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刺桐花之戰:西拉雅台灣女英雄金娘的故事 1
  • 刺桐花之戰:西拉雅台灣女英雄金娘的故事 2
  • 刺桐花之戰:西拉雅台灣女英雄金娘的故事 3
  • 刺桐花之戰:西拉雅台灣女英雄金娘的故事 4
  • 刺桐花之戰:西拉雅台灣女英雄金娘的故事 5
  • 刺桐花之戰:西拉雅台灣女英雄金娘的故事 6
  • 刺桐花之戰:西拉雅台灣女英雄金娘的故事 7
  • 刺桐花之戰:西拉雅台灣女英雄金娘的故事 8
  • 刺桐花之戰:西拉雅台灣女英雄金娘的故事 9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4400145
刺桐花之戰:西拉雅台灣女英雄金娘的故事
作 者:林建隆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圓神文叢
出版日期:2013年07月25日
定價 270 元
優惠價  -21%  213 元
內容介紹

《流氓教授》林建隆暌違文壇多時,嘔心書寫的原住民史詩小說
深度刻劃不容遺忘的西拉雅族台灣女英雄──金娘!
獲得巫永福文化基金會2014巫永福文學獎!

刺桐花,平埔族眼中守護家園的神樹,
金娘,一個被遺忘的西拉雅族台灣女英雄。
在林爽文抗清行動中,頭戴火紅刺桐花上戰場的金娘,
是如何統領三萬大軍?如何施法作戰?如何救亡圖存?

連橫在台灣通史裡說:「金娘,下淡水番婦也,習符咒,能治病,大田信之,軍中咸呼仙姑,爽文亦封為柱國夫人。」林建隆根據這兩行字,再參照渺如星火的鄉野傳說,發揮文學乩童似的想像,顛覆敵對的滿清所謂的歷史與供詞,精心講述金娘的故事。

兩百多年前,台灣天地會首領林爽文號召十萬民兵反清抗稅,曾經是台灣最大族群的西拉雅族大頭目、大尪姨金娘帶領部落聯軍參與起義。「金娘」從此成為史上首位領導反清卻被後人遺忘的女義士。

天賦異稟的金娘,從小習醫為人治病,又無師自通傳承先祖的作戰法術,更擁有悲天憫人的高尚情操。於是在族人的擁戴下,率領跨部落的勇士們,加入天地會陣營,與林爽文一起統帥大軍。她全力營救被擄為妓的西拉雅少女,希望有朝一日能讓族人擺脫異族極權統治的剝削與凌虐……

金娘不僅僅是西拉雅族的傳奇,更是台灣史上不容遺忘的女英雄。就讓我們跟著她的征戰足跡,穿越時空到兩百年多前的台灣,展開一趟精彩絕倫的冒險旅程!
 
【作者簡介】
流氓教授 林建隆
一九五六年生。從小立志成為詩人,卻在二十三歲那年因「殺人未遂」,被以「流氓」名義移送警備總部管訓,半年後轉送台北監獄。坐監期間在獄中宏德補校就讀,並尋求報考大學的機會。三年後假釋,被遣返警備總部繼續管訓,後在管訓隊考取東吳大學英文系。畢業後赴美,獲密西根州立大學英美文學博士。現任東吳大學英文系教授。曾獲T.Otto Nall文學創作獎、陳秀喜詩獎。
作品有:自傳《流氓教授》;長篇小說《刺歸少年》《孤兒阿鐵》;詩集《藍水印》《玫瑰日記》《林建隆詩集》《菅芒花的春天歌詩集》《林建隆俳句集》《生活俳句》《鐵窗的眼睛》《動物新世紀》等。
得獎紀錄
★獲得巫永福文化基金會2014巫永福文學獎
規格
商品編號:04400145
ISBN:9789861334615
296頁,平裝,25開
各界推薦

