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心靈/勵志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0400087
五體不滿足完全版:乙武洋匡的嶄新旅程
作 者:乙武洋匡
譯 者:劉子倩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勵志書系
出版日期:2007年04月30日
定價 250 元
優惠價  -21%  198 元
會員10本75折。單筆結帳金額再回饋1.5%
內容介紹

★ 2013轟動返台全紀錄!再登博客來人文榜Top10
★ 2011高中寒假推薦書單。2010國中暑假推薦書單。
   2010中國年度網路風雲人物。
   2009博客來心靈養生類Top30。商業周刊1105期跨年報導

‧1999年來台訪問,並鼓勵九二一震災災民的日本超人氣作家――乙武洋匡,
      他以幽默開朗的笑容與日本史上第二暢銷書《五體不滿足》風靡台灣讀者的心。
‧感動日本500萬讀者,中文版也突破40萬本並超越百刷後,他推出了增訂版內容的
    《五體不滿足完全版》,要跟喜愛他的讀者們分享出書成名後的心情與成為社會新鮮人的種種新體驗。

奇妙的身體,是上天送給我最有創意的禮物!
光是出生就能驚天動地,我看也只有桃太郎和我才有這種本事。
――吳若權‧光禹    感動推薦

天生沒手沒腳的我,以超級獨特的姿態誕生,令周遭的人大吃一驚。
「好可愛」──從我媽嘴裡說出的這句話,完全超出在場眾人的預期。這場「母子初見面」的成功,我認為遠比旁人眼中的意義更大!
《五體不滿足》出版後,我歷經了無數的邂逅機緣,而且全都是帶給我刺激與關愛的美好邂逅。這樣的邂逅,讓我的確有了成長。

努力不斷超越自我的乙武,這次更盡情享受生命的不完美,展現樂觀、獨特的乙武式風格!



作者介紹
乙武洋匡

1976年生,東京人。大學期間出版的《五體不滿足》(圓神出版)狂銷五百萬冊以上。畢業後,基於「想從事能夠將運動的美好傳達給大家的工作」這樣的念頭,開始在《Number》雜誌(文藝春秋)連載專欄,深度頗析運動選手廣受好評。
2002年8月,出版了記錄世界盃足球賽31天賽程的《殘像》。
著書有:自傳《五體不滿足完全版》、描述在日本TBS電視台「新聞的森林」節目擔任副主播這段經歷的《乙武報告》(圓神出版)、將兩年來發表在個人網站上的文章彙整而成的《真心話》、將連載在《Number》上的原稿集結而成的《世界盃戰士╳乙武洋匡》、以哆啦A夢的圖搭配詩文的《最愛哆啦A夢》等等。

官方網站
http://www.ototake.jp
規格
商品編號:00400087
ISBN:9861331843
頁數:272,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861331843
各界推薦
寫給乙武洋匡的一封信        
吳若權

每個人都有他獨特的一面。只要努力活出自己最特別的地方,就可以在人生舞台發亮發光。

聽說你那本轟動全世界的《五體不滿足》即將在台灣發行「增訂完全版」時,我的腦海浮現幾年前你來台灣宣傳新書,我和幾位藝文界的朋友去替你「站台」的情景。不瞞你說,當時看到你的第一眼,直覺你是個天真、調皮、有點貪玩的男孩子,雖然經過媒體報導,尤其看到你坐在輪椅上和台灣的高中學生打球的畫面,所有的人都會把你貼上「勵志」「向上」「陽光」「成功」的標籤,但我還是認為你有純真自然,非常人性化的那一面。就如同許多讀者在景仰你的同時,也會對你發育不全的肢體感到好奇。

其實,這些都是人性的一部分。這個世界,有光明、也有黑暗,有太陽、也有月亮。我常說:「不要只看一個人的完美,而是要看他的完整。」這句話是否能夠讓你感到輕鬆一些?相對於其他大部分的人來說,你個性中的光明面已經遠大於陰暗面,足為大家的表率,不必為了要誠實面對自己,深恐自己不如別人想像中或期待中那麼完美,而感到不安或愧疚。

看到你在新書增訂的章節「嶄新的旅程」,寫著你成為「名人」,進而被當作「藝人」之後,內心所承受的掙扎及煎熬,我因為感同身受而十分心疼。這些經驗,我也曾經有過。但我跟你一樣幸運,這些事並沒有困擾我很久。以平常心去看待別人好奇的眼光,接受因為對公眾分享自我成長經驗而必須付出的代價,會讓尷尬少一點,喜樂多一點。現在的我,依然照常搭公車、坐捷運、吃路邊攤、和小販殺價......別人怎麼看我,並不是很重要,我學會回到內心,調整看待自己的眼光,坦然接受外在的這一切的變化,只要自己依然認得原先的初衷,其他的毀譽並不重要。

恭喜你如願爭取到你要的工作,不論是「新聞的森林」或「Number」等媒體工作。我能理解你擔心別人是看在你的身分特殊才破格錄用,我也很難說服你絕對沒有這回事。但是,這幾年來,我經常和一個混合各種身心障礙人士組成的「混障樂團」巡迴到全台灣表演,看到他們不同凡響的才華,領悟到每個人都有他獨特的一面。只要努力活出自己最特別的地方,就可以在人生舞台發亮發光。

