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00400103

兜售夢想的先知

譯者 徐若英
出版日 2011-02-24
定價 $290
優惠價 79折 $229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內容簡介

沒有奇蹟,生命也能從內在發光!

巴西國寶級作家,發自靈魂最深處的奇蹟之作
讓你笑、讓你哭,更讓你動念思考

他賣給孤寂的人愛,賣給怯懦的人膽識,賣給不安的人勇氣,賣給不知變通的人寬容,
賣給悲傷的人同情,賣給想結束生命的人一個暫時休息的逗號。
他喚醒你,帶領你進行最重要的內心之旅,找到最美善的自己。

超過
1200萬巴西讀者狂熱支持,為3000萬全球讀者找到夢想的奇蹟寓言!
巴西年度冠軍書,遠遠超越《追風箏的孩子》《偷書賊》!
拉丁美洲最傑出的國寶級作家,與保羅
科爾賀齊名,52國爭相出版

最具影響力的都會心靈寓言,不只讓你笑、讓你哭,更重要的是,它讓你開始思考。
為人們診斷迷失自我的危機,重新擁抱生命的快樂,成為從內在發出光芒的人。

一個自稱「賣夢人」的神秘男子,他要賣給你人生中最缺乏的希望與信念
……
故事描述一名站在摩天大樓上、企圖自殺的大學教授,當眾人紛紛勸阻,這時卻出現一個好整以暇地吃著三明治的神秘男子,以另類而犀利的詰問方式拯救了他。
神秘男子穿梭在大都會的每個角落,當他開始像個先知一般,帶給人們希望,並解救他們逃離生活的枷鎖、撫平內心的混亂情緒時,卻也樹立了不少敵人。他到底是何方神聖?會不會根本就是個瘋子?
沒有人知道這個神秘人物的姓名與來歷。他穿梭在這個宛如巨大精神病院的世界,用發人深省的語言帶給人們神奇的療效。一群「信徒」開始崇拜並追隨他,卻沒料到「大師」的真面目居然是
……

【名人推薦】
張德芬、李欣頻、黑幼龍、朱植森牧師、嚴心鏞、《老師的10個對不起》作者簡世明
准提新境心靈工坊sada、台大外文系教授張淑英、群傑成長中心羅秀


眾聲好評
有一些書是智慧的產物,有一些來自於靈魂深處。《兜售夢想的先知》則是汲取自我靈魂的最底層。──作者 奧古斯都庫里
我們需要一位「賣夢人」,在身旁對著我們大聲疾呼或當頭棒喝,讓我們固著的心靈被撼動而覺醒。「賣夢人」可以是自己內在的聲音、一本書或一位老師。 ──Anand Sada
奧古斯都庫里嶄新的觀點與幽默的語句,脫離了寓言故事與陳腔濫調的範疇,給了我們一場愉快的心靈體驗。──《出版家週刊》
批評或讚美都是這個社會的通病。我不能告訴你這本書是好是壞,只能說內容讓我牽腸掛肚,從第一頁到最後一頁都捨不得離開目光。──讀者 Kevin
這是一本偉大的書,豐富的隱喻和質疑促使我們不斷思考,讓我們的生命在感動中發生轉變。──讀者 Remo
上帝給了我們《聖經》,但丁給了我們《神曲》,感謝奧古斯都庫里寫下了《兜售夢想的先知》。



作者介紹

拉丁美洲國民作家 
奧古斯都庫里Augusto Cury

1958年出生於巴西,擁有心理學家、精神科醫師、科學家及作家等多重身分。大學時期主修心理學,曾於西班牙的伊雷斯巴勒阿雷斯大學研究教育學,後於巴西Center Philadelphia University取得博士學位,畢生致力於精神科學研究。自從發表「多焦點智能發展」這種有關心靈對人類的影響,以及思想構成過程之研究理論,便開始揚名國際,受到全球讀者熱切的矚目。他不但在美國楊百翰大學召開有關人類的偏見與差異性議題的研討會,也以葡萄牙「Sobredo Tardos」學會名譽會員身分參與許多活動,同時也在「Portau」知性學會、「Genius」學會等為教育家及一般民眾服務的單位任職。
《兜售夢想的先知》是他至今
25本著作當中,最重要的一本小說。2008年在巴西推出後,就迅速攻占排行榜冠軍,在讀者心中地位甚至超越保羅科爾賀,成為千萬人的心靈導師,也奠定國寶級作家的榮銜,更成為各國爭相搶讀、最具號召力的都會心靈寓言。一直以來,他都是書市的暢銷天王,從巴西國家足球隊員、醫生到市井小民都被感動到潸然淚下。
他對台灣的讀者說:「當我開始出版自己作品的時候,我沒有想到,有一天我的作品會被
50餘個國家以千萬計的讀者所閱讀。……我寫作的目的不是為了成功,而是因為我深愛著思想的世界,深愛著生活和人類。對我來說,生命是最精彩的演出,其中的喜劇和悲劇、掌聲和失敗,演繹成了每個人的故事。」一個充滿愛心、在意生活與人群的專家與創作者,正無怨無悔的繼續為你我而述說。

