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心靈/勵志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絕版

商品編號:05100002
離開人世的第一堂課:天使帶你聽見靈魂的聲音
作 者:泉歌麿
譯 者:林仁惠
出版社:方智出版社
系 列:方智好讀
出版日期:2011年06月30日
定價 250 元
優惠價  -21%  198 元
內容介紹

我在這個世上的「任務」到底是什麼?我正過著自己渴望的人生嗎?

當克勞德的靈魂遇見三位天使,才明白自己這一生錯過了什麼
……
日本版《在天堂遇見的五個人》
絕版多年後,因翻譯《祕密》《牧羊少年奇幻之旅》日文版的知名心靈書譯者慧眼識英雄,而再度出版並熱賣!
新圓山診所總經理藍米克、中華身心靈關懷協會理事長廖云釩 感動推薦

一本讓你思考生命、發現自我存在意義的心靈小說
送給想改變自己的你!

自認一輩子都是個遜咖的克勞德,在超市工作時整天跟客人賠不是,連死的方式都是那麼「輕而易舉」
——因為要救被困在樹上的小貓而失足摔死。於是他結束了走過六十四年歲月的一生,回到另一個世界——靈魂的領域。
克勞德在那裡遇見了他的三個守護天使。在天使的帶領下,他開始回顧自己才剛畫下句點的人生。在這趟生命的回顧之旅中,天使讓克勞德看見他是如何忽略靈魂的呼喊,並一點一滴地忘記自己的夢想,過著一成不變、而非自己渴望的人生。他也有機會一窺愛妻的內心世界,明白她下堂求去的真正理由,心中完全釋然
……
這是一個充滿歡笑與淚水的故事,看完之後,你會不禁反思:「我生而為人的『任務』到底是什麼?我正過著自己渴望的人生嗎?」



作者介紹

泉歌麿IZUMI UTAMARO
非文學相關科系出身,過著自由奔放的生活。在某個寒冬夜晚,「我要來寫故事!」的強烈念頭,突然從腦海裡一閃而過;之後,便開始了一連串的試煉。再加上跟從天而降的幼貓(露娜,四歲,女生)同居的生活也隨之展開,從此過著飽受捉弄的人生。目前定居在東京都國立市的田園區。

譯者簡介
林仁惠
專職日文筆譯。譯作有《
Gisbon吉速青春》(尖端)、《Tales of》系列電玩小說數冊(青文)。淡江大學日文系畢,東吳大學日研所碩士。

規格
商品編號:05100002
ISBN:9789861752341
頁數:224,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1752341
各界推薦


〈推薦序〉帶來溫暖與撫慰的靈魂小說   / 新圓山診所總經理 藍米克

關於靈魂在人生中扮演的角色、所帶來的學習課題,是我一生都在追尋的答案。我也曾仰望浩瀚的宇宙,看著繁星點點的夜空,心裡不斷地呼求:「上帝,如果祢能聽到我的聲音,請祢回答我,因為我有太多關於靈魂生命的問題想請祢解答!」也因此,我不斷地探尋、不斷地摸索,直到有一天,天啟真的降臨在我身上,我才不再繼續「吵上帝」!
所以你一定想像得到,當我看到這本書時,有多麼興奮、多麼開心。
首先,這本書利用有趣與俏皮的對話,讓主角進入「靈魂」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你原本以為嚴肅的議題都變成了聊天般詼諧有趣的對話,但對話裡又透露出真相的曙光。然後最酷的是,最後主角見到了上帝,而上帝是以儼然靈界的「女神卡卡」之姿示現在主角面前。
這完全吻合我身為設計師與身心靈工作者的忠實信念——「解構權威」與「顛覆迷思」。當我拍手叫好的當下,卻又在字裡行間玩味那流露靈魂視野、廣大如同宇宙的浩瀚時,我看見了這本書帶來的溫暖與撫慰;而以這種方式收場,是我見過以靈魂議題為小說題材的最可愛版本。


