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心靈/勵志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 人生不能沒有伴:找回各種關係裡的安心感【首刷限量贈精美「解結卡」】 1
  • 人生不能沒有伴:找回各種關係裡的安心感【首刷限量贈精美「解結卡」】 2
  • 人生不能沒有伴:找回各種關係裡的安心感【首刷限量贈精美「解結卡」】 3
  • 人生不能沒有伴:找回各種關係裡的安心感【首刷限量贈精美「解結卡」】 4
  • 人生不能沒有伴:找回各種關係裡的安心感【首刷限量贈精美「解結卡」】 5
  • 人生不能沒有伴:找回各種關係裡的安心感【首刷限量贈精美「解結卡」】 6
  • 人生不能沒有伴:找回各種關係裡的安心感【首刷限量贈精美「解結卡」】 7
  • 人生不能沒有伴:找回各種關係裡的安心感【首刷限量贈精美「解結卡」】 8
  • 人生不能沒有伴:找回各種關係裡的安心感【首刷限量贈精美「解結卡」】 9
  • 人生不能沒有伴:找回各種關係裡的安心感【首刷限量贈精美「解結卡」】 10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暢銷

商品編號:S0500057
人生不能沒有伴:找回各種關係裡的安心感【首刷限量贈精美「解結卡」】
作 者:許皓宜
出版社:如何出版社
系 列:HappyFamily
出版日期:2015年10月29日
定價 340 元
優惠價  -21%  269 元
書活網特推
人生有人相伴,是與自己為伴的基礎。
因為陪伴,我們才知道何謂獨處;因為全然依賴,我們才明白何謂真正的獨立。
首刷限量!隨書附贈精美「解結卡」
解開心結,寫下真心話、綁上緞帶,送給對方,當對方打開卡片,心結也隨之解開~

新書簽書會,趕快記下行事曆

11/28(六) 下午19:30~20:30 台中/誠品園道店
11/29(日) 下午2:30~4:30 台北/誠品松菸
內容介紹
最暖心的「療癒嚮導」許皓宜,繼《與父母和解》後,
邁向人與人之間的「偶然撞遇」,
走進「找伴、作伴、相伴」的探索旅程。

為什麼,我總是無法愉快的與人相處?
為什麼,我總是在別人身上溫習不完美的自己?
為什麼,我總是被「讓我挫折又糾結」的人深深吸引?

每段關係裡,都有解不開的情結與鬼影,
人我關係的問題,其實都是「沒辦法信任關係」的問題。

最棒的關係,是在人前能忘我,卻不失去自我,
你得先學會「和自己作伴」,
從「我」找到「我們」,各種好關係才會隨之而來。

最暖心的「療癒嚮導」許皓宜,旁徵博引各種心理動力學概念,引你回顧並化解童年、成長時所留下,那些跨不過的情結。

觀賞一場又一場似曾相識的內心小劇場,面對並解放內心無法放過自己的遺憾,然後才能發現,原來每段好與不好的關係,都可以很有意義!

在關係中發生的一切,都是兩人的「共同演出」,

當一段人我關係出現問題,請回頭想想,你和其他人如何詮釋彼此的內心戲:

 我與我自己:有時候,並不是「這個人做了什麼」讓我難受,更有可能是「我自己的難受」讓我難受。有時候討厭一個人,其實只是在別人身上,看到討人厭的自己。

 我與父母:從小,父母通常同時提供我們「興奮開心」與「責難挫敗」兩種經驗,所以成年後,如果一個人只是總讓我們感受到「興奮開心」而沒有「責難挫敗」,這段關係也就顯得不那麼吸引人了。那些讓我們感到挫敗,卻又被我們喜歡的人,正是幫助我們練習「在挫折時也能愛自己」的人。

各界推薦

呂秋遠、鄧惠文、張曼娟、朱衛茵、蘇絢慧(諮商心理師,心理療癒作家)、女王(作家)、律師娘/林靜如(律師,作家)、趙文滔(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學系副教授)、林方晧(諮商心理師,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家庭及婚姻治療師)

