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 女性

正在找書?規劃採購書單嗎?圓神出版團隊為您量身訂做。歡迎與我們聯繫

男性 女性 
您瀏覽過的好書

免會員全網享79折,
會員任選10本以上立享75折

 
會員獨享消費回饋1.5%購物金累積,再享壽星e-coupon等多重優惠
 
團購優惠說明
 
報價單下載

傳真訂購單下載
 
購物常見問題
 
購物說明

邀請作家演講,請參考「圓神幸福演講家」說明。
 
知識/學習

將滑鼠移至圖片上可放大 觀看大圖
Twitter Plurk facebook分享
商品編號:04400006
一切從基本做起
作 者:李家同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
系 列:圓神文叢
出版日期:2004年03月25日
定價 210 元
優惠價  -21%  166 元
內容介紹
◎李家同是出版界的傳奇!
他的書雖未本本登上暢銷書排行榜,卻可以熱賣四十幾萬冊。
◎李家同第一本直接道出他對社會諸多問題的看法與建議的書。


在這個是非混淆、道德不斷沉淪的時代,最語重心長的一句話。
因為如果只注重表面,而不注意基本,所有的一切都將崩塌瓦解。

一切從基本做起,這本來應該是天經地義的事,可是並沒有人喜歡聽。
理由很簡單,因為這種作法是相當不耀眼的。
在科技上,我們總想要跟上先進國家的腳步,但卻忘記了我們的基礎科技不夠好,所以才沒有很輝煌的科技成就。
在英文教育上,我們的考試總是非常艱難,但卻不重視基本文法,所以大學生沒有能力寫出一篇英文論文。
在觀光建設上,我們只有大型遊樂園,但風景區的環境卻髒亂不堪,交通不便。
這就像是,一個骨瘦如柴的運動員,無論如何練習,都不會有很好的表現。
所以我們必須回歸基本面,從最基本的地方做起,打好基礎,如此一來,努力才不會流於泡沫化,也才能真的有進步。
我知道我說的這些話一點都不中聽,但在任何一個時代裡,總要有人要說一些不太中聽的話。

作者介紹
李家同

台大電機系學士,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電機博士。歷任清華大學工學院院長、教務長與代理校長、靜宜大學校長、暨南大學校長,現任暨南大學資訊工程系教授。
獲得許多獎項的肯定,有國科會連續五屆傑出研究獎、教育部工科部學術獎、侯金堆傑出榮譽獎、第二屆東元科技獎和中華民國資訊學會資訊榮譽獎章。他也是美國電機電子學會榮譽會員,並擔任過十一種國際學術刊物的編輯委員。
同時,他非常重視人文關懷,凡事都會以愛為出發點,也特別關注弱勢族群。在大學求學期間,就常去台北監獄與新店軍人監獄當義工,目前仍為台中啟明學校和新竹德蘭中心的義工,教孩子數學與英文。
他的書更深受大家的喜愛,尤其在中小學師生間廣為流傳,他的文章也在網路上被大量轉寄;他以獨特的充滿關懷、親切又自然的文字,訴說許多溫暖、發人深省的故事。著有《讓高牆倒下吧》《陌生人》《幕永不落下》《鐘聲又再響起》等暢銷書籍。
規格
商品編號:04400006
ISBN:9861330119
頁數:240,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861330119
各界推薦
前言:一切從基本做起

我們國家是一個很上進的國家,我們希望自己有很高的科技水準,有世界一流的大學,有世界一流的運動員。政府也的確推動了很多的計畫,希望能使世人對我們刮目相看。  

就以科技來說吧!政府也的確努力了,我們隔一陣子就在尖端科技上投下大把銀子,奈米科技、生物科技等等令人肅然起敬的名詞,常常會出現在政府的預算裡面。 

我們的計畫除了喜歡強調尖端以外,還一概要強調所謂的前瞻性,也就是說,我們必須往前看,我們的科技必須和世界上先進國家科技的腳步看齊,人家做什麼研究,我們一定也要做,如此,我們絕對不會落於人後。 

但是,我們有時候忘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們之所以沒有太好的科技成就,並不是因為我們在尖端科技上下的功夫不夠,而是因為基礎科技不夠好。  