〈推薦序〉聆聽天使的呼喚   / 中華身心靈關懷協會理事長 廖云釩

本書作者帶領我們跟隨書中主人翁克勞德,在守護天使引導下,於另一個世界展開「人生回顧體驗之旅」。
幾位守護天使盡責地在克勞德的生活中不斷製造各種問題,意圖提醒他面對靈性的召喚,走向夢想的實踐。然而,面對生命中的種種困境與挫折,克勞德仍然選擇一再忽略重新探尋兒時被父母、同學無意中踐踏而碎滅的心靈夢想。
克勞德一直走在為了現實生活建立的慣性模式之中,他耗費一生打造的家庭王國,在女兒成年及愛妻離開後崩毀。深愛的妻子伊蓮娜為了追尋模特兒夢,也為了還給心愛的丈夫一個圓夢的空間,主動提出離婚。
面對人去樓空的家園,克勞德不為悲慘的命運所撼動,依然持續著折磨身心的超市主任工作,拒絕聆聽心靈的呼求,也放棄了蛻變的契機。
為了拯救愛貓而從蘋果樹上摔下來,結束了克勞德此生在人世間的學習。死亡後,天使們帶著他回溯這一世的生命歷程,並喚醒他過去人生的記憶,也見到了傳說中的上帝。克勞德終於理解,身邊的守護天使們刻意製造各種阻礙,是為了提醒他實踐內在的夢想。
知名心理學家榮格認為:人類於青少年時期將所有能量投入物質追求中,忽略了精神及靈性層面;直至步入中年,實現了原有的人生目標,才發現內在的空虛。唯有經過探險般的生命歷程、內心體驗及精神價值的視野擴展,理解個人生活的意義,重新定義新生命的價值觀,才得以填補空虛的心靈,進而轉化成自體的完整性。
多數人在生命遭遇困難時,往往以為只要呼喚天使出現,就可以解決問題。然而真相也許是:困境正是天使製造出來的,以引導我們走向靈性成長的道途。

你已經迷失於物質生活的追求當中多久了?你有多久未曾傾聽內在的呼喚?你有多久沒有好好對待自己?你忽略了心靈的渴求,也遺忘了自己是宇宙神性的碎片。
天使一直都在我們身旁,當我們遭遇各種情感的、工作的、經濟的、情緒的、人際關係的困難,以及其他的干擾與阻礙時,都是天使在召喚我們的心。
當你恍惚失神之際、渾然忘我之時,已經與宇宙上帝連結,成為完整的本體。
請藉由本書喚醒你的靈性覺知。過去的生活不順?過去的夢想未曾實踐?在你醒覺之後,你的生命也將邁向平順、喜樂與豐盛。
請謹記,當你熟悉的門關上時,天使們已經為你敞開實踐靈性夢想的天堂之窗。


內容試讀

1 在靈魂的世界遇見守護天使

絲柏圍繞的墓園正在進行一場靜悄悄的安葬儀式。我排在觀禮者行列的最尾端,出席了自己的葬禮。
我是這樣死的:某個下著冷雨的秋日傍晚,飼養多年的愛貓娜塔莎的曾孫輩小貓被困在蘋果樹上下不來。聽到貓兒的悲鳴才發現這件事的我連忙架好長梯,以生疏的動作爬上樹,總算救起小貓,把牠裝進開襟毛衣的口袋裡。然後,事情就發生了——我腳底一滑,整個人隨即往後倒;如果就這樣直接翻轉一圈著地,那是最理想的了,但實際上,我卻是以頸椎的第二節撞到地面上。這根本是毫無支撐、讓人立即斃命的絕佳條件。於是,我這走過六十四年歲月的一生就這麼輕易地畫下句點。所幸小貓倒是平安無事。
安葬儀式結束後已近傍晚,墓園裡的遍地小草隨風搖曳,早已在夏日用盡體力的太陽則懶洋洋地灑落一地餘暉。
來參加葬禮的人一一離去,我獨自留在原地,抬頭望天。

