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P0110021

吞噬大腦的食物

譯者 杜默
出版日 2005-08-25
定價 $300
優惠價 79折 $237
  • 分享至
數量
暫無庫存

內容簡介

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評價★★★★★

狂牛症、禽流感、口蹄疫、羊搔症等疫病日益盛行,
我們所吃的食物是否真的健康安全?
本書最新最驚人的醫學發現,為你揪出隱藏在食物中的腦部殺手。

有問題的食物會讓我們吃壞肚子,更會傷害大腦!
本書提出警告,受感染肉品中的普恩蛋白質,比病毒微小千百倍、毒性超強,不僅引爆了震驚全球的狂牛症,更會使人心智能力嚴重受損,甚至罹患阿茲海默症。

今天,美國六十五歲以上的人有10%罹患阿茲海默症,而台灣六十五歲以上的人當中,每35人就有一人罹病。未來,發病率還會持續攀升。阿茲海默症已成為擴及全球的流行病。

阿茲海默症並非年長者的專利,有的人三十歲就發病。駭人的是,患者的大腦早在症狀出現前十幾年便逐漸產生病變,最後甚至完全失去生活能力,根本無法治癒。

本書透過說故事的筆法,帶領我們抽絲剝繭,揭露普恩蛋白質如何滲入不當的肉品處理加工過程,使得香腸、漢堡、罐頭肉等變成吞噬大腦的食物。同時,更提供了預防與治療的方法。想要讓全家大小吃得健康、活得聰明,絕不可錯過本書。

作者介紹
莫瑞‧華德曼(Murray Waldman)
醫學博士。曾任加拿大最忙碌的急診部門主任、大型復建醫院醫務長和幕僚長,以及多家大企業的醫務長。現為多倫多市驗屍官,同時任教多倫多大學。文章散見於《多倫多星報》及各種醫學期刊。經常在加拿大國際會議中發表演說,以及接受電台和電視節目的訪問。

瑪裘莉‧蘭姆(Marijorie Lamb)
 加拿大作家、廣播電視人。職場生涯包括:每週在CBC廣播電台評論環保問題;為CBC電視台撰寫《環保時刻》節目內容;主持得獎電視節目《綠化你的家》;擔任廣播電台特別來賓、大型會議演講人。為報紙刊物撰寫環保專欄,並著有暢銷書《綠化地球,一天兩分鐘》等作品。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P0110021
ISBN:9861340416
頁數:352,中西翻:1,開本:1,裝訂:1,isbn:9861340416
看更多

試閱

第十一章 人類腦病變

普恩蛋白質症是致命的神經退行性疾病,可能以散發、傳染或遺傳的方式呈現。庫賈氏症是散發型人類普恩蛋白質症,而庫魯症、變異型庫賈氏症則是傳染型。此外,在這五十年間確認的遺傳型普恩蛋白質症,包括了致死性家族失眠症(FFI)、格史先氏症、家族性庫賈氏症(﹝f﹞CJD)。 
……

