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T0900003
物理屬於相愛的人
作 者:尤麗.策
譯 者:唐薇
出版社:究竟出版社
系 列:Mix
出版日期:2009年01月22日
定價 330 元
優惠價  -21%  261 元
內容介紹

◎立刻獲得誠品選書推薦!
◎諾貝爾文學大師鈞特.葛拉斯心目中唯一的接班人
◎德國文化中心二話不說補助翻譯、2009年國際書展敬邀海外作家!

◎歐洲最令人振奮的小說界新星,讀者、媒體高度評價之作!
◎全球英、美、法、義、日、韓等16國熱切期待,即將出版!
◎德國重要戲劇節「激進青春戲劇節」觀眾票選獎!
◎繁體中文版榮獲德國歌德學院翻譯贊助計畫!
◎旅歐小說家及劇作家陳玉慧
詩人導演鴻鴻 
德國文化中心主任葛漢 
輔大德語系教授劉惠安
知名評論家南方朔
驚豔推薦!

誰能解釋世界,世界就屬於誰。
時間、空間和因果關係,其實都只是看法問題。

兩位物理學家的瑰麗交鋒,一場讓平行宇宙崩毀的迷離密謀……
諾貝爾文學大師鈞特.葛拉斯心目中唯一的接班人,最詭奇炫目的人性追緝!

「一名探長頭痛欲裂,忙著破解手上最後一宗案子,他熱愛某項物理理論而且不信巧合。
一個孩子即將遭受綁架卻絲毫不察。一位醫師在從事不該從事的行為。
一名男子死去,兩位物理學家吵架,刑案探員陷入熱戀。
結局似乎超出探長預期──但又似乎的確如此。
人類無數的念頭構成了樂譜,自此成就生命詭異的樂章。」

 兩名物理精英,薩巴斯提昂與奧斯卡,在大學時即展露過人天賦,彼此惺惺相惜,形影不離。然而一次物理課上的解題衝突卻造成兩人的心結,從此在理念上分道揚鑣。薩巴斯提昂娶妻生子,某次送兒子去參加夏令營的路上,他接到一通威脅電話,兒子連人帶車消失。一連串的陰謀與殺人事件後,席爾夫探長奉命前來破解此案……
 作者用精巧獨特的語言鋪陳了一個超乎想像的謀殺故事,更在情節推演中,為時間的物理學作了精采的詮釋。



作者介紹

理性與感性的瑰麗交鋒──尤麗.策的文學世界 / 王妙玉

「一名探長頭痛欲裂,忙著破解手上最後一宗案子,他熱愛某項物理理論而且不信巧合。一個孩子即將遭受綁架卻絲毫不察。一位醫師在從事不該從事的行為。一名男子死去,兩位物理學家吵架,刑案探員陷入熱戀。結局似乎超出探長預期──但又似乎的確如此。人類無數的念頭構成了樂譜,自此成就生命詭異的樂章。」

備受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鈞特.葛拉斯推崇,並被詩人導演鴻鴻譽為「繼馮內果之後睽違已久」的聰明絕頂作家──尤麗.策,在小說《物理屬於相愛的人》中以詩樣的語言,鋪陳了一個令人驚艷的懸疑故事。饒富意象的敘事引人入勝,讓人見識這位德國文學新星的筆下風采,書中兩位物理學家的滔滔雄辯,則透露作家另一個面向的深厚功力。

優游於法律與文學的雙面佳人
尤麗.策從小喜愛寫作,1974630日出生於德國波昂的她是水象感性的巨蟹座,卻在大學時選擇「法律」這麼理性的學科,而且以優異的成績考完兩階段國家考試,獲得律師及法官的任職資格。父親曾任德國國會議長,尤麗.策也在公共議題方面積極發聲。法學院實習時她選擇到紐約的聯合國總部服務學習,後來以國際法觀點寫作關於科索沃的論文。法學學業的順利與成就卻並不是她唯一的熱情所在,理性論述之外,她更在鍾情的文學世界持續耕耘、收穫。

初試啼聲便一鳴驚人
1996年起,尤麗.策便在繁忙的法律系課業之餘,申請進入萊比錫德國文學學院就讀,並取得文學學位。她曾表示:法學論述及研究是興趣,文學才是她的職志。2001年第一部小說作品《老鷹與天使》(Adler und Engel),以前南斯拉夫的戰亂為背景,寫一位年輕律師捲入國際政治與犯罪事件的故事,融合政治驚悚、推理與愛情,出版後大獲好評,初試啼聲就得到德國圖書獎的殊榮,自此接連獲獎,尤其得到Per Olof Enquist國際文學獎項的肯定,成為歐洲出版社競相出版的注目之作。