就以奈米科技為例,講的是非常非常精密的技術,教授如要做這類研究,當然是一件好事,也非常值得。但是要落實這種科技,使它成為一種工業產品,而且能夠替國家賺很多錢,那就不容易了。因為我國在精密機械方面的技術落後得很厲害。我們不可能因為懂了奈米科技,而因此提高現有的精密機械的水準。事實正好相反,我們必須先有精密機械上的良好基礎,才可能再上一層樓進入奈米時代。

生物科技的問題也是如此,我絕對贊成有人來做此方面的研究,因為生物科技對人類的確非常重要,但是想要一個可以賺錢的生物科技工業,我們必須小心。因為生物科技如要落實,最後一定要靠化學工業。說得明白一點,我們必須要有自己設計製程的能力。我們雖然有很多的化工廠,但是要談自己設計製程,恐怕仍嫌太早。我們在這方面的基礎仍然不夠,不太可能擔負起這個重責的。 

我們常常談第幾代行動電話的研究計畫,如果這是個純粹學術性的研究計畫,當然很有意義。如果真的想要有下一代完全國人自製的行動電話系統,就必須問一個基本問題:我們能設計射頻的類比線路嗎?到目前為止,我們仍不能。 

如果要談奈米科技,我建議我們先將精密機械弄好;如果要談生物科技,我們一定要將化工技術弄好;如果要談最新的通訊技術,我們一定要先將類比線路設計技術搞好。 

精密機械並不是基礎工業,這是一種尖端科技,要有精密機械工業,必須將基本的機械設計技術搞好,但是,又有誰肯出來提倡我們必須先打好基礎呢? 

我一直非常擔心我們的國家不太喜歡做非常基本的東西,我們喜歡談非常耀眼的東西,每一所大學都將科系的名字前面加上「電子」、「資訊」、或者「生命科學」這類名詞,這樣做,儘管換湯不換藥,也能因此找到好學生。 

可是尖端科技絕對要建築在基本科技之上,基本科技不夠好,尖端科技就不可能冒出來。我們看到先進國家講一些光鮮耀眼的新科技,必須非常小心,他們是先進國家,早已有了基礎,所以可以做這種非常先進而尖端的研究。我們盲目地跟進,常常做不出所以然。 

也許我說的對一般人而言有些難懂,以運動員來做比喻,任何一個運動員要有好的表現,必須先要有好的體格;如果是骨瘦如柴的人,不論如何練習,都不可能搞出名堂來的。 

我們國家的教育也有了不注意基本面的現象,就以英文教學而言,好多考上大學的同學常犯一些非常基本的文法錯誤,為什麼呢?我們不是有長達六年的英文教育嗎?難道整整六年,都不能使學生記住第三人稱、現在式和單數的情況之下,動詞應該加S嗎?六年下來,為什麼很多同學在have和has之間,不會做正確的選擇?為什麼明明應該用過去式的地方,卻用了現在式? 

六年來,每一位同學都經過了無數次的英文考試,但是他們仍然犯這些錯誤。道理很簡單,我們的考試是不管這些基本文法的。我們的英文考試必須考得非常之難,非常之花稍,至於基本文法,大家相互不理,最後吃虧的是這些學生,他們開始寫論文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英文能力是完全不足以寫英文論文的。如果我們的老師一直注意學生的基本文法,大學生至少寫英文文章的時候,不至於會犯大錯。 

有的時候,我們會發現國外有一些學者的研究表現非常突出,如果我們追根究柢,常常不難發現,這是因為他們在數理上的基礎打得非常好。我們再努力,也很難和他們競爭。 

有好一陣子,非洲很多國家盛行建造大型的體育館和集會場所,這些都是獨裁國家,國家領導人需要利用這些場所來舉行各種大型的造勢活動,但是這種建設毫無意義。以前台灣都在國家的基本建設上大下功夫,我們將電力、電話和道路都一一推廣到鄉下,我們辦好小學和中學的教育,這些都屬於國家的基本建設,有了這些基本建設,我們才創造了經濟上的奇蹟。反觀非洲國家,因為他們大多不注意基本建設,在華而不實的建設上投下大量的經費,至今仍都是窮困的國家。 

