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健康/塑身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好心救好肝:肝病權威許金川教授在談笑之中教你正確保肝知識 1
  • 好心救好肝:肝病權威許金川教授在談笑之中教你正確保肝知識 2
  • 好心救好肝:肝病權威許金川教授在談笑之中教你正確保肝知識 3
  • 好心救好肝:肝病權威許金川教授在談笑之中教你正確保肝知識 4
  • 好心救好肝:肝病權威許金川教授在談笑之中教你正確保肝知識 5
  • 好心救好肝:肝病權威許金川教授在談笑之中教你正確保肝知識 6
  • 好心救好肝:肝病權威許金川教授在談笑之中教你正確保肝知識 7
  • 好心救好肝:肝病權威許金川教授在談笑之中教你正確保肝知識 8
  • 好心救好肝:肝病權威許金川教授在談笑之中教你正確保肝知識 9
  • 好心救好肝:肝病權威許金川教授在談笑之中教你正確保肝知識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新品

商品編號:S0300179
好心救好肝:肝病權威許金川教授在談笑之中教你正確保肝知識
作 者:許金川
出版社:如何出版社
系 列:HappyBody
出版日期:2019年08月01日
定價 280 元
優惠價  -21%  221 元
內容介紹

★本書所得全數捐贈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
★財團法人肝病防治基金會25週年紀念獻禮──巡台經典保肝講座&專欄集結。
★一生懸命消滅國病的保肝戰士許金川教授,用歡笑傳授終結肝苦人生的對策!
★社會賢達好心肝推薦!宋文彬、吳伯雄、吳豐山、何壽川、孫震、張小燕、陳文茜、蘇一仲等

保肝要及時,遠離肝苦很簡單!

台灣阿肝許教授秉持「病人朋友化,朋友親人化」的精神,
創立醫病一家親的「好心肝基金會及門診中心」,
他以風趣幽默的方式告訴民眾愛要及時,保肝更要及時,一同擁抱好心肝。

保肝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成立於1994年,在許金川教授與恩師宋瑞樓教授號召下,集結國內肝病專家和廣大社會善心人士,以「好心」「救好」全民的「肝」為使命,至今已屆25週年。多年來,許教授不改初衷,積極收集笑話,冀求用輕鬆談笑的方式強化國民對肝病防治的觀念。

鐵石心腸總有軟化的一天,然而一旦「郎肝如鐵」,就很難柔軟了。肝硬了,肝機能會慢慢變壞,可能某一天陷入肝昏迷而往生,也可能因食道靜脈瘤嚴重出血而亡,甚至罹患肝癌而致命。因此,保肝要及時,常保柔軟肝,自己快樂,家人也快樂,人生才會是彩色的。


作者簡介
許金川 教授

行醫多年,為全世界以超音波診斷小型肝癌之先驅,致力於肝病研究與治療,挽救許多肝苦人的生命。深感肝病病友苦痛,與恩師宋瑞樓教授等創立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全民健康基金會和好心肝基金會,結合社會愛心力量,共同推動肝病篩檢與研究、健康知識宣導,並傳承恩師視病猶親的醫者精神,創立非營利的好心肝門診中心,照顧全民健康。

現任

台大醫學院內科名譽教授
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董事長
全民健康基金會董事長
好心肝基金會董事長

學經歷

台灣大學醫學院醫科畢業
台大醫學院臨床醫學研究所醫學博士
美國國立衛生學院˙國立癌症中心客座研究員
台大醫學院內科教授
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執行長
台大醫院內科部肝膽腸胃科主任

得獎紀錄

武見太郎醫學獎(1984)
宋瑞樓教授學術基金會優秀論文獎(1986)
國科會傑出研究獎(1988,1993)
中華民國癌症醫學會癌症研究傑出獎(1998)
中華民國第一屆國家公益獎(1999)
台南一中傑出校友獎(2001)
台灣大學傑出校友獎(2017)
蔡萬才台灣貢獻獎(2017)
醫療奉獻獎(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團體獎/2017)
衛生福利部專業獎章(2018)

