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商品編號:06400011

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8:神秘的台灣發明家

万能鑑定士Qの事件簿VIII
作者 松岡圭祐
譯者 李漢庭
出版日 2014-09-30
定價 $250
優惠價 79折 $198
  • 分享至
數量
加入購物車

內容簡介

臺灣竟然有位能解決莉子故鄉水荒問題的神祕救星?
她能順利找到他,並解開所謂「夢幻發明」的祕密嗎?

日本暢銷破400萬!改編電影由日本人氣女星綾瀨遙飾演莉子!
中文版獨有!作者親自為臺灣讀者改寫破案關鍵,等你來破解!

臺灣出現一種破天荒的技術,在家裡就能將海水變成淡水?

心繫故鄉波照間島缺水問題的莉子,突然收到來自故鄉的通知:「缺水問題已解決。」但明明蓋海水淡化工廠的募款金額還不到目標的千分之一,這怎麼可能?

原來是島民得知臺灣有一位發明家,發明了一種能解決缺水問題的神奇技術,決定投入所有預算,買下這項發明。但莉子深感可疑,遂與老同學葵和結愛出發前往尋找。

抵達臺灣後,一行人立刻循線打聽,從臺中、臺北找到高雄,卻無人見過這位發明家。眼看故鄉就要匯出鉅款了,焦急的莉子到底能不能及時證實這項技術的真偽呢?

萬能鑑定士首度飛向臺灣!在這陌生帶點熟悉、又充滿活力的友善國度,等待著她們的真相將令所有人大吃一驚!

作者簡介
松岡圭祐

1968年12月3日生於日本愛知縣。曾經以催眠師及魔術師的身分在綜藝節目演出。1997年推出第一部推理小說《催眠》,甫一出版便在日本造成轟動,被譽為近年來難得一見的「心理推理」小說傑作。《催眠》的銷售量至今已突破一百萬本,創下小學館文庫本的空前暢銷紀錄,並曾被改編拍成電影及電視劇。目前松岡圭祐的推理小說共分為《催眠》《千里眼》及《魔術師》三大系列,展現過人的寫作深度和廣度,每每讓讀者耳目一新。其中《千里眼》系列,不但曾入圍「大藪春彥賞」,評價更勝過《催眠》,是他最重要的代表作之一。

近年來最膾炙人口的作品為「萬能鑑定士Q」系列,分為《萬能鑑定士Q的事件簿》《萬能鑑定士Q的推理劇》《萬能鑑定士Q的短篇集》,以及《特等添乘員的難事件》四個系列,總銷量突破400萬本。

譯者簡介
李漢庭

1979年生,畢業於國立海洋大學電機系,自學日文小成。2003年進入專利事務所開始從事翻譯工作,2006年底開始從事書本翻譯。領域從電機專利文件乃至於小常識、生活醫學、科技等等的中日對譯,樂於在工作中吸收新知識。目前嘗試將觸角延伸到特殊造型與影像創作,有各方面之作品。

看更多

規格

商品編號:06400011
ISBN:9789861335162
224頁,25開,中翻,平裝
看更多

試閱

老家

日落西山,幾乎沒有路燈的村落變得一片黑暗,雖然波照間島沒有毒蛇,但居民晚上也不會出門,全都窩在家裡。

莉子帶著葵和結愛回老家,其實可以在葵家裡吃飯,但葵的爸爸帶著文件回家加班,不好意思打擾,莉子才把所有人帶回家。

矮桌上堆滿了熟悉的八重山蕎麥麵、黑糖醃椰子蟹、島上名產日本酒泡波,兩三下就成了一桌酒席,莉子的雙親也十分開心。

爸爸凜田盛昌滿臉通紅,暢飲泡波:「哎呀∼∼天大的好事!我家美女又帶了兩個美人回來吃飯,祖靈祭有拜祖先有差啦∼∼」

媽媽凜田優那也笑著說:「結愛應該很久沒見到莉子了吧?」

結愛看來是三人之中最融入酒席氣氛的人,已經喝了好幾杯泡波,笑容滿面地滔滔不絕:「就是說啊∼∼莉子上高中之後,我們就很少碰面了。而且我又去民宿幫傭,幾乎都住在西濱那邊。」

