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知識/學習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下一個百年,仍必須從基本做起 1
  • 下一個百年,仍必須從基本做起 2
  • 下一個百年,仍必須從基本做起 3
  • 下一個百年,仍必須從基本做起 4
  • 下一個百年,仍必須從基本做起 5
  • 下一個百年,仍必須從基本做起 6
  • 下一個百年,仍必須從基本做起 7
  • 下一個百年,仍必須從基本做起 8
  • 下一個百年,仍必須從基本做起 9
  • 下一個百年,仍必須從基本做起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4400113
下一個百年,仍必須從基本做起
作 者:李家同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圓神文叢
出版日期:2011年12月30日
定價 250 元
優惠價  -21%  198 元
內容介紹

★上市登博客來人文科普新書Top10

在越來越不安的年代,李家同最深沉、實在的呼籲:「一切仍必須從基本做起。」

今夏,大病初癒後的我,心情卻越來越不安,
因為已是七旬老翁的我,發現再不努力強調這個觀念,就永遠沒人知道了。

七年前,眼看著大家的價值觀逐漸變調走樣,
我說了一句語重心長的話:一切從基本做起。
現在,面對全球化的競爭,我們好像越來越沒自信了。
其實,我們可以不用一直羨慕別人,我們要有志氣。

以消滅貧困來說,提升弱勢族群的競爭力,教育絕對是最好的方法。
而如何將教育辦好呢? 要把每個學科的基礎都打好,而不只是應付成績。
以國防來說,國防應建立在科技之上,而不能只依賴他國的昂貴武器。
以觀光來說,政府最須思考的基本問題是,有多少外國人知道台灣的存在?
對於工業,我們要趕快研發自己的關鍵性技術。

我心知肚明,我的話並不是社會上一般人最喜歡聽的話,
要大家從基本做起,是一件吃力而不討好的事情,
可是我仍然相信,這是應該堅持下去的信念。



作者介紹

李家同

台大電機系學士,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電機博士。歷任清華大學工學院院長、教務長與代理校長、靜宜大學校長、暨南大學校長,現為清華大學榮譽教授。獲得許多獎項的肯定,有國科會連續五屆傑出研究獎、教育部工科部學術獎、侯金堆傑出榮譽獎、第二屆東元科技獎和中華民國資訊學會資訊榮譽獎章。他同時,他非常重視人文關懷,凡事都會以愛為出發點,也特別關注弱勢族群。在大學求學期間,就常去台北監獄與新店軍人監獄當義工,目前仍為新竹德蘭中心的義工,教孩子數學與英文。長期關注教育議題的他,更在二○一一年獲教育部頒予一等教育文化獎章。
他的書更深受大家的喜愛,尤其在中小學師生間廣為流傳,他的文章也在網路上被大量轉寄;他以充滿關懷、親切又自然的文字,訴說許多溫暖、發人深省的故事。著有《從28篇經典演說學思考》《孩子,一個都不放棄》(與博幼基金會合著)《李伯伯最愛的48個電影故事》《李伯伯最愛的40本書》《一切從基本做起》(以上由圓神出版)《讓高牆倒下吧》《陌生人》《幕永不落下》《鐘聲又再響起》等暢銷書籍。

規格
商品編號:04400113
ISBN:9789861333953
頁數:208,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1333953
各界推薦

【序】
我的心願  /  李家同


為什麼我要寫這本書?

今年夏天,我忽然得了心肌梗塞的大病,好危險,差一點魂歸離恨天,幸好我算很快地復原了。很多人都問我,病後對人生的看法有沒有重大改變,對生死有沒有看淡一點?我可以告訴各位,我一點改變也沒有,因為我信天主教,向來知道生死並不能操之在我,我們天主教徒都知道,天主的召喚是我們無法預知的,我也從來沒有過分地追求名利,所以也不會說有了這場病以後,就對名利看淡了。

可是,我仍然有一個最大的改變,那就是我要更加努力,將我的想法在有生之年告訴大家,因為這場病也提醒了我已是七旬老翁,如果再不努力,恐怕有些還不錯的觀念,就永遠沒人知道了。

