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文學/小說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偵探偶爾獅性大發:蠻憨女偵探事件簿1 1
  • 偵探偶爾獅性大發:蠻憨女偵探事件簿1 2
  • 偵探偶爾獅性大發:蠻憨女偵探事件簿1 3
  • 偵探偶爾獅性大發:蠻憨女偵探事件簿1 4
  • 偵探偶爾獅性大發:蠻憨女偵探事件簿1 5
  • 偵探偶爾獅性大發:蠻憨女偵探事件簿1 6
  • 偵探偶爾獅性大發:蠻憨女偵探事件簿1 7
  • 偵探偶爾獅性大發:蠻憨女偵探事件簿1 8
  • 偵探偶爾獅性大發:蠻憨女偵探事件簿1 9
  • 偵探偶爾獅性大發:蠻憨女偵探事件簿1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6400008
偵探偶爾獅性大發:蠻憨女偵探事件簿1
ライオンの棲む街~平塚女探偵事件簿1
作 者:東川篤哉
譯 者:張鈞堯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WOW系列
出版日期:2014年04月30日
定價 260 元
優惠價  -21%  205 元
內容介紹

輕推理天王東川篤哉,全新系列震撼第一彈!
邊辦案邊笑不道德,邊推理邊曬友情才是王道!

如獅子般難以駕馭的狂暴系女偵探,碰上天生少根筋的女助手,
這案子要怎麼辦才好啊?!

各界驚喜推薦 快雪、護玄、siedust、btree

我──27歲的川島美伽,任職於偵探事務所。
這間事務所雇用我擔任偵探助手兼馴獸師。
偵探事務所為什麼需要像我這樣年輕迷人的馴獸師?
答案非常單純:
因為裡面有一隻年輕凶暴(又性感)的猛獸。

在東京的職場受挫,黯然返回故鄉的美伽,巧遇10年沒見的高中同學艾莎。沒想到行動迅捷、遇事經常暴走而有「野生獅子」之稱的艾莎,竟然當上了一名私家偵探。

美伽誤打誤撞變成了偵探事務所的助理,負責與客戶溝通,「翻譯」艾莎邏輯跳躍的話。一個是自以為聰明世故的管家婆,一個是不按牌理出牌、卻讓警方佩服得五體投地的名偵探,兩人如何從辦案中培養絕佳默契,打擊平塚市的大小犯罪?

史上最具爆發力的雙人女搭檔誕生!

人物介紹
生野艾莎

狂暴系美女,有野獸的嗅覺、獅子的狂暴和不諳人情世故的率直個性,神經大條,是平塚第一「名偵探」(?),標準偵探服是牛仔短褲(裙)外加短靴,露出一雙修長的美腿。

川島美伽
有點ㄍ一ㄣ、有點自戀,但其實經常狀況外的粉領族系女孩,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要維持美美的、有氣質的外型,標準偵探服是職場套裝,窄裙外加包頭鞋。

★優秀的偵探助手,必須具備三大功能
精準的吐槽──偵探口不擇言的時候,要適時一記棒喝!
優美的翻譯──偵探胡言亂語的時候,要轉換成地球語言!
以暴制暴──偵探抓狂暴走的時候,要給予鐵腕制裁!

女偵探雙人組魅力無法擋,各界瘋狂推薦!

