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決戰王妃外傳:王子與侍衛 1
  • 決戰王妃外傳:王子與侍衛 2
  • 決戰王妃外傳:王子與侍衛 3
  • 決戰王妃外傳:王子與侍衛 4
  • 決戰王妃外傳:王子與侍衛 5
  • 決戰王妃外傳:王子與侍衛 6
  • 決戰王妃外傳:王子與侍衛 7
  • 決戰王妃外傳:王子與侍衛 8
  • 決戰王妃外傳:王子與侍衛 9
  • 決戰王妃外傳:王子與侍衛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暢銷

商品編號:02600123
決戰王妃外傳:王子與侍衛
The Selection Stories: The Prince & The Guard
作 者:綺拉.凱斯
原文作者:
譯 者:賴婷婷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當代文學
出版日期:2014年07月31日
定價 260 元
優惠價  -21%  205 元
書活網特推

下載FB刊頭

下載電腦桌布 1024x768    1280x800  1280x1024 

內容介紹

一場選妃競賽,改變的不只是她的命運,還有愛過她與即將愛上她的兩個男孩…… 

★呼應全球21國書迷殷切呼喚、作者加碼獻禮!帶你窺探男主角的內心世界……
★系列最終回空降紐約時報青少年排行榜No. 1!
★全系列稱霸博客來、金石堂、亞馬遜、邦諾書店小說榜!外傳接力誠品青少年榜Too.3

王子:我該遵守傳統,跟一個適合當王妃的陌生女子結婚,不顧內心的渴望嗎?
侍衛:我該放手讓她得到幸福、還是為愛奮力一搏? 

當選妃如火如荼地進行,王子麥克森與侍衛艾斯本的內心,卻充滿矛盾與掙扎: 

麥克森身邊早有一位青梅竹馬的女孩,他以為她是唯一懂他的人,可是選妃在即,他該聽從自己的心聲,還是接受國家的安排?看見35位女孩為爭奪后冠而來,他的心境會有什麼改變?他對亞美利加的第一印象如何? 

艾斯本原本以為推開亞美利加會更自由,但當他進入皇宮擔任侍衛,再次遇見她,卻發現自己根本放不下……他已不再是第七階級的艾斯本,已經有能力給她更好的生活,他是否該不計一切,重新贏回摯愛? 

.我等著買這本書等了好久好久~但非常值得!書中的兩個故事我都好愛!很享受窺視麥克森與艾斯本的生活,好希望這兩個故事都不要結束,我想知道更多!──讀者  梅麗莎

.這本外傳真是棒透了!如果你喜歡這個系列,你一定也會喜歡這本書。好好享受吧!──讀者  安德森

.當我打開信封時,我女兒一把從我手中搶過這本書,然後接下來一整天我們都沒看到她了。──讀者  凱西

作者簡介
《紐約時報》青少年文學冠軍作家 綺拉‧凱斯(Kiera Cass

大學主修歷史,也曾修過音樂與戲劇,是個愛做夢,也敢於冒險的新銳作家。她提到自己的創作動機時說:「當生活有許多不如意的時候,我就把這些惱人的事情寫進小說裡,或許事情還是無法解決,但我因此平復了焦慮的情緒,意外地獲得了許多力量。」樂於和讀者互動的她,也因《決戰王妃》的成功而聲名大噪,累積許多死忠粉絲。她謙虛地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寫著:「第一集出版時,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書封上,我開心得要命;第二集出版時,上面寫著《紐約時報》暢銷作家,我開始傻笑;第三集的封面則寫著我是冠軍作家,我感動到說不出話了……真的很謝謝大家。」


譯者簡介
賴婷婷
國立中央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職翻譯公司與新聞局國際輿情小組編譯。興趣是用文字演戲,信仰是翻譯。譯有《決戰王妃》系列、《創世紀2.0》(圓神)。