譯者簡介 / 徐若英
現為專職譯者。有散文、財經、童書、科普、自我管理等各類譯作出版。譯作種類多元,計有財經企管、兒童品格教養與生活類叢書。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00400103
ISBN:9789861333601
頁數:288,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1333601
看更多

各界推薦

《推薦序一》
末世的救贖:成為自己的賣夢人 / 准提新境心靈工坊暨台灣合一祝福 起源中心創辦人 Anand Sada


我不常閱讀小說,因為它須涉入裡面許多的人物和情節,因此小說的世界也就距離我的生活越來越遠。當出版社邀約為這本心靈小說寫推薦序時,內心升起了些微的猶豫。等到手中拿到書稿,我便情不自禁的墜入裡面的人物刻畫和如詩般的對白,而不再只是一位置身事外的讀者。整個閱讀的過程,同時也勾起了與自己的心靈對話。我想要借用作者奧古斯都‧庫里在一開始所提到的兩句話,來表達我內心所感受到的共鳴:「這是一個悲傷肆虐人們心靈的時代」「不單是窮人,就連富人也深深感受到心靈的疲憊」。

是的,我們活在一個很特別的世代,一個乍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希望的時代,很多預言都指出地球可能面臨毀滅的危機。但是我卻強烈地感覺到,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具有轉化性的關鍵時刻,因為我們被召喚去意識到一個可能性,那就是「人類集體的覺醒」。正是因為如此,這六年,我將自己全然的獻身在這個工作上,從個人探索心靈的過程中,我了解到這是有可能的。值得慶幸的是,我也遇見了一些「賣夢人」,透過他們的指引而展開漫長的心靈探尋和發現,於是我被救贖了。所以,我知道這個救贖是可能的。

作者從一位站在大廈頂樓準備放棄自己生命而尋短的男子,揭開整本小說的序幕,同時也暗指這個時代的人們內心充滿著徬徨、無奈、挫折或精神上的自我折磨,卻苦於找不到出路,最後只好依循社會上普遍人們的生活型態,讓自己繼續保持麻木,或像行屍走肉般的活著,甚至不惜選擇自我了結。但是這個看似沒有出口的地方,其實蘊藏著靈性成長和轉化的契機。在這個關鍵時刻,這名亟欲自殺的男子生命中突然出現了一位「賣夢人」,一段自我探詢的旅程就展開了。

我個人覺得這個世界就像是一面鏡子,每件事或每個人都可以視為自己心靈的顯現,藉此深入的觀照和審視自己的存在。所以,我期待每個人都能勇敢的掀開自己的面具,並且毫無抗拒的將書中出現的每個人物,都看成是你自己的一部分。也許你會意外的發現,自己竟深藏著屬於人性的懦弱、貪婪、冷漠、傲慢和無知……要清楚的看見自己,也許會很掙扎或痛苦,但只有勇敢的卸下面具,才能真正的療癒自心的狂妄。

當我看到本書的最後一頁時,關於「賣夢人」的真實身分和真相終於大白。我了解到沒有任何一個問題是屬於個人的問題,沒有任何一種痛苦是屬於個人的痛苦,我們每個人都是活在一個浩瀚的人類集體意識中,這是屬於人類集體的問題和痛苦,一旦有人走出這個集體的陷阱,他就可以是「賣夢人」。

讀完了這本書,我一個人獨自沉思了許久。在這個世紀,身為人類中的一員,每個人的心都如同一個無窮無盡的宇宙,但是我們有時卻會被自己的偏見囚禁在一個暗無天日的黑牢裡,深陷在自以為是的情緒中受苦。我們需要一位「賣夢人」,在身旁對著我們大聲疾呼或當頭棒喝,讓我們固著的心靈被撼動而覺醒。「賣夢人」可以是自己內在的聲音、一本書或一位老師。

「賣夢人」其實無所不在。

「你是誰?你最大的夢想是什麼?」當生命即將落幕的那天來臨時,最能刻畫這一生旅程的印記是什麼呢?我們每個人都需要找到自己的答案。

            
                                
《推薦序二》
人生的評語   /《老師的10個對不起》作者 簡世明

學期快結束了,老師們都忙著寫評語。

這幾年來,評語的寫法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以往是「鐵口直斷」式的臧否,比如說:「品學兼優」「堪為表率」之類,當然也會出現如廣告教父孫大偉的高中老師所給的評語:「該生素質太差」。

老師寫給我的評語,早已忘記。因為內容也不會是多麼激勵人心的話語,在高中老師的心目中,顯然敝人更是毫無素質可言的。

現在輪到自己替學生寫評語了,該寫些甚麼?怎麼寫?

重要的是以什麼「觀點」來告訴家長和孩子,他們過去的「表現」是好是壞?他們的未來要追尋怎樣的道路?