研究╱專長

內科學、肝臟學、超音波醫學

規格
商品編號:S0300179
ISBN:9789861365343
244頁,25開,西翻,平裝,全彩
各界推薦

推薦序
永不忘艱苦人的名醫       
本文作者為《文茜的世界周報》主持人 陳文茜 

我第一次採訪他時,介紹他是台灣的肝臟名醫,他秒回:「大鳴大放的鳴。」

我請教他肝臟不好的人,該吃什麼維他命?他秒回:「維他命就是維持他人的生命。」

他找我吃飯,我說「川金會」正忙,我沒有時間出門享受,他又是一秒之內更正我,錯了,是「金川會」。

可惜我沒有國際影響力,無法讓「金川會」成為國際共識。否則,可能既給了許金川面子又給了金正恩面子,搞不好可以促進朝鮮半島和平。

「金川」醫師除了風趣幽默出名之外,他來自東港,小時候可能鮪魚吃得太少,個子小,卻胸有大志。他的成長過程,見證了台灣的貧窮時代,也見證了因貧窮台灣成為肝病「亡國」的現象。那一代的醫師,經常看到腹水末期的病人,而且往往是一家人群聚感染,生命都在倒數中。

台灣如今相對富裕了,大「鳴醫」還是經常上媒體,風趣幽默地解釋B肝、C肝帶原⋯⋯我曾請教他為何脫下高大尚教授身段態度,把自己如此貼近庶民?

因為在台灣通常只有想選總統的人,才幹這個事。

他的回答卻是:「我的對手是地下電台那些賣假藥的人,我的病人被他們騙得天花亂墜,所以我必須和地下電台的名嘴火拚,說病人聽得懂的話。」

至今,近七十歲了,他見男人叫帥哥,見女人叫美女;對所有人,包括在街上攔截他請教病情的路人,皆笑容滿面,耐心地解釋病情。

只有一個人例外。

他對於自己的夫人,不盡情理的嚴厲。從台大醫學院退休之後,他創辦了好心肝基金會,入門口的銅像,當然不會是自己,而是啟蒙他懸壺濟世的老師宋瑞樓。他秉持老師的教誨,不准夫人(他稱賤內)踏入好心肝基金會看病。

他告訴妻子:「妳從家裡坐計程車來的錢,在附近診所即可就醫。」他太太氣不過,「我也付錢啊!我又沒有占你們便宜!」

許金川卻滿臉嚴肅,好像宣誓效忠憲法的總統口吻:「外戚干政,古所不容。」外加一句:「這是我的老師,從過往留下來的師門教誨。」

總之,做他的病人,他是天使;當他的朋友,他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慈父;惟獨身為他的夫人,有點倒霉。

許金川教授看病,老少咸宜、貧富不分,他只管你肚子大了沒有,因為大了,「他就得負責」。

肚子疼又大,表示肝功能可能已經很糟,必須換肝;肚子大不疼,表示趕快努力,還有救。

他只要看到男的,有點年紀、肚子大的人,打招呼時,即直接拍對方的肚子,然後喊一句口號:「脂肪肝」。

當然,如果對方是個女的,而且胸部豐滿,他就會假裝紳士,偽稱:「大美女好,檢查一下妳的肝臟超音波。」

創辦好心肝基金會,他一方面把才剛剛退休的教授找到台大醫院附近的好心肝診所看診,做到「醫生用其盡,醫療盡分流」,同時有時下鄉義診。

他沒有名牌醫生的嗜好,衣著樸實,吃食簡單。生活如清粥,把「妙語如珠」當小菜,歡歡喜喜過日子。例如「我這一生最怕女人和狗,一個把我追到家門外,一個又把我追回家門內。」人們稱讚許金川的妻子把他奉獻給社會,他說:「那叫放生。」