推薦序 【 豈僅是小說?】   師大國文系教授‧許俊雅    


林建隆是說故事的好手,在我打開《刺桐花之戰》時就確定無疑。

他怎麼說故事?說出了什麼樣的故事?我暫且不表。我記得我把小說一頁一頁打開,那各種奇異的聯想畫面也一幕一幕的湧現。我聽見流水的聲響,而語言卻是斷續不明朗的消解於河流之中。我想起日本電視劇《阿信》在台灣轉播時,每當阿信與孫子敘說她的故事時,場景經常是沿著一條河流邊說邊走,然後畫面再切入阿信早年的生活。她的一生可說是日本歷史的縮影,河流在這裡象徵了時間、歷史。《刺桐花之戰》的開始也是這樣,這當然只是一種巧合,《刺桐花之戰》還有許多隱喻等待解開。小說開頭極似作者本人的經歷,像是一篇散文陳述了平埔族母親張金娘努力於歷史的口語傳承,但很快的我們就知道它是一篇不折不扣的小說,而且小說中還有小說,像《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女主角為了活命,向國王講一則又一則的動聽故事,每到緊要關頭,就設下欲知下回如何的巧思。《刺桐花之戰》小說的結構,是由敘述者「我」說明了這個故事的由來,並由「我」來化為文字並傳播出去,其間時有寓言、傳說故事參雜(如小米與米蟲),以輔助情節的進行。

這是來自女人說的故事,向來平埔族女性就擔任了說故事的職責,但小說的完成是由「我」(男性)來執筆。小說起始就寫張金娘透過口語傳說的族群歷史與兒子用有限詞彙來說西拉雅母語,她說的是林爽文時代一個名叫金娘的女性帶領西拉雅部落聯軍參與反清起義的故事。我們似乎看到不能流暢說母語的平埔女子以及聲音被關閉在台灣史外而不為人所聞的平埔男女,藉著「我」的重述,不但預示了《刺桐花之戰》的主題,也預示了書中的敘事策略──抵抗主流論述賦予台灣民變者的扭曲、負面形象。現存的西拉雅語詞彙少之又少,在現下時空,它沒有聲音,而林爽文也是被迫沉默,一樣沒有聲音,林爽文所率領的反清行動除了留下幾份文告,我們找不到反清遭害者本身留下的文件或資料。相對於阻絕被邊陲化的聲音的傳統,小說的完成,讓我們得以傾聽,傾聽那依然被訴說卻尚未被記錄的故事。

做為一本歷史題材的小說,它有很多的寫作要求及準備,作者顯然花了相當多力氣掌握各類文獻,小說裡的主要人物都可在史書上找到,但我們看到的是一種與史書、史料形象碰觸之後的斷裂,史冊裡的林爽文、金娘是盜匪黨徒,作者乃以其豐富的想像力、生花的妙筆來縫合並重新建構台灣史事,使原本土匪盜賊形象的故事脫穎而出,躍升為英雄傳奇。本來那曾發生的史事,自必廣袤紛紜,而且已與時俱逝矣,既無從捉摸也無以掌握了,留下來的只是官方片面獨斷宰制的說詞與聲音。現代的張金娘與小說的敘述者、作者,顯然對此甚囂塵上的說詞及無法證實的資料,有意加以抵抗,尤其是作者因之寫出了一部似史學的後設小說,從依附於歷史的民變事件,脫離那史實傳述,轉化成永恆性的文學寫作,以此深刻表達自己的理想與史觀。從聚義到起義革命,鋤暴安良、「順天行道」──響徹雲霄的呼號,小說中人物稟此精神信條或亡或去,一時多少豪傑,捲起多少滾滾紅塵,最終負擔起一齣悲劇式的歷史任務,傳達出一則官逼民反的意旨。

歷史題材的小說,經常依靠瑣碎日常生活的細節及時代氛圍來體現,《刺桐花之戰》尤其注重細節的翔實描寫,從阿立祖習俗、平埔女性服飾、台灣自然地理形勢及作戰布局、人物對話,作者表現了豐富複雜的生活內容,使創作呈現出色彩斑斕、姿態萬千的氣象。此外,作者塑造出多位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這些人物既有歷史依據,但又跳出歷史框限,馳騁想像,多面描摹映襯,西拉雅族仙姑金娘,醫術法術兩皆高明,捨己為公、寬宏睿智,高貴而聖潔,像一個聖女的天路歷程那樣光華燦爛,人性的崇高和可敬在她身上充分顯現無遺。但作者也並不一味的詩意浪漫,他依舊寫出人性仍然有其懦弱之處,金娘在捨棄肉身之前(史實是被戮於北京),仍舊會恐懼,她只有不斷向阿立祖祈求,賜予足夠的勇氣。