破格的幽默,將世間的煩惱都一掃而空!        ──三省堂書店 內田剛

好久沒見過這樣讓人大呼痛快的女偵探故事!    ──紀伊國屋書店 廣島店 藤井美樹

東川作品中最讚的搭檔誕生!        ──宮脇書店 本店 藤村結香

不知該說是愚蠢還是大膽的詭局,讓推理迷既能滿足書癮,又能捧腹大笑! ──讀者 章魚燒

兩個主角的對話、整部作品的節奏都非常輕快有勁,讓讀者忍不住跟著瘋狂的母獅艾莎一路狂奔!──讀者 mini

世界上也有這款的偵探和助手!用女性的思維、女性的邏輯、女性的處世態度去破案,有時互補,有時互扯後腿……完全迫不及待想看第二集!──讀者 罌粟

作者簡介
東川篤哉

1968年出生於廣島縣。高中時期愛讀赤川次郎以及筒井康隆的作品,大學時代則是不折不扣的電影痴,對於日後寫推理小說具有極大的啟發性。
從岡山大學法學系畢業後,曾經在玻璃瓶製造公司擔任會計,26歲離職後長達8年的時間沒有正職,直到1996年開始投稿推理小說,2002年以長篇推理小說《密室的鑰匙借給你》獲得光文社新人獎,受到本格推理小說家有栖川有栖的推薦,逐漸在文壇嶄露頭角。
東川篤哉的作品多以本格推理為骨幹,幽默趣味的情節為枝葉,發展出獨樹一格的「幽默推理」新境地。2011年以《推理要在晚餐後》奪得本屋大賞第一名,系列狂銷300多萬本,該年度銷量甚至超越《哈利波特》。
至今已有4部作品改編成電視劇或電影,是吸引年輕人閱讀推理小說的重要推手。
《偵探偶爾獅性大發》的舞台選在日本神奈川縣的平塚市,是因為它是本書責編的家鄉。就像東川篤哉經常在作品中提到故鄉廣島,都是一種「旅情推理」的變種,讓作品更富有真實感與人情味。
東川篤哉並曾入圍本格推理小說大賞、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等獎項。著有《推理要在晚餐後》系列、「烏賊川市」系列、「鯉之窪學園偵探社」系列以及「蠻憨女偵探事件簿」系列等多部暢銷作品。

譯者簡介
張鈞堯
喜愛各式日文動漫遊戲及小說,目前以兼職翻譯的身分享受著「樂在工作」的醍醐味。譯有東川篤哉暢銷作品《密室的鑰匙借給你》《朝密室射擊!》《好想趕快成為名偵探》《不適合交換殺人的夜晚》《完全犯罪需要幾隻貓?》等等。

規格
商品編號:06400008
ISBN:9789861334974
280頁,25開,中翻,平裝
各界推薦
◆推薦序一 搞笑賣萌不可缺,詭計人性少不了 /快雪

最近閱讀推理小說時,為好看因素添加了一項新原因:主角要「萌」,是滴,愈「萌」愈好看,不消說這是受到日本輕小說影響,但與其說受到輕小說影響,倒不如說受到以「漫畫」為書封的吸引,雖然我不看漫畫,不知為何以「漫畫」為書封的小說對我有莫名的吸引力,讓我超想看。想一想這樣的閱讀其實也符合現在日本推理小說潮流,不一定要血流成河,不一定非得出現連續殺人犯,驚駭可以少一點,人性黑暗少一點,推理詭計輕一點,而貼近生活多一些,幽默多一些,撫慰人心多一些,輕鬆愉快,閱讀抒壓,會心一笑,暫時忘記煩惱,這正是喜歡主角「萌」的原因,不同於以往愈驚悚愈黑暗愈沉重愈深刻愈覺得好看。輕鬆一下,《偵探偶爾獅性大發》正是主角很「萌」,「漫畫」書封很吸引我的推理小說。

《偵探偶爾獅性大發》,是日本輕推理天王東川篤哉的最新系列小說第一彈,新系列新主角來囉,而且是雙女主角設定,二十七歲的「川島美伽」是東京粉領族,在經濟不景氣又和男友分手、分手前還被領光存款的情況下,暫時回到老家神奈川縣平塚市,意外受到昔日高中好友「生野艾莎」邀請,成為偵探事務所的助理。

偵探「艾莎」,外號「平塚獅子」,狂暴系美女,有野獸的嗅覺、獅子的狂暴、和不諳人情世故的率直個性,神經大條,不按牌理出牌,是平塚第一「名偵探」(?),標準偵探服是牛仔短褲(裙)外加短靴,露出一雙修長的美腿。

助理「美伽」,又稱「馴獸師」,是有點ㄍㄧㄣ、有點矜持、有點自戀的粉領族系女孩,天生少根筋,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要維持美美的、有氣質的外型(夠ㄍㄧㄣ吧),標準偵探服是職場套裝,窄裙外加包頭鞋,負責駕馭「獅子」,和客戶溝通,翻譯來自非洲草原的語言。

一對昔日高中好同學、女性雙人偵探組,狂暴系+粉領族的奇妙搭檔,年紀老大不小接近「敗犬」,但還是很「萌」,有時互補、有時互相「吐槽」的絕妙探案。小說由五篇短篇組成:

第一章〈女偵探不睡覺〉,身分迷亂的故事,頗耐人尋味,「美伽」的詮釋讓人愣住,會多想一想。

第二章〈母獅爪痕的歌謠〉,女友突然失蹤的故事,小惆悵。

第三章〈平塚七夕祭命案〉,身為「日本三大七夕祭典」之「湘南平塚七夕祭」,在人來人往的人群中破解不在場證明。

第四章〈不在場證明在鏡子裡〉,算命大師殺人事件,也是破解神棍懾服人心的假把戲。

第五章〈女偵探的密室與友情〉,密室殺人事件。

東川篤哉擅長塑造偵探形象,作品每每以獨特的偵探形象贏得讀者的喜愛,不過推理小說當然不能只看偵探搞笑賣萌,還得有讓人折服的詭計和人性,《偵探偶爾獅性大發》不多也不少,一切都剛剛好,五篇短篇水準很整齊,維持東川篤哉的一貫水準,有強大的幽默和輕巧的詭計,新系列以平塚為舞台,加入地緣性連結。我特別喜歡五篇短篇呈現的多樣性面貌,沒有重複,每翻開一篇都帶來驚奇和莞爾,例如兩位「大小姐」偵探跟監嫌犯時,卻被嫌犯拿來當不在場證明(笑)。其中第四篇〈不在場證明在鏡子裡〉特別讓人印象深刻,這類事件在台灣很常見,但鮮少看到推理小說拿來當題材,算命的(神棍)拿惡運和流年不利嚇唬當事人,藉口改運卻斂財騙色,運勢低落和心有困惑的當事人被唬得一愣一愣、予取予求,神棍竟然還以神明代理人和大師自居,看偵探戳破騙人的把戲特別大快人心。

《偵探偶爾獅性大發》很萌,但不是日常推理,每一篇都有發生殺人事件,雖是輕推理,但遵循著本格派邏輯解謎,雖是短篇小說,但格局有天有地,有起承轉合,且遊刃有餘,完全讓讀者感受到短篇推理的優點與魅力,和東川篤哉強大的寫作功力。

◆推薦序二  跟著獅子一起來狩獵案件  /護玄

很高興東川老師不負讀者們的翹首盼望,再度發行新書了。

這次是讀起來輕鬆愉快的短篇故事,加上兩位主角各具鮮明特色,湊在一起時的鬥嘴吐槽相當有趣。特別喜歡獅子直來直往又帶著很大點的脫線,以及助手總是團團轉得滿心無奈,即使這樣兩人還是攜手互助,將謎題畫下句點。

雖屬推理類型,不過閱讀時毫無負擔,在案件結束後的小談話也讓人再次從不同角度來重新思考本次的案件內容,與難以捉摸的人心。

當中幾個有意思的地方,為了讓大家自己探索,就不爆梗了。故事還是要自己將書本翻開才有意思的,就像獅子般逐步接近獵物,隨著書頁翻轉、慢慢地突破那些迷霧阻礙,走至終點。

快跟著兩位主角的腳步來查探被隱藏的真相吧。

順帶一提我也喜歡美腿。

期待東川老師帶來更多精彩的故事。

◆推薦序三  濃濃東川味,淡淡百合香 /siedust

今年我與東川篤哉相當有緣,先是看完日劇版的《我討厭的偵探》,接著收到了圓神出版社的推薦邀請,又因為川口春奈在《天魔先生來了》的表現讓我想去看看她主演的《放學後再推理》的日劇版。

說來好笑,在此之前(三年了),我與東川篤哉唯一的接觸只有《推理要在晚餐後》。在此之後,我的書櫃裡雖然多了好幾本東川的作品,卻一直束之高閣。

有人曾說,東川篤哉的風格與善於幽默的赤川次郎相似,但以我這個從小學起(直到國中畢業)就是赤川迷的讀者來講,我覺得東川篤哉的作品更吸引現在的我。東川的幽默大多表現在吐嘈上,很有漫才(相聲)風,一旦被吐嘈點擊中,很難不捧腹大笑。而圓神即將出版的新系列《偵探偶爾獅性大發》亦是如此,我個人喜歡這部作品更勝賣座的《推理要在晚餐後》。