我得肺腺癌開刀時,他派著秘書陪我度過一次又一次術前檢查,開刀後幾乎天天來探望,然後大名醫一個人自己徒步「掃街」,從台大醫院走回公園路好心肝醫療診所。

我本來想問他:「我有你的『兩怕』,一個是女人(當然老了,可能對他比較無害),而且我還養了六條狗。汪!汪!汪!汪!你不怕啊?」

原來他另有「企圖」。

他念茲在茲,台灣的醫療設備不足,許多偏遠地區沒有MRI及CT,即使在大城市也嚴重不夠,導致一般人至少得等三〜六個月,才能照到CT等檢查器材。哪怕這個病人,在好心肝基金會名醫診斷下,可能疑似肝癌,或是肺腺癌,也只能苦苦等待。

除非你是政商界「名人」(我的CT是在振興醫院照的),有權力的部長、五院院長、正副總統,在台大立即安排插隊,因此往往忽略了民間疾苦。

這與許金川教授的醫療理念不合。

平民,不表示他們的生命不值錢。

為了改變法令,他已奔走五、六年,求助於各黨重要人士,包括因社運領袖而進入立法院的新政治人,老的、清新的、不同政黨的⋯⋯至今皆不了了之。

我住院開刀,他關心我之餘,好像看到一個新「人質」,問我怎麼辦?如何做到早期篩檢?如何使已經疑似肝癌的病人,可以早點照到MRI?而且必要時健保可以給付?我喘呼呼的,好像上了質詢台,但這使我更加佩服許教授。

他一身醫術,一生奉獻,但是在台灣利益團體根深柢固的體制之下,他,無能為力,只能看著他想救的病患,一步步走向生命危險處。

政治人物愛說:「不信公義喚不回。」但多數時候,掌權了,變成不信權力利益撈不回。

許金川教授可以灰心、可以喪志、可以變成老憤青、可以一走了之,但他依然風塵僕僕,溫文儒雅,每一年某個週末,為盲啞人士義診;每一個月,下鄉義診,平常繼續照顧病人。

所以,我進了醫院,他好不容易又見到「人質」,體貼之餘,繼續為平民的健康向我遊說。他忘了,我已經離開政壇很久。

但是他真的好努力。他的聲音社會大眾居然沒有聽見,也不關心。而社會大眾的健康,正是他努力的目標。

於是冒著怕女人和怕狗的重大風險,出院後他持續和我「接觸」,又請我為書寫序。

午夜夢迴,別人想的是名利權情,他想的是:我那些窮困病人的MRI和CT在何方?

許金川教授的英文名字叫Water,台語翻譯:拉薩水(髒水)。這盆拉薩水,為我們重新定義,什麼叫做「偉大」,什麼叫做「謙卑」。

而這些,他從不掛在嘴邊。

只是全力以赴。

目錄

推薦序 非典仁醫 宋文彬

    傳承與開創 吳伯雄

    仁人仁心仁術──向許金川教授致敬 吳豐山

    與時俱進,永續大願 何壽川

    走入人間的菩薩 孫震

    永不忘艱苦人的名醫 陳文茜

    上醫治未病 蘇一仲

作者序 醫病一家親,人人好心肝 

PART 1 保肝要及時

許教授保肝開講01 人要有柔軟心,更要有柔軟肝

1-1 心肝寶貝,是幾個器官?──肝臟不能罷工

1-2 五十步笑百步──顧心也要顧肝

1-3 一個老婆不夠用──肝是唯一能再生器官

許教授保肝開講02 肝若不好,人是黃的

2-1 讓別人睡不著──肝病變臉已末期

許教授保肝開講03 肝火旺,就是肝不好?

3-1 拈花惹草──中西醫「肝」大不同

許教授保肝開講04 肝病,歹戲拖棚

4-1星星之火可燎原──肝病惡化不自覺

PART 2 肝病,隱形殺手

許教授保肝開講05 B、C肝是肝癌元凶

5-1 做頭七──天生好肝只有一個

5-2 誰最有用?──各種肝炎特性

5-3 血緣關係──蚊子叮,會傳染B、C肝嗎?

