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生活/親子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S0400031
英國也有萬里長城!?──世界遺產50大謎
譯 者:李曉雯
出版社:如何出版社
系 列:HappyLeisure
出版日期:-0001年11月30日
定價 240 元
優惠價  -21%  190 元
內容介紹
目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全世界137個國家地區指定有812個世界遺產,包括文化遺產、自然遺產、文化暨自然遺產三大類,本書從中選出具有謎樣色彩的52個點。這些都是特別具神祕性與充滿謎團的例子,如「為什麼達文西差點毀了世界文化遺產《最後的晚餐》」、「為什麼英國也有萬里長城」、「梵蒂岡的聖彼得大教堂二十五年才開啟一次的聖門之謎」、「羅馬尼亞中世紀城市西吉梭拉的歷史之謎訴說吸血鬼德古拉的身世」等,是一本充滿了在旅遊書中所無法領略的懸疑故事的史地趣味讀本。

從前人所遺留下的訊息裡,生活在現代的我們可以從中學習到什麼?閱讀本書,就算找不到真正的謎底答案,也可以得到遊歷古今世界各國的趣味、廣博的史地知識,以及意想不到的啟示。

達文西的嚴重失誤!

在中世紀歐洲的修道院,有一邊緬懷耶穌的最後晚餐一邊進食的習慣,因而以耶穌最後晚餐為題材的畫,安置在食堂的牆上並不希奇。達文西的《最後的晚餐》也一樣,便是畫在米蘭的多明尼加修道院聖母感恩禮拜堂的食堂牆上。達文西的這幅畫抓住了耶穌說出有人即將背叛他的戲劇性瞬間,這一點無人能及,甚至博得「世界第一畫」的美譽。
但是,在這幅名留青史的傑作完成後不久,便出現了異常的狀態。畫上出現了細小的龜裂,必須重新修補。而且在完成後不過二十年,便出現發黴,有如覆上一層薄膜般顯得朦朦朧朧,甚至還有畫面剝落的情形。
既然是天才的傑作,豈能放任它繼續毀壞下去,於是在1727年開始修復壁畫的工程。然而,負責修復的畫家,不僅除去表面的黴而已,甚至還動手重新描繪了這幅天才的傑作。糟糕的是,有人沒注意到其中一位門徒的左手手指原本就是隱藏起來的,而犯下了為他多畫一根手指的致命失誤……
(欲知這幅畫的最後命運,請見本書第51頁)



作者介紹
編者簡介 / Rom International
成立於1983年的書籍企畫製作集團。靈活運用廣大的情報網與縱橫各界的機動性,一路創造出無數的話題書。其中以旅行、商業、海外情報、博學知識等領域最為擅長。著作有《圖解世界地圖與不可思議的發現》《圖解日本地圖與不可思議的發現》《隱藏在京都的名所行走地圖》《隱藏在東京的名所行走地圖》《東京的歷史名所行走地圖》《以江戶的古老地圖行走東京》等。

譯者簡介 / 李曉雯
輔大日文系畢,專職翻譯、行銷等文字工作。譯有《打開心扉的Key》《這樣學英語,你試過嗎?》《道地美語慣用句600》《萬用英語會話辭典》《大腰肌瘦身法》《在家提升學力》《海龜湯的祕密》《使壞的智慧──178個成大事的小訣竅》等書。

規格
商品編號:S0400031
ISBN:9861360794
頁數:240,中西翻:3,開本:1,裝訂:1,isbn:9861360794
內容試讀
《最後的晚餐》/義大利  
天才達文西在這幅畫犯下了嚴重失誤






繪製在禮拜堂牆上的《最後的晚餐》


說到達文西,以義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代表天才畫家而知名,沒有人不知道他所畫的《蒙娜麗莎》,而與這幅畫並稱的達文西代表作便是《最後的晚餐》。
耶穌基督領悟自身即將死亡,與十二使徒共進晚餐,這就是《最後的晚餐》的題材。以耶穌基督最後的晚餐為題材的壁畫,除了達文西之外也有許多畫家曾經畫過。在中世紀歐洲的修道院,有一邊緬懷耶穌的最後晚餐一邊進食的習慣,因而以耶穌最後晚餐為題材的畫,或者修道院的壁畫、甚至是畫在食堂的牆上,這些都並不希奇。達文西的《最後的晚餐》也一樣,便是畫在米蘭的多明尼加修道院聖母感恩禮拜堂的食堂牆上。《最後的晚餐》抓住了耶穌說出有人即將背叛他的戲劇性的瞬間,這一點無人能及,甚至博得「世界第一畫」的美譽。
但是,在這幅名留青史的傑作完成後不久,便出現了異常的狀態。畫上出現了細小的龜裂,必須重新修補。而且在完成後不過二十年,便出現發黴的情況,有如覆上一層薄膜般顯得朦朦朧朧,甚至出現畫面剝落的情形。
既然是天才的傑作,豈能放任它繼續毀壞下去,於是在一七二七年開始修復壁畫的工程。然而,負責修復的畫家,不僅除去表面的黴而已,甚至還動手重新描繪了這幅天才的傑作。更糟糕的是,還未注意到其中一位門徒的左手手指原本就是隱藏起來的,而犯下了為他多畫一根手指的致命失誤。到了十九世紀,粗糙的修復作業依然進行,造成了與達文西一開始所畫的《最後的晚餐》已相去甚遠的結果。

 