新系列《偵探偶爾獅性大發》負責擔綱的是開立偵探事務所的生野艾莎,與丟掉工作不得不灰頭土臉回家鄉平塚的川島美伽。回到平塚的美伽正躊躇未來時,巧遇高中同學艾莎。艾莎雖然擁有一雙傲人的美腿與出色的外貌,卻是個粗魯、蠻橫與不愛用敬語的野蠻女,因此總是將顧客們一個一個嚇跑(或氣跑)。善良又體貼的美伽實在看不下去,沒有美貌的她是個懂得人情世故的女孩,於是出手相助,將艾莎塑造成歸國日僑──日本人意外地對歸國日僑相當有容忍度──藉此以挽留顧客,拯救偵探社的業績。

以我過去閱讀推理小說的經驗,很少有作家會將偵探與助手同時交給女性同胞擔任。兩男或一男一女才是趨勢,但東川篤哉卻大膽地寫進兩位女性。有趣的是,雖然這兩位主角性別為女,舉止行徑卻比某些男性偵探和助手來得誇張,而這種誇張程度竟讓我讀得很開心。

例如咱們的偵探社長艾莎,明明漂亮得沒話說,理該是溫溫柔柔得人疼的。然而她卻是一頭惹也惹不得的獅子。沒踩到她的地雷便算了,頂多她不用敬語並且講話粗魯而已,但一旦踩到她的地雷,她發起飆來受害者恐怕連明天的太陽都見不到。

而我們得體的、被迫成為助手角色的美伽,雖然是艾莎身旁的綠葉,每次出去偵察都被男性同胞超級無視,可是心地善良、行事體貼,我這個讀者實在是喜歡得不得了。問題是,這女人的雷點儘管不多,但若一踩到,也是恐怖到會死人的。不過整本書就那麼一次美伽大爆走,原因還是因為美伽以為艾莎被兇手殺死了。

由此可知艾莎與美伽感情之深厚。雖然美伽總愛吐艾莎槽,在艾莎面前,美伽宛如失去顏色與香味的花朵,可是誰也無法質疑兩人的友情。美伽總說艾莎是獅子,她是馴獸師。艾莎擁有絕佳的推理能力與行動能力,但若沒有美伽的約束,別說偵探社賺不到錢,早晚艾莎也會捅出漏子而自身難保。

兩人的相處令我想起福爾摩斯與華生,沒想到女生角色也能寫出這麼動人的友誼,而且正如福、華兩人的基情,艾莎與美伽之間也有那麼點百合的味道呢!

目錄
第一章  女偵探不睡覺
第二章  母獅爪痕的歌謠
第三章  平塚七夕祭命案
第四章  不在場證明在鏡子裡
第五章  女偵探的密室與友情


內容試讀
這幢建築物位在自行車賽車場不遠處,呈現殘破的樣貌。

是一棟年代久遠的鋼筋水泥建築。漆成白色的外牆受到海風侵蝕,很多地方都看得見龜裂或剝落的痕跡。如果是五層樓以上的建築物,應該會令人感受到崩塌危機,甚至不敢靠近吧。幸好這是三層樓的低矮建築,即使將來可能會成為斷垣殘壁,但還不至於危險到在這一瞬間就會砰然倒塌。

一樓看得見「瀟灑豚骨」的招牌,我花了幾秒才察覺這是家拉麵店。感覺生意不太好,大概是因為執著於這種怪店名吧?店外完全沒說明豚骨到底哪裡瀟灑。

另一方面,二樓有裂縫的玻璃窗,以黃色膠帶貼出斗大的「CAME CFNIER」字樣,以前的字樣應該是「GAME CENTER」無誤。我想,現在肯定沒有怪胎客人會到CAME CFNIER玩樂,這間店似乎已經倒閉了。

將目光移到三樓,感覺得到一定有人住在裡面。雖然是白天,卻看得見窗簾半掩的窗戶後方開著日光燈。

我以手上的地圖確認現在位置。平塚市札場町,「海貓樓」。(註:「海貓」日文為「海鷗」之意。)

看來,這裡就是獅子的棲息地。

我點了點頭,踩響高跟鞋走上階梯。


沿著陰暗狹窄階梯一階階上樓的我,叫做川島美伽。直到今年三月都在東京某企業的總務課過著樸實的粉領族生活,後來卻疲於工作、和男友分手,分手前還被男友領光存款,在不景氣的大環境下辭職。如今我回到故鄉平塚的老家,是期望盡快回到社會職場的二十七歲女子。