就以觀光建設來講,我們很希望別人來觀光,也許會想到在某一個地區建設一個大型的主題樂園,但我們極可能忘了,以觀光來說,我們國家的基礎建設是相當落後的。在英國,任何一個小鎮,都有旅客服務中心,在倫敦,你可以找一家這種旅客中心,他們除了會回答你的問題以外,還可以代訂火車票,而且當場將火車票交給你,我們有這種服務中心嗎?不僅如此,台灣很多景點髒亂無比,我們都有下了火車,立刻步入小攤販陣的經驗,有些景點,充滿了所謂的民宿,這些民宿的水管亂接一通,這種設施,能吸引旅客嗎?再看看台北市,如果你站在重慶南路,想到承德路去搭國光號,你該怎麼走呢?沒有人弄得清楚的。 

我們要發展觀光事業,不是做些海報,或者辦些大型活動,就可以達成目的。我們必須給外國遊客一個友善的印象,使他們到達國土以後,會有賓至如歸之感。如果他們不知道如何開始旅遊,應該有人提供親切而便利的服務,我們也應該力求環境的改善,髒亂當然不能有,還應該使全國都有人行步道。 

為什麼有那麼多旅客去北海道玩呢?那裡有特別好看的山水嗎?其實北海道最令人著迷的是整個環境。在遊覽車上,我們看到的是一大片的牧場;經過小鎮的時候,你會發現每一個小鎮都規劃得極好,一幢幢的平房坐落在寬廣的人行道兩旁;北海道最最偏僻的地方,都有乾淨的廁所;遊覽車無論到哪一個景點,都看不到小販,因為他們在停車場裡會造一幢大型的旅客服務中心,裡面除了提供一切旅客旅途勞頓所需要的服務以外,也有地方讓很多小販擺攤子賣土產,這些攤子都經過規劃,你也許對他們所賣的東西毫無興趣,但你絕不會有任何髒亂的感受。 

我們曾經以腳踏實地的態度建設了國家,現在又面臨考驗,我們希望在科技和教育上有更好的表現,更應該勇敢地面對現實,打好基礎,才能有進步。打好基礎的工作不光鮮耀眼,但是如果全國上下,都肯從事這種不耀眼的工作,我們的科技一定會有很大的進步。

如果我們不願意做打好基礎的工作,我擔心我們的努力很可能會泡沫化。表面上,我們的確非常努力了,但是我們的能力畢竟不能壓倒別人,對於國家社會,這都是十分危險的事。

內容試讀
米開朗基羅是忍者龜?戴高樂是積木?

總統大選候選人辯論會,有提問人問兩位候選人有關「教養」的問題,這當然是個大問題,也沒有什麼標準答案,要回答得讓人民滿意,似乎很難,但是我想教養中一定含有知識的成分。有教養的人一定是很有知識的吧! 

問題在於知識是否只是專業的知識,一個人拿到博士學位,多半在他的專門學問的領域中知道了一大堆的東西,你一問他,他就答出來,所謂應答如流也。我們能夠說這個人已經受到良好教育了嗎? 

我們做老師的人,往往希望學生知識很淵博,不僅在專業上能夠應答如流,對於一般的世界大事,或者大家應該知道的文學、宗教和藝術等等也都知道一些。大學不是強調通識教育的重要性嗎? 

究竟我們的大學生是否真的受到非常好的通識教育?我做了一個小小的測驗,設計了一份簡單的考卷,裡面含有三十個以下的名詞:狄更斯、白先勇、京都條約、日內瓦公約、紐倫堡大審、雙城記、柴可夫斯基、白鯨記、高爾基、基度山恩仇記、阿拉法特、恩隆案、王文興、彌賽亞、黃春明、戴高樂、但丁、舊約、田園交響曲、張愛玲、維瓦第、德蕾莎修女、米開朗基羅、戰爭與和平、遠藤周作、伯利恆、科索伏戰爭、盧安達、楊振寧、蒼蠅王。 

我的考試很簡單,只要求同學們在每一個名詞後面寫下一句最簡單的解釋。舉例來說,狄更斯只要寫下「英國名作家」、蒼蠅王只要寫下「一本著名的英文小說」、戴高樂「法國總統」,就可以了。

我透過各種關係,在多所國立大學中考了好多學生,其中不乏明星大學的明星系學生。我以為他們一定認為這些是家喻戶曉的名詞,沒有想到考試結果是一場大災難,平均答對的不到三分之一。

