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碟形世界特警隊3:另有隱情【勞碌員工爭取加薪必讀!】 1
  • 碟形世界特警隊3:另有隱情【勞碌員工爭取加薪必讀!】 2
  • 碟形世界特警隊3:另有隱情【勞碌員工爭取加薪必讀!】 3
  • 碟形世界特警隊3:另有隱情【勞碌員工爭取加薪必讀!】 4
  • 碟形世界特警隊3:另有隱情【勞碌員工爭取加薪必讀!】 5
  • 碟形世界特警隊3:另有隱情【勞碌員工爭取加薪必讀!】 6
  • 碟形世界特警隊3:另有隱情【勞碌員工爭取加薪必讀!】 7
  • 碟形世界特警隊3:另有隱情【勞碌員工爭取加薪必讀!】 8
  • 碟形世界特警隊3:另有隱情【勞碌員工爭取加薪必讀!】 9
  • 碟形世界特警隊3:另有隱情【勞碌員工爭取加薪必讀!】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絕版

商品編號:G0300003
碟形世界特警隊3:另有隱情【勞碌員工爭取加薪必讀!】
Feet of Clay
原文作者:
譯 者:章晉唯
出版社:寂寞出版社
系 列:Discworld
出版日期:2013年04月30日
定價 340 元
優惠價  -21%  269 元
本書為特別優惠品,恕不列計各行銷活動
書活網特推

★碟形世界中文官網,系列全追蹤。

如何享用?如何推人入坑?主編娓娓道來:這套小說裡,有你尋覓已久的人生攻略手冊!

不管看幾次該笑的還是會笑,疼的地方還是疼得亂七八糟!
每三行就滿足我的需求,這種書怎麼可以不全部蒐藏!
一個作者可以寫書寫到封爵士?看完書,真的……很屌!
為什麼要讓我吃到這碗這麼好吃的叉燒飯?以後吃不到怎麼辦!
沒有從第一集開始看也不影響,因為怎麼看都很好笑也很好看!
看完泰老的書以後,覺得真的回不去了。
--碟形世界粉絲真心吶喊推薦--

內容介紹

「拜託作者別再點我笑穴了,再點下去就要抽筋啦!」

「封面這麼正經,害人買回家看了笑死怎麼辦?」
「續集怎麼還不快出?前一本都忍不住看兩遍了啊!」

★全球七千萬讀者捧腹力薦,英國人眼中《哈利波特》的頭號勁敵
——你,還沒開始上癮嗎?
★「碟形世界」是英國最傳奇的系列小說。作者獨一無二的想像力,激發了電影、動畫、桌上遊戲、舞台劇等數也數不清的再創作!
★《新世紀福爾摩斯》BBC製作團隊正改編影集,打造英倫魔法版「CSI犯罪現場」!
在璀璨的太空中,碟形世界徐徐旋轉,四隻巨象馱著它,穩穩站在宇宙大海龜的殼上……
夜巡特警隊在上一集《神探登場》中立下大功,正式升格為「城市警衛隊」。然而,在這座偷拐搶騙、殺人放火都不犯法的奇特城市,要杜絕真正的非法犯罪,簡直難如登天。當「不可能的犯罪」接連出現,警衛隊的刑事偵辦能力遭受嚴重考驗!
先是一位矮人慘遭硬如石頭的麵包重毆致死,接著,幾乎從不進食的貴族老大竟遭人下毒、受魔法文字控制的「陶偶」紛紛自殺……警衛隊追蹤每一個線索,努力還原這張古怪的犯罪拼圖。據說垂死之人最後看到的畫面會烙印在眼中,這會是他們破案的最後希望嗎?
碟形世界每一集出版,都有讀者吶喊:「這是全系列最好看的一本!」原因無他,只因作者普萊契不斷注入全新的想像力。本集加入了許多另類的刑偵場面,緊湊案情讓人忍不住屏氣、憋氣又岔氣! 

【台灣版獨家贈「宇宙大海龜」插畫小海報&特製藏書票!】
★最新出版情報與爆笑幕後花絮,請搜尋 Facebook:碟形世界Discworld
碟形世界台灣獨家網頁

作者介紹

泰瑞‧普萊契爵士Sir Terry Pratchett(1948-)

有人說,他是繼莎士比亞之後,400年來僅此一位的奇才,人稱「幽默版托爾金」
英國人票選公認,他是與狄更斯平起平坐的故事大師
更是重量級作家《迷霧之子》山德森、《夜巡者》盧基揚年科
被問及「最推薦的作家」時,唯一指定的名字!

