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T0300015

你是為此而生:成為傳遞奇蹟和祝福的使者

譯者 秦令儀
出版日 2010-11-30
定價 $290
優惠價 79折 $229
  • 分享至
數量
無法銷售

內容簡介

【名人推薦】
孫越、朱衛茵、朱植森主任牧師(台北真道教會)、廖泰益牧師(信望愛基督教會) 誠心推薦!

繼《雅比斯的禱告》影響數百萬人之後,
魏肯生繼續帶你「天天活在神蹟奇事中」!

*出版史上的奇蹟!全球知名基督教師暨演說家魏肯生,以《雅比斯的禱告》一書超越史帝芬.金,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榜No.1

沒有使命,就沒有生命!
拿起天國的鑰匙,成為祝福的管道!
上帝不是創造你來世上經歷勞苦愁煩,
祂創造你來享受並派送神蹟與祝福!
只要你願意拿起上帝賜給你的七把鑰匙,
你就能為自己和別人打開祝福的大門!

聞名全球的基督教師魏肯生,以《雅比斯的禱告》一書改變數百萬人的禱告方式後,再度以本書幫助你看見你每天的神蹟地帶,並藉由七把鑰匙的引導及運用,讓你成為領受上帝大能的幸運者。你可以為世人帶來祝福,更可藉此改善你的人際、財務、家庭生活等,天天活在神蹟奇事中。

你的出生就是要期待今日的神蹟,你的出生就是要藉著上帝的能力完成上帝的工作,你的出生就是要活出連結天地的生命……朱植森牧師

*引領你進入神蹟生活的七把鑰匙

關鍵之鑰是上帝針對神蹟使命發送的緊急禱告。你的祈求通知上帝你不但願意有空行參與,而且每當上帝觸碰你的時候,你都能夠委身付諸行動。
人群之鑰使你預備好迎接天國議題與你自己議題衝突的必然時刻。當你使用這把鑰匙時,就是提醒自己和天國你已決定使上帝的心意成就在別人身上,因為現在你分享了祂對別人的熱情,所以你會預備好自己把神蹟傳給上帝要你傳的任何人。
聖靈之鑰預備你與上帝的聖靈合作,尤其關乎祂超自然的能力。這把行動鑰匙會改變你使用自己的能力行神蹟的錯誤想法,轉而跟超自然的能力密切配合,這種能力總會帶出完成神蹟的結果。
冒險之鑰告訴你如何刻意地活在憑信心冒險的方式中,依靠上帝完成祂要做的事。不管自己不安或害怕的感覺,只依靠上帝行動,以你能力所及或者單靠祂透過你來達成。
金錢之鑰打開《聖經》的觀點,預備你傳遞財務供應的神蹟給一個需要的人,這個神蹟之所以會發生,是因為上帝差派你,並且使用祂的財務資源,來連結有具體財務需求的人。
夢想之鑰開啟你從《聖經》而得的洞察力,預備你傳遞一個突破的神蹟給那些需要擁抱及達成上帝賦予他們一生夢想的人。
饒恕之鑰打開你的《聖經》眼光而使你有能力與聖靈合作,在人們心靈的傷口帶來奇妙的突破。當你確認因為錯誤的觀念使人不斷遭受不饒恕的苦難,而且必須導正觀念才能帶來醫治的時候,上帝會透過你來傳遞一個饒恕釋放的奇妙神蹟。



作者介紹

魏肯生(Bruce Wilkinson
全球最重要的基督教師之一,其最有名的著作《雅比斯的禱告》曾榮登紐約時報銷售排行榜第一名,所撰寫的其他幾本著作也是暢銷書,包括《永恆的獎賞》(A Life God Rewards)《葡萄樹的秘密》(Secrets of the Vine)及《夢想的賜予者》(The Dream Giver)。
過去三十年來,魏肯生興起許多全球創舉,他在八十三個國家,開拓了一個超過三萬兩千名教職員的聖經教導團隊,並且領導一個有八十七個組織參與的運動,召募及訓練七千名美國人在前蘇聯服事,還出版十種月刊,規畫發展出許多課程,在超過一萬所神學院中教導,同時引領三千六百個美國人傳遞非洲飢荒、孤兒照護、愛滋病教育和貧窮的信息。
魏肯生和妻子達蓮育有三名子女,還有數名孫兒女,他們住在亞特蘭大市郊。