波士尼亞之旅與政治議題關注

2001年,就在首部作品大放異彩之時,尤麗.策帶著她的狗,背起背包前往滿目瘡痍的南斯拉夫。當時才二十七歲的她,第一手紀錄了親眼所聞,將各地的戰爭遺跡與人性觀察寫成驚人的遊記《寂靜之聲》(Die Stille ist ein Gerausch, 2002),企圖揭露長期受歐洲主流忽略的事實。她認為自己的任務在於:以文學談具有普世特質的主題。「政治談的是差異與衝突,文學和哲學則是一再指出我們多麼相像、我們能夠充分理解彼此。」

第二部小說作品《遊戲本能》(Spieltrieb)於2004年問世,以失去同情能力的冷漠年輕世代為題,從國際性的議題轉向社會關懷,再度受到讀者及評論界肯定,並經改編為舞台劇演出,佳評不斷。自此,尤麗.策也與戲劇結下不解之緣。

物理屬於相愛的人

另一部改編為戲劇的近作《物理屬於相愛的人》,在德國導演新秀的重要舞台「激進青春戲劇節」(Radikal Jung)大放異彩,獲得觀眾票選獎。其後她也開始嘗試劇本創作,《Corpus delicti》獲邀在2007年魯爾參年展演出。

對於《物理屬於相愛的人》的核心主題物理,她坦承自己並不是專家,並幽默表示自己除了常與深好自然科學的弟弟整夜討論之外,自己對物理課的印象只有「老師拿著鉛球丟到地上,說:『這就是萬有引力』,後來地面凹了個洞」。但是她個人覺得物理的哲學特質非常有意思,「物理建立出人的世界圖像,幾世紀以來,人類就在這樣的世界裡活動。」

情節裡的雙重謎底讓人欲罷不能,平行宇宙與時間本質的層層辨證,卻又是德國小說中特有的深刻省思。主題之外,書中的敘事美學尤其令人印象深刻。尤麗.策表示她致力寫出乾淨、富音樂性的「美」的語言,希望「把讀者都看作聰明人來對讀者說話」,同時透過文字,讓讀者彷彿聽得到音樂或看到一場電影。為兒童所創作的第一本繪本作品《雪國奇遇》中,就以夢境般的美麗敘述,描寫小男孩愛雪的心情。她透露未來會嘗試寫一部真正的愛情小說,在初春即將訪台的尤麗.策,想必將再次為讀者開啟全新的視野,耕植一片繁花奇景。

尤麗.策 Juli Zeh
1974
630日出生於德國波昂。擁有法學、文學雙學位及國家律師、法官資格,曾服務於紐約、薩拉耶佛等地的聯合國機構。積極關懷公眾議題及深入國際法研究之外,更活躍於文學創作領域。她曾表示,法學論述及研究是興趣,文學才是她的職志。
2001年第一部小說《老鷹與天使》出版即獲巨大成功,翻譯授權近30種語言。暢銷冠軍書《遊戲本能》亦引起讀者、評論家廣大迴響。
作品獲頒德國圖書獎、不來梅文學獎、Rauris文學獎、Ernst Toller文學獎、瑞典Per Olov Enquist小說獎、法國Prix Cévennes歐洲最佳小說獎等各大文學獎項,更經常獲選改編為戲劇。《物理屬於相愛的人》一書改編劇作,於德國「激進青春」戲劇節演出,榮獲「觀眾票選獎」,佳評不斷。

譯者簡介 /唐薇

輔仁大學德語碩士,譯作遍及青少年文學、小說、劇本、電影和時尚。
20068月,受邀參加德國柏林文學協會舉辦的夏日譯者論壇,20073月獲選為德國柏林文學協會駐會翻譯家,20086月受邀參加德國博世基金會所舉辦的中德文學翻譯研討會。

規格
商品編號:T0900003
ISBN:9789861371078
頁數:336,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1371078
各界推薦

「精彩的文字和狡黠的敘述,引人入勝的效果不輸其懸疑的情節。馮內果之後,我們暌違這樣絕頂聰明的作家久矣。」 詩人導演 鴻鴻

「尤麗.策寫作的簡潔與鋪陳的魔幻,將原本可能是枯燥的專業爭論,轉化成讓人情緒緊繃,非一口氣讀到最後不可的偵探推理。」 輔大德語系教授 劉惠安

「《物理屬於相愛的人》是一本小說,更是一部引領我們面對時間本質的心靈手冊。」 德國文化中心主任 葛漢

歐洲媒體佳評

驚悚而深刻的作品。答案在探索哲學深度與物理現象的精確對話當中浮現。讀來萬分精采,直到最後一頁都深具吸引力。一部傑作!——德國《金融時報》

尤麗.策可說是巴爾札克和杜斯妥也夫斯基的文學傳人!這位年輕的德國小說家持續不斷地挑戰世界及其準則。這是一部科學驚悚作品,是一部灌注熱情的鉅構,質疑了我們對現代科學的認知與分類。──法國《電視全覽》週刊