5-4 外出報備──肝病不是遺傳

5-5 有金子,沒精子──病毒雖衰,肝已壞

5-6 作弊──肝炎病毒造成肝癌

5-7 帶孝上班──B肝疫苗,阻絕感染

5-8 棉被便宜賣──感染B肝有抗體,仍會得肝癌

5-9 帶小三登山────B肝抗病毒藥物的由來

5-10 坐「愛」,還是靠窗?──B肝用藥的智慧

5-11變髮圖強──肝炎藥物不斷更新

5-12直腸斷了──治療B肝,停藥風險高

5-13一山比一山高──C肝全口服新藥時代

許教授保肝開講06 體力好,不代表有好肝

6-1 不識好人心──有B肝,不能只靠運動

6-2 力不從心──肝不好,七情六欲不振

許教授保肝開講07 肝硬了會怎樣?

7-1 老公有「殺」氣──腹水難收

7-2 從沒清醒過──肝病末期,意識不清

7-3 我很好睡──日夜顛倒,肝昏迷前兆

PART 3 肝癌治療有道

許教授保肝開講08 長肝癌,沒感覺?

8-1 痛心,沒藥醫──肝臟內無痛覺神經

8-2 老公還沒斷奶──肝癌無法自摸

8-3 老公很突出──背痛,不可不慎

許教授保肝開講09 同樣得肝癌,結果大不同?

9-1 伴君如伴虎──肝腫瘤的診斷

9-2 哈韓風──肝癌細胞的特性

9-3 一粒一修──肝癌的數量與大小

9-4 你是哪一族?──肝癌型態影響預後

9-5 心裡有數──小肝癌,預後好

9-6 賺錢給誰花?──肝腫瘤基因,因人而異

9-7 我是劉太太──肝臟長瘤,有良有惡

許教授保肝開講10 肝癌早發現,治療方法多

10-1 我會負責的!──肝癌診斷進步,預後佳

10-2 全熟或半熟? ──電燒治小型肝癌

10-3 小鳥中風了──栓塞治療,餓死肝癌

10-4 去天國要靠你──肝癌手術與肝衰竭

10-5 指腹為婚──肝癌切除又復發

10-6 上帝原諒你──標靶治療,適用晚期

10-7 別想太多──免疫療法,抗癌新武器

10-8 身體愉快,精神就健康──未來治癌顯學

10-9 雞叫狗吠──肝臟移植,根治生機

PART 4 謹慎愛肝,健康又長壽

許教授保肝開講11 疲勞,就是肝不好?

11-1我想要,他都說好累──肝病末期,才會喊累

許教授保肝開講12 想保肝,卻保錯肝

12-1 男人的話能信嗎?──肝不好,要吃保肝丸?

許教授保肝開講13 勿學神農嚐百草

13-1 吃蒜不如裝蒜──愛肝別傷肝

13-2 「維」持「他」人生「命」──亂吃,當心猛爆性肝炎

許教授保肝講座14 肝,人體最大化學工廠

14-1 以假亂真──肝變皺變硬,不喊痛

許教授保肝開講15 喝酒,傷肝、傷心、傷荷包

15-1 在家不講話──遠離酒精不傷肝

15-2 山盟海誓──解酒酵素與癌症

許教授保肝開講16 脂肪肝,傷肝、傷心、傷血管

16-1 吃鞭補鞭?──吃肝補肝,反傷肝

16-2 吃豬肝,想人肝──你是哪種肝?

16-3  終於看到「弟弟」了──脂肪肝,嚴重會致癌

16-4  西瓜甜不甜?──血糖過高,危害肝臟

許教授保肝開講17 好肝可用百年

17-1  拿菜刀找老公──人老,肝不衰

許教授保肝開講18 適當而健康的長壽

18-1 GG復GG──壽命延長,新病產生

18-2大「杯」咒──肥胖與壽命

18-3扶不起的阿斗────壽比南山先瘦身

18-4ㄗㄨㄥˋㄩˋ易自殺?──精神、身體都需保養

18-5祝你活百歲──快樂長壽要健檢

<作者序>醫病一家親,人人好心肝

歲月匆匆,行醫已逾四十載,轉眼間,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成立已屆二十五年,這段歲月,可說是廣大社會善心人士以「好心」「救好」全民的「肝」,共同以愛心締造的全民肝病防治史。

