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00700171

新.零極限:透過未完成的清理,再度脫胎換骨的祕密

At Zero: The Final Secrets to
譯者 張國儀
出版日 2014-05-26
定價 $300
優惠價 79折 $237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荷歐波諾波諾靈感祈禱文隨身卡
剩餘97份

每天不斷的記憶重複播放,你的內在小孩無法獲得休息,
以此作為開始及完成的清理,就是生命能量的所在。

 

「開始」與「結束」兩則祈禱文幫助您清理歸零,都是荷歐波諾波諾創始者莫兒娜在夏威夷歐胡島海灘經由清理的靈感而來。

 

為什麼我們需要「清理」?(祈禱文使用說明)

 

相關專欄

  • 試閱

內容簡介

博客來分類榜冠軍

引爆台灣心靈圈荷歐波諾波諾風潮,相關書籍暢銷30萬冊,
正宗《零極限》續集!
揭露夏威夷心靈療法荷歐波諾波諾真正的菁華與神奇之處,
《零極限》沒說完的事,本書一次告訴你!

超值附錄!只有參加荷歐波諾波諾課程才學得到的奧秘
★莫兒娜的清理禱文,讓你在面對重大關卡時清理問題、找回平靜!
★修.藍博士帶領的「內在小孩靜心法」,讓你教會內在小孩如何清理,讓你的內在小孩全年無休自動清理!

以及荷歐波諾波諾Q&A、白板靜心法、荷歐波諾波諾詳細釋放清單、成功者的故事等豐富資訊!

為什麼我實行荷歐波諾波諾之後,事情反而變糟了?
吸引力法則和荷歐波諾波諾是否互相衝突?
哪一種清理工具最有效?
清理的時候,我該把焦點放在要清理的問題上嗎?

如果你看過《零極限》,本書將帶你尋根探源、補遺解惑;
如果你沒看過《零極限》,本書讓你一次弄清楚這個夏威夷心靈療法的神奇力量如何運作;
如果你在研修荷歐波諾波諾的過程中遭受挫折,本書也可以陪伴你,給你解答。

一位神奇的治療師在不必見到病人的情況下,治癒了一整個醫院裡患有精神疾病的罪犯,這個不可思議的故事引發喬‧維泰利的好奇心,開啟他追尋夏威夷心靈療法荷歐波諾波諾的旅程,進而寫出《零極限》這本暢銷書。

在學習荷歐波諾波諾、寫了《零極限》之後,維泰利以為自己已經掌握生命運作的方式,理應從此一帆風順。確實,他經歷許多奇蹟,從無家可歸,成了暢銷書作家、網路名人和千萬富翁,但他也碰到許多苦澀難熬的事,例如被好友背叛、被求償三百萬美元等等,讓他覺得自己是個受害者。然而,這一切卻也讓他明白持續清理自己有多重要,並真正了解荷歐波諾波諾的精神:「發生在你生命中那些需要解決的問題,不是你的錯,卻是你的責任。」

在本書中,維泰利運用高明的說故事技巧,誠實揭露他在《零極限》出版之後遭遇的言論攻擊與災禍,並將他在前作中沒說完的事說清楚,包括修‧藍博士的老師莫兒娜的故事及她的清理禱文、吸引力法則與荷歐波諾波諾之間的關係、意念vs.靈感、如何精確地清理,以及荷歐波諾波諾的進階心法等等。

生命總是不斷帶來挑戰,而荷歐波諾波諾這個神奇工具將帶著你掃除障礙、刪除種種限制性信念,讓心智到達「零」的狀態,進而在人生的各個層面體驗奇蹟。

作者簡介
喬.維泰利(Joe Vitale)  
全球知名的作家、演說家、音樂人,以及現代荷歐波諾波諾的真誠實踐者。此外,他還是靈氣、氣功、臨床催眠治療及NLP等療法的合格治療師或執行師。著作繁多,包括與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合著的暢銷書《零極限》,以及《新‧零極限》《相信就可以做到》《快速成交的催眠推銷法》《我夢想,因為我不絕望》《每分鐘都有顧客誕生》《The Key:啟動正向吸引力的鑰匙》,和超級暢銷的有聲書《無恥行銷力量大》。此外,他也是「奇蹟教練」課程創辦人,以及熱門影片《祕密》裡其中一位見證名人。

譯者簡介
張國儀
紐約州立大學經濟學士、紐約理工學院大眾傳播碩士。現為國立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系BIM研究中心總編輯、窩字創作有限公司總監。譯有《先別急著吃棉花糖》《萬一吃了棉花糖》《祕密瘦身法》《天堂教我的七堂課》《從未知中解脫》《靈魂的出生前計畫》《心態療癒經典》《新‧零極限》等十餘本書。

 

看更多

得獎紀錄

金石堂2019上半年分類暢銷Top65

博客來分類榜冠軍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00700171
ISBN:9789861753553
320頁,25開,中翻,平裝
看更多

電子書

  

看更多

目錄

〈推薦序〉我與莫兒娜‧西蒙那相處的那些日子

〈前言〉這一切是如何開始的?

