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1/2

仁神術的療癒奇蹟:調和生命能量的至簡療法

Chapter 2 層次和態度

我什麼也沒做。一切都是宇宙能量所為,因此我無法居功。然而,由於我什麼也沒做,所以從不覺得累。過去多年來我替有傳染病的人做過跨接,可是我從來沒被傳染過。--瑪麗.柏邁斯特

把雙手當成跨接線

過去四十年,瑪麗平均一天看十個人,一週工作六天。每個療程通常持續一小時。儘管許多人大老遠去接受她的治療,但她不認為自己是療癒能量的來源。更確切地說,她相信人人都有同樣的能力,可以透過運用雙手,將宇宙生命能量導入身體。只要把雙手放在適當的位置上,就能使生命能量運行到身體的另一個部位,或傳送到另一個人身上。宇宙生命能量能穿透衣物、石膏、繃帶或牙套。這些都無法阻礙由療癒師手中傳送到接受者身上的生命能量之流。

請將雙手想像成跨接線。只要接線就好,不用出力,也不必搓揉或按摩。瑪麗談到跨接線的運用時曾提醒學員,仁神術不是一種技巧,而是一門藝術。技巧往往需要牢記專門的規則和精確的「機械式」應用。另一方面,藝術則需要一種理解的胸襟,以及具彈性、創意的思維。也因此,運用跨接線沒有絕對的做法,用你覺得最自然的方法就對了。

當你要跨接自己或他人時,請記住以下這些重點:

●放輕鬆。如果你無法放鬆,只要覺得自在就好。不需要勉強放鬆。你總有一天可以不必嘗試就能放鬆。

●你可以坐著、站著,或是躺下來,只要你覺得舒服、方便又行得通就好。

●一次只要用雙手操作各個步驟幾分鐘即可,或是直到你能感覺到一股均勻、有節奏的脈動為止。

●一天當中的任何時刻都可以跨接。每天運用最簡單的操作步驟就能達到效果。

事實上,跨接的動作簡單又不費力。我們光是握著一根手指就能獲得強大的效果。誠如我們即將看到的,每根手指都負責協調一個特定的維度(dimension)或所屬的層次(depth)。調和各個層次能讓我們卸除有害的態度(例如恐懼或悲傷),這些態度正是導致能量停滯和失調的主因。

chapter 3 三一能量流

改善計畫三:調和協調者能量流





Chapter 4  安全能量鎖(SEL):1 ∼15

安全能量鎖又名「王國之鑰」,因為它們能「開啟」身、心、靈內的生命能量之流。當安全能量鎖開啟時,能量會順暢地流遍全身。然而,當我們因為日常工作,在自己心理、情緒或身體方面造成傷害時,身體的「剎車」或安全能量鎖系統便會啟動。因此,安全能量鎖是一種預警系統,能讓我們知道系統的某些部分是否超載。留意這個友善的警告,就可以立刻幫助自己,並預防可能的不適或災難。藉由對安全能量鎖更加熟悉,我們還能徹底根除失衡的因素。要恢復和諧,就只是用雙手開啟特定的安全能量鎖而已。

這二十六個安全能量鎖(以下簡稱SEL)成雙成對地排在身邊兩側,因此左側有二十六個,右側也有二十六個。每一組都與另一組互為鏡像。

在閱讀以下的SEL概述時,請參照書內圖示確認它們的位置。跨接自己的時候,可能會發現有些SEL位在背部等難以觸及的地方。為了能夠自助,村井次郎發現全身上下都有能輕易觸及的相應區域。因此,任何人都能輕易打開自己所有的SEL。

透過類似的方式,你會注意到以下有許多練習必須同時跨接兩個不同的SEL。額外的SEL擔任的是某種「出口」,有助於輸送從被「鎖上」的SEL中所疏解的能量。

SEL 1:主要的推進者

SEL1位於膝蓋內側、大腿和脛骨相連的凸出處。SEL1能將下降的能量(從身體正面往下運行)和上升的能量(從身體背面往上流動)合而為一,使我們從頭到腳都處於和諧的狀態之中。SEL1被認為是「主要的推進者,能連結極高和極深之處」。

開啟SEL1,有助於緩解所有形式的腹痛(腹脹、不適)和頭痛。它還能促進更深沉、更自在的呼吸。

你可以用雙手—拇指、手指、手掌或手背—去跨接自己或他人。花幾分鐘按著左、右兩膝的中間或內側,你將感覺到不舒服漸漸消失。

你也可以透過同時跨接SEL2來幫助SEL1:

1.將你的左手放在位於右膝的SEL1,並將你的右手放在位於右側髖部的SEL2。

2.將你的右手放在位於左膝的SEL1,並將你的左手放在位於左側髖部的SEL 2。

見證故事:

「我當時暫住在凱魯瓦灣旁的漂亮住家裡,每天都興致勃勃地下海游泳。有一次我走到海邊時,由於前一晚剛下過大雨,我發現海水看起來不太一樣。海水顯得陰暗,不是以往常見的清澈土耳其藍。但身為一名貪心的泳客,我還是獨自朝海中走去。

我游了差不多十五碼時,感覺有一道刺骨的電流貫穿身體。我開始發麻,而且驚慌失措,後來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才回到岸邊。原來我被一隻僧帽水母纏住了,它長長的觸手蓋住了我的臉、脖子、胸部、腰和大腿。我開始用沙粒磨擦皮膚,好去除讓人刺痛的凝膠狀物質,隨後我的心跳開始加速,快到讓我喘不過氣來,就連身體也開始控制不住地發抖。我心想,『喔,老天,我要死了!』於是我躺在沙灘上交叉雙手,死命地按住我的『1』(位於膝蓋內側)。

我唯一記得的就是瑪麗對『1』的描述,它是主要的推進者,而我認為自己必須盡快讓這種感覺離開身體。我持續按了二十分鐘左右。最後,我覺得身體平靜下來,而且可以走路回家了。我的朋友在門口見到了我,以及身上布滿的鞭痕,他們準備好打算帶我去醫院。可是我反而躺在床上做起仁神術的自助療法,而且隔天就感覺好多了。」

close
貨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