四十多年前,我還是住院醫師時,發現了超音波對於診斷肝病的重要性,自此與肝病病人結下了不解之緣。一九八○年代,從事早期發現肝癌的研究工作,雖然救了不少人的性命,但當時國人缺乏正確保肝知識,求診時多已肝癌末期,治療困難,加上籌措研究經費充滿無奈與挫折感,內心充滿極大壓力。因此體會到一己之力有限,也意識到必須對外尋求更大資源,凝聚社會愛心與智慧,才能突破困境。

一九九四年初,我和恩師宋瑞樓教授邀集幾位在國內長期從事肝病研究的醫者,更在社會愛心人士贊助下籌募基金,成立了財團法人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以肝病防治宣導及肝病研究為宗旨,二十五年來,上山下海走遍全國偏鄉,已為六十餘萬人次做過免費篩檢,衛教講座超過上千場,還榮獲二○一七年醫療奉獻獎團體獎殊榮。

二○一二年底,為了將服務從肝病篩檢擴大至醫療面向,成立了醫療財團法人好心肝基金會,並創立了完全由各界捐助、不以營利為目的的「好心肝門診中心」,為肝病病友提供溫馨、安心、愛心的醫療場所。二○一六年更進一步創立了非營利的健康管理中心,為國人提供早期預防的健康照顧,健檢善款則作為救治肝苦人之用。未來,更希望能早日為肝苦人成立專屬的「肝病醫院」及「肝病醫療中心」。

如今,在政府及民間共同努力下,肝癌及慢性肝病的死亡率雖然下降,但肝病對國人的威脅仍鉅,診間還是有許多病友下跪求醫救命,讓人極為不忍。可見缺乏正確的保肝觀念,仍是延誤就醫、家破人亡的禍源,基金會還要更加努力宣導,並加強研究,才能早日達成消滅肝病的使命。

醫療知識專業深奧,我常思考如何將艱澀難懂的醫學,化為有趣的文字語句,透過文宣、演講,讓民眾易懂吸收,因此自基金會成立之初至今,每週於報章網路以笑談保肝的方式撰寫專欄,累積二十多年已達上千篇的文章,近年已陸續集結出版《遠離肝苦很簡單》《爆笑不爆肝!輕鬆掌握保肝知識》二書,承蒙各界的愛心助印,已印行數十刷的善書。

今逢肝基會成立二十五週年,特集結專欄文章,並將多年來巡迴演講內容整理成章,出版《好心救好肝》一書,冀望這些苦口婆心的保肝叮嚀,能以寓教於樂的方式深植人心,以期全民有好心、好肝,人人好健康。

在此衷心感謝華泰銀行前董事長林博義先生二十年來支持《聯合晚報》專欄,也感謝聯合報系每週的編輯刊載。並感恩長期支持好心肝的前輩、好友們。感謝宋文彬先生、吳伯雄先生、吳豐山先生、何壽川先生、孫震先生、陳文茜小姐、蘇一仲先生(依姓氏筆劃排序),特別撥冗為拙著推薦作序。也謝謝圓神出版機構簡志忠董事長及編輯群協助本書出版,同時,本會陳淑卿小姐花費許多心血整理文稿,一併致謝。

由衷感謝眾多社會愛心人士的暖流支持,成立基金會走出象牙塔之後,我才深切領悟到醫學只是許多領域中的一環,而行行出狀元,出錢出力協助我們最多的是曾求我看診的病人或家屬,以及各行各業的朋友,因此,我體會到恩師宋瑞樓教授常常告誡的「視病猶親」之真諦,也就是「把病人朋友化,朋友親人化」,醫病一家親,才能發揮更大的力量。