 

1 大禍臨頭

2 你將脫胎換骨

3 莫兒娜瘋了嗎?

4 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荷歐波諾波諾?

5 這究竟是誰的錯?

6 這些程式是哪裡來的?

7 信念的神奇力量:安慰劑效應

8 意念與靈感的組合

9 吸引力法則vs.荷歐波諾波諾

10 放下意念比設定意念重要

11 你要許願箱,還是禮物箱?

12 「不吸引」的技巧

13 新的清理方法

14 當有人按下了你的情緒按鈕……

15 在真實世界創造奇蹟的祕密

16 零極限活動的祕密

17 《零極限》的故事是真的嗎?

18 許多領頭羊在創立自己的宗教

19 荷歐波諾波諾的奇蹟

〈後記〉掌握荷歐波諾波諾的訣竅

〈附錄A〉荷歐波諾波諾Q&A

〈附錄B〉白板靜心法

〈附錄C〉訪問喬‧維泰利

〈附錄D〉修.藍博士帶領的內在小孩靜心法

〈附錄E〉荷歐波諾波諾詳細釋放清單

〈附錄F〉成功運用荷歐波諾波諾的真實故事

看更多

各界推薦

★名人激賞推薦!

透過《零極限》,喬‧維泰利讓世人知道了荷歐波諾波諾這個神奇的療癒系統;現在,他更深入地揭露這些古老祕密真正的菁華與神奇之處。你一定要讀這本書!——尼克‧歐爾納(《釋放更自在的自己》作者)

喬的書正如同我預期的一樣,棒極了!書中那些引人入勝的故事和發人深省的洞見激勵了我的心,也為我的靈魂帶來滿滿的愛。這千真萬確是一條通往奇蹟的道路!——珍妮特‧布瑞‧愛特沃(《熱情測驗》作者)

這本書應該拍成電影。除了故事的鋪陳堪稱經典,它同時也揭露了荷歐波諾波諾這個古老的夏威夷療法究竟是如何運作的。——巴涅‧班恩(電影《美夢成真》與《聖境預言書》製片)

在本書中,喬‧維泰利博士分享了催化他覺醒的因素。他提出深刻的見解,並告訴讀者真正的荷歐波諾波諾的祕密,充滿力量又激勵人心。如果你想要到達那個沒有任何限制性信念的「零」的境界,我強烈建議你讀這本書。——史帝夫‧G‧瓊斯(臨床催眠治療師)

★讀者激動推薦!

.我一直是喬‧維泰利的書迷,當初《零極限》一出版我就拜讀了,並立刻開始實行荷歐波諾波諾,直到現在。但看了《零極限》,我其實是有一些疑問的,而這些疑問在《新‧零極限》這本書裡終於獲得解答了。

.這本書提供了更多實際運用荷歐波諾波諾的細節,我覺得這些新資訊讓我可以更有效地實行荷歐波諾波諾。

.這本讓大家久等的《零極限》續集讀起來十分有樂趣,且容易理解。作者的寫作風格一如以往地簡潔清晰,但他的心或許更開放、更誠實了。

.作者喬.維泰利有時會拿一些舊東西來重寫,所以我會抱著質疑的態度,但這本書裡有許多新的資訊,我很高興自己買下了它。

.任何一個有在實行荷歐波諾波諾的人都應該讀這本書,它把這個追求更美好生活的神奇工具的重要性解釋得更清楚了。

.這是一本很棒的「清理」書,移除了我心智中的「蜘蛛網」。

看更多

〈前言〉這一切是如何開始的?

我錯了,而且錯得厲害。剛完成《零極限》那本書時,我以為這個世界將會深深地感謝我。我知道那個故事非常啟發人心,也很清楚它充滿奇蹟,而且我知道一定要有人把它說出來。可是我完全不知道會有人痛恨那本書——還有我。

然而,修‧藍博士知道。就在我告訴他,我們的書已經完成時,他說:「等到書出版之後,狗屁倒灶的事情就會開始出現。」當時我並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他的心智比我清淨多了。他隨時處於當下,而且能看見未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全都攤在他眼前。但對我來說,四周仍然伸手不見五指,直到太陽高高升起,才刺痛了我的眼睛。

我決定寫《新‧零極限》這本續集有兩個原因:第一,更深入地解釋《零極限》要傳達的訊息(以及它出版之後發生了什麼事);第二,提供更多真正的荷歐波諾波諾的進階心法。

我詢問修‧藍博士對我這個主意有什麼看法。他說他不是很想做這件事,因為荷歐波諾波諾的長老們對於之前他把他們的祕密公諸於世,已經狠狠地教訓過他一頓了。他不希望那樣的經歷重來一次。對他來說,他只要持續清理,就能改變這個世界;不過對我而言,我還是想要讓全世界都知道這個神奇的工具。所以我決定,即使這次少了修‧藍博士,我還是要自己一個人寫這本書。不過,在正式進入這本書之前,還是讓我簡單說明一下這一切是如何開始的吧。