普萊契在15歲發表了第一篇故事,用稿費買了一部打字機,此後在新聞界任職多年,兼職寫作。1983年,他出版了「碟形世界」系列的第一本小說,三年後成為英國Gollancz出版社首位簽下的奇幻小說作家,接著開始全職寫作,從此傾盡一生,都在為讀者說故事。
碟形世界創作近30年,已出版了39本,翻譯為近40國語文,全球銷售突破7千5百萬冊,是英國史上壽命最長、冊數最多的傳奇之作。普萊契不僅締造了英國書店史上的失竊率冠軍紀錄,被封為書店業績救世主,更獲得英國書商協會頒發「書籍銷售終生貢獻獎」。2009年,英國女王封他為大英帝國爵士,表彰他對文學的貢獻。
2003年,在全英國讀者票選的「BBC 大閱讀」書單中,普萊契他的作品在前百名占據5席名次,與大文豪狄更斯並列冠軍,而碟形世界共有14本入圍200強書單,居所有作家之冠。「碟形世界特警隊」是這套傳奇小說中最受推崇的子系列,台灣目前已出版《來人啊!》《神探登場》《另有隱情》等三部作品。

近年,普萊契在個人網站親自宣布他罹患了一種罕見的阿茲海默症,此後持續推廣安樂死合法化,同時筆耕不輟,年復一年為碟形世界寫下嶄新的故事,這也讓現存的作品益顯珍貴。

關於譯者 
章晉唯
生於台北,台大外文系畢,現就讀於師大翻譯所。喜愛文學、電影、街舞和咖啡館。出版譯作包括《不幫忙就閃開》《血紅帽》《錢途末路》等書。

得獎紀錄

生涯殊榮:
碟形世界全球銷售突破8000萬冊 (new!)
普萊契對文壇貢獻卓著,受封大英帝國爵士
英國書商協會「書籍銷售終生貢獻獎」
「BBC 大閱讀」全英讀者票選之冠
美國票選史上百大奇幻小說
世界奇幻文學獎終生成就獎
美國圖書館協會終生成就獎
英國奇幻文學獎年度作家

規格
商品編號:G0300003
ISBN:9789868900233
頁數:380,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8900233
各界推薦

【名人推薦】

★全球七千萬讀者、文壇重量級大老狂熱推薦的「碟形世界」
你,還沒開始上癮嗎?

寫下「碟形世界」的普萊契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他史無前例地吸引更多人開始讀書,因為他述說讀者想聽的故事、看了會開懷大笑的故事,而且文筆絕佳!這套書有著無與倫比的幽默、深刻的人性洞察,還有栩栩如生的奇幻世界,層次豐富,非常耐讀!
──布克獎得主、重量級女作家A.S. 拜雅特

我承認我是普萊契的書迷……但對他真是又氣又羨,真搞不懂這一切是怎麼寫出來的?這功力簡直是文壇繼莎士比亞之後,近400年來僅此一位的天才!
──《迷霧之子》天才奇幻作家布蘭登‧山德森 

普萊契是我最喜歡的作家!他是歡樂的智者,是真正的文字魔法師。讀他的書,你可以發笑,也可以沉思。最驚人的是,這種感覺放諸四海皆準!
──俄國奇幻大師、《夜巡者》作者盧基揚年科

在普萊契面前,我就像在中世紀商會裡向大師級名匠學習的技工……他最大的問題就是寫得太完美了!
--當代奇才、小說家尼爾‧蓋曼

每次「碟形世界」舉辦系列最新一集的簽書會,書店外面保證塞爆,整個車陣動彈不得!為因應書迷需求,作者最後簽了太多,如今市面上「沒有簽名」的書太過稀少,說不定比簽名書更有價值呢!
--英國忠實書迷現場見證

銷售數字證明,「碟形世界」永遠是緊追在《哈利波特》之後的頭號對手,普萊契堪稱當今世上最能賣的作家!每逢系列新書出版,都是一卡車一卡車載到書店賣的,我們補貨都補到手軟! 
--英國最大連鎖書店Waterstones書店物流倉庫員工