得獎紀錄
誠品青少年榜Too.3
規格
商品編號:02600123
ISBN:9789861335100
200頁,平裝,25開
內容試讀

王子

我來回踱步,想趕走身體中的焦慮感。王妃競選即將到來—─這可能就是我的未來─—聽起來真嚇人。但現在呢?嗯,我也不是那麼肯定了。

我們已經匯整好人口調查資料,數字也檢查過好多遍,並重新配置宮中人員,備好服飾、用品,以及為即將到來的賓客所準備的房間。所有人都充滿動力,既期待又害怕。

對女孩們而言,自她們填好申請表的那一刻起,競選就展開了—目前大概有幾千人繳交申請表了吧。但對我而言,王妃競選是在今晚開始。

我滿十九歲,我有資格了。

我在鏡子前停下來,再一次調整領帶。今天晚上,會有比平常更多雙眼睛看著我,我看起來必須自信滿滿,像個王子,符合大家的期待。確定萬無一失之後,我才前往父王的書房。

沿途中,我朝著顧問大臣或熟悉的衛兵點頭示意。很難想像,再過不到兩個星期的時間,皇宮的走廊上會出現許多女孩子。我敲敲書房的門,這個動作也依照父親要求,充滿堅定力量,我似乎永遠有新課題要學習。

就算是敲門,也要展現權力,麥克森。

不要一直來回踱步,麥克森。

動作快點,聰明點,再更好一點,麥克森。

「進來。」

我進入書房,父王的視線迅速從鏡中的倒影上移開,跟我打招呼。「啊,你來了,你媽媽等一下就過來,你準備好了嗎?」

「當然。」我回答。除此之外,其他答案一律不接受。

他手伸過來,抓起一個小盒,放在我面前。「生日快樂。」

我拆開銀色的包裝紙,底下的黑盒子裡放著全新的袖口鏈釦。父王可能太忙了,忘記我的聖誕節禮物也是袖口鏈釦。也許國王就是這樣,也許等我成為國王,我也會不小心送兒子兩份相同的禮物。當然,在那之前,我得先找到一個妻子。

妻子。我用嘴唇輕輕唸著這兩個字,但沒有唸出聲,太陌生了。

「謝謝,我現在就戴上。」

「你肯定希望今晚有最佳表現,」他說完便離開鏡子前。「王妃競選是眾所矚目的大事。」

我對他露出苦澀的笑容。「我自己也很關心。」我猶豫著是否要告訴他自己有多焦慮,畢竟他也曾經歷過這一切,過去他肯定也曾有過懷疑。

我臉上的緊張感肯定很明顯。

「振作點,麥克森,這應該是件令人期待的事。」他鼓勵我。

「是令人期待,我只是有點驚訝這一切發生得這麼快。」我專心把金屬釦穿過袖子上的洞口。

他發出笑聲。「對你來說很快,但我可是已經籌備好幾年。」

我瞇著眼睛,從手上的動作抬起頭說:「這話什麼意思?」

這時門打開,母后走進來。她還是一貫地優雅美麗,父王見到她,雙眼為之一亮。「安柏莉,妳看起來好美!」他說著,一邊走過去迎接她。

她一如往常微笑著,彷彿不敢相信有人會注意到她,然後給父王一個擁抱。「希望不會太搶眼,我不想模糊大家的焦點。」說完她放開父王,走過來,緊緊抱著我。「兒子,生日快樂啊。」

「媽,謝謝。」

「你的禮物就快來了,」她低聲說,然後轉向父王,「那麼,我們都準備好了嗎?」

「是啊,我們都準備好了。」他伸出手臂,她挽起他的手,我也走到他們身後,一如以往。

「王子殿下,大概還要多久呢?」一名記者問道。攝影機燈光打在我臉上,一股炙熱的感覺。

「這星期五就會抽出所有女孩,下星期五,女孩們才會抵達皇宮。」我回答。

「殿下,您緊張嗎?」另一個聲音問道。

「你是說,娶個自己從來沒見過的女人,而且要在一天之內決定嗎?」我眨眨眼,圍觀群眾們咯咯發笑。

「王子殿下,這件事你一點都不緊張嗎?」我努力不讓表情透露出我對這個問題的想法,只是以一般態度回應,希望這個方向是對的。

「相反的,我很期待。」大概吧。

我轉過身,背對記者和攝影師,深呼吸一口氣。難道整個晚上都會像這樣?