其實一切在《零極限》出版之前就已經開始了。在我還沒把原稿交給出版商之前,那本書就已經是亞馬遜網路書店的暢銷書了。為什麼會這樣?雖然這家知名的網路書店事先預告了它的出版,但在這之前,節錄自那本書的一篇文章已經在網路上流傳了至少一年之久,數百萬人看過,而其中許多人預購了那本書。因此,在出版商還沒拿到原稿之前,《零極限》就已經成為暢銷書了。以下是二○○六年在網路流傳的那篇文章,就是它讓數百萬讀者想要看《零極限》那本書:

世界上最奇特的治療師

三年前,我聽說夏威夷有一位治療師治癒了一整間醫院裡患有精神疾病的罪犯,而且從頭到尾沒有和任何一位病人見過面。這位心理學家會檢閱病人的病歷,然後向內在探尋,以找出自己是如何創造出這個病人的疾病。而在他療癒自己的同時,病人也跟著痊癒了。

第一次聽到這個故事時,我覺得這不過是個都市傳說罷了。怎麼可能有人只靠療癒自己就能夠治癒他人?就算再厲害的自我療癒大師,也不可能讓患有精神疾病的罪犯痊癒吧?這完全說不通,也沒有邏輯可言,所以我壓根兒沒把這個故事當一回事。

但是一年之後,我再次聽見同一個故事。我聽說這位治療師用的是一種叫作「荷歐波諾波諾」的夏威夷療法。我從來沒聽過這種療法,但我無法停止去想它。如果這個故事是真的,我必須知道更多。

我一直知道所謂的「負完全責任」意味著我對自己所想、所做的一切要負起全部的責任,除此之外,就不關我的事了。我想大多數人都是這樣認為的。我們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而不是為其他人所做的事負責。但是這位治癒了精神病患的夏威夷治療師卻教了我一個關於「完全責任」的全新思考面向。

他的名字是伊賀列阿卡拉‧修‧藍博士,我們第一次通電話就聊了大約一小時,我請他告訴我他進行治療工作的完整故事。他說他在夏威夷州立醫院工作了四年,那裡收容精神病罪犯的病房是個危險區域,每個月都有心理學家辭職,員工也常請病假,或者乾脆不來了。大家經過那個病房區的時候,都會背貼著牆走路,因為怕被病患攻擊。那並不是一個可以愉快居住、工作或探訪的地方。

修‧藍博士告訴我他從未正式見過病患,不曾與他們進行諮商。他同意查看他們的檔案。當他在看病歷時,會清理自己;而當他在清理自己時,病患也開始康復了。

「幾個月後,那些戴上腳鐐手銬的病患被允許可以自由走動,」他告訴我,「而其他本來必須服用高劑量藥物的病患,藥量則開始減少。然後,那些被認定永遠不會有機會獲釋的人,被釋放了。」

我嚇到了。

「還不只這樣。」他繼續說著,「醫院的員工開始喜歡來工作,曠職與人員流動率過高的情形消失了。後來我們的工作人員供過於求,因為病患被釋放,而所有員工卻都來上班了。現在那個病房區已經關閉了。」

這時我必須要問一個重要的問題:「你在自己內在做了什麼事,讓那些人改變?」

「我只是清除了我內在與他們共有的部分。」他說。

啥?我不懂。

修.藍博士解釋,對自己的人生負全部責任的意思是,你生命中的每一件事——就只因為它在你的生命裡——都是你的責任。從字面上來說,整個世界是你創造的。

哇,這很難讓人接受。為我自己的言行負責是一回事,為我生命中「每一個人」的言行負責,又是另一回事。然而事實是:當你對自己的生命負完全責任,那麼所有你看到的、聽到的、品嘗到的、接觸到的,或者以任何方式經驗到的都是你的責任,因為它出現在你的生命裡。這個意思是,恐怖分子、總統、經濟——任何你經驗到卻不喜歡的人事物——都要由你來療癒。或者不妨這麼說:要不是從你的內在投射出來,他們是不存在的。問題不在他們,在於你。而要改變他們,必須先改變你自己。

我知道這很難理解,更不用說接受或實踐,因為責怪遠比負完全責任簡單多了。但是在我和修.藍博士的對話中,我開始了解,對他及荷歐波諾波諾這個療法來說,療癒就代表愛自己。如果你想改善你的人生,就必須療癒你的生命;如果你想治癒任何人——即使是有精神疾病的罪犯——也要由療癒自己做起。

我問修.藍博士他是如何療癒自己的。他在查看那些病歷時,究竟做了什麼?