作者簡介
許皓宜

許皓宜,人生不能沒有伴,與父母和解諮商心理師,曾在大專教學多年,也曾走入醫院和社區,聆聽發生在不同場域的故事。受過心理動力治療、婚姻與家庭治療的專業訓練,是國內長期耕耘於婚姻與家庭治療訓練的師資之一。長期於公共電視「爸媽囧很大」等節目擔任客座來賓&親子教育專家,並為《親子天下》嚴選部落客。

隨年歲往上攀爬,她越體會:人們在關係與自我的探尋中,內心所盼所求,不過「真誠」二字而已。

所以她離開諮商專業系所的教學,真誠地回到自己初衷所愛的書寫——以一種面對人心的深刻與同理。她的口吻直接而犀利,筆調溫暖而幽默,從自己、父母到周圍的人,以及許許多多的關係,寫出了發生在我們內心深處的故事,也記錄了我們記憶中不同典範的關係。

只願,我們能從各種曾經無法理解的人我關係中,發現那裡頭原來具有認識自我的深刻意義。然後同意,原來我們生而都自有一種獨特的價值與魅力。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博士,現專職任教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通識教育中心,並兼任學生諮商中心主任。曾出版著作為《與父母和解,療癒自己的不完美》(如何出版)《教出情緒不暴走的孩子》《在愛情的四季裡,妳依然可以做自己》,以及有聲書籍《聽孩子說,我們忘了的事》。

得獎紀錄
博客來心理勵志類Top10
規格
商品編號:S0500057
ISBN:9789861364384
240頁,25開,中翻,平裝,套色,彩色頁6頁
各界推薦

跨界推薦

人我關係,是一切恩怨情仇的開端也是結果,許多人終其一生,都不見得真正了解自己,但是從此刻起,你可以藉由你與周遭所有人的互動、衝突及糾結中,整理出「真正的自己」! ——律師呂秋遠

療癒推薦

皓宜是我所認識,少見這麼溫暖、包容,又願意張開耳朵傾聽、打開心房接納的人!她用心理學專業來認識自己,也帶我們覺察內心最原始直接的情感。然後你會發現:原來人我關係並沒有想像中那麼複雜糾結,原來我們都有能力成為別人和自己心中,最美好的那個「伴」。——知名廣播節目主持人朱衛茵

相伴推薦

最美妙的平衡是,能夠享受與自己相處,也能與另一半相處。我們都是自己最好的伴侶!——作家女王

共鳴推薦

人生不能沒有伴,有人相伴,是能與自己為伴的基礎。而能與自己為伴,才能真正與他人形成伴侶關係。作者時以談心對話,時以述說人生故事的方式,娓娓道來人與自己、與伴侶之間的各樣往復舞蹈。對於了解自己和他人的連結,深具啟發。——諮商心理師、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家庭及婚姻治療師林方晧

推薦序「我」和「我們」,缺一不可的生命存在課題 / 諮商心理師、心理療癒作家蘇絢慧

我們活在這世上,有兩個最重要的學習,也是了解生命存在意義的根本,一是知道「我是誰」,好發展完整真實的自我;二是能夠建立與成全「有意義的關係」,讓生命體會真實的情感連結及經驗愛。

許皓宜博士在這本新書中,所談的正是我們活在世上,每個人都需要關切的兩個人生課題。這兩個課題,缺一不可,因為我們一生的方向,就是成長具有獨立性的人格,然而,卻不是成為一個孤立的存在者。

發展完整的人格,擁有完整的自我,並不會因此就成為孤立的一個人。如果,人的生命走向,越走越成為只關注自己、在乎自己,然後忽略及漠視他人,那麼,他必然也無法深刻的領悟到,人活在這世上的意義究竟為何。

因為,沒有活在關係裡,我們就無法實現及完成存在的意義,及生命的價值。因為人的行為,甚至人類的許多發展,都是為了「人」而存在,也就是除了自己之外的其他人。身為人,我們屬於群體生活的動物,我們的生命,從有依戀的需求開始,就需要另外一個人的存在,來反饋、回應、互動、情感連結,以讓我們體認到「我究竟是誰」「為什麼我存在在這裡」「我和這個人的關係對我生命的意義」。

美國心理學家哈里‧哈洛(Harry F. Harlow)的實驗,肯定了安全感、愛、親密關係等對人類的重要性。他以恆河小猴離開原生母親後的行為,進行一系列的研究。特別是將年幼的恆河猴,單獨隔離二十四個月之久,觀察及發現小猴在缺乏互動下,所形成的社會孤立狀態,不僅產生精神錯亂,也出現搖頭晃腦的空洞恍神反應,並呈現出社會退縮,無法形成有意義的接觸及溝通。