葵邊吃邊聊,但比結愛更擔心莉子:「妳不吃嗎?」

「不用……下午三點有吃過飯,現在還不餓。」

莉子嘴上這麼說,但其實真的是沒胃口。

在葵家裡看了她爸爸放的影片之後,就一直念念不忘,因為這段實驗紀錄實在太過離奇,也有點造假的感覺;過程大致上是從臺灣漁村搭船出海,用大漏斗裡的過濾層濾掉鹽分,變成淡水。

嘉陽果煌興奮地說:「後來水質檢測權威添石把那時候的水帶回實驗室,比較我們當地的海水跟過濾後的水,結果發現真的完全濾掉了鹽分,這真是驚天動地的大發明啊∼」

莉子問嘉陽果能不能把影片傳給自己的朋友,早稻田大學的準教授看看,嘉陽果二話不說就打電話給東京的冰室,在不公開影像的前提之下答應下來。莉子便用手機翻拍了影片,轉寄給冰室。

雖然畫質不甚清晰,但總比什麼也看不見的好。莉子正等著冰室的回應才會坐立難安,食不下嚥。

此時手機總算響起,螢幕顯示來電人是冰室拓真。

「不好意思,接個電話。」莉子對葵說一聲之後,起身到走廊接電話:「我是凜田。」

冰室的聲音聽來有些憂鬱:「我剛看了影像,開門見山說吧,我認為不可能有這種技術。」

「果然……」

「海水裡的鹽分可不是水裡的泥沙,不是顆粒狀,而是轉換成氯化鈉離子完全溶於水中,不可能光靠個過濾層就濾得掉。」

「我想也是,可是那個影像究竟……」

「問題就在這裡,光看影像確實是實際的實驗紀錄,嘉陽果先生和添石先生的反應也不像在演戲,海水真的成了淡水……應該說他們都這麼想,影像紀錄也是如此。」

「但這不是事實,對吧?」

「沒錯,我這個人除了物理什麼都不懂,就我看來根本是什麼教祖變出金粉、騰空飛起之流的把戲,也可以說是靈異現象啦。過程看起來很正常,但只能說是假科學,而且完全沒有說明原理,根本是只為了騙錢的老套。」

「對方耍了什麼把戲?」

「不清楚……漏斗整支透明,沒有動手腳的空間,看起來簡直就是魔法,不過一定有什麼竅門。議會該不會已經把錢付給對方了?」

「還沒,聽說款項才要開始討論。」

「千萬別讓他們拿錢出來。我不知道要花多少,但只要出錢,議員的政治生命就毀了,東大專家添石也會顏面掃地。沒有人民會希望納稅的錢被這樣浪費掉,偏遠地方的居民就更不用提了。」

葵突然從後面出聲:「莉子?」

莉子對電話那頭的冰室說:「多謝了,之後再連絡吧。」

掛斷電話回頭一看,葵一臉擔憂的樣子。

葵問:「剛才妳……是不是提到什麼把戲的?」

「葵……我跟妳說,剛才妳爸爸給我們看的影像實在不太對勁,我覺得應該延後簽約比較妥當。」

「為什麼?」葵大吃一驚:「莉子認識的那個……準教授來著?是他說的嗎?有什麼證據?」

「證據是沒有……只覺得可疑而已。」

「這樣沒辦法推翻議會的決定啦,都已經表決通過了。」

「可是這樣很怪啊!怎麼可能用那樣簡單的方法就濾出淡水……我來找葵的爸爸談好了。」

「談?談什麼?妳要勸他別簽約?」

「對。」

葵傷腦筋地說:「別胡說八道了,我爸雖然不是什麼物理專家,但好歹也讀過大學,其他議員也都是大學畢業。莉子要去勸他們?妳不是理化考試的時候把二氧化錳寫成二癢化猛嗎?」