柯大衛(
David Kopp
已經與魏肯生合作超過十二本暢銷著作,包括《雅比斯的禱告》。
他身兼編輯與作家,目前居住在科羅拉多州。

譯者簡介
/ 秦令儀
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新聞學系。
一九九七~二
○○六年期間,任職於總統府及監察院,從事英文翻譯、新聞發布及國際事務工作。
○○六~二○○七年赴以色列,於萬國祈禱會議(All Nations Convocation Jerusalem)中負責安排各國政府領袖在耶路撒冷的聚集、多邊交流及友好事宜。
○○七~二年協助國內原住民與以色列交流工作。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T0300015
ISBN:9789861371313
頁數:320,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789861371313
看更多

各界推薦

值得你一讀再讀的屬靈佳作  / 朱植森(台北真道教會主任牧師)


當我收到出版社寄來的《你是為此而生》的初稿時,厚厚一疊,心想可能要花幾天才看得完,沒想到不到一天時間就看完了,因為它是如此地吸引著我一頁接著一頁,我迫切地想知道此生我還能與主耶穌一起成就什麼事。闔上書本後,我的腦袋所思所想都是書中的話語:你是為此而生,你的出生就是要期待今日的神蹟,你的出生就是要藉著上帝的能力完成上帝的工作,你的出生就是要活出連結天地的生命……等等。此刻,它已不是一般的文字符號,而是躍然紙上與我這個人產生了連結,也改變了我的思想及行為。

這就是《你是為此而生》這本書的魅力所在,作者以他多年服事主的經歷,深刻而獨到的見解,告訴每一位讀者,你是為什麼而生,你的生命將因你願意與主連結而改變,你將因此親身經歷許多不同且偉大的神蹟,而「你」就是促成這些神蹟的推手。整本書主題明確,文筆流暢,再加上一篇篇感人的見證,說服力強,可讀性百分之百,絕對是值得你一讀再讀的屬靈佳作。

我已準備好在關鍵時刻走入人群,與聖靈合作,憑著信心冒險,用  神所賜的話語、金錢、去幫助那些正在尋求並等待上帝之手的人們。你願意讓  神使用你去完成  神所要彰顯的神蹟嗎?你知道如何讓  神來使用你嗎?我要向大家鄭重推薦這本《你是為此而生》,它會引導你進入 神豐盛的計畫裡,帶領你成為  神恩膏的出口,成為傳遞奇蹟和祝福的使者。
看更多

試閱

以嶄新的眼光看待世界──你的出生就是要期待今日的神蹟

如果我告訴你,我很確定你昨天錯過了一個神蹟,你會怎麼樣?而且不是隨隨便便的神蹟,是上天要透過你來大大改善另一個人的生命,或者改善你自己的生命?

如果你心存懷疑,我也能夠理解。然而伴隨著這個疑惑,我們大多認同一種普遍的經歷,就是不論宗教信仰為何,在這世上,幾乎每個人都能夠指出生命中某個事件,似乎是由上天直接精心安排的,而且一定得用「我真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事!真是個神蹟!」這樣的字眼,才足以解釋。我們將這種經歷稱為神聖的巧合、神蹟時刻或超自然的供應。不論怎麼描述,我們都在給予這些經歷高度的評價,甚至經年累月地不斷拿出來講述。我們會這樣說:「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時候……」或是「我女兒早晚都會告訴你有關……」

為什麼我們會把這些經歷記得這麼清楚?我想是因為我們感到被上天觸摸,就好像上帝自己穿過簾幕,把看見祂的人從未見之人當中分別出來,好讓美好的事為我們而發生,而且只有上帝祂自己能夠辦到。

然而最棒的是,在這些經歷中,我們聽見上帝針對個人傳達難以忘懷的信息,比如:我在這裡,我關心你,我能夠為你做你所不能為自己做的事。

本書以接近普世的經歷為開場,並請教讀者幾個簡單而有趣的問題:
‧這些神蹟的經歷對多數的人而言,為什麼這麼罕見?
‧如果上天真的要你時常經歷這些神蹟,會怎麼樣呢?
‧如果像你我這麼平凡的人,受上帝的邀請,與祂一起傳遞神蹟給別人,又會如何?