如果,你的人生路上,你和你的「關係」,時常讓你感受到失衡,也讓你感到不安及失落,鄭重推薦許皓宜博士的這本著作,相信能為你找回在關係中的安心感,好好的在關係中自在。

 推薦序從逃避到期待和每一個人激盪出火花  /律師&作家律師娘(林靜如)

和皓宜的相識,說句附庸風雅的話,真正是來自以書會友。

從出版第一本書,出版社的編輯找上皓宜跨刀寫序,我和皓宜便建立了彼此的第一個連結。坦白說,在這個緣分之前,我很少接觸心理學的相關書籍,因為印象中,心理學的書籍總是引經據典,充滿了外國重量級心理學者艱深的理論,讀起來往往一頭霧水,本來想藉此走出自己的愁城困境,卻反而像是進入了找不到出口的迷宮。

但也因為與皓宜的這個意外的連結,我嘗試拋棄對心理學的恐懼,重新拾起相關的書籍,才發現自以為是的成見,讓我錯過了多少美麗的境界。

我從小就是個自認不愛「經營人際關係」的人,特別是出書以後,在短時間內頻繁與陌生人接觸、互動的經驗,一度讓我相當挫折與退縮,也思索著自己是否適合這樣的生活。而緣分就是如此奇妙,皓宜的這本新書《人生不能沒有伴》居然在此刻因緣際會的出版,並且找上了我撰序,讓我有投桃報李的機會。

書裡主要是談廣泛的人際關係——人生來孤獨嗎?或許我的心裡一直有這樣的想法,讓我從小到大一直逃避積極與人互動。然而,當我在深夜靜心地閱讀皓宜的文字,那句句撼動我心的隻字片語「與人建立關係,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本能」「人我之間的偶然每天都在發生,能夠被我們覺察且保留下來的卻寥寥無幾,其實世界上每一種相遇都有獨特的意義」「當感受有所覺察,情節就得以被認識」「人際關係本身,就是一種尋找外在對象來滿足內在基本需要的過程。」……

我才發現皓宜所說的,透過人際關係的互動,我們能了解自己,擴大內在靈魂的能量,也能了解不同於自己的存在,開啟新的創造、靈感與知識,產生被滋養的喜悅。原來我一直以為人際的互動,在於證明自己的魅力與對群體肯定的渴望,一直沒有自信的我,才會充滿了恐懼。皓宜卻在書裡用生活中平凡又不平凡的對話讓我明白,越是具挫折感的人際關係,越是認識自我、覺察自我的好機會,這像是為我打開了一扇門,讓我不再害怕面對無法預測、無法控制的人我關係。

如果說,我是會說故事的法律人,皓宜更是擅於創造篇篇動人情境,邀你進入心理學美妙的世界,如果你跟我一樣,曾經對人際的互動感到無力與逃避,相信閱完此書,你會發現自己此刻有多期待走出門外,和你遇見的第一個人,激盪出前所未見的火花。

推薦序透過深刻對話,看見意想不到的自己/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心理與諮商學系副教授趙文滔

我認識的皓宜,像個留著長辮子的親切姊姊,總有辦法把艱深的心理學,用貼近生活的方式,讓人對自己的處境,有新的體悟。

她的學生愛死她了。學生愛她的方式之一,就是直白地向她提問在心裡糾纏多時、表面上聽來令人啼笑皆非的各種疑難雜症。而她總是溫柔回應,在一問一答之間抽絲剝繭,讓學生對自己的處境,突然有一種眼眶泛淚的豁然開朗。

每個人都渴望能遇到一個像蘇格拉底般循循善誘的老師,啟發自己蟄伏的智慧。如果你像我一樣,錯失親自坐在皓宜課堂教室的機會,這本書是一個補救,即使只是閱讀這些直指人心深處的對話,也會讓你陷入沉思。