肝基會正孜孜矻矻地走在消滅國病的道路上,目前正是關鍵里程碑,我要特別感謝基金會同仁及義工們長期不辭辛勞地並肩作戰,也期盼更多好朋友加入好心肝行列,讓我們一同以「好心救好肝」,邁向消滅國病的最後一哩路。

內容試讀

拈花惹草──中西醫「肝」大不同

兩位同窗女同學敘舊。 甲:「聽說妳老公很宅,假日都不出去欣賞一下外面的花花草草。」 乙:「哪沒有?!他都喜歡在外面拈花惹草!」

同樣是花草,卻有不同的意義,這是中國文字之妙。

同樣的,對於國人常聽到的「肝」字,也有許多不同的用法。例如「心肝寶貝」,表示心與肝都很重要;但是「肝火旺」,是傳統以來有關肝出了問題,一般人最耳熟能詳的形容詞,意指一個人口臭、長痘痘、睡不著⋯⋯等症狀,事實上,這是傳統醫學的用語。

傳統醫學指的「肝」,是基於中國古代陰陽五行來定義的,與現代醫學中,位於右邊肋骨下面,會引起猛爆性肝炎、肝硬化、肝癌的「肝」是不一樣的。但也因如此,即使很多人都想保肝,但保的肝大都是傳統醫學的「肝」,與現代醫學的「肝」並不同。

打開電視新聞、翻開報紙、連上網路可發現,許多名人、親朋好友都罹患肝病,民眾因此很怕自己肝不好,偏偏廣告上賣的保肝藥,保的肝大多是傳統醫學的「肝」,換句話說,與真正現代醫學所稱的「肝」的肝炎、肝硬化及肝癌是不同的。

以現代醫學角度來看,傳統醫學中的肝火旺,是指自律神經失調,並不是會致人於死的「肝病」。因此,保肝的第一步不是吃保肝藥,而是捲起袖子抽血驗有無B型、C型肝炎病毒,這兩者才是引起肝炎、肝硬化及肝癌的主因。


<許教授保肝開講>05 B、C肝是肝癌元凶

自然界比細菌還微小的微生物稱為病毒,流感病毒、腸病毒、SARS病毒⋯⋯都是病毒,侵害肝臟的是肝炎性病毒,它所引起的肝炎稱為病毒性肝炎,是台灣、甚至全世界肝病的殺手。

病毒性肝炎依照傳染途徑分為兩種,一種是經由口腔食物傳染,如A型肝炎、E型肝炎,也就是病毒從口腔進入,在腸胃道裡繁殖,從糞便排出,所以如果衛生習慣不好,很容易傳染給身邊的人。另一種是經由血液、體液傳染,如B型肝炎、C型肝炎、D型肝炎,病毒是在血液、肝臟繁殖,在胃腸裡幾乎是沒有的,所以一起吃飯並不會傳染。會起肝硬化、肝癌的是B肝、C肝,台灣每年因肝病過世的,大約有百分之七十是B肝引起的,有百分之二十是C肝引起。

B型肝炎大部分是一代傳一代,帶有B型肝炎病毒的母親在生產過程中,B肝病毒經由胎盤或產道傳染給胎兒。過去還未有B型肝炎疫苗的時代,很多人因此垂直感染成為帶原者,到了二、三十歲可能變成慢性肝炎,三、四十歲可能變成肝硬化,四、五十歲可能變成肝癌。

B型肝炎病毒是一個球狀的結構,表面有一層蛋白質,稱為表面抗原,感染到這個病毒之後,人體的免疫力產生抗體,叫做表面抗體,血液中有B型肝炎病毒的表面抗原存在,稱為B型肝炎帶原者。 台灣B型肝炎的帶原率大概是全世界的第一位,成年人約有百分之十五〜二十,大約每五到六人就有一人是B型肝炎帶原者,所以國內約有二百多萬的B型肝炎帶原者。B型肝炎帶原者發生肝癌的比率,大約是非帶原者的一百倍。

