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閱 1/2

你的夢,你的力量:潛意識工作者哈克的解夢書(附CD)

PART2 愛情三夢

生命的春夏秋冬,有各自季節的美,同時,也帶著那個歲月階段的挑戰。挑戰來了,大部分的時候,潛意識會先給我們一些提醒、提示、訊息,透過身體、透過內在畫面,也透過夢境。

只是,很多時候我們日子太忙、生活太滿,因而讀不到這些訊息,潛意識只好更大聲的跟我們表達,這時候,常常就是身體出狀況的時候了。感冒頭痛、這裡發炎那裡扭到、忘了重要的東西沒帶……這些症狀,常常逼使我們不得不停下來,然後問自己:「怎麼了?」

春夏秋冬季節更替,新的挑戰已經兵臨城下,而舊有的資源卻還沒有來得及集結應對,於是崩壞跌倒相繼發生。如果不要等待生病了或出事了,才停下來問自己「怎麼了」,那麼,真的可以透過記夢、解夢,來好好的想想,主動的為自己創造停下來的時空,好好的問、好好的聽:

「嗨,親愛的自己,走到這裡,什麼不一樣正在發生?」

「新的日子即將到來了,生活裡,什麼本來很多的,適合少一些;什麼本來一點點的,這時候正好可以多一點呢?」

在這個人生新的階段來到的時刻,透過「個人化解夢」的方式,很有機會為自己找到這個階段最適合呼喚的資源到來。

個人化解夢法vs.查詢夢的辭典

這本書裡呈現的真實解夢故事,在哲學觀與概念上,都偏向於「個人化解夢法」。「個人化」的意思,是在陪伴解夢的過程裡,去尋找到專屬於主角的獨特連結和意義。在二十年的潛意識工作生涯裡,我發現「個人化解夢」這樣的態度與方法是最尊重人,也最能幫助迷惑的生命找到力量的一種解夢方法。

會使用「個人化解夢」的方向來看待夢,是因為每個人的心裡頭,夢見的人或物,都有屬於自己的獨特意義或連結。比如說,有些人怕狗,於是如果夢見狗,可能代表某個他害怕的人正在逼近;而另一方面,真的有不少人是非常喜歡狗的,當愛狗的人夢見了狗,很可能說的是,心愛的對象正在靠近,或者是喜歡的事情快要發生了。

「個人化解夢」是一種為夢的主人量身訂做的解夢方法,讓做夢的人,安心又安穩地找到心裡那個獨特又有意義的連結。而和「個人化解夢」相對的另一種解夢方法,叫作查詢「夢的辭典」(dream dictionary)。查詢夢的辭典,從字面上就可以理解:根據夢見的內容,翻閱一本像是辭典一樣的對應手冊,來理解夢境內容代表的含意。農民曆常常附的「周公解夢」,就是夢的辭典的典型代表之一。這個解夢的方法像是查字典、查辭典一樣,根據夢見的內容來查詢對應的代表含意。比如說夢見烏龜、鶴鳥代表長壽,夢見貓頭鷹代表有智慧的人,夢見屋子的地下室代表心裡底層正在發出重要訊息。

「查詢夢的辭典」的解夢法,好處是對應清楚,一點都不模糊,而隨之而來的缺點是,用夢的辭典這樣的方式來看待夢,有時候夢的主人會有這樣的反應:「真的是這樣嗎?」「這樣嗎?好像沒有特別的感覺ㄟ!」

而「個人化解夢」在學習上需要慢慢體會,有耐心的陪伴與等待答案浮現,因為真正的答案沒有辦法查書、查字典就知道,需要夢的主人潛意識訊息因為安心、因為被尊敬,而在最後真的透露出珍貴的訊息。

接下來,帶著「個人化解夢」的心情,來一起看看下面三個哈克珍藏了好幾年的真實夢境。這三個夢境,正好發生在主角愛情生命的新階段起點,分別是「進入親密關係前」「婚禮即將到來」與「結婚之後」。

「準備發射的小火箭」——進入親密關係前

小粉紅是個年輕女子,這個夢出現在解夢工作坊的四個月前。她這樣開始說著自己記憶清晰的夢……

「我在一個空地,空地上有一個很大很大的白色炸彈,上面是橢圓的。一開始我只是看著炸彈,後來我的右手邊出現白衣人,白衣人叫我趕快跑,跑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在一個竹林裡,竹子都緊密地靠在一起,所以我只能用闖的……