摘錄你書中的一句話:「我唯一不希望的就是後悔!」與你互勉。既然,你已經站上很耀眼的舞台了,就該把握機會,讓自己繼續發光,照亮別人。全台灣有很多年輕人,都把你當作偶像,你過去的奮鬥歷程,和成名之後的真情告白,將會繼續感動每一個人。加油!
內容試讀
求職活動

坐輪椅在書店看書,是件很困難的事。如果那個角落已有客人,那我不僅無法靠近,短短的手臂甚至連書都搆不到,不過即便如此,有本雜誌我還是很想看。那就是文藝春秋出版的運動綜合雜誌《Number》。

不愧是標榜「運動畫報」,照片美極了,而且不是那種肖像式的照片,每翻一頁都會出現充滿躍動感與震撼力的選手。這本雜誌把運動之美表現得淋漓盡致。如果自己的文章能刊登在這上面該有多好……想到這裡我不禁緊張得渾身打哆嗦。

現在回想起來,我實在很莽撞。當時我透過認識的編輯,代為和《Number》聯絡,請他幫我傳話說我想替他們工作。好不容易,總算和總編搭上了線,可是接下來的過程才漫長。

我等了又等,還是沒消息,就這麼過了半個多月。果然還是不可能。一個毫無經驗的毛頭小子,居然要求替《Number》寫報導,這不管怎麼想都是異想天開。就在我即將死心之際,替我牽線的那位編輯打電話來了。

「通知來了!通知來了!總編親口說,下週可以見你。」

面試會場,是飯店的咖啡座。總編帶著年輕的編輯出席,而我從沒這麼緊張過。

「乙武先生,你想寫什麼樣的東西呢?比方說,是不是像比賽觀後感之類的……」

今天在○○球場,看了△△對□□的比賽。結果,是△△隊以☆比◎贏得勝利!我支持的◇◇選手也大出風頭。太好了!……我想寫的,不是這種文章。

「不,我對這種東西當然也有興趣,但我最想寫的是選手的採訪報導。」

「哦,也就是說……你想做人物特寫?這也許是個好點子哦!比方說那種因傷而陷入低潮的選手,力求復活的戲劇化情節。原來如此,這也許是好點子。」

「不,也不是這樣。其實我想寫的是今後正要出頭的年輕選手。」

「哦,年輕選手啊。為什麼?」

「我自己也正要從大學畢業踏入社會,雖然對自己有幾分自信,但畢竟還是會徬徨不安。我想運動選手應該也一樣。雖然有把握自己能夠活躍場上,卻又擔心不知是否真能順利發揮。我想知道在這種矛盾的心情下,他們是怎麼一邊應付,一邊打球的。該怎麼說呢……我覺得有一部分跟我自己的心情重疊,所以我想把焦點放在這個部分寫成報導。」

「原來如此。」

問題只有一個,就是乙武洋匡這個名字。如果是一般雜誌,《五體不滿足》的作者這個頭銜可以帶來一定的宣傳效果。可是《Number》的讀者,並不吃這一套。他們想看的是精采的運動報導,不是名人寫的文章。對於純粹的《Number》粉絲而言,乙武洋匡的出現簡直不可思議,就某種角度而言,甚至可能破壞這本雜誌的水準與形象。可是很遺憾,我就是乙武洋匡。

那麼,只要我不是乙武洋匡不就好了?我突然心生一念。換個名字。完全不提我是乙武洋匡,隨便用個「山田太郎」或「田中一郎」這種菜市場筆名來寫報導。這樣不就不用煩惱那些麻煩事了?

當然,我並非沒有掙扎。換名字,就等於是把之前累積的資歷統統歸零。不過,只要真的能替《Number》工作,就算這樣也無妨。對於從零重新開始的我而言,這或許正是一個好機會。

我把這個想法告訴《Number》的人後,不知為什麼,心裡頓時一片輕鬆。做到這種地步已經夠了。如果這樣還是不行,那我也了無遺憾。

一個月後,我的連載正式敲定。




理想的文章

我沒用筆名,就用「乙武洋匡」。不過,不得放上我的大頭照,待遇也和其他作者一樣。要報導哪個選手,基本上由我自行決定。就在這麼優渥的條件下,開始了每期連載的「運動場訪談錄」。第一回是足球選手稻本潤一(大阪飛腳隊),第二回是職棒的五十嵐亮太選手(養樂多燕子隊)。兩位都是肩負二十一世紀未來的選手。常聽編輯部嘴上說人選由報導者自行決定,但底牌一亮,到頭來還是得照著編輯部的意思做。可是無論是稻本或五十嵐,編輯部真的都讓我盡情採訪我感興趣的選手。我已別無所求。

寫了幾次後,讀者對連載的評語也開始傳入我的耳中。大致是這樣的:

――文筆佳。簡潔、通順。不過,誰都寫得出同樣的文章。既然是乙武洋匡寫的,應該更有自己特色比較好。――

就某種角度而言,這正如我所願。就算不坐輪椅,即使不是《五體不滿足》的作者也能被接受的文章――我希望大家都能這樣看我的作品。不過,雖說就「單純的」寫手標準來說是說得過去,但如果想成為「優秀」寫手的話,問題就出現了。還是得有充滿魅力、獨特性的切入角度和文體才行。獨特性――我在這裡碰到了難關。

我是殘障者,是個名人。如果想從這種角度找出獨特性,隨便找都有一大把。問題是,那樣毫無意義。當我離開「新聞的森林」,投身這個世界時,就已經向「殘障」和「無障礙環境」告別了。我實在不想再次解開封印來換取一時的好評。

還有另一個原因,讓我堅持要寫「誰都寫得出來的文章」。老實說,我很怕媒體的威脅。媒體對他們有興趣的對象,會把他捧上天,可是一旦失去興趣後就會把他打入冷宮。一個寫出暢銷書的大學生,想必是最好的獵物,因此我很害怕。要是我妄想靠著受人注目來混飯吃,遲早一定會倒大楣。到時,就算我大喊:「我是《五體不滿足》的乙武~!」大家也會懶得理我。為了那天的來臨,我必須先準備好「不是任何人的自己」。我必須培養應有的能力,縱使失去現在的所有工作,也能以「運動寫作者」的身分活下去。正因如此,雖然「誰都寫得出同樣的文章」這句話語帶批判,但聽到這種評語我還是感到安心。


陰魂不散

我如魚得水,快樂得不得了。我可以前往運動場,訪問我感興趣的選手,盡量讓更多人感受到那位選手的魅力。能夠如願做我想做的工作,令我每天都有無上的充實感與喜悅。就這麼過了幾個月,直到那天來臨……

中田英壽、中村俊輔、稻本潤一,這些被稱為「黃金世代」的成員,肩負著奪得獎牌的全國期望,啟程參加雪梨奧運的男子足球賽。我代表電視台去採訪,得以追蹤報導他們。地點在澳洲的坎培拉。那天沒比賽,也不用移地訓練,日本代表隊借用當地球場做簡單練習,而我一直在場邊專心的看著他們練習。就在這時候――

「你是……」

一個年長的男子靠近我。

――是別的記者。我可得有禮貌一點,讓人家喜歡我――

畢竟,身為這個圈子的新人,面對其他寫手和記者群,還是會特別有禮貌。

「你大老遠跑來這裡做什麼?」

「還能做什麼……當然是採訪。」

「採訪?採訪這個?」

那個男人一邊冷笑,一邊指著球場說。然後他又繼續說道:

「我看你八成是個門外漢吧?你對足球,根本什麼都不懂。」

我很氣。

「基本上,我從七月起已經在《Number》開了連載專欄。」

「那也才幾個月而已。你懂什麼足球?反正他們只是利用你來炒作話題罷了。你雖然自稱什麼採訪記者或寫手,說穿了只是個藝人。你、是、藝、人!」

砰!要擊沉「全國最受不了打擊的傢伙」,這已是威力十足的一擊。我連和工作人員說話的力氣都沒了,獨自在房間發呆。一面回想剛才那一幕,一面在心中拚命替自己辯解:

可是、可是……無論是誰,都有「剛起步」的時期,況且我工作時又沒有拿「我是名人」當武器,而且我都已經這麼賣力工作了……

不過,他說的沒錯。我獲得起用,畢竟還是因為我是《五體不滿足》的作者。正如他所批評的,我對足球的認識,和其他記者比起來想必有天壤之別。這麼一想,其實不只是電視,《Number》也一樣。一個大學剛畢業的年輕人,沒頭沒腦的就說出「請讓我連載專欄」這樣的話,本來應該會被痛扁一頓才對。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是《五體不滿足》的作者才行得通。

真是遜斃了。我自以為是藏起乙武洋匡的身分而跨入運動世界,結果到頭來還是擺脫不了那個影子。我受夠了。

《五體不滿足》再次陰魂不散的纏著我,讓我對一切幾乎都失去了動力。


風格

在日本的《Number》責任編輯,隔天打了電話來。

「喂?乙武嗎?上次你寫的那篇職棒橫濱隊的金城龍彥訪談稿,編輯部讚不絕口,想作為專題報導,取代平常的連載專欄,你看怎麼樣?」

不誇張,我真的高興到跳起來,開心得幾乎掉眼淚。對了,我只有這個想法。

在坎培拉砲轟我的那位記者,我想他的心理狀態並不特殊。想必也有其他記者也抱著同樣的想法,只是沒有當面對我說出來罷了。不,說不定幾乎所有的人都是這麼想。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既然我是在和別人不同的狀況下開始工作、得到這麼好的機會,那麼就算被別人這樣看待也是理所當然。

接下來,就看能否留下成果了。如果有這種好機會卻揮棒落空慘遭三振,肯定會遭到眾人口誅筆伐。然而,若能確實留下成果,遲早會獲得肯定。唯一的方法就是靜待那天來臨――不,是靠自己的力量去爭取、去把握。

從那天起,我拾回了光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