所以,「賣夢人」是如此令人不安。書中的先知,把我們賴以為生的「知識」、自以為是的「自尊」,全部毀壞。剥光了這些站在學生的面前,我們還剩下什麼?

先知說,所有的正常人其實是「關在世界上的」精神病患。如果這樣,當老師的罪過就大了,這些精神病有一大堆是我們製造出來的啊!

因為我們只想教會學生我們希望他們學會的,卻不自問學生想學的是什麼。因為我們總在成績上斤斤計較,總是強調成績好的人才能踏上「正常」發展的軌道。

賣夢人繼續流浪,留下我站在這裡思索,對著他的背影凝望。

希望有那麼一天,祂對我的評語會是:「你不正常;甚至有點瘋狂。但我把喜悅與幸福都交付給你了!」
 
看更多

試閱

《自序》
給中文讀者 /  奧古斯都‧庫里

《兜售夢想的先知》是我的第二十四部作品。我希望第一次接觸我作品的親愛的中文讀者能夠了解,我的小說不是只為娛樂、消遣和刺激而創作的。我是一名精神病學家、心理療法專家,並從事被人們稱為心理學或多焦點智能發展的研究工作,這是世界上關於思維的建立和思想家培養的少有的幾種理論中的一種。因此,我的小說關注心理、社會和哲學命題,剖析人類衝突、社會危機和心理障礙,目的在於激發人們的思考,拓展人們的智力。我的第一本小說名為《人類的未來》,從社會精英到目不識丁的人,從巴西國家足球隊的球員到沒沒無聞的人,從醫生到患者,許多人讀後潸然淚下。

二十五年來,我像著魔一般不停的寫作。大約十年前,我開始出版作品。現在,我仍然有三千多頁文字未與讀者見面。並非自我誇耀,我的作品被許多中學和大學採用,在一些國家,它們也被用於碩士和博士論文研究。我寫作的目的不是為了成功,而是因為我深愛著思想的世界,深愛著生活和人類。對我來說,生命是最精彩的演出,其中的喜劇和悲劇、掌聲和失敗演繹成每個人的故事。當我開始出版自己作品的時候,我沒有想到,有一天我的作品會被五十餘個國家以千萬計的讀者所閱讀。我也不太了解,為什麼我的作品會如此暢銷,因為我很少接受電視台和報紙的採訪。我喜歡一人獨處,因為我覺得自己僅僅是一個社會的僕人。我不比任何人優秀。在我看來,崇拜名人,尤其是美國,特別是好萊塢所宣傳的名人,是人類病態的一個症狀。

有一次,我接受了歐洲某國一家著名研究院授予我的榮譽院士頭銜。那時候,我就在想:「我滿能唬人的嘛!」玩笑歸玩笑。透過研究思維運作和智力發展,我堅信,每個人都擁有未被啟動的智慧潛力,一旦啟動,其拓展的能力超過人們的想像。《兜售夢想的先知》是系列三部曲的第一部。我希望,我的讀者們在閱讀它的時候,能夠做一場每個人在其生命歷程中都應該做的最重要的旅行,就是心靈之旅和心理之旅,並透過這種方式,啟動一些自己的智慧潛能。我曾經為我的祖國巴西的一些名人和最富裕的人做過治療,但是我看到的卻是許多生活在宮殿中的可憐人,因為他們沒有學會在自己內心旅行,沒有學會成為自己故事的作者。

我希望許多中文讀者,無論是成年人或者是青少年,在從書中的絕妙人物身上獲得愉悅的同時,都能夠做一次這樣的旅行,激發自己的聰明才智中的重要潛能,例如先思後行、保護情感、啟動而不是壓抑思想、正視失去和挫折、解放創造力。我謹希望盡自己的綿薄之力,使中文讀者對心靈的舞台有更多的了解,並在這座最複雜的劇場閃閃發光。

在我看來,在這座撲朔迷離的劇場裡,人類急速而且群體性的染上了疾病。我們很少學習如何管理思想和情緒,如何成為我們自己故事的編導。憂鬱症、焦慮症、厭食症、恐慌症的患者和自殺人數令人震驚的增長,不是沒有原因的。我們越來越了解我們用肉眼無法看見的原子,以及那個我們永遠不會落腳的廣闊太空,但是,卻對心理世界及其基本運作知之甚少。因此,《兜售夢想的先知》講述了一個神秘人物的故事,他被人稱作「大師」。沒有人知道他的姓名、來歷、學歷和家族史。他漫遊大街小巷,出入購物商場和大學,到處疾呼現代社會已經變成了一座巨大的精神病院。在這座「醫院」裡,「正常人」是那些抑鬱而焦慮的人,而那些健康而安詳的人卻是「不正常的人」。