這次生病,發生在某一個週六的晚上,在我要睡覺的時候,忽然感到劇烈的背痛,痛了整整一夜,也使我無法入眠。第二天一早,就央求我太太帶我去掛急診看病,我的症狀是背痛,可是那些能幹的醫生卻查出來我有心臟的問題,如果當時那些醫生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我恐怕就完了。可見我們做任何事情,都應該注意到事情發生的基本原因。這件事證明了一切應該要從基本做起。

這個夏天,對於全人類來說,都有一種「風雨欲來山滿樓」的感覺,二○○八年可怕的金融風暴才過了不久,我們又要面對歐債問題,如果歐債問題真的非常嚴重,不僅歐洲經濟會遭遇困難,甚至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倖免的。

歐債風暴中,最可憐的是希臘,這個國家一夜之間幾乎喪失了主權,他們政府的施政必須聽別人的指揮,德國說你必須減少預算,他們沒有什麼辦法說不。我們一面怕自己變成第二個希臘,一面又羨慕德國,因為對於整個歐洲來說,大家都要聽德國的話,他說了就算數,畢竟德國是一個強國。

為什麼德國如此富強,而希臘如此不爭氣?理由很簡單,德國是世界上少有的工業大國,而希臘毫無工業可言,即使希臘的債務能被一筆勾銷,經濟就能夠轉好嗎?他們的經濟一直靠政府雇用大批的公務員,這種經濟好得起來嗎?

我有沒有擔憂我們會變成第二個希臘呢?我當然沒有這種擔憂,但是這並不表示我們可以無憂無慮地過活了。我們是一個工業化的國家,而且我們的國家非常依賴我們工業產品的外銷,如果工業產品競爭力不夠,乃是非常可怕的事。

雖然我們的工業產品外銷的成績還不錯,我們其實正面臨來自中國和韓國的嚴峻挑戰,有好一陣子,中國對我們是羨慕不已,尤其對於我們的電子工業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現在,中國在工業上的進步,實在令我擔憂。

前些日子,一位工程師來見我,談到他們的產品,我問他這種產品有沒有用到非常新而好的技術,他說當然有,我又問他是哪一個國家有這種最新最好的技術,他說是中國大陸,最令我吃驚的是這家工廠在河南。說實話,我從來不知道河南有這種工廠的。

還有一次,我在一個場合遇到了一位工程師,他說自己最近設計了一種給LED生產線上用的儀器,令我難過的是這個儀器是替中國陜西省設計的,陜西省沒有這種人才,於是找到了台灣,這位台灣的工程師就替他們做事了。

我後來發現,我無論在哪一所大學,教過的學生中,相當多的人在中國工作。

中國國務院最近發表了「新十八號文」,是關於國務院鼓勵軟體產業和積體電路產業發展的政策。看得出來,中國要加強軟體和半導體工業,而且他們顯然知道我們台灣是很注重我們的軟體工業和半導體工業的。根據他們的紀錄,中國政府在這類事情上是很有效的。

至於談到韓國的崛起,我們面臨的局勢就更艱困了,三星、海力士都已在今年進入世界二十大半導體公司,韓國的現代汽車已經在全世界銷售,從任何一個方向來看,我們的確受到韓國很大的威脅。

但是我們的國人有沒有對這種情形擔憂呢?實在沒有,不信的話,不妨看看晚上的政論節目,也不妨看看平面媒體,至少我始終看不出國人擔憂我國的競爭力。我只知道少數政論家曾經討論過這個問題,多數政論家都絕口不提,好像來自中國和韓國的壓力是不值得擔心的。

國人的不擔心,乃是我相當擔心的事,但不是最令我擔心的事,因為我總覺得即使大家想要使國家更有競爭力,也不知從何著手。

我雖不是青少年,卻相當喜歡看小孩子跳街舞,在台北捷運車站,常可以看到小孩子在那裡練舞,我有時到美國去,更加可以看到美國孩子在街上跳街舞。平心而論,的確是美國孩子們跳得好,為什麼?我發現並非他們的技巧特別好,而是他們比我們台灣孩子強壯,體格好的孩子跳起街舞當然比較好看,而且強壯的孩子也比較會做高難度的動作。

因此,我們如果要孩子的街舞表演得更好,讓他們強壯一點就是首要任務。

至於工業技術呢?