說完這些,似乎聽到某個聲音問我:「平塚在哪裡?」

或許確實需要說明。若各位手邊有地圖請打開來看。不,不可以拿關東地圖。神奈川縣地圖?更不需要。最理想的是世界地圖,地球儀也行。

看似在中國大陸右方連綿的島嶼是日本列島。列島正中央打上一個似乎很了不起的紅色印記,是首都東京。首都旁邊「◎」的圖示是國際都市橫濱。平塚距離橫濱很近,在地圖上大概相隔不到一公釐,不,肯定不到半公釐。總之,幾乎算是橫濱境內。如此解釋不成問題,我覺得這樣就能讓各位明白平塚有多麼繁榮。

然而不知道是雷曼衝擊的餘波、歐元危機的影響,還是企業組織重整的後果,即使平塚幾乎位處橫濱境內,景氣卻不太好。

我回到故鄉重新振作,鼓足幹勁希望人生從這裡重來,卻面臨「就業困難」的嚴苛現實。畢竟在這個時代,二十二歲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大學生們,為了爭奪有限的企業新鮮人職缺,正在進行破盤的削價競爭,這座城市完全沒有企業願意接納二十七歲、青春年華將逝的二度就業求職者。

既然這樣,就得放棄在故鄉重新振作的計畫、繼續東進,或是在故鄉釣個絕對不會花心的男人,當一個終身主婦。被迫必須二選一的我,在五月中的某個週三,收到傳真過來的第三個選項。

傳真過來的是「海貓樓」的地圖,以及懷念老友令我感恩的邀約。內容如下:

「給美伽。妳回平塚了吧?有空就來幫忙我工作,總之讓我見見妳吧。」

內文簡潔得像是本多重次的極簡家書(註:本多作左衛門重次,為德川家康的家臣。在長篠之戰寫給妻子的家書,被譽為日本有史以來最簡潔扼要的書信),但我有兩個疑點。老友從哪裡打聽到我的新傳真號碼?此外,「我的工作」究竟是什麼?

無論如何,我很高興能和老友重逢,若能在那裡得到新工作就再好不過了。我想立刻回電,但收到的傳真上完全沒有寫電話號碼。最後我放棄回電,單手拿著啤酒來到自家曬衣陽臺,仰望平塚夜空高掛的月亮。

「在外果然要靠朋友啊~」

我率直地抱持感謝的心情低語著。

就這樣,我今天前往「海貓樓」。雖然裝扮是求職時重要的一環,但面試對象是朋友,所以我打扮得很輕便,沒穿深藍色的套裝,而是及膝窄裙、白色亮面上衣,加披一件米色風衣。手上的包包,是上一個工作時期買的二手愛馬仕。早知道目的地是這種近乎廢墟的建築物,穿運動外套加短褲就夠了。

但我無暇抱怨,朋友辦公的地方已經近在眼前。

二十七歲的我氣喘吁吁地爬階梯,好不容易來到三樓。一扇門出現在眼前,固定式玻璃窗以時尚的金色字體印上公司名稱,我在上頭發現懷念老友的名字。

「生野艾莎偵探事務所」。

—唔,偵探事務所?


生野艾莎和我,在高中時期有同窗三年的交情,但我們加入的社團不同。我是華麗的網球社,只要單手拿著球拍站在球場,群聚的男生就會隔著圍欄圍出兩、三道人牆,這個「川島美伽傳說」,至今在母校依然為人津津樂道。

回想起來,十七歲的我是最強的,應該沒人想像得到我十年後是這副德性。

另一方面,生野艾莎加入壘球社,直到二年級秋季都是候補球員。她掛名候補不是因為技術不佳,她的實力出類拔萃,但她最不擅長的就是運動社團必備的團隊合作,總是頂撞學姊、恐嚇學妹、摸魚不練球。即使如此,只要她偶爾參賽,卻比王牌或第四棒選手還要厲害,這使得學姊們對她的印象更差。後來艾莎終於也頂撞了教練,最後扔下「坐板凳很蠢」這句很帥氣的話,退出壘球社。這也是至今在母校依然為人津津樂道的「生野艾莎傳說」。順帶一提,壘球社在她退出之後一蹶不振,每場必敗,聽說教練三個月就丟了飯碗。

獅子的憎恨就是這麼恐怖。基於某種意義,十七歲的生野艾莎也是最強的。

順帶一提,「獅子」是她當時的綽號。當時我擅自推測這個綽號,源自她見人就咬的壞脾氣。直到我升上大學,才偶然看見電視播放《獅子與我》這部知名電影。電影裡的艾莎,是動物學家養育長大的幼獅。原來如此,難怪生野艾莎別名「獅子」。