「那是結愛……我是把風信子寫成瘋婆子……」

「考音樂的時候,是誰把ff寫成 Final Fantasy?」

「是我……」

「唉……」葵大嘆一口氣:「社會課妳也沒有專心聽,知道民主制度是什麼意思嗎?町民以選舉選出議員代表,所以議會決議就是町民的決議啊。」

「可是這次根本沒人清楚海水淡化的新技術,不是嗎?就連中小學校合併都有那麼多雜音,討論應該要更公開透明才對……最重要的是,合併中小學校的主因是財政困難,用錢應該更加謹慎,妳說對不對?」

「唔……」葵抓抓頭:「莉子去東京之後好像念了不少書,比之前會講話多了。不過妳在我爸跟東大專家面前還能站得住腳嗎?」

「如果有必要,我會加油。」

「真頑固,好吧,既然莉子這麼堅持,我去問問我爸。」

「拜託妳了。」莉子十分誠懇。

包括波照間在內,竹富町所有島民的生活都算不上富裕,也幾乎沒什麼社會福利,所以不能再損失任何一分錢的預算。要是這筆錢大到會壓迫町內財務,就更是不在話下了……


議會

隔天上午十點,葵前往位於石垣島的竹富町議會議場。

莉子和結愛已經抵達現場。葵得先到上班的醫院,把今天的班排開。

葵的爸爸嘉陽果煌為人非常認真,聽了葵半開玩笑的報告卻沒有一笑置之,而是答應凜田在議會上發言。葵的爸爸馬上聯絡町長,議會總共只有十四人,而且簽約日期迫在眉睫,所以馬上就敲定了開會時間。但如果葵的爸爸知道莉子國中時代的成績,或許會有不同的決定吧……

當葵進入公所的議場時,莉子已經開始發言。

對葵來說,那真是這輩子看過最詭異的光景。

議場只有教室大小,又沒窗戶,感覺十分封閉,場內有兩排會議桌,幾乎所有坐在扶手椅上的議員都是滿頭白髮、滿臉皺紋,氣氛相當緊繃。

講臺上有國旗,有藍色町章旗,還有莉子。莉子一身套裝,看來比昨天成熟許多。

而且不只服裝不同,莉子拿解說棒指著自己拿出來的圖,有條不紊地說明起來:「所以另一個方法,就是加熱蒸發水分來分離水與鹽,再將水蒸氣冷凝回收淡水。這也就是蒸餾,又稱為多級閃化法。這個方法所淡化的水,鹽分濃度不到5 ppm,但正如各位所見,需要龐大的設備。」

葵目瞪口呆,愣住不動。

眼前莉子給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宛若他人,甚至不禁要懷疑莉子是不是有個雙胞胎姊妹。

莉子天生有雙貓眼,看起來原本就很聰慧,現在這麼辯才無礙地演說起來,感覺總算是內外相符,但這是真的嗎?那個莉子竟然……

突然傳來結愛細小的聲音:「葵,這裡。」

仔細一瞧,空蕩蕩的旁聽席只坐了結愛一個人。

葵走過去坐在結愛旁邊,小聲問道:「這怎麼回事啊?」

「很厲害吧!」結愛雙眼炯炯有神:「打從一開始就這樣了!」

「她是把準教授教的全都背下來了嗎?」

「好像還不只,有人發問也對答如流呢。」

莉子沉穩的聲音迴盪在會場中:「多級閃化需要大量熱能,在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產油國還算可行,但八重山一帶很難建造這樣的淡化工廠。」

一位議員發言:「也就是說,靠過濾來淡化海水不符合現實囉?」

「並非如此。」莉子說:「以福岡的海水淡化工廠舉例,確實是使用過濾法來去除海水中的鹽分,雖然鹽分殘留會比多級閃化法稍高,但能源效率相當好。可是這並非普通過濾,而是用渦輪加壓海水透過螺旋濾膜,濃縮鹽分之後再行拋棄。」

