天都在,但我們會在附近。」

「好的。」我溫順地說。我真的不喜歡跟攝影組員講話,他們感覺好強勢。

「所以,亞美利加,在嗎?」攝影機上面的紅燈亮起後的下一秒,她這麼問我。

「是。」我試著保持聲音鎮定。

「我必須說,妳今天的改造並不多,妳可以告訴我們,今天的改造過程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想了一下。「他們為我的頭髮打了層次,我還滿喜歡的。」我的手指梳過紅色髮絲,我的頭髮摸起來好柔軟,而且經過細心照護。「他們為我擦上香草乳液,我聞起來像甜點。」我邊說邊聞聞我的手臂。

她笑出來。「妳很可愛。而且這件小禮服很適合妳。」

「謝謝。」我說,並低頭看著我的新衣服。「我平常很少穿小禮服,所以我想我需要一些時間習慣這件事。」

「沒錯。」我的訪問者說。「這次的王妃競選中只有三位第五階級的女孩,妳是其中之一。到目前為止,妳覺得這個經驗如何?」

我在腦海中搜尋著適合形容今天的感受的字彙。從在廣場上的失望,到後來和瑪琳一起搭機的慰藉。

「充滿驚喜。」我說。

「我想未來還會有更多充滿驚喜的日子等著妳。」她做了個評論。

***


三十五雙高跟鞋踩在大理石階梯上,彷彿是優雅女士蜂擁而入的音樂聲。行進中有些人小聲說話,但大多數女孩保持沉默。我們行經餐廳時,我注意到餐廳大門深鎖,皇室成員在裡面嗎?也許今晚將是這陣子他們三人最後一起吃晚餐?

這種感覺好奇特,我們明明就是客人,卻還沒見到他們任何一個主人。

自從我們離開之後,仕女房就變了。鏡子和掛衣杆都不見了,餐桌和椅子點點散落在房間裡,還擺了一些看起來很舒服的沙發。瑪琳看著我,頭歪過去,指著一張沙發,示意我們去那裡歇會兒。

等我們全部坐好之後,電視便打開,我們開始觀看《報導》。電視上播放著一如往常的宣布事項—專案預算更新、最新戰況,以及東邊另一起反叛攻擊—最後的半小時,蓋佛瑞對我們今天的畫面做了些評論。

「這位是賽勒絲小姐,在克勒蒙特和許多支持她的人道別。這位可愛的年輕小姐花了超過一個小時,才跟她的支持者一一道別。」

看著自己出現在電視螢幕上,賽勒絲露出沾沾自喜的微笑。坐在她旁邊的是貝瑞兒,她留著一頭直如鉛筆的淺金色頭髮,長度及腰,放下來的時候幾乎像是白色瀑布。然後她有一對傲人的豐胸—真不知該如何委婉形容—簡直要從她的平口洋裝爆出來,不停提醒著那些極力避開的人。

貝瑞兒很漂亮,是典型的美人胚子,和賽勒絲的型很相似。不知怎麼地,看著她們倆坐在一起的樣子,讓我想起一句話:讓你的敵人們靠近彼此。我想她們很快就會把對方踢出去,因為她們視彼此為最強勁的競爭對手。

「其他來自中東部的女孩也很受歡迎。艾許莉安靜優雅的舉止風度,立刻讓她與眾不同,真是位優雅的小姐。走過群眾的時候,她的表情謙虛而美麗,幾乎和王后本人相差無幾!」

「接著是肯特省的瑪琳,今天她離開家的時候,整個人朝氣勃勃,她還和送別會的樂隊一起唱著國歌。」電視螢幕上閃過瑪琳微笑、擁抱家鄉人民的畫面。「她馬上就成為今天訪問中,最受歡迎的寵兒。」

瑪琳手伸過來,用力握住我的手,讓自己鎮定,我則輕輕拉了瑪琳一下。

「和瑪琳小姐一起搭機的還有亞美利加,這次競選中只有三位第五階級,她是其中一位。」我在電視裡的模樣比實際上好太多了。我只記得自己當時不斷搜尋人群,心碎不捨。但是他們選用的畫面,讓我看起來成熟且富有愛心。我抱著爸爸的那一幕很感人,美極了。

當 然這些都還比不上我在機場的畫面。「我們都知道,在王妃競選裡沒有階級之分,我們絕對不能小覷亞美利加小姐的魅力。降落在安傑拉斯的時候,亞美利加在機場 受到民眾的熱情愛戴,她停下來拍照、簽名,和任何人都能說上幾句話。亞美利加小姐完全不怕弄髒自己的手。許多人相信,這正是我們下一任王妃所需要具備的特 質。」

幾乎每個人都轉過來看著我。她們的眼神和艾美加及莎曼珊透露著相同的訊息。突然間,我明白了。我的意圖並不重要。她們並不知道,我不想要這一切。在她們的眼裡,我是個威脅,我看得出來她們希望我走。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