「碟形世界」真讓我們又愛又恨!書店架上永遠找不到這套小說,因為一上架就會瞬間被買走(或順手牽羊)。遇到同時身兼「書店業績救世主」和「書店失竊率冠軍」的頂級小說,我們也只能束手無策了!
--英國慈善二手書店Oxfam店員

內容試讀

在一片璀璨的太空中,碟形世界徐徐旋轉,四隻巨象馱著它,踞立在星龜「偉大阿圖」的殼上。大陸慢慢漂移,氣候系統位於上方,緩緩逆流而行,有如逆著舞步旋轉的華爾滋舞者。好幾億噸的土地漫溯在天空中。

人們往往瞧不起地理學、天體學等學門,不只是因為他們就站在其上,身浸其中。而是因為這些一點兒也不像真正的科學。⁎地理學只是物理學的慢板,再插上幾棵樹而已。而天體學看似刺激、眩目,說穿了就只是一團混亂,複雜得令人費解。夏天除了是一段時間,同時也是個地方。夏天是個會動的生物,喜歡去南方找冬天玩。

碟形世界小巧的太陽斜照旋轉的世界,隨軌道運行,不過即使在這裡,四季仍照常運作。在最偉大的城市安卡.摩波,春天被夏天輕輕推開,秋天則在夏天背後戳著它的背。

以地貌而言,城市本身沒什麼變化,唯有在晚春時分,河流上的浮沫通常會呈現美麗的翡翠綠。春天的薄霧在秋天轉為濃霧,混合了魔法部和煉金師工坊的煙霧,最後變得濃厚嗆鼻,彷彿擁有了生命。

時間順此而行。

※※※

安卡.摩波城警衛隊司令山姆.威默斯爵士眉頭深鎖,對著鏡子刮鬍子。

刮鬍刀是自由之劍。刮鬍子就是造反。

這陣子,有人幫他放洗澡水(每天洗啊!想不到人類皮膚受得了)、有人幫他拿衣服(像樣的衣服!)、有人幫他煮飯(像樣的餐點!他知道自己又變胖了),甚至還有人幫他擦靴子(像樣的靴子!不是紙糊的爛底靴,是又大又合腳、光亮的真皮靴)。諸事幾乎都有人為他打理,但有些事情男人必須自己來,刮鬍子就是其中之一。

刮鬍刀靜靜滑過前一夜長出的鬍碴。

威默斯的鏡子說來有一點點奇怪。鏡面微凸,反射出的空間比一般平面鏡子更廣,窗外的建築和花園一覽無遺。

嗯。頭頂的頭髮變薄。髮線絕對後退了。要梳的頭髮少了,反過來說,要洗的臉變大了⋯⋯

鏡中出現一道閃光。

他向旁一讓,低身閃躲。

鏡子應聲粉碎。

破窗外傳來腳步聲,接著聽見破裂聲和一聲尖叫。

威默斯站起身。他從洗手檯撿起最大的一塊碎鏡,架在深深射進牆面的黑色十字弓箭之上。

他刮完鬍子。

然後他搖鈴叫管家。威利金冒了出來。「先生,您找我?」

威默斯沖洗刮鬍刀。「請負責點燈的男孩去玻璃工匠那兒一趟,好嗎?」

管家瞄了一眼窗戶和破碎的鏡子。「好的,先生。帳單再送到刺客公會嗎,先生?」

「順便向他們致上我的敬意。還有,那男孩出門時,請他順道去五七廣場那間店再幫我買一面刮鬍鏡。店裡的矮人知道我喜歡哪一款。」

「是的,先生。我馬上去拿畚箕和掃把來,先生。這件事我要告訴夫人嗎,先生?」

「不用了。她總是怪我鼓勵他們犯罪。」

「沒問題,先生。」威利金說。

他一說完就人間蒸發。

威默斯擦乾手,下樓到起居室,打開櫃子,拿出結婚時西碧兒送他的全新十字弓。威默斯用慣了警衛隊的舊十字弓,那把弓在緊要關頭老是會反射。不過,他現在手上這把可是勃雷.壯臂牌,自庫存中的胡桃木十字弓改製而成,是量身打造的。聽人說,再沒有更好的十字弓了。