林爽文、王芬、莊大田、莊錫舍形象也都非常鮮明,從金娘眼中投射出來的林爽文,是位不吝錢財、運籌帷幄、萬難不辭、智勇兼備的豪傑,他挺身奮起,為當時齷齪的社會尋求合理的生存權利和至善的公理。那段拜劍大會寫得多神采飛揚,動人心魄,金娘見他第一拜竟是在拜天,第二拜則是拜地,胸懷自是不同。在感動之餘,金娘退出轉而替林爽文祝禱。忽然間一百多位頭人同時騷動了起來,「那劍倒了!倒了!」民間傳說故事中的林爽文像神話似光燦登場,官方文獻上的林爽文及對天地會敘述的版本,也在這瞬間一一解銷。我在電話中得知作者在寫作初期,病體纏身,林爽文且兩次入夢來,而其原本虛弱身體卻日進佳境,最終痊癒。我笑說我才初讀數頁即浮上福樓拜寫完《包法利夫人》之後說「我就是包法利夫人,包法利夫人就是我」,林建隆的寫作也是如此的痴迷及被附身,莫怪年初聽他講林爽文身後凌遲受辱情境,他如此憤慨於史書的污衊,難怪林爽文以如此的英雄豪傑形象登場。以前東坡解杜甫〈八陣圖〉詩,自謂杜甫托夢,訴以世人對此詩多有誤會,林爽文之托夢,恐亦是千古沉冤難訴,冥冥中庇護作者完成此巨作。說來似是小說奇幻情節,但誰說不可能在另一時空(夢境)與林爽文、金娘相遇呢?正是如此心靈相通的遇合,小說才能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完成。作者林建隆是否已獲致歷史真相,探驪得珠?讀者自能有所感受。事實上,當它以文學姿態出現時,作者已越過歷史藩籬,轉而傳述一般人們內心的願望和想像世界,從坎坷、侷促的現實世界挺拔超邁出來,追求那理想的英雄與美善的世界。讀者也在這一閱讀過程,獲得感同身受的安慰、鼓舞,以及度過時代難關的勇氣。

小說分三十八章書寫,讓我想起袁瓊瓊的小說《爆炸》,形式就是炸成三十八片,有待讀者去撿拾拼湊,而《刺桐花之戰》的形式,自然讓人聯想起女性,它與小說靈魂人物金娘遙遙呼應,也體現了平埔族母姓社會的實情。小說以西拉雅的「頌祖歌」為結,那悲切的歌聲不斷在金娘心中迴盪,也在讀者心中迴盪。台灣作家寫平埔族故事的寥若晨星,葉石濤寫潘銀花的五個男人或者寫日治時平埔族與沖繩人的通婚,這是大家比較清楚的,但史上首位因反清而從容就戮的平埔女性,經過這麼長遠的時間,我們才看到由具有勇氣與正義的林建隆完成,歷史公義得以從那陰暗處釋放出來。可以這麼說,異族統治的屈辱、權貴的淫虐、政治的暴斂等等,激成反清復明替天行道義旗下的英雄傳奇;而在尋求轉型正義之際,我們所欠平埔族及台灣史上先烈的一份公理與正義,則激成作家書寫的潛流及驅動力:索求史事之隱曲,徹底清理歷史之污濁。

最後,我要說《刺桐花之戰》小說中的生活細節及人物對話,種種的安排辯證,藉著去中心以及質疑史書之權威,重新以充滿奇幻想像的手法增添更豐富的情節,重新撒播,創造另一個與過去不同的故事,而這故事說得動聽而有趣。我衷心期待這些故事繼續搬上舞台,戲劇、電視劇、電影、漫畫、動漫、遊戲,讓更多人聽聞到被禁錮的聲音,讓故事像悠悠不盡的河流伴著祖靈歌謠,不斷湧現流播。
  

內容試讀

    這個故事是我從一位來自南台灣的西拉雅女性那裡聽來的。她漢姓姓張,叫張金娘。她兒子修了我一門西洋文學的課,因為自認學期報告寫得不夠好,怕被我當掉,所以趁她到台北來看他,便拉著她來向我求情。我在研究室與他們母子見面。張女士甫坐下就對我說她讀過我的書,知道我不是個老學究,所以才敢冒昧來請求我放他兒子一馬。我說我一人對眾人,須得有正當的理由才行。她說這半年來她下定決心要求兒子和她一起學習復育中的母語,每次通電話都盡量用西拉雅語講。他們把有限的詞彙都盡量用上,大部分時候還是得依賴河洛話和北京話,所以經常一講就是二、三個小時。我好奇地問她都講些什麼,可以講那麼久?她說她是利用電話做歷史的口語傳承,而口語傳承是他們的傳統,也是她這個做母親的責任。她講的是林爽文時代一個名叫金娘的女性帶領西拉雅部落聯軍參與反清起義的故事。張女士說她的名字就是直接取自金娘,意即金娘不死。我想起基督徒的命名傳統,也是直接取自耶穌或他的親信門徒,如瑪莉、約翰等。她說由於故事很長,又要刻意夾雜母語來講述,因此占去兒子不少時間,以致學期報告的寫作受到擠壓,希望我能諒解。她說如果我不能諒解她也不後悔,畢竟對她而言,自己民族的史詩再怎麼說也比西洋文學重要。