「然後我妹妹出現了,我們一起跑到外婆家的三合院,三合院對面坐了一個老人家,我跟他說,跟我們一起走。老人家對我微微一笑,說他跑不動了,要我們先跑。我有想過要不要背著他跑,後來覺得背著他可能跑不動,所以就跟他道別。然後我跟妹妹一起跑,四周開始變得很暗。我很害怕地吶喊說:『阿嬤!天使!救救我們!{啜泣著說}』我看著炸彈那個方向,它好像要爆炸了……」

在解這個白色炸彈的夢之前,連著將近一年的時間,小粉紅持續報名參加我的解夢訓練團體,因為這樣的熟悉,我們之間的安心連結,已經自然的在互動裡建立好了。於是,我選擇直接來探訪主角心裡可能的聚焦點。

我問小粉紅:「妳提到夢裡的白色炸彈、老人家、三合院、爆炸、逃走、妹妹,有沒有哪一個部分,妳會最想進去看的?」

「三合院。」小粉紅沒有猶豫地回答。清晰又沒有遲疑的聚焦,很可能說明著主角強烈的探索動機,太好了!

有了聚焦的好落點,我接著問下去:「三合院,好,來給三合院三個形容詞。」

小粉紅:「童年、開心、愛。」

童年、開心、愛,這三個形容詞進到我的耳朵,心裡跳出一個直覺:會不會說的是「關係」?童年的快樂,常常來自於關係,開心與愛,也常常來自於關係。我開始不由自主的猜測,這個夢,會不會跟「關係互動」有關。心裡有直覺式的猜測,是很天性、很人性的狀態,這時候,很適合的作法是把這樣的猜測放在心裡,然後繼續溫和的陪伴、提問,逐漸更了解主角所描述的故事、故事背景、內在渴望、需求和想要。會需要這麼做,是因為,在訊息還不夠完整之前,如果帶著分析夢、破解夢的姿態,常常會讓主角有被侵入的感覺,因而決定關緊門來。

我的心裡帶著這個猜測,想著要鼓勵主角透過「與夢境角色對話」的方式,繼續往裡頭探索。於是我這樣問:

「童年、開心和愛的三合院,看著小粉紅帶著妹妹要遠離那個炸彈。然後,很想帶著這個老人家一起離開。如果妳是這個三合院,妳會跟小粉紅說什麼?」

小粉紅閉上眼睛,泛著紅潤的臉頰微微跳動著,一串話語從潛意識啵啵啵啵地湧出:

「我是三合院,我會用我大大的手抱住妳。我會用我遼闊的院子保護妳。我會用我的屋簷幫妳遮風擋雨。妳可以在院子裡面玩耍、乘涼……」

唉攸威呀!「抱住、保護、遮風擋雨」可不是淺淺的小訊息,這很有可能是潛意識在大聲地說:「如果你有什麼想前行走去的,不擔心,我會保護你。」這樣來自潛意識的確認與保證,很有可能是主角非常底層的資源。當我還在心裡被這段「抱住、保護、遮風擋雨」這麼有力量的語言震撼著的時候,小粉紅可是一點都沒有停歇,自動地又很有感覺地說著下頭的話語(小粉紅對三合院說話):

「我站在三合院的入口,跟它鞠躬說謝謝……跟三合院道別。我要跟三合院說,謝謝你,謝謝你的照顧,讓我平安長大,讓我長出翅膀……謝謝三合院給我開心的童年,給我很多很多的愛,當我準備好時,我就可以飛出去了。」

真是精采!這是帶著感覺的夢境扮演,給了保護、給了照顧,然後也給出空間,說:「準備好的時候就可以起飛翱翔了!」小粉紅自動地選擇了整個夢境裡,最滋養的部分(三合院)開始,似乎也為自己準備著接下來想要去探索的更刺激的夢境。

可能因為這樣的準備帶來了安心,小粉紅開始這樣描述著夢裡的白色炸彈:

「我想來講那個炸彈,那個炸彈高度比這個房間更高。我有畫,有點好笑。你可以看一下,好難形容,因為那個炸彈橢圓的頭它有那種……橫紋。然後……大概在炸彈三分之一的地方好像是有細細的鐵欄杆圍住它,白色的炸彈、白色的欄杆,就站在咖啡色的土地上。」

小粉紅一邊用手比著白色炸彈的形狀、大小、圍著細細白色欄杆,同時,若有所思的像是自言自語地說著:「如果,如果我有個很大很大很大的網子,我就可以把炸彈綁起來打包帶走。只看炸彈的時候,不覺得它很可怕,我是想把它帶走……」