人類普恩蛋白質症流行的程度? 
這些人類普恩蛋白質症都呈現類似的臨床徵狀,進行驗屍解剖時也都發現了明顯的腦斑。如此看來,庫魯症、庫賈氏症、變異型庫賈氏症、致命性家族失眠症及格史先氏症這些疾病,極有可能只是以稍為不同的方式來呈現同一進程,而且很可能就是同一種疾病。     目前設有普恩蛋白質症監測計畫的國家,包括了澳洲、奧地利、加拿大、法國、德國、義大利,荷蘭、斯洛伐克、西班牙、瑞士、英國及美國。在這些國家裡,(散發型、家族型及醫源型)庫賈氏症的確認或可能病例死亡人數,在二○○一年是七百四十四人,二○○二年為六百三十三人,二○○三年則還沒有完整的統計數字。這個數字顯示罹患率略高於百萬分之一,跟各國的情況相當吻合(美國除外,因為庫賈氏症在美國並非通報疾病),但是別忘了神經退行性疾病往往被誤診,所以這個數字多少會有點偏差。     密西根大學神經學家佛斯特(Norman Foster)指出,兩名在二○○二年死於庫賈氏症的青年都還不到三十歲。佛斯特認為,青年人罹患庫賈氏症的機率可能比以前所認為的要低得多,而且其中有很多可能是誤診。雖然解剖和其他檢查都顯示,這些患者死於所謂的「典型」庫賈氏症,但是這兩位青年並未出現典型的庫賈氏徵狀。他們的腦波不一樣,從他們的脊髓液也沒有檢測出特定的診斷蛋白。其中一人原本被認為是罹患癲癇。佛斯特表示,很多被診斷為病毒性腦炎的病例,很可能都是庫賈氏症。     美國疾病管制局的研究人員在追查若干極不尋常且巧合的死因(死者彼此互不相識,但住在毗鄰的鄉鎮)之後,排除了國外旅行、吃鹿肉及接受人類生長激素治療的因素。年輕人所罹患的庫賈氏症,是以前公認年長者才會得到的型態。     普恩蛋白質症流行的程度,可能比官方數字所公布的更為廣泛。普恩蛋白質症主要是破壞神經系統,可能是散發型(自然發生)、家族型(遺傳)或是感染傳播。這半個世紀以來,科學家在全球各個蠻荒角落裡孜孜研究,起先是各自獨立進行,極力想要找出這種可怕神經性疾病的原因。漸漸地,一塊塊的拼圖慢慢兜攏起來。     

阿茲海默症是普恩蛋白質造成的嗎? 
阿茲海默症與由普恩蛋白質所媒介的疾病,在行為和病理上,有極為明顯的相似之處,因此兩者之間必然有所關聯。     別忘了,人類普恩蛋白質症包括了庫賈氏症、變異型庫賈氏症、致命性家族失眠症及格史先氏症;至於動物普恩蛋白質症,則有羊搔症、狂牛症、傳染性貂腦病變、狂鹿症、貓科海綿狀腦病變等。     那麼,阿茲海默症又是如何呢?到目前為止,有什麼證據支持阿茲海默症是一種普恩蛋白質症的假設?      ◎在所有的普恩蛋白質症裡,主要的受損器官都是大腦,阿茲海默症也是如此。     ◎所有的普恩蛋白質症都會在腦部造成無定形的濃稠沉積物,阿茲海默症也會如此。     ◎癡呆是所有人類普恩蛋白質症的主要徵狀,阿茲海默症也是如此。     ◎由於潛伏期極長,因此幾乎所有「自然發生」的普恩蛋白質症徵狀,都是到了患者晚年才會出現,阿茲海默症也是如此。而且,阿茲海默症與普恩蛋白質症一樣,雖然病程已進行了好幾年,但是不到晚期不會流露出潛伏的疾病徵兆。    ◎一旦徵狀顯露就沒有逆轉的可能。阿茲海默症患者與普恩蛋白質症患者一樣,一旦診斷出確實患病,病況便始急速惡化,終至死亡。    ◎普恩蛋白質症初見於醫學文獻的時間,約莫與阿茲海默症同期(二十世紀初)。    ◎傳出庫賈氏症的國家也傳出阿茲海默症,而有些國家則是庫賈氏症和阿茲海默症都很少見,例如印度。      大量更具說服力的證據顯示,阿茲海默症與其他的普恩蛋白質症縱然並未完全相同,但是都有一個共通的前提:在飲食中接觸到受普恩蛋白質感染的物質。 



第十四章 不聞牛哞 

在一頭牛被殺之後,立刻將它解體,切下並包裝成我們心目中的牛肉——牛排、烤肉、肉塊。把第一階段切剩的肉渣蒐集起來,加上脂肪,混合做成碎牛肉。不過,並不是一千兩百一十三磅的牛,就能夠生產一千兩百一十三磅的牛肉,因為牛皮占了將近五%,其他的副產品則總共約占三四‧一%;也就是說,一頭一千兩百一十三磅的牛,在活宰之後產生的牛肉總重量還不到八百磅。 
……