民國七十三年七月起,台灣是全世界第一個對新生兒實施注射B型肝炎疫苗的國家,針對B型肝炎帶原母親所生的嬰兒進行預防接種,民國七十五年七月起全面推動新生兒接種B型肝炎疫苗,在此之後出生的小朋友因打疫苗後,大部分都有B型肝炎抗體,可稱為「新台灣人」,帶原率只有百分之一點多。

打B型肝炎疫苗產生抗體,就不會因為B型肝炎引起肝硬化、肝癌,但在民國七十五年之前出生的台灣人,約有五分之三的人是感染B肝之後自己產生抗體,也就是所謂的自然感染,這些人的血液裡雖然沒有病毒,但病毒仍潛藏在肝細胞的DNA內,仍有可能因為B型肝炎引起肝硬化、肝癌。

至於肝病的第二號殺手C型肝炎,也證實與肝硬化、肝癌有關,台灣約有百分之二〜六的人感染到C型肝炎,也就是約有四十〜六十萬的C型肝炎患者。

以往,B、C型肝炎沒有好的藥物,但近幾年來,B型肝炎的治療已有很大的進展,口服抗病毒藥物可以將B型肝炎病毒的活性降低,減少肝細胞的發炎,以避免由慢性肝炎進入肝硬化的階段,只是目前這些藥物很難將病毒完全消滅。

至於C型肝炎的治療,過去幾十年來以注射干擾素及口服雷巴威林,有百分之五十〜九十可以治療成功,只是有不少病患因為害怕干擾素的副作用,或因種種因素不適合以干擾素治療,而錯失治療時機。所幸,二○一四年全新的口服抗病毒藥物問世,改寫了C型肝炎治療的歷史,幾乎沒有什麼副作用,有九成五以上的機會可以根治C型肝炎,且自二○一九年起全面開放健保給付,實為C肝病人的福音。

想知道肝好不好,絕對不能憑感覺,一定要抽血檢驗,並做完整的檢查,抽血檢查除了驗肝功能以外,還要驗B肝、C肝及胎兒蛋白,並且要找肝膽腸胃專科醫師做腹部超音波,這五項都正常才能說肝是好的,有B肝、C肝的人,每半年一定要定期追蹤檢查。

此外,要特別注意的是,沒有B肝、C肝,不代表肝癌不會找上你。假如有B肝抗體,但此抗體不是打疫苗產生,而是自己產生的,幾乎以前都是B肝帶原者,只是後來自己產生抗體,把病毒消滅了。儘管肝臟已被病毒侵襲過,血液裡面沒有病毒,但肝臟裡面卻還有病毒,而且基本上肝臟都已經發生質變,可能有了慢性肝炎或肝硬化,未來發生肝癌的風險仍然存在,因此,這些「舊台灣人」千萬記得至少每年做一次超音波檢查。


老公很突出——背痛,不可不慎  

看診中。 

醫師:「您老公很突出喔!」 病人太太:「沒有啦,他只是一個小公務員!」 

醫師:「我是說他的椎間盤很突出,所以常腰痠背痛!」  

背痛是現代文明病之一,尤其上班族久坐、姿勢不正確,引起的背部脊椎長骨刺或椎間盤突出者,比比皆是。

但中年以上的朋友就要小心,可能是胰臟出問題。胰臟位於腹腔後部,古代解剖學不發達,未知有胰臟這個器官,直至近代西方醫學傳入,才發現原來在胃的後方還有一個器官;因是西方傳進來,又是外來品,因此取姨太太的「姨」字右邊,左邊加上肉字,就構成胰臟的「胰」。

三、四十年前,胰臟長癌症很難診斷,如果胰臟頭部長癌,通常是出現黃疸才會就醫;如果長在中間的體部或尾部,通常會出現腹痛、腹脹症狀,甚至常引起背痛;由於大部分患者是中年以上,許多人背痛都會先到骨科或復健科求診,或找人按摩一番,等到人消瘦、疼痛加劇,進一步檢查才發現是胰臟癌。