我環顧大廳—─餐桌鋪上深藍色桌巾,燈光耀眼,盡顯華麗—─我似乎無處可逃,一角是達官貴人,另一角是記者,完全沒有能安靜休息的地方。大家可能會以為這場生日宴會是為我舉辦的,所以一切由我決定,以我希望的方式進行,但實際上完全不是這樣。

我一逃離人群,父王的手臂就立刻襲擊我的背部,抓住我的肩。這壓力和突如其來的關注,令我情緒緊繃。

「微笑。」他壓低聲音命令說,我照他的話做,他則朝著那些特別貴賓的方向輕輕點頭。

我剛好與黛芬的眼神交會,她和她父王遠從法國而來,為的是討論貿易協定事項,剛好碰上我的生日宴會,這點讓我覺得很幸運。黛芬是法國公主,我們時常碰面,她大概是我認識的人之中,不是家人、卻又最像家人的人,而在這場宴會中,能有個熟悉的面孔令人感覺好很多。

我對她點頭,她舉起手中的香檳酒杯。

「你不能用這麼嘲諷的語氣回答問題,你貴為當今王儲,他們需要你的領導。」父親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抓得特別緊。

「抱歉,父王,我以為這是個輕鬆的派對—─」「嗯,你弄錯了。在記者面前,我希望你的態度更認真一點。」

他停下腳步,面對著我,眼神陰鬱堅定。

我再次微笑,知道他會希望我在大眾面前這麼做。「當然,父王,是我一時判斷錯誤。」

他放下手臂,把香檳酒杯舉至嘴邊。「你好像常這樣。」

我冒險看了黛芬一眼,並翻個白眼,她因此笑出來,她太明白我的感受了。父親的雙眼循著我的視線看到房間另一邊。

「那個女孩總是那麼美!可惜她沒辦法參加抽籤。」

我聳聳肩。「她很好,但是我對她從沒有那種感覺。」

「很好,否則就太愚蠢了。」

我巧妙迴避這個話題。「而且,我很期待能與真正的候選者碰面。」

我說出這個想法,他趁機再次提醒:「麥克森,也該是你做出一些生命中真正選擇的時候了,好的選擇。你一定會覺得我的方法太過嚴厲,但我要你看清楚自己的位置多麼重要。」

我壓抑住一聲嘆息。我已經試著做出選擇,但你並不真的相信我。

「別擔心,父王,我對選擇王妃的任務非常認真。」我回答,希望我的語氣能讓他放心一點,讓他知道我有多認真。

「這不只是要找到一個能長久相處的人,像你和黛芬,你們很合得來,但是選她的話就完全浪費了。」他又喝下一大口酒,並對我身後某個人揮揮手。

我得再次克制臉上的表情。這對話的方向讓人不大舒服。我把雙手插在口袋裡,視線掃過室內。「我可能得去繞繞。」

他揮揮手,注意力回到飲料上,我快步離開。我努力試著了解,但還是不明白這一切意謂什麼。他沒理由對黛芬如此無理,她甚至不是王妃候選者。

最後,我終於有暫時獨處的時間了。我環視人群,確定自己該去某個地方。我找到黛芬,她朝著我走過來,我很期待能跟她好好聊上幾分鐘,但是得等一下。