牛皮在移除後,被紋風不動地賣給鞣製公司做皮革,而牛肉則進入食物配銷系統。從肉類處理加工廠出來的東西,包括了內臟(如腸子、不可食用的器官)、頭、骨、血及其他廢棄物等,全部都進入油脂提煉廠。此外,提煉廠還處理那些未到屠宰場就死掉的牲口,還有死掉的馬和寵物,以及飯店和肉商的廢氣物。不過,由於處理費用越來越高,因此很多農家乾脆把死掉的家畜埋在自家莊園裡。     加拿大大概有三十五家油脂提煉廠,其中三大廠在加拿大各地共有二十六間工廠,每一週處理三萬噸的動物排出物和副產品,也就是一年有將近三十五億磅。
美國每一年屠宰一億三千九百萬頭的牛、小牛犢、羊、豬及馬,以及三百六十億磅的家禽,製造出數量極為龐大且不適於人類食用的動物器官,而這些動物器官都進入了油脂提煉廠。美國每一年有四百七十多億磅的待提煉物質,只由兩百六十家提煉廠進行處理。     油脂提煉廠把這些本來沒人要的廢物變成有用且有利可圖的商品。肉品處理加工業者很早就在屠宰場內或附近,建立工廠來處理屠宰後的副產品,這些工廠可以生產皮革、肥皂、黏著劑、人造象牙、明膠、鞋油、釦子、香水,以及小提琴的琴弦。     副產品的價值約占一頭牛的一○%左右,使得消費者能夠以比原本應有價格低廉的價錢來享用牛肉。現今,牛的副產品包括:      ◎牛皮變成皮革,用來製作鞋子、裝潢材料、皮箱、衣物、足球等,堪稱是價值最高的副產品。     ◎獸脂可以用於動物飼料和肥皂,製成甘油和各種脂肪酸,如油酸、硬脂酸、亞麻油酸等。而這些副產品又可以用來製作化粧品、乳脂、洗髮精、牙膏、蠟燭、蠟筆、橡皮輪胎、油漆、膠水、藥物、藥錠膠囊、溶劑、紡織品及爆裂物等,幾乎無所不包。素食者希望避開動物產品,殊不知市場裡成列著各種隱含動物副產品成分的商品。     ◎肉骨粉和血粉價格低廉、蛋白質含量高,是至今最具商業價值的副產品。二○○○年,美國的油脂提煉業者生產了將近七十億磅的肉骨粉和血粉。幾乎全部賣給家畜和家禽飼養業者、寵物食品製造商,做為調配飼料之用;有些則當做肥料。      這些副產品已滲入我們日常生活的各個層面裡。     為了跟上產業合併的潮流,很多油脂提煉廠與大型屠宰場結合。一九九五年,美國的肉骨粉製造業者大致分成兩種:獨立的油脂提煉廠,以及與大屠宰業者結合的油脂提煉廠。到了二○○○年,全美六○%以上的肉骨粉都出自處理加工/油脂提煉廠。此外,所有權的集中也擴大到處理加工與油脂提煉的業務之外。現在,擁有屠宰廠和提煉廠的公司,同時也開設飼料製造廠,而且飼料製造廠的規模越來越大、數量越來越多。 
病畜的最後去向 
站不起來的牲口,也就是所謂的「倒地病畜」,是油脂提煉廠另一個重要的原料來源。這些牲口無法走動且不能站立,可能罹患了代謝性疾病、跌斷腿,或是中樞神經障礙。     歐洲國家有很多研究都顯示,倒地病畜罹患狂牛症的比例比一般牲口來得高。德國二○○一年的一份研究指出,倒地病牛的檢查結果呈現狂牛症陽性反應的比例,比無法走動的牛得了狂牛症的機率高出十至兩百四十倍不等。美國農業部的研究則推論,一旦美國發生狂牛症,最有可能受傳染的是倒地病畜,一般牛群大概只有零星機率會患病。     其實,二○○三年果然就發生這種事。兩頭呈現狂牛症陽性反應的母牛,一頭在美國,一頭在加拿大,都是倒地病牛。     加拿大的農業行為準則建議,如果有生病、受傷或因重大痛苦而傷殘的牲口,應該在農場內予以安樂死或屠宰,不得送到屠宰場。可惜徒有建議,沒有配套法律支援,所以倒地病畜仍然被送到屠宰場,並獲准供人類食用。     加拿大食品稽核署(CFIA)規定,傷殘或倒地的病畜應該先在公家飼養場被擊昏及放血,接著才能夠在若干特定的條件下,被送到登記有案的屠宰機關。     