同樣的,以台灣男性最好發的肝癌來說,腫瘤轉移到背部脊椎情況也很常見,尤其是肝癌做過手術或栓塞、電燒等治療,如有背痛情形一定要及早就醫,萬一太晚發現可能會造成下肢癱瘓,不可不慎。 背痛一事可大可小,有不明原因背痛,一定要請醫師好好查清楚。


身體愉快,精神就健康——未來治癌顯學

老爸想續絃,女兒不贊同。 

女兒:「我們做子女的,常常帶您去吃好吃的,帶您到處遊玩,您精神愉快了,身體就會健康。」 

老爸:「不要,我還是要續絃!」「只要我身體愉快了,精神就會健康!」 

原來老爸的生理需求,做兒女的還是不太能體會。  

近一、二十年來,治療肝癌的準則是,得了肝癌,能開刀的就開刀,如果是體積小的肝癌也可以電燒或栓塞,但如果以上都不適合做,就只能靠藥物來治療了。

藥物治療癌症,一般人最耳熟能詳的就是化療了。談起化療,許多人聞之色變,馬上想到掉髮、發燒、敗血病等,固然抗癌化療藥物會殺死癌細胞,但也會殺死正常細胞,包括白血球,人失去抵抗力,往往「殺癌未捷身先死,常使家屬淚滿襟」。

近十年來出現的標靶療法,針對癌細胞生長所需的特定分子,加以對抗從而抑制癌細胞,殺死癌細胞,是癌症治療上的重大進展。另一項更大的進展是近年來出現的免疫療法,利用活化自體免疫細胞,達到殺死癌細胞的功效。

原來人體與生俱來的免疫細胞—T細胞就有殺死癌細胞功能,只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癌細胞會製造一些分子,牽制T細胞,使它不能直接殺死癌細胞,這種癌細胞使壞的秘密近年才被科學家揭露。因此,如果能消滅或對抗癌細胞抑制T細胞活化的分子,就可使T細胞恢復殺死癌細胞的功能,腫瘤也會受到控制或消失。免疫療法可說是未來治療癌症的顯學。

了解癌細胞的秘密就像了解老爸的生理需求,「讓老爸身體愉快了,精神就健康」,同樣的,「讓T細胞活化起來,癌細胞就不會危害身體」,兩者異曲同工。


許教授保肝開講06> 體力好,不代表有好肝

廣播名人、前ICRT主持人大衛王(David Wang)在二○○四年因肝癌辭世,年僅三十九歲就英年早逝。

多年前,大衛王曾擔任肝病防治學術基金會的義工,那時曾幫他做過全套的肝臟檢查,包括驗B型肝炎、C型肝炎、肝功能GOT及GPT、胎兒蛋白,以及做腹部超音波檢查,只有一項不正常—是B型肝炎帶原者,肝指數正常,超音波檢查也正常,以前我們稱為健康帶原者,現在稱為不活動型帶原者。B肝帶原者將來發生肝癌的機率比一般人大一百五十倍。

但在此之後,他因為太忙而疏忽定期檢查,每天主持節目、演講、出書,又生了一個寶寶,他每天跑三千公尺,體格好、體力好,沒有出現任何症狀。很多人都認為,體力好,代表肝好,事實上並非如此,這只是代表有一顆好心。就像很多人有體力打高爾夫球,自以為身體好、沒有B、C肝,實際上,有高爾夫球桿,不代表沒有B、C肝,能一桿進洞也不代表沒有肝硬化或肝癌。

大衛王在十年間沒有追蹤檢查,直到二○○三年,因為頻尿症狀而就醫檢查,做腹部超音波檢查時,竟發現右邊肝臟長了一顆十二公分的肝癌,開刀切除。半年後,轉移至肺部,再過半年因頭痛厲害,發現已轉移到腦部,之後肝癌復發破裂出血,隔天就過世了。

台灣每天有三十幾個家庭因肝癌而破碎,這類令人遺憾的故事不斷重演,這是因為太多人誤以為體格好、體力好,肝就好,忽視了有B肝、C肝就必須定期追蹤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