「把炸彈綁起來打包帶走」,太有意思了!照常理的邏輯推理,炸彈是避之唯恐不及的物品,主角竟然想打包帶走。探索夢境時,當主角出現了這樣的「和常理很不一樣的感受或思緒」,常常是一個關鍵的線!如果我們把這個「和常理不一致的地方」當作探索夢的入口,那麼珍貴的潛意識訊息、即將碰觸的潛意識智慧很有可能正在快速的與我們接近中。

「打包帶走……打包帶走……」我在心裡重複低吟著這幾個字,「關係」這個直覺第二次跳了出來。會不會有什麼重要的「親密關係」或「親近連結」,是小粉紅好想好想打包帶走、完整的擁有、好好感受的?會不會因為好想好想,所以就做了這個夢!直覺歸直覺,猜測歸猜測,我閉上眼睛讓自己來一個深呼吸,繼續用心的聽下去、陪下去。

十分明顯的,夢境裡最搶眼的,正是白色炸彈,於是我緊接著邀請小粉紅來扮演夢裡炸彈:「小粉紅,我很想多了解一點妳夢裡的白色炸彈,想請妳扮演一下那個大大的白色的炸彈,好嗎?」

出乎我意料之外,小粉紅說:「我想演那個漁網。」

呵呵,太好了,主角清晰的主控感在這裡出現,這是非常好的徵兆,像是夢的主人牽著我的手,讓我陪她一起去開啟藏寶盒一樣

我:「喔……包住那個炸彈的漁網,好!妳會怎麼說那個漁網呢?多形容一些,讓我們更懂它一點……」

「有點類似學校樓梯間的網子,是黑色的,那個炸彈非常大,所以我的網子要更大。我的網子有個特性,它是有彈性的,所以小小的就可以撐很開。對!它是遇強則強、遇弱則弱的,因為它是軟的,所以被它網住的東西不會痛,而且網子它有空隙,所以炸彈可以呼吸。可是,我的網子它的那個口好像有點小,一開始不知道怎麼把炸彈放下去~」

聽到這個極其傳神的描述,我對於前面的直覺猜測越來越有把握了,因為這段網子的描述出現了好幾個親密關係裡會有的關鍵字:有彈性的、有空隙可以呼吸、網住。小粉紅還提到「口有點小放不進炸彈」,如果我的猜測正好貼近,這句話可能說著:「讓另一個人進到我的生命裡,現在會不會有點勉強,可能有些辛苦。同時,因為這個網子的特性是有彈性的,所以未來是很有機會的!」當我還在心裡頭猜著的當下,小粉紅已經自動地往下說了:

「那個網子因為現在口太小,如果要把炸彈放進去,這樣會太辛苦……不過可以先從炸彈的右下邊,先掏一點上去。」

「可以先」「先……一點」這樣的語詞,清楚的說著,主角內在有一個很想走去的所在,此時還有些困難,同時,有很明亮的動機想要先啟動點什麼,先開始點什麼。像這樣,同時去聽見主角的「困難」與「想要」,是靠近聯想連結階段時陪伴的關鍵心法。

表面上看起來,我們是在夢境隱喻的世界裡推理、思考著,同時,因為這樣一步一步推敲思索著夢境隱喻的歷程,我們也正一吋一吋、一湯匙一湯匙地,更懂主角的內在世界。每一個問句、每一個回答、每一個扮演形容,都提供了多樣細緻又彼此相關的資料,讓我們有更了解眼前這個生命的機會。

我:「妳的夢實在是太精采了,聽妳的夢,我從頭到現在真的是深呼吸不斷,同時,我有預感,我們快要靠近這個夢的核心了,想要請妳幫忙,帶我們走去那裡。整個夢,妳最有感覺的地方在哪裡?」

小粉紅:「吶喊。」

我:「好,吶喊。吶喊之前,我想先說說我心裡的猜測。如果我的猜測跟妳的心裡距離很遠,我要妳完全不理會我;同時,如果我的猜測有一點點靠近,妳可以感覺看看有沒有『叮咚!』或『Bingo~』的感覺。

我想問問妳,不知道啊,做這個夢的前後啊,可能是這幾個月或這段日子的妳,妳跟人的關係,有沒有什麼移動或變化……或者,有沒有喜歡上誰,或者有誰喜歡上妳?