遇見守護天使

我出發前往靈魂的領域。那是一處什麼都沒有的白色平原,宛如靈界的大氣層。在這個世界,我再次遇見那三個自稱是我的守護天使的人。為了方便大家辨別,我會稱呼他們天使A、B、C。
他們三人身上穿著白長袍,背後有一對翅膀,頭上還頂著一只輕盈的金環。不管怎麼看,他們的確就像天使,而且個個容貌秀麗。
「真想看看自己的模樣……」心裡才這麼想,眼前立刻出現一面大鏡子,映出我的身影。原來如此。在這裡似乎只要心裡想著自己想要的事物,馬上就會實現。
人在呱呱落地那一瞬間,好像都會接受一場盛大的洗禮。
我記得接受洗禮後,人便會失去對這個靈界的記憶,因此活在世間的人們也被稱為「喪失龐大記憶的人」。很好,我開始漸漸想起一些事情來了。天使的工作就是守護和引導這群失憶者,並且負責導演名為「偶然」的戲碼。那麼在我的一生當中,他們又是如何左右我的人生呢?
除了我的守護天使之外,這個靈魂的領域裡還有不少天使。
當我察覺這情況時,早已被好幾位天使團團圍住了。有一名身材高挑的天使向我走來,默默地握了一下我的手,然後就轉身離去。我一臉摸不著頭緒地愣在原地,天使C告訴我:
「他剛剛是在恭喜你回來。那位天使守護的對象目前還在世間生活,不過聽說這陣子連續遇上搶劫,讓他非常煩惱。」
接著,一名纖瘦的天使也跑來跟我握手。「這位天使守護的對象出生以來就行動不便,不但沒辦法自行翻身,連吃飯也得靠插管進食。他片刻不離地陪在那孩子身邊給予支持,而孩子的母親也是苦惱不已,真的很辛苦。」我不發一語地點了點頭,目送他離去。
下一位天使靠了過來,他的體態圓潤,渾身充滿溫柔的氣息。「這位天使守護著一位最近剛流產的女性。她因為過度哀傷而遲遲無法振作起來,所以他總是一面輕撫著她的頭髮,一面為她拭去眼淚。」
之後,我又認識了好幾位天使。他們守護的對象形形色色,有連續殺人犯,也有以神之名詐財的騙子。看來天使的工作似乎也不怎麼輕鬆。
最後一位過來跟我握手的天使,一握住我的手就不放,還盯著我的眼睛直瞧。過了好一會兒,他抱住我的肩膀,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背,臉上掛著一抹淡淡的微笑。
「這位天使守護的對象就是你太太——正確地說,是曾經是你太太的那個人。她目前還好好地活在世間吧?這位天使很感謝你呢。」
感謝?我做了什麼值得被感謝的事嗎?我只記得自己是個很糟糕的丈夫罷了。
「好啦,也該來回顧你的人生了,只不過,這次我們要逆向回顧。」

2 我這一連串失敗組成的一生,到底有何意義?