他選了一根細雪茄,走到花園中。

龍舍傳來陣陣騷動。威默斯走了進去,隨手關上門,把十字弓靠在門上。

喧鬧和尖鳴聲越來越響。小團小團的火焰吹上孵龍欄的厚牆。

威默斯靠在最近的龍欄上,捧起一隻新生的小龍,搔了搔牠的下巴。牠興奮地吐出火焰,他順勢拿起雪茄,品嚐一口口煙圈。

他朝掛在天花板的人吐了一口煙圈。「早安。」他說。

那個人瘋狂扭動著。他掉下來的瞬間展現驚人身手,單腳設法搆到了梁,但卻無力將自己拉起。掉下去也不是辦法,十二隻小龍就在下方,口吐火焰,興奮地跳上跳下。
「呃⋯⋯早安。」倒掛著的人說。

「結果天氣又轉晴了啊。」威默斯說著拿起一籃煤炭。「不過我想,晚一點又會再起濃霧吧。」

他拾起一小塊煤炭,扔向龍。牠們相互爭食。

威默斯又拿起另一塊。剛才吃到煤炭的幼龍火焰已明顯吐得更久,溫度也升高了。

「我想⋯⋯」那年輕人說。「我大概無法說服你放我下來吧?」

另一隻龍吃了一些煤炭,嗝出了一團火球。年輕人萬念俱灰,左右搖擺著閃躲。

「大概吧。」威默斯說。

「我覺得,現在看來,我選屋頂真是笨透了。」

「可能吧。」威默斯說。他幾個星期前花了好幾個小時鋸梁榫,還小心翼翼平衡了屋瓦。

「我應該翻下牆,走矮樹叢。」

「或許吧。」威默斯說。之前,他在樹叢裡也設了捕熊器。

他又拿起更多煤炭。「我想就算我問是誰雇你來的,你也不會說吧?」

「恐怕不行,大人。你懂規矩的。」

威默斯嚴肅地點點頭。「我們上星期抓了個沙拉奇夫人的兒子,帶到貴族老大跟前審判。」威默斯說。「總之,那種傢伙真該學學『不』並不代表『好,謝謝』。」

「可能吧,大人。」

「還有老羅斯特伯爵他兒子的事。你不能因為僕人把你鞋子放反就射死他,是不是?太亂來了。大家一開始也都是左右不分,那一定是要學的嘛。是非不分也必須學好才行。」
「我知道,大人。」

「我們似乎陷入了僵局。」威默斯說。

「似乎是這樣,大人。」

威默斯瞄準一隻銅綠的小龍,丟了一塊煤炭過去,牠熟練地接住。火焰的熱度越來越高了。

「我不明白的是⋯⋯」他說。「為什麼你們老是在這裡或辦公室暗算我。我是說,我常常到處走來走去,不是嗎?你們大可在街上射殺我吧?」

「什麼?像是不入流的謀殺犯嗎,大人?」

威默斯點了點頭。刺客公會再怎麼黑暗、扭曲,還是保有某種榮譽感。「我值多少錢?」

「兩萬元,大人。」

「應該要更高的。」威默斯說。

「我也這麼覺得。」若刺客還能回到公會,獎金就會更高,威默斯心想。刺客都極為看重自己生命的價值。

「我看看。」威默斯看了看雪茄菸頭說。「公會抽百分之五十,所以還剩下一萬元。」

刺客考慮了一下,然後手伸到皮帶,把一袋沉甸甸的袋子扔向威默斯。他伸手接下。

威默斯拿起他的十字弓。「我覺得⋯⋯」他說。「若是放手一搏,跑到門口,可能只會有些皮肉燙傷。夠快的話啦。你跑多快?」

刺客不吭氣。

「當然,可能一定得拚老命跑。」威默斯說著把十字弓卡在工作檯上,從口袋拿出一條繩子。他把繩子一端綁在釘子上,另一端繫在十字弓弦上,然後謹慎地退到一旁,扣下扳機。
弓弦微微一顫。