小粉紅閉上眼睛回想著,大約三十秒後睜開眼睛說:「如果以夢的這個時間……之前是有!」

「有,有什麼?」猜了整個上半場的我,這下子可興奮了,忍不住急切的問。

「嗯嗯……有一個感覺不錯的男生……」小粉紅邊想邊說。

「時間點多剛好,告訴我!」我興奮不已的問。

因為夢是十月初!所以遇到那個男生是八月底……」小粉紅偏著頭想著,似乎在找自己實際生活事件與夢境之間的先後順序。

上面這一段盤旋語法似乎啟動了小粉紅的潛意識火花,看樣子,快要點燃整個夜空了!因為,小粉紅已經出現了她自己的「因為……所以」。在這裡,小粉紅所說的「因為夢是十月初!所以遇到那個男生是八月底」很有意思,潛意識很有可能透過這樣的「因為所以」,跟我們說「這個想打包帶走炸彈的夢」和「遇見那個男生」是有關的。

我們來倒帶一下剛剛這句關鍵的連結點。語言上,小粉紅用了反推回去的語法,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裡的「因為所以」,說的是:「因為這個夢是十月初做的,而我遇見那個男生正好是在八月底,所以,遇到那個男生之後的一個多月,我做了這個夢。哎呀,邏輯上好像真的有先後因果的關係喔……」

夢,一旦碰到了一點點連結的線頭,接下去常常是會拉出一整串驚喜的。我帶著好奇繼續想辦法收集多一點實際生活的訊息,我說:「嗯,八月底遇到那個男生,那再上一次妳碰到感覺不錯的男生是多久以前?」


「大學。」小粉紅沒有遲疑的回答。

「喔~大學之後到現在也經過了好幾年了,嗯,妳說八月底遇到那個感覺不錯的男生,然後十月做了這個夢,妳猜,這兩個之間會不會有關連?」我邊思索邊好奇地問著。

小粉紅的思緒這時候順暢的奔馳著,她說:「做這個夢之前,其實有夢到跟那個男生有關的感覺很好的夢。就是……他來我們家,然後我家人都在,小舅舅也在,我們並肩而坐,小舅舅一直問他很多問題,我就有幫他……擋那些問題。」

幫他擋問題耶!呵呵,我問的是這兩個之間有沒有關連,小粉紅沒有直接回答我有關或沒關,但是小粉紅的回應裡,直接說著更相關的資料,像是在說著:「你看,還有另一個夢也有關。」這下子,呼之欲出了,夢的訊息真的快要竄出水面了,這個時刻,我幾乎是屏息以待!

我:「嗯嗯,更之前的夢裡,妳幫他擋問題,保護他,很好的夢呢!對了,妳剛剛說,要來看看夢裡的『吶喊』?」

「哈哈,吶喊,吶喊我要一個男朋友!」小粉紅忽然笑出聲,說出這個意想不到又精巧萬分的內在連結!不知道為什麼,當小粉紅說出「吶喊我要一個男朋友」時,現場一起陪伴解夢的朋友們,心裡似乎出現了一種對於「青春歡暢的時辰」的慶賀感,好多人都不自主的深呼吸,像是說著:「唉攸,是這個喔……原來是這個喔……」這樣的帶著懂與理解的深呼吸,對於主角來說,是很棒的同在。

原來夢裡的吶喊,說著一顆年輕的心想要進入親密關係的渴望。只是,夢裡的吶喊是求救的聲音,我在心裡想著,一個年輕的女子,想要有一個男朋友,然後呼喊著請求幫忙,會是什麼意思呢?我把我的思緒,化為語言,抓緊這個時機,想要更往裡頭走去。之所以要抓緊時機,是因為當第一個重要的連結與理解發生了,更深的感受常常會跟著上來,所以,我沒有停在連上、解開的喜悅裡太久,繼續往下走去:

「我在猜啊,嗯,有遇到一個感覺不錯的男生,來入夢……如果我沒有記錯,妳之前有跟我說過,外婆從小照顧妳長大,有一份恩情在……我們常常在人生重要時刻是會吶喊重要的人來幫忙的。妳在夢裡啜泣著吶喊:『阿嬤!天使!救救我們!』我在想,救救我,跟幫忙我,或是說我需要協助,是很類似的,我們來靠近這個很重要的吶喊……你有想到什麼嗎?我注意到妳的眼睛濕潤了一下……」