「我就是一直說『對不起』『我愛你』,一次又一次。」他解釋著。

就這樣?

就這樣。原來愛自己就是提升自己最好的方法。當你提升了自己,你也改善了你的世界。

這篇文章讓大家在《零極限》正式出版前先暖了身,也讓它在問世之前就登上暢銷書排行榜。當然,二○○七年那本書實際出版以後,情況更加熱烈,而狗屁倒灶的事也一件一件出現。

大家只讀了節錄文章,就開始發表他們對書的評論,當然這時還沒有人真正讀過《零極限》。而二十幾年前我在休士頓窮困潦倒時的老朋友們,那些我曾經在他們的工作上給予幫助和建議的人,開始群起圍攻我。他們指責我亂編故事,還說修‧藍博士這個人根本是捏造出來的,他那個治癒精神病患的故事只是個傳聞。他們也指責我出售一項夏威夷傳統的祕密,只為了賺錢。其他人則說,我寫了一本裡面根本沒有祕密可言的書來撈錢。

我完全無力招架,而且深受傷害。我非常震驚,也搞不清楚狀況,覺得自己成了受害者,我還以為荷歐波諾波諾可以給我力量呢。

大家怎麼會做出這樣的結論呢?再怎麼說,修‧藍博士和我花了那麼多時間在一起啊。我們一起帶領工作坊、一起合照、一起上廣播節目,還一起錄製了《零極限》的有聲書,YouTube上面也有我們兩個人的影片。我們共同做了這麼多事,顯而易見,他這個人是活生生存在的啊。

然後是那些沒有看過那本書——因為當時書根本還沒出版——但讀過書評的人說,他們討厭那本書,也討厭我。他們以各種方式謾罵我,試圖讓我通訊錄中的所有連絡人把我列為黑名單。他們甚至寫了一支以我為名的電腦病毒,而且還不只如此。

沒錯,那本書和我同時也擁有許多粉絲。《零極限》一出版就成為排行榜上的暢銷書,數以萬計、甚至百萬計的讀者學習了這個簡單的療癒方法,形容那本書改變了他們的人生。很多人不只用在自己身上,更在學校、監獄和醫院裡教導這個方法,並看見了奇蹟般的結果。《零極限》被翻譯成數國語言,我也受邀到各國演講。修‧藍博士的工作坊從原本只有三十名學員,暴增到一場超過八百人。他儼然成了一位大師,荷歐波諾波諾也成了主流。

然而,並非一切都是如此美好、順遂。我最好的朋友背棄了我,他的太太寄了一封很惡毒的電子郵件給一個我協助建立起來的群組,在信裡極盡所能地攻擊、抹黑我。他們的所作所為帶給我難以承受的痛苦,而且那絕對不是發自內心的舉動。很顯然,他們的行為裡沒有一絲一毫的愛與寬恕——無論是從荷歐波諾波諾或其他靈性傳統的角度來看都一樣。

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我的一位朋友說,成功是鄙視的溫床。我認為這個想法是一種信念,修‧藍博士會說這是個程式。然而我必須承認,就在我寫作並出版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書時,的確有某件事情發生了。我稱之為「一個清理自己的機會」,不過我想,這一切背後還有更多涵義。回頭看,我相信這一切催化了我自己的覺醒。

在寫《零極限》時,我在書裡提到覺醒有三個階段,但其實我沒說完——應該有四個階段才對。第四階段超越零極限,進入一個神性藉由你彰顯的地方。我會在這本新書裡說明這個階段。

寫完《零極限》之後,我以為自己已經掌握了生命運作的方式,但相反地,我卻碰上許多苦澀難熬的事,讓我深覺自己是個受害者。這一切讓我更加了解臣服的意義,也明白持續運用荷歐波諾波諾清理自己有多麼重要。現在,我知道了開悟的奇蹟。

如果你想更加了解真正的荷歐波諾波諾是怎麼一回事,從《零極限》停下來之處繼續下去,那麼你來對了地方。如果你很好奇現代的荷歐波諾波諾源自何處,以及修‧藍博士那位聽起來像個瘋子的老師是何方神聖,你也會在本書中找到答案。不過,請做好準備。假如你覺得《零極限》是一趟瘋狂的旅程,等你讀完《新‧零極限》再說吧。這次也許會讓你焦頭爛額,也很可能會搖晃、撼動,甚至顛覆你的世界。

看更多

試閱

1 大禍臨頭

我在第二次的零極限研討會期間,把《零極限》的原稿交給了出版商,那是二○○六年年底的事。那時候的我開心極了,因為我可以說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就完成了那本書,兩個星期之內就把所有內容都寫出來,實在太不可思議了。我其他的書都要花上幾個月、甚至幾年的時間才能完成,兩個星期?只能說是奇蹟。我的共同作者修‧藍博士讀了幾頁之後就告訴我:「神性說這本書很好。」讓我沾沾自喜。然而,我完全不知道山雨欲來。