但是,有一則附注無異敲起警鐘:「應該指出的是,這種牲畜屍骸所製成的肉品雖然准許供給人類食用,但是不得出口至任何國家。」所以,縱使其他國家的人不會吃到這種肉,然而加拿大人卻可以自由地吃。而且,儘管加拿大所發現的那隻僅有的狂牛症病牛並未進入人類食物鏈,但誰也不敢說是否有任何未發現的病牛已進入食物鏈。     美國很多屠宰場現在都執行嚴格的政策,不得處理倒地病畜供人類食用。然而,美國的法令卻是直到二○○三年十二月三十日,也就是華盛頓州發現倒地病牛感染狂牛症之後,才禁止讓倒地病畜供人類食用。在此之前,送到美國農業部所屬屠宰場的倒地病畜,大部分都獲准製成人類食物。     雖然美國在這項法令公布之前,仍然准許出售倒地病畜的肉品供人類食用,但是農業部卻在二○○三年宣布一項政策,下令包括「全國學校午餐計畫」等聯邦計畫停用倒地病牛的肉。很多速食連鎖店,如麥當勞、溫蒂及漢堡王,以及大型超市如,喜互惠、艾伯森,體認到倒地病牛的風險,也都拒用倒地病牛的肉。     然而,在二○○四年之前,很多超市、飯店及肉店還在販賣倒地病牛的肉品。目前,倒地病牛的唯一市場就是美國的寵物食品了。     在加拿大,倒地病畜「通常」轉為進入寵物食品,但如果能夠讓病畜活得久一些,牠們也可以直接做為人類食品。至本書完成為止,加拿大仍未採行如美國的明顯防範措施,來禁止這種用途。對於被斷定可安全供人食用的倒地病畜,只予以「採樣」來進行狂牛症檢查,並且對於尚未確定的陰性結果祕而不宣。     要是這就讓你惴惴不安,還有更糟糕的消息。「死畜」仍然流入零售管道,進入消費者的廚房。死畜指的是死在田園裡或死於轉運途中的牲口,這些牲口往往因疾病而還未運到屠宰場就已死亡。安大略省跟加拿大所有的轄區一樣,禁止加工或出售死畜供人類食用。死畜應該只供當做牲口飼料,檢查人員應該在牲口死亡後立即進行檢查。這項禁令的背後有很充分的理由,那就是必須在牲口仍活著時觀察其行為,以便發現是否有神經性疾病或其他毛病。     儘管如此,安大略省調查人員仍在一次祕密調查中,親眼看到艾爾默肉品處理加工公司在屠宰死畜。雖然艾爾默公司矢口否認,但本文完成時,該公司正在接受刑事調查。 
倒地病畜的檢查 
在一般的北美飼養場裡,倒地病畜大致占飼養場總牲口的一%多。在乳牛或肉牛農場裡,每一年因不明顯原因而死的牛隻數目也大致相若。世界衛生組織建議,所有的倒地病牛都必須做牛海綿狀腦病變檢測。日本和大多數歐洲國家,都對倒地成牛進行百分之百的檢查。     很多國家不只是檢查倒地病牛就了事。多年來,德國一直堅稱國內沒有狂牛症,但自從許多獨立調查公司受邀到德國進行調查之後,本來滿心不願意面對的德國政府,終究承認國內狂牛症問題相當嚴重。現在,德國在每三頭牛當中抽查一頭,過關後才獲准上市。日本和冰島則是每頭牛都得檢查,不只是倒地病牛而已,檢查過關才獲准上市販賣。     相形之下,加拿大和美國都自詡有積極的牛海綿狀腦病變監測系統,且檢測標準高於國際公認的水準,但是在近十年內卻只檢查過極小比例的倒地病牛。加拿大現在約有一千一百萬頭肉牛,雖然監測幅度自二○○三年狂牛症之後已大為提高,但很多人仍然認為抽樣檢查的數目還是太少。     一九九三年,美國的牛海綿狀腦病變監測系統,已擴大到包括檢查倒地病牛的腦組織。二○○三年發現狂牛症病例之後,美國忙不迭地指出,只有一頭牛的腦組織有狂牛症跡象,而且這頭牛是來自加拿大。但是,有些人認為這種說詞無異是「鴕鳥政策」。     一九九三至二○○一年間,單是美國飼養場所處理的倒地病畜,起碼就有三百萬頭(屠宰數目為三千七百萬頭,九年間每年增加約一%),其中還不包括同時期內死亡且被送到油脂提煉廠處理的牲口,如乳牛、豬及羊。在這段期間內,只檢查過兩萬零一百四十一副牛腦,還不到提煉總數的一%。 
……

