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1/2

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全球獨家艾加.凱磊插畫簽名扉頁+專屬攪動腦汁拉頁創作稿紙】

〈打破小豬〉  

爸爸不肯買辛普森娃娃給我。媽媽想買,可是爸爸不許,他說我給寵壞了。

「憑什麼?」他對媽媽說。「我們為什麼要給他買娃娃?每次他一彈手指頭,妳就跳起來立正。」

爸爸說我對錢沒有敬意,如果小時候不學,要什麼時候學?隨隨便便就得到辛普森娃娃的小孩,長大會變成不良少年,在便利商店偷東西,因為他們認為自己要什麼就該有什麼。所以,他買給我的不是辛普森娃娃,而是一隻醜醜的瓷豬,背上有一道投幣孔。這麼一來,我長大就不會變壞,不會變成不良少年了。

現在,我每天早上都要喝一杯熱可可,不愛喝也得喝。熱可可最上面會結一層奶皮,連奶皮一起吃掉我能得到一個謝克爾(※以色列貨幣),不吃奶皮就只有半個謝克爾,假如喝完就吐,那麼啥都得不到。我把硬幣塞進小豬背上的縫,再把小豬拿起來搖一搖,會聽見叮叮噹噹的聲音。等到豬肚子滿得晃不出聲音,我就能得到一個溜滑板的辛普森娃娃。這是我爸說的,他說這方法有教育意義。

說真的,這豬挺可愛,鼻子摸起來涼涼的,你丟硬幣進去牠會笑,即使只有半謝克爾也行。更可愛的是,就算你不投錢,牠也笑。我給牠取了個名字,叫牠馬爾古利思,跟從前住在這裡的人同名。我們搬來以後,這名字還貼在信箱上,我爸一直想把貼紙弄掉,可是弄不掉。馬爾古利思跟我其他玩具不一樣,特別好相處,身上沒有燈泡、彈簧,也沒有會漏液的電池。你需要留心的就只有一件事:別讓牠跳下桌。

發現牠靠在桌邊低頭看地板,我就趕緊提醒:「馬爾古利思,小心點!你可是瓷做的呢。」牠會對我微笑,耐心站在原地,等我把牠拿下來。牠笑起來真的好可愛,我好愛牠。為了牠,我每天早上都把熱可可連奶皮一起喝掉,好拿到那一個謝克爾,投進牠肚子裡,看牠那永遠不變的笑容。

「馬爾古利思,我愛你。」我對牠說。「說真的,我愛你比愛我爸媽還多,而且我會永遠愛你,無論如何都愛你,就算你變成不良少年也沒有關係。可是,絕對不可以跳下桌子!」

昨天,爸爸來我房間,從桌上拿起馬爾古利思,用力上下搖。

我說:「小心一點,爸爸,你這樣馬爾古利思會肚子痛。」可是爸爸沒有住手。

「搖不出聲音了。大衛,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吧?這意思是說,明天你就能得到那個溜滑板的辛普森娃娃了。」

「好棒,爸爸,」我說,「溜滑板的辛普森娃娃好棒,可是拜託別再搖馬爾古利思,再搖下去牠會想吐。」我爸放下馬爾古利思,跑去找我媽。一分鐘後再回來時,一手拉著我媽,一手拿著鎚子。

「看吧,我是對的。」他對我媽說。「這麼一來,他就會懂得珍惜了。是不是呀,大衛?」

「我當然會,我當然會,可是,爸爸,你拿鎚子幹麼?」

「是幫你拿的。」爸爸把鎚子遞給我。「小心點。」

「我當然會小心。」我真的很小心。可是幾分鐘後,我爸失去了耐心,說:「快動手呀,打破小豬。」

「什麼?」我說。「打破馬爾古利思?」

「是啊,沒錯,馬爾古利思。」爸爸說。「快點,打破小豬,你這麼辛苦,好不容易賺到了一個溜滑板的辛普森娃娃。」

馬爾古利思對我露出悲傷的笑容,瓷豬知道自己死期將至的時候,就會有這種表情。去他的辛普森。我怎麼可能拿鎚子敲朋友的頭?