以魔術般的輕巧,道出不尋常的情節、極具創意的比喻,以及嚴密而令人愉快的字句。自始至終緊抓住讀者的心。──德國《信使報》

詭奇、刺激,令人難忘,宛如希區考克的大師之作。──德國《碧姬》雜誌

深入探索未知的科學領域……奇特的比喻創造出恰到好處的氣氛。──荷蘭《鹿特丹商務日報》

情節嚴密,每一個小地方都有其意義。從頭到尾都讓讀者忘情投入。──比利時《標準報》副刊

細緻的心理描摹、精煉的對話、聰敏的洞察力、逐漸升高的張力……尤麗.策是本季的文學之星!──法國《ELLE》雜誌

說服力十足的邏輯,冷靜、富於分析與策略的才智,尤麗.策的文字充滿令人敬畏的效果。──法國《圖書週刊》
內容試讀

第一章 
薩巴斯提昂在紙上剪曲線。美可做飯。奧斯卡登門拜訪。物理屬於相愛的人。


果要薩巴斯提昂描述他的朋友,他會說,奧斯卡看上去就像那種什麼問題都能回答的人:弦理論是否有朝一日能夠成功統一物理基本力量,燕尾服的襯衫是否能與無燕尾的禮服配穿,眼下幾點了,而且是杜拜時間。不論是傾聽的時候,還是自己說話的時候,他那雙花崗石似的眼睛總是一眨不眨地盯著對方。奧斯卡是這麼一個人:他的血管裡流的是水銀,他的腳下永遠有一座統帥土坡,他沒有幼稚可笑的暱稱。有他在場,女人就會坐在自己的手上,以免不小心向他伸出手去。他二十歲的時候,別人以為他三十歲,自從他過了三十歲,別人都說他毫無老相。他身材瘦長,前額光滑,細細的眉毛總是喜歡彎成探詢式的弧形,他的臉頰略微有些凹陷,雖然仔細地刮過臉,臉上還是留有濃重的鬍鬚痕跡。即便他像今天這樣穿著樸素的毛衣和黑褲子,他的衣著看上去還是經過精心選配的。他身上的衣料只敢在合適的地方起褶,他的姿態往往是外在冷靜與內心緊張的混合表現,這種姿態會令別人直直地盯著他。他們在背地裡議論他,認為他是個演員。在某些圈子裡,奧斯卡還真挺有名,但不是因為他的演技,而是因為他那關於時間性質的理論。
窗外的夏日像藍綠色的帶子飛馳而過。一條聯邦公路緊跟著鐵軌,後面的汽車好像緊緊地粘在火車上,瀝青上有淺淺的水窪亂光閃耀。一個年輕人問能不能坐在他旁邊,奧斯卡剛好取出墨鏡,轉過身,把眼睛藏在深色的鏡片後。年輕人繼續往前走,折疊桌上的咖啡杯站在一汪褐色的水窪中。

奧斯卡常常覺得生活難以忍受,原因在於他對格調極其敏感。很多人不喜歡自己的同胞,但很少有人能像奧斯卡那樣說得清楚理由。他們都是由質子、中子和電子做成的,這他還勉強能原諒,他不能原諒的是,他們不能冷靜地看待這個可悲的事實。當他想起小時候的事情時,就看見十四歲的自己被一群嘻嘻哈哈的少男少女包圍著,他們都伸出手指指著他的腳。那時他沒有得到父母同意就把自行車賣了,用那筆錢買了他的第一雙滾邊皮鞋,出於謹慎,新鞋買大了三號。他至今依然蔑視毫無品味的哄笑,憎惡愚夫的妄自尊大、炫耀自誇和幸災樂禍。依他看來,再沒有比扼殺高尚格調更殘酷的暴行了。如果他什麼時候要殺人的話(完全是計畫外的),那恐怕就是因為他的受害人喋喋不休地評頭論足,太討人嫌了。

當他在十六歲那年身高達到一米九的時候,同學們的嘲笑戛然而止,他們轉而開始爭相吸引他的注意力。只要他在附近,他們說話的嗓門就特別大;女孩在課堂上舉手發言時也會向他這邊張望,好像是想看看他是不是也在聽;甚至數學老師,一個不修邊幅的人,脖子裡的頭髮總是直刺衣領,當他在一列數字後面打上一個能把粉筆折斷的點的時候,也習慣於朝著奧斯卡所在的方向問道:「是這樣吧?」儘管如此,到中學畢業的時候,奧斯卡依然是全班唯一一個沒有積累任何實際博愛經驗的人。他把這看作是勝利,他相信,全世界沒有一個人的在場能讓他忍受十分鐘以上。