在加拿大於二○○三年診斷出有一頭牛得了狂牛症之前,加國飼牛業者一直與美國同業密切合作。例如,前一年亞伯大省還輸出五十多萬頭活牛到美國。此外,美加兩國在牲口飼料所用的肉骨粉上,進行了數量相當龐大的交易。在加拿大宣布亞伯大省發現一個狂牛症病例之後,這種作法便嘎然而止。   二○○三年年底,第二頭來自亞伯大省的狂牛症病牛在華盛頓州出現之後,加拿大、美國及墨西哥三國農業部長一致同意,推動國際獎勵措施,以便進一步管控和撲滅牛海綿狀腦病變。二○○四年,加拿大宣布提高牛海綿狀腦病變檢測層級,第一年至少檢測八千頭,一年後逐步增至三萬頭。 

提煉與風險 

美國農業部表示,不論倒地病畜的死因為何,其中九五%是送到油脂提煉廠處理。(在加拿大,不到一○%的提煉原材料來自死畜,而大部分則來自肉品處理加工廠。)     鑑於大部分的倒地病牛被提煉成為動物食品,我們還能夠放心地接受其中有些可能變成人類食用肉品,以及其中可能隱藏狂牛症的風險嗎?     別忘了,從油脂提煉廠出來的肉骨粉是賣給家畜和家禽業者、寵物食品製造商,去搭配製成飼料。     由英國狂牛症所引發的漫長而廣泛的調查,得到幾個重大結論。其中一個主要結論就是,為牲畜飼料所生產的肉骨粉跟牛海綿狀腦病變的傳播有關。     肉骨粉的製造方法在這一百年間經歷過多次演變。最初,是以機械方法除去肉和組織,再把剩下的加以磨碎。之後,漸漸地自動化,加上鑽頭或鑽孔機之類的切割機器,把骨頭中的肉和脂肪剜出來,再以高壓水柱把切割機器所漏失的東西一股腦地沖乾淨。最後,化學溶劑登場,把最後一點蛋白質抽出來。這種萃取而出的粉紅色漿狀物,乾燥後被做成塊狀,主要當做牲畜食物或者供肥料業者使用。     狂牛症調查委員會斷定,牛飼料中的肉骨粉是造成狂牛症疫情的媒介。因此,牛海綿狀腦病變跟人類相食的庫魯症一樣,是牛隻彼此相食所致。不過,如果牛是吃了已感染的牛而罹病,那麼最初的感染是從何而來呢?直到今日,科學界的意見仍莫衷一是。 
……