皓宜對關係的省思,不僅僅來自她在伴侶、家庭諮商室的專業經驗,也來自這些年來生活裡的點滴感悟。我最喜歡的,是她在書裡分享她對關係的體會:「深度關係的存在從來就不只是『你在我身邊』的概念而已,它是一種心底永恆的愛與回憶——一個醞釀全新自我的意義」「對話帶來親近」。看皓宜的書,聽她分享這些年來對自己的「覺察」,感覺像是與一個多年不見卻認識你極深的好友,在對話過程中,逐漸認識了自己。皓宜總有辦法,幫助人看見還沒準備好看見的自己、在關係脈絡中的自己,然後透過這份看見,醞釀出新的力量 

目錄

推薦小語

推薦序  「我」和「我們」,缺一不可的生命存在課題蘇絢慧

推薦序  從逃避到期待和每一個人激盪出火花律師娘   

推薦序  透過深刻對話,看見意想不到的自己趙文滔   

作者序  人際中無法遠離的煩惱,勢必有意義   

第一站   獨立還是群聚?從「我」找到「我們」

人生來孤獨   

人際關係的本質   

如果有些關係需要偽裝       

過去情結影響現在的關係   

人際關係能超越過去   

水平關係與深度關係   

第二站   跨越關係中的心理情結:揪出「我們」之間的阻礙

「我不需要別人」是一種過度補償的自信:讓「潛意識」意識化       

人際創傷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關係中的「情感轉移」   

集體心靈不成熟的後遺症:印象深刻的「內在人物」   

你可以跳脫集體心靈的同化:「神秘參與」的歷程 

別人怎麼看你,都從你心底而來:關係中的「鏡映效應」   

充滿挫敗感的關係居然令人著迷:「逆流而上」的人我關係 

沒有回應的環境導致自戀性暴怒:「共情」的力量 

你不在,但我知道你在:「恆常關係」的考驗 

第三站   學習信任關係:營造「我們」之間的地久天長

你可以選擇開啟「真正的關係」       

真正關係的入口,「希望感無所不在」     

「我們都有份」,才有改變的空間     

理解潛意識的「神秘吸引力」   

認識如影隨形的「家庭原型」   

「好的改變」也需要適應 

人生不能沒有伴,這是與自己為伴的基礎       

第四站   在關係中療癒:從「我們」之間修復「我自己」

躺椅上的心理分析       

在現實裡了解你的人    

不是你有問題,是你的情感出了問題        

「極度討厭」比「稍微喜歡」更重要        

 互相憎恨裡的彼此需要      

「保護」比「照顧」更容易      

在「真正感覺到」之外,還有「真正享受到」        

「愛」沒什麼了不起,只是一種價值觀    

尾聲        榮格思想給人生上下半場的啟發     
給人生上半場        
給人生下半場        

人際中無法遠離的煩惱,勢必有意義

某天,我和一位工作上的夥伴聊完電話,心裡瀰漫著一陣怨氣,我忍不住對身旁的另一半抱怨:「我沒見過這麼高傲又自以為是的人。」

另一半緩緩地抬起頭、挑著眉,用一種熟悉的眼神看我——我突然意識到這是我們關係中屬於「提醒」的眼神。於是我起身泡了杯茶,拿了筆在紙上亂畫。片刻後,我鬼祟地又鑽回另一半身邊,恍然大悟似地說:「你想說,她可能也認為我是個高傲又自以為是的人,對嗎?」

這是「心理動力學」精采的地方——若非我們心中已具有某樣素質,我們不會在他人身上看到這樣的特質。所以佛洛伊德明確地告訴我們: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連自己都不知曉的精神世界。

這個精神世界,就是影響你外在行為、感受與思考的內在動力。

我在十多年前開始接觸「心理動力學」的理論,也許當時年紀尚輕,對於佛洛伊德和榮格,尚有許多讀不懂的地方,但這些概念依然像磁鐵一般深深吸引著我。多年後,種種的訓練、研讀與分析,不但幫助我加深對自己的覺察,也開啟對他人更真實的認識。(原來心理動力學不只可以認識自己,也可以幫助父母及老師,更了解自己的孩子與學生耶!)