研討會期間,修‧藍博士就跟我說,等到那本書問世,「大禍就要臨頭了。」我當時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卻一點也不擔心。我覺得自己受到指引和保護,我的靈性閃閃發光,而且自信滿滿。我會持續清理自己,所以才不會有大禍臨頭呢。

我錯了。研討會的第一天晚上,就在迎賓晚宴正要開始前,我接到一通怒氣沖沖的電話,來自一位我很崇拜的作家與靈性導師。之前我把《零極限》的原稿寄給她過目,她也同意推薦,不過當時她顯然還沒讀過那本書。在看過書稿之後,她對書裡所寫的幾件事情非常有意見,其中一件與她有關。雖然書中並未具名,但她看得出來是在寫她,而她對我的做法十分不滿,所以打電話來向我鄭重抗議。

我完全無意傷害任何人。書裡的那個段落是在說明即使成功人士也會有盲點,導致自己的人生一團混亂。我以她為例,但並未指名道姓,所以非常驚訝她會暴跳如雷,因為她在自己的書裡也總是用她人生中的跌宕起伏當作課題教導他人,這並不是祕密啊。然而,人總是把自己的不安和自以為是的想法投射在自身以外的所有事物上,包括書。她看到了某樣她不喜歡的東西,但她非但沒有為自己看到的東西負起全責(這就是荷歐波諾波諾和《零極限》那本書的重點所在),反而把氣出在我身上。

因為我曾經是(現在依然是)她的書迷,所以這件事讓我受傷很深。我重寫了那個段落,把她的故事拿掉,但痛楚依然沒有消減。之後我打了電話給她,儘管我倆盡釋前嫌,這件事卻讓我大為震驚。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這就是修‧藍博士預見的大禍臨頭嗎?現在書都還沒出版就這樣了,等到書真的在書店上架,我又會遭遇什麼?千金難買早知道啊。很顯然,禍端已經開始萌芽了,而等到書出版之後,大禍才真的狠狠砸在我頭上。

就像我在前言提到的,很多還沒讀過《零極限》的人(因為書尚未出版)極力譴責那本書和我。他們說所有的事情都是我杜撰的,包括修‧藍博士這個人,以及他在夏威夷的精神病院治癒了每一位患有精神疾病的罪犯這件事。有人罵說那本書根本沒寫完,也有些人大肆抨擊我不肯揭露荷歐波諾波諾研討會中的所有祕密。他們指責我只是為了置入性行銷我的其他產品才會寫那本書,也有人說就算修‧藍博士真有其人,他也絕對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

要說這一切讓人感到困擾和驚訝,實在是太輕描淡寫了。怎麼會有一本書讓那麼多人同時像炸彈一樣爆發呢?尤其那本書不但是以滿滿的愛寫就,內容也是在教導愛和原諒啊!

但於此同時,成千上萬讀了《零極限》的人被轉化了。我接到許多滿心感恩的讀者打來的電話,以及寄來的信件和電子郵件。他們因為那本書而得到希望、療癒和救贖,這讓我非常滿足,但那些插在我背上的箭還是令我痛楚難當。

而事情在好轉之前,只會變得更糟。我有個非常親近的朋友,我曾在他遭遇財務困難時指導、協助、建議並啟發過他。儘管他沒有什麼網路事業方面的技能,但我很喜歡他這個人,也喜歡他的創意和幽默感,所以覺得自己幫助他、找他一起工作,應該會有不錯的發展。

我無償提供一切來幫助他,好讓他可以自立:我幫他建置了一項網路事業,並建立客戶名單;我幫他開發商品和行銷;我找他來一些特別的活動幫忙,並支付他酬勞,就算活動賠錢時也毫無例外。他非常感激我,也總是以行動表示,常常會在要和我分開時親吻我的臉頰,對我說:「我愛你,喬。」

二○○九年,我在準備出發前往俄羅斯參加一系列演講活動時邀請他和我一起去。他可以有一趟免費的頭等艙之旅,而我可以有人陪伴。他也同意在我上台時幫我的忙,因為連續好幾天演講是非常累人的,這對我倆來說是雙贏的安排。雖然我和他都對俄羅斯感到恐懼(我們從小就聽過各種核武攻擊的故事——這就是所謂的「資訊」啊),但我們還是收拾好行囊,深呼吸一口氣,飛向了地球的另一端。

俄羅斯之行一點也不輕鬆,整趟行程的安排緊湊到近乎折磨人。一下飛機,我就直接被帶去上莫斯科的一個電視節目,根本沒時間洗澡或刮鬍子,讓我當場驚訝到說不出話來。因為簽了合約,我知道自己必須履行俄羅斯人要求的工作,所以我去上了那個電視節目,當天晚上還去書店簽了好幾個小時的書。接下來兩個星期的行程還是一樣馬不停蹄。雖然我的好友是來陪我的,但他經常待在自己的房間裡睡覺,我則是一個人出門去演講、出席活動、接受訪問、簽書等等。當時我並不覺得有什麼問題,他能好好休息也讓我比較放心,那是他應得的。