絕大多數的同學對於這些名詞可說是一無所知,最令我吃驚的是大家不知道田園交響曲,維瓦第也是只有極少數的人知道;科索伏戰爭是最近發生的事,這場戰爭中,中國駐南斯拉夫的大使館被炸,使得國際情勢一度非常緊張,這些孩子們居然一點也不知道這件事,真是好福氣。

最有趣的是一些答案,阿拉法特,好多同學說他是一種法國軍艦;戴高樂很少人知道,但很多人認為他是一種積木;米開朗基羅是忍者龜;王文興變成了王永慶的兒子。 

為什麼大家不知道這些該知道的東西?大多數學生承認他們平時是不看報的,即使看,也只會看影視體育版,所以他們都對某某歌星出了什麼唱片知道得一清二楚,男生對於體育新聞,不論國內國外,都一概會背。如果勉強看看新聞,最多只看國內新聞,國外新聞一概不理。

難怪他們不知道阿拉法特了。阿拉法特已經紅了幾十年,我們同學還將他和拉法葉艦混為一談。同學們也會看電視新聞,但是我們的電視新聞的確是不理會國際新聞,電視台寧願播許純美的故事,而不會播車臣戰事。很多同學不知道巴勒斯坦在哪裡,他們還以為以色列的敵人是巴基斯坦。 

當我出這份考卷的時候,恩隆案鬧得天昏地暗,可是絕大多數管理學院的學生對此一無所知,他們也都不知道因為恩隆案而垮台的會計公司。 

這份考卷中有不少名詞和名著有關,經由這次考試,我發現同學們完全沒有看課外書的習慣,有好多中文系畢業的學生居然沒有聽過《城南舊事》!還有一件怪事,有一位明星大學外文系的學生不知道《蒼蠅王》,他也不知道果陀的出典,他猜果陀是印度人。 

這件事嚴不嚴重呢?我認為這的確是一件嚴重的事,如果大學生的人文素養如此一般,其他學生更不用談了。最近有人投考管理學院的在職碩士班,他是一家著名電子公司的總經理,居然將Ireland(愛爾蘭)翻譯成了以色列。如果他和外國客戶來往,豈不是會鬧大笑話。 

大學生的人文素養,不能靠大學的教育來解決。我們的國民教育就沒有鼓勵同學看書的習慣。以英美為例,他們的老師教英文課的時候,會強迫學生閱讀好多小說和名著,我們沒有,我們好像很強調課本上那些課文的解釋,而且並不會叫孩子們小的時候就去看《水滸傳》《三國演義》等等。 

我們整個社會看書的習慣是不夠好的,赫爾新基有百分之六十五的人在市立圖書館借書,台北市只有百分之十三的人口在圖書館借書。我們雖然以誠品書店為傲,可是和其他國家的大書店比起來,我們差得太遠了。就以小說來講,美國一般書店所展示的小說數量絕對是我國的十倍。大家不妨注意在國際航線上旅客看書的習慣,西方旅客幾乎一定在看小說,我們的旅客極少看書的,如果看,不是專業的書,就是理財的書。 

在過去,大學生總以為自己是社會的菁英份子,因此大學生會自動地注意國際大事,也會自動地注意音樂、美術和文學。現在時代變了,社會裡的菁英份子已不吃香,熟讀經書不是一件有正面價值的事,強調自己注意國際大事,在選舉時,恐怕還有負面效應。 

通識不好,不關心國際新聞,吃虧的是老百姓。歐美國家補助他們農民的經費是三千億美元,我們的政府對於此事一字不提;韓國的農民還為此而自殺以示抗議,我們可憐的農民完全不知道歐美國家有如此巨大的補助。政府也因此可以裝聾作啞,假裝不知道。走筆至此,我不禁懷疑是不是政府官員並非假裝不知道,而是真的不知道。 

國人缺乏普通常識對我們絕對是不利的,我無意中發現學生裡居然以為民主國家一定會有總統大選,他們居然不知道歐洲絕大多數國家都採用內閣制。 

我們做老師的人,應該好好檢討自己了,我們自己先要有相當好的人文素養,我們自己先要對音樂、美術和文學有興趣,我們自己也先要關心世界大事,否則我們的學生是不可能知道阿拉法特是誰的,他們如果到了義大利,也無法了解為什麼全世界的人都對米開朗基羅這個「忍者龜」如此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