比方,一個年輕的孩子告訴我,他覺得老師對他說話非常委婉,讓他總是不敢直接表露自我,說話也因而變得委婉。他的關注點是在「老師的委婉」上。但這麼說其實並不公平,因為若把這位年輕孩子換成另一個心中沒有「委婉議題」的年輕人,可能會直接跟老師說:「老師,我不太懂您的意思耶!您是說我這次並沒有做得很好嗎?」也許老師就會進一步回應:「嘖,是真的不太好,可是哪邊改一改應該會不錯。」

這和「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概念一樣,是彼此心中的「委婉議題」在相互激盪,我們不能武斷地說:這樣彆扭的互動是因誰而起。

這些年,我開始學習把這些體會,真誠地回應給周圍的友伴、同儕、學生、家人……過程中自然會產生許多衝突、誤解、互相吐槽,但也讓我慢慢找到那些自己想要真實靠近的人、過濾掉不見得合得來朋友,並且學習用適當的表達讓自己活得更自在。

榮格說,這是在成為「自己」的旅程中要摸索的路,也許還是要花上一輩子。

當我這麼做以來,我開始能哀悼過去曾經遺憾非常的關係,我學會讓真實的自己流淚、呼喚和渴望……然後我感覺到人生中,有些人好像就這麼離開了,記憶的影像卻因為覺察而留在心裡;有些人好像留下了,相處的覺察卻讓我體會到什麼叫「不用緊抓不放」。

於是有一天,我居然發現自己在忙碌中好像開始擁有了發呆的能力。那是一種什麼都不用做的,心裡卻像裝滿了水一樣的沉甸甸……然後好像沒有任何理由,你卻發現自己的嘴角竟然牽動著一抹微笑(咦?莫非是白日夢的傻笑?)。

說真的,我變得懶惰了。

但卻比先前又快樂了一點點。

一種緩慢的情感,逐漸攀爬上心口,停駐下來。

是的,這是懂得自己的力量……

這些日子來,欣見阿德勒的「自我心理學」幾乎引領了亞洲人心靈改造的運動。如果你也同樣是對心理學有興趣的一員,就不能不知道佛洛伊德和榮格所開展出來的「心理動力學」(也稱為精神分析、精神動力學。但加上後續發展的相關理論,我更喜歡統稱它們為「心理動力學」)。

如果說,阿德勒心理學在教我們:如何在人際關係中遠離煩惱、好好生活;那麼,心理動力學則是在告訴我們:那些人際關係中無法遠離的煩惱,勢必有它的意義—甚至,是邁向真實自己、創造人生蛻變的契機。

「知道,但做不到」——是我們許多人的困擾。

歡迎你泡杯咖啡坐下來,在接下來每一個心理動力的故事與對話裡,與我一同發現自己,也重新認識你周圍的每一個人、每一段關係。

內容試讀

與自己為伴

一段真正的關係,是 ……

不管發生什麼樣的問題,我們理解情感糾葛越深,表示我們潛意識記憶的互相涉入越深,意味著我們對彼此越重要。

所以我們願意看到,彼此心裡那份對關係希望感的存在,願意給彼此時間,去探索我們壓抑在心裡的細微傷痛。

我願意看到真實的你,你願意認識真實的我,我們能用這樣的眼光來看彼此之間的互動。

我們也願意給自己和對方空間,即使在美好的改變中仍存在著質疑,因為事實上,很難有個人是完全信任著別人,正如同我們需要花一輩子的時間去學習相信自己。

然後我們就不知不覺改變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如此深刻有意義,即使是痛苦的過程也帶來一種理解的美好。

最後我們回到自己。是的,回到自己,學習把關係中獲得的理解,轉化為對自我的療癒與安定。

深深享受著,在關係中,還能與自己為伴。

過去情結影響現在的關係

情結起作用時,會把人逼到情緒死角加以霸凌。

——莫瑞.史丹

人從哪裡來?

從生物學的角度,這肯定是個笨問題!人當然是從女人的肚子裡來。

那麼,人格從哪裡來呢?

