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S0300056

生命自救功法讓我重生─一位癌症病友練功痊癒的奇蹟故事

作者 黃安勝
出版日 2005-11-30
定價 $220
優惠價 79折 $174
  • 分享至
數量
暫無庫存

內容簡介

*本書不再販售,已全新修訂《生命自救法門(修訂版)(附示範DVD):先天真氣修復你的健康》,歡迎選購。

這不是一般的保健參考書˙這是一本救命的書

誰殺了黃安勝的癌細胞?
開刀、化療、放療、自體幹細胞移植,都無法有效抑制癌細胞復發,
接二連三的打擊,讓他深刻體會到現代醫學的侷限性,
於是他決定不再聽從醫師建議,選擇了生命自救之道,
六個月後重回醫院受檢,原本預定割除的淋巴瘤,竟然奇蹟似的消失了。

當所有醫療方法都無法發揮效果時,「生命自救功法」能讓身體發揮自癒的神奇本能。李延明師父所創造的「生命自救功法」已幫助許多癌症病患獲得新生,包括知名作家 曹又方女士及本書作者 黃安勝先生。

他在
20007月發現罹患淋巴癌,循著正統醫療模式展開一連串的開刀、化療與放療。治療期間,甚至誘發糖尿病及慢性肝炎活化等併發症。歷經五年的痛苦療程,復發多次,於2003年接觸生命自救功法,先是自行摸索練習,最後毅然決然於開刀前夕放棄正統醫療,前往美國亞特蘭大「自救教育學院」跟隨李師父練功,希望能挽救自己的性命。
全心練功六個月後,他返台前往醫院受檢,結果預定開刀割除的癌細胞竟奇蹟似的消失了。

在茫茫黑夜裡找到一線光明的黃安勝,特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奇蹟撰寫成書,期望個人練功治癌的心路歷程,能提供受癌症所苦的朋友參考借鏡。
 



作者介紹
◎黃安勝

˙1958年出生於雲林縣。
˙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畢業、國立台南藝術學院,藝術史與藝術評論研究所肄業。
˙曾任聯合報、民生報採訪組記者、戶外組副主任。
˙卅歲轉換跑道,專職自助旅行,成立「4D旅遊會」至今,帶領同好環遊世界,一償夙願。
˙四十三歲移居花蓮鄉下,半年後發現罹患淋巴癌。
˙2003年開始練習生命自救功法。
˙著有《用4D的心去旅行》《歐洲自旅行須知》《自助旅行國外篇》《紐澳自助旅行》《旅行者的秘密地圖》等旅遊書籍。

治癌簡歷
˙2000年7月,醫生宣告他罹患大細胞淋巴癌,切除了脾臟,再經六次化療
˙2002年6月,淋巴癌復發,因長瘤部位無法開刀,於是接受高劑量化療和自體幹細胞移植手術,期間甚至誘發了糖尿病和慢性肝炎活化等併發症
˙2004年12月,再發現左頸部深層淋巴結有復發跡象,醫生建議開刀割除。一連串的打擊,讓他深刻體會到現代醫學的侷限性,於是在預定開刀前夕……
˙2005年1月,毅然前往美國亞特蘭大「自救教育學院」,跟隨李延明師父練習「生命自救功法」,為期將近六個月後返台
˙2005年6月30日,接受正子掃描檢查,全身淋巴結正常,原本預定割除的癌細胞消失了
˙2005年12月,出版著作《生命自救功法讓我重生》,分享治癌歷程以砥礪所有受病魔所苦的人,不要放棄希望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S0300056
ISBN:9861360700
頁數:256,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861360700
看更多