刺客頭下腳上看著他,大氣也不敢喘。

威默斯抽了幾口雪茄,抽到菸尾火焰熾熱。他把菸從嘴巴拿下,靠在緊繃的繩子上,菸留有三、五公分的長度,還有一會兒才會燒到繩子。

「我門不會鎖。」他說。「我向來都是個講理的人。從今以後,我一定會好好關心你未來的發展。」

他把剩下的煤炭全扔向龍群,走到外面。

看來又是安卡.摩波城紛擾多事的一天,而且現在才剛剛開始而已。

威默斯才剛走到房子就聽到「咻」「喀啦」,接著是有人全速奔向景觀湖的聲音。他微笑。

威利金拿著他的外套在一旁等待。「先生,記得您十一點和爵爺有約。」

「是、是。」威默斯說。

「您十點還得去見皇家紋章院的掌禮官。夫人這次說得很清楚,先生。『跟他說他這次別再想開溜。』她是這麼說的,先生。」

「喔,好極了。」

「夫人還說,請不要再得罪別人了。」

「跟她說我盡力而為。」

「轎子在外面等您,先生。」

威默斯嘆了一口氣。「謝謝你。有個人浸在景觀湖裡,去把他撈上來,替他倒杯茶,好嗎?我認為這傢伙有前途。」

「沒問題,先生。」

轎子。喔,對,轎子啊。那是貴族老大的結婚賀禮。維提納利爵爺就是這樣,他知道威默斯最愛漫步在城市的街頭,硬是送了份不讓他走路的大禮。

轎子在外面。兩名轎夫等待已久,一看到他便站起身。

城市警衛司令威默斯爵士再次造反了。也許,他確實不得不用這鬼東西,不過⋯⋯

他看著前面的轎夫,大拇指比向轎門,命令道:「進去。」

「可是先生—」

「今早滿清爽的。」威默斯說著再次脫下外套。「我自己扛。」


※※※

十一點,最早敲響的幾個鐘陸續響起,威默斯的轎子搖搖晃晃停到貴族老大的宮殿外。威默斯司令的雙腿開始軟了,但他全力奔上五段階梯,然後倒入等待室的椅子之中。

幾分鐘過去。

你不用去敲貴族老大的門。他會主動召見你,而你一定得在場。

威默斯躺下,享受片刻的安寧。

他外套口袋有東西響了:「嗶鈴嗶鈴乒乓!」

他嘆了口氣,拿出一個皮革小包裹,大小像本小書一般,打了開來。

一張友善但有點擔心的臉向上抬,「生活管理小惡魔」從籠子中凝視著他。

「什麼事?」威默斯說。

「十一點了。跟貴族老大有約。」

「所以呢?啊?現在都過五分鐘了。」

「呃。所以已經見完面了,是嗎?」小惡魔說。

「沒有。」

「那我要繼續提醒你嗎?還是怎樣?」

「不用。反正你也沒提醒我十點要去皇家紋章院的事。」

小惡魔一陣驚恐。

「那應該是星期二的事,不是嗎?我發誓那是星期二的事。」

「那是一個小時前的事。」

「喔。」小惡魔很氣餒。「呃,好吧。對不起嘛,嗯。嘿,你想知道的話,我可以跟你說克拉奇那裡的時間,或是熱努亞的時間,還有宏宏城的時間,或是任何地方。你隨便說。」
「我不需要知道克拉奇的時間。」

「不知白不知啊。」小惡魔拚命推銷。「想想看一般人會多麼佩服你啊,假如你跟誰正好話不投機,你就可以說『對了,克拉奇此時此刻還是一小時前呢』。或是貝佩拉基、艾菲比。問我,儘管問。隨便問任何地方,我都可以回答。」

威默斯內心嘆了口氣。他有筆記本。他都會寫筆記,這麼做向來管用。然後西碧兒天外飛來一筆,買給他這隻有十五種功能的小惡魔,結果正事不做,鬼事倒是會做不少,目前為止,他看出小惡魔至少有十種功能,都是等另外五種出包時拿來道歉用的。