如果這些問題在你的腦海中形成了一幅這樣的圖畫,在每個地方,人們走來走去,期待自己時常參與在神蹟時刻中,就一定錯不了。

奇遇的經歷
告訴你一段我在丹佛市外跟一個餐廳服務生傑克奇遇的經歷。之所以會稱為奇遇,是因為從表面上看來,每件事都是那麼平凡。我們五個朋友坐在一張可容納六人的餐桌,服務生走來走去,人聲嘈雜,杯盤鏗鏘,就像一般忙碌的餐廳一樣,但是當晚餐結束時,我們都清楚知道我們出席了一場神聖的聚會。
這場相聚就像上帝自己走過來說:「謝謝你為我保留了一個位子,我已經等很久想要為傑克做點事了。」
以下就是事情的經過。
傑克在為我們上菜時服務很好,然而除了一般遞送菜單和點餐之外,我們並沒有太多的交談。同時,我們用餐時的話題,總是圍繞在耶穌比較絶對的教導,例如「求就必得著」和「施比受更為有福」。在交談中,我意外地感到被上天輕推一下,要我嘗試一件從未做過的事,當時,我直覺是跟傑克有關。
我冒險地放了三百美元作為實驗,現在不能陷入金額的掙扎,反正錢也不是我的,不管你信不信,讓我帶著這些錢的人,希望我能夠把錢給出去。(在後續章節裡會談到更多這方面的議題)
當傑克端著回沖開水的杯子過來時,我問了他一個問題:「你有沒有聽過『施比受更為有福』這句諺語?」
他說:「有啊,我聽過。」
「你相信嗎?」
「當然,我想我相信。」他帶著疑惑地回答。
「很好!」我接著說:「現在有一個十分有趣的機會可以讓你選擇。」
接著我放了一百美元在餐桌上,告訴他:「傑克,你可以有不一樣的選擇,要不就收下這一百美元的禮物,而不是小費……」
我停了一下,這當然引起傑克的注意,而跟我同桌的兩對夫婦也屏息以待。
我看看傑克,對他說:「或者你可以對這筆錢說不,而改成給我們每個人一份甜點,但甜點則要算你買單,而不是餐廳請客。你只能二選一,而且你的選擇無關對錯。所以你想怎麼做呢?施還是受呢?」
傑克拿著水壺站在那兒,問了兩次我是認真的嗎?最後他回答:「我要接受這一百美元。」
我對所說的話是認真的,因此把錢給了他。
「謝謝你!」傑克說,然後就走回厨房去了。
傑克離開後,我的朋友才敢呼吸,而且我們都在思考剛才發生的事。這個非比尋常的「施與受」測驗夠公平嗎?傑克現在正想些什麼?他在廚房跟其他工作人員到底說了什麼?
我感覺越來越不安。你看,稍早之前,我還把另外的兩百美元偷偷地塞到我的餐盤底下。如果傑克選擇請我們吃甜點,而沒有拿走那一百美元──相信施比受更為有福──那麼我就會給他所藏的兩百美元。我真的希望他能作出犧牲自己的選擇,因為我強烈地感覺上帝要以更大的金額來鼓勵他。
後來傑克又走過來,我問他:「傑克,我很好奇,你真的覺得你作對決定了嗎?」
「當然!」他很興奮地回答,「事實上,這是個奇蹟,你知道嗎?我是個單親爸爸……」
他掏出皮夾,很驕傲地秀出他三歲兒子的照片,開懷地笑著說:「我兒子很不同凡響吧!?」接著,他解釋自己的選擇:「一個星期中有四天,我必須做三份工作,另外三天,我的前妻去工作,我就可以照顧我的兒子。但是現在收支平衡對我來說實在非常困難,即使我的戶頭餘額已經是零元,但今天早上我還是寄出了一百美元的贍養費支票。下午開車去上班的途中,我的確禱告:『上帝啊,求求祢!我需要額外的一百美元,而且今天晚上就要!』」
嗯,我和我的朋友聽了都說不出話來。我們怎麼會知道我們的餐廳服務生所面臨的危機?或是他禱告求了一百美元呢?
然後換我解釋。我告訴傑克,即便他決定以施代替受,我也會把另外兩百美元給他。「但是,現在我知道了你的情況,我同意,你的選擇是對的。」
突然間,我知道接下來必須發生的事。我告訴傑克:「你要知道,這些錢都不屬於我,錢的主人要我把錢給出去,當作一則慈愛的信息傳遞給對的人,我相信那個人就是你。」
我從餐盤底下掏出那兩百美元,「顯然,上帝要你擁有那一百美元,也要給你這兩百美元。」