試閱

誰殺了我的癌細胞

  我是淋巴癌病患,五年來受盡它反覆折磨之苦。最近發生的一件事,讓我有不可思議的感受。
  西元二○○○年七月,我在做例行腹部超音波檢查時,發現脾臟長了一些腫瘤,迅即開刀,確定為擴散性的大細胞淋巴癌( diffuse large cell lymphoma),便將整個脾臟切除,術後再接受六次化療,到11月終於暫告一段落。
  休息不久,二○○二年六月,我做正子掃描(PET scan)檢查,發現在腹腔大動脈旁淋巴結(para aortic LN)又有淋巴癌復發,經電腦斷層導引切片(CT guide biopsy)確認,因這個部位無法開刀,便接受高劑量化療及自體幹細胞移植手術 (auto-PBSCT),在隔離病房住院、出院,收集幹細胞及無數次抽血、打針之後,終於在二○○三年三月結束療程。治療期間,還誘發了糖尿病及慢性肝炎活化等意想不到的併發症。
  接受完這項醫學界認為是最後治療手段的療程之後,癌細胞的陰影並未一掃而空。一年半之後,二○○四年十二月,我再做正子掃描檢查,發現在左頸部深層的淋巴結又有復發跡象,醫生建議並安排好立即開刀,以除後患,開刀後當然又是一連串的化療。
  接二連三的打擊,以及對於化療不良反應的嫌惡,讓我深刻體驗現代醫學對癌症治療的侷限性,癌細胞仍然頑強的存在我體內,似乎沒有一種化學毒劑能夠澈底殺光它們,而原本身體好的部分卻已被摧殘得差不多了。與其半死不活地苟延殘喘,真不如一走了之來得爽快。
  這一次,我決定不再聽從醫生的建議,不想再用開刀加化療的模式來延長我痛苦的生命,我選擇了截然不同的途徑,來挽救自己的命運。
  二○○五年一月。在醫生排定的開刀日期前一天。我在妻子陪伴下,坐上飛機,從台灣飛到美國亞特蘭大,來到自救教育學院,以生命為代價,尋求解脫困境之道。
  我這樣做,並不是盲目、倉促的決定,也不是病急亂投醫,死馬當活馬醫的無奈,而是對生命自救功法有相當認知及信心下的抉擇。
  早在二○○三年十一月,自救教育學院首次到台灣來做發表會時,我就開始依所學及簡易教材,在家中自己練習生命自救功法的站功第一式。二○○四年三月,自救教育學院在李延明師父率領下,第二次到台灣辦發表會時,我也把握機會,參加每一場演講會及會後的站功練習,盡量吸收相關知識。等到二○○四年十一月,我自己摸索練習滿一年,便首次直接飛到亞特蘭大自救教育學院,親自跟從李延明師父及其他資深師兄、姐學習了一個月,等到二○○五年一月,我在臨開刀前棄醫飛美,其實已經學習生命自救功法一年三個月了,對它有一定的了解。
  或許有人問,為什麼我在練習生命自救功法一年多之後,左頸部淋巴癌細胞仍然會復發呢?
  坦白說,在我沒有親自到亞特蘭大來學習之前,我都是自己一個人在家獨自練習。架勢有了,恆心及毅力也不缺,但是卻是瞎子摸象,距離練功的真正要領還差得遠了,效果當然有限。
  這一次,也就是二○○五年一月,我第二次到亞特蘭大來練功,可說是抱著破釜沉舟及滿懷信心而來。先前第一次來的時候,我就知道練習生命自救功法不能只注重練功技巧,更重要的是要修身養性,從觀念、心態、情緒、及個性上澈底改變,練功才會收效。所以第二次來的時候,我就盡量學習這方面的知識,李師父更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發揮無限愛心與耐心,不斷地匡正我思想、觀念上的錯誤,也適時地在我練功遇到瓶頸時,給我最及時指引與突破,讓我如大旱逢甘霖,茫茫黑夜裡有了光明。
  從二○○五年一月到六月,我整整待了五個月。日子在平穩規律又充實的練功學習中度過。不知不覺中,我的觀念、脾氣、個性,乃至對人生的目標,都有了嶄新的體會,練功的品質及時間也都同步改進。如果不是美國入境簽證的時效問題,我真有樂不思蜀之感。
  這段專心學習時間,我絲毫沒有去想過我的淋巴癌,我自知我每天吃得飽、睡得足、精神愉快、身體愈來愈有力,即使癌細胞仍在,跟以前的徬徨無助相比,夫復何求?
  臨回台灣,師父叮嚀我去醫院檢查檢查。本來我和學院另一位結腸癌末期學員何莎莎有相同想法,認為檢不檢查對我們已經沒有什麼意義,無論癌細胞是否存在,都不會影響我們繼續練功,繼續學習生命自救之道。我們的身體和心理,都不斷告訴自己,我們已經找到了真正的解救之路。
  師父叫我檢查,我就檢查。二○○五年六月三十日的最新正子掃描檢查,我全身淋巴結都正常,沒有癌症復發跡象,六個月之前那個本來要開刀的左頸部淋巴結,也恢復正常了。親朋好友知道這個消息,紛紛向我祝賀,我自己倒是以平常心看待,因為師父和我自己的身體,早已經告訴我答案。
  除了糖尿病和慢性肝炎的藥之外,我沒有吃任何其他的藥,事實上,淋巴癌也沒有什麼藥可吃。我沒有吃高價的健康補品,也沒有刻意吃有機健康食物。我唯一堅持的,是每天晚上練三到四小時的站功,生活起居正常,多想多做有益修身養性的事。還有就是想早日再回亞特蘭大,追隨師父學習更多有關生命,追求人生更上層的知識。我以身為師父的弟子為榮,也期待有朝一日把自己所知所學,讓其他人分享。
  那麼,到底是誰殺了我的癌細胞?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