「你玩得開心嗎?」媽媽邊問邊朝我走來。

「我看起來開心嗎?」

她把雙手放在我熨燙整齊的西裝上。「是的。」

我微微一笑。「這樣就好。」

她歪著頭,臉上浮現一抹溫和的微笑。「跟我過來一下。」

我向她伸出手,她高興地握住我的手,我們到走廊上,相機喀啦喀啦的聲音此起彼落。

「明年可以不用這麼盛大隆重嗎?」我問。

「不大可能。那時候你差不多結婚了。你的妻子可能會希望精心準備,慶祝和你在一起的第一年。」

我皺著眉頭,在她面前,我不需要刻意假裝。「也許她也喜歡低調一點。」

她輕聲笑著。「不好意思,親愛的,會參加王妃競選的女孩應該都不喜歡低調。」

「所有女孩都會幻想成為王妃的生活,」她補充說道,「穿著長及地的禮服,戴上皇冠……在我名字被抽到前的一個星期,我腦中想的全是這些。那時我還不明白,一切不只是這麼簡單。」她的臉色變得有些哀傷。「我沒想到會有那麼大的壓力,或是幾乎沒有隱私。但是,嫁給你的父王,生下你,」她的手輕撫過我的臉頰,「對我來說就是美夢成真了。」

她凝視我,微微笑著,但我可以看見淚水在她眼角打轉,我得再讓她說些話才行。

「妳不後悔嗎?」

她搖搖頭。「一點都不後悔。王妃競選改變了我的人生,我認為這可能是最好的改變,這就是我想和你說的。」

我瞇起眼。「我不確定自己能否了解。」

她嘆了一口氣。「我出身第四階級,原本在工廠裡工作。」她伸出手。「我的手指乾燥龜裂,髒東西總是積在指甲裡,我沒有關係、沒有社會地位,沒任何過人之處能當王妃……但我還是來到這裡了。」

我盯著她看,還是不明白她的意思。

「麥克森,這就是我送給你的禮物。我答應你,我會盡我所能用你的角度,而不是以王后、母親的角度來看這些女孩。即便你選的女孩出身多麼卑微,即使其他人認為她一文不值,我會永遠傾聽你的理由,也會盡全力支持你的選擇。」

「妳總是如此。」

「確實啊,」她挽起我的手臂說。「而且我知道,以後在你心中,另一個女人會比我重要,理應如此。但麥克森,我對你的愛永遠不會改變。」

「我對妳的愛也不會改變。」我希望她聽得出來我的真心。我無法想像有什麼情況會減少我對她絕對的崇拜。

「我知道。」她輕推我一下,提醒我們該回到宴會上了。

進入大廳,微笑和掌聲迎接我們,我考慮著母親的話。所有認識的人之中,她的慷慨大方無人能及,那是我努力想實踐的特質。所以,如果這是她的禮物,一定是我需要的,只是現階段我還無法完全理解。母親從不輕率給予他人禮物。


侍衛

1

昨晚的萬聖節派對是我最後的機會。亞美利加和我跳了一支舞,她向我解釋她和麥克森的不順,讓我有時間提醒她過去的回憶⋯⋯我確實覺得那條繫著我們的線還在,也許是王妃競選的壓力磨損了那條線,但它確實還在。