達文西的嚴重失誤


《最後的晚餐》之所以引發後世粗劣無謀的修復,是導因於壁畫完成後不久便出現的瑕疵。關於這一點也有諸多討論,不過顯而易見的,是達文西自身所犯下的嚴重失誤。這項失誤,和達文西沒有採用一般在繪製壁畫時所採用的稱為溼壁畫(fresco)的傳統技法有關。
溼壁畫技法是在塗上的灰泥尚未乾燥以前,用水性的顏料在上面作畫的技法。當灰泥乾燥之後,之前畫在上面的畫便會具有耐水性,且不容易遭受損害。相對之下,達文西所採用的手法是,先在灰泥的壁面上塗上一層由鉛的碳酸鹽所做成的白鉛。請想像就如同是用白鉛在牆上做出一塊畫布一般。然後等白鉛畫布乾燥之後,才開始用蛋白不透明顏料在上面繪製《最後的晚餐》。
這種手法使得顏料不容易固定在牆壁上,而且還不耐溼氣,在經常充滿蒸氣的食堂裡,顏料更是容易剝落了。
問題就在於,達文西為何不沿襲傳統的溼壁畫技法來繪製《最後的晚餐》?以下的看法雖不脫推測的領域,但卻是眾人一致的看法。那就是,或許是因為溼壁畫技法需在灰泥乾燥之前作畫完畢的時間限制,以及畫過之後很難做修正的技術上的限制,讓天才達文西不願意採用吧?
天才想要創作無與倫比的傑作而堅持的手法,卻反而縮短了傑作的壽命。這是多麼諷刺的結果啊。如果知道這種蛋彩手法會如此快速侵蝕作品,達文西或許便會放棄自己的堅持,而採用溼壁畫的方式吧?在他生前,《最後的晚餐》的損毀便已開始,不過關於此事達文西並沒有留下任何的意見。
《最後的晚餐》接連遭逢慘況,為了不讓名畫就此腐朽凋零,於一九七○年代後期開始大規模進行拯救名畫的作業。利用最新的科學技術除去表層的黴,將其他畫家後來增畫的部分除去,回復最初的模樣,以毫米為單位的慢工細活持續進行修復的作業。到了一九九九年五月,天才所描繪的耶穌最後的晚餐才得以重見天日,鮮活且美麗地甦醒了。

 

 

卡帕多其亞/土耳其
建立了穿梭在奇岩區的迷宮城市的修道士們,
到底在害怕什麼?



奇岩區宛若異世界


佇立在卡帕多其亞遺址前,大概有許多人都會這麼想:再也沒有其他地方像此地這麼符合「奇景」這個詞的了。
大自然造化的奇特岩山連綿成群,以及利用這樣的地形居住其中的人類。位於土耳其首都安卡拉東南方的卡帕多其亞,正是自然與人類的共同合作創造而成的奇異空間。
卡帕多其亞的誕生源於自然的地殼變動。數百萬年前,俄傑斯(Erciyes)以及哈桑(Hasan)兩座火山爆發,所噴出的岩漿與灰燼將附近一帶淹沒,之後河川侵蝕部分地區,形成了如教堂尖塔形狀或者圓錐體、一個個形狀各異其趣的岩山綿延的奇特景致。令人感覺彷彿降臨在另一個行星般的奇特光景,是經年累月才造就而成的。

 

修道士們修行的一環


後來,人類來到此地,並在這個奇特的岩山群中鑿洞居住。最初發現岩山中的洞窟,並打通石窟作為居住空間,是從什麼時代開始的並不清楚。清楚的是,卡帕多其亞開始被人類所利用,約在三世紀中期到四世紀初之間。亦即基督教的修道士們來到卡帕多其亞,並在此居住。
結果使得岩山的奇觀更加個性化。一個個岩山的內部被鑿穿,由遠處眺望,彷彿蜂巢一般的景致。
當時歐洲正處於羅馬帝國迫害基督教的時代。逃離這場災難的修道士們,在卡帕多其亞的岩山中落腳修行。在基督教開始傳播的初期,修道士們被要求嚴格的修行。在遠離人群的嚴苛環境下的卡帕多其亞,對修道士們而言可說是一個絕佳的修行場所吧。
他們開鑿岩壁,整理出修道院、教堂、禮拜堂,這也是修行的一環。
由於他們長期的奉獻,讓卡帕多其亞一帶誕生許多基督教的設施。

 

建設地下都市是怎麼一回事?


後來修道士們開始建構地下都市。他們往地下挖掘,造出許多小房間,由迷宮般的地下通道連接起來。其中甚至有往地下挖掘至五十五公尺的通道,形成了有八層構造的地下空間。
卡帕多其亞的調查工作尚未完全結束,據說還有再往地下挖掘二至三層的可能性。也就是說,有可能發掘出地下十層以上的巨大樓層。
此外,這個地下都市不只教堂而已,據說還有墓地、葡萄酒釀酒場等。甚至還有從地表導引空氣進出的導管,不輸給現代的防空洞設備,修道士們花了長久的時間辛辛苦苦一點一滴地建設完成。
建設如此壯觀的地下都市的目的,據考證是因為修道士們原以為是安全之地的卡帕多其亞,後來也開始遭受到迫害之故。七世紀之後,在阿拉伯半島誕生的伊斯蘭帝國勢力擴大,與東羅馬帝國處於敵對狀態。當時的卡帕多其亞位於東羅馬帝國的東端,萬一被伊斯蘭帝國統治,伊斯蘭教理所當然將會成為正教。惟恐遭受迫害的基督教修道士們,預測可能會捲入戰端,便決定開始建造地下都市。
通往地下的入口僅有數個,甚至製造出可以阻塞地下通道的巨石迴轉門。如此一來便可以在遭受敵襲時,不動聲色往地下潛逃。因為是相當巧妙的機關,直到一九六○年被發掘為止,這個地下都市的存在都不為世人所知。
或許仍有其他入口被埋沒在砂礫當中,這個地下都市的全貌至今仍未完全被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