「有沒有可能是這個過程被縮得非常小,就像嘉陽果議員這次簽約的過濾層一樣?」

「很遺憾……如果要從含鹽量百分之三點五的海水過濾出淡水,必須加壓到五十五大氣壓以上,但影像中的實驗只是將海水倒入漏斗中,僅靠重力穿過過濾層,就算海水量很少,也不可能靠這方法過濾。」

坐在講臺邊一位瘦削的老先生清清喉嚨。葵是議員的女兒,一眼就認出這位老先生正是町長志伊良章光。

志伊良口氣沉穩:「嘉陽果,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葵的爸爸嘉陽果煌坐在最前排,起身微笑說:「首先請容我擅自慶賀,女兒的同學凜田莉子竟有如此淵博的知識,實在是本島之光。她自上東京之後創業奮鬥,今日可見一路走來無比勤學。我也希望各位能藉此了解教育對島民的重要性。」

議員們齊聲鼓掌,莉子一臉疑惑,不知如何是好。

葵心想,難怪莉子要不知所措,雖然爸爸的話很用心,但怎麼聽都是牛頭不對馬嘴。

嘉陽果又說了:「那麼,有關凜田小姐指正的內容,我想諸位議員早就在會場上多次討論過了。請當時陪同參與實驗的東京大學研究所工程研究系教授,添石慶人先生再次發言。」

町長身邊的特別座坐了一名男子,緩緩起身。這人身穿西裝,但之前在影片中穿得相當休閒,葵發現這就是陪爸爸一起上船做實驗的人。

添石笑容滿面:「難怪凜田小姐難以置信,我身為科學家,也是直到親眼見證才能接受這個事實。」

莉子問:「添石老師覺得這次發明的過濾層,是什麼原理呢?」

「發明人沒有說明詳細的製程與化學式,只說是小型的逆滲透中空線膜。線膜用的特殊材料,在固定的含水量以內可以保持密閉狀態,所以漏斗上端的水面受到氣壓壓迫,才將海水帶過過濾層,並非妳所說的光靠重力穿過過濾層。」

「老師說特殊,難道已經弄清楚材料特性了嗎?」

「這個……」添石的表情稍微僵了些:「畢竟我們是用十二億日圓買的祕密製程,詳情應該超乎想像吧。」

葵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望向莉子,發現莉子也是瞠目結舌:「您說十二億?」

嘉陽果煌出來打圓場:「抱歉,如果光聽數字確實令人驚訝,但各位議員也都清楚,這是我們經過重重討論,才拍板定案的金額。」

莉子連忙問添石:「添石老師,不好意思,我不是要懷疑您的專業,但您在船上應該有用顯微鏡檢驗過水的成分對吧?會不會有可能看錯之類的……」

「不會。」添石斬釘截鐵地說:「我以研究員的身分對天發誓,報告內容一切屬實,沒有半點虛假。」

嘉陽果又幫忙撐腰:「凜田小姐,我跟添石分別從船上帶了一份水樣本回來,是我親手從海裡舀起,再過濾成淡水。我不是不相信添石,但還是想自己負責搞清楚,所以把樣本送去多個研究機構檢驗。所有檢驗結果都一樣,成分是臺灣海峽的海水,只是完全去除了鹽分,絕對不會有錯。」

莉子顯得難以接受,小聲反駁:「就算成了淡水,也不代表可以當飲用水吧?」

添石點頭說:「說得沒錯,無論水質多清澈,也得經過臭氧殺菌或煮沸才能飲用。這剛好可以使用波照間島原有的淡化工廠,海水過濾之後存放在工廠裡進行處理,就能轉為安全的民生用水,這樣也不會浪費原本建設的工廠,一舉兩得啊∼」