「告訴我妳會等我。」我請求她。

她默不作聲,但我依然懷抱著希望。

直到他出現,朝著她走去,迷人且擁有財富與權勢,這就是事實,我會輸。

儘管不知道舞池中麥克森在她耳邊低聲說些什麼,但她心中的擔憂似乎一掃而空。她依偎著他,一首接著一首跳著,她看著他的眼神,就像她以前看我那樣。

看著這些事情在我眼前發生,我當時肯定喝了不少酒。搞不好門廳的花瓶就是被我砸破的,也許因為我咬著枕頭,艾佛瑞才沒有聽見我在哭。

艾佛瑞剛才說的那些話,可能就是因為麥克森在昨晚求婚了,今天要正式宣布,因此所有人都得待命。

我該如何面對此時此刻?我該如何站在那裡,保護這一切?他會給她一枚我永遠給不起的戒指、我永遠負擔不起的生活⋯⋯而我到死都會恨他。

我坐起來,雙眼仍看著下方。「發生什麼事了?」我問,每說出一個字,我的頭就痛一下。「情況很糟,真的很糟。」

我額頭一皺,抬頭一看。艾佛瑞坐在他的床上,把襯衫釦子扣上。我們的視線交會,我看得出來他眼裡的擔憂。

「這話什麼意思?什麼很糟糕?」如果是像找不到顏色相襯的桌巾之類的蠢事,那我可要回床上睡覺了。

艾佛瑞呼一口氣。「你認識伍德沃克嗎?那個臉上總是微笑、很友善的傢伙?」

「認識啊,我們常一起值班,他人很好。」伍德沃克原本是第七階級,因為都是來自人丁眾多、父親早逝的家庭,所以我們很快就變熟了。他以前就相當認真工作,毫無疑問,這個新階級是他應得的。「問這做什麼?發生什麼事了?」

艾佛瑞看起來非常震驚。「昨晚他被逮到和一名精英候選者在一起。」

我整個人愣住。「什麼?怎麼會這樣?」

「他們被拍到。當時記者們在偷拍留連在皇宮周圍的人,其中一名記者聽見一間小房間內傳出聲音,打開房門後,發現伍德沃克和瑪琳小姐在裡面。」

「但她」—─我差點要說她是亞美利加最好的朋友,還好我及時住口─—「真是瘋了!」我把話說完。

「就是說嘛。」艾佛瑞拿起襪子,繼續著裝。「他看起來那麼聰明,肯定是酒喝多了。」

可能吧,但我想原因不僅如此。伍德沃克是個聰明人,他和我一樣,都想照顧家人。他甘願冒這麼大的險,就像我也曾經冒過這種險,理由無他:他肯定深深愛著瑪琳。

我按按額頭,用意志力讓頭痛消散。不能,我不能頭痛,現在可是重要時刻。我的雙眼倏地睜開,突然明白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事。

「他們⋯⋯他們會被處死刑嗎?」我輕聲問道,彷彿害怕自己說太大聲,大家會想起皇宮是如何對待背叛者的。

艾佛瑞搖搖頭,我的心又開始跳動著。「他們會被處以鞭刑。其他精英候選者和她們的家人會被安排在正前方觀看這一切。處刑臺已經架在皇宮圍牆外,所以我們都必須待命。快換上制服吧。」

他站起來並走向門口。「進來報告之前,先喝點咖啡吧,」他回過頭說。「你看起來好像被鞭刑的人是你。」

第三、第四層樓夠高,從那裡能看見那道隔絕保護皇宮與外面世界的厚牆。我趕緊走到四樓的大窗戶前,低頭看著皇室成員和精英候選者的座位,並看著為瑪琳和伍德沃克架起的高臺。大多數衛兵和工作人員似乎都和我有相同想法,我朝著另外兩名站在窗戶前的衛兵點點頭,還有一名男侍,他的制服才剛剛熨好,但他的臉卻因為擔憂而皺成一團。這時皇宮大門打開,女孩和她們的家人們走出去,迎面的是歡呼的群眾。

瑪琳和伍德沃克步履蹣跚地走過鋪石路,進入皇宮大門前被清出的區域,這時群眾的歡呼聲轉為輕蔑、不屑的咆哮。衛兵拉著他們,看得出來力道不小,從他走路的樣子看來,我猜伍德沃克已經被打過。

我們驚訝得說不出話,看著他們犯的錯被昭告天下。我專注看著亞美利加和她的家人,玫兒看起來很努力在維持鎮靜,她的手臂抱著腰,像在保護自己的樣子,辛格先生的表情似乎不大舒服,但還算鎮定,亞美看起來則是滿臉疑惑,我真希望自己有辦法在不會惹禍上身的情況下抱抱她,告訴她一切都會沒事的。

我記得看著傑米因為偷東西遭鞭打的那次。如果我能替他受苦,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地代替他。同時我想起有好幾次自己偷東西,卻沒有被抓到,那種徹底鬆一口氣的感覺,我想亞美利加現在肯定能感同身受,她希望瑪琳不要遭到那些對待,但又慶幸我們沒有被抓到。