我在寫這本小說的時候,宛如行走於戲劇和諷刺的山谷中,行走於充滿了熱淚和無拘無束微笑的土地上。我沒有想到這本書會獲得這麼大的成功,在出版當年便成為巴西最暢銷的小說。現在,它正被改編成電影和戲劇。有些人問我,是受到什麼人的啟發而創作了這部作品?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請允許我解釋一下。我過去即便不是世界上最知名的無神論者,或許也是其中之一。也許我比寫出《上帝之死》的尼采、馬克思、佛洛依德、沙特等人更堅信無神論。由於我研究的是科學的終極領域及誕生思想的世界,對我來說,上帝就是這個思想世界的產物,是熱愛生命卻不願接受其消亡的大腦的產物。但是,因為我的理論所要研究的是思維的建立和思想家的培養,分析過科學領域的一些著名思想家,例如愛因斯坦和佛洛依德之後,基於心理學家的身分,我開始研究歷史上最著名的人物——耶穌。我對他的智慧感到困惑。我發現,耶穌超出了人類的想像,並且認識到逼近二十億基督徒中的絕大部分,根本不了解耶穌智慧中的某些重要層面。我的無神論就此瓦解。我不主張任何宗教,但是,信仰一旦建立,科學便沉默了。然而,正是耶穌那撲朔迷離的智慧和美妙故事,啟發我創作了這部作品。

所有的人都渴望激情澎湃的生命。但是,到哪裡尋找澎湃的激情?它們存在於社會的哪個領域?有些人花費大量金錢只為了得到它們,卻在焦慮中死去。有些人拚命追逐名聲和榮譽,最終也在憤懣中死去。這部小說中的人物活得生氣勃勃、情感豐富。當然,他們也會陷入巨大的混亂之中,並不斷遭遇一個又一個的風險。我無法將我的想法快速的寫出來,只能像一個文字工匠似的努力地將它們一一展現。在這本書中,你會看到經過了十遍乃至二十遍的精雕細琢和重寫之後的想法。

藉此機會,我將這部小說獻給那些以某種方式透過他們的智慧、批評、感性、慷慨和關懷販賣夢想的中文讀者。賣夢人為他人奉獻、為他人付出。他人的幸福不會引起嫉妒,只會帶來快樂。他們就是那些「不正常的人」,因為「正常」意味著沉緬於個人主義和自我中心的泥沼中。

【內容轉載】
相遇

星期五的下午五點鐘,平常這個時間應該行色匆匆的人們,不知何故卻在大都會鬧區的中心街道駐足成群。人們站在美國街和歐洲街的交叉路口,神色凝重的抬頭望著某處。不一會兒,伴隨著刺耳的警笛聲,一輛消防車駛近,不難明白有事故發生。一輛救護車穿梭在堵塞的車陣當中,趕往事發現場。 

地點是聖保羅大廈,全球首屈一指的大企業「Megasoft集團」的旗下產業。從車上跳下的幾個消防員迅速移動著,訓練有素地立刻封鎖現場,隔離圍觀群眾。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其餘好奇圍上來的人們,心裡也在納悶:「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有這麼多人聚在這裡?」疑惑的擠進人群裡一探究竟。群眾當中,有人朝天空指著一個方向。玻璃帷幕外牆、氣派無比的建築物二十樓的欄杆上,一名男子瑟縮著上半身,站在那裡。

原來這名男子企圖尋短。一如他試圖放棄自己的生命,這是一個悲傷肆虐人們心靈的時代。

比起戰爭和殺人造成的死亡,這是一個更多人亟欲自我了結生命的時代。這樣的數字令人吃驚。體驗生命喜悅的機會,像一望無際的大海般遼闊,另一方面,卻也像托盤上的積水淺顯見底。即便是知識份子,或是某些生來家產雄厚、含著銀湯匙出生的人,在他們優渥的物質世界背後,同樣也有個倦怠又空虛的人生。均一主義的社會體制下,不單是窮人,就連富裕人家也深深感受到心靈的疲憊。

在聖保羅大廈企圖自殺的人,是一名看起來年約四十出頭的中年男子。微胖的臉、濃密的眉毛、找不出半點皺紋的好皮膚,還有一頭稍嫌過長但服貼的灰色頭髮。很可能在下一瞬間,他費盡氣力、長年鑽研累積的豐富學識,就會化為烏有。他精通五國語言,卻沒有任何一種有助於他和自己對話,沒有一種能夠表達盤踞在他內心深處、如同鬼魅般的心事。嚴重的憂鬱症令他深感窒息,生命對他而言,已經不再具有任何意義。

他找不到任何心靈寄託,認定自己的人生就只剩下這最後片刻。一般人都恐懼「死亡」,但是另一方面又認為「死亡」是瞬間消除人類苦惱與混亂的魔法。他亟欲結束生命的決心不為任何事物所動。他望著天空,希望縱身一躍之際能夠就此得到解脫。他拉回視線,往地面看了一眼。不在乎從高空墜落的危險,他不假思索地往前踏出兩步。大廈前圍觀的群眾,這時候都在想像著他縱身跳下的畫面,恐慌的氣氛影響,大家不禁一陣騷動。