嘉陽果同情地看著莉子:「我可以明白凜田小姐的心情。有件事情要向各位議員報告,她在東京過著拮据的生活,卻還是努力工作,省錢捐款,過去三年來她就捐了五十萬日圓之多,完全是為了島上民眾的將來著想,因此自然不願意將辛苦攢下來的錢,用在自己不相信的技術上,這是人之常情。」

志伊良町長也苦笑著點頭:「原來如此。所以這場會議,其實是要表決該不該退還凜田莉子小姐的捐款囉?」

眾人哄堂大笑。

莉子顯得更加困惑:「請等一下!我不是擔心自己的錢,竹富町本年度的總預算應該是三十九億日圓吧?而且捐款金額不高,所以這筆錢大部分都要由預算支出對吧?」

嘉陽果說:「那是當然,畢竟波照間缺水是本町的問題,縣府與中央又不肯支援,不靠自己要靠誰呢?」

「就因為即使撥下鉅款也不知道該怎麼解決問題,沖繩縣廳和中央政府才不出資啊。」

「所以這次的發明就能解決問題啦∼」嘉陽果嘆了口氣:「很抱歉,難得凜田小姐慷慨解囊,我們卻沒有仔細說明。不過下個星期妳一定能懂,交易完成之後馬上就會公告了。」

「交易……所以是要付錢嗎?嘉陽果先生,波照間現在很缺乏醫療資源,連生個小孩都要跑石垣島,觀光收入也比其他島遜色,現在甚至中小學校都要合併……我們的社福預算,還是一直靠石垣幫忙才勉強撐過來的不是嗎?」

「妳對議會可真是不留情面啊。」

「對不起……我想說的是,在原本就匱乏的預算內撥出十二億,竹富町的財政會陷入危機……」

町長志伊良嚴肅地說:「凜田小姐,妳的擔憂絕對不是杞人憂天,我這個決定也做得相當沉痛。但嘉陽果議員說了,當波照間解決了缺水問題,就能蓋醫院、充實觀光建設。從今年的新會計年度開始,將要接受企業投資,短時間內雖然捉襟見肘,長久看來卻有獲利。我和議會都贊成這個提案。」

莉子聽了更加擔憂:「如果付了十二億,這發明卻沒有用的話……」

議會鴉雀無聲,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志伊良靜靜地說:「財政會破產,我們町只好跟石垣合併,不過石垣的年度預算也只有一百五十億日圓左右,應該是一大打擊吧。」

莉子又說:「那至少要請發明人公開資訊,由我們檢討是真是假……」

嘉陽果對莉子說:「對方拒絕這麼做,因為值錢的就是資訊本身。我承認自己也有些擔心,但終究眼見為憑。總之我明白妳的擔憂,我們也會非常小心運用這項技術……那麼請各位用起立投票,表決是否退還凜田莉子小姐的捐款吧。」

真是不正經的表決,議員們笑著起身,嘉陽果開心宣布多數通過,所有人便接連離席。

講臺上的莉子低頭不語。

葵起身喊住了她爸爸:「爸……」

但嘉陽果只是舉手制止她:「什麼都不用說。葵,妳有個好朋友,爸爸很開心喔。」

嘉陽果心滿意足地說了,就跟添石、志伊良町長離開議場。

莉子一臉憂鬱,走在空蕩蕩的議場中。

結愛睜大了可愛的眼睛,笑著上前接莉子:「莉子好棒!講得這麼帥氣,又拿回五十萬,可以去吃大餐啦∼∼」

葵趕忙制止:「結愛!」

莉子臉色凝重地說:「沒關係……只是勸不動他們,有點不甘心罷了。」

「莉子……」葵說出心聲:「我身為護士,對妳說的很有同感。目前島上的診所也是過得很苦……不過爸爸他們應該有仔細想過,雖然大家都一派輕鬆,靠不太住……但我還是相信爸爸做得沒錯。」