從心理學的角度,則有個說法,人格從人與人之間的「精神連結」而來。

我們誕生並生活在人與人的連結中

男人和女人結合,誕下一個孩子。男人與女人之間產生了一種關係,一種心智上的相互影響,一種精神上的相互連結。接著他們用這種關係去養育所誕下的孩子,他們相互連結的精神內涵也跟著傳遞下去—以各種有形與無形的方式。

舉個例子來說,早年的台灣社會,老年人的自殺率很令人擔憂。在南部的農村,有些年紀大而久病厭世的老人家,開著自家犁田用的車,趁著夜半清晨無人的時候,直直開往水田裡,在耕耘一輩子的土地上結束生命。

這些有關死亡、失蹤、誰離婚又離家的事件,常常是家庭、甚至整個村莊的居民不能說的秘密。即便如此,那些說不出口、不方便說的,卻又是大家一同共享的往事,就用一種迂迴的方式傳遞給後代。例如:鄉村開始成立守望相助自治隊,變得特別重視健康、研究養生,或者,流傳夜半絕對不能出門,哪條小徑有野鬼出沒的傳說。

日子久了,子孫可能不再聽聞那些古早軼事,但某些想法與印象,卻像真理一樣地被保存下來。

這是一種精神連結,已經傳了好幾代,卻不再有人記得原委。為何大家要信奉這樣的規則與規定?

走不出的情結,誤導我們的人生

一位現年四十多歲的中年婦人,在家排行老四,上有三個姊姊,下有一個弟弟。看到這樣的家庭,我們很快可以想像到,在她所屬的那個重男輕女的年代,她的母親也許是付出相當大的努力,才在連續四個女兒後盼到一個兒子。

果然,婦人心裡最大的委屈,是父母將家庭裡所有的資源和心力,都給了家裡唯一的男孩;雖然其他姊姊都默默承受,她卻像承接了家族裡所有女孩的不滿,一股腦地對父親的偏心感到憤怒不平,卻又極盡所能渴求一家之主的父親能多給她一點關愛。

她原是一個非常有能力的女性,但為了感受到自己可以被別人關愛,她把自己的能力無限縮小,用一種相當無能的方式向別人索求。她不斷生病,不斷被僱主解聘,以至於生活所需都要仰賴社會福利加以供給。

她遇到了一位相愛的男人,但不相信對方會為她付出金錢與關愛,所以不願意走入婚姻,以免有天被拋棄。她為男人生下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但卻沒辦法好好關愛自己的兒子。她可以把女兒養得白白胖胖,兒子卻像個營養不良的小大人,反過頭來得要照顧母親。

她沒辦法走出古早時期的精神連結,被困在重男輕女的規則裡,詛咒了自己的未來,也捆綁了自己的下一代。

於是她內心的舞台就這樣演著:一個千古不變的怨婦,周圍圍繞著擁有無上權力卻不願給她資源的男性。男人和女人之間永遠橫放著一個無法跨越的情結:有了男人,就要犧牲女人,所以女人永遠要知道如何恨著男人。

就像她如此恨著自己的兒子,卻不願承認母性充滿的她又是如此愛著自己的兒子。

這是過去情結,一種卡住我們情感流動的心結,最令人擔憂的是,你可能很難意識到它的存在,然後不知不覺地被它操控。它可能來自原生家庭,也可能來自代代相傳的社會文化。它扼殺了我們心理上的自由,讓我們誤以為自己的人生沒有選擇。

當感受有所覺察,情結就得以被認識

每個人都有一個健康的部分和一個神經質的部分,一個現實的部分和一個幻想的部分,一個現在的部分和一個過去的部分。所以我們都同時是成人也是孩童,保有孩童想要親近父母的部分,以及父母想要親近孩童的情感。

我們期盼自己能夠照顧別人,卻又渴望被人關愛著。

這些矛盾並存於內在的感受,在我們遇到不同人的不同時刻,反反覆覆發生。

矛盾的感覺很難受,卻才是一種正常。如果你只想活在健康、現實和現在,可能還需要壓抑某部分的自己,同樣的,如果你只活在神經質、幻想和過去,就不會知道,自己其實有走出過去情結的能力。

如果我們只選擇活在其中一邊,不但失去了彈性,也失去連結不同部分自己的起伏與美好。

而這同時也是人際關係的功能。

人際關係本身,就是一種尋找外在對象來滿足內在基本需要的過程。當我們越能與人產生連結,就越能對自己的過去情結有所認識。

就從你遇到他人的那一刻開始,你會有所感受。

那是感官所接收到的,喚醒你內在心智的一切。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去覺察那些感受。當感受有所覺察,它就成為能夠被你體驗到的情感。

於是你會發現,感受原來不只是感受而已,就像痛苦也絕不只是痛苦本身。

那裡頭有亟待我們揭曉的秘密—帶你發現生命意義的秘密。

人際關係能超越過去

在愛的行為中,

我找到了自己,我發現了自己,我發現了我們倆人,

我發現了人。

——佛洛姆

當你越能體會與覺察自己的感受時,就越能抓到過去情結所反映出來的影子。

事實上,當你心底的情結變成可以被意識到的「鬼影子」時,就有機會練習「抓鬼」,甚至打敗它!