望著大廈頂樓的景象,有些人因為太過緊張而不自覺的咬起自己的指甲;也有人眼睛眨也不眨一下,深怕錯過什麼似的緊盯著男子的舉動。人都憎惡痛苦,卻又難以抵禦痛苦驅使心智的強烈吸引力。而且,關於意外事故,或是有人遭污名化,或是發生悲慘的狀況,人們都是斷然拒絕的,卻又會不自覺的暗自關切。自殺,便是其中之一。目睹別人自殺的人們,會擔心自己親眼見證的衝擊所帶來的煩惱和夜不成眠,卻還是忍不住去全程觀看慘不忍睹的場面。有別於極度緊張又擔心的圍觀群眾,被困在堵塞的車陣當中的許多司機都失去了耐性,不耐煩的拚命按喇叭。有人把頭探出窗外,大聲的叫喊:

「喂,你不要跳了行不行?」

一群消防員和警察署長都來到了頂樓,極力勸說企圖自殺的男子。然而,眼見眾人的勸說起不了作用,他們只得急忙找來知名的精神科醫師。醫師先是想辦法取得男子的信任,然後慢慢引導他想像莽撞的舉動會造成什麼樣的結果。但是,仍然沒有奏效。企圖自殺的男子前後接受過四次精神科治療,每一個醫師如出一轍的說法,已經令他厭煩至極。看到精神科醫師企圖靠近,他大叫道:「再走近一步,我就跳下去!」他深信「死亡能讓自己回歸平靜」。也不管圍觀的群眾越來越多,他是鐵了心打算這麼做。他的腦海裡不斷迴旋著活到至今所經歷的一切不堪回首的記憶。

掙扎著咀嚼過去受過的創痛,他任由心底的憤怒沸騰、蔓延。

這時,一名男子穿過聚集的群眾,悄悄的現身。衣衫襤褸的他,一眼看上去就跟路過的行人沒什麼不同。藍色長袖襯衫的袖釦是鬆開的,而且上面有著一塊塊看似久未清洗的灰色污漬。套在襯衫外是一件皺巴巴的外套,下身穿的黑褲子同樣也皺亂不平,看上去至少有一個禮拜沒有換洗過。略嫌過長的頭髮凌亂糾結,兩側鬢毛帶些灰白,略長的鬍子似乎也很久沒剃了。他的皮膚粗糙,眼睛周圍及臉頰上有著深深的紋路。無庸置疑的,這名男子是個流浪漢。年紀大概只有三、四十歲左右,看起來卻過於蒼老。不像政治家,也不像靈學家,更不像是學者。

完全看不出半點魅力的他,其實與外表給人的印象不同,舉手投足之間相當的圓滑老練。他面帶微笑,輕柔的碰觸人們的肩膀,等他們讓路再從旁邊經過。他的手一觸碰,大家都很自動的為他讓出路來。

當男子踏入消防員拉起來的封鎖線內,幾個消防員立刻擋在他面前。不過他絲毫不以為意,逼視著擋住去路的幾個人,說道:

「我必須進去,頂樓那個人在等我。」

其中一名消防員,把他從頭到腳打量一番之後,搖頭表示不行,因為他看起來反而更需要他們幫忙。

「請問你的名字是?」
消防員用質疑的眼神問道。

「情況都已經這麼急迫了,我叫什麼名字根本不重要!」
神秘男子不耐煩的斥喝道。

「是誰找你來的?」
消防員接著問。

「你馬上就會知道了。如果你打算繼續盤問我,最好先找人準備一副棺木過來。」
他惡狠狠的回答。

那一瞬間,幾個消防員覺得一股寒意直竄背脊,手心不禁開始冒冷汗。神秘男子的最後一句話,讓他們一時之間不知所措。然後,男子從容的穿過他們的戒備。幾名消防員這個時候猜想:說不定他是某個很厲害的精神科醫師,或是頂樓那名男子的親戚什麼的。

就要踏上頂樓的時候,他再度被攔住。警察署長擋在他的面前,毫不客氣的說道:
「喂,站住!這裡不可以隨便進來!」

他要男子馬上離開,但神秘男子卻逼視他的眼睛說:
「把我叫來現在又不讓我進去,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警察署長馬上看了一眼消防隊長,然後將視線拉回到精神科醫師。他們用眼神相互詢問,想搞清楚究竟這名男子是誰找來的。

這名衣衫襤褸又身分不明的男子,趁大家不注意的空檔,敏捷的跨過封鎖線,走向站在死亡門檻上的男人。

急忙想要阻止他的警察署長,這時也只好硬生生的嚥下原本快衝出口的話。大聲喝止不但可能造成情況失控,更可能真的讓想自殺的男人做出無法挽回的舉動。如臨大敵的警方和精神科醫師,大家都在屏息以待接下來的發展。