今天早上一醒來,身體依舊如鉛塊般沉重,而且一大早胃的狀況就怪怪的。就算再闔眼躺一下,也應該來得及上班吧。這段期間,攻防戰照慣例再度展開。
內在的聲音輕聲細語地說:「我們今天就提出辭呈吧。」
而理性思維一早就顯得情緒高昂:「你在說什麼啊?今天可是跟昨天完全不同的一天耶!」我聽著那沒完沒了的爭吵,無奈地爬下床。不過,今天這個日子卻從這一刻開始變得不一樣了。我的下半身……正確地說,是我的胯下竟然有一大灘黏稠的血!而且血量多到連床單都弄髒了。天啊!我終於罹患重大疾病了。這一定是相當可怕的惡疾,不然怎麼會突然像這樣大量出血!我想肯定是我連聽都沒聽過的病吧。
再怎麼說,上帝總不可能在一夜之間,將年近半百的歐吉桑變成剛剛進入青春期的少女吧!怎麼可能有這種事?唉呀,會如此胡思亂想,全是因為自己已經慌了。我得先冷靜下來。嗯,首先必須脫掉睡褲和四角褲,確認到底是哪裡出血。啊,上班要遲到了!還是趕緊打電話去請假才對。
於是,我脫光下半身的衣物,右手緊抓著草莓圖樣的四角褲,左手則握著話筒打電話到超市去。
「早安,這裡是倫倫超級市場。」
接電話的人還是露西。
「啊,我是克勞德。我今天因為有點出血──」
「出血?」
「呃,不。那個……我身體不太舒服就是了。」
「不要緊吧?」
「我也不清楚,總之我會到醫院檢查一下……」
對了,檢查!說到檢查,該不會要做那個、那個什麼,就是會把一根軟管從肛門塞進去的檢查吧?保羅說他做過,而據他表示,醫生會跟你說:「通過腸道轉彎處時會稍微不舒服,不過您要盡量放鬆,不要使力。好,我要放進去了。請您用嘴巴呼吸。」
一般而言,唯有接下來會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情時,才會出現「請您用嘴巴呼吸」或「我要幫您打針了」這種格外客氣的語氣,所以一定要特別留意。然後,醫生似乎會開始一本正經地說:「好,請您用嘴巴舒服地呼吸。我現在要開啟您的肛門口,將攝影鏡頭放進去了。」大體上來說,醫生所謂的「稍微」,是人生當中絕不可相信的說詞之一。
「好,現在要通過轉彎處了,你可能會稍微覺得不舒服喔。」
唔……唔……我快無法呼吸了。
「您要不要試著放輕鬆一點?」
我現在又痛又難受的,到底要怎麼放輕鬆?我看你這傢伙自己一定沒做過吧!好難過,誰來救救我啊……
「主任?喂、喂,主任,你還好吧?」
「呃,我、我沒事……應該是吧。關於住院的事……」對了,搞不好還會要我住院呢!
「你要住院!?」
「呃,不,我想應該不至於要住院啦。總之,今天……不,這兩、三天我大概都沒辦法去上班了。」
「我知道了。我會替你向店長說一聲的,請你多保重了。」
「謝謝妳,每次都這麼麻煩妳。」說完,我便掛上電話。好,超市那邊這樣就搞定了,接下來得用鏡子照一下屁股,或許就能知道是什麼地方出血了。伊蓮娜擺在客廳那面全身鏡正好可以拿來用。於是,我背對鏡子站好並打開雙腿,上半身稍微向前傾,然後用雙手將屁股肉往兩邊扳開。我扭過身子仔細瞧著鏡子。呃,肚子受到壓迫真不舒服。咦?完全沒看到什麼紅紅的東西啊。我試著往鏡子靠近一些,再仔細檢查肛門那一帶。由於屁股的毛太濃密,實在很難看清楚。怪了,肛門周圍也很乾淨啊──不對,嚴格說來,屁股這種東西不能說很乾淨,但我根本看不出哪裡有出血的跡象。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連忙攤開緊握在手裡的草莓圖樣四角褲一看,上頭也完全沒有血跡。
就在這時候,沙發底下傳來「咪──咪──」的奇妙動物叫聲。我彎下腰探頭一看,沒想到竟發現娜塔莎正在餵四隻剛出生的小貓吃奶!
只見牠以充滿母性、威嚴而平靜的表情,溫柔地舔拭著自己的孩子。娜塔莎一注意到我,彷彿就要開口說出:「我看到有失體面的東西了。」整張臉隨即皺了起來。原來是這傢伙跑到我的胯下生產啊。
哈哈哈,真是夠了。幸好不是得了什麼惡疾,這樣一來,非但可以不用去醫院,也不必被人拿軟管插屁股,還賺到了休假!加上今天似乎是個好天氣,真是幸福啊。
「那我們去兜兜風吧!」內在的聲音說道。
「我可不管你們了。」理性思維只丟出這句話就退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伯伯是做什麼的啊?」
「伯伯我啊,是在超級市場……」就在這個時候,我猛然想起了某樣東西!
「伯伯現在雖然是在超級市場工作,但我其實是畫畫的喔。」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樣回答。
「哇,那伯伯就是個畫家囉,好厲害啊。」
對,真的很厲害。我是個沒在畫畫的畫家,是個一方面極度渴望畫畫,另一方面卻將繪畫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的畫家,也是個將畫家身分從自己身上排擠出去的畫家。但真正的我的確是個畫家沒錯。我的胸口冷不防地熱了起來,眼淚也幾乎奪眶而出。一想到現在這個和真正的我天差地遠的自己,不由得感到痛苦萬分。
「伯伯也是從小就開始畫畫嗎?」
「嗯,伯伯小時候最喜歡用蠟筆畫畫了,尤其是在畫森林裡的景色時,真的很快樂。」