小粉紅紅著眼眶,左手不自主的碰觸著她的心口,哽咽的說:「剛剛哈克你說,在人生重要的階段就有一種什麼,就你剛剛講那段話的時候,讓我想哭……」

在我剛剛說的不短的一段話裡,其中讓小粉紅特別有感覺的地方在於「在人生重要的階段」,這個特別有感覺的地方,正好就是最佳的聚焦點。既然主角都牽起我的手要去開這道關鍵的門了,我當然把能量瞬間聚集起來,好好的說出下頭這一段話:

「來,我要妳繼續把手放在心口上,接觸它,接觸……那個吶喊……來……接觸它,聽它,聽它,生命中重要的時刻,會想要很重要的人,曾經愛過自己的人,來愛自己、照顧我、幫忙我、提醒我。在人生重要的這個階段,是什麼需要這一份照顧?生命階段的這個時候,是什麼需要被指點?生命的這個階段,是什麼需要看見、尊重,同時又不捨?生命的這個階段,是什麼可能會爆炸,需要保護自己……我看到妳的手握著拳,很好……接觸它……這個夢在說什麼?這個夢在提醒些什麼?這個夢在表達什麼?是小粉紅可能在清醒的時候,不見得有辦法說的,但是夢幫妳表達了,夢幫妳說話了……如果有就開口,即使只是一點點,我們從這裡開始……」

小粉紅握著拳頭,帶著力量說出下頭這段讓我、讓大家一起噴淚的話語:

「我剛剛聽到我阿嬤跟我說……嘸免驚!妳叨勇敢去愛!」(閩南語的「不用怕!妳就勇敢去愛!」)

「喔……嘸免驚!妳叨勇敢去愛!妳要勇敢的去愛!喔,原來那個害怕,是對於情愛的害怕,害怕情愛一旦開啟了,會不會就像是炸彈……爆了會怎樣……喔,原來是這個喔……」我讚嘆地說著,讚嘆著小粉紅的潛意識擁有這麼精采的連結,把對於進入親密關係的擔心,化為這個四個月前的夢境,真是魔幻等級的潛意識編劇編織出來的巧妙劇本!

小粉紅聽到阿嬤的這句像清晨的鐘聲般的話,流著眼淚,頭微微往左邊斜著,右耳像是聽著遠方的聲音似的。我猜,這個年輕的生命正一邊感動著,一邊震撼著。流著淚接收著從阿嬤那裡傳來的鼓勵,小粉紅有好一會兒沒有說話,就只是靜靜的流著淚。我猜,她正用自己的速度,完整的接收這一份從童年就滋養著她的愛,透過阿嬤的閩南語母語的聲音……

三個多小時以後,在解夢訓練工作坊結束前的分享裡,小粉紅說出了讓大家都深呼吸觸動的話。她說:

「大大的炸彈,剛剛,變成了長長的火箭,我坐在上面……」

唉攸!原本在夢境裡讓主角害怕、需要逃離的炸彈,在被深刻貼近理解之後,自動地又順暢地演化成可以搭載主角的火箭,美麗啊!


Part 3 一步一步遇見夢的寶藏

陪伴解夢五階梯

順暢的陪伴解夢,常常是從「ㄟ!我跟你說,我昨天做了一個很怪的夢」,走到了「喔~原來這個夢在跟我說的是這個喔,真有意思」。

只是,要如何從迷惑破表的起點,一步一步抵達重要發現連結的目的地?在二十幾年的潛意識工作經驗累積裡,下頭是我陪伴解夢時,最常走過的五個階梯:

階梯一:準備階段

「等一下,如果想到了什麼,歡迎跟我分享;如果你想放在心裡,那也很好。有些夢透露的訊息是很個人的,而保有這些是重要的。」

準備階段,主要在讓主角放心,所以,這個階梯裡,可以多跟夢的主人說一些會更放心、更安心的話,同時用真心的態度,傳遞出一份完整的安全感。很像是在一個人想要躺下的時候,為他放置一個舒適的枕頭;像是給出一雙迎接的手,歡迎新東西的到來;像是有耐心的陪著一個孩子看著他畫的畫;也有點像是行前說明,把即將發生的種種變成一份可以想像的期待。

潛意識,就像黑暗大海裡無聲矗立的燈塔,如果你用心的、安心的接近它,它很有可能亮給你看!如果不理它或驚嚇它,那燈塔很有可能關掉燈火,讓你失去指引、摸不著頭緒。所以,陪伴解夢的第一個階梯,就是讓夢的主人與陪伴者一起「準備」。這裡的準備,最主要是讓夢的主人知道在解夢過程裡,可以完全的保有自己的隱私,當內在有觸動、有發現時,只要說出想分享的部分就好了。