看來,獅子長大之後成為偵探了──


我抱持一半的好奇心與一半的警戒心,打開偵探事務所的大門。

門拉起來卡卡的,感覺像是拒絕突如其來的訪客。但我還是使勁一拉,結果門像是嚇人箱的蓋子般突然打開,門板正中我的額頭。

我感受著這股不太受歡迎的氣氛,踏入室內。

室內相當雜亂,只有靠窗的會客區維持著比較像樣的狀態。牆邊櫃子存放的文件資料多到滿出來,電腦桌上凌亂擺著和高科技機器無關的傳統文具。辦公桌更是慘不忍睹。文件與書籍堆成兩、三座相連的小山,呈現的絕景令人想形容為「文件山脈」或「書籍連峰」。當成事務所來看的話很淒慘,但如果看開當作獅子籠,反而算是整理得還不錯。

話說回來,我沒看見生野艾莎。獅子不在籠裡?

我剛這麼想,懷念的好友就突然從文件山脈後方探頭出來。

久違的艾莎,給人的印象和十年前完全沒變,我嚇了一跳。

看似男生的短髮,與其說是褐色更像金色。這是她從高中時代最自豪的特徵,換言之就是艾莎的鬃毛。下巴的銳角線條與緊繃的嘴角反映出她堅定的意志,如同瞧不起他人的尖鼻頭是傲慢的象徵。最重要的是,她不分對象的、挑釁般的犀利目光和以前完全沒變。眼睛是近似頭髮的棕色。走在街上不是被陌生人搭訕就是被找碴,無論如何總會惹上麻煩事。總歸來說,她的長相非常搶眼。

「喲。」艾莎看見我,親切地舉手問候。「好啦,別杵在那裡,進來吧。到那邊的沙發坐,我去準備茶水。」

從辦公桌後方現身的艾莎,走向室內一角的小冰箱。

深藍色牛仔迷你裙底下的美腿,看在同性的我眼中也癡迷到好想撫遍。她身穿樸素到誤以為是男用的上衣加黑色背心,腰間的粗皮帶給人硬派的印象,是便於行動的簡單衣著,這也和我記憶中的艾莎一模一樣。

艾莎倒杯麥茶,放我面前。她自己也拿著麥茶和我相對而坐。柔韌的雙腿俐落交疊,深褐色短靴的鞋尖輕敲桌腳。上半身靠在沙發背的她,胸部意外豐滿。

「好啦,事不宜遲,聽聽妳怎麼說吧。是什麼委託?抓外遇、查身家、搜尋失蹤人口、找失物?不是老王賣瓜,但大部分的委託我都接。」

我從一開始就莫名覺得不對勁,原來是這麼回事。這也在所難免,畢竟十年沒見面,我理解狀況之後立刻應對。

「其實我在找動物。肯定就在這附近,可以幫我找嗎?」

「啊啊,寵物偵探是吧?正合我意。所以是怎樣的小傢伙?狗?貓?鳥的話有點棘手。」

「不對,不是這種動物。」我忍著笑意。「其實,我在找獅子……」

「獅子?哇,獅子啊……」艾莎複誦這個詞好幾次之後咧嘴微笑,嘴角露出潔白的牙齒。「真巧,牠在哪裡我心裡有底。」

「哎呀,真的嗎?」

「真的。因為就我所知,平塚只有一隻獅子。」

「哇,好厲害。是怎樣的獅子?」

我前傾詢問。她探頭過來。

「那還用說,是頂尖聰明又美麗的母獅。我很熟!」

「沒錯沒錯,是頂尖聰明又美麗的母獅。終於找到了!」

就這樣,我們順利重逢,我久違十年叫她以前的綽號。

「小艾~!」

「美伽~!」

兩個二十七歲的女子,隔著小桌子摟肩分享喜悅。偵探事務所的門在這時候開啟,如同對這幅感動的場面潑了一桶冷水。

現身的是身穿灰色套裝、面色凝重的女子。

「請問……這裡是偵探事務所嗎?有件事務必想請您幫忙。」

相擁的我與艾莎迅速分開,轉頭相視。

回想起來,我的人生齒輪就是在這一瞬間,朝奇怪的方向開始運轉。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