吉米這個「信差」
吉米是我所遇過最實際的傢伙之一,他會修理任何東西,可以發現任何東西,以任何東西滿足度日。你會和一群人被困在一座荒蕪的孤島上嗎?那麼你就會希望有吉米在這群人當中。你想要設計你的iPhone程式來遛狗嗎?吉米就是你要找的人。只是不要找他花時間喝茶,跟你談論人際關係或思索宇宙人生意義之類的話題就好。
吉米第一次聽到他可以經常跟上帝合作完成超自然的使命,他心想:不可能。
他在建築業界工作,但畢竟不是在政府部門。過去十年中,當他能夠肯定超自然的事確實發生過的時候,他的確一度掙扎。經歷神蹟的生活方式和想法,對吉米來說,它的真實性就像駕著汽車在小行星帶上旅行。
但是上過「你是為此而生」的課程後,吉米明白他真的想學習如何與天堂成為伙伴,完成上帝在世上的工作。吉米踏入一個未知的領域,當上帝隨時隨地呼召他的時候,就委身成為祂的信差。
第二天早上,當吉米在一處工地下車,跟一個名叫尼可的木匠開始交談時,尼可談到他的婚姻正瀕臨破裂,而且他幾乎不抱希望,說著似乎想發洩心中難奈的情緒。通常吉米對於別人遭遇到這種痛苦,會表達同情之意,然後盡速轉移這種敏感的話題。然而這一次,吉米卻停在那兒,他靜靜地聆聽,認同尼可的掙扎,還問了幾個問題。接著,感受到尼可的心是敞開的,吉米問了一個在課程上學過的問題,這個問題既簡單又能邀請神蹟發生:「尼可,我真的想幫助你,我能為你做什麼呢?」
這個木匠毫不猶豫地回答:「你可以告訴我接下來該怎麼做。我被死結綁住了,但真的很希望我的婚姻能夠繼續下去。」
吉米覺得有點心慌,告訴一個男人如何修復人際關係?不可能!但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大大地踏出信心的步伐,告訴這個木匠說:「你何妨先去找找紙筆,等你回來以後,我再告訴你如何挽救你的婚姻。」
事實上,這是吉米的拖延戰術,因為他根本不知道要跟尼可說什麼。後來,吉米向我解釋之後,抓住了幾個我在課堂上提過的重點:「放輕鬆,神蹟是上帝的作為,不是你的工作。」還有,「給上帝一點時間。」但似乎還是需要有某人或某事來引導跟尼可的對話,最後吉米決定繼續這個任務。
當木匠回來後,吉米聽見自己喃喃地說:「你需要回家,好好鋪鋪床。」
吉米壓根兒不知道這個想法從哪來的,也不知道這個意見好不好。但他還是帶著歉意告訴尼可:「這就是我想要說的事,其實你不必寫下來。」
但木匠張大了嘴巴,眼睛盯著吉米。
「你怎麼知道?」他驚訝地倒抽了一口氣,「這是我們衝突的最大原因!我總是最後一個起床的人,而且從不疊被整理床鋪,我太太說,這就是婚姻中每件事都不對勁的徵兆,但我不懂是什麼意思。但是你知道嗎?我要在午餐時間開車回家,在太太回家之前把床鋪好。」
對我來說,這個事件顯示,只要我們願意與上帝合作,祂很願意在我們的私事上彰顯神蹟。尼可原先不期待從一個陌生人得到幫助,吉米也沒想到自己能夠給予協助,他所具備的,只是願意將上帝要他說的話傳遞出去而已。
然而,這個事件最棒的部分,是顯出上帝的心意。祂很在意一個名叫尼可的木匠所面臨的個人掙扎──而且祂希望尼可明白這一點。上帝因為關心尼可,所以向他顯明一個實際的方法,這個方法比寫情書給太太還有用,而且使這對夫妻的關係大逆轉。