長久以來,我就感覺到自己心頭有一個「鬼影子」。它很難用語言來形容,但「它」的具體表現便是:我知道自己很怕黑、很怕鬼。一直到上了高中之後,我都已經是個「準大人」了,獨自在家的時候,還是可能因為窗外的風聲而躲到棉被裡嚇得發抖。

小時候,我對抗內心「鬼影子」的方法,就是「找玩伴」。家裡沒有兄弟姊妹,父母親忙,我就參加學校的夜間輔導,晚上九點多下課之後再跟同學去K書中心。你以為我們真的有好好念書嗎?怎麼可能!我們往往是到臨近的紅茶店、撞球場,吃喝玩樂,聊天到午夜十二點前,才趕緊回到K書的小方格裡,等待父母親來接我們這些「辛勤念書、深夜晚歸」的孩子(真是家庭生存的小把戲啊!)。

我當了老師之後,曾經把這種「拐騙」父母的現象,解讀為「青春期的解放與叛逆」。直到這幾年,對於心理動力學有更多了解,我才發現:成年後所出現的種種「脫序行為」(一種不同於以往的行為,一般都說成「叛逆行為」),或許,都是為了對抗藏在心底的「鬼影子」。

且讓我給這個「鬼影子」一個心理學式的說法,容我姑且把它這種從過去情結提取出來的情感,稱為「心靈雜質」。

「心靈雜質」來自曾經混濁的過去

來看一個實際的故事,也許你會更清楚:

火鍋店裡,一對男女坐下來點餐。女生點了餐後離開去洗手間,男生站起來走到醬料檯,順手舀了兩碗擺上蔥花的沙茶醬,回到座位上,一人一碗。

女生從廁所回來之後,看到桌上擺著的沙茶醬,非但沒有感謝男伴的貼心,反而發火說:「為什麼要幫我拿沙茶醬?我不是跟你說我在減肥嗎!」

只見那男生默默地把女生眼前的沙茶醬接過來,倒進自己的碗。火鍋湯頭來了,男生夾起盤子裡肥嫩鮮美的牛肉,在水滾的鍋裡清涮幾下,保持最甜美的滋味,卻不急著放入自己的口,反而是夾到女伴的碗裡。

「來,趁熱吃。」這話裡充滿愛意。

女生臉上迅速閃過不悅,壓抑不住抬高的音量說著:「我明明就點蔬菜鍋,你為什麼要給我肉呢?」

「啊我就是看妳沒肉,才夾肉給妳吃啊!」男生無辜地說。

「我不是跟你說我在減肥嘛!」

「好嘛!不然吃這個。」男生連忙把肉夾回自己的碗,改夾一顆蛤蜊放進女生的碗裡。

「你可不可以不要那麼雞婆啊!我在減肥!」女生大喊。

「我只是覺得,比起妳的身材,我更在意妳吃東西的快樂。」男生終於放下筷子,對女生說。

沉默半晌。女生嘴裡緩緩吐出幾個字:「如果是我爸,就會說我吃太多了,不懂得節制。」

男生聽到這話,只見他突然握住女生的手,說:「只要妳沒有胖到一百公斤,在我眼裡,妳永遠都是我最親愛的小寶貝。」

女生反握住男生的手,認真地問:「那如果我胖到超過一百公斤呢?」

「那就是我的大寶貝,」思考一會兒,男生說:「只是,那時妳就真的要注意健康了。」

我和朋友坐在他們旁邊,見證了這個故事的結局:女生後來忍不住點了更多菜,而坐在旁邊的我們,也不知不覺地越吃越多 …… 

在療癒性關係中,學習分解心靈雜質

你看到何謂「心靈雜質」了嗎?在這個故事裡。

「心靈雜質」是女生心裡那些「如果是我爸,就會怎樣怎樣」的內在想法,也就是我們先前提到的「鬼影子」。帶著「鬼影子」過生活,我們對事情會怎樣發生與進行,便有一種不合理的主觀預期和想像,同時干擾我們與人建立此時此刻的關係。

