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將4月23日訂為World Book Day,也就是所謂的世界閱讀日(書香日),向作者們致敬,讓讀者們歡慶。

閱讀日的「民間」起源,早就起於西班牙加泰隆尼亞地區,不僅是因為國家經典文學《唐吉訶德》作者塞萬提斯在這一天過世,他們還在4月23日搭配了「聖喬治屠龍」的故事,為閱讀賦予了浪漫的氣息。

英勇的武士為公主屠龍、阻止了獻祭的惡習,巨龍血液濺下的地面上,竟長出了鮮豔的玫瑰花,武士便將象徵戰勝的玫瑰送給公主,而公主回贈武士一本書籍,象徵知識與力量。

因此在這一天,就像是多出一個情人節!男人會贈送玫瑰花給心儀的女子,而女人則回贈男人一冊好書。閱讀與愛情兩相依戀。

而許多店家也會送給買書的人一朵浪漫的玫瑰,這一天充滿了理性與感性。

當然更重要的是,整個西班牙的書店會在當天大優惠!絕對成為愛書人補貨的良辰吉時。


(風之影第四部《靈魂迷宮》於西班牙上市的盛況

巧合的是,偉大劇作家莎士比亞的出生與逝世,也都是在4月23日,使得全球各地「世界閱讀日」的慶祝活動,不論是勉勵老的鼓勵小的,在各有創意之外,常常圍繞在莎翁身邊。英國對世界閱讀日的一連串慶祝活動,便是從莎士比亞環形劇場起始。

2016年適逢莎士比亞逝世400週年,藝文或出版的致敬活動不斷。其中一個活動從數年前就開始規劃,英國Hogarth文學大社,終於讓來自英、美、北歐、加拿大等地,當代地位崇高的七位小說大師點頭答允,勇敢挑戰莎翁歷久彌新的故事,以現代時空、全新觀點、小說形式重新詮釋經典劇作。

既然福爾摩斯都能拿iPhone了,《控制》作者吉莉安.弗琳則決定讓哈姆雷特遇上手機APP!北歐國際暢銷犯罪小說家尤奈斯博,以其一貫對於罪惡核心的關注,選擇改寫名劇《馬克白》。筆力不輟的瑪格莉特.愛特伍則選定了傳奇悲喜劇《暴風雨》。另外還有珍奈.溫特森《冬天的故事》,霍華.傑可布森《威尼斯商人》,安.泰勒《馴悍記》,崔西.雪佛蘭《奧賽羅》,卡司一排出來,讓全球讀者或怦然心動或驚聲尖叫。

台灣則由寂寞出版社拿下全部版權,至今已經出版珍奈.溫特森《時間的空隙》、瑪格莉特.愛特伍《血巫孽種》、安.泰勒《醋女孩》,除了寫作力自然好評口碑,時空翻新尤令人拍案叫絕,更讓我們終於多靠近莎士比亞一點啊。

 

儘管如此,對於始終熱愛閱讀的讀者來說,閱讀日當然不限於4月23日這麼一天,閱讀口味當然也不限於一種。從 Hogarth 出版社的計畫,就能一窺他們相中小說讀者具備劈跨古今與類型的能力。

而閱讀者身分無論是上班族或學生或全職父母,書架上同時具備商管、教養、詩集,也沒什麼奇怪了。

許多閱讀者會感覺書架上的書「很吵」,爭奇鬥艷地想要吸引主人的注意。然而,閱讀這件事似乎也具備了醋罈子豁免證,因為仔細想想,這些書從來不會在乎你一次劈腿很多本(廁所床頭工作度假都各有適合),也不在乎你在背後議論它(事實上它可樂得很)。


(出版社為讀者製作的「鑄字戀書卡」,與台灣唯一僅存的日星鑄字行合作,以鉛字活版印刷)


我們可能會有機會投入一本有如毒品「上癮指數破表」的故事,忠誠不二。但在那之後,每每你想吃回頭草,它也是永遠會張開一邊單數頁一邊雙數頁,順號夾道歡迎,不會問你剛剛去了哪裡。說我們很鍾愛書,只怕是書更深愛我們。

西班牙作者薩豐在經典小說風之影》,所描繪有關「遺忘書之墓」,不僅讓閱讀者心醉神迷。其中經典段落更是為人稱道:

「每一本書,都是有靈魂的。這個靈魂,不但是作者的靈魂,也是曾經讀過這本書,與它一起生活、一起夢想的人留下來的靈魂。每一本書,每一次換手接受新的目光凝視書中的每一頁,它的靈魂就成長了一次,也茁壯了一次。」

我們不禁合理懷疑薩豐懷有前世今生、靈魂藍圖的概念(誤),能如此順利轉化為「閱讀」這樁感受。他實實在在能讓我們對著手上的書和它身上的摺痕或咖啡漬或淚痕,傻笑著。

閱讀,究竟是需要專情?還是大方劈腿?沒有對錯,沒有公平,億萬種讀者,億萬種屬於自己的心情。


.「我甚至都不想看書了!」但紙本書會喚醒你的慾望

相關專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