神秘男子完全沒有先行探問鬧自殺男子的意見,逕自一步步的走過去,無視於男子真的從大廈跳下去的危險。看到一個陌生男子一下子離自己只隔三十公尺的距離,鬧自殺的男人驚恐的放聲大叫:
「別過來,要不然我就從這裡跳下去!」

神秘男子一點也不以為意,自顧自的跨坐在建築物的欄杆上,從外套口袋裡拿出一個三明治,愉快的吃了起來。每咬下一口三明治,便很開心的吹聲口哨。

鬧自殺的男人詫異的看著眼前的景象。竟然有人在一個想自殺的人面前旁若無人的享用三明治,甚至還愉快的吹著口哨。男人突然覺得心裡很不是滋味,於是大聲的咆哮起來:
「不准你再吹口哨!我真的會從這裡跳下去的!」

這時,神秘男子若無其事的回應:
「請你不要妨礙我享用美味的晚餐。」

神秘男子義正詞嚴的說完,居然心情很輕鬆似的擺動著腿,然後又咬下幾口三明治。過了一會兒,他轉頭看向想自殺的男人,把拿著三明治的手朝他伸出去,用動作問他要不要也來一口。

望著眼前的景象,警察署長簡直氣壞了,一旁的精神科醫師則是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而消防隊隊長是不安的皺著眉頭。

想自殺的男人一動也不動的陷入沉思。怎麼可能有這種人?這傢伙簡直比我還要瘋狂!


我是誰?

企圖自殺的男子緊閉著雙眼,不斷發出急促的呼吸聲。他皺著眉頭思考:究竟該往下跳?大聲的咆哮?或是奮力的撲向這個神秘男子?然而,他只能急促的喘氣,並且大聲的怒吼:
「全部給我滾開!不然我現在就跳下去!」

說完又向欄杆外踏出一步。這一次,似乎是真的要跳下去的態勢。底下圍觀的群眾都面露驚恐的騷動起來,警察署長則是雙手掩住眼睛不敢看。

所有人一致認為,只有神秘男子離開現場,才能阻止這場自殺風波。精神科醫師和警察署長內心都希望神秘男子能主動說出:「千萬不要跳!我這就離開。」或是:「活著是非常美好的事情。雖然我不清楚你究竟遇到什麼樣的困難,但不論如何一定可以解決的。你還有大好的人生不是嗎?」之類的話。不料,神秘男子卻突然站起來,開始大聲朗誦深奧難懂的哲學詩句。在場所有的人,特別是企圖自殺的男子,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一臉驚愕。神秘男子看著天空,喃喃念著詩句,突然又轉過身指著想企圖自我了結性命的男人。

此人的誕生之日啊,請從時間當中消失吧!
那天早晨浸濕小草的朝露啊,就此在虛空之中蒸發吧!
曾經為人們帶來愉悅的那個晴朗午後啊,安息吧!
痛苦啊,請奪去這個人著床母體的那個晚上吧!
點點綴飾夜空的閃亮星群啊,請將那天歸於平淡吧!
請收回童年時期他曾感受過的喜樂和恐懼吧!
冒險和充滿著未知的一切啊,請就此從他的童年時光裡消散吧!
夢想與夢魘以及瘋狂啊,請將他的人生推入危險之中吧!

神秘男子原本激昂的吟誦詩句,突然間又轉為淒迷哀傷的神情。然後,靜靜的用低沉的嗓音數了一下「一」。所有人不禁感到訝異,心想神秘男子該不會是要演出一場露天的即興公演?警察人員也拿不定主意,不知道是該繼續靜觀其變,還是要從中介入。消防隊長試探的眼神望向精神科醫師,醫師於是回應道:
「我從來沒聽過哪一首詩句裡有『此人的誕生之日啊,請從時間裡消失吧!』『請收回童年時期他曾感受過的喜樂和恐懼吧!』這兩句話。雖然我不常接觸詩詞歌賦這種東西……我敢斷定,他一定是精神異常,不會錯的!」

想自殺的男人深受刺激,在受到極大的震撼之餘,陷入混亂的狀態。儘管對於神秘男子的任何一句話都不為所動,但是他朗誦的詩句,竟是那般強而有力的衝擊自己的內心。他無法克制排山倒海而來的莫名憤怒,極其激烈的大聲反駁:
「你是誰?為什麼要抺減我所有的過去?憑什麼粉碎我寶貴的童年時光?你這個無理又傲慢的怪胎……」他對神秘男子激憤的咆哮後,回神想了一下自己。
想要抺滅過去的人,不正是我自己嗎?

不,事到如今想這些都於事無補。

「小心哪!思想是一件危險的事情,尤其是對於一個企圖自殺的人而言。既然你都要尋死了,又何必想那麼多?」
企圖自殺的男子一臉錯愕,因為他被神秘男子冷不防的說中要害。

他暗自問自己:
這個傢伙是想要催促我自殺嗎?他是個心理變態,不見血腥畫面覺得不過癮嗎?