我最近上網去看了很多有名的半導體公司,他們的首頁都會說明他們的新產品,而他們的新產品中往往都有放大器,放大器是何等古老的玩意兒,以我國專門研究高科技的工程師來講,放大器沒有什麼了不起,君子不為也,可是一位不會設計高級放大器的工程師,也不可能設計什麼偉大的電子儀器的。

因為我在教書,難免我要談談教育,有一次我給了一些英文題目給一所大學做,他們的學生做了以後,我發現開頭的兩份考卷答得非常好,以後的就差得很遠了。值得注意的是,這兩位英文程度好的同學是中國來台的交換生,我也在清大教過中國來台的交換生,他們都在班上考到了前幾名。所有我碰到的大學教授都說中國的學生在英文和數學方面根基都相當好。

我們一再強調要有好的大學,也一再強調英文的重要性,可是我發現即使非常好的明星大學中,很多大學生仍然犯嚴重的文法錯誤,很明顯的,我們的英文教育忽略了最基本的部分。

我們大學數目之多,好像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其實很多大學生程度之低落,使很多教授不知如何是好。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簡單的一句話,他們在念大學以前,根基沒有打好。追根究柢的話,我們必須承認我們在小學就沒有注意到小學生的程度,絲毫不管一些程度落後的小學生硬是讓他們一路升學。

我心知肚明,我的話並不是社會上一般人最喜歡聽的話。也許,我的話脫離了主流思潮,叫大家從基本做起,乃是一件相當吃力而不討好的事,可是我仍然堅信我們國家如果要有更強的競爭力,必須把基礎打好,一切要從基本做起。