而就連最後要離開俄羅斯,也是一場逃難般的過程。我們發現,我倆的簽證將在行程結束前過期。有人在申請時搞了烏龍,所以我們的旅行文件根本不完整。我覺得我們宛如置身戰爭電影,一切都沒有真實感。美國大使館的職員對我朋友說:「無論用什麼方法,你們一定要在今天午夜前出境。」

這實在太驚悚了。我們被帶去走偏僻的鄉間小路,沿途還經過好幾個俄羅斯境內的軍事檢查哨,我們一直不停地拿出護照供人查驗,最後終於在芬蘭境內的一片樹林裡被放了下來——只差幾分鐘就是午夜十二點,就在我們的簽證要過期前。然後,我們還得想辦法去赫爾辛基,坐上回美國的班機(也讓我付出了高額的代價),而這可一點都不簡單。

不過,這還不是真正的大禍。平安回到家後,我的朋友立刻崩潰了。回家不到七十二小時,他就寄了一封電子郵件給我,內容是我完全沒預期到的一張不實帳單,寫明過去兩年我應該支付他的費用。那張帳單裡詳列了每一件他因為當我是朋友而免費替我做的事,或者他因為覺得虧欠我而不得不做的事。他說我欠他錢,金額還不小。我簡直不敢相信。

雖然我請他陪我去俄羅斯的時候並沒有提到酬勞,但我們在那裡時,我對他說我會給他某樣東西作為補償。我自己出國工作從未拿到全部酬勞,而且光是讓我倆在最後一刻搭上飛機回美國,就花掉我一萬美元。然而,他在俄羅斯的支持與陪伴幫助我熬過了那些工作上的要求,所以我本來就打算送他一份驚喜的禮物,買一輛我知道他很喜歡的車給他。但是,他在我們回家不到三天就對我大發雷霆,讓我暫停了禮物計畫。我驚駭莫名,整個人被擊潰了。我完全無法理解他的行為。

我試著找他碰面,打電話給他,在他的電話裡留言。我認為只要我們坐下來好好談談,就可以找出問題究竟出在哪兒。後來我說我願意付他錢,只要這麼做可以讓我們之間恢復平靜。結果,滿腔怒火的他回信寫道:「想都別想。」然後繼續在網路上發洩怒氣,說我的壞話。他私下寫信給我認識的人——甚至我的員工——試圖拉攏他們跟他站在同一邊來對抗我。他的行為偷偷摸摸、惡毒、陰險,而且深藏在他動機裡最黑暗的目的,就是破壞我的名譽。

沒有任何方式能夠完整表達這個經歷帶給我的痛苦。那種感覺就像你一早起床發現你的另一半或最要好的朋友離開了你,或是死掉了。我哀痛逾恆,內心深深受創。我最好的朋友怎麼會對我做出這麼惡毒的事、怎麼可以如此冷酷無情?我完全無法理解。這一切都是為了嗎?難道他拋棄了友情、事業夥伴和靈性上的牽繫,都只是因為?靈性到哪裡去了?我幫助他學習的荷歐波諾波諾到哪裡去了?他的心到哪裡去了?

這件事最諷刺的地方在於,我是因為他才開始對荷歐波諾波諾感興趣的。他聽說一個神奇治療師的故事、看過一本小冊子,然後把整件事告訴我,但他完全不知道荷歐波諾波諾是什麼。我發現這個主題非常吸引人,想知道更多,所以開始研究那個故事從何而來、背後的主角和詳情是什麼。最後,我和修‧藍博士見了面,並寫了《零極限》。

我以為我的朋友很了解個人責任、愛和寬恕的原則是什麼,畢竟他第一次參加的荷歐波諾波諾活動是我替他出的錢。然而,一旦他的地雷被踩到了,不管是因為在俄羅斯受到的驚嚇或其他的什麼事,他就完全把責任推給別人了。他怪罪於我,甚至做出更過分的事。荷歐波諾波諾把這種報復行為叫作「依諾」(ino),意思是心中懷抱著恨意,刻意去傷害他人。這是想像得到最嚴重的罪過,而他就是那樣對我的。這就是所謂的大禍臨頭,我清理……清理……再清理。

我從能量的角度來看自己為何牽扯進這齣戲裡,試著理解我究竟是怎麼吸引了這整件事。我知道所有人的生命都是緊密交織在一起的,我們是能量的舞動,沒有任何事物是憑空發生的。我的朋友和我共有一個程式——一種心智的病毒。我盡己所能回想修‧藍博士教我的一切,直至清楚地了解到,唯一的辦法就是清理、清理、清理。