但也因為男生用一種偏離女生主觀預期的方式,來包容這些「心靈雜質」,沒有因為女生的不領情而生氣,反倒是鍥而不捨地拚命夾菜,才進一步喚出女生內在「心靈雜質」(這如果是我爸,就會說我吃太多了)的意識層面,並且用語言表達出來。最後他扭轉了「吃東西要節制」的壓抑,開創了不同以往、充滿歡樂的吃飯時光。

這種具有包容力及感染力的關係(看!連我們坐旁邊的人都忍不住歡樂地點更多菜了),則是一種具有療癒性的關係。

每個人的心靈都存在著這樣的雜質,在成長中的任何時刻,隨著記憶悄悄地沾染上我們的心靈。

如同我的「偏愛熱鬧」,是為了對抗心頭不知名的「鬼影子」。當鬼影子總是「無名」的時候,我的「偏愛」也就無法控制,為了熱鬧,即使犧牲課業也在所不惜。那是因為,我從來不知道、也沒想過,自己究竟在怕什麼?我只知道,要如何抵禦自己的害怕。

直到有一天,我和一個男人訂了婚,搬進一間三十年的老公寓,兩房一廳的頂樓加蓋裡。那是我進入婚姻後建立的第一個「家」。印象中,是我在網路上搜尋好久,在有限預算內,好不容易才租到的房子。

我和他親手搬了幾桶油漆,從四邊牆面到天花板,攀著借來的鐵梯子粉刷對於「家庭」的夢想。沒想到粉刷之後,因為太過操勞,兩人居然同時發高燒,半夜送急診。

在來來往往的病患中,我們分別躺在兩張不同的病床,頂著超高四十度的體溫,忍不住握著對方的手,大笑。

緊接著,他去當兵,我一個人住進粉刷後的新家,那是一個有著漆黑大平台(陽台沒有燈)、需要徒步走上六層陰暗樓梯的家。

那年我二十三歲,第一次自己一個人住在外面,一個陌生的地方,而且條件完全符合我「怕黑」的「鬼影子」。

但說也奇怪,他去當兵的那些日子裡,我一個人爬上樓梯,打開連接黑暗平台的大門,坐在客廳看電視時,正對著的就是窗外那片黑暗。

但我的心靈,卻有一種不再顫抖的平靜。事實上,如果不是因為進入自我分析,我根本沒有注意到,我家的陽台沒有燈,而且窗子正對著風聲敲打的北方。

等我注意到這點時,我心裡的「鬼影子」已經消失了,我變得不怕黑,也不怕鬼。直到慢慢去分解它,我才終於知道,那個常年綁住我的「鬼影子」,其實是心裡被壓抑的孤單與不安。

而解放我心頭鬼影的,則是逐漸被填入心底的「愛」。

透過他,我終於開始學習感受他人的關愛,以及,我可以給別人的愛。

然後我慢慢學習,給別人愛的同時,也願意給自己關愛。

但我也承認,我還在學習,這個給自己永恆的愛的課題。

回到,原初心靈的自己

「你要透過分析你的態度,來發現那些壓抑你真實心靈運作的個人議題,這些壓抑裡頭帶有大量的雜質,你要把這些混合的雜質分開,才看得到原初心靈的自己。」心理學家榮格如此說著。

我所分解出的原初心靈的自己,是愛。

人生不能沒有伴,這是與自己為伴的基礎

兩個人互相尊重,互相了解,知道彼此都很可靠,

並不是出自單純對愛情的信仰。

那往往是虛幻的—而是因為多少年共同生活的經驗,

多少灰色的,平凡歲月的,

再加上共同度過了,多少難忘的回憶。

——羅曼.羅蘭

「人為什麼要談戀愛呢?」愛情心理學的講堂上,一位女孩舉手發問。

「對啊!還有,人為什麼要結婚呢?」另一位男孩也搶著發言。

「如果戀愛和婚姻都不必要,那你們又為什麼會有這種問題呢?」我反問他們。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