我長日將盡,只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能夠看到我的願望能夠實現。



目錄
代序 我的心願 前言 下一個百年,仍必須從基本做起 第一章 知識力就是最堅強的戰力 第二章 認識世界,找到自己 第三章 弱勢孩童,一個都不能放棄 第四章 是誰殺了好奇心? 第五章 「每個孩子都很棒」的教育理念 第六章 數學不好,怎麼做3D電影? 第七章 最基本的,最重要 第八章 從基本做起的傻子精神 第九章 百年企業的驕傲與養成 結語  要有志氣,但仍要從基本做起
我的心願 李家同 為什麼我要寫這本書? 今年夏天,我忽然得了心肌梗塞的大病,好危險,差一點魂歸離恨天,幸好我算很快地復原了。很多人都問我,病後對人生的看法有沒有重大改變,對生死有沒有看淡一點?我可以告訴各位,我一點改變也沒有,因為我信天主教,向來知道生死並不能操之在我,我們天主教徒都知道,天主的召喚是我們無法預知的,我也從來沒有過分地追求名利,所以也不會說有了這場病以後,就對名利看淡了。 可是,我仍然有一個最大的改變,那就是我要更加努力,將我的想法在有生之年告訴大家,因為這場病也提醒了我已是七旬老翁,如果再不努力,恐怕有些還不錯的觀念,就永遠沒人知道了。 這次生病,發生在某一個週六的晚上,在我要睡覺的時候,忽然感到劇烈的背痛,痛了整整一夜,也使我無法入眠。第二天一早,就央求我太太帶我去掛急診看病,我的症狀是背痛,可是那些能幹的醫生卻查出來我有心臟的問題,如果當時那些醫生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我恐怕就完了。可見我們做任何事情,都應該注意到事情發生的基本原因。這件事證明了一切應該要從基本做起。 這個夏天,對於全人類來說,都有一種「風雨欲來山滿樓」的感覺,二○○八年可怕的金融風暴才過了不久,我們又要面對歐債問題,如果歐債問題真的非常嚴重,不僅歐洲經濟會遭遇困難,甚至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倖免的。 歐債風暴中,最可憐的是希臘,這個國家一夜之間幾乎喪失了主權,他們政府的施政必須聽別人的指揮,德國說你必須減少預算,他們沒有什麼辦法說不。我們一面怕自己變成第二個希臘,一面又羨慕德國,因為對於整個歐洲來說,大家都要聽德國的話,他說了就算數,畢竟德國是一個強國。 為什麼德國如此富強,而希臘如此不爭氣?理由很簡單,德國是世界上少有的工業大國,而希臘毫無工業可言,即使希臘的債務能被一筆勾銷,經濟就能夠轉好嗎?他們的經濟一直靠政府雇用大批的公務員,這種經濟好得起來嗎? 我有沒有擔憂我們會變成第二個希臘呢?我當然沒有這種擔憂,但是這並不表示我們可以無憂無慮地過活了。我們是一個工業化的國家,而且我們的國家非常依賴我們工業產品的外銷,如果工業產品競爭力不夠,乃是非常可怕的事。 雖然我們的工業產品外銷的成績還不錯,我們其實正面臨來自中國和韓國的嚴峻挑戰,有好一陣子,中國對我們是羨慕不已,尤其對於我們的電子工業更是佩服得五體投地。現在,中國在工業上的進步,實在令我擔憂。 前些日子,一位工程師來見我,談到他們的產品,我問他這種產品有沒有用到非常新而好的技術,他說當然有,我又問他是哪一個國家有這種最新最好的技術,他說是中國大陸,最令我吃驚的是這家工廠在河南。說實話,我從來不知道河南有這種工廠的。 還有一次,我在一個場合遇到了一位工程師,他說自己最近設計了一種給LED生產線上用的儀器,令我難過的是這個儀器是替中國陜西省設計的,陜西省沒有這種人才,於是找到了台灣,這位台灣的工程師就替他們做事了。 我後來發現,我無論在哪一所大學,教過的學生中,相當多的人在中國工作。 中國國務院最近發表了「新十八號文」,是關於國務院鼓勵軟體產業和積體電路產業發展的政策。看得出來,中國要加強軟體和半導體工業,而且他們顯然知道我們台灣是很注重我們的軟體工業和半導體工業的。根據他們的紀錄,中國政府在這類事情上是很有效的。 至於談到韓國的崛起,我們面臨的局勢就更艱困了,三星、海力士都已在今年進入世界二十大半導體公司,韓國的現代汽車已經在全世界銷售,從任何一個方向來看,我們的確受到韓國很大的威脅。 但是我們的國人有沒有對這種情形擔憂呢?實在沒有,不信的話,不妨看看晚上的政論節目,也不妨看看平面媒體,至少我始終看不出國人擔憂我國的競爭力。我只知道少數政論家曾經討論過這個問題,多數政論家都絕口不提,好像來自中國和韓國的壓力是不值得擔心的。 國人的不擔心,乃是我相當擔心的事,但不是最令我擔心的事,因為我總覺得即使大家想要使國家更有競爭力,也不知從何著手。 我雖不是青少年,卻相當喜歡看小孩子跳街舞,在台北捷運車站,常可以看到小孩子在那裡練舞,我有時到美國去,更加可以看到美國孩子在街上跳街舞。平心而論,的確是美國孩子們跳得好,為什麼?我發現並非他們的技巧特別好,而是他們比我們台灣孩子強壯,體格好的孩子跳起街舞當然比較好看,而且強壯的孩子也比較會做高難度的動作。 因此,我們如果要孩子的街舞表演得更好,讓他們強壯一點就是首要任務。 至於工業技術呢? 我最近上網去看了很多有名的半導體公司,他們的首頁都會說明他們的新產品,而他們的新產品中往往都有放大器,放大器是何等古老的玩意兒,以我國專門研究高科技的工程師來講,放大器沒有什麼了不起,君子不為也,可是一位不會設計高級放大器的工程師,也不可能設計什麼偉大的電子儀器的。 因為我在教書,難免我要談談教育,有一次我給了一些英文題目給一所大學做,他們的學生做了以後,我發現開頭的兩份考卷答得非常好,以後的就差得很遠了。值得注意的是,這兩位英文程度好的同學是中國來台的交換生,我也在清大教過中國來台的交換生,他們都在班上考到了前幾名。所有我碰到的大學教授都說中國的學生在英文和數學方面根基都相當好。 我們一再強調要有好的大學,也一再強調英文的重要性,可是我發現即使非常好的明星大學中,很多大學生仍然犯嚴重的文法錯誤,很明顯的,我們的英文教育忽略了最基本的部分。 我們大學數目之多,好像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其實很多大學生程度之低落,使很多教授不知如何是好。為什麼會有這種現象,簡單的一句話,他們在念大學以前,根基沒有打好。追根究柢的話,我們必須承認我們在小學就沒有注意到小學生的程度,絲毫不管一些程度落後的小學生硬是讓他們一路升學。 我心知肚明,我的話並不是社會上一般人最喜歡聽的話。也許,我的話脫離了主流思潮,叫大家從基本做起,乃是一件相當吃力而不討好的事,可是我仍然堅信我們國家如果要有更強的競爭力,必須把基礎打好,一切要從基本做起。 我長日將盡,只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能夠看到我的願望能夠實現。
內容試讀