狂牛症調查員會最終的結論是,狂牛症極有可能是一種新興且特異的海綿狀腦病變,可能肇因於一頭牲口發生基因突變,加上因提煉再利用,且併入牛飼料,而助長其蔓延。這構成了傳染病的「點源」。該委員會的最後判斷是:「這種疾病的來源可能永遠無法獲得確定。」     在英國,當有關當局終於承認,狂牛症疫情是由受感染的牛飼料所造成之後,英國先是禁止再以牛的肉骨粉來餵牛,然後禁止以羊的肉骨粉來餵牛。最後,歐盟則禁止用各式肉骨粉來餵養所有的牲口。這項禁令原本只是一種暫時措施,雖然因未能落實規定而多次延長,卻也意味著各個會員國無法確定,反芻動物的副產品如肉骨粉等,是否會污染其他牲口的副產品。     當然,這項禁令意味著,已提煉的牲畜器官(其中有些可能已感染到牛海綿狀腦病變)既不能夠回頭去餵牛或其他牲口,也不能夠出口。因此,如何處理龐大的存量便成為一大問題。二○○○年底時,已積存了三百萬噸的牲畜肉品,其中包括兩百五十萬噸肉骨粉。雖然歐盟以焚毀方式來處理存貨,但是仍有一百多萬噸尚待處理。有些報導就說,這些可能受污染的物質已經混在無污染的物質裡。     世界上其他的司法轄區,尤其是日本和東歐諸國,都已倣效歐盟的作法來禁止以肉骨粉飼養所有牲口,「但是,這個舉動造成飼料市場萎縮,自然會使肉骨粉最大生產國美國大感不悅。」     一九九八年,美國佛蒙特州在得知有三批羊群可能在原產地比利時和荷蘭,接觸到受牛海綿狀腦病變所污染的飼料之後,便立刻加以隔離。二○○○年七月,其中四頭羊被檢測出具有傳染性海綿狀腦病變陽性反應;十二月,美國政府徹底禁止進口歐洲所提煉的任何一種動物蛋白質產品。     我們已經知道,在英國,有人因吃了受狂牛症污染的肉,而罹患變異型庫賈氏症;在美國,有些貂因吃下含有倒地病畜鮮肉的飼料,而得了傳染性貂腦病變。研究人員推論,這些倒地病畜把傳染性海綿狀腦病變的病媒(普恩蛋白質)帶給了貂,造成貂發生腦部消耗症。驗屍解剖時發現,貂腦裡的海綿狀孔洞,跟庫賈氏症和其他傳染性海綿狀腦病變死者大腦裡的孔洞極為類似。如果美國沒有牛海綿狀腦病變,那麼到底是什麼使貂感染到傳染性海綿狀腦病變?     這就要提到有點複雜的食物鏈關係了。雖然加拿大和美國禁止以提煉的反芻動物(牛、羊)蛋白質(肉骨粉),來餵養反芻動物,卻准許以任何一種提煉過的蛋白質來餵養非反芻動物。因此,由倒地病畜所製成的肉骨粉,可以用來餵養豬、馬及雞。事實上,加拿大食品稽核署承認,禁用的牛飼料通常會用來養豬和家禽,因為沒有任何證據顯示這些牲畜會感染牛海綿狀腦病變。     反過來說,獲准的動物蛋白質產品,如豬肉、馬蛋白及家禽等,都可以用來餵牛。換句話說,你可以用受感染的肉骨粉來養豬和雞,然後再以由這些豬和雞所製成的肉骨粉來養牛。(牛還可以吃〔從牛提煉出的〕牛奶、血及膠質,以及非蛋白質的動物產品,諸如提煉的動物脂肪,也就是牛脂、豬油及家禽肥肉等。)     所以,這個食物鏈關係大致如下:      倒地病牛(可能已感染牛海綿狀腦病變)→提煉成肉骨粉→餵豬和雞→提煉成肉骨粉→餵牛→人類消費。    或者,也可以是這樣:    倒地病牛(可能已感染牛海綿狀腦病變)→提煉成肉骨粉→餵豬和雞→人類消費。    歐洲的經驗顯示,飼料廠和農場意外或畜意地混合飼料,是更為直接的感染路徑。農戶經常在飼料短缺時,用飼養某一種牲口的飼料來餵養其他種類的牲口。因此,難以保證禁用的豬飼料不會混到牛飼料裡。   但是,這個事實並沒有逃過美國農業部的法眼。二○○二年一月,美國農業部籲請輿論:「一旦牛海綿狀腦病變傳入美國,請各界協助……控制死亡牲畜和無法行動的動物可能成為疾病傳播途徑的風險。」   在加拿大,只有十三家油脂提煉廠生產禁用和非禁用物質,而且都是「以適當的方法來減少交叉污染的風險」。 相較於肉牛,高產能的乳牛更容易吃到含肉骨粉的蛋白質補充飼料,而這些牛也可能在其生命末期變成漢堡肉。加拿大食品稽核署著眼於狂牛症事件和三百億美元的牛肉產業,考慮是否應該學習歐洲的作法,禁止所有的肉骨粉用於畜養的牲畜。 