他激動的用力搖晃腦袋,試著拋開剛才的想像。思想這種東西,自然而然會打消衝動性的慾念。當企圖自殺的男子顯得心緒混亂,神秘男子便轉換成略為和氣的語調,但仍不改咄咄逼人的說話方式。

「你想太多了!一旦想清楚了,你就會發現,自殺根本是殺人的行為。先把自己給殺了,然後再慢慢的扼殺身邊的每一個人。思考會讓你不得不明白自身犯下的罪孽和失誤、令人失望的種種以及一切的不幸,全是只有活著享受生命的人才有的特權。一旦死了,你的這份特權就必須被剝奪!」

神秘男子看著企圖自殺男人的反應,又低聲數了一下「四」然後,似乎很生氣的用力搖一搖頭。

企圖自殺的男人感覺全身像麻痺似的動彈不得,他很想推翻神秘男子所說的話。但是,那些話就像病毒一樣直搗他的內心深處,並且迅速的擴散。

這個傢伙在說什麼鬼話?

陷入混亂的他極力克制腦海裡的念頭,然後看著神秘男子。

「你不但不安撫我,反而對我百般污衊,你到底是誰?為什麼你不像別人,當我是一個該死的可憐精神病患?」

說完,他更大聲的咆哮道:
「從我的面前消失!我的人生徹底完蛋了!」

然而,神秘男子不但沒有退縮,反而針對已經失去耐性、陷入歇斯底里的男子所說的話,爭論到底。
「誰說你是個需要被同情、失去生命喜樂的可憐的憂鬱症病患?誰說你的人生失敗了?誰說你是個不能承受失去而垂死的軟弱的人?在我看來,你完全不是這個樣子,你不過是一個被囚禁在情緒的高塔裡、自尊心極強的人。你只是一個面對大於你所能承受的巨大痛苦,因而發狂的人。」

企圖自殺的男子驚愕萬分,不自覺的從欄杆外面把腳縮回來。

「竟然說我是一個『被囚禁在情緒的高塔裡、自尊心極強的人』,那你究竟是什麼人?還說我『面對大於你所能承受的巨大痛苦,因而發狂』,說這些話的你究竟是誰?」

他的胸口被子彈打中了一樣窒息難耐。神秘男子說中了他的心事。神秘男子所說的話像一道閃光,快閃過他的腦海深處。那一剎那,企圖自殺的男子想起了帶給他極大的痛苦、毀滅他童年時光的父親。父親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過著與眾人疏離的生活,讓他這個兒子一直覺得跟父親之間有著無法跨越的藩籬。儘管如此,男子未曾對任何人提及這樁心事。因為重新掀開過去的傷痛,是一件教人難以承受的事。回想過去的痛楚,他的眼底泛起淚光,語氣也變得柔和了些。

「夠了。我不想再多說,讓我安靜的死去吧。」

神秘男子了解自己已觸碰到男子深沉的傷痛,於是一改譏諷的語氣說:
「我能理解你的痛苦。但是,痛苦是無法用理論去解釋的東西。那樣的痛苦,只有你的心才能感受得到,除了你之外,它不屬於其他任何人。」

神秘男子的話有如一道光芒,為深陷悲嘆情緒的男子照亮心房。現在他終於明白,任誰都無法評斷他人的痛苦。自己的父親所抱持的痛苦,同樣是屬於他獨一無二的痛苦,除了他自己無人可以置評。過去他總是猛烈非難自己的父親,而這是他生平第一次,從全然不同的角度看見自己的父親。

忽然,神秘男子說了一句讓人聽不出是褒還是貶的話:
「我倒是覺得你是一個勇敢的人。你寧願把自己從高處扔下去,摔在堅硬的水泥地上支離破碎,也不願意安祥的躺進幽暗的墳墓裡長眠。這是多麼迷人的想望啊。」

說完他便靜默片刻,好讓人可以靜思一下自殺的行為引來的周邊效應。企圖自殺的男子,不禁開始對這個為破壞自己的計畫而來的怪人產生好奇。

「這話又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我不願意安祥的躺進幽暗的墳墓裡長眠……」

為了不放棄自己的自殺計畫,他奮力的反擊:
「這種狗屁人生,早就沒有理由繼續下去了!」

他因為腦海裡千頭萬緒的想法,痛苦的皺著眉頭。然而,神秘男子突然大聲的斥喝:
「狗屁人生?好一個忘恩負義的人啊!你的心臟聽見你現在這麼說,如果可以的話,一定很想把你的胸膛狠狠扯裂。」

然後神秘男子語氣一轉,開始扮演企圖自殺的男子的心臟:
「不可以!不可以!難道你就不能憐憫我嗎?為了供應氧氣進你的血液,我幫你的血液打氣,一天下來不下數百次,從來沒有半句埋怨。我是那麼忠心的做你的僕役,守護著你。
「現在,你卻不給我任何保護自己的機會,竟然要我就此長眠?請你看看我,我一直是你最忠實的僕役。可是,我得到的回報是什麼?一場荒唐的死亡?只因為你想擺脫痛苦,就要我也跟著陪葬嗎?呼,好自私啊!真希望我能給你一種叫做勇氣的東西……自私主義者啊,別迴避人生,請你正面迎戰!」