關鍵之鑰──你來到世上是為了受差派完成神蹟使命
在喬治亞一個酷熱的夜晚,當我探訪完母親開車回家時,我向上帝請求一件事,在我一生中已經這樣請求過很多次。就在車裡,我勾勒一幅圖畫,想像自己走進天國的王宮,跪在上帝的寶座前請求:「主啊!請差派我完成祢的工作,今天傍晚我就想服事你。」
幾分鐘後,我開下高速公路交流道,駛出匝道,這時,我注意到在前方有一輛老式的箱型車停在路旁,一位纏著頭巾的男士站在車旁搖手尋求幫助。
我減速把車停在他旁邊,就在我停下來的時候,他已經站在我的車窗邊。
「有什麼問題?先生。」我問。
「我的車故障了,我已經打電話叫拖吊車,但他們晚上只收現金,我身上沒帶錢,所以已經在這裡等了好幾個小時。」他汗流浹背、全身濕透,而且明顯心理受創。
「快進來坐在我的車裡,」我說,「裡面比較涼快。」
他進到車內,我遞給他一瓶水,跟他討論接下來該怎麼處理,「你真的在這裡等好幾小時了嗎?」我問。
「是啊,而且我年幼的孩子正在等我回家,」他停了一會兒,「最糟糕的是,還有人向我咆哮。」
「咆哮?」
「對啊,就在他們開車經過的時候,我從來沒有聽過這麼難聽的話,污辱貶低種族,還咒詛我的母親,向我丟東西……」
這時,我知道自己停下車來並非偶然,或只是好心的舉動,這位在我身邊受挫的男士,就是上帝回應了我數分鐘前的禱告。上帝差派我,並且觸碰我代表祂採取行動。
「先生,我真的覺得很遺憾,」我說,「等了幾個小時一定非常痛苦。」我轉頭注視著他:「請容我為那些人失禮的言行向你道歉。」他以不可置信的表情看著我。
「請原諒我們,」我說,「不管你的身分為何,也不要在意那些人。」
我告訴他我願意付拖吊車的費用,並從座位旁拿出筆記本裡夾帶的信封:「這是拖吊的費用,多出來的一點錢就拿去修理你的車,這筆錢是我為某人保管的,現在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祂要把錢給你。」
這位男士一時說不出話來,接著他再三表達感謝,而且要我留下地址可以把錢寄還給我。
「不用了,真的完全不用這麼做。」我說。
他下車走向自己的箱型車,然後停下來,轉身又回到我的車窗旁。
「先生,」他嚴肅地問我,「你是天使嗎?!」
「這個嘛,我被差派來到你的面前,但我不是天使!」
「一定是上帝派你來的,對嗎?」
「是的。」我回答。
在開車回家的路上,我搖著頭驚奇上帝的作為,我向上帝請求安排一個神蹟時刻,而幾分鐘後就在我下高速公路的出口時,神蹟就在那兒等我了。
藉著「請求」而不是告訴上帝你願意,也不是告知上帝如果有一天祂左右為難的時候可以差派你,我的意思是必須具體、熱切、急迫地懇求上帝差派你──就在今天差派你!
在我一生中,見證了這個小小的禱告和不凡的結果之間有直接的關聯,有時候這些神蹟時刻只觸及小範圍,就像那天晚上我在高速公路的經歷一樣,但有時候卻涉及廣泛。例如,我曾受邀向不同企業的經理人演講、在非洲交戰部落間調解和平事宜、幫助差點離婚的夫婦恢復婚姻關係,甚至與各國國家領導人會晤。
所有的這些經歷都有一個共同點:都始於我的一個特別的祈求,結果都以神蹟收場。當我請求上帝差派我的時候,祂就派我完成神蹟使命。
這就是第一把進入神蹟生活之鑰的關鍵。