我開始為我的朋友感到難過,開始了解他不知怎麼地有了某個程式,最後被程式掌控了心智。我知道他之前也曾對家人和朋友勃然大怒,我親眼見過那樣的場面,只是從來沒想過同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我們之間,或者他會對我有這樣的怒氣。感覺起來真的好像有個程式掌控了他,操縱著他的行為。我想要幫助他,以某種方式療癒他,所以不斷地清理,消除我內在的程式,希望這麼做可以一併把那個程式從他內在消除。

在真正的荷歐波諾波諾的實相中,這和他無關,一切都是因為我。

如果整件事裡有任何人有正當理由覺得自己是受害者,非我莫屬;如果有任何人握有我朋友背叛我的證據,那個人就是我。我還留著我和他往來,以及他寫給其他人的電子郵件,可以證明他在公開場合及私底下做了些什麼。換作別人,可能會利用這些東西來對付他,但我不會這麼做。

正如修‧藍博士經常告誡我的:「外面沒有任何事物。」一切都在自己之內。我必須強迫自己為我朋友的所作所為負起全部責任,找出存在我和我們之內,那個創造、吸引並顯化整齣戲的程式。

我的朋友後來搬走了,我感覺得出來他一直都想這麼做。他是不是為了切斷與我之間的事業夥伴關係,所以創造出這段惡夢般的情節呢?我猜他有金錢上的問題。他是不是需要一個人來當代罪羔羊?如果是,我當然是最方便的人選。我這麼猜測並不是要責難他,因為真正的荷歐波諾波諾沒有責怪,我只是想要呈現人心總是試圖在沒有意義的事情中找出意義。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猜想是對是錯,這一點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修‧藍博士說得沒錯,災禍果真降臨了。

那麼,我是如何處理這場由我的朋友和我共有的程式引發的災難呢?我什麼都沒做。我並未聘請律師或連絡任何政府機關,因為那樣做感覺起來一點都不慈愛、不寬容,完全沒有荷歐波諾波諾的精神。儘管我的朋友確實做了一些很不好的事,試圖摧毀我的名譽(這讓我備感痛楚,因為他明明知道負完全責任和清理是什麼意思),但我沒有報復。

相反地,我清理自己——我感受到椎心之痛、我感受到背叛與不公,但我把這一切全部交給神性。我運用修‧藍博士教我的清理方法,負起全部的責任。這個狀況是我創造的,在公開場合,我沒有說過一句否認的話,而現在我把這件事寫出來,是為了跟你分享一個更大的課題(馬上就會揭曉)。我把這齣戲帶進我之內,在那裡清理。

我還運用了一個進階版的荷歐波諾波諾(我會在後面的章節與你分享)。綜合使用這些方法之後,我終於能夠釋放我對那位曾經是朋友的人的認知能量。整件事平息了下來,他也停止抹黑我的舉動。一切塵埃落定,風平浪靜,日子繼續往前走。我的事業一如往常地運作,只是少了他的存在。我很想念我倆曾經擁有的那段充滿愛的關係,但我寧願自由自在,也不要狂亂紛擾。

有趣的是,在我寫這本書的過程中,他主動和我連繫,問我能否跟他一起主持一場荷歐波諾波諾的活動。這表示我的清理發揮了作用,我和他之間已經雨過天晴了嗎?沒錯,但我依舊婉拒了他的邀約。他是過去式了,我已經清理了自己,放下了。我愛他,也原諒他,並祝福他一切順利。

讓我們都向前走吧。

那麼,那個更大的課題是什麼?請大家一定要明白,這件事並非我朋友的錯,也完全不是我的錯。沒有人需要被責怪,引發這件事的,是一個程式。了解這一點非常重要。我察覺到自己之內的程式,並為它負起責任,而隨著我清理那個程式,狀況就解除了。

這是要學習的第一項功課,也是我與你分享這個故事的原因。即使是作家或大師,歸根究柢都要實行荷歐波諾波諾來清理各種程式、記憶及其他資訊,好讓自己回到純粹的愛的狀態。正如修‧藍博士經常說的:「我來這裡就是為了清理。」

你將在這本書裡學到,生命總是不斷帶來挑戰。這是生命的本質,而離開這個牢籠的通行證,就是實行荷歐波諾波諾。當你說出「我愛你」「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這四句話時,你就把自己根本沒有意識到的那些程式和信念刪除了,這會讓你比較輕鬆地通過生命的考驗。清理得越多、刪除越多資訊,你就越接近神性或「零」。

真有那麼容易嗎?這個方法是不是每次都有效?為什麼人生在變好之前往往變得更糟?跟著我,讓我們一起深入這場冒險一探究竟……

2 你將脫胎換骨

經常有人抱怨,在學會說四句話——「我愛你」「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這個基礎的荷歐波諾波諾實行方法之後,碰到的壞事似乎比好事多。