「葵……」莉子紅了眼眶:「對不起,難得妳給我這個機會,我卻讓妳難過……不過我還是無法接受,一旦扣掉十二億的預算,就無法維持島上現況,既沒有錢做基礎建設,連學校和診所也會關門大吉。而且要是波照間島在幾年內拿不出成績,根本無法填補虧損,最後竹富町財務破產,只能併入石垣市,造成虧損的聚落村民會被迫遷往石垣島。實際上已經有相關學者提出這樣的論文……波照間島會是第一個被開刀的對象。」

葵不禁大喊:「莉子是說我爸爸會毀掉波照間?!」

「我沒這麼說……不過誰能說沒這回事?誰能拍胸脯保證?」

葵無言以對,只能望著莉子。

爸爸一定是對的,不會犯錯。但看著莉子誠摯的眼神,不禁心生動搖。

如果莉子說的沒錯呢?議會真的不可能犯錯嗎?

此時一位女子出了聲:「不好意思……」

空蕩蕩的議場裡只剩下一位議會關係人,這人葵也認識,就是她爸爸的祕書,二十八歲的女祕書鳥堀彩花。

彩花支支吾吾地說:「不知道該不該這麼說……不過剛才凜田小姐的話,我也同意一部分。」

葵聽了一臉困擾:「怎麼連彩花小姐也說這種話……」

「我並不是要出賣妳爸爸,畢竟我也參加了那趟旅程,還在船上拍下實驗過程……嘉陽果議員和添石老師都沒有說謊,我也喝了實驗前後的兩種水做比較,相信全都是事實。不過只拿到一個樣本就付十二億……總覺得實在太好說話了。」

莉子問彩花:「請問嘉陽果先生怎麼會想到去臺灣呢?」

「是對方主動發來電子郵件,雖然可信度很低,但畢竟攸關島民將來……波照間的夏季缺水和限水相當嚴重,嘉陽果議員也很清楚,所以才向議會申請出差,結果被打回票。最後他只帶了我和添石老師,自費前往臺灣。隔天還有議會議程,所以當晚在臺北住了一晚,早上就從那霸回到石垣。」

「然後帶回驚為天人的實驗結果,說服議會……對吧?」

「是啊!包括町長在內的所有人,看了影片又聽了添石老師的報告,態度全都變了。」

「發明人是怎樣的人?」

彩花小心地往門口看了看,然後回頭對莉子嘟噥:「是個臺灣人,叫黃春雲,可是連絡方法只有嘉陽果議員自己知道,還被當成最高機密,連電子信箱都被鎖在辦公室的保險箱裡,我根本無法連絡這個人。想見這個人只能到當地求見,地點是鹿港南方的小漁村,問公路客運公司應該知道怎麼走。」

莉子突然露出認真的神情。

葵連忙說:「等等,難道妳……」

莉子自言自語:「我要去臺灣。」

結愛雙眼圓瞪:「真的還假的?!」

「我要去確認事實。」莉子說:「這樣最快。反正議會要退我五十萬,那就不愁旅費了。」

「太好了!」結愛天真地大喊:「可以吃道地的小籠包啦∼我還想去腳底按摩館,拍藝術沙龍照!」

葵聽了更傷腦筋:「結愛妳等等,我們可不是要去玩啊。而且莉子……妳去過臺灣嗎?」

「沒有……我也不會講臺灣話。」

結愛舉手說:「我也不會∼∼」

彩花認真地說:「這部分應該不用擔心,我們三個也不會說臺灣話,可是跑那一趟沒什麼問題,再說黃春雲這人又是日文高手。如果想去最好趁早動身,雖然下星期才要公告,但議會程序上在後天下午就要匯款了。」

後天下午……竟然只剩兩天時間。

事情來得太過突然,腦袋還沒整理清楚。

但另一方面,情況其實也非常簡單,只要到當地親眼見證就好,這是判定真假最好的方法。

莉子的大眼睛散發出堅定不移的光芒,結愛也打定主意同行。

那我……也非去不可了。葵認為這應該是證明爸爸正確無誤的旅程,總有一天大家會知道這是白跑一趟,釋懷歡笑。肯定沒錯。


close
貨到通知

close