人群之鑰──你今生是為了分擔上帝對人群的心意
幾年以前,當我正登機飛往洛杉磯的時候,我的腦袋只想著要在截稿時間之前完成一件事,因為我的著作《超越雅比斯》即將付印出版,這是我最後一次修改內容。
當我找到座位坐下來的時候,我請求上帝幫助我在飛機降落加州之前完成這項工作(但是坦白說,我禱告的意思是「接下來三個小時的飛行時間,請別要求我幫助任何人!」)
很幸運地,我能夠以平日累積的飛行哩程數升等到商務艙,因此我想比較寬敞的座位空間,可以使我免於分心,並利用機會修改著作。我被安排坐在一位寡婦旁邊,另一邊是個空出來的座位──甚好的位子,我鬆了一口氣,感謝上帝垂聽了我的禱告。
然而,就在機門關上之前,我聽見有人大聲說話,很顯然是一個酒醉的男人進入機艙,我的心一沉,該不會是他坐在我旁邊吧,是他嗎?接著我立刻提醒上帝,我要修改的是祂的書,所以祢一定想要我完成吧!
然後,我看見這位男士搖搖晃晃地走在走道上,他的頭髮染了好幾種顏色,他的身體因為搖晃,途中穿插到幾個有趣的地方。當他停在我這排座位的時候,酒味幾乎要充滿整個機艙。
「嘿,我想這是我的位子!」他聲稱。
「是的,先生,」我說,「我想應該就是。」
這位頭頂彩虹口唱金屬搖滾樂(與下方不同?)的男士一坐下,就從空服員手中接過來一杯酒,然後他想跟我講話,我們聊了幾分鐘,我便轉移焦點──有點明顯地把注意力轉回到我的修改工作上。
他也轉移焦點,叫了另一杯酒。
我正好在校對一個章節,其中包括我們全家在非洲那段時間的故事內容,我努力校對,彩虹金屬搖滾男不斷喝酒,直到空服員勸他不要再喝了。在機上全程,我都盡量轉身不去面對鄰座的這位老兄,同時,我也極力為自己的決定辯護。主啊,祢知道我沒辦法跟這個人說話,所以不要讓他打斷我的工作,我必須快點校對這些頁數!
但是在校對了好幾頁後,內容談到雅比斯如何請求能夠為上帝多做些事,我決定投降。好吧,我禱告,差派我來服事祢吧,甚至是服事這位老兄,但請讓他先開口跟我說話。
當金屬搖滾男拉高了嗓門喊著說:「這真是本@#[email protected]#的好書!」的時候,我就停止了禱告。
「喔,你真的這麼認為嗎?」我說。其實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這是第一次有人這麼大力保證我的書(至少在我面前)。「你怎麼知道?」
「@#[email protected]#!我從你的肩膀側邊一直讀這本書!」
我點點頭,同時試著避免被他的酒氣薰昏。
「但是我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他問:「你是神職人員嗎?」這是哪門子重要的問題?我正納悶著,我既沒穿黑色的衣服,也沒戴硬白領,當我正要回答不是的時候,一節經文閃過我的腦海中:

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

「是的,」我結巴地說,「我想你可以稱我為牧師,但你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呢?」我反問,順便告訴他:「對了,我叫布魯斯。」
其實這位彩虹金屬搖滾男的名字叫蓋瑞,他坐定位子後做了一個深呼吸,然後告訴我為什麼上帝要他坐在我旁邊。當然他並沒有用這樣的字眼,但卻有個既大聲又清楚的聲音對我這麼說。
「我正飛往好萊塢,因為我負責一場在玫瑰碗體育場舉辦的搖滾音樂會,而且門票早已搶購一空,」他說,「但我在這個世界上最好的朋友昨天卻發生意外身亡。」
「我很遺憾。」我說。
蓋瑞在座位上沉默了一會兒說:「你知道嗎?當我趕過去看見他已經死去,我不得不思考,如果是我的話,我不知道死後要往哪裡去。」他睡眼惺忪地看著我說:「昨晚我整夜都無法入睡,在前來機場的途中,我跟上帝說,『上帝啊!如果祢真的存在,請把一個神職人員帶到我面前!』」
我立刻把手邊校對的工作放下,接下這個神蹟任務,「蓋瑞,我能夠如何幫助你呢?」我問。

聖靈之鑰──你今生是為了與上帝的聖靈合作
葛培理要來卡羅尼!至少這是我們在整個村莊宣布的星期五之夜的活動。達蓮和我在千里達的加勒比小島從事夏季短宣事工,當地的小教會建在支柱上好使海風能夠吹進來,這個教會有一個大計畫:我們借了一個放映機,並且租了葛培理的影片,舉辦了一個免費的電影之夜。
每天晚上,主持影片放映的教會會友,都會一同聚集禱告許多人能夠來參加。每天晚上來聚會的新朋友,都會有一位信主,其中有一個叫羅達的青少年告訴我們,他知道自己的父親一定不會來──「耶穌不夠有能力到可以帶我的父親來。」他說。我們都知道他父親在村裡是個酒鬼,而且瞧不起信耶穌的人。
星期五的晚上,人們不斷地走上樓梯來到教會,當我們開始唱詩和講故事的時候,整間房子幾乎擠滿了人。
然後,我們聽到羅達的父親站在樓下的街上大聲咒罵教會、在屋裡的每個會眾和那個叫葛培理的人,然而聚會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仍照常進行。
一個十四歲的女孩站起來禱告,她請求上帝幫助羅達的父親走進教會,就在她禱告完沒多久,我們便聽到有個人很吵地爬上階梯,只見羅達的父親踏進屋子裡,對每個人板著臉,然後坐在後排其中的一個座位上。
我對羅達笑了一下,開始介紹電影內容,當我翻換影片時,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
沒有任何畫面出現,才幾分鐘以前,放映機還運作得好好的。
我開始汗流浹背地向上帝禱告求救,有幾位同工試著修理,但都沒有用。接著,當我們手忙腳亂想要修好機器的時候,羅達的父親站起來,又一連串地咒罵了一陣,就氣沖沖地跺步離開會場,接著,他煩亂不安的兒子也快速離開了。
我該怎麼辦──繼續修理放映機還是處理羅達的狀況?聖靈的觸碰很明顯,去看羅達,我請另一個人處理投影機的問題,就走出去了。
我發現羅達在教會下面,倚靠著支柱,他啜泣地說:「我就知道!」又對我大吼:「我知道我父親不會找到有關耶穌的真理,現在他永遠不會再回來了!」
我不管自己感到的混亂,突然覺得聖靈正引領我進一步大膽地說:「羅達,上帝的能力夠大,足以把你的父親第一次帶到教會,祂也同樣有足夠的能力把他再帶回來,現在,我們就來禱告,請求全宇宙的上帝把你的父親帶回來,不只是回來看電影,而且今晚就要遇見耶穌。」
我的喉嚨夾帶著感動,為羅達的父親做了一個簡單的信心禱告,然後我們兩個人一起走回教會。
但有一個人看著達蓮的眼睛,表示我們還身陷麻煩中,放映機已經不堪使用了,人們都準備要離開。
如果我們真的需要從上帝來的神蹟,就是現在。我走到台前道歉讓大家失望了,接著,我感覺要再禱告一次:「上帝啊,換祢上場了。」我禱告:「我們無法修理放映機,但祢能!」
後來,我感到自己既愚蠢又害怕,再一次伸手準備打開開關,突然間放映機啟動了!這時每個人都發出歡呼聲,上帝用一個我們永難忘懷的方式彰顯了祂的大能。
神蹟還沒結束呢。就在電影放映前的幾分鐘,我們聽見樓梯上傳來了腳步聲,是羅達的父親,這次他不發一語地走進來,自己找了個位子坐下。
一個小時以後,當電影結束時,我邀請大家,「如果你想像葛培理所見證的來相信耶穌基督,那麼,可不可以請你起身走到前面來?」
第一個站起來的就是羅達的父親,他淚流滿面地走到羅達面前,羅達正張開雙臂要擁抱父親。