☉—只知道女神卡卡的國際觀
談到國際事務,我們不妨再看一件飽受國際媒體注意的事件,所謂的「達佛悲劇」。達佛是蘇丹的一個地區,這個地區的內戰大概使五十萬人因此死亡,也造成了二百萬的難民,因此二○○七年九月十六日,有人發起了一個達佛日,發起者包含了很多名人,如喬治.克隆尼、休.葛蘭、艾爾頓.強、米克.傑格、米亞.法蘿。這一天,全世界各地都有相關活動,以喚起世人對達佛悲劇的注意。各國政府也都發表了宣言,表示同情達佛難民的悲慘待遇,也願意出錢出力減輕難民的痛苦。很多大學舉辦了達佛日的活動,但我們的政府對達佛日不聞不問,台灣沒有一所大學舉辦任何有關達佛日的活動。對台灣來說,達佛是不存在的。
追根究柢,我們的國人對於國際事務毫不關心,與我們的媒體有很大的關係,我們的報紙是有刊載國際新聞的,但篇幅不大,而且好像只注意美國的新聞,非洲似乎不屬於這世界似的。因此,即使索馬利亞的內戰已經打了快二十年了,也造成那個地區極大的災難,我們的報紙就是不管。目前,阿富汗戰爭已經進入第十年,在外國的媒體,阿富汗大概每隔一天就有一個新聞,但是我們卻很少提及阿富汗。最令我感到不安的是巴勒斯坦問題,這個問題一天沒有解決,世界上的恐怖分子就一定會存在,但是我們的報紙很少有相關報導。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和平談判已經停止了一年之久,如果我們問國人為何談判擱淺,我相信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答不出是因為猶太人居住點仍有爭議之故。
報紙還有國際新聞,但廣播電台就很少有國際新聞。中廣有新聞網,我曾建議每次新聞中加播一則國際新聞,他們硬是不肯,理由是聽眾沒有興趣。電視台也很少播放國際新聞,如果有的話,好像也都與娛樂有關的,女神卡卡的新聞就是大家心中重要的國際新聞了。
說實話,我國的大學未能使學生對國際事務有興趣,乃是一件很遺憾的事,我們大學很少請人來談談人類的貧窮問題,很少請人來分析巴勒斯坦問題,若要討論為何目前有這麼多自殺攻擊的恐怖分子,想必更少了,也難怪我國大多數的大學生對於國際事務一無所知,當然也就無從關心。
不關心國際現勢固然不好,我們國人其實對於外國的文學、歷史和藝術的興趣也不高。最明顯的是西洋文學,我們年紀大一點的人,多多少少一定看過幾本西洋名著。但令我感到驚訝的是,現代很多年輕人完全沒有看過這些書,什麼原因呢?也許是因為國人不再崇洋,可是從時尚來看,國人其實非常崇洋;在娛樂上來看,也是如此,否則女神卡卡為何能如此受歡迎?
對西洋文學沒有興趣,就無法對西洋文化有真正的了解。一個國家的現況總與過去的歷史背景有關,美國有基督教基本教義派,是和它的歷史有關的。俄羅斯一直到現在仍存有帝國情結,當然也與它的歷史有關。英國為什麼首開社會福利制度,也和狄更斯的小說和蕭伯納的劇作有關。若是我們對這些外國的文化脈絡沒有興趣,有時會使我們無法了解外國人的想法,也會對於國際事務感到困惑。