準備階段裡,最重要的任務是「啟動潛意識安心機制」,也就是卯足全力要讓夢的主人安心、放心。這個階段可以使用的句型有兩類:

1.啟動安心機制句型

「解夢的任何時候你想停,我們就停下來。當你覺得足夠了,請隨時告訴我,我們就會停下來。」

「解夢的時候,我的什麼特質或態度如果來到這裡,會讓你更安心自在的靠近你的夢?」

2.探尋解夢動機句型

「如果可以,請你憑直覺告訴我一兩個最近的煩惱;或者,你想告訴我一兩件你關注的事?」

「解這個夢,你最想要知道的是什麼?是想多懂自己一些嗎?是生活裡有困境需要突破嗎?」

除了上頭這兩類問句之外,還有一件很好的事情可以做,那就是唸一段這本書附錄裡的「解夢前的準備」或「活化潛意識」給夢的主人聽。陪伴者可以配著自己選擇的輕音樂當背景,然後用自己的聲音慢慢的、溫和的唸給主角聽。

除了陪伴者自己唸引導詞之外,也可以準備好隨書附的CD,選好哈克進錄音室錄好的音軌一(解夢前的準備)或音軌二(活化潛意識),然後按下播放鍵就可以了。陪伴者一旦感覺到與主角有了一份親近安心感,就是可以朝階梯二「澄清夢境階段」走下去的時候了。

階梯二:澄清階段

「夢裡,你看見什麼?感覺到什麼?盡可能描述所有細節,讓我好像正在參與你的夢一樣。」

夢裡,有時候是一個忽然到來的畫面,有時候像是情節緊湊的一部電影,於是,在澄清階段裡,我們要做的是好好的欣賞一幅畫,也讓初初一眼瞥過沒看見的,在這裡被發現。透過問句與好奇,讓主角可以放心地盡情說夢,好像介紹他的作品一樣。

在這個階段,陪伴者可以與夢的主人一起創造的是架出一個夢的全景,像是播放DVD一樣,看不懂的地方就倒帶,或是按「暫停」,看清楚了之後再繼續。這個階段,是蒐集資料的好時機,越是用心看,越有機會找到夢的作品和作者的關連。

如果夢的主人說他夢到了一個樹屋,樹屋,不就只是樹上的一個房子嗎?是嗎?!只有這樣嗎?!夢境裡的隱喻畫面可以遠遠超過我們本來以為的想像。所以,說不定夢的主人會說:「那是黑暗裡,有四個彩繪玻璃的窗口亮著燈的樹屋……」有好些細節、形狀、色彩,等著陪伴解夢的人去澄清、去靠近,進而找到夢的入口。因此,在澄清階段,火力集中在理解夢境細節、場景畫面、感受、出現的角色互動,想辦法去問到所有可能的細節,例如:

「你說的那個東西是什麼材質?摸起來怎麼樣?敲敲看會有什麼聲音嗎?」

「關於夢境,多說一點好嗎?讓我好像從你的心裡看到一樣……」(因為我們看見的,常常和夢的主人看見的不怎麼一樣,或者,總是有那麼一點點不一樣,而那個不一樣,常常是獨特的關鍵點。)

澄清階段裡,最重要的任務是「畫面與情節的清晰浮現」。陪伴者透過問句,讓主角把心裡的夢境畫面說清楚,讓陪伴者心裡看見的畫面幾乎與主角感受到的一樣。這個階段可以使用的句型有兩類:

1.夢境細節澄清

「夢裡,你看見什麼?感覺到什麼?盡可能描述所有細節,讓我好像正在參與你的夢一樣。」

「你剛剛說的那個……,大小大概多大?是什麼顏色?顏色如何分布?夢裡有背景嗎?」

「想邀請你閉上眼睛,邊用手比出夢的內容,邊說給我聽,讓我好像跟你一起經歷你的夢。」

「閉上眼睛,再看一次夢裡主要場景,有什麼是你剛剛一開始說的時候沒有發現或沒有說出來的?」

2.情節轉折澄清

「你剛剛說先是……,然後是……,中間有發生什麼嗎?」

例如:「你說夢裡先是三隻白熊從黑黑的洞跳出來,然後你躲到樹後,中間有發生什麼嗎?」

close
貨到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