冒險之鑰──你今生就是要倚靠上帝憑著信心冒險
隨著整個亞特蘭大市區的交通擁擠不堪,車輛走走停停,我希望能夠趕上飛機似乎不太能如願。我要飛去做什麼呢?去擔任一場重要聚會的唯一講員。當我的起飛時間到了,而且一分一秒不斷飛逝時,我迫切地禱告,或許你也曾這樣禱告過:「主啊,請祢延遲我的班機!」
就在我終於到達航站大廈的時候,已經過了起飛時間,我衝上電扶梯,感覺自己有點笨拙,但仍然用眼睛快速搜尋起飛告示牌,竟然出現了我所盼望的「延遲」字眼。
在登機門的等候區,我凝視著窗外,感謝上帝所做的事。
「現在,我想為祢做點事。」我這樣禱告:「請把一個神蹟使命帶來給我。」我做了一個深呼吸,轉身看看四周,心想,就像我過去經常相信的一樣,上帝心中的神蹟人選會立刻出現。
站在我旁邊的是一位穿著體面的女性商人,她也才剛到達登機門前,「看來妳也很慶幸飛機延誤了。」我說。
她點點頭。
我接著冒險問她:「我可以為妳做什麼嗎?」
「什麼?」
「我是講真的,我可以為妳做什麼嗎?」
「你無法為我做任何事。」她很實際地回答。當然嘛,她怎麼會期待以這麼不尋常的方式接受幫助呢?但以我之前的經驗來說,我知道要給聖靈一些時間動工。
我們聊了一些其他的事,然後我又試了一次。「我知道我提供幫助是一件不尋常的事,」我說,「但是或許有什麼事情困擾著妳,有沒有我可以幫忙的地方呢?」
這位女士似乎冷靜下來,然後這個問題似乎觸動了她的內心深處:「事實上,我正要飛回家跟我丈夫離婚。」她說。
「很遺憾聽到這個消息,」我說,「這一定是為什麼我在這裡的原因。」
當我們談話的時候,她防衛的心開始軟化。她的名字叫做蘇菲,專業的舉止和衣著無法掩飾她的傷痛。當她開始說話時,淚水從她的眼中湧流而出,她的丈夫過去曾經出軌,甚至到現在他還想解決兩人之間的問題,但她覺得已經受夠了,在她的心中,這個婚姻已經死了。但是就在我們談話之際,我已經準備好拿起神蹟之鑰。
當地勤人員開始廣播請旅客登機的時候,我們是最後走向空橋的兩個人,蘇菲似乎很憂愁,「我們的談話還沒有結束。」她說。
「不要擔心,」我說,「我們在機上會坐在一起。」
「這是什麼意思?」她問,「你根本不知道我的機位號碼。」
「我不知道,但上帝知道,而且祂會把我們的座位安排在一起。」
「上帝?」她納悶地喊了一聲。
「如果妳是上帝,」我試著保持冷靜地說,「妳不會想要把我們兩人安排坐在一起,我們才能夠繼續這個非常重要的談話嗎?」
她不可置信地搖了搖頭。
我們拿出登機證比對了一下,我們的座位隔了五排,而且班機客滿,我立刻陷入尷尬的情形……上帝也是。
蘇菲坐定了位子,而我也正要坐下,這時候,坐在她旁邊的男士轉過身來跟我四目相交:「我跟你換位子,好讓你們可以繼續談話,因為我不喜歡中間的座位。」
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次的飛行,上帝強烈而熱切地彰顯祂自己。當我們降落的時候,蘇菲整個人都變了,即使她自己都無法相信所發生的事,她經歴了一個大能的饒恕神蹟,而且重新承諾給她的婚姻另一個機會。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