☉—沒有技術的「按鍵工廠」
如果我們關心工業的話,要知道清朝末年,我們就有工廠了。當時,有人發現洋人用機器製造麵粉,而我們卻還在用人力,於是他將自己出產的小麥運到美國,請美國的工廠將這些小麥製成麵粉,並要求美國用這些麵粉烘焙食物,像蛋糕、鬆餅、麵包、餅乾等。後來,美方回應,這種麵粉是可以拿來烘焙的,於是這位先生二話不說,立刻向美國買了製造麵粉的機器。當時的上海已有電力,機器裝好了、通了電,小麥就變成麵粉了。
隨後,這種工廠越來越多,上海有了紡織廠,也造就了很多本土的資本家。這些工廠有一個共同的名稱:按鍵工廠,英文是 turn-key factory,意思是說,機器是買來的,我們只要按下按鍵,機器就會工作,我們就有工業產品了。
然而,「按鍵工廠」並不是一個好的名詞,按鍵工廠表示這家工廠沒有設計的能力,所有的技術都是買來的,只會依樣畫葫蘆,外國廠家告訴我們該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但是那家外國公司是在做研發的,沒多久就會有一套新技術,我們所擁有的技術便立刻落伍,又要花錢跟人家買技術了。
我們的工廠當然不能說百分之百都是按鍵工廠,但是我們必須承認,有很多工廠的製造過程是外國人設計的,製造時的機器也是向外國買的,從某方面來說,我們仍然是外銷的殖民地。

☉—來自中國的挑戰
清朝末年,我們根本沒有什麼外銷,現在我們已經是工業國家了,我們的外銷產品絕大多數是工業產品。每年,我國工業產品外銷的金額高達四千億美金,以量來看,我們應該算是很厲害的了。但是,我們絕大多數的產品都不是高價產品,可想而知,毛利一定也不高。毛利不高,如果工廠留在台灣,也沒有關係,但是那些毛利不高的工廠老闆,當然會想節省成本,而這些工廠的生產成本往往是人力成本,比起台灣,中國大陸的人力成本低得多,因此我們很多製造業的工廠移到了中國大陸。我們不妨看看經常被我們媒體捧上天的企業家,他的工廠絕大多數在中國大陸,這對於我們想在工廠工作的人來說,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我們國家另一個嚴重問題正是來自中國的挑戰。在過去,我們幾乎沒有將他們的工業技術看在眼裡,然而中國開放改革以後,他們派了好多科技官吏來台灣參觀。當時,很多官員對我們的科技都稱讚不已,光是印刷電路版,他們的技術就落後我們非常之多。但時至今日,情形完全不同了。中國的工業技術已經不僅在追趕,而且趕得非常之快、非常之好。
就以通訊系統來說,中國的華為公司已經是全世界最大的通訊公司,產品行銷到全世界。美國有些大型的通訊公司要買他們的產品,遭到美國政府的阻止,警告他們如果採用華為的產品,勢必影響到國家的安全,以後也就別想拿到政府的合約。美國的眾議院還曾通過對於華為不利的決議案。
半導體本來也是我們的天下,但是中國在很多方面都追得很勤快。在這一行,我們常常看哪一個公司能做出半導體生產時所需要的設備,來評斷這家公司的能力。很多設備都是非常昂貴的,動輒就是幾億台幣一架,甚至幾十億台幣一架。在過去,中國是沒有能力做這種昂貴儀器,現在他們已經有一家公司生產這種儀器。
在二○○九年,《電子工程專輯》(EE Times)公布了六十家最有潛力的半導體公司,中國有三家上榜,我們一家也沒有。
此外,幾乎全世界的大型電子公司都在中國設立了研發單位,值得我們憂慮的是,我們台灣很多電子公司不僅在中國大陸設立了製造工廠,也有很大的研發單位。我們常說「根留台灣」,所謂根留台灣,應該是將研發留在台灣,但是看起來,這也不保了。