我所欠缺的到底是什麼?又是從何時開始忘掉的?就算天使不斷地引導我去察覺,我總覺得自己似乎仍然在同一個地方打轉。為什麼我遲遲無法往「那個地方」走去呢?
我年輕的時候常常帶著素描本到處去旅行吧?那時的我一直很苦惱自己是為了什麼而畫,又想畫出什麼樣的東西。是為了給某人看才畫的嗎?至少我可以確定的是,自己並非為了成為有錢人而畫。而且,在我一心想成為畫家的願望背後,同時存在著「其實我根本沒有繪畫天分」的疑懼。
心裡一旦開始焦急,畫得越多反而越不知道自己理想中的畫究竟是什麼。不僅完全不曉得該如何解決問題,也無法向別人訴說自己心中的苦惱。
上帝啊……要是被稱作上帝的至高者真的存在,請告訴愚拙的我:我到底欠缺了什麼?到底需要什麼?
涼風輕輕拂過我的臉,太陽默默不語地緩緩沉落。黑夜降臨,整個世界也跟著打起盹來。結果,今天我依然沒有得到任何答案。上帝果然不存在。即使真有上帝,我想祂也不想理會我這種人吧。

5 因為愛,所以放手讓你自由

「外婆從小就想當繪本作家嗎?」
「這個嘛……」外婆轉頭望向窗外,想了想之後,答道:
「我小時候根本沒有繪本這種東西,就算有彩色書,也是有錢人家才有的玩意兒。所以,我決定自己編故事,說給自己聽。
「自己一個人一面編故事一面玩,是最快樂的了。每次在編故事的時候,登場人物的聲音都會出現在我的腦子裡,甚至連故事的場景也會很清楚地呈現在眼前,這種感覺真的好棒、好有趣。不過,那時候的我還沒想過將來要成為繪本作家就是了。」
「哦……那麼外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畫畫的呢?」
「是過了六十歲之後。這個壓箱底的故事我還沒跟妳說過吧?」
這時候的外婆雙頰染上淡粉色的紅暈,一雙眼睛淘氣地盯著伊蓮娜直瞧,彷彿要告訴她什麼特別的祕密似地。伊蓮娜最愛這種讓人心跳加速的期待感了。
「某天晚上睡覺前,我突然很想吃冰淇淋,便披了一件睡袍,又戴上睡帽,走到廚房去。當我打開冷凍庫、拿出草莓冰淇淋時,一團白色的東西也跟著掉了出來。我心想:『那是什麼啊?』然後彎下腰把它撿起來攤開一瞧……結果,妳猜那白色的東西是什麼?」
「我不知道!外婆,那到底是什麼?」
「竟然是一個小小天使耶!那個天使在桌上冷得直發抖,開口對我說:『對不起,親愛的女士,我好冷,熱呼呼的紅酒,麻煩您。』
「不過天使實在太小了,大概只有我的掌心那麼大吧,到底該怎麼讓他喝才好?我想了很久,後來決定把溫熱的紅酒盛在小茶匙裡,遞到他面前。結果,天使馬上撲上來大口大口地喝了起來。而且妳知道嗎?天使喝了紅酒之後,整個身體都染成淡淡的桃紅色,真的好可愛!我欣喜不已,連忙又拿出麵包屑和碎乳酪請他吃。然後,天使就用尖細的聲音說:『親愛的女士,好好吃喔,真的很謝謝您。』看來,天使真的餓了。
「我坐在餐桌旁吃著冰淇淋,心想:『天使怎麼會跑到冷凍庫裡?要是這個新的小小朋友也會喜歡我的話,就太令人高興了。』」
說著說著,外婆的眼睛不禁亮了起來,似乎比伊蓮娜還開心。
「後來,當天使填飽肚子、身體也變暖時,就變得昏昏欲睡。於是,我輕輕地將他捧回寢室,然後用絹製的手帕把他包起來。結果,天使就這樣舒舒服服地睡著了。他的睡臉實在太可愛了,我坐在旁邊看了好一會兒。但是不知不覺中,我自己的眼皮也變得沉重,等我醒過來時,天已經亮了,天使也不見了。」
「那是夢嗎?」伊蓮娜一臉遺憾地問道。
「剛開始我也以為是一場夢,不過床頭几上擺著昨晚那條手帕,廚房的餐桌上也有一根沾著紅酒痕跡的小茶匙。
「我心想,該不會今晚也……於是又在餐桌上留了一塊餅乾。然後,差不多晚上剛過十一點時,我偷偷地從廚房的門縫往內窺探……」