「幫我寫個備忘錄。」威默斯說。

「哇!真的嗎?天啊!好,是的。沒有問題。」

威默斯清了清喉嚨。「見諾比下士,談時間管理的事;還有伯爵爵位的事。」

「呃⋯⋯不好意思,這是備忘內容嗎?」

「對。」

「不好意思,你應該先說『備忘』兩個字。我確定使用手冊上有寫。」

「好,剛剛說的就是備忘內容。」

「不好意思,請你再說一次。」

「備忘:見諾比下士,談時間管理的事;還有伯爵爵位的事。」

「記好了。」小惡魔說。「備忘內容需要在什麼時候提醒你嗎?」

「這裡的時間?」威默斯酸溜溜地說。「還是說⋯⋯例如,克拉奇的時間?」

「其實說真的,我可以跟你說那邊──」

「不好意思,我想我還是自己記在筆記本好了。」威默斯說。

「喔,好吧,其實你想的話,我能辨識手寫字。」小惡魔驕傲地說。「我很先進。」

威默斯拿出筆記本,舉高起來說:「像這個嗎?」

小惡魔瞇眼看了一會兒。「沒錯。」牠說。「那是手寫字,絕對沒錯。有彎彎的部分、稜角的部分,全都連在一起。沒錯,是手寫字。我在哪裡都認得出來。」

「你不是應該跟我說字跡寫的是什麼嗎?」

小惡魔看來心一驚。「說?」牠說。「手寫字會發出聲音嗎?」

威默斯把破舊的筆記本拿到一旁,闔上生活管理惡魔的蓋子,然後躺倒在椅子上,繼續等。

貴族老大的會客等待室有個時鐘,製作這座鐘的人肯定相當聰明(絕對比訓練那隻小惡魔的人聰明)。時鐘像其他鐘一樣會發出滴答的聲響。但不知何故,這鐘違反了所有正常的鐘錶設計,它的滴答聲居然沒有規律。滴答滴⋯⋯而一瞬間之前是⋯⋯答滴答⋯⋯然後下一聲「滴」又比人腦準備好的聲響稍微早了一拍。效果顯著,聽了十分鐘之後,思考會不自覺減緩,任你再怎麼有備而來,腦袋也會糊成一鍋爛粥。貴族老大一定付給鐘匠一筆不菲的報酬。

時鐘指著十一點一刻。

威默斯走到門口,開創了先例,伸手輕輕敲了敲門。

裡面沒有傳出任何聲音,遠處也沒有傳來談話聲。

他試轉門把。門沒鎖。

貴族老大維總是說,守時是禮貌中的禮貌。

威默斯走了進去。

※※※

謠言就是資訊精釀的精華,什麼都滲透得進去。謠言不需要門,也不需要窗—有時連人都不需要。謠言本身就活得自由又狂野,以耳傳耳,甚至不需經由雙唇。

已經傳出去了。從貴族老大臥房高高的窗子,威默斯看到人群一一移向宮殿。不算是一大群人(甚至還稱不上一小團人),但越來越多在街上隨布朗運動運行的人湧向他的方向。

他稍微放鬆下來,看到一、兩位警衛從大門走進。

床上,維提納利爵爺睜開眼。

「啊⋯⋯威默斯司令。」他喃喃說道。

「發生了什麼事,長官?」威默斯問。

「看來我躺了一會兒啊,威默斯。」

「你原本在辦公室,長官。意識不清。」

「天啊。我一定是⋯⋯太操勞了。好,謝謝你。麻煩你一下⋯⋯扶我起來⋯⋯」

維提納利爵爺試著坐直,結果身體晃了晃,又倒了回去。他的臉色蒼白,額頭結起滴滴汗珠。

敲門聲傳來。威默斯將門打開一條縫。

「是我,長官。佛瑞德.科隆。我收到訊息了。什麼事?」

「啊,佛瑞德。你現在底下人手有誰?」

「有我、打火石警員和史烈普警員,長官。」

「好。派人到我家,叫威利金拿我的警衛隊制服、劍和十字弓過來,還有過夜用的大提袋,再拿一些雪茄。然後告訴西碧兒女士⋯⋯告訴西碧兒女士說⋯⋯算了,就跟她說我這裡有事情要處理,這樣就好了。」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長官?下面有人在傳說維提納利爵爺死了!」

「死了?」貴族老大在床上喃喃道。「胡說八道!」他掙扎坐起,雙腳盪下床,站了起來,隨即軟倒在地。他倒下的過程緩慢而悽慘。爵爺是個高個子,所以倒下來著實費了一番功夫。關節一節一節軟掉,首先他的腳踝一軟,膝蓋跪地。膝蓋就地發出「砰」一聲,接著腰也軟了下去。最後,他的額頭重重敲到地毯上。

「噢。」他說。

「爵爺只是有點⋯⋯」威默斯開口—接著他忽然抓住科隆,把他拉到房外。「我認為他被人下毒了,這件事假不了。」

科隆一臉驚恐。「媽媽咪呀!你要我去找醫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