鞭子揮下來的時候,瑪莉和露西同時跳了一下,即使除了群眾的聲音之外,我們根本聽不見其他聲音。每一下的間隔都夠久,好讓伍德沃克和瑪麗能感覺到疼痛,又不至於習慣疼痛,然後接著又揮下一鞭,那燒灼的感覺會更深刻。讓人痛苦是一門藝術,皇宮似乎很擅長這種藝術。

露西雙手遮住臉,輕輕啜泣。瑪莉一隻手臂環抱著她,安慰她。

我本來想過去安撫她,但這時我的眼角瞥見紅色髮絲閃過。

她在做什麼?她想打衛兵嗎?

我身體的每一吋都在掙扎。我想跑過去,把她推回座位上,但同時,我也好想抓起她的手,把她帶走。我想鼓舞她,同時也想求她停止,她不該讓自己在這時候成為焦點。

我看著亞美利加跳過欄杆,她跳下時,洋裝的邊緣飛起,然後她跌倒在地,又重新站起來。我看著她不逃避眼前的惡夢,反而是專注在自己的步伐上,一步步接近瑪琳。

我心中同時充滿了驕傲與恐懼。

「哦,我的天哪!」瑪莉驚呼。

「坐下啊,小姐!」露西哀求地說,並將她的手壓在窗戶上。

她正向前奔跑,而且掉了一隻鞋,但她還是不願放棄。

「亞美利加小姐,快坐下啊!」站在我身旁的一名衛兵大叫道。

她跑到了高臺的階梯底部,我心急如焚。

「有攝影機啊!」我隔著玻璃對她叫道。

一名衛兵終於抓到她,把她壓制在地,她的四肢不斷揮舞,仍然奮力抵抗。我的視線快速移到皇室成員的身上,他們所有人都盯著這個在地上掙扎的紅髮女孩。

「妳們應該回房間了,」我對著瑪莉和露西說,「她會需要妳們的。」

她們轉身奔跑回房。我想和亞美利加在一起,此時此刻就想去她的房間找她。但在這種情況之下,我知道保持耐心是最重要的,她最好還是和侍女們在一起就好。

昨天晚上,我想到亞美利加可能會比我早回去家鄉,我請她等我,但我再次想到的是:國王能忍受這種事嗎?

我全身上下隱隱作痛,努力呼吸、思考,並消化這一切。

3

我深吸一口氣,繞過轉角到亞美利加的房間,恨不得能走進去。我想抱住她,想和她說話,我在門前停下來,耳朵湊上去,聽見她侍女的聲音。所以她並非一個人,但接著我聽見她斷斷續續的呼吸聲,她哭到累了,邊抽著鼻子。

我無法忍受她竟然哭了一整天,這就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我向她父母親保證麥克森對她特別用心,會好好安撫她,但如果她還在哭,那就表示他什麼也沒做。如果我注定無法擁有她,那他就得像對待公主一樣對她。只是目前為止,他失敗得一塌糊塗。

我知道—─我就知道—─她應該屬於我。

我敲著門,才不管什麼該死的後果。應門的是露西,她對我露出一個希望的微笑,光是這樣就讓我覺得自己或許幫得上忙。

「很抱歉打擾妳們,但我聽見哭聲,想確定妳們是否一切安好。」我緩緩地經過露西身旁,大膽地朝亞美利加的床鋪走過去。我們凝望彼此,她看起來好無助,我只能克制偷偷帶她遠走高飛的想法。

「亞美利加小姐,我很遺憾發生在妳朋友身上的事。我聽說她是妳很要好的朋友,如果妳有什麼需要,我隨時在這兒。」

她沉默不語,但我看得出來她正想起我們過去兩年的點點滴滴,想著那些回憶交織成我們希望擁有的未來。

「謝謝你。」她的聲音怯怯的,但又充滿希望。「你的善意對我而言意義重大。」

我對她露出極淺的微笑,但內心正熱烈歡呼。我曾經在各種光線下默默地觀察她。她的這些話,讓我確切知道:她還愛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