為什麼會有這種狀況?試想,一杯靜置了一段時間的水,當你開始攪拌它時,懸浮在水中的髒汙就會被攪亂,其中有一些一定會浮上水面。你必須持續清理,才能將所有髒汙一網打盡。我們心智裡的程式停留在非常深、非常黑暗的地方,所以我們可能會在感受到光明前,先經歷黑暗,但我們必須在開始清理這杯水之前,先找出這些髒汙。如同字面上的意思,清理之後,就會乾淨了。

「資訊」這個詞被用來描述這種無意識的程式,也就是阻擋你聽見你神性的聲音的垃圾。在某一次的零極限活動中,有人問修‧藍博士「小我」和「神性」的差別何在,博士這麼回答:

首先,小我並不存在。你知道嗎?根本沒有這種東西,只有資訊,是資訊在說話,資訊說它就是小我——但根本沒有什麼「小我」,那只是資訊。我可以這樣說嗎?那只是資訊。資訊說什麼,你就說什麼,所以你對自己完全沒有掌控權。而荷歐波諾波諾要做的,就是讓你找到那些資訊,然後把它們清掉。你本來就是完美的,我們只是要清除那些資訊,讓它們不再擋住你,如此一來,你就可以置身光明之中。

我們要處理的資訊只有三種,一種我稱為「無限的零」(IZ,Infinite Zero),這是一種中性的狀態。另一種則是神性進入「零」之中啟發你,我稱為「IZI」——這是靈感,代表你已經融入流動之中。它毫不費力、輕鬆地發生。此外,還有所謂的「記憶」。記憶跟不費力和輕鬆背道而馳,讓人無法放鬆,所以你會生病,因為你遠離了源頭和你自己。

你的心智只會處於這三種狀態之一,沒有中間地帶,你不可能同時存在兩種狀態中。

《零極限》出版後,擾亂了許多人和他們的程式。我不只一次提醒自己,問題不是那些到處說壞話的人,是存在他們之內的資訊——程式——造成了他們的不滿。

你一定也有過這樣的狀況:你脫口說出非你本意的話,完全搞不清楚那些話是哪兒來的。根據荷歐波諾波諾,那些話是從你無意識裡的程式冒出來的。你壓根兒不知道有這樣的程式存在,直到某個狀況發生,觸動了某個按鈕。然後,你就要小心了,因為衰事一件接一件發生了。

關於我在上一章提到的那個從俄羅斯回來之後就崩潰的朋友,要問的問題是:「究竟是他,或是一個被啟動的程式?」我在那次的事件之後就學到,幾乎所有我們以人類身分做出來的事,都是內在程式運作的結果。就我個人來說,我從來沒遇過任何一個活在覺醒第四階段的人。我在書上看過,但我自己不是那樣的人,我還在第三階段(臣服)。進入第四階段(開悟)需要神的恩典——意思就是,直到那一天來臨前,無意識的動機主導了我們大部分的行為。

這一點都不讓人驚訝,神經科學已經證實了我們是多麼地無意識。我們擁有的力量和掌控權比之前想像的多,但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這一點,更別說好好利用了。基本上,我們一輩子就像由父母的養育方式及我們承繼的過去設定好程式的機器人,以某些特定且可預測的方式反應。

當某人對你、我或其他任何一個人大發雷霆時,很少是因為你、我或其他任何人的關係,而是跟他們擁有的程式有關。這裡有個重點:你在別人身上看到什麼,就表示你自己也有那樣東西。修‧藍博士最有名的一句話是:「你有沒有注意到,每當你有問題時,你都在場?」

你在場,因為你是問題的一部分——或者更好的說法是,你是程式的一部分。你內在的程式引來另一個擁有相同程式的人,就像照鏡子一樣。你在鏡子裡看到的是你,你在人生中看到的一切,也都是你。外在的種種都是投射,若不是在自己之內體驗到了,你根本不會知道它們的存在。一切都發生在我們之內,外在世界只是內在的反射。這就是為什麼,了解所謂的「完全責任」就是要為你看到和經歷到的一切負責非常重要。從許多方面來說,外在世界沒有任何事物,因為你只在自己之內察覺到它。再說一次:一切都是你內在的反射。一切都是一面鏡子、都是一個共享的程式,當你清理時,你是在清理那個程式,並成為解決辦法的一部分。

這就是修‧藍博士用來療癒一整間醫院裡患有精神疾病的罪犯的方法。他並沒有治療他們,而是治療自己,將那些罪犯視為他自身內在某個程式的投射。傳統的治療方法對那些罪犯來說早已無效,而修‧藍博士藉由治療自己的認知來改變他們。當他清理了那些投射,病人的狀況就好轉了。

你必須了解,當你看著這本書、看著任何一個人,或是經歷任何片刻時,很少能夠單純地看見其本質……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