☉—韓國的崛起
韓國的崛起,也非常值得我們擔憂。韓國曾經歷可怕的韓戰,可是韓戰以後,韓國的工業就起飛了,最近,他們實在表現得非常出色。以半導體工業為例,二○一○年全球最大的半導體製造公司是美國的英特爾,第二名就是韓國的三星了,韓國的海力士是第六名,而台灣名次最好的聯發科則排第十九名。三星公司在通訊方面也到了幾乎可以呼風喚雨的地步。通訊工業首重在制定世界規格的能力,而三星在這方面已有相當厲害的影響力。
韓國最令我們佩服的是他們在汽車工業上的努力,有好一陣子,韓國的汽車工業簡直是一個笑話,但他們現在應該算是成功了,因為韓國的現代汽車(Hyundai)銷到了全世界,世界各地都有現代汽車的車廠,每一年,現代汽車所生產的汽車已經到了四百萬輛。
最近,韓國更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簽訂了一個合約,要替他們建造一個核能電廠,韓國比我們更晚擁有核能電廠,我們到現在仍然只停留在使用核能電廠的階段,而他們已經有能力外銷建造核能電廠的技術了。
韓國並不是大國,它的人口是四千八百萬,比我們多不到哪裡去,而且他們過去也曾是一個極為落後的國家,他們在工業上起步得比我們還晚,真沒有想到韓國在工業方面已經超越了我們。

☉—令人心痛的貧窮問題
然而,最令我心痛的,是我們國家還有窮人。我們貧富不均的現象並沒有其他國家嚴重,但的確是有窮人的。我國的貧窮線標準依每個城市的生活水準而有所不同,就台北市來說,貧窮線的指標是收入低於一萬四千元。而根據內政部在二○一一年第二季的統計,沒有超過這個貧窮線的人高達二十七萬人。對很多人來說,國內的窮人問題只是一個數字,對我來說,卻是一個令我永遠無法忘懷的痛苦經驗。
我有一次,拜訪了一戶人家,當我要去上廁所,才知道這戶人家是沒有廁所的,他們告訴我,他們白天可以到附近的親戚家去上廁所,晚上就在附近的田裡解決。
我還有一個經驗,我去的人家只有十坪,連廁所和廚房在內,而他們住在那裡已經很久了。
政府並非不想減少國內的窮人,但根據我的觀察,他們都注重租稅的公平性,很多人以為只要富人多繳點稅,窮人就會消失了。就以奢侈稅來講,即使政府拿到了稅收,可以轉手給一個窮人嗎?當然不可能。就算拿到了一些補助,等他用完了這些錢,他又是一個窮人了。所以,我認為要消滅貧困,光靠租稅的公平性是不夠的。
我們不妨看看我國窮人的共同特徵,他們的教育程度都很低,根據資料,我國在貧窮線以下的人,大多都是國中畢業生。
我們不妨再看看我國所得稅平均最高的台北市,而台北市也是大學生密度最高的地方。而新竹市和新竹縣現在也都是非常富裕的城市,他們的居民平均教育程度也很高。
雖然我國的教育制度並不差,但是顯然有必須改革的地方,最重要的改革是要注意我們後段班孩子的程度,我們必須提高他們的學業程度,否則他們的競爭力就真的很有問題了。 