神秘男子一方面挑釁企圖自殺的男人,同時也建議他聽聽自己的心臟絕望的吶喊。

企圖自殺的男子,彷彿真的看見自己心臟部位的襯衫在顫動。在這之前,他根本沒有注意到心臟鬱悶得幾乎要爆炸。可是就在此刻,他好像真的聽見了胸腔的心臟哭泣的聲音。他覺得連身體也在慢慢的失溫。儘管神秘男子的一席話消磨了他的意志,他仍憑著一口氣說:
「可是,我已經自行宣判了死刑。不再有任何的希望……」

衣衫襤褸的神秘男子,這時又送上最後的一擊。

「自行宣判死刑?你知道自殺其實是最不公平的判決嗎?想要自殺的人,通常都不給自己辯護的機會,就直接判處死刑。為什麼要剝奪自己反駁的權益?為什麼不先正視自己失去的東西,給自己一個反抗憤世嫉俗的想法、勇敢迎戰的權利?不,或者乾脆就告訴自己沒有活下去的價值還比較簡單一點。你真是一個對自己非常不公平的人!」

神秘男子試著解釋,即使是自行計畫的死亡,也沒有人可以斷定自我了斷生命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與自己最親近的人們必然要面對的絕望,以及自殺可能引發的許多情況……假若能夠正視這些問題,原本打算自殺的人,也會退一步願意為自身辯護,而神秘男子非常了解這一點。爬上聖保羅大廈頂樓尋死的男子,在他決定自殺之前,為了解釋某件事而寫了一封信留給自己的獨子。

跟一般人一樣,他當然也找過精神科醫師和心理醫師,甚至精神分析專家,做過關於自殺衝動的心理諮商。專家們為他分析諮商內容,並且開立處方箋,而且還表示他的腦部呈現新陳代謝遲緩現象,引導他從各種角度看待問題,並且建立他的信心。只是,沒有任何一件事情能夠喚醒他停滯的心靈。

而今,因為出現在頂樓阻止他自殺的一個神秘男子,他第一次感受到心靈的撼動。毫不起眼的外貌、破破爛爛的穿著,神秘男子在別人眼中頂多只是一個沿街乞討的街友。然而,不論是男子的想法或是舉止,在在都充滿了某種足以撼動旁人靈魂的力量。神秘男子不給對方安慰,而是把人推進不安的氛圍。他似乎非常的明瞭,沒有不安就不會有疑慮,沒有疑慮就不會去找答案,沒有答案的問題也就不會有被解開的可能性。終於,被不安包圍的男子向神秘男子提出疑問。這是他在內心幾經掙扎之後所做的決定。

「你到底是誰?」
原本以為會聽見一個簡短、明確的答覆,沒料到換來的竟是一連串衝擊他內心的反問。

「我是誰?你自己都不認識自己,居然問我是誰……在下面那一大群以不安的表情圍觀的群眾面前,想要一死了之、讓自身的存在從此殞滅的你,又是誰?」
「我、我是誰?我是一個下一秒可能就不在人世的人。過去我是什麼樣的存在,或是此刻是什麼樣的存在,終究我是不可能弄清楚的了。」
「我想也是。我就跟你不一樣,我每天都在問自己:『我是誰』。而你,卻是已經放棄了探究自己是誰的人。也許,你早已經是無所不知的天神了吧。」

神秘男子接著問出另一個問題:
「你想知道我找到了什麼樣的答案嗎?」

自殺男子畏怯的點點頭。
「我想聽聽你的想法,然後再告訴你我找到的答案。你所信仰的哲學、宗教、科學那些論點,具有什麼樣的根據,讓你深信死亡是存在的終滅?究竟我們只是組織精妙的一個大腦,或者,

充其量只是一個與大腦並存、試圖超越極限的精神支配者而已?有誰知道答案是什麼?你知道答案嗎?如果信念不夠堅定,又有哪一個宗教人士有立場護衛自己的主張?有哪一個無神論者或是懷疑論者,能夠沒有半點疑慮或毫不扭曲的堅持自身的一切想法?」

神秘男子拋出一連串的質問。企圖自殺的男子無力招架。

男子確實是一個無神論者,此刻,他明白了無神論即是推論的根源。在這之前,他也只是毫不確信的接納並且主張那些自以為是的觀點,縱使那些主張充滿激情、排除個人取向,也從不曾反駁。

衣著襤褸、表情凝重的神秘男子,也在暗自反問自己這些問題。然後,在對方答辯之前,他先行做出了結論:
「我們兩個人都是無知之人,唯一的差別就在於,我知道自己是誰。」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