虛張聲勢 

加拿大主管當局到底是真有此心還是虛張聲勢,也許仍然有待商榷,但是普恩蛋白質症(傳染性海綿狀腦病變)存在於美加的許多生物身上,如羊、鹿及貂等,卻是斑斑可考。在這些受感染的動物當中,肯定有些已製成牲口飼料,然而加拿大和美國卻是直到近幾年才禁止以肉骨粉來養牛。   一九九七年,加拿大和美國雙雙禁止,以反芻動物的提煉蛋白質來飼養反芻動物。加拿大食品稽核署向我們保證,飼料生產商已「高度配合」,一旦發現有人不配合,該署調查員會採取糾正行動,並以追蹤檢查來進行確認。   不過,根據許多人的說法,在美國和加拿大各地,違法或疏忽仍然不絕如縷。譬如,在發現德州有幾頭牛意外接受了反芻動物肉骨粉飼料之後,美國數家飼料公司才停止將反芻動物肉骨粉用於所有的飼料,以免污染到牛飼料。   美國檢查了油脂提煉廠、飼料廠(有照和無照)、反芻動物飼養廠、農場上的混合器、蛋白質攪拌器及經銷商,其結果顯示了配合飼料禁令的程度各有不同。
二○○一和二○○二年,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發現,有數百家公司有一個或一個以上的違規行為,例如:產品未依照規定做標示;防止牛飼料與禁用飼料相混合的機制不足;紀錄保存不當。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二○○三年複檢這些不守法的公司時,發現有數百家公司依然故我。

……

危險物質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中樞神經系統疾病中心」的資深研究員布朗(Paul Brown)指出,污染牛肉產品的主嫌是「以機械剝除附在骨上的殘餘碎肉」(MRM)。在所有可食用的組織都經由人工方式移除之後,透過壓縮殘骸所製成的肉漿,即所謂的「以機械剝除附在骨上的殘餘碎肉」。一九九五年十二月,英國的新法令禁止將脊椎和脊椎旁的神經節列入MRM,但是在此之前,這些物質一律被列入MRM。在法律定義上,這種產品是肉品,獲准進入大部分的熟食裡,譬如熱狗、香腸、肉餅、罐頭肉、主餐肉,以及預先烹煮的肉餡餅等。   在感染狂牛症的牛隻身上,感染原集中在大腦和脊椎等組織內。二○○三年七月,加拿大頒布新規定,以防止「特定的危險物質」(SRM)進入人類食物供應鏈。所謂的「特定的危險物質」,是指年紀在三十個月或以上的牛隻的頭顱、腦部、三叉神經節、眼睛、扁桃腺、脊椎、背根神經節,以及不分年齡的牛隻的遠端迴腸。   這些規定要求,所有的「特定的危險物質」都得避開食物供應鏈。美國雖然早就在「考慮」這個問題,卻一直拖到二○○三年十二月才頒布SRM禁令。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