   
我聽了甚感欽佩,也立刻被金娘這個名字深深吸引。林爽文反清革命的故事我從小就耳熟能詳,但對金娘這個名字卻是相當陌生。我立刻從書櫥裡取出幾本台灣史的書,準備瀏覽。不料張女士竟說那些史書都是依據瞞上欺下的奏章和虛偽造假的供詞,說兩軍作戰,我們的祖先戰敗遇害,死後還被敵人利用所謂的「歷史」來鞭屍、毀容,讓我們這些做子孫的不只感到驚惶,而且自慚形穢,那種「屎書」怎麼能讀?像他們家族都只根據先人最初的口語講述,再代代口傳下來。口傳的過程當然容許增刪修飾,甚至傳奇美化,否則如何對抗滿清透過歷史教育的羞辱與醜化?如此史實不但不會失真,故事也越傳越精采,後代子孫才會聽得津津有味,才會願意接續傳承的任務。她說他們的先祖兩百多年前就是追隨金娘的左右。金娘如何統帥三萬大軍,如何施展法力,如何救亡圖存,他們的先祖都是親眼所見,絕不容滿賊惡意「欽定」扭曲。金娘至今仍被關在「歷史」的牢獄中,只有在他們族人的口述傳統裡才能獲得自由。


   
於是,我和張女士約定只要她的故事講得夠精采感人,我便無條件讓他兒子過關,甚至還會替他加分。我相信一個聽得懂自己民族史詩的學生絕對讀得懂任何西洋的經典故事。何況她兒子原住民的身分因西拉雅族幾已遭到滅種反而不被政府承認,考大學不能加分,此時正可稍予彌補。我特別請張女士盡量穿插西拉雅母語來講述,由她兒子幫忙翻譯。我開始沉浸在正港「台語」悲戚的氛圍裡,透過聆聽努力勾勒先人護土抗暴血淚斑斑的畫面。我們三人在狹窄的空間裡一個講、一個譯、一個聽,累了便一起走出研究室,沿著外雙溪一路走入山中的聖人瀑布。在那裡我聽不見他們母子講譯完故事後的飲泣,他們也分不清究竟是瀑布的水濺入我的眼中,還是我的眼淚掉入瀑布。


   
聽完,我誠摯地請求張女士允許我將這個故事加以重新改寫。沒想到她竟邊擦眼淚邊笑著對我說,她此來的目的就是想藉我的筆將這個故事化為文字並傳播出去。至於她兒子的學期報告,其實寫得並不差,不需我的通融,也沒有加分的必要。以下就是這個故事經過我戲劇化處理並加以擴充後的漢文版。

    1

    金娘和她弟弟金勇趕回部落的公廨時,公廨右前方那棵雙人合抱的茄苳樹面西的綠葉已染上夕陽的金黃。最近每逢這個時刻,金勇和她從別的部落回來,一路上總會神經質地探觸他懷裡那把新式的短槍。也難怪,這半個月來部落裡又傳出兩起女子失蹤的消息。金娘邊走邊看那顆茄苳樹,想起今晨雞啼便和弟弟提著藥箱,翻山涉水到隔壁部落去出診。那位漢姓姓潘的長老患的是癆病,她就是用茄苳樹皮研成的粉末,搭配其他藥材為他處方的。處方後金娘從懷裡取出針灸筒,在長老眼前晃了晃。長老搖搖頭,她也覺得不一定要施針,便順著老人家的意思,把筒子收起來。而金勇也順便替幾位老人切除他們腳部早已潰瘍的膿瘡。當他亮出那把從美利堅船醫那兒帶回來的手術刀時,整個部落,只要是手閒著的,都圍過來觀看,邊看邊拍擊臉頰表示驚訝。就連未出獵的狗兒,也紛紛豎起番刀尾,興奮地跟著擠進擠出,恨不得也挨上一刀。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