「天使又來了,對吧?」伊蓮娜的一雙大眼睜得比剛剛還大。
「沒錯!他又來了。我剛好看見他在吃餅乾上的巧克力脆片。我躲在門外看了好久,後來天使不經意地抬起頭來,正好對上我的視線,嚇了好大一跳,整個往後翻了個筋斗。他很不好意思地對我說:『每次來,都受到您,豐盛的招待。其實我是有消息,要告訴親愛的女士,才會過來的。』
「我心想,到底要告訴我什麼?於是,我把他帶到客廳裡,請他喝熱檸檬水。結果這一次,小小天使的身體染上淡淡的黃色,就跟蝴蝶一樣漂亮。
「不過,天使到底帶了什麼消息來給我?就算他是上帝派來的使者,總不可能告訴我這個已經六十歲的老太婆說我將會懷孕生子吧?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天使開口了:『親愛的女士,您要,畫圖畫書。請您想起來,喜歡,編故事。』我反問:『這是上帝的啟示嗎?』他答道:『不是。可是,已經決定好了。』
「我又問:『是誰決定的?』他答道:『是親愛的女士,一開始,決定好的。』但我完全不記得自己做過這種決定啊。後來仔細想想,我便記起小時候的自己每天都會編故事玩。
「當我還在思考時,天使說了一句:『謝謝招待,真的很好吃。』然後就消失不見了。」
「外婆是因為這樣才開始畫畫的嗎?」
「是啊,那是一個很重要的契機。那時的我非常苦惱。妳外公因為戰爭的關係,很早就過世,孩子們也都長大獨立了,可是我的身體還很硬朗,也才過六十歲而已。所以我心想,如果每天都這樣過著毫無變化的日子,腦袋就會變遲鈍,腿和腰也會越來越沒力,以至於來不及上廁所而弄髒褲子。這種生活我絕對不要!
「於是,我在日記上寫道:『上帝啊,請賜給我第二個人生。』有時我也會想像假如真的找到那個答案,會有多快樂,但我從沒想過答案竟然會藏在冷凍庫就是了。」說完,外婆對伊蓮娜眨了眨眼。
「所以,外婆是因為這樣才開始畫畫的囉?」
「對,但我並非一開始就畫得很好。當我晚上坐在書桌前畫畫時,之前那個天使就會跑來坐在我肩頭上,一面用腳踹我的肩膀,一面抱怨:『這個天使,畫得好醜。要重畫。』
「所以我又在日記裡寫著:『上帝,祢的天使嫌棄我的畫。請告訴我怎麼樣才能畫得漂亮,我會靜候祢的回覆。』在那之後,我就在書店找到一本非常適合我參考的書,加上幾個可愛的孫子也出生了,我便以他們為模特兒練習畫畫,結果越畫越上手。不管是蠟筆、粉彩或水彩,各種畫具我都用過,整個人完全迷上繪畫。當然,我也想了不少有趣的故事。總之,最後我是畫到欲罷不能,不禁感嘆:讓人覺得如此幸福的事,我為何沒有早點開始做?」
「那個天使後來怎麼了?」
「我沉浸在繪畫之中,直到某天晚上才赫然發現天使不再出現了。就算如此,我一點也不覺得寂寞,因為我的繪本裡就住了很多天使。不過,我想或許某一天他又會出現,所以晚上還是會在廚房的餐桌上為他留下點心,因為那個天使是個愛吃鬼嘛。」
「外婆很幸福呢。」聽得出神的伊蓮娜說道。
「是啊,真的很幸福!因為我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寶物。」
「寶物?」
「沒錯,任何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寶物,伊蓮娜也是。」
「那我的寶物是什麼?」
「這只有伊蓮娜自己才知道哦。不過,如果要說有什麼提示,就是當妳做某件事情,或是看到某樣東西時,心裡會覺得非常快樂,就像我小時候編故事時那樣。當妳特別興奮或怦然心動時,就有提示藏在裡頭。伊蓮娜在什麼時候會有這種感覺呢?」
「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