☉—社會的冷漠,弱勢孩子的寂寞
每年我們都會公布我國低收入戶的情形,但是我們根本沒有低程度學生的資料。
美國政府長期推動一個有關教育的計畫,叫做「不落後計畫」(No Child Left Behind),意指所有孩子的程度都要設法提高起來,而我們國家卻連這麼一個口號都懶得用了。英國政府則是每年會針對小學六年級畢業生做測驗,然後公布有多少百分比的學生達到標準。近幾年來,達到標準的百分比一直在增加之中,而我們國家卻始終沒有對我們的小學生做這樣的測驗。
我們有沒有注意教育呢?教改一直轟轟烈烈地進行著,但是教改對弱勢孩子的落後情形卻一字不提,不知是視而不見,還是根本沒有意見。現在我們又有十二年國教,但是十二年國教並沒有改善讓弱勢孩子相當吃力的課業問題。
其實,政府對於弱勢孩子的教育是有方案的,「夜光天使」和「攜手計畫」都是要幫助這些孩子,但是政府既未「前測」,也無「後測」,並沒有徹底的追蹤研究。因此,這些計畫究竟有沒有用?誰也不知道,因為,好像也沒有人真正在乎。
政府一直是順應民意的,每次大型的考試放榜,媒體登的永遠都是什麼人考上了台大,或者什麼人考上建中和北一女,至於有多少學生考得一塌糊塗,媒體很少會提的。媒體的觀點其實是一般所謂中產階級的觀念,他們真的不知道國家有很多弱勢孩子進了國中,連 father、mother 都不會拼,他們只想報導哪個好家庭的小孩,五歲就能精通英文、會看英文小說。他們很難想像孩子會功課不好。至於弱勢孩子的家長們,為什麼他們不抗議呢?理由很簡單,他們對孩子的功課本來就無從關心起,他們如果發現自己的孩子功課不好,會認為這是很自然的事,因為自己當年的功課就不好,現在孩子功課又不好,一定會自認是資質不夠,不能責怪學校。弱勢孩子的家長們原本就不擅言辭,對於如何替自己爭取權益有些怯懦,所以他們始終沒有要求學校教好他們的孩子們。

☉—老師,請對弱勢孩童多點耐心
然而,老師們總該知道這些孩子的存在吧?為什麼老師不替弱勢學生說話呢?
有些老師們認為孩子功課不好,是因為他們不用功,回家不做功課,這的確是事實,如果孩子們每天回家都做功課,豈有功課不好之理?但是這些是弱勢孩子,父母常在外地做工,他們和祖父母生活,祖父母當然也是國英數不好的人,當年也沒有用功過,因此不會督促孫子念書。尤有進者,孩子回家做功課,總有不會的地方,比方說,英文字不會唸,父母教育程度高的,會教他們唸,這些弱勢孩子回家以後,找不到任何人問,當然也就懶得做功課了。
有些老師會有一種錯誤的觀念,他們總認為偏遠地區的孩子學不好是很自然的事,我們怎麼知道呢?我們不妨看看非常偏遠地區的小學,很多小學的學生已經少到不能再少了,比方說,一班只有三、四個學生,在這種情形之下,老師應該將他們教得很好的,但不盡然,有些從這種迷你小學畢業的學生,程度依然很差。我曾經遇過一位學生,我見到他的時候,他是小學五年級的學生,令我吃驚的是他的國文程度很差,很多該認得的字,他都認不得,後來因為我將他轉了校,請人特別幫助他,他就立刻跟上學業進度了。
尤其,很多老師以為原住民孩子的專長是在體育和音樂,因而忽略他們其他長才。然而,我無意中發現自己現在教的原住民孩子中,他們就和漢人一樣聰明。在我目前教的學生之中,各項表現平均最好的一位正是原住民孩子。
此外,我們常有自然界的災禍,比方說:颱風、土石流,而這種災禍往往使得很多偏遠地區的小學無法上課,政府的應急辦法是將這些偏遠地區的孩子送到台北的一所小學上課,這個措施就顯示了政府官員的無知,因為那些來自偏遠地區的孩子,完全跟不上台北學校的程度。台北小學的老師在手忙腳亂的情況下給他們不同的教育,也使得這些老師們忽然明白弱勢孩子程度嚴重落後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