「不要辛普森娃娃了。」我把鎚子還給爸爸。「我有馬爾古利思就夠了。」

「你不懂,」我爸說,「這樣子真的沒關係,這是很有教育意義的事。快點,不然,我幫你敲好了。」爸爸舉起鎚子,我看出媽媽懶得管,而馬爾古利思的笑容好傷心,如果我不趕快想辦法做點什麼,牠就死定了。

「爸爸。」我抓住他的腿。

「怎麼了,大衛?」爸爸依然高舉著鎚子。

「我能不能再賺一個謝克爾?求求你讓我再賺一個謝克爾來放進馬爾古利思肚子裡,明天,我喝完熱可可之後。到時候我就打破他,明天,我保證。」

「再賺一個謝克爾?」爸爸笑著把鎚子放到桌上。「妳看,這孩子懂事了。」

「是的,我懂事了。明天。」我的喉嚨裡都是眼淚。

他們離開我房間以後,我給馬爾古利思一個特別緊的擁抱,讓眼淚流出來。馬爾古利思一句話也沒說,靜靜在我手中顫抖。我在牠耳邊小聲說:「別怕,我會救你的。」

那天晚上,我等爸爸看完電視,回房間睡覺,才輕手輕腳帶著馬爾古利思出去,沒有發出半點聲音。我們一起在黑暗裡走了好久好久,走到一片空曠的荊棘地。

「豬都喜歡曠野,」我把馬爾古利思放在地上,「尤其是有荊棘的曠野,你會喜歡這裡的。」

我等牠回答,可是馬爾古利思一句話也沒說。我伸手摸牠鼻子說再見的時候,牠只露出悲傷的表情。牠知道再也見不到我了。  



〈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  

那天夜裡,妖怪來取他的寫作天賦,他沒跟妖怪爭論,沒哭,也沒鬧。

他說:「該怎樣就怎樣吧。」還拿出松露巧克力和檸檬汁,招待妖怪。

「過去這段日子很酷、很棒、讚極了。現在,時間到,你來了。我不會為難你,你這是在工作,不過,如果不太麻煩的話,拿走它之前,能不能讓我再寫一個故事,最後一個,很快就好。我只是想記住這種感覺。」

妖怪看看裝松露巧克力的錫箔小紙杯,發覺自己錯了,不該接受招待。態度好的傢伙總是最麻煩。處理討厭鬼很簡單,你抵達現場,拿出靈魂,揭開魔鬼沾,取走天賦,大功告成。管他怎麼踢怎麼喊,你是妖怪,他能奈你何。做完這一個,劃掉,就去找單子上的下一個。可是遇上態度好的傢伙,他們說話好聲好氣,還請你吃巧克力,請你喝檸檬汁,那你能怎麼辦?

「好吧,」妖怪嘆了口氣,「最後一個,可是寫短一點,知道嗎?快三點了,我今天至少還有兩站要跑。」

「短,」他擠出一個笑容,「很短,頂多兩頁。我寫故事的時候,你可以看電視。」

妖怪又吃了兩個巧克力,舒展身體躺在沙發上,玩起了遙控器。同時,另一個房間裡,請他吃巧克力的人正以平穩的速度敲擊鍵盤,毫無停頓,就好像在提款機上輸入一百萬個字的密碼似的。電視正在播放公共電視台的自然生態影片,一隻螞蟻從螢幕這一頭走到那一頭。

妖怪心想:「希望他能寫出好東西。希望他寫的是有樹林、有小女孩萬里尋親的那種故事,開頭彷彿抓住你蛋蛋,結局彷彿扭絞你心肝,讀者無不哽咽。這人真是挺不錯的,不但友善,而且高尚。」

為了這人好,妖怪希望故事趕快寫完,因為四點已過,再過二十分鐘,頂多半小時,就算還沒寫完,也沒辦法了。到時候妖怪就不能再等,得立刻揭開這人的魔鬼沾,把東西拉出來,否則回到倉庫會有多慘,他想都不敢想。

這人說話算話,五分鐘後,滿身大汗走出房間,手裡拿著兩張印出來的稿子。故事寫得真不錯,雖然沒有小女孩,也不會讓你覺得給人抓住了蛋蛋,可是感人得要命。聽到妖怪這麼說,這人高興得不得了,喜形於色。妖怪把他的天賦拉出來,摺得很小很小,放進底下墊著保麗龍豆的特製盒子,而他臉上始終掛著笑容,沒有擺出半點藝術家受苦受難的表情,還拿出更多巧克力請妖怪吃。

「告訴你老闆,我很感謝他。」他對妖怪說。「告訴他,我這段日子過得太棒了,謝謝他給我天賦和其他的一切。別忘囉。」

妖怪說好,心想自己也當過人,若是在別種情境下認識他,應該會處得不錯。到了門口,妖怪關心地問:「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還不知道,既然有空了,應該會常去海邊走走,或見見朋友之類的吧。你呢?」

「工作。」妖怪調整一下背上盒子的位置。「相信我,我心上除了工作沒別的事。」

那人說:「誒,我有點好奇,請問,他們最後要拿這些天賦怎樣呢?」

「我也不知道。」妖怪說。「我的工作只到送進倉庫為止。等他們對好數目,簽了收貨單,我就下班。在那之後的事,我一無所知。」

(故事未完待續)