當他在大學裡遇見薩巴斯提昂時,這個巨大的認識性錯誤令他頭暈目眩。在新學期開學那天他們就注意到了對方,這要歸功於他們的身高。他們的目光越過其他學生的腦袋彼此相遇,在教室裡他們自然而然地坐在了一起,默默地忍受系主任那刑訊式的致辭。然後他們在走道上開始了一場輕鬆的談話,十分鐘過去了,薩巴斯提昂還沒有說過任何傻話,也沒有傻笑過一次,奧斯卡不僅忍受了他的在場,還覺得很有興致將談話進行下去。他們走進一家咖啡館,一直聊到黃昏。從這一刻起,奧斯卡就努力接近這個剛認識的人,而薩巴斯提昂也無不樂從。他們的友誼不需要啟動時間,毋須進展,它就像一盞燈,只要有人正確地擰動了開關,它自然就亮起來了。

接下來的幾個月,任何人如果想要描述的話,都難免面臨失之偉大的危險。自從奧斯卡決定在弗萊堡攻讀大學學業後,他就再也不穿著別的衣服在公眾中露面了,而只穿長襬燕尾服和條紋褲子,配以銀色領帶。過沒多久,薩巴斯提昂也穿著同樣的時髦行頭來上課了。每天早晨,在物理學院門前的綠地上,他們倆好像被繩子牽著一樣,經過同期的所有學生身邊—這些學生只是為了擋他們的道才存在於世界上的—迎著對方走去,然後擊掌致意。每種教材他們都只買一本,因為他們喜歡在打開的書本上把腦袋湊在一起共讀一頁。在教室裡,他們身旁的位置總是空著。別人覺得他們打扮得古怪,但沒人笑話他們。下午,他們手挽手在三人河邊散步,走幾步就會停下來,因為重要的話只能站住後才能說,即便在這時,也沒人笑話他們。他們的老式裝束使他們看上去像泛了黃的明信片,好像他們是被人在現代的時代中雕刻出來的,雖然刻得很仔細,但並非天衣無縫。三人河裡的水聲起勁地摻和他們的談話,風中的樹激動地揮手致意,晚夏的陽光從來不像此刻這麼美麗。他們中的一個手指太陽,說著與太陽中的微子有關的話題。

晚上,他們相會在圖書館。奧斯卡沿著書架徜徉,不時地帶著一本書回到他們共用的桌旁,當奧斯卡把書上某個有趣的地方指給朋友看的時候,他習慣於用胳臂繞著他,自此以後,德語語言文學系的女大學生們就聚坐在閱覽室玻璃窗後面的長凳上。在舞會上,奧斯卡和薩巴斯提昂各自穿梭在人群中,薩巴斯提昂很可能笨嘴拙舌地去親吻一個女孩,等他抬起頭,他肯定可以與房間另一頭奧斯卡那笑盈盈的目光相遇。晚會結束時,這個女孩被送到出口處,像件衣服似的被交給隨便哪個同學。然後,在夜色中,奧斯卡和薩巴斯提昂相伴回家,一直把對方送到歸途分岔的地方。他們站在那兒,路燈的燈光像一頂帳篷似的包圍著他們,誰也不願意離開這個帳篷。他們面臨著一個艱難的抉擇,不知道在哪個時刻告別比較合適,是此刻呢,還是下一刻?過路的汽車使他們共同的身影繞軸自轉,這時他們默默地發誓,在他們之間什麼也不可以改變,永遠!未來只不過是在他們兩人共同的道路上緩慢鋪展的勻整地毯。在鳥兒初起的嘰喳聲裡,他們轉身消失在自己的那一半曙光中。

每月的第一個星期五,奧斯卡允許自己暢想幾秒鐘,城際列車把他帶回到弗萊堡路燈下的某次告別場景,讓他想起三人河邊的激烈爭論,或者至少想起一本兩人共閱的翻開的教科書,然後他品嘗到了自己嘴唇上的微笑,僅僅是為了在下一刻陷入激動的情緒。夜間路燈下的弗萊堡當然已經不存在了。瑞士下方有一條環形的隧道,奧斯卡讓基本粒子在這條隧道中以接近光速的速度相互碰撞,另外還有一個弗萊堡,那是他受薩巴斯提昂妻子的邀請去參加家庭聚餐的地方。某個星期五,奧斯卡第一次看見了洋娃娃大小的里昂,在另一個星期五,他獲悉了薩巴斯提昂對大學的呼籲。在星期五,他們看著對方的眼睛,努力不去想起昔日的時光;在星期五,他們吵架。對奧斯卡來說,薩巴斯提昂不僅是唯一一個他能愉快地忍受其存在的人,而且也是個輕輕一動就能惹他發火的傢伙。

* * *

我想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