〈想當神的公車司機〉 

這故事裡有個公車司機,他從來不肯幫遲到的人開門,誰都一樣。壓抑的高中生眼巴巴跟在車子旁邊跑,他不開門;穿著風衣的神經質傢伙用力拍車門,好像準時的是自己,過分的是司機,他當然更不理;就連抱著一紙袋生鮮雜貨的小老太婆使勁揮舞顫抖的雙手,也無法使他停車。


他不幫這些人開門,並不是心腸不好,這司機骨子裡對人沒有一絲惡意,純粹是理念的問題。司機先生的理念是這樣的,嗯,我們打個比方來說好了,假如開門讓遲到的人上車要花三十秒,不開門的話那人要浪費十五分鐘的生命,那麼不開門對整個社會來說還是比較公平的。

因為車門一開,公車上的每一個人都會損失三十秒鐘。假設車上有六十個人,他們都沒犯錯,都準時抵達車站,那麼大家浪費掉的時間就是十五分鐘的兩倍。他之所以不開門,這是唯一的原因。

他知道車上的乘客不了解,追在後頭叫他停車的人也不了解,他們多半以為他是大爛人。對他個人來說,最輕鬆的做法當然是讓他們上車,收下他們笑著表達的謝意。可是在抉擇的時候,一邊是笑容與感激,一邊是社會利益,這位公車司機很清楚自己該怎麼選。

在這位司機的理念之下,最受罪的人本應是艾迪。可是他跟這故事裡的其他人不一樣,沒趕上車他連追都不追,他就是這麼懶,這麼廢。

艾迪在一家餐廳當助理廚師,店裡的食物不怎麼樣,但艾迪是個好人,好到有時候……做出來的東西不太好吃的時候,他會親自送上桌,當面道歉。也就是在某一次這種狀況之下,他遇見了幸福,或者說,是遇見了追求幸福的機會。

有個女孩人非常好,居然努力把他送上的整份烤牛肉吃完,只為了不讓他難過。這女孩不肯把名字告訴他,也不肯給他電話號碼,可是她人真的很好,好到願意在第二天五點鐘去他倆說好的地方赴約……說得精確一點,那地方就是海豚館。

不過艾迪有一種病,導致他錯過了人生中各種各樣的東西,雖然不是扁桃腺整個腫起來之類的那種病,卻也對他造成了許多傷害。艾迪的病讓他老是睡過頭十分鐘,用什麼樣的鬧鐘都沒用。因為他有這個病,再加上我們的公車司機永遠把社會利益放在個人之前,所以他上班總是遲到。

可是,這一次是特例,為了幸福,艾迪決定戰勝宿疾,不睡午覺,一直醒著看電視,還設了三個鬧鐘、預約了一個叫醒服務,以策安全。可惜,這病是治不好的,艾迪看兒童頻道,看著看著就睡著了,睡得跟孩子似的。他滿頭大汗在三個鬧鐘聲中醒來,已經晚了十分鐘。他連衣服都顧不得換,衝出家門,衝向公車站,腳步踉蹌,連跑都不會跑了。

他上一次跑步,是在還不懂得蹺體育課的時候,也就是說,差不多六年級吧。不過這次跑步跟上體育課不同,這次他跑得可拚命了,因為絕不能輸,無論胸痛或長年抽菸造成的喘息都別想阻止他追求幸福。誰都阻擋不了艾迪,除了我們的公車司機,他剛關上了車門,起動離站。司機從後照鏡看見了艾迪,可是我們前頭說過,他有理念,他的理念有所根據,建立在對正義的熱愛以及簡單的算術上。

艾迪不在乎司機的算術,這是他這輩子頭一回真的想準時趕到某個地方,所以他追起了公車,即使毫無希望,還是猛追。

忽然之間,艾迪的運氣來了,公車站前一百公尺處有個紅綠燈,就在公車開過去的前一秒,轉成了紅燈。艾迪用盡全力追上公車,精疲力竭走到車門邊,累得連敲門的力氣都沒有,喘得上氣不接下氣,雙眼含淚望著司機,跪了下去。

司機忽然想起了什麼……他想起很久以前,在他還沒想當司機以前,原本想當的是神。這段回憶有點悲傷,因為他後來沒當上神。不過他倒也挺快樂的,因為當上了司機,當司機是他的第二志願。這司機突然想起他曾對自己立下承諾,若當上神,一定慈悲為懷,關愛世人。因此,他坐在駕駛座,看見艾迪在柏油路下跪的時候,實在無法置之不理,就這樣走掉。他不得不拋開理念與簡單的算術,打開車門。而艾迪上車連個謝字都沒說,因為根本喘不過氣來。

其實,這故事你最好看到這裡就打住,別